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贤妻悲鸣】第十七章 女神陨落

**小说 2022-08-01 17:27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贤妻悲鸣】第十七章 女神陨落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贤妻悲鸣】第十七章 女神陨落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花花博士
2022/05/01发表于:SexInSex
是否首发:是
字数:9,127字

  刘恋和陈明昊……还真是有趣的组合呢,这两个人怎么搞到一起了?

  林响木隔着酒店大堂的玻璃眼看着刘恋和陈明昊上了楼,他没有跟上去,这
种五星级酒店可不会任由他这个不明身份的人士随意闯进去的,更何况不出意外
的话这家酒店应该也是海建集团旗下的,相当于这是刘恋的地盘。

  林响木看着眼前这气派的建筑忍不住畅想了一番,如果这次重逢再次拿下刘
恋的话,她现在拥有着的一切不就都属于自己了?就好像当年掏空了她的所有积
蓄一样这样的大酒店以后自己也可以随意出入了?

  其实林响木最初还有些担心,毕竟多年不见谁知道现在的刘恋是什么样子,
在林响木的记忆里刘恋最后的印象还停留在那具被玩儿坏的身体上,干瘪,粗糙,
丑陋的纹身,令人兴趣全无,即便是曾经那张迷倒众生的精致面庞在那段记忆里
也因为暴瘦而变得麻木不仁,毫无生气,眼里再无一丝光彩,如一张被抽了灵气
的苍白面皮。

  为此林响木到处寻找刘恋现在的照片,可她毕竟不是什么影视明星,即便是
在公司主页里也不见一张她的照片,后来虽然通过海建集团的员工看到了一张刘
恋容光焕发又女强人气场十足的照片,但他仍不放心,怕是美化过度。

  林响木其实从来没有过太大的野心,他的全部心思都用在了玩弄女人这件事
上,而且也基本止于玩弄女人。他扛不住女人美丽的容颜,每当看到漂亮的女人
他就如发了情的泰迪一样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反之,如果一个女人容貌形象无
法吸引到他的话,即便对方再主动甚至给他钱,他也丝毫不会考虑。

  林响木总结了自己的一生,女人没少玩儿,可到头来一看什么都没有留下,
于是这次打定了主意,不论刘恋如今人老珠黄变成落日黄花还是长成又肥又丑的
母猪他都要闷头迎上去。

  当然,当他远远地亲眼见到如今的刘恋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刘恋不仅没
有败坏下去,反而变得更加美丽迷人,成熟又高冷的气场简直令林响木神魂颠倒。

  他本想按照原计划主动上去搭讪,没想到意外撞见刘恋和陈明昊会面的一幕,
这就很有意思了,要知道当年陈明昊是少数几个知道他对刘恋调教玩弄的人,作
为傅小年的好朋友他不仅敌视自己还十分瞧不上刘恋,以至于后来曾与林响木达
成短暂的默契,将刘恋进一步推入深渊,以这样的方式让她离开了傅小年。

  林响木越想越觉得这里面的事儿有意思,按理说是互相敌对的两个人怎么突
然凑到了一起?看那架势可不像是什么情人约会,俩人之间的神情看起来更像是
许久不见,有些尴尬,有些神秘,有些鬼祟……难道在密谋着什么?

  林响木低头看了看手机,那里是他刚刚拍下的刘恋和陈明昊在大厅碰头的照
片,虽然亲眼所见的林响木看得出来这俩人之间并没有情欲上的暧昧气息,但拍
下的照片经过刻意寻求的角度看起来倒是很像是两个正偷偷幽会的情人。

  为什么要拍下这些照片?当然是为了杨可可啊。

  林响木知道这些照片不论发给傅小年还是杨可可都会带来爆炸性的效果。傅
小年就不用说了,经过之前短暂的接触和试探,林响木清楚那家伙还和当初一样
废物,心里压根就忘不掉刘恋,某种程度上而言他现在和杨可可平静而甜蜜的生
活是因为刘恋早就从他的生活当中消失了,如果让他看到刘恋再次出现并且自己
最好的朋友和自己恋恋难忘的恋人居然在一起「幽会」的照片大概会原地爆炸吧?

