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女性调教性虐研究协会】(四十九)

**小说 2022-09-11 17:28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女性调教性虐研究协会】(四十九)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女性调教性虐研究协会】(四十九)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四十九)

  「铃……」

  床边的闹钟,准时的在早上6:30分,把我叫醒。

  伸了伸懒腰,在床上舒展了一下手脚,打着哈欠爬了起来。

  窗外,已是一片艳阳,又是个晴天。

  做老师好是好,就是起床有点早。

  之前公司早上九点上班的模式,学校早上8点上班的时间,提前了一个小时。

  还好我一直都有早睡早起的习惯,还不至于适应不了。

  只是起床后,就不能再磨磨蹭蹭了,以前还可以起来做做瑜伽,练个早操,
再洗个澡出门上班都来得急。

  现在转到学校上班了,6点半起床,再去掉上班花在路上的交通时间,留给
我的,最多只有40分钟。

  上厕所刷牙洗脸,再用点护肤霜涂涂抹抹,20分钟就过去了。

  按照学校的规定,每个星期五,是可以自由着装的,而今天就是星期五,所
以不管是老师还是学生,都可以穿便装去学校,因为我们学校是艺术类学校,所
以对于每个星期五的自由着装日,并没有像普通中学一样,管得很严格,很死板,
而是在不超过底线的情况下,学校还鼓励老师、学生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打扮自己。

  而学校对于这个穿衣自由的星期五,虽然很开明,但是还真的有非常明确的
底线规定的。

  针对这个便装日的规定有写,穿便装要得体,禁止裸奔、禁止衣着暴露……

  比如女生穿吊带衣服是禁止的,但是外面加了披肩或外套,就可以穿了,又
比如女生穿超短裙是禁止的,但是穿热裤,又是可以的。

  其实自由着装日,更多的是对女性的要求,而规定的核心就是禁止衣着暴露,
相比男性的要求,的确要多一点。

  而这个自由着装日,也是cosplay社团的节日一样。

  在每个星期五,都可以在校园里看到很多有意思的穿着。

  虽然我也玩cosplay,但是做为一个老师,我觉得穿那些动漫人物的
衣服多少有些轻佻,毕竟又不是像漫展那样的活动。

  虽然我刚来不久,但是上个星期五的便装日后,我发现,很多学生的打扮,
都是在盲目的追求流行,要么就是模仿动漫或洛丽塔的风格,传统文化的着装的
学生有,但是很少。

  做为一个老师,我觉得想倒是可以借机弘扬一下国家的传统文化,所以,我
选了一套改良的汉服当做这次的便装日的着装。

  这是一套去年我在苏州玩的时候买的,纯手工的,3000多的价格也许很
多人觉得很贵,但是不管是面料,还是做工,以及绣花都是一流,就连扣子,都
精致无比,就看了一眼,就喜欢上这件清新素雅的衣服了。

