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异世大冒险】〈第2回1节 异世界奇遇(上)〉(本回主题︰纯爱/偷窥)

**小说 2022-09-21 17:25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异世大冒险】〈第2回1节 异世界奇遇(上)〉(本回主题︰纯爱/偷窥)

【异世大冒险】〈第2回1节 异世界奇遇(上)〉(本回主题︰纯爱/偷窥)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第2回1节 异世界奇遇(上)】


作者:xeron2002
2022/9/15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12670
主题︰纯爱/偷窥


***********************************

  大家好,我们是xeron2002。

  在发表了第一回后,并没有得到很大的迴响,是老公的意料中事,所以我们
并没有因此而失望,依然会继续发表,希望能够完成一个完整的故事,不想半途
而废。

  这回的肉戏较少,基本上就是设定回,难免会比较沉闷,希望各位看倌万勿
见怪,也希望各位能够留下评语或想法,作为我们继续发奋的动力。

  谢谢。

***********************************


  「呀!」

  在虚无的空间,我只有感到不停地往前,分不清上下左右,我想翻身,但无
从着力!想用手去捉紧任何可以让我有安全感的东西,偏偏没有,巨大的离心力
,让我感到很恐惧!我不停地大叫,可是叫声散向四方,得不到半点回应。在我
掉下去的空间,四周光亮一片,似无边际,也无天无地…

  「隆!」

  巨大响声,震耳欲聋,是我撞到些东西!我整个人都不分不清楚到底我是站
着还是摊着,只知道我动不了,巨大剧痛遍布身体各部份,脑袋感到天旋地转,
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醒来吧…醒来吧…」

  是谁?

  声音在我的耳朵旁边响起,但是,眼皮就像黏了超能胶,上下都黏住,睁不
开来…双手有点重、身子有点沉、双腿有点硬,想打开嘴巴、甚至是呼吸一口气
,都好困难,感觉是胸口有块大石压住。

  「醒来吧,我知道你听到我说的话。」一位女子的声音钻进了我的耳窝!

  高亢的声调、厚实的音色、清楚的咬字,字正腔圆,我可以很清楚听到每一
句话、每一个字。

  我鼓尽了全身的力气,终于勉强把眼睛睁开…可是,刚才的撞击让我感到浑
身剧痛,完全无法移动我的身体,而且一股撕心裂肺的阵痛,从下半身传来…

  「这裏是…」双唇终于勉强打开来,却发现禁不住地微抖,气若柔弱,即使
我费尽力气,都只能吐出三个字。

  我睁着虚弱的目光,往上方看,只见是白茫茫一片,甚么东西都没有,看似
是一片天,却没有云,看似是一片海,又没有水,看似是一片地,竟没有土…就
是白,白得茫茫,我顿时产生极大的恐惧。

  心中的惊恐,加上身体的痛,让我觉得,我是否要快死了?

  「天堂吗?地狱吗?」

  「这裏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轻飘飘的声音,忽左忽右、忽远忽近,钻
进了我的耳窝︰「现在你身处在『异世』。」