  林响木并不痛恨傅小年,不过比较喜欢看他无能狂怒的模样。当然,眼下这
几张照片可能会有更重要的用处……如果把这几张照片发给杨可可的话,又会造
成怎样的后果呢?

  林响木算是看出来了,如果只是想着点对点对付杨可可那绝对不是一件容易
的事,想要征服这个小狐狸就必须把傅小年给扯进来,所谓关心则乱,只有将傅
小年和她的婚姻幸福卷进来才会真正地打乱杨可可的防御。

  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任何一个女人容忍自己深爱的男人心里藏着另一个女人,
尤其这个女人在消失多年后突然再次出现,而且是以如此优秀的姿态,那必然会
成为杨可可心中巨大的威胁,杨可可能做的就只能是尽量阻止傅小年知道这情况,
换句话说,她需要确保这些照片不被发送到傅小年手里,那到时候想要再拿捏杨
可可就容易多了,因为事关傅小年,事关她那个甜蜜的小家庭,她会彻底失去平
时的机灵,或者说绝对不敢轻易地激怒自己……

  林响木越想越开心,几天前还觉得对杨可可无计可施,征服之日遥遥无期,
甚至心灰意冷之下打起了退堂鼓,没想到几天过去居然峰回路转,让他得到了这
样几张重磅的照片。至于刘恋和陈明昊聚头到底是为了什么?林响木十分好奇,
却没有了解的途径……

  「妈的,管他的呢,慢慢来,反正刘恋这个逼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先把
杨可可拿下来了再说!」

***********************************

  「总统套房果然气派。」陈明昊来到落地窗前,「看出去的风景也漂亮多了。」

  刘恋倒了两杯红酒来到陈明昊身后:「陈公子说这话怎么感觉跟骂人似的?」

  陈明昊转过身摆摆手:「别,就我家那点产业你叫我公子才叫骂人呢。」接
过红酒杯,轻轻一碰,各自品了一口,「这酒不错。」

  「喜欢?那等下那几瓶回去。」刘恋悠然转身来到沙发上坐下,翘起二郎腿,
优雅又风情,而那双好看的眼睛里则是充满了攻击色彩的戏谑。

  陈明昊看了看这间套房里的酒吧台,林林总总摆了不少好酒,看来这个房间
应该是被刘恋长期租下来了,再转念一想,这不就是她们自家的产业么。

  「你打算跟我假客气到什么时候?」刘恋率先打破了俩人之间虚情假意的寒
暄,陈明昊坐到酒吧台,与刘恋保持一定的距离:「我以为你死掉了。」

  「所以我的再次出现让你很失望吧?」对于陈明昊的「出言不逊」刘恋丝毫
没有不悦,反倒像是抓到了一个有趣的话头,展露出迷人的笑容。

  「失望倒也谈不上。倒是一个星期前你主动联系我的时候我一度以为是恶作
剧。」

  「那现在你看到我了,有什么想说的吗?」

  陈明昊上下打量这个本以为早就被人玩死在某个阴暗肮脏的角落的女人,想
到曾经发生的那些种种过往,忍不住面色阴沉:「你为什么再次出现?继续做你
的女强人不好么,相安无事了这么多年你突然冒出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千万别告
诉我你想回到傅小年身边!」

  「如果我说你猜对了呢?」刘恋站起来,手里举着红酒杯,款款走向陈明昊,
在他面前站定,「如果我说我这次出现就是为了回到傅小年身边的呢?」刘恋的
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陈明昊,攻击性十足,看得陈明昊心底一阵发毛。