  在公司上班,天天都是制服,也没机会穿,现在学校有这种便装日,我觉得
拿出来穿就挺合适的。

  继承传统文化,弘扬民族精神,这正能量满满的。

  白底绣花立领仿旗袍的短袖上衣,淡蓝与白色相互搭配的A字长裙,穿在身
上,再配上一双白色单鞋,盘起长发,对着镜子练习微微一笑,镜中的我,如同
璀璨的夏日之花。

  收拾好行李,又拿出了我的小提琴。

  因为答应了要在陈欣瑶的婚礼上跟她合奏,钢琴酒店一般会有,小提琴不一
定有,再怎么说,还是用自己的最舒服。

  既然要去外地参加陈欣瑶的婚礼,今天下班,我就不回来了,伴娘的衣服还
有一些日用品,都被我放到一个小拉杆箱里。

  我跟陈泽铭约好了,我把车停学校里,放学后,陈泽铭会开他的车过来接我
一起去,不过他说他有事,可能会晚些,对此我倒不介意。

    ***     ***     ***     ***

  7:45,进入校园后,把车停到了老师专用车位上,看着周围别的老师的
车,我感觉我的车是不是太高调了。

  之前在公司上班,公司大楼地下停车场里,超跑、劳斯莱斯、各种名车都有,
车牌连8888的都有,相比之下,我开的保时捷666还只能算一般。

  旁边都是其它老师开的现代、本田丰田、奥迪,最好的也就是奔驰,就连校
长开的也才是大众奥迪,我这台保时捷挂着666的车牌混在中间,的确很显眼
……

  昨天拿车的时候,就发现几个学生围着我的车在拍照,我拿车的时候,还开
玩的问我,慕容老师都开这车了,还来学校做老师会不会有点屈才了……

  虽然只是学生们随口的玩笑,但是也让我觉得这车的确开进学校这种地方的
话,多少有点过于高调。

  「哟,慕容老师,这身衣服真是漂亮。」

  办公室里,语文冯老师笑着跟我打着招呼道。

  「国粹,慕容老师身,我给点赞,虽然今天学校可以让穿便装,但是看看现
在的学生穿得是什么鬼,特别是黄老师的三班有个女生,那身洋装,也不嫌热」

  教历史的张老师吐槽道。

  「那叫洛丽塔风格,那是夏日私语系列的兰花,13200的价格,可不便
宜。」

  跟我一样,也是刚大学毕业的英语潘老师,转过来也插了一句。

  「潘老师,你暴露了。」

  「什么暴露了?」被冯老师笑的潘老师,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冯老师说的是,你连那衣服的系列、名字、价格都一清二楚,说明潘老师
你也喜欢这种风格的衣服吧,你暴露了你也是洛丽塔一员的事实。」我笑道。

  虽然我也是猜的,但是看着冯老师捂着嘴正笑得欢,我觉得我猜对了。

  星期五的便装日,是学生们展现自我的日子,老师们也可以穿轻松有趣的衣
服。

  玩抖音时,不时也可以刷到学生们拍的星海艺中周五便装日校园里各种穿衣
打扮的视频,像七班那个年轻的女老师,跟同学们约定,考级本班年级第一,就
穿洛丽塔来上课,结果七班真考第一了,老师也信守了承诺,这些在抖音上都有
视频。

  当然,也有些反对的声音,说带坏学生,会影响学生。

  如果是普通学校,这些反对的声音说得还有点道理。

  但星海艺中是什么学校?艺术类学校啊,还是外资、面向国际的学校,培养
艺术类人才,本来就不应该限制、束缚学生们的想像力与审美能力。

  就像普通中学,体育课多,会影响学业,但是这话你拿去跟体校说,说你们
体育课太多了,学生天天都在跑跑跳跳,会影响学生一样可笑。

  所以,学校方面不但鼓励,还有专们的老师来指导学生们的穿着打扮,所以,
星海艺中的周五便装日,就成了很多同学眼里最向往之地,就算在网络上,都有
点名气的。

  上午,帮一个有事的老师又代了一节课,下午的社团活动时间,我来到了我
接手的艺术体操社。

  跟别的社团相比,这个社团人数真是少,一共就8个,全是女生。

  其实对于艺术体操方面,我也不专业,但是我知道,玩得起艺术体操,对身
体的要求很高的,零基础根本就玩不转。

  这8个女生,都有舞蹈基础的,我问她们为什么要成立这个社团,她们说因
为一时好奇,受到某部动漫的影响……好让人无语的借口。

  用了一下午,我又详细测试了一下这8个女生的合不合适艺术体操的身体素
质。

  结果很让人沮丧的,其实艺术体操对她们并不合适。

  下午放学后,陈泽铭又联系了我,跟我抱歉说他可能会晚点才到,我也表示
理解,毕竟他有自己的事业。

  可能周末了,学生跟老师都归心似箭一样,不一会儿就走得差不多了,诺大
个校园,显得更加空旷。

  闲着无事,我把我从我办公柜里整理出来的一些旧的作业本跟备课本打包,
准备放到学校仓库去。

  这些都是一个已经离职老师的东西,那个老师出国了,因为走得匆忙,没有
来得急收拾里的面的东西,而他走后,空出来的办公柜刚好又是我用,主任说,
属于那个老师的个人物品,他都带走了,柜子里的都是旧作业本备课本之类的,
可以全部清理放到学校仓库里,毕竟是整理自己的柜子,清出来的东西,也只能
自己拉过去。