  「异世?」

  「对,与你原本的世界不一样,是平行世界。」

  「平行世界…」

  脑海还在凌乱的我,又要接受这种全新的概念,只会令我的思绪变得更加混
乱。

  「可能你不明白,但不要紧,你就把这裏当是另一个国度就好了。」声线从
远到近、再由近至远,四处扩散。

  「我是怎样来到这裏?」

  「门。」

  「门?」我疑惑着。

  「也就是连接现世和异世的通道,是透过巨大的力量製造出来。」

  「是造梦吧?」听到了这些可笑的话,我忍不住要笑,可是这一笑,差点要
了我的命,气促把身体的剧痛引发出来,让本来已经抵受不住的痛楚,扩大了两
倍。

  心、肺、肝、胃、肾,各自都出现了痛楚,然后透过神经,把所有痛楚都汇
集到脑部,我登时两眼昏花、头昏脑胀…

  「好痛…」我流着泪、对着无人的空间哀叫着。

  「痛吗?哈哈哈…」声音发出了嘲讽的笑声︰「如果这是梦,那你身上的痛
楚又怎么会如此强烈和真实呢?」

  对,我听到了她的话便沉默了,因为我完全无法反驳。

  「你…可否送我回去?」

  「恐怕不行。」

  突然间,下半身剧痛难当,猛烈而持久,完全没有半点间断,持续传到神经
上,痛得我一个激灵,眼泪直流。

  「你来到这个世界,总算是你的机缘,我不会见死不救的,现在你尝试一下
,呼叫『目录』。」

  本来我不想理会,但是我在这裏又没有甚么事情可以做,反正呼叫一下又没
多大影响,于是我便轻呼一句︰「目录…」

  这时,凭空出现一块面板,在我面前,乍看一下,上面有许多字。

  「这是异世的目录,可以协助管理你的状态和道具。」

  「状态?道具?」对方的话有许多保留,我一时间听不明白。

  「目录内的选项,你要好好熟习,因为将来你会用上,我先走了。」

  「喂…别…咳…」我连忙阻止,但稍一激动,身体就受不了而咳嗽起来。

  任凭我如何呼叫,都没有声音再回应,我无可奈何,只好如她所说,好好了
解目录内的东西。

  我仔细地检查,『目录』选单内有几个不同的选项,左上角是日期和时间,
中间是『个人』、『武器』、『防具』、『道具』、『技能』、『同伴』等,逐
个打开来看,有许多不同的项目、还有文字描述,当真似足游戏的设定,看来我
真的身处游戏之内。

  「莫非…我真的进入了游戏?」

  从大学裏学到理性、晓得逻辑,让我对所有事情,都会秉持理性的原则去进
行分析和判断,但是,当下的情况,将我过往所秉持的理念打破,一切,都难以
使用科学角度去解释。

  难以置信!

  正当我还在怀疑此刻事情的真实性时,再有一阵前所未有、猛烈而直接的痛
楚,袭击我全身!

  「呀!」

     ***    ***    ***    ***

  一整个人激灵,我登时坐了起来,但又一阵剧痛和晕眩,把我弄得死去活来
,身子痛苦地摊下来。

  「痛!」痛得我大叫起来,但是我却无法滚来滚去,因为觉得身体太虚弱,
不单是翻身,就是举高手,我都感到力不从心。

  「咦?你醒了?」不远处传来了一把稚气未消的女声,我躺着,无法正眼看
过去,只好从眼角、斜眼看过去,却见一名少女逐渐靠近。

  少女来到了我的身旁,正面对着,只见她露出温柔而详和的眼神、窝心而舒
畅的笑容,登时令我忘却了身上的痛楚。

  「这裏是…」我有气无力地吐出几个字,想弄清楚现在我到底身在何方。

  「这裏是曼菲斯王国西部的村庄。」少女回答得很自然,语调很平静温柔,
就像是母亲在哄儿子睡觉一样。

  「曼菲斯王国?」听到一个不熟悉的名字,难免感到陌生且不安,甚至有些
沮丧。

  这时,一下开门声传来,来了一个满头白髮、撑着拐杖、脸容苍老却带庄严
之色的老婆婆,气定神闲地来到床边站着,轻轻掀起了盖住了我的被子,往我下
半身瞄过去,然后展露出满意的笑容。

