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娇妻迷途】(27)

**小说 2022-09-09 17:27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娇妻迷途】(27)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娇妻迷途】(27)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持续更新中,目前连载至46章,喜欢的书友可私信提前付费阅读,感谢支
持……)


               第二十七章

  妻子都已经记不清楚,自己今晚这是第几次被送上高潮,现在的妻子双目涣
散眼神迷离,只感觉浑身瘫软的像一滩烂泥,身上没有一丝的力气,整个人更是
像是刚从水里捞上来一样,身上都是黏糊糊的汗液,而吴铁军的那根异常粗大的
肉棒竟然还插在妻子的身体里面驰骋着。

  「丁老师,我的鸡巴厉不厉害?操的你爽不爽?」吴铁军单手抓揉着妻子的
乳房,手指轻轻拨弄妻子小巧的乳头,另一只手抚摸着妻子滚烫的脸颊,手指放
在妻子红润唇边,似乎想要把手指塞进妻子的嘴里。

  「唔……」当吴铁军的手指放在自己的唇边,妻子挣扎着摇了摇头头,想要
阻止吴铁军的动作,要知道吴铁军的手指才刚刚触碰了自己的下面啊,嗅着吴铁
军手指上难闻的气味,妻子恶心的不行,尤其是那黏糊糊的感觉,让妻子忍不住
一阵反胃,无力的抬起手想要把吴铁军的脏手打开。

  「丁老师,这可是你自己身体里淫液的味道啊,你不想品尝一下吗?」吴铁
军反手握住妻子的手,把妻子的手按在床上,然后继续粗糙的大手抚摸着妻子的
脸颊坏笑着说道。

  「嗯……呸……吴铁军,你少……少恶心人!哦!」在吴铁军的抽插之下,
妻子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吴铁军淫笑着看着自己身下的妻子,下身对着
妻子狠狠一插,整根粗大的肉棒几乎全部没入妻子的身体里面,妻子忍不住张开
红唇『哦』了一声,吴铁军却趁机把手指插进妻子的红唇之中!

  「丁老师,你以前没有尝过自己下面淫水的骚味吗?」吴铁军手指插在妻子
的嘴里,每当妻子想要挣扎的时候就对着妻子的蜜穴用力一插,让妻子使不上反
抗的力气,然后手指触碰着妻子柔软的小舌头坏笑着说道,「丁老师,没想到你
表面上看着一本正经,下面的淫水这么的骚啊!」

  「呕……呕……嗯……你……你混蛋……啊……」妻子虽然浑身没有一丝的
力气,但是被吴铁军用话如此羞辱,还是忍不住含糊不清的反驳着,只是在吴铁
军的抽送之下,妻子愤怒的话竟像是在撒娇一样,吴铁军看着妻子愤怒的眼神,
又稍微加快了抽送的频率,没几下就插的妻子娇喘连连,无暇反抗吴铁军羞辱的
行为。

  「丁老师,你高潮了几次了?」吴铁军抚弄几下妻子的香舌,然后从妻子嘴
里抽出手指,随意的在妻子的乳房上擦了擦自己的手指,然后揉捏着妻子的乳房
问道。

  「没……啊……没有……」妻子虽然身体早已被吴铁军霸占,却依旧硬着嘴
咬着牙矢口否认,吴铁军知道妻子不肯承认是因为脸皮博,却故意一边加快速度
抽插着妻子的蜜穴一边羞辱的说道,「真的没有吗?丁老师,撒谎可不是好孩子
哦!」

  「啊……啊……啊……」在吴铁军的急速抽插之下,妻子控制不住的呻吟起
来,而随着吴铁军的强势抽插,两人交合之处顿时想起啪叽啪叽的淫水四溅的声
音,吴铁军一边势大力沉的抽插着一边抓着妻子的两个乳房对着妻子羞辱道,
「丁老师,你看看你骚逼里面流淌出来了多少骚水,你的骚水早就把床单湿透了,
你还不承认你被我操高潮了?你说等明天打扫卫生的阿姨进来,看到着湿透的床
单和满屋子的骚味,会不会心里嘀咕这是哪个骚货喷了这么多?」

  「啊~~别……别说了啊……混蛋……你混蛋……啊……」听到吴铁军侮辱
的话,想到明天背地里会被人这么评价,一向把脸面看的比什么都重的妻子忍不
住的浑身颤栗着,又被吴铁军粗大的肉棒狠狠一撞,忍不住拉着长腔呻吟出声,
同一时间一大股热流再次从妻子的下身涌出,竟然在吴铁军的羞辱中又高潮了一
次!

