**小说

【我和娇妻的淫乱生活】(1-3)

**小说 2021-11-19 17:27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我和娇妻的淫乱生活】(1-3)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我和娇妻的淫乱生活】(1-3)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我和娇妻的淫乱生活】


作者:wangshit
2021/3/14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9649

                前言

  先简单介绍主要人物情况,我今年35,姓王,个子165,体重110,
瘦小的很,在一家上市互联网公司做营销总监,;我老婆30,李艳茹,160
身高,128斤,偏丰满,E罩杯,皮肤白皙,在一家保险公司做业务员,做的
还不错,是他们所在分公司的每年前三业绩的业务员。

  小孩都放在老家了,这样也就给我们很大的便利。

  下面的文章以我们的正式经历写出来的,部分细节有些夸张,但整体是真实
的。


              1、淫乱老婆

  晚上8点,我正一人坐在沙发上看天下足球。门开,一声娇媚的声音入耳:
老公……我下班了。这个声音不同往常,我瞄了一眼门口,看到老婆正在脱鞋,
一双黑色的高跟鞋,配上肉色的长筒丝袜,白皙的大腿;黑色的职业短裙把丰满
的大屁股包裹的圆圆的,我注意到没有内裤痕迹;黑色的职业V领正装,白色的
衬衫里面应该是黑色的胸罩,衬衫纽扣有两个没扣,低头脱鞋的时候,正对我的
两颗E乳房呼之欲出;清爽的学生头下面是一副浓妆的脸孔,红红的唇膏,紫色
的眼影,长长的睫毛,不同寻常的红润的脸庞。我鸡巴抖动了下——经验告诉我,
今天又有事发生了。

  老婆脱完鞋,飞快的坐我边上,昵声道:「老公……」然后一只手直接往我
跨下抹去。我不动声色,一手伸进她的短裙,直插她的小穴部位,不出所料,是
丁字裤。「你这个贱货,穿丁字裤勾引谁呢。」

  「勾引我老公啊。」老婆边说,边掏出我的鸡巴,往上吐了口唾沫,就开始
用他涂满红色指甲油的白皙玉手上下撸起来了。

  我拨开丁字裤,感觉丁字裤湿透了,「骚货,都湿成这样了。」然后用手摸
到了我老婆的两片厚厚的大阴唇,拨开大阴唇,直接中指插进小穴,顺畅的很,
我眉头一皱,「骚货,怎么这么滑啊。」

  「嗯……死鬼,插也不说一声,这么湿,这么滑,你不喜欢啊。」老婆加大
了撸鸡巴的力度,「你想知道为什么这么滑么,亲我。」老婆媚眼如丝道。

  「亲你咋的。」我压倒老婆,一个舌吻压上她红红的嘴唇,一股熟悉的腥臭
味满嘴袭来,那是精液的气味,「贱货,又偷人。」

  「哈哈哈,你不是喜欢我这样吗?今天我被人干了。」老婆压着我的手,
「使劲插!」

  「你他妈的还帮他口交。」我用中指和食指插进她的小穴,插了两下,抽出
一坨白乎乎的东西,我送到老婆的眼前,「骚货,这是什么?」

  老婆媚眼如丝,望了一眼白色的东西,然后媚眼望着我,伸出舌头,开始舔
那白色的东西,舌头伸的很长,舔一口,望一下我,然后喳喳嘴唇,吞一口进肚
子,动作夸张和淫荡,「这个是今天干我的男的精液,好好吃。」

  我看着她把我的手指舔干净,鸡巴暴涨,坚硬如铁,再也忍不住,提枪插入
老婆的小穴,「骚货,偷完人还回来炫耀,你太他妈淫荡。」

  「哦……老公你插死我了,好深啊;人家就是骚货,你不就喜欢我把精液带
回来吗,里面还有很多,你插的舒不舒服!」

  「贱货,舒服,我就喜欢你带着精液回来,好滑,比你的骚水滑多了。」我
一边插,一边看着鸡巴进进出出,带出一片白色的泡沫,「干死你的骚货,今天
带回来的精液还不少,是那个啊。」

  「恩……老公用力,快的,好爽啊,好爽,啊……啊……恩……爽。」老婆
双手解开自己的胸罩,一边搓着自己的一个巨乳,一边用手压着我的头到她的胸
前,穿着丝袜的小脚勾在我的屁股上,帮我使劲,「就是合肥厂的厂长侯总,今
年的保费要交了,今天去拜访他,我没办法,就被他给干了,啊……老公轻点!」

  「被他干,我看你是主动送上去的,还他妈穿丁字裤,贱逼。」我使劲的插
了一下,见底,胡乱的用舌头舔着老婆E乳的乳头,乳头又黑又大,乳头是老婆
比较敏感的部位,「说说你是怎么勾引他的。」

  「我就是贱逼,老公,你干死我的贱逼,哦……老公你舔的好舒服,不要停,
插快点,插死我这个贱逼。」老婆帮我脱着衣服,「他保费续交,昨天我跟他约
好今天去拜访他的,他说希望我穿工作服去,比较正式,还说以后可以介绍新客
户给我……嗯……嗯……嗯……嗯……老公,爽死了,然后我知道老头想干我,
所以早上我穿了工作服,还把丁字裤穿上,嗯嗯……嗯……老公,你坏死了。」