  「你醒了?你已经昏迷了三天三夜了。」老婆婆放下了被子,亲切地微笑着
说。

  「你…呀!」老婆婆看罢了我的下身,我害羞起来,想挪动身子来保护自己
,但稍一移动,浑身发痛,痛得我大叫起来。

  「别动,你的伤还未好呢。」少女顿时显得有些焦急,连忙用双手扶住了我
,抚着我的额头,着我不要乱动。

  很温柔的安抚,我马上就不再感到剧痛,身心都得到舒缓。

  「你叫甚么名字?」老婆婆缓缓地坐在椅子上,语速不疾不慢,用略带沙哑
的声线问道。

  「聪…阿聪…」头昏脑胀的感觉,不单令我口齿不清,更令我无法好好组织
刚才发生的一切事情。

  「我叫小丽,她是我的婆婆,玛丽婆婆。」少女殷切地自我介绍︰「是我们
把你救回来的。」

  我只听得,小丽在说着,她们在山上採药时,发现了全身赤祼的我,身上尽
是烧伤的痕迹,于是马上救我回来。

  「玛丽…婆婆…小丽…」我还是感到头眩,两眼昏昏,只得口中喃喃︰「谢
…谢…」

  「不用客气。」玛丽婆婆说罢,捂着下巴,看着我接着说︰「不过有一件事
,要告诉给你。」

  正当我要问是何事之际,又一阵剧痛,从下体传来,痛得我紧咬牙关、满额
冒汗,小丽连忙拿出了手帕,替我抹去额上的汗水。

  「很痛是吧?」小丽在我耳边,温柔地轻说,吹过来的气味,稍解我身上的
痛楚。

  玛丽婆婆站了起来,缓缓地走向床尾,然后轻轻地把盖在我身上的被子稍稍
揭开。

  「这裏。」玛丽婆婆指着我的下体,示意要我看看。

  虽然浑身都感到痛楚,但脖子仍可勉强活动,于是我稍稍抬头,这刻我才注
意到我全身赤祼,小丽见到我的裸体,脸也变得红起来。

  我的目光继续沿着我的身上看下去,才发现下体有些异样,恐防我自己看错
,于是我睁开双眼,想看清楚到底有甚么…就这一看,我吓得当场瞪大双眼,心
情激动…就这一激动,又把身体上的伤痛给激发,痛得我死去活来!

  剧痛过后,我惊讶地问︰「这是甚么?」

  我见到的是,一条黑色又长又粗的棒状物体,在原本是阳具的位置不停地蠕
动着,极力地挥来舞去,就像一条可怕的毒蛇,不停地张牙舞爪!物体上面,布
满了仍在跳动着的红色血管!血管「卜通」、「卜通」地起伏不停!

  「这是用巫术製造的阳具。」玛丽婆婆淡定地说︰「当日我们救你回来的时
候,我发现你原来的阳具已经被烧坏了。我只好自作主张,用巫术去製造了一条
全新阳具,接驳到你身上。」

  我登时觉得玛丽婆婆的话是天方夜谭!

  「哪有可能…」我内心很激动,但是一激动,剧痛又马上直冲脑部,继而扩
散至全身,触动了全身神经的痛感。

  我无助地望向小丽,红着脸的她肯定地点点头,从她清澈纯洁的眼神中,我
知道她一定不会说谎的…

  「你好好休息吧。」玛丽婆婆见状,也不打扰,便向小丽挥一挥手,小丽看
到我痛苦的表情,显得依依不捨,只好轻轻地替我盖上被子后,跟着玛丽婆婆出
去了。

  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脑海中只有凌乱的思绪,完全无法分辨她们的话到
底是真还是假…

  门关上了。

  「他怎样呀?」一把并不属于小丽或玛丽婆婆的女声从门外传来。

  「他没大碍,相信要休息数天便会痊癒。」

  「那就好了,我先走了,我明天会过来看看。」

  「麻烦你了,嘉敏。」

  虽然我有点迷糊,但听觉还是可以的…从她们的对话中,我似乎真的从森林
裏被人救回来,恐怕我断茎之事也是真的…

  我自言自语︰「不是真的…」

  荒谬!我刚才还在下载阿亮send给我的手机游戏,现在就跟我说我来到
了游戏世界?

  不是真的、一定不是真的,对了,这是梦!我一定是在造梦…对吧…睡睡吧
,一切都会醒过来的。

  我连忙闭起双眼!因为我相信,只要一觉醒来,所有事情都会回复原来的样
子!对吧?