  之前的老师是个主课老师,学生的假期作业本一大堆,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
有认真的批改过……

  别看一本作业本不重,但是这上百本加在一起,我是搬不动了。

  找了个小推车,给推到学校仓库那。

  学校仓库在学校比较偏僻的角落里,是一幢被绿化包围的老旧二层教学楼,
被废弃后,也没有拆掉,而是交给后勤管,别的老师说,里面是推放着学校的各
种杂物的,什么旧办公桌、办公椅、学生的课桌、横幅、损坏的教具、破损的体
育用品等等,反正有什么不用的东西,就往那里放就行了。

  可能是为了不让学生们随意进出,学校仓库还围上了一圈刷得雪白的围墙,
入口还有一扇带链锁的大铁门。

  我拉着一车旧作业本到这里时,却是没看到负责这里的后勤人员,门没锁,
虚掩着。

  推开门进去,发现虽然是仓库旧楼,但楼外整理得相当干净的,每一间房间
旁边,还贴着分类标签,指示放置各种杂物。

  找到放置废纸稿的房间,这由阶梯教室分割改成的杂物间,阶梯前是存放废
弃教具跟体育器材,阶梯后是小件杂物,中间被拆烂的玻璃窗跟杂货架所隔断。

  旧书本都集中整齐的放在最上面的一个角落里,还好门够大,我直接把小车
推了后门。

  把旧作业本都放好后,突然一阵风吹过,把后门给缓缓的吹动了。

  就当我正要走过去开门出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关门的声音,还有人声。

  「在哪里?」一个女声问起。

  「放在这边库房里。」一个男声回应道。

  听着高跟鞋走在水泥地上一阵急促的的脚步声后,二人径直走进了隔壁的仓
库。

  说是隔壁,其时跟我是同一杂物间,只不过他们从前门进,进入的是存放废
弃教具跟体育器材的地方。

  那两人好像在找什么东西,并没有发现我。

  本来嘛,他们进来干什么也不关我事,放置好杂物,就出去就是了。

  站在后面的我,居高临下的透过缝隙看了过去,进来的二人,我都见过。

  女的是校长助理,秦助理。

  虽然我刚来,但是也在私底下听别的老师说过这位秦助理,从她大学毕业从
老师做起,只用了短短四年,就被冯副校长提拔成了校长助理。

  男的是学校里的校工,我对他有印象,是因为前二天我倒车时,刚好碰到他
在清扫地面,他热心的给我指挥了一下,加上他长得有点像光头强,所以有点印
象。

  「你骗我!」

  就在我正准备开门出去的时候,听到秦助理生气的吼了一句,让我放缓了开
门的动作。

  秦助理怎么看跟这个光头强校工八杆子打不着一块去,听着那句带着怨念话,
我是有点好奇……

  「我哪骗你了,我的确有你跟冯校长不正当关系的证据呢。」

  呃……我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话了……

  听到校工说到冯副校长,我愕然。

  冯副校长做为分管校务的校长,在学校里,权力很大的,如果把校长看做主
席,那冯副校长,就相当于总理。

  「你乱说什么……啊,你……你干嘛……」

  隔壁传来一阵像是敲击铁管的声音,秦助理的语气,从前半句强硬的愤怒,
到后半句突然变成了颤抖的尖叫。

  我转头透过杂物的缝隙看下去,发现校工不知道从哪掏出一副手铐,绕过一
处铁架,用蛮力,把秦助理双手给铐住了。

  校工这突然的动作,让我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

  我是不是要过去救秦助理啊……

  但是看着校工那脸上透着的一股疯狂劲,我又不敢过去。

  「我可没乱说,你看这是什么。」

  校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东西,在秦助理的眼前晃动着。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秦助理尖叫起来。