  「贱逼就是贱逼,一个电话就把你的骚穴去送人。」我一边骂,一边用力抽
查着,次次见底。

  「嗯……嗯……嗯……老公,你插的好深,爽死了,我就是贱逼,送人去插
的贱逼,嗯……嗯……嗯……爽死了。」老婆双手搓这自己的乳头,「我穿着高
跟鞋,短裙,进了他的办公室,把门关上,直接半坐到他的办公桌上,一脚踏在
地上,一脚晃在空中,半张着大腿,职业短裙张开到最大,正对这他。」

  「他能看到你的内裤没?」我鸡巴又硬了几分,但减慢了抽插速度

  「老公,你快点插,不要停,嗯……嗯,……嗯,他能看到大腿根部,但看
不到我穿的丁字裤,他增大眼睛盯着我的短裙里面,说艳茹啊,我的保费今年要
交了啊?不过手头有点紧啊」

  「他看你短裙的时候,你有反映没?」我继续放慢抽插节奏,俯身吸着老婆
的乳头。

  「嗯,老公,你舔的好舒服,稍微用点力……嗯……嗯……他看着我的短裙
里面,我当时小穴就有点湿湿,我晃着的脚抬起来放他裤裆里面,轻轻的踩着他
的裤裆。」

  「你还穿着高跟鞋?」

  「恩,我马上感觉他的鸡巴硬起来了,他抬手放我的大腿上,沿着我的大腿
往我短裙里面摸过来,直接摸到我的小穴,他一边扣一边说,你真是骚,是我见
过最骚的女人了。」

  「看吧,每个人都说你骚,老头有没有舔你的骚穴啊。」我突然加快了抽插
的力度。

  「嗯……嗯……嗯……老公,你插的好深,爽死了,嗯……嗯……嗯……爽
……」老婆双手继续搓这自己的乳头,「老头扣了会,直接把我翻过来,我翘着
屁股,趴在他的办公桌上,他扒起我的短裙,操,艳茹,你还穿丁字裤来伺候老
子啊。」

  「贱逼,你的屁股翘的高不高?。」我继续抽插着,明显感觉到老婆的小穴
缩了缩,一股淫液出来,小穴越发的滑了,「贱逼,这么快就高潮了!」

  「嗯……嗯……嗯……老公,你好厉害了,刚刚和老头干完还没回过味来,
就被你弄来了,嗯……嗯……嗯,还是我老公厉害,好爽,爽死我了;我当然翘
的高了,我穿着高跟鞋,站在地上,还努力的向上提着屁股,老头拍了拍我的屁
股,一边摸一遍说,艳茹,我就喜欢你的大屁股,又白有翘,还肥;我用手扒开
我的两片屁股,露出了嵌屁股沟里的丁字裤,他拨开我的丁字裤,直接用嘴开始
舔我小穴,老头口技很好,舌头伸的很深,我的淫水流了很多,都被他吸进肚子
里了。」

  「哦,他有没有咬你的阴蒂啊?」我阴茎暴涨,不管老婆刚高潮,又用例的
抽插起来。

  「嗯……嗯……嗯……老公,你干烂我了。」老婆软瘫在床上,继续说着,
「他没有咬,不过我忍不住,自己用手在哪搓,老头舔完我的小穴,还舔了我的
屁眼,又酸又麻。」

  「怎么搞的像是他服侍你啊,爽死你了吧,骚货。」我有重重的顶了下老婆。

  「恩,他舔我屁眼,真的很爽的,老头50多岁,就好这口,屁眼舔完之后,
我屁股上全是他的口水了,袜子和桌子底下全是我留下来的淫水,我大喊着要大
鸡吧,我转身把他的鸡巴从他裤裆里面掏了出来。」

  「他的鸡巴大吗?」低头看看了老婆的肉色丝袜,左腿的丝袜内侧从根部到
脚底,全部都是液体风干状,我十分的兴奋,「妈的,你这个大骚逼,看你当时
流了这么多水,操死你的烂逼。」

  「嗯……嗯……嗯……老公,用力,用力,快点,让我来第二次高潮吧,干
死我的烂逼,干烂它。」老婆兴奋无比,梦呓般的继续说着她和老头的性交,
「老头的鸡巴不大,舔了我这么久,鸡巴还是软软,急死我了,我再上面吐了口
唾沫,右手从我的小穴哪里摸了点我的淫水,把他的鸡巴搓了起来,我左手伸进
他的衣服里面,捏着他的乳头,他鸡巴很快就被我搓起来了,我马上有爬在桌上,
翘起我的大白屁股,回头望着他,还摇着屁股,说着侯总……我要要要,我要你
的大鸡吧。」

  「哦,骚货,赶紧让他的鸡巴插进你的烂逼。」我听着老婆的性交过程,鸡
巴越发的硬了,使劲的捣鼓了老婆的烂逼,夹杂了老婆淫水和侯总静夜的烂逼噗
嗤噗嗤的响着,不时的被我带出一点白色的液体。