  昏昏沉沉的脑袋,疲惫虚弱的身躯,击败了凌乱的思绪,打垮了理性的原则
,很快,我睡着了。

     ***    ***    ***    ***

  「妈妈!妈妈!」我踢足球时跌倒了,弄损了膝盖,哭着去找母亲︰「好痛
!」

  母亲温柔地抚着我的头盖,用柔和的声线说︰「别怕,很快就没事的了。」

  母亲往手嘴了口气,施展了魔法,然后按住伤口一会儿,很快就不痛了。

  「阿聪,你要好好保护你自己了,妈妈没可能永远地保护你。」母亲露出了
亲切的笑容。

  「妈妈…你要走了吗?」

  慈祥的面孔,在我面前渐化轻烟,消散而去,原先抚在我伤口上的温柔的手
,也烟消云散!

  「妈!」

  我睁开了双眼,定神看一看…还是木製的天花板。

  我抹过额头上的汗水,勉强地用手支撑自己的身体坐起来,一束阳光,洒到
室内,往窗外看去,只见是树木的景色,绿油油一片,如此怡人身心的风景,却
无法令我感到安心自在。

  「吱吱吱…」我听到悦耳的鸟语…也只是徒然。

  门开了。

  「聪哥哥,你醒了?」小丽推门而入,带着让人感到窝心的笑容,后面跟来
了一个我不认得的女子。

  那女子比小丽高出半个头,小小的眼睛却有着锐利的眼神,高高的鼻子却有
着圆而有肉的準头,鼻孔虽然稍大,幸好并不朝天,方阔的面庞却有着浓密的眉
头,眉宇间散发着强悍的英气,稍圆的下巴带着棱角分明的嘴巴,带点嚣张。

  粗壮而结实的手臂和大腿,加上强壮的肩膀和平坦的腰部,扎着清爽的马尾
辫,黑黝的皮肤,穿着无袖清素的短装背心,微隆的胸脯顶起背心,挺拔的乳头
从背心的薄布突出来,粗犷之中带点性感。

  我不停地往那少女全身上下打量,可能她觉得有点不耐烦,便厉声喝道︰「
你看够了没有?」

  这一喝,当场把我吓了一跳,但这一下又把我身体裏的痛感给召唤出来,我
痛得摊在床上,吓得小丽连忙走来扶住我。

  「她是…」我痛苦地张开口问。

  「她是嘉敏,当日就是她把你背回来的。」小丽扶着我说。

  「谢…哎…」我没有太多的气力去向嘉敏道谢。

  「不用谢了。」嘉敏没好气地理会我,自顾自地站到一旁去。

  见到嘉敏的虎背熊腰,我立即明白我是怎样被救回来,看到小丽弱不禁风、
玛丽婆婆年纪又大,她们是难以将我从森林裏救回来。

  小丽被嘉敏拉到一旁去,嘉敏还特意回头,看看我是否看着她们。我用眼角
,稍稍偷看小丽和嘉敏,只见二人密斟。

  「看来他还是不太清醒。」

  「嗯,他需要多点休息。」

  「那么我先走了,父亲还在等我。」

  嘉敏瞄了我一眼,便开门走了,只留下小丽在这裏,这时,小丽走过来。

  「聪哥哥,你饿了吗?」

  我没有答话,只有眨眨眼,小丽又笑了,她便转头走出房间,不一会,她便
捧着一碗不知甚么东西来,放在檯上,走到床边,小心翼翼地把我扶坐起来。

  我稍微有点痛苦地倚在床边,小丽拿了热腾腾的白色稠密液体和匙羹,準备
餵我了。

  「聪哥哥,我们不是富有人家,吃的东西有点简单,只有麦片,希望你不要
见怪。」小丽显得有点内疚地向我致歉。

  「不…不会…」我意想不到小丽会对我道歉︰「我也是普通人而已。」

  小丽用轻柔的力度,把匙羹放到我的嘴边,有点热烫的麦片把我烫到,小丽
见状便马上嘟起嘴巴,轻轻地吹了吹,才把稍凉的麦片送到我嘴中。

  她贴心温柔地照顾我,温柔得很像母亲,这是头一次有女孩子会这样对待我


  看着她的脸颊,明亮的眼眸,娇嫩的朱唇,圆圆的脸孔,稍扁的鼻子,慈祥
得让我感到很熟悉…对了,是母亲,是母亲的感觉!心情突然一落,眼泪不争气
地从眼角滴下来,竟然滴到她的手腕上。