  陈明昊躲开刘恋的眼睛,他也是时隔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刘恋,虽然在这之
前就已经知道如今的刘恋是海建集团的高管,女强人,但眼下近距离接触下来对
方身上的变化还是让他有些难以招架。和许多男生一样,刘恋也曾一度是陈明昊
的梦,谁会不喜欢那样一个青春美丽的学姐呢,后来知道虽然刚认识不就但很投
缘的傅小年也喜欢她也就断了这个念头。再后来发生的事情则是让他对刘恋态度
彻底转变,眼看着刘恋的下贱堕落和好友傅小年的为情所伤,他打心眼儿里厌恶
鄙视仇恨刘恋,甚至不惜一度和他同样鄙视讨厌的林响木联手,想尽办法让她彻
底从傅小年的生活当中消失。

  十几年过去了,本以为刘恋成了无足轻重的过往,没想到她却再次出现,而
现在,她无疑成为这个城市里最有权势地位的那一拨人当中的一员,这样的变化
让陈明昊始料未及,更加无法应对刘恋看似轻松叙旧实则步步紧逼的节奏。在陈
明昊的眼中,此刻的刘恋仿佛成了一条美女蛇,浑身上下有种令人魂迷的妖艳风
情,同时,散发着可怕又危险的气息。而那双迷人的眼睛投射过来的目光仿佛匍
卧草丛里的毒蛇,只待你稍有松懈就要扑上来将你吞噬掉一样,陈明昊竟然忍不
住浑身一阵战栗。

  「你……你想回到小年身边,那何必联系我?你应该有太多方法能够回到他
身边吧?」陈明昊想起当初为了帮助傅小年从失去刘恋的阴影中走出来做出的努
力不禁一声冷笑,「哪怕你什么都不做,只是出现在他的面前,怕也会成功吧?」

  刘恋一愣,那一直充满攻击性的美丽的眸子突然出现一瞬间的呆愣和柔情,
她有些逃避般来到窗前,自言自语:「是吗,什么都不做,只是站在他面前就能
回去了吗?回到那个夏天,回到一切的起点?可他眼里的我,还会是当初的模样
吗?」

  刘恋这一刻的柔情让陈明昊看到了曾经的那个美丽温柔的学姐,但这份温情
转瞬即逝,尤其是当她的嘴里出现「杨可可」的名字时,陈明昊又一次感到了不
寒而栗。

  「杨可可?」

  「对,杨可可。你帮我,让她从小年身边消失,这种事情你最擅长了。」

  「让杨可可和小年离婚然后你趁虚而入?」其实这件事正是陈明昊暗中在做
的事情,但他不可能对刘恋交底,「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帮助你做这件事呢?」

  刘恋转过身,风情微笑:「距离当年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过去十几年了,有
些事十几年的时间足够沉入地下,有些事却可以被调查的十分清楚。恰巧在我调
查曾经的一些事情的时候发现了一些小秘密,比如你和杨可可之间的故事我可是
一清二楚,而作为一个女人你心里头的那点龌龊也逃不过我的眼睛,要不,我给
你好好说道说道?」

  陈明昊十分震惊,他不明白刘恋是怎么知道自己和杨可可的事情的,不过想
来倒也不是无处可查,当年金色海岸的赵胖子就是一个突破口。虽然不知道她为
什么会查到自己和杨可可头上,但显然,这次会面刘恋做足了功课。

  「所以,你在威胁我?」

  「说的那么难听……」不知不觉刘恋欺身来到陈明昊跟前,一双纤纤玉手顺
着陈明昊的肩膀一路滑落,「达成同盟而已。男人的那点心思我最清楚,对于杨
可可你始终心有不甘,但因为她成了你最好的朋友的妻子,你只能在不甘不愿中
忍耐自己内心的冲动。现在你只需要发挥你的特长,就像是当初对我做的那些事
情一样,拆散他们,那么,能够趁虚而入的人是你才对。」

  说话间刘恋的手指已经来到了陈明昊的小腹上,如此挑逗意味十足的动作让
久经沙场的陈明昊都感觉招架不住,呼吸不受控制地粗重起来,但他不想在这里
出丑,只能强自镇定:「如果我不配合呢?」

  「不配合?」刘恋仿佛早就知道了这个回答,一点不感到意外,「那么小年
就会知道自己深爱多年的妻子曾经做过什么,自己最信任的兄弟和自己的妻子又
有过什么样的龌龊,如果有必要我还能请来相关的证人呢。」