  「嗯……嗯……嗯……老公,你干烂我了,好爽,爽死我了;老头很快就把
鸡巴插进来的,我的淫水很多,他抽插的很快,不时的还打几下我的大白屁股;
我也配合他,把屁股不停的往后顶着;后入式真的很舒服,何况还和这么大年纪
的男人做爱,我有种变态的快感,我小穴收缩的厉害,有种要把这老头吸干的感
觉。」

  「老头干了你多长时间,插了你多少下,干你屁眼了吗?」我继续抽插这我
老婆的大浪逼,经过高潮的小穴和淫荡的回忆,她的小穴夹把我的鸡巴包裹的紧
紧。

  「他没干我屁眼,他大概抽插了30多下,也没休息,就射了;我当时觉得
好失望,小穴还没满足,淫水还不停的往外冒,他射了之后,我还不停的挺着我
的大屁股,往他的垮下面顶;可惜他的鸡巴一下子就软下来了,我忍不住了,转
身把他压在座位上,埋头吃了他的鸡巴,我把舔鸡巴的功夫全部使出来了,我把
舌头伸出来从鸡巴根部舔到马眼,用媚眼看着他的反应,一手还腾出来,用指甲
刮着他的屁眼沟。」

  「骚货,听的老公好兴奋,我想着你当时的淫荡样子,我好想当时在那边,
你舔着他的鸡巴,你翘起屁股,我来插你的大屁股。」我兴奋的抽插了,次次见
底。

  「啊……啊……啊……我把他舔着鸡巴,屁股也敲的老高,我当时烂逼空虚
极了,正想当时外面进来一个男的,提起鸡巴就插进我的烂逼,可惜我怎么舔,
他的鸡巴都不硬,我把他的鸡巴舔干净,还在不停的舔,老头说话了,艳茹啊,
不好意思啊,年纪大了,你刚刚的烂逼吸的我的鸡巴厉害,我就没忍住;你也别
舔了,今天估计硬不起来了,下次我吃个药,好好和你干一把;你的保费我待会
就交。」

  「我说你这个烂逼,这么到家就找我干,原来是欠干了,是不是?」我抬起
老婆的白嫩大腿,抗在肩上,站在下发下面,大力的用腰部抽插这,这个姿势力
度是最大的,也是干的最深的。

  「老公,你干的好深啊,噢……噢……噢……噢……我就是欠干才回来的,
我的烂逼就是欠干,我被老头弄的不爽,我要回来让我老公干,噢……噢……噢
……噢……」老婆语无伦次了。

  「你把他的鸡巴舔干净,就这样穿上衣服就走了,你的烂逼怎么办啊?」我
没有变化姿势,仍然用这种最猛的方式抽插这老婆的烂逼,老婆的淫水把的西裤
裆部全部弄湿,屁股底下的沙发也是湿了一片……

  「恩,他看到我穿衣服,抽出纸巾给我,让我擦擦我的烂逼,我犹豫了一下,
没有擦,我说我回去把你的精液和我的淫水孝顺我老公,老公你喜欢吗?噢……
噢……噢……噢……老公你老厉害,好深啊,插来我这个烂逼。」

  「我喜欢,我喜欢。」我逐渐攀上了性的巅峰,「我就喜欢你被其他男人压
在身下干,我喜欢你被他们的鸡巴插你的烂逼,我喜欢他们压着你的大白屁股,
从后面干你,我喜欢他们把精液射你的烂逼里面,我喜欢你的烂逼夹着他们的精
液带回来,我喜欢插你的带着别的男人的精液的烂逼,老婆,烂逼,我干烂你这
个夹着其他男人精液的烂逼,大烂逼,干烂你这个烂逼,烂逼,我受不了了,我
要射了,我要射了。」我兴奋了做这最后的冲刺,老婆的两天大白脚在空中晃荡
着。