  「呼呼……呼呼……呼呼……」高潮过后的妻子急促的喘着粗气,刚刚被吴
铁军羞辱后的愤怒也被高潮的余韵冲散一空,妻子感觉自己快要虚脱了,如果现
在不是自己大张着嘴呼吸,妻子甚至感觉自己会不会窒息!

  『他……他怎么还不射……』高潮过后脑袋稍微恢复一点清明的妻子,感受
着自己下身吴铁军那依旧坚挺着的肉棒,忍不住的心神一颤,不由的对吴铁军产
生了恐惧心理,如果……如果他再继续下去,自己……自己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
死在床上!

  「丁老师,丁骚货,你又被我操到高潮了啊!」吴铁军捏着妻子的乳房对着
妻子坏笑,此时妻子白嫩的乳房早就被吴铁军抓揉的道道血红指印,而看着本来
白嫩的乳房被自己蹂躏成这幅样子,吴铁军非但没有心疼,反而眼神中带着一股
子兴奋的疯狂,对着妻子坚挺的乳房啪的一下就是一巴掌,扇的妻子白嫩的乳房
颤动不止,「来,丁骚货,换个姿势!」

  「唔……」从来没有被如此对待过的妻子眼眶中闪烁着晶莹的泪珠,身体上
的疼痛远远比不上心灵上的委屈,只是倔强的妻子却紧咬牙关一言不发,只是无
比屈辱的看着趴在自己身前的吴铁军。

  「嘿嘿,丁老师,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看着我?觉得我说的不对吗?」吴铁
军轻轻抚摸着被自己蹂躏的不成样子的乳房,手指拨弄着挺翘的乳头,眼神却看
着妻子绯红的脸颊继续说道,「我亲爱的丁老师啊,要我说你们做老师的就是虚
伪,明明身体上骚的不行,偏偏非要装出贞洁烈妇的样子,我猜你现在肯定觉得
委屈的不行吧!可是刚刚明明我那么粗暴的对待你,但是你看看你高潮了多少次?
你看看你淫叫的多么风骚?丁老师,你其实恨不得我粗暴的对待你,狠狠的操你
的骚逼,对不对?」

  「你……你胡说!」和吴铁军对视片刻,妻子的眼神有点躲闪,不想面对吴
铁军满是侵略性的眼神,而面对吴铁军刚才说的话,妻子只是咬着牙从牙缝里挤
出这么几个字,不是妻子不想争辩,主要是妻子现在被吴铁军脱光了躺在床上,
他那粗大的肉棒还插在妻子体内,妻子就连跟他说话都觉得羞耻,哪里还有争辩
的勇气!

  「嘿嘿,我是不是胡说你自己知道!」吴铁军活动一下身子,扶着妻子的柳
腰从妻子体内抽出自己粗大的肉棒,随着啵的一声,吴铁军的肉棒拔了出来,而
随着吴铁军肉棒的抽出,妻子竟然忍不住的发出一声轻呼!

  轻呼过后的妻子无比羞耻的扭过头,咬着牙抬起胳膊,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
吴铁军扶着肉棒,用龟头摩擦着妻子肿胀的下身,「丁老师,你的骚逼怎么被我
操肿了啊,是不是很久没被操了?」

  「吴铁军!」刚喘口气的妻子听到吴铁军的话,又是一股的愤怒感涌上心头,
咬着牙瞪着吴铁军怒斥一句,然而想到自己这种发泄愤怒的方式,好像根本对吴
铁军起不了任何作用,忍不住一阵泄气,再次懊恼的把头撇向一边,假装没听见
吴铁军的污言秽语。

  而面对愤怒的妻子,吴铁军只是咧嘴一笑,弯腰抄起妻子柔软滚烫的娇躯,
在妻子的一声惊呼之中,把妻子翻了个身,让妻子趴在床上。吴铁军淫笑着拍打
了一下妻子挺翘白嫩的大屁股,不顾妻子不满的轻哼,抬起腿骑坐到妻子的身上。