  陈明昊一把推开刘恋,刘恋手里的红酒撒了一地,她也不气不恼,回到沙发
上坐好。

  「你口口声声说要回到小年身边,却不惜以这种极有可能再次毁掉他的恶毒
的计划?」

  刘恋突然放声娇笑:「哈哈哈哈,你可真是可爱。难道你真的信了?真的相
信我隐忍多年现在突然出现是为了回到小年身边?」

  陈明昊越来越看不清眼前的这个女人了,除了容貌仍然刘恋美丽的模样,其
他种种一点都看不出和当年的刘恋有什么关系:「所以,你到底是为了什么?」

  「小年……是我对不起他,他也是我永远回不去,也不会回去的梦。我隐忍
了十几年,从一滩烂泥一点点爬起来,我等了太久了,现在是时候了,失去的,
都会找回来,伤过我的,一个都别想跑!」

  「这和杨可可有什么关系?」

  「怎么,心疼了?杨可可和我的恩怨并不在于小年,你不知道也不必要知道,
你只需要按照我说的,拆散她和小年就好。」

  「那其他人呢?」陈明昊想到林响木。

  「其他人,我说了,一个都跑不掉!」

  「一个都跑不掉……那我呢?」

  刘恋笑了:「瞧瞧,我差点忘了,当初你可是小年的狗头军师,也是在关键
时刻给我致命一击的……罪魁祸首!」她突然话锋一转,「不过你放心,你确实
对不起我,但当时也是情有可原,毕竟从你的角度来看,你也是为了小年……」

  听到这话陈明昊莫名有些如释重负,短短的交谈更像是一种交锋,自己看起
来针锋相对,但在气势上其实不断处于下风,刘恋谈笑间带来的压迫感一度让他
感到心慌。

  「不过……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刘恋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随即仰头一饮
而尽,「小年……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时光久远,陈明昊也不得不回想了一番:深夜的公园,昏黄的路灯,艳魅的
红裙,还有……

  「珍珠。」

  「珍珠?」刘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那个夜晚,小年亲眼看到林响木将他辛苦打工一个暑假买来送给你的珍珠
项链插进了你的……」后面「屁眼儿」两个字陈明昊怎么也说不出来,但这足以
唤醒刘恋的回忆了。

  只见她的面庞终于出现了一丝慌乱,甚至面色有些惨白,即便时隔多年但被
唤醒的记忆仍让她心下剧烈震颤!

  「竟然是那次……」刘恋抬着头,呆呆地看着头顶的灯,许多不堪的记忆涌
上脑海……

***********************************

  2005年

  「这大小还真是合适呢。」

  刘恋的头发有些凌乱,狼狈地披散在头上,那张潮红迷茫的脸蛋被半遮半档。
一双眼睛向上看,顶着头上昏黄的路灯她看到林响木手里正拿着那串被自己视作
无比珍贵的珍珠项链,一颗一颗地打量着,盘算着什么呢?刘恋其实心知肚明,
从她决定将这串珠子带在身上来到这深夜无人的公园与林响木私会的时候就知道
即将发生什么。

  她有太多理由拒绝今天的幽会,但只有一个理由让她不顾一切悄然赴约:刘
恋渴望来自林响木的调教,用他的巴掌,用他恶毒的言语,用他的大肉棒,用他
各种各样层出不穷的下流手段……刘恋试图忍耐,却发现越忍耐内心的空虚就如
同黑洞一般越发深邃,简直就要将她的身体穿透一样……