  「聪哥哥!」小丽感到暖暖的眼泪,登时慌张起来︰「是不是我弄痛了你?
是不是我照顾得你不好?」

  我摇了摇头,艰难地说︰「不,你很好,是我想起了一些往事。」

  她听到我的话,表情依然没有放鬆下来︰「不开心的往事吗?你愿意告诉我
吗?我会是一个很好的聆听者。」

  看到她的眼神是多么的诚恳,我也不好意思要她当我的树洞,我只好强颜欢
笑地对她说︰「没甚么,只不过是一时感触而已。」

  小丽见到我笑了,心情自然也放宽了,鬆了一口气,便继续餵我。她恐怕我
会觉得闷,于是开始找些话题来,这时我才知道小丽的身世。

  原来小丽的爸妈过世了,自小和婆婆相依为命,平日她会下田耕作,尚可自
给自足,有时会和婆婆进去森林,採摘野果,製成果酱,然后拿到小市集出售,
又或者摘些草菇回来吃。

  小丽说罢,神情显得有点落寞,我觉得,我们可能是同病相怜。

  我安慰她说︰「其实,我也是一个孤儿。」

  小丽听到我的话后,显得有点惊讶。

  对,我是一个孤儿,我不知道的父亲是谁,从小到大,母亲从来不在我面前
提及父亲任何事情,就连我向她询问,她都会拒绝回答。后来母亲过世,我更加
无法知道我的父亲是谁。

  「那你不就会感到很孤单吗?」小丽衷心地说。

  我不假思索,点点头说︰「一个人的感觉不好。」

  「那么,以后我会陪着你,你就不会感到孤单了。」小丽笑着说。

  听到她如此窝心的话,心头感到温暖,也是自从母亲过世后,我再次感受到
被人关心的那份温暖。

     ***    ***    ***    ***

  如是者,我就躺在床上数日,全身的伤患令我不能随意走动,幸好有小丽的
悉心照料,我的伤逐渐痊癒,痛楚日渐减少。

  小丽真的很好,不论是饮食、抹身、换衣服,甚至是小便,她都是照顾周到
,虽然她每次看到我的阳具而脸红,但她也没有嫌弃,仍然愿意尽心尽力地照顾
我。

  本来她每天都要跟玛丽婆婆学习巫术,但为了要照顾我,都只好暂时放下学
习,我觉得实在很难得。

  这些日子,都是小丽和玛丽婆婆出现在我面前,除了上次来探望我的嘉敏外
,我就没有见过其他人,要我这样躺在床上,既不能移动、又没有手机可玩,实
在是闷得发疯。

  小丽怕我会闷坏,所以每天她都会来我跟我说外边发生的事情,我向来话不
多,许多时候都是小丽负责说,我负责听。有时她说得哈哈大笑,银铃般的笑声
,清脆动听,让我不禁发出会心微笑。

  又过了两日,我发现手脚可以作出较大幅度的活动,但仍然感到痛楚,不过
没所谓了,只要动得了,我都想下床走走看。

  「小丽,我想下床、四处走走,你可以陪我吗?」我对着正在低头缝补衣裳
的小丽说。

  「嗯,我陪你。」小丽抬起头、放下针线,马上过来扶着我。

  终于可以下床了,躺了那么久,实在太…不过由于伤患,使我无法走动自如
,需要小丽的扶持。直至这刻我正眼看小丽,才发现她已是婷婷玉立…

  偏黑的肤色,扎起的黑髮,娇小的身躯,再加上隆隆的胸部,笔直的大腿,
结实的臀部,配上稚气未消的脸蛋,笑起来连眼睛都会笑,两唇厚薄相称,嘴角
尖尖而往上弯,鼻子不挺而稍扁,虽然不算是天香国色,但总算是清秀脱俗。