  「老公,老公,噢……噢……噢……噢……我就是烂逼,我就是大烂逼,你
干烂他吧,干烂我这个大烂逼,噢……噢……噢……噢……老公,你射吧,射进
来。」

  抽插了十余下之后,我终于一泄如注,把浓浓滚烫的精液注进了老婆的烂逼;
老婆软在沙发上,最后也攀上了巅峰,小穴一缩一缩的。

  我起身擦拭着鸡巴,然后凝视着我老婆,看着她的稍微有点粗的白嫩大腿,
E乳,大屁股,最后摸了摸她的腰肉,说,「想不明白,怎么男人这么喜欢你这
身肥肉呢。」

  「我骚嘛,又肉感,干着摸着都舒服!」

  「恩,主要是够骚,骚到骨子里面的那种,穿衣服就能看出来。他保费交了
吗?」

  「刚刚收到短信,他已经交了,我走的时候,他说下次过来,他带我见几个
老板,如果谈的好,他们也会买保险的。」

  「恩,妈的,要搞多P啊,你受到了吗?」

  「应该不会,不是每个老板买保险都要这样的;不过即使那是,又有什么受
不了的,又不是没弄过,何况他们都是老头了,还怕不成。」

  「呵呵,不是他们要,是你主动送上去。」

  「你又说我,还不是被你带出来的。不说这个了,老头公司是做钢铁生意的,
有很多货都是从上海进过来的,以后我们开物流公司,可能还用得着他。」

  「恩,好好经营,等凑够500w,我们就开物流公司,按最近几年,我两
的收入,应该明年这时候,就可以启动了。」

  「差不多,老公,物流干10年,我们就退休,新西兰养老去。」


              2、书房淫乱

  经过这么多年的观察,并不是所有的女的都是属于欲女、荡女类型,这么多
年的实际操作,我基本能够从面相上判断出来某女是否是欲女荡女。荡女欲女是
属于生理上的性欲比较强,性的要求比较大,且在某种程度上,性欲能够压倒其
他的欲望。这类女的,只需要在心理上冲破一层纸,那对性比较放得开。

  我家的钟点工朱姐,就属于这个类型的。朱姐今年46,肤白,有着普遍的
中年妇女的丰满体态;前夫在10年前生病去世,有个女儿,今年22,未出嫁,
上次托我在我公司上班,是我下属。朱姐现在和一个小她5岁的离异男住一起。
朱姐在事业单位工作,未退休,周末不知为何,出来找了份钟点工来做。

  这个周六上午,我正在书房处理公司邮件,老婆是公司新品发布会,她带了
几个客户去参加了。

  朱姐敲门,问进来打扫,我看了一眼朱姐,穿了件宽松的白色圆低领蝙蝠衫,
下身是黑色的紧身7分裤,裤子包的很紧,粗壮的大腿曲线,和肥大的髋部;朱
姐抬手理理了头发,我注意到了腋下一坨黑色的腋毛,我激动了一下,示意她进
来。

  朱姐进来之后,开始拖地,她弯腰的,宽松的蝙蝠衫直接让我一览无余,
「我操,没穿胸罩。」有点下垂的乳房晃荡在胸前,乳房白而肥,两颗褐色的大
乳头很粗糙;随着朱姐的拖地,两颗乳房也随着拖地的幅度一前一后的晃荡着。
我站了起来,问到:「朱姐,你没穿胸罩啊。」

  「嗯, 天气热,穿着干活不方便。」

  我转到朱姐身后,看着朱姐的大屁股,紧身裤把屁股包的圆圆的,随着拖地
的幅度,朱姐的屁股也是翘起来,下来,翘起来,下来;朱姐可能知道我在看,
拖地的时候加上了左右的摆动,在我眼里,她就是背对着我,在扭动着她的大屁
股;我注意到屁股上面没有内裤的痕迹,问到:「朱姐,你连内裤都没穿。」

  朱姐脸一红,扭头对我媚了一眼,「哪有啊,人家穿着呢。」

  我上前对准朱姐翘起来的屁股,大力的拍了一下,朱姐的屁股肉瞬间晃动了
下。

  「难道你穿的是丁字裤。」

  「待会你就知道了。」朱姐一遍把屁股扭到一边,一边说。

  「待会我为什么会知道啊?」我故意挑逗,顺便追着她屁股,用手搓揉着她
的大屁股,隔着薄薄的紧身裤,我分明感受到了朱姐屁股的温热和柔然的手感。

  「待会我把外面的裤子脱掉,你就可以看到我里面穿什么了啊。」朱姐继续
拖着地,屁股开始迎合我的抚摸,翘的更高了。

  「你待会为什么要脱裤子啊。」我继续说着,手丝毫不停,轻拍着屁股,朱
姐的屁股弹性很好。

  「我脱掉裤子,让你更好的摸我屁股啊。」

  「那你脱掉,朱姐,我好想看看你的到底穿没穿内裤。」我已经把手伸进朱
姐的裤子里面。

  朱姐停掉手里的活,一屁股坐到我的办公桌上,把腿张开,说道:「能不能
脱掉,还要看你的表现。」

  我里面脸馋上去,把头埋进朱姐的裆下,一口含了下去,「朱姐,你还不明
白我,肯定让你舒服。」

  「啊哦……」朱姐长舒一口气,「把老娘今天伺候好。」

  「必须的,朱姐,我就喜欢你这个味。」我抬起头,「这个档口有股味道,
朱姐,你是不是刚小过便。」

  「是啊,我进来之前特意撒了把尿,没擦就进来了,你个贱种喜欢吗?」

  「喜欢喜欢,朱姐,我想脱你的裤子,让贱种好好吃吃你的老屄,把老屄上
的尿液吃掉。」

  「哦哦哦哦, 那你脱掉吧。」

  我三下五除二,把朱姐的紧身裤拖了下来,肥大雪白的屁股继续桌上桌子上,
2个肥大的大腿根部,是一个嵌的几乎看不见的丁字裤,我把朱姐的两条大腿分
开,拨开丁字裤,看到了2条又黑又肥的大阴唇,我埋头问问了,一股尿骚味扑
鼻而来。