  林响木居高临下看着此刻按照自己的命令分开双腿如母狗般端坐在长椅上的
刘恋。

  周遭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顶上是一盏昏黄的光,落下来照亮了刘恋身
上的狼狈:迷离潮红的脸,湿漉漉的眼,原本皎白洁净的面上此刻布满肮脏的口
水,刘恋的神情看起来也是迷离沉醉又有些惊恐。在顶上那盏灯光的照射下眼前
的一幕如同一幅艺术品,将一个出轨女人沉浸在欲望海洋的痴态与对接下来的期
待与不安展现得如画般精彩绝伦。再向下看,向来穿着上一丝不苟,干净利索的
刘恋此刻身上到处是被人蹂躏过后的痕迹,红色连衣裙的衣领被人为扯开,露出
大片胸前的春光,一颗乳球从那衣领被掏出来,饱满,圆润却也红斑点点,印出
一张男人的大手。连衣裙的裙摆不低,但此刻因为女人分开双腿端坐的姿势,整
个下半身已经一览无余。女人的腿上裹着黑色的丝袜,那从来就不是刘恋喜欢的
打扮,她总是觉得黑色的丝袜有太明显的讨好男性的意味,在遇到林响木之前她
从来没有尝试过黑色丝袜,但和林响木勾搭到一起,黑丝似乎便成了很平常的物
件,穿起来毫无压力,反倒确实看到经过黑丝的包裹,原本就修长迷人的长腿更
显出一丝性感魅惑的感觉。这件黑色丝袜是连裤的,不过此刻裤裆的部分已经被
人为撕扯,露出里面又白又黑的领域。白,是因为刘恋本身的肌肤胴体纯白洁净,
平时总是被保护的很好的大腿内侧自然更是白得发光,而黑则是因为小腹上的那
一丛乌黑的阴毛。刘恋的阴毛并不算很多,但如同她的乌发一样,很黑,映在她
洁白的身体上显得尤为反差。此刻那些黑色的毛发早就被打湿,胡乱散开,乱糟
糟地依附在刘恋嫩穴上方,而阴毛之下的饱满的嫩穴也是被淫液浸泡,两边肉鼓
鼓的大阴唇上湿润一片,在灯光下反射着淫靡的光,中间那道缝隙微微张开,里
面的嫩肉经过淫水的浸泡更显晶莹红嫩,最中央的位置裂开一个黑色的洞口,洞
口边缘的嫩肉明显泛着一丝血色,可以想见刚刚此处曾经历过怎样的一番疾风暴
雨。

  林响木把玩着手中的珍珠项链,低头,看了眼刚刚经过自己蹂躏的嫩穴,想
了想,目光再次往下,盯在了下面两股间那粉嫩的菊花上面。

  刘恋察觉到对方眼神的方向,慌乱起来,她以为今天的一切都会止于嫩穴,
对于菊花她没有做好任何准备。

  「求求你,除了那里,都可以……」

  林响木哪里会在意她的求饶:「反正早晚你的屁眼儿也都是我的,不如今晚
开始就让我玩儿玩儿?」说完他将珍珠项链贴在鼻尖深深嗅了一下,干干净净的
项链能有什么味道呢?但他那迷恋沉醉的表情却让刘恋羞臊不已,仿佛那串珠子
刚刚已经插进了自己的菊花深处一样,浑身因为过度紧张而轻轻颤抖起来,而那
朵娇嫩的菊花则是如同呼吸般不时凸起,张开,再闭合,复位。

  「真的,真的,求你……只要,只要不把它放进去,什么都可以……」

  刘恋还在做着挣扎,但身体仿佛定住了一番,保持着分开双腿的姿势不敢做
出任何实质性的遮挡。这方便了林响木接下来的举动。只见他蹲了下来,目光与
刘恋的嫩穴齐平,刘恋闭着眼嘴里嘟嘟囔囔,突然感到那圆润晶莹又有些冰凉的
珍珠抵在了自己的嫩穴上,身体不由一抖,没来得及说出「不」字,珍珠便轻易
滑进了泥泞不堪的花谷。

  「不怕,我会很温柔的,咱们先给这宝贝蘸点蜜汁。」林响木牵住珍珠项链
的两端,不断将更多的珠子送进刘恋的蜜穴当中,时不时还会抓着两端翻动着,
让已经进去的珠子在美人娇嫩的腔道内搅动着。刘恋把眼睛闭得更紧,哀鸣不断,
哼哼唧唧,说不出是伤心还是享受,下体则是一阵阵激颤着,原本就未来得及干
涸的下体再次汹涌起来,一股又一股透明的粘液从洞口流出来,同时也将蜜穴当
中的珍珠彻底浸透,来自男友充满爱意的礼物此刻彻底沦为情人用来羞辱调教自
己的工具……