  「你再叫啊,叫大声点,让大家都过来看看,看看你这个年轻漂亮的校长助
理是怎么来的,又是怎么勾搭上冯校长的。」

  校工一脸的不屑,嬉笑道。

  「你不知道这是什么?那好,我让你知道这是什么。」

  只见校工按了一下那个东西,秦助理突然脸色一变。

  「呐,这回知道这是什么了吧,叫吧,再大声点。」

  「你……我不知道,你快放开我!」

  秦助理不停的挣扎,双手的上金属手铐不停的撞击着铁架,发出一阵阵哐当
的撞击声。

  让我出乎意料的是,秦助理的声音突然变小了,不再是刚才像是在喊救命的
那种尖叫。

  「呵,嘴硬是吧!」

  校工当着秦助理的面,又按了一下那东西。

  「唔……」

  秦助理脸上变得有些痛苦,那穿着裙子的双腿,开始不停的抖动,想一次次
的夹紧蹲下来,但又因双手被铐在铁上,导致她蹲又蹲不下,站又站不稳。

  「哎呀,秦助理你怎么了,怎么双腿发抖了呢。」

  校工看着秦助理一脸痛苦、怨恨的表情盯着他,出言调戏道。

  她这是怎么了?看着秦助理双腿抖动,拼命想夹腿,站不稳又想蹲动作,我
莫名的熟悉。

  我突然想起了我干的荒唐事,想起了被那件该死的东西所支配身体,让我差
点死去活来的事情。

  不堪的回追,加上看着秦助理的样子,身体突然激起一道感同身受的激流,
让我也忍不住夹了一下双腿……

  难道秦助理她……

  「是不是很好奇,这东西不是应该在冯校长手里,怎么会在我这。」

  校工捏着那东西,在秦助理眼前晃动,全然不顾她那痛苦、怨念、又不敢相
信的表情。

  「你还说你跟冯校长没关系?那这东西,又是谁放的呢。」

  校工突然掀起了秦助理的裙子。

  「不要!」秦助理尖叫起来。

  裙子里,一根白色的东西,被黑色连袜丝袜的档部所顶住撑起,它正插在秦
助理的双腿间,正在不停的扭动,就像一只白色的肥虫,前半截已经钻进洞里,
只还露出后半截身驱,在拼命往秦助理的下体里钻。

  果然……

  如果说,之前我现身出去,还有可能救到秦助理,现在这个情况,我根本不
敢让他们二人发现了。

  秦助理跟冯副校长有奸情,如果现在我出去,这事情就复杂了,我是当做不
知道,还是去告发,不管哪种,都会得罪人,但我更怕,已经一脸疯狂,杀红眼
了的校工,会不会对我不利。

  不是我不救秦助理,现在这情况我是真不敢动。

  我不是不想离开,而是我走不了,因为要离开仓库,我就必需要经过前门外
面,那必定会被发现的。

  想来想去,目前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我默不出声,他们解决完恩怨自行离
开……万一校工要对秦助理不利,起码暗处还有我一个目击证人可以去报警。

  我心跳得厉害,只希望他们二人赶快离开。

  「你看,这是什么,秦艺菲,你真是个荡妇啊,呵呵,你这校长理助,还是
负责德育工作的呢,怎么的,你在站在台上,嘴上说道要培养良好思想品德和健
全人格为根本,下面却插着一根冯强那老家伙亲手放进去的震动棒,啧啧,你们
真会玩。」