  「pia。」朱姐一个耳光打在我的脸上,「贱种闻什么闻,赶紧给我吃。」

  「恩恩。」我感到无比兴奋,一口就把两片大阴唇含在嘴里,舔了起来,
「朱姐,我喜欢吃,你的骚屄好有味道。」

  「pia。」朱姐又一个耳光打在我的脸上,「贱种,喊什么朱姐,喊老骚
逼。」

  「老骚逼,你的骚屄水越来越多,我就喜欢吃你的逼水。」我埋头努力的把
朱姐蜂拥而出的淫水吃下去。

  「贱种,赶紧舔,舔深一点。」朱姐越来越兴奋,「贱种,快,说点话。」

  我知道朱姐快高潮了,一边把舌头伸进去,一边说:「老骚逼,是我厉害,
还是你的老相好厉害啊。」

  「贱种,就你那个小屌,插进老娘屁眼,老娘都闲细,怎么比得过他的屌,
又大又粗。」

  「你的老相好有多粗啊 ?」

  「喔哦哦哦哦,贱种,赶紧舔快点,舔里面点,哦哦哦哦,就你买给你老婆
的那个假鸡巴,还比那个粗长。」

  「那么粗, 那插你屁眼你受得了的啊?」

  「噢噢噢噢,贱种,说道屁眼,我屁眼痒了,你赶紧给我舔舔,噢噢噢噢;
让他插了两次,也没撑大,都出血,后来就不让他插了,上次你的小鸡巴插进来,
正好。」

  「粗有个屁用,还要能力,他能插你多久。」我腾出一只手,沾了点朱姐的
淫水,用食指慢慢插进朱姐的屁眼。

  「pia。」又是一个耳光,「贱种,让你用嘴舔我屁眼,不是用手,哦哦
哦,插深一点,哦哦哦,还舔那里,对对对,快插,哦哦哦,贱人舔的我好爽,
他能插我半个小时不带停的,贱种,你也就2分钟,能比啊。」

  我一边用手插这朱姐的屁眼,一边用嘴舔着朱姐的骚屄,「老骚逼,那你还
不满足啊,还在外面找男人。」

  「要不是老娘看在你能舔我屁眼,鸡巴又小,插老娘屁眼舒服,老娘才懒得
理你,哦哦哦,贱种,好舒服,用3个手指,深一点,再深一点,嘴不好停,舌
头舔进去,对对对,噢噢噢噢。」

  「老骚逼,你的老相好插不了你的屁眼,那他出去找女人了吗?」我继续卖
力的服侍着朱姐,鸡巴也涨的难受,但我知道,插朱姐屁眼,我会很快就泄,现
在还不能插。

  「找什么找,老娘每天都找他插我,还有什么能力出去找,贱种,你鸡巴涨
不涨,要不要插进来啊?我的屁眼要你的小鸡巴进来。」

  「老骚逼,受不了了吧,还是要我的鸡巴吧,再等等,让贱种再帮你舔舔屁
眼。」我伸出舌头,开始舔朱姐的屁眼,朱姐的屁眼很黑,一看就是被擦过很多
次,「你们每天都做啊,那他性欲很强啊,你来例假怎么办啊。」

  「贱种,要你管,你赶紧舔,噢噢噢噢,对对,舔干净,舔干净,我晚上拉
屎没插屁眼,特意留给贱种你来舔的,噢噢噢噢。」

  「老骚逼,贱种舔到老骚屄的屎了,好吃好吃。」其实屎干早就干掉没有了,
「老骚逼,不要我管,是你不好意思说吧,你家大小姐上次被我操到高潮的时候,
你猜她吼的什么。」

  「吼的什么?」朱姐明显反应很大,淫水又是一股一股的涌出来。

  我知道是时候了,把鸡巴从裤子兜里拿出来,反转朱姐,让她趴在桌上,我
拍了拍朱姐肥大雪白的屁股,扳开两片屁股,提起我的鸡巴,对准朱姐黑黑的屁
眼,就插了进去,插的很顺利,朱姐的肠道肉壁正好我的鸡巴包裹起来,不松不
紧,我的鸡巴能够很好的感受到朱姐的肠道收缩和抖动,也能很好的感受到朱姐
阴道一股股淫水喷涌而出带来的快感,我开始不紧不慢的抽查起来,手不停的搓
揉了朱姐明显下垂的乳房。

  「噢噢噢噢,贱种,还是你的小鸡巴插屁眼舒服,老娘阅人无数,还是你的
小鸡巴正好,噢噢噢噢,快,快,再深一点,再深一点,哦哦哦,好爽,贱种,
说说我家那个小骚逼吼的什么?」

  「上次被我用假鸡巴操的快高潮的时候,她吼了,李叔,我来了。」我刚说
完,朱姐就嗷嗷叫,阴道开始收缩,屁眼也仅仅的勾住我的鸡巴。

  「小骚逼,敢抢老娘的男人,噢噢噢噢,贱种,我来了,我来了,贱种,好
爽好爽。」朱姐的屁股拼命的往后顶,我也用力往前顶,鸡巴深深的和朱姐的屁
眼勾在一起,随着朱姐的屁眼越勾越紧,我的鸡巴也忍不住了,一股静夜喷射而
出,流进朱姐的屁眼深处。