  一瞬间,几天前傅小年气喘吁吁地冲自己跑来的一幕在脑海中出现,彼时落
日余晖温馨浪漫,刘恋清楚地记着那个瞬间自己内心的愧疚与不安,她多么希望
从暑假期间开始的与林响木稀里糊涂的电话性爱都不曾发生过,她多么希望这一
切都还有回转的余地,她暗暗发誓以后要一心一意爱着傅小年,可事实上呢?一
次又一次背叛自己的誓言,背叛对傅小年的爱恋,甚至因为无法忍受来自于林响
木刻意的冷落,变得焦躁不安。

  刘恋感觉自己像一条鱼,习惯了林响木这片汪洋,离开了他,连呼吸都变得
困难了许多。于是,在这样的煎熬下,林响木的一个短信她便不管不顾地换上情
人喜欢的红裙,套上外套就从宿舍出来,即便惹来舍友们疑惑的目光也毫不在意,
更不要说林响木才在不久之前和自己的男友傅小年发生过冲突。

  这一切,她统统都想到了也统统都顾不到了。

  到底,我在爱着谁?是爱傅小年多一点,还是爱那令人欲仙欲死的性爱多一
点?又或者,根本就是在爱着林响木?

  刘恋正迷茫着,林响木已经将那沾满蜜汁的珍珠项链从蜜穴里抽了出来,一
阵空虚的感觉在腔道内滋生,刘恋下意识扭了扭屁股,但很快,她便僵住了,因
为那串珍珠已经来到了她的菊花入口,正轻轻地将上面淫靡的蜜汁涂抹在菊花洞
口,因为紧张,刘恋的屁眼儿正不安地一张一合……

  「不要!」刘恋下意识伸手拨开项链,挡在了屁眼儿上。

  这是刘恋下意识地反应,就像过去许多次一样,她总是需要在每一次进步一
的沉沦之前做些挣扎,给自己一些心理上的安慰,即便在作出那个遮挡的动作的
瞬间她就料想到了无法改变的结局,林响木一定会粗暴地打掉挡在屁眼儿上面的
手,然后粗暴地将珍珠一颗接这一颗强行塞进那娇嫩的屁眼儿当中。可……刘恋
这次失策了,她没有等到林响木的强行上手。

  男人站了起来,面露不耐,他甚至一把就将珍珠项链扔在了地上,原本沾着
许多蜜汁的项链被摔在地上,顿时沾满了灰尘,洁净摧残的珍珠变得肮脏污秽。

  「既然你不愿意就算了,我不勉强你。」林响木冷冷地说了一句,然后就要
走,却被刘恋一把拉住了手。

  「我错了,不要走!」

  当林响木转身要走的一瞬间刘恋怕极了,今天的这次调教她等了许久了,期
间一度担心林响木不会再找自己了,这让她一度寝食难安,好不容易等到了这次
机会如果让林响木以这样愤怒的状态离开,刘恋担心自己会永远失去林响木!

  林响木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但他可不会这么轻易留下来,总要给刘恋一些苦
头,于是手上一用力直接将抓着他的手的刘恋从长椅上拽了下来,看着毫无防备
下又一次被摔得狼狈的刘恋林响木心里舒服极了。

  刘恋顾不得地上的脏乱,赶紧抱住了林响木的大腿:「不要走,我错了,对
不起……」

  林响木蹲了下来,捏着刘恋的下巴,看着眼前这个美人梨花带雨的样子心下
得意万分:「那你知道应该怎么做?」林响木看了一眼躺在一旁的珍珠项链,刘
恋这下不再犹豫,赶紧抓起项链,然后自己主动回到长椅上,分开腿坐好,把两
腿中间泥泞的蜜穴和菊花完全展露出来,又将手伸直,示意自己做好了准备,没
想到林响木仍然只是看着,无动于衷。刘恋心下有些慌了,不知道林响木到底什
么意思,惴惴不安。