  「你别看……」

  此时的秦助理已经没有那种咄咄逼人的气势,而是一脸的狼狈与窘迫,想用
手去遮挡,双手又动弹不得,只能拼命夹腿着腿扭动身体。

  看到秦助理被人发现了裙下的秘密,想到自己当初的荒唐行为,我也后怕不
已,还好当初我没被人发现……

  「我不光要看,还要摸呢。」

  「不……不要……」

  校工没有理会秦助理的哀求,隔着丝袜,用手握住露在体外的那截白管,用
力的往里推去。

  「啊……」秦助理挣扎着发出一阵痛苦的哀叫。

  我不敢看了,赶忙蹲了下来,脸上一股的躁热,心跳得厉害,耳边传来秦助
理那痛苦的呻吟,让我听着都感觉痛,因为有过差不多经历我,知道那种折磨有
多么让人崩溃。

  至少,她还能动,能叫唤出声,当初我站在台上开会,体内那东西突然动起,
那种在众目睽睽下,我连动都不敢动,只能靠意识强忍,回想起来,简直就是噩
梦中的噩梦。

  「不得不说,冯强真会玩,给你塞进来这么大根,你一定很爽吧!爽到你都
舍不得拿出来。」

  「你……这……这是我自己放的。」

  「呵呵……到这了还在维护冯强那老色匹,你在他办公室给他含吊,像只狗
一样,趴在桌子上,给他从背后干你,你以为我不知道吗?,要不要给你看看视
频?」

  还有视频?偷听我一愣,难道真是冯副校长?

  其实我听到校工说秦助理跟冯副校长有一腿,我都是半信半疑的,因为冯副
校长给我的感觉很好,我们几个新入职的老师,都受到他一一的接见跟鼓励,我
也算见识过很多色的一匹的男人了,至少我没有看出冯副校长眼神里有那种食色
的贪婪。

  我探出头,想确认看看。

  好吧,其实隔着差不多有十米的距离,我也根本看不到手机里的视频。

  校工当着秦助理的面,拿出手机播放了一段,虽然看不到,但那山寨机外放
的音量出奇的大,里面传出女人的不断的呻吟。

  虽然我不知道视频的内容,但是看着秦助理那面色苍白的神情,就知道那视
频应该是真的。

  「你说我要是把这些视频发到网上,冯强那老色匹会不会被开除呢,而你,
还能继续当你的校长助理吗?」

  一直在否认的秦助理沉默了。

  「先……先关掉……再说。」秦助理的声音变得颤抖起来。

  秦助理看样子是坚持不住了,那种站立不安,像是憋尿快到极限的表情,有
过经历的我,知道她可能是忍不住了……

  那种不停刺激私处的震动,强忍住一段时间还行,但随着感觉越来越浓,人
会像站在悬崖边,有种要崩溃、要失去了理智感。

  「呵呵,关掉?求我啊,你的身体倒是很诚实啊,没你嘴硬。」

  「关……关……关掉……不行了……呃……快关掉……呜……」

  秦助理双手被铐在铁架上,双腿不停的在抖动,那种强烈的坐宁不安的动作,
一脸的痛苦不堪,连声音都带上了哭腔了,可以想像此时的她受到的刺激、激发
的感觉有多强烈。

  校工不为所动,只是看着她在不停的挣扎。

  「求……求你了……快关掉。」

  在她像就快要爆发的时候,校工按了一下遥控。

  「呵呵,秦艺菲你也有今天,你看你下面,都湿透了,像只发情的母狗」

  校工蹲了下来,拿出手机,看着流出来被体液打湿的下体不停的拍着照片,
兴奋的说道。

  湿?我突然发现,我下面竟然也有点湿润感了……这……这一定是错觉……

  「平日你的高冷哪去啊,呵呵,如果不是被我发现,我都不敢想,你这种漂
亮高冷的女人,竟然愿意给冯强随意玩弄,现在,我也想体验一把那种感觉。」

  「哗——啦。」

  校工说完,旁边拉了一张桌子,扯着已经瘫软的秦助理,把她压在桌子上,
并强制分开了她的双腿,扒着她的丝袜。

  「等下……别……别这样……求你了……」

  看着秦助理一脸惊恐,都要哭出来了,校工却是解开了裤子。

  我不敢看了,我蹲了下来,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因为我知道秦助理将要面对
什么,就像当初在公司时,李主管对凌诗雅做的那样。