  「贱种,老娘今天好爽,你爽不爽?」朱姐继续趴在桌上,我两的性器紧紧
的结合在一起。

  「只要老骚逼爽,我就爽。老骚逼,你怎么内出听到你女儿和你老相好操逼,
你就特别兴奋啊。」我趴在朱姐身上,鸡巴开始软了下来。

  「贱种,这不和你听到你老婆被别人操,你容易射,不是一个道理。你看的
小鸡巴,马上就软了,我老相好射了之后,放在我的骚屄里面,还能硬好久。」

  「呵呵。」我尴尬的笑了笑,软掉的鸡巴已经从朱姐的屁眼里面掉了出来,
「你家小骚逼到底有没有和你老相好操过逼啊。」

  「老娘怎么知道,不过我家小骚逼随我,不是个好货,不然你能力这么差,
也不至于找你操逼。说不定他们操上了。」

  「老骚逼,要不要我帮你家装个探头,这样你就可以看看他们到底有没有操
上。」朱姐的屁眼里面开始流出我的精液,顺着她的肥大的大腿下流。

  「好啊,你现在就安排去装,正好家里没人。」

  「恩,这样如果他们操上了,你就可以看现场直播了,来我这里,咋两一起
看。」

  「哦,还可以这样的啊,好啊。」朱姐趴着的屁股明显的抖动了下,骚屄又
开始湿润了,朱姐反手抓了下我的鸡巴,「贱种,你别他妈再挑逗老娘了,你这
个小鸡巴也硬不起来了。」

  「呵呵。」我又尴尬的笑了笑,从朱姐身上站了起来,蹲下身子,顺着朱姐
雪白粗壮的大腿,开始舔我流下来的精液,舔干净大腿,又开始舔朱姐的屁眼,
把我的精液和朱姐的屁眼水都吸的干干净净,然后舔朱姐的骚屄,准备把流出来
的水都舔干净,没想越舔越多。

  「贱种,老娘就是喜欢你这个舔功,虽然能力差点,但也能给我不一样的高
潮。好了,你也干不了老娘了,老娘赶紧拖地干活,回家找我相好去操我。你也
关心关心你的骚货老婆吧,今天他们新品发布,那么多客户,你老婆估计又要被
轮奸了。」

  「哪个老骚逼在说我被人轮奸啊?」老婆骚媚入骨的声音从大厅传来?


                 3

  老婆声音刚落,人就已经出现在房间门口,黑色高跟鞋,黑色的丝袜,黑色
的职业短裙和黑色的职业上装,红色的雪纺内衣,上装和短裙都有点发皱。

  朱姐已经站起身子,正准备拉裤子,看到老婆说道:「哎哟,今天被人轮奸,
没脱衣服啊,你看裙子皱的。」

  「老骚逼,你管管你自己吧。」老婆走进来,没等朱姐拉好裤子,涂满艳红
指甲油的手指就摸进朱姐的下档里面。「老骚逼,这么老,还丁字裤,你不闲害
臊。」

  「说我穿丁字裤,你怎么不说说你妈啊,上次她来这里住两天的时候,还被
我搜出情趣网状连体内衣,屄那边还带镂空的,不知道过来勾引谁,哈哈哈。」
说完,似笑非笑的瞟了我一眼

  「老骚逼,不许说我妈。」说完,老婆用指甲狠狠的掐了下朱姐的大阴唇,
并顺势把带有长长指甲的手指插进朱姐的骚屄里面,并转过头狠狠的盯了我一眼。

  「哦哦哦,你这个小骚货,掐的老娘好舒服,噢噢噢噢,你的指甲刮到我的
骚屄肉了,再刮下,噢噢噢噢。」朱姐站不住,顺势又坐在我的办公桌上,抬起
一条腿放在桌上,便于我老婆扣她的骚屄。朱姐腾出一只手,开始往我老婆胸口
摸去,「小骚货,说你妈又这么了,和你一个德行,可是她没有像我一样,有个
大鸡吧的相好,只能找些2分钟的货色。」说完,又似笑非笑的瞟了我一眼。

  我的岳母和朱姐一样,也是中年丧偶,我丈人14年前就去世了,岳母一直
没再找。

  看着如此香艳的场景,我的鸡巴还是软巴巴的。

  老婆被朱姐胸口一摸,情绪也起来了,「你老相好有个大鸡吧啊,有多大啊
?」老婆快速的用手指抽插的朱姐的骚屄,艳红的指甲已经被白色的淫水泡沫包
裹起来了

  「呵呵,不告诉你,省的你个骚货去勾引,反正比你老公的大多了。」朱姐
呼吸沉重,站起身子,把头埋在我老婆的胸口,开始用嘴撕咬我老婆的胸罩,两
只手伸进我老婆的短裙,开始搓揉我老婆的两片屁股。

  我走过去,把朱姐的蝙蝠衫脱掉,把朱姐的胸罩也顺势脱掉,这样朱姐就赤
裸裸的站在我的办公桌前,朱姐120斤,155身高,我老婆160,穿着高
跟鞋,看着就是硕大的一堆白花花的肉堆在我老婆面前。