  身上的衣服虽然比较单薄,而且色调很暗沉,但无法遮掩她美妙的身材…下
体不自觉地硬起来。

  「你很美。」我不禁要讚美小丽一下。

  小丽听到后,脸颊马上红起来,两耳发红,低着头,也不答话,只管用双手
扶住了我。

  她帮我把被子拿开后,粗壮的肉棒勃起来,雄纠纠地猛然向前伸出来,不由
自主地随着血脉跳动,她看到这个情况,脸更红了,别过脸去。

  「我…我去帮你…拿裤子…」小丽完全无视我这个伤患,匆匆忙忙鬆开我的
手,急脚走出房间。

  我低头看一看我的阳具,除了比以前长了点、粗了点、黑了点外,好像没有
甚么分别…和从前一样,有感觉、有勃起、有排尿,甚至我感觉到,好像比以前
更精力充沛…甚至…好像有知觉一样?

  「应该没有坏处…嘻…」男人最梦寐以求的事情,不就是30cm吗?现在
就算没有30cm,至少也有25cm吧!想到这,我觉得幸福来得有点突然…
却又无奈地叹了口气。

  门开了,小丽拿着衣服,害羞地低着头进来,她完全不敢直视我,遑论肉棒
,只有拿着裤子,别着脸地替我穿上,可是,勃起的肉棒,把裤子撑起来,形成
了一个小帐篷。

  小丽没有说甚么,我也默默地让她替我穿好裤子和衣服,便离开了躺了好几
天的床。

  在小丽的扶持下,我们缓步走出了屋子。走到街道上,我才发现,原来这是
一条中古欧式村庄,四处都是草屋、木屋和农田,炊烟缓缓从烟囱升起,洋溢着
一片祥和平静的气息。虽然不是熙来攘往,但走过的人也不少。

  小丽领着我慢慢地走,我一拐一跛地缓缓走着,这时,嘉敏从远方走来。

  只见嘉敏披着兽皮、穿着短裤、背着弓箭,腰上繫着一把小刀,微隆的胸脯
随着豪迈的步法上下跳动,手中拿着两只兔子,一支箭穿过了两只兔子。

  「小丽!」嘉敏见到我们,便兴高采烈地走来︰「今日我的运气不错,一箭
射中两只兔子!」

  嘉敏说罢,便神气地向我们高举了她手中的两只兔子。

  「一会儿分你们一只!」喜形于色的嘉敏,十分豪气地说。

  「谢谢你,嘉敏。」小丽高兴地说。

  「别客气,你们不时照顾我的饮食,我还没有甚么东西可以致谢。」嘉敏哈
哈大笑起来。

  微笑的小丽四周张望︰「对了,叔叔呢?」

  「爸爸?他去了森林,说要捉甚么鲤龙。」嘉敏说罢,叹一口气,眉头紧锁
,一脸担忧。

  「不用担心,叔叔会自己照顾自己。」善解人意的小丽,贴心地安慰嘉敏。

  这时,嘉敏看到我,便问︰「你怎么样呀?」

  「我?我还好…多谢关心。」

  「你没事就好了。」嘉敏看一看天色,便说︰「我要先回家,待会儿我把兔
子拔了毛、去了内脏,洗净便拿过来让婆婆弄。」

  「好的,待会儿见。」嘉敏说罢便和我们分道扬镳。

  我和小丽继续走着,一路上看着各式各样的风景,来到了河边的山坡,潺潺
流水,与岸边的石头撞起,溅出层层水花,响起叠叠浪声,我们坐在山坡,看着
远方的太阳,正徐徐落下。