  这个世界上的男人和女人相处,无论是床上还是床下,无疑都是一场场残酷
的交锋。而现在的妻子,很明显的是出于下锋,面对吴铁军的语言侮辱和粗暴行
为,妻子几乎没有任何的抵抗之力。

  吴铁军不止在肉体上霸道的占有着妻子,还不断地在精神上摧残着妻子,而
他之所以这么做,除了享受这种征服的快感之外,更多的也是为了彻底的征服妻
子。

  久经风月场所的吴铁军知道,要想让一个女人对自己心悦诚服,单纯肉体上
的征服根本不现实,只有不断瓦解女人的羞耻心,让女人在自己面前彻底褪下伪
装,才能彻底的占有这个女人,而自己身下的这个丁老师,最大的伪装无疑就是
太过注重自己的形象和身份!所以吴铁军按着自己的肉棒,在妻子的微微挣扎中
挤进妻子的两腿之间,再次塞进妻子紧窄的蜜穴当中,然后搂着妻子的柳腰把瘫
软的妻子拉了起来,拽着妻子的胳膊让妻子跪在床上,对着妻子淫笑道,「丁老
师,你看咱们现在这个姿势像什么?」

  「唔……」妻子低垂着头发出一声轻哼,瀑布般的秀发四散开来,遮住妻子
羞红的面颊,面对吴铁军的问题,妻子知道吴铁军嘴里肯定没什么好话,就紧咬
着牙关,发誓不搭理吴铁军的污言秽语!

  「嘿嘿,丁老师,你知道狗是怎么交配的吗?」见妻子不搭理自己,吴铁军
也不生气,而是用力拱了一下腰身,把自己粗大的肉棒彻底塞进妻子的蜜穴当中,
趴在妻子耳边淫笑道,「嘿嘿嘿……亲爱的丁老师,我我猜你这么高尚的人肯定
没见过狗屎如何交配的,我告诉你啊,狗交配的时候就是咱们现在这个姿势,而
母狗的姿势就跟现在的你的姿势一模一样!」

  「哦~~吴铁军!你……哦……你混蛋啊~~」本来不打算搭理吴铁军的妻
子,听到吴铁军这么羞辱自己,竟然把自己形容成母狗,内心无比的屈辱,即使
被吴铁军紧紧的搂着,也忍不住挣扎着怒骂,只是妻子每挣扎一下,吴铁军就狠
狠的插一下,反复几次之后,妻子忍不住的喘息急促,怒骂声也逐渐变成了耻辱
压抑的呻吟!

  「嘿嘿嘿……」听着妻子的怒斥,吴铁军坏笑着,手伸到前面抓住妻子的乳
房,对着妻子肥硕的屁股就是一顿急促的输出,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伴随着妻子
压抑的尖叫响彻房间!

  「丁老师,跪好了!」吴铁军狠插几分钟后松开妻子的乳房,妻子无力的瘫
倒,脸深深的埋在床上,吴铁军单膝跪在妻子身边,对着妻子肥白的大屁股又是
一巴掌,然后双手压在妻子的腰背之间,开始死命的输出!

  「丁老师!丁骚货!你知道吗,母狗就是像你这个样子交配的!你看看你现
在的样子,跟一条母狗有什么区别?啊!」吴铁军嘴里一边不断的羞辱着妻子,
一边按着妻子的腰身疯狂的抽插。

  后入本来就更容易插到女人的最深处,吴铁军的肉棒又异常的粗长,几乎次
次都能顶到妻子蜜穴的最深处,所以才吴铁军的快速抽插之下,没几分钟妻子就
一阵痉挛,即使紧咬着牙关也控制不住的大声呻吟尖叫起来,而吴铁军也几乎到
了爆发的边缘,随着妻子紧窄阴道的一阵收缩,吴铁军抽插更快,大声嘶吼着,
「母狗,操死你,操死你这个骚货,骚母狗!」

  「不……不要!啊啊啊啊……别……别射里面啊……啊啊啊……」即将昏迷
的妻子感觉到吴铁军的疯狂,知道吴铁军可能要射了,忍不住用自己最后的力气
尖叫着挣扎着,想要把吴铁军的肉棒弄出体外,可是这时候的吴铁军哪里还顾得
上这些,一把抓着妻子的腰身不让妻子挣脱,然后对着妻子狠狠一挺腰身,滚烫
的精液喷涌而出,全部喷射到妻子颤抖的身体里面!