  「比我老公大,你刚刚不也被我老公干爽了啊。」老婆这个姿势,已经没法
再用手插朱姐的骚屄,开始用指甲刮擦朱姐的屁眼,「老公啊,这个老骚逼的屁
眼这么黑,你怎么喜欢操的啊?」

  我呵呵笑了笑,说道,「老骚逼的屁眼够味,想着肯定被很多人都操过了,
而且包着我鸡巴的时候,很舒服。」

  老婆拍了拍朱姐的屁股,「老骚逼的的屁股倒是又肥又大的,还白白的,不
过你看啊,屄口也太黑了,这两片阴唇的骚味也太大了,你怎么就喜欢舔这种啊
?」

  「我舔老骚逼的时候,老骚逼兴奋啊,我想让老骚逼高潮,我很很爽啊。」
我摸摸我软趴趴的鸡巴,还是没硬起来;我蹲下身子,帮老婆扒开朱姐的两片大
屁股,瞅着朱姐的屁眼和老婆的红色指甲的手指,看着上面白色泡沫状的淫水,
伸出舌头,开始跟着老婆手指的节奏,舔了上去,没一会,就把老婆手指上的蘸
着的朱姐骚逼水舔的干干净净。

  「老公,你好变态啊,这么老的女人都喜欢舔。」老婆看到我的舌头在朱姐
的屁眼外面游荡,再加上被朱姐吸咬乳头,很快兴奋起来了。

  「你老公就是舔功厉害,鸡巴小,插我屁眼正好,不过就是射的快了点,不
过还好,舔的时候,我把我快送高潮了。」朱姐示意我脱老婆的衣服。

  我一边脱老婆的上衣,一边示意他们去客厅,到了沙发上,老婆坐在上面,
朱姐压在老婆身上。两个女人抱在一起,老婆的手指不停的抽插着朱姐的屁眼,
朱姐直接开始用舌头舔老婆的黑黑的乳头。我站在后面,脱光衣服,看着朱姐翘
的高高的肥臀,开始搓揉着鸡巴,期望着能够早点硬起来。

  朱姐腾出一只手,开始往老婆的裤裆里摸去,「小骚逼,都没穿内裤,裤袜
也都被撕开了,真鸡巴骚。」

  老婆大叫,「哪里有你骚,别磨蹭了,赶紧让我止止痒。」

  朱姐把手抽出来,放在我面前,「你看看你老婆,今天让人操的,你这个绿
帽带的。」

  我看着朱姐手指的白色泡沫,很明显是精液,说道,「小骚逼,你刚刚被人
操了,还让朱姐给你止痒。」

  老婆的骚屄没有了朱姐手指,拼命的抬着屁股,往朱姐身上蹭,还把朱姐的
头往胸口压去,「我今天公司新品发布会,准备和三个老客户大干一场的,早上
特意没穿内裤,穿了条黑色丝袜裤就去了,没想到两个老客户被个小妖精勾引去
了,就剩下个老不中用的,在会场就坐我边上摸我大腿,摸得我水都流的短裙全
是,最后拉他在没人的走廊操我,我趴在墙上,翘起屁股,老不中用的直接撕开
我的袜子,掏出半软的鸡巴就插进我的骚屄了,妈的,就操了两下就射了,我正
痒的很,转身蹲下去给他口,想口硬了,再让他干我,妈的,口了一嘴吊毛,都
没硬,所以跑回来让老公你来干我啊。」

  朱姐听的兴奋,把老婆的手拉到屄口前,示意老婆插她的骚屄,「小骚逼你
就没找其他男的操你啊,走廊里你再勾引勾引啊,你老公估计硬不起来了,哈哈
……」

  我的鸡巴还是没有一起来,我蹲下,仔细看着老婆的屄口,朱姐正在用两根
手指不停的抽插着老婆的骚屄,带出了一些精液,按经验,今天确实不多,看来
确实没被操够,「老公鸡巴硬不起来,也让你个小骚逼爽够。」我伸出舌头,开
始舔老婆的屄口,把朱姐手指带出来的白色泡沫吃的一干二净。

  「啊啊啊,老公,好爽,你把老不中用的精液全部吃掉,屄口周围都要舔干
净的啊,哦哦哦,爽死了,朱姐,你再加一根手指,撑满我的小骚逼。」

  朱姐死死的趴在老婆身上,舌头开始舔我老婆的乳头,从技巧来看,肯定是
经常帮人口角,抽插老婆的手指已经是四根了,「小骚逼,舒服吧,我还是第一
次给少妇服务,四根手指我也很少用。」

  我舔完老婆的屄口,开始舔老婆的屁眼,屁眼那边已经有很多老婆的骚逼水
了,还在不停的流下来,「老婆,我舔的你也舒服吧,你看你的水流了这么多,
老公舔也舔不完。」

  「老骚逼,确实很舒服,你这个手法哪里学的啊,比我老公强多了,对对对
对,就是那里,哦哦哦哦哦,好爽啊。」老婆的性趣很少见,看来,朱姐的手法
确实不同一般。

  朱姐还在卖力的抽插,现在已经把整个手都插进老婆的骚屄了,「小骚逼,
舒服吧,你这样的女人我见多了,不过你持久力还是很强的,要普通的女人,被
我这么一弄,早就泄了。」朱姐推了我一下,「不中用的东西,没他妈在这舔没
用的了,赶紧去拿个假鸡巴,和我一起干你老婆。」