  「不要,别……啊……呃……」

  秦助理的哭腔,突然就变了音,随着她啊了一下后,就像被突然扼住了喉咙。

  「进来了,真爽!」

  随着一阵啪啪的撞击声传来,我赶紧又蹲了下来,捂住了耳朵……

  我后悔了,后悔把东西搬来仓库,竟然碰到这不堪入目的一幕。

  为什么,我就这么倒霉,就老是碰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在公司里,碰到
李主管跟凌诗雅,换到学校,又碰到秦助理跟冯副校长,校工乱入这档子狗血到
不行的事。

  事情无非就是校工发现了秦助理跟冯副校长的不正关系,然后以此来要挟秦
助理。

  而发现了秦助理跟冯副校长的事情,我也明白,不管任何的职场,都少不了
男男女女间金钱与权力的诱惑与勾引,但比起知道、亲眼看见谁跟谁这种事情,
我宁愿什么都不知道。

  秦艺菲能做校长助理,她跟冯副校长一定是有性交易的原因。

  这种在职场里男女间的性交易,其实在社会上也算是普遍存在了现象了,只
是双方当事人不说,没被人撞破的话,谁也不知道而已。

  因为我碰到过很多次,只是我没出卖自己的身体,去换取那些东西。

  曾经有导演跟我说,陪他的话,带我进剧组,可以跟大明星拍戏,并直言道,
这基本上是所有草根女明星想要崛起的必经之路,你一没名气,二没资源,我凭
什么提携你,什么龙女郎、星女朗,没有后台女人能选上,你以为是人家羡慕她
的才华吗?

  也有某集团公司老板跟我说,做他情人,他能满足我的所有物质需求。

  甚至还有学校的教授,暗示我,跟他去开房,他帮申请留校做助教。

  当我跑业务时,一些色匹男人会直接说,一晚,我给你开大单……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这就是真实的社会,复杂的人心。

  隔壁的二人,肉搏正在白热化中。

  秦助理没有哭腔了,取而代之的,是不断的呻吟。

  也许就像那句话,生活就像强奸,要么反抗要么就去享受。

  被抓住把柄的她,可能已经失去了反抗的能力了。

  如果我是她,也许,我也不会反抗吧,因为我知道,我越是反抗,越是能激
起男人的亢奋,有些男人为了达到目的,也许会不择手段的给自己造成巨大伤害,
甚至失去性命。

  很可悲吧,但却是女人需要知道的现实。

  「哦哦哦!!」

  一阵男人亢奋的声音传来,秦助理又带着哭腔嚷嚷了起来。

  「别,别射里面。」

  「切,冯强那老色匹干你时,你怎么不说。」

  「不要……你干嘛,啊……」

  秦助理的惨叫,把我吓了一跳。

  难道他要对秦助理下毒手?!不会吧,这……光天化日之下……

  我颤颤微微的探出头,想看看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只见秦助理头发衣衫凌乱、后背贴在桌面上,双手举头顶,被铐在铁架上,
身上的衬衫被解开了扣子,胸衣被向上扒开,双乳裸露,双腿弯曲的支撑在地面
上。