  夕阳西下,澄黄金光,把整个天染得橙红,很美丽。

  「小丽,我累了…」身上的伤痛,让我体力不够而显得有点疲惫,只得倚在
小丽身边,她含情默默,也没有答话,任由我伏在她的肩上。

  阳光洒在小丽的脸上,腮骨之处,阳光乍现,轮廓分明,就是一个美人胚子


  「你很美。」我由心地讚叹。

  我只听到小丽娇呻一声,便说︰「聪哥哥,你是这么口甜舌滑吗?」

  「不,我真心觉得,你真的美,很温柔,很好。」我端坐起来,认真地说。

  「嗯…好吧,时候都不早了,我们回去吧。」小丽不好意思地笑着,然后扶
了我起来。

     ***    ***    ***    ***

  晚上。

  屋裏飘来了一阵香喷喷的气味,正是玛丽婆婆在準备晚餐。

  我在小丽的搀扶下坐到餐桌前,总算可以不用别人餵了…我对着小丽会心微
笑,小丽也报以一个灿烂的笑容。

  嘉敏端出烧好的兔肉、兔骨熬成的汤,还有婆婆摘来的草菇和蔬菜,檯上的
菜餚,虽然不是很丰富,但香味四溢,卖相吸引,我不禁要大讚几句。

  听得我的讚赏,玛丽婆婆笑着对小丽说︰「你要跟我学习厨艺,将来你便可
以煮得一手好菜给丈夫。」

  玛丽婆婆说罢便看了我和小丽一眼,小丽和我都不约而同地傻笑起来。

  小丽把兔肉串起来,拿到我的嘴边,这段时间我都没有嚐过肉的味道,在这
个资源比较匮乏的村庄,有几口肉就该庆幸了吧?

  咬了一口,真的很美味…

  在一片笑声中,我们吃得很愉快,嘉敏笑得很豪迈,小丽笑得很清脆。

  这时我才知道,嘉敏和父亲都是猎人,以打猎为生,平时有甚么好的猎物,
就会带来和小丽分享,玛丽婆婆也经常邀请嘉敏来吃饭,所以小丽和嘉敏的感情
不错。

  晚饭后,玛丽婆婆早已经睡觉去了,是小丽和嘉敏收拾餐桌,不知道她们在
讲甚么,反正就是women's talk,她们小声说、大声笑,我很尴尬
地独个儿坐着,直至嘉敏走后,小丽才过来,準备扶我到床上去。

  看着小丽走来,一大片水渍印在布衣的胸前上,发育良好的乳房展现完美的
曲线,娇嫩的乳头,肆无忌惮地透现眼前,刺激着我的视觉,我目不转睛地盯住
了她的双乳,这时,她才发现我的眼睛,死死地盯住了她的胸脯,她马上用双手
,笨拙地掩着一双巨乳,红着脸、别过去。

  「不要看了!」别着脸的小丽娇呻起来,然后她一边走过来、一边单手掩胸
,另一只手想扶起我。

  她发出的娇呻,充满少女的气息。

  小丽弱弱的身躯,实在难以靠单手来扶起我…我才站起来,却身影一斜,稍
稍压向小丽身上,手臂不经意碰到了她的巨乳,酥胸传来了酥软的感觉,顿时令
我心血来潮!肉棒暴烈地勃起来!瞬间将裤裆撑个胀卜卜。