  「你自己来,自己试一下,毕竟这是你男朋友送给你的宝贝,你自己动手可
能更加合适。」

  刘恋一声悲鸣,将满载着男友对自己爱意的珍珠抵在菊花上面,试图用力撑
开洞口再塞进去,但并不容易做到,因为刚刚珍珠掉在地上沾染了灰尘,珠子原
本的圆润和用来润滑的蜜汁都没有了,盲目插入干涸的后庭花道自然不容易。

  刘恋有些盲目,林响木却是看得清楚,但他故意不说,他知道,只要自己一
直给刘恋施压,她一定会想尽办法将珍珠塞进去的。

  果然,刘恋头上渗出了冷汗,第一颗珠子终于再撑开足够的空间后一下子钻
进了她的屁眼儿里,顿时,刘恋感觉自己的肠道鼓鼓囔囔的,虽然只是一颗小小
的珍珠但还是给她带来了过度充实的饱胀感,很不舒服,但她看着面色冷峻的林
响木,根本不敢怠慢,赶紧将第二颗按在洞口。

  第一颗珠子的成功进入让刘恋以为接下来会容易许多,没想到现实是更难,
因为此刻第一颗珠子正好挡在洞口,想要再进一颗必须用上更大的力气,一边进
入一边将前面的那颗怼进屁眼儿里更深的位置。

  刘恋几度努力可仍然不见进展,急的都要哭了出来,期间不断抬头观察林响
木的表情,好在林响木看起来并不急着离开。

  林响木知道有些事过犹不及,恰到好处的压力才能带来想要的效果,过分了
只怕会鱼死网破,更何况眼下的效果他已经十分满意了。

  于是接下来的珠子便由林响木自己动手塞入,他显然在这方面经验丰富,又
不顾刘恋身体的痛楚,强行又粗鲁,一顿折腾之后刘恋已经痛得浑身被汗水浸透,
仿佛刚刚生了孩子的虚弱的产妇,身上香汗淋漓,两股之间的屁眼儿中则是多了
一条白色的尾巴。

  趁着刘恋虚弱地喘息地功夫林响木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避孕套,他自然不是
担心刘恋的身体,之前早就都内射过了,只不过对他来说对刘恋内射这件事并不
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他想到了一个新的点子。

  林响木向前一步,刘恋赶紧坐好,不顾屁眼儿里难捱的充实努力摆正位置,
又将头伸出来,嘴巴张开,把林响木的肉棒含进了嘴里,然后以十分娴熟的姿态
抱着林响木的屁股吞吐起来。

  林响木轻轻抚摸正在前后挺动的刘恋的脑袋,这给刘恋带来了一种别样的安
全感和温馨,只不过和林响木在一起温馨的感觉永远是一闪而过,只见林响木往
后退了一步,刘恋嘴巴不放松,下意识脖子伸长,脑袋探出更多,紧紧含住了肉
棒。没想到林响木又稍后退了一点,刘恋不得不把身子往前探,然后林响木再退,
刘恋再往前……

  「噗通」一声闷响,刘恋整个人扑了个空在这个夜里第三次从长椅上掉下来,
不同于前两次,这次她的嘴里还含着林响木的肉棒,让林响木无比受用的是,即
便在狼狈掉下来的瞬间刘恋的嘴巴都没有放开对自己肉棒的含弄!

  这一下着实摔得不轻,膝盖和手肘都破了皮,渗出鲜血,这大大刺激了林响
木,只见他抱住刘恋的头,没有一句关切,只管将她的脑袋当成肉便器,腰部大
力挺动,沾着刘恋口水的肉棒如同操逼一般在她的嘴里进进出出起来,每次进出
都会带动起刘恋嘴里的唾液由嘴角流下来,滴答滴答落在土地上,搅合起一小片
的泥泞。