  而校工正在把她被脱掉的黑色连裤丝袜重新穿回去,然后又那根白色的按摩
棒用力给插回她双腿间。

  「我送你个礼物吧,你一定会喜欢的。」

  校工嘻笑着从旁边的包里,掏出一样东西,强行给秦助理穿戴上。

  看着秦助理身上那有点眼熟的东西,我下体一紧……

  贞操带……

  跟我手贱自缚那个不同,这个银光闪闪的,看起来像个U型锁……

  「你干嘛,不要,快拿开!!」

  秦助理看到这东西,一脸的惊恐,拼命挣扎起来。

  但被铐住的她,哪里是男人的对手,就算她在不停的反抗,最终也被强行戴
上了。

  「你不用白费力气了,这东西牢固得很,冯强愿意给你花几万买饰品,我也
舍得给你花几万买个饰品,你看,你穿上后多漂亮。」

  「不要……求你了,我不想穿这东西……」秦助理哭着哀求道。

  「这可由不得你想不想,行了,今天放过你了,我告诉你,别逼我把这些东
西散发出去,你好好想想吧。」说罢,校工穿上裤子,解开秦助理手上的手铐扬
长而去。

  走之前,还不狠狠捏了一把秦助理的胸……

  秦助理爬了起来,她想脱掉身上的贞操带,但任凭她怎么使劲,都脱不出来。

  气得她哭了起来。

  虽然同为女人,我同情她的遭遇,但我可不敢过去安慰她。

  知道了事情的起因,我明白,秦助理也不是什么良人……

  就像原配把小三打哭,秦助理是可怜之人但也必有可恨之处。

  哭了一会后,秦助理才合上衣服,双眼无神,呆呆的整理凌乱的头发与衣裙,
然后失魂落魄的推开门,步伐凌乱的离开了。

  「呼……终于都是走了。」

  还好,他们都没发现我。

  只是蹲得有点久,腿都麻了……

  我怕校工会再回来,秦助理走后不久,我也匆匆离开这是非之地。

  今天我没来过,我什么都没看见……

  到回办公室后,才松了一口气。

  去了趟厕所,才发现,下面有些粘糊糊的东西流出来粘到内裤了……

  手机响了。

  是陈泽铭打来的,他说他到学校教务楼下面了,因为学校比较大,所以我跟
他约好了,让他开车到教务楼旁边等我。

  因为学校放学了,所以他才可以开车进来。

  拉着行李箱走到教务楼旁,就看到陈泽铭站在一辆车旁边,跟我打着招呼…


  陈泽铭开过来的是辆劳斯莱斯。

  我也是第一次见他开劳斯莱斯出来。

  可能是见我有点好奇,他说是给陈欣瑶撑场面的。

  陈泽铭帮我把行李放好,上了车,缓缓的开了出去。

  坐在车上,我满脑子都还是刚才秦助理受辱的画面。

  可能是见我不说话,陈泽铭倒是很贴心的问我怎么了。

  只是这种事,我怎么好意思开口说嘛,只能在心里跟他抱歉了。

  帝都到秦皇岛,300多公里的路程,出帝都有点堵,陈泽铭又带我去吃了
晚饭才走,所以等快到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多了。

  下了高速,又沿着海边的大道又走了一段后,陈泽铭把车开进了一处酒店。

  「明天婚礼也在这个酒店办,我们提前在这订了房,婚礼期间大家都住这。」

  看着时间挺晚了,我也不想去打扰大家了,只是今晚住的地方……

  我偷偷瞄了一眼旁边的陈泽铭。

  他不会提出让我跟他一起吧……万一真他真要提了,我怎么办呐……答应还
是拒绝啊……

  答应的话,我这刚才做完手术的身子怕不是要完了……受了这么多苦,好不
容易才做回了最初的自己,这才几天啊……

  就在我有点纠结的时候,陈泽铭的话,倒是让我松了一口气。

  「房间我给你订好了,服务员会带你上去的,我还有事,要赶回帝都,明天
再过来」

  「啊?这么晚了,你还要回去啊?」

  话一出口,我就知道我说错了……

  陈泽铭果然没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占我便宜的机会。

  「怎么,舍不得我,那我不回去了,今晚陪你。」

  「不是……我是说这么晚了,他自己开车还要赶回帝都,会不会太累了,如
果你有事,其实也不用送我过来,我可以自己开车过来的。」

  「我不怕累啊,我只是想抓紧,珍惜可以跟你在一起的每一次机会跟每一秒
。」

  「唔……」听着陈泽铭这句话,我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回他才好,心底升
起一股暧流,心弦仿佛被触动了。

  「不过,今晚我是真有事要赶回帝都,不过我都安排好了,我叫了司机过来
接我,他比我先到,已经在等我了。」

  他指了指停在附近一辆车道。

  陈泽铭走了,服务员把我引到一处面朝大海的富丽奢华的客房里。

  洁白的床单上放着一只小熊,小熊上有一张字条,是陈泽铭给我留的,让我
不要想他。

  那一刻,我真的心动无比。

  洗过澡,搂着小熊,看着陈泽铭发过来的晚安,我安然入睡……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