  老婆已经陷入狂乱,「哦哦哦哦哦,好紧,好充实,老骚逼,真舒服,你的
手指刮到我的屄口了,哦哦哦哦哦,老骚逼,早知道早就让你弄我了,哦哦哦,
你经常给别的女人弄的吗?」

  朱姐很专心,看上去很专业的,「那当然了,你也不知道我的老相好以前是
做什么的,经常有些老寡妇来找他弄的,我学着来的,偶尔也一起上去弄下,我
们收些费用,可惜你老公硬不起来了,现在要是有个热乎的鸡巴插你屁眼,保证
你爽死,现在没办法,就那个假鸡巴凑活一下吧。」转头对我大骂起来:「贱种,
看什么看,赶紧用假鸡巴插你老婆屁眼。」

  我抄起电动鸡巴,粘了点老婆的淫水,噗嗤一下就插进了老婆的屁眼,我打
开开关,一遍前后抽插。

  插入屁眼的一刹那,老婆大叫一声:「啊……」拱起身子,扭动着屁股,
「老骚逼,好爽啊,假鸡巴都这么爽,那要是真鸡巴,得有多爽啊,哦哦哦,老
骚逼,你扣的好舒服。」

  朱姐一只手不停的抽插,一只手偶尔搓揉老婆的乳头,偶尔搓揉老婆的屄口,
说道「真鸡巴肯定更爽啊,改天我们一起,让我老相好操你,半个小时不带停的,
我看你屁眼挺大的,他的鸡巴也大,正合适。」

  老婆已经语无伦次了,「噢噢噢噢,好的好的,我现在就要你老相好的大鸡
吧,我要他的鸡巴抄我屁眼,老公,现在你的假鸡巴就是老骚逼相好的大鸡吧,
好爽啊,屁眼好爽啊,老骚逼,你扣的我好爽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一边用假鸡巴插了老婆的屁眼,兴奋及了,但鸡巴还是软巴巴的,我看着
眼前朱姐的肥大的屁股,朱姐的淫水滴答滴答的往下流这,我毫不犹豫的开始用
嘴舔起朱姐的屁眼和屄口,大口大口吃着朱姐的淫水。

  朱姐看着我的嘴巴,也挺动着屁股凑我的嘴,「小骚逼,你看看你的没用老
公,鸡巴硬不起来了,只会用嘴舔,噢噢噢噢,舔的老骚逼爽死了。」

  老婆快快高潮了,「噢噢噢噢,那就让他舔吧,老骚逼,你不要停,快扣,
快口,老公,你假鸡巴插的快一点,啊啊啊啊啊,小骚逼要来了,啊啊啊啊啊,
好爽好爽。」

  我加快了假鸡巴的抽插速度,朱姐也加快了手指的抽插速度,但被我舔的也
快高潮了,「小骚逼,你爽不爽,爽不爽,你快来了吗,你爽吧,妈妈弄的你爽
不爽,李叔在下面操你屁眼爽不爽,噢噢噢噢,贱种,你快舔,深一点,噢噢噢
噢噢噢。」

  「啊啊啊啊,好爽,我来了,我来了,骚屄妈,你弄的我好爽,女儿骚屄爽
死了,李叔抄我屁眼也爽死了,啊啊啊啊,我来了,来了。」老婆拱起屁股,紧
紧的抱着朱姐了,一股淫水喷涌而出。

  「啊啊啊啊啊,骚屄女儿,爽吧,骚屄妈妈也来了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
哦,贱种我喷出来啊,啊啊啊。」朱姐也紧紧的抱着老婆,一股淫水也喷涌而出。

  我感觉张开大嘴,把两个女人喷出来的淫水全部吃了下去,还把两人的屁眼
和屄口全部舔的干干净净,把留到老婆大腿上的淫水也天的干干净净,然后说道:
「老骚逼,你女儿和你这么弄过吗?」

  朱姐和老婆还紧紧的抱在一起,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哪有弄过,我只是
想着这样子,我容易泄,你老婆倒是是不是和她妈这么弄过。」

  老婆已经反应过来了,「要死了,我怎么和我妈弄过了,我只是这么喊着,
让你爽一下而已。」我明显感觉到我老婆这话是假的,应该我看到了她的屄口又
动了下,看来,她和我丈母娘、还有那件情趣内衣是有故事的。

  「那老骚逼,你家女儿和你相好到底有没有弄过?」老婆问到。

  「我不知道,不过贱种要在我家装摄像头,到时候就知道了,小骚逼,你想
不想看看我相好的大鸡巴啊?」

  「想啊,我还没遇到过干半个小时不带停的鸡巴呢。」

  「下次来我家吧,我们一起操你,我家的设备比你家多多的了,保证你爽死,
贱种,你也一起来,也有你爽的。」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