  刘恋只管「呜呜咽咽」地配合,不敢有半点放松,即便口水直流,即便因为
过度插入眼角流出清泪两行。

  林响木的肉棒重新雄伟起来,刘恋瘫坐在地上看着在眼前晃来晃去的肉棒眼
里满含热切的期待。林响木将套子套在了鸡巴上,刘恋立刻心领神会趴起来背对
着林响木,将屁股高高撅起。

  两股中间的项链因为这个动作而剧烈晃动,就好像母狗见到主人欢心的表示
一样。

  后入轻而易举地完成,短短几次性爱刘恋就完美地适应了男人雄伟的尺寸,
也适应了男人疯狂地撞击,更是在男人的撞击的间歇主动往后挺动,用愈发丰润
的美臀去迎合更加粗野的深入。

  「啊……好爽……用力……大鸡巴用力操……爽死我了……」

  这一刻刘恋感觉自己体内的一扇门彻底打开,不再有任何羞涩或者胆怯,勇
敢大胆地呻吟着,淫叫着,就像当初撞见的正在出轨中的妈妈一样。这一刻她甚
至感同身受,第一次体会到了妈妈的快乐,理解了向来在人前清冷高傲的妈妈为
何在乔叔叔的胯下宛如一头失了智的母畜,毫无尊严可言。

  都这个时候了,还要尊严做什么呢?

  「大鸡巴哥哥,努力干我,干死我……还有我的女儿,恋恋,一起干,干死
我们!」

  刘恋在一阵阵汹涌而来的快感中产生幻听,好像听到了妈妈歇斯底里的淫叫,
全身上下瞬间被极致的快感所包裹,又好像是在和幻听里的妈妈的叫床对抗一样,
扯着嗓子努力叫喊出来:「舒服!用力操我!我全都给你操……啊……啊……大
鸡巴,操死我了!我和我妈一起给你操!」

  林响木正操得欢,万万没想到刘恋居然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林响木玩儿了不
少女人,但还从来没有试过母女同玩儿,更不要说是刘恋这样的极品。母女同床?
单是一闪而过的并不真切的画面因为突破禁忌的加成也变得无比刺激起来。林响
木本想慢慢玩儿但刘恋这一下实在太突然太刺激,竟然忍住不提前射了精,与此
同时身下乱叫的刘恋也发出一声高亢的淫叫,俩人几乎同时达到了高潮。

  刘恋趴在长椅上,身子精疲力尽,却还要承受身后林响木的压力,好在他没
有压太久,缓缓站了起来,将带着避孕套的肉棒从刘恋的馒头穴里抽出来,顿时
带出淅沥沥一阵淫液滴落下来。可以看得出来避孕套的前端盛着不少精液,有着
明显的前缀。林响木把避孕套慢慢撸了下来,这时刘恋也下意识转过身,迎着头
顶的路灯她一开始并没有看清林响木手里拿的是什么,等她看清是避孕套的时候
林响木淫笑着将避孕套翻转,紧接着新鲜出炉热气腾腾的精液便从那口子里尽数
倾泻下来,落在刘恋的面门,流淌在刘恋的乌发上,林响木屌大量多,当避孕套
里的精液全部滴落,竟然将刘恋大半边精致美丽的容颜遮了下去,整个人仿佛掉
落到精液便池里努力探出头呼气一样。

  林响木最后把避孕套塞进了刘恋的嘴巴里,凑在她的耳边说道:「项链留给
你自己处理,不过要记住,明天你要带着这条项链和傅小年约会,对了,再让他
给你拍下几张好看的照片,我要看,这算是我留给你的第一个任务!」

  说完林响木自顾自地收拾了一番,也不管被蹂躏到灵魂出窍的刘恋,竟自扬
长而去……

***********************************

  一直有朋友问我《人妻教师的支教地狱》什么时候更新,我统一回复一下,
需要等到《贤妻悲鸣》更新完毕才会更新它,毕竟精力有限。《贤妻悲鸣》预计
50章,已更新到27章,每周一更,也就是说还需要大半年,所以大家不要等
了,况且《人妻教师的支教地狱》是爽文,应该不符合希望在文中找到现实合理
性的朋友的期待。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