  「呼呼……呼呼……」而随着吴铁军最后的内射,妻子瘫软的趴在床上急促
的喘息着,绯红的娇躯还不是的微微颤抖一下,吴铁军慢慢的抽出插在妻子体内
的肉棒,一边喘着粗气一边下床,挺着肉棒从床头柜上拿过纸巾,一边擦拭着妻
子的下身一边说道,「对不起啊丁老师,刚才太刺激了,实在是忍不住,下次我
保证不射在你里面了!」

  妻子哪里还有力气说话,眼泪不停的从眼角涌出来,今晚自己不止被吴铁军
插入,还被吴铁军不断的羞辱,甚至还被吴铁军拉着做出那么屈辱的姿势,最后
竟然还被吴铁军射到里面。想到这一切妻子就崩溃无比,想要狠狠的怒骂吴铁军,
可是妻子的精力早已被吴铁军耗尽,当吴铁军拉过被子轻轻盖在妻子身上之后,
妻子趴在床上流着泪,没几分钟竟然沉沉的睡了过去!

  现在时间已经接近一点,而妻子来的时候才十点不到,也就是说吴铁军跟妻
子,整整疯狂了三个多小时!看妻子睡着之后,吴铁军笑着走向卫生间,身心得
到极大满足的吴铁军知道,用不了多长时间,这个丁老师就会彻底臣服在自己胯
下!

  轻哼着低俗歌曲从卫生间洗完澡出来的吴铁军,嘴角带着欢快的笑意,顺手
拿起桌子上的手机看了一眼之后,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凝
重之色。

  「喂小武,我刚才手机静音了,没看到电话,你们现在在哪儿?……行,我
知道了,我马上赶过去!」挂断电话后的吴铁军,迅速的穿上衣服,看了一眼沉
睡的妻子之后,快速的离开了房间!

           ***  ***  ***

  「勇哥,你知道吗,昨晚咱们市里发生了一件大事!」第二天中午吃饭的时
候,一个跟我一起来这边出差的小伙子端着餐盘凑到我身边,神秘兮兮的对着我
说道。

  「发生什么事了啊?」看小伙子脸上神秘兮兮的表情,我忍不住有点好奇的
问道。

  「勇哥,咱们市城南现在不是正搞旧城改造,好像是那些拆迁的和当地住户
的拆迁款没谈拢,然后昨天夜里拆迁的跟原住户起了冲突打了起来,听说当时死
了好几个人呢!」小伙子看了一眼周围的同事,然后在我身边小声说道。

  「你这是从哪儿听到的消息啊,别瞎造谣啊,要是真的发生这种重大事故,
今天早上新闻就应该有报道吧?」虽然看小伙子说的真切,但我还是忍不住有点
质疑事件的真实性。

  「真的,你看这是昨晚朋友发过来的视频,我朋友就是城南那边的,现在微
信群里都在流传这个事件,不过那些拆迁的好像很有势力的样子,很快就把这件
事压了下来,听说那些最开始在微信里转发的人,还被警察请进去喝茶了呢!」
小伙子撇着嘴,显然是对政府的这种强权不满。

  「哎,如果是真的,这种事最后吃亏的还是老百姓!这种旧城改造都是政府
在后面支持,咱们这些平民百姓哪里斗得过政府?」我随便看了眼小伙子递过来
的手机,手机画面里乱哄哄的,视频也摇晃的厉害,不过倒是能稍微的看清楚几
张人脸,只不过从视频里也看不出什么,我也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只是听小
伙子说完后,心里难免也有点唏嘘,不过我感觉这种事离我很遥远,也就叹息两
句之后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觉得本来还不错的午饭顿时没了香味。

  听小伙子谈起老家,我忍不住的就想起自己的妻子,说起来来到这边出差也
已经有几个月了,这边的业务目前也谈的差不多了,要不是还有最后的一些收尾
工作,说不定现在我已经回家了。

  不过最多也就还有一个星期,等收尾工作结束之后,我也就可以彻底解放回
家,要给妻子带点什么礼物呢?我一边吃着饭一边细细思索,想起来妻子一直想
要换个新款的苹果手机,我也就有了注意,想到妻子看到礼物之后惊喜的表情,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好久没跟妻子亲热的我,心里也不自觉的有点火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QQ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