  「呀!」小丽站稳之后,看到我裤裆撑了起来,脸变得更加涨红,不禁轻叫
一下。

  「对不起…」我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连忙道歉。

  小丽低着头、没有答话,不敢望我,只管默默地把我扶到床上去。

  虽然身体已经痊癒得七八成,但活动仍然有点不灵活,所以步履难免显得蹒
跚。

  终于来到了床边,小丽完全不敢与我对望,只管扶着我,坐在床上,而她,
也正要离开。

  「小丽…」我突然拉着小丽的手,认真地凝视她,说︰「你不嫌厌恶地照顾
我…我…」

  「聪哥哥…」

  「我很感激你。」

  她默不作声,便甩开了我的手,脸红地走了开去,我呆坐在床上。

  坐了一会,我才回神,发现小丽已经出去了…

  我只好躺下来,一个人,呆呆地看着天花,胡思乱想…

  眼皮逐渐有点重,精神也有点散涣,睡意袭来…

     ***    ***    ***    ***

  不知道过了多久…

  「呀!」有股气劲,突然在身体裏不停地翻滚着,身体十分难受,下体更是
剧痛难当。

  我捂着胸口和下体,大口大口地呼吸,希望藉着调息呼吸以解身体内的痛,
可惜,并没有效果,痛苦依然往四肢百穴快速扩散,把我痛个死去活来,只能在
床上,无助地翻滚着,弄出了声响,可是,偏偏无人来…

  「呀…小丽…呀…」我从床上下来,却手脚不灵活而差点跌倒。

  我靠着墙身,一步步走出房间。

  「小丽…小丽…」我发现这段日子,习惯了依赖小丽,所以我到了求救时刻
,都是唤着她。

  可是,她没有回应。

  汗出如珠的我,只好咬着牙关,辛苦地挨着墙边,走出屋子,往后园走去…

  「沙…沙…」

  是水声,从后园传来。我循着水声,一拐一拐地走过去…来到了木製的屏风
后面,看到了挂住屏风上的衣服。

  「是小丽的白衣…裤子…还有…内裤…」

  泛黄的布製内裤,边沿十分粗糙,中间位置还有些湿润的痕迹…我忍不住地
把头靠过去,嗅了几下…嗄…是女人的味道!嗄…

  我心跳得很快,呼吸变得紊乱,下半身坚硬如铁,暴胀欲裂,欲望和情绪变
得高涨起来。

  缓缓从屏风后探头而出,一幕美景,呈现在我面前。

  「这就是女体了吗?」我有点不能相信我的眼睛,活生生的女体映入我眼帘


  平时除了AV和H—game,我都没有机会看过女体…对了,小时候和母
亲一起洗澡时,看到稍微丰腴的胴体…现在,我看到的,虽不比AV女优的波涛
汹涌,缺乏视觉上的冲击,却是真实无比。

  在水盆旁边,亮起了一盏火光,风吹摇曳,忽亮忽暗,皎洁月色,洒照大地


  小丽盘起了稍长的头髮,月光映影水波,反影在她的脸上,突显她的美丽,
摇曳的火光,将她发育良好的美妙胴体印在我脑海!

  小丽用水瓢子舀了水,往自己身上淋…

  微黑的皮肤在水波的折射下,显得十分润滑,水珠流过圆浑而硕大、饱满而
突出的乳房,乳房在空中摇晃,与摇曳的火光相映成趣,水珠顺流而过,但有水
珠凝在粉红的乳头上,欲下不下,恋栈乳香而不愿离开。

  潺潺流水,有如小溪,流过如水蛇般的腰枝,美丽的腰线在告诉我,摸上去
一定是十分贴手,水流流过腰窝中,汇集到下方的三角小森林。

  小森林长在耻骨山丘上,水流一到,轻易把浅薄的小森林淹没了…

  随着水流直洒而下,水珠落在微翘的小屁股,溅起了大量的水花。屁股就是
舞台,让水珠翩翩起舞,美妙的跳动,尽展曼妙。

  水珠最后哗啦啦地落在地上,发出了清澈的响声,恍如一阵琴音,在歌颂小
丽的美。如此的真实、如此的美丽!

  我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在造梦…不,如果这是梦,我早该醒了…

  我和她只有几步之遥,能如此欣赏美景,总算上天待我不薄。

  「好美。」头一次这么近来欣赏美丽的女体,让我不禁要讚叹起来。

  「呀?」小丽闻声便叫了起来。

  四下无人,又在偏远的村庄,小丽的叫声在黑夜中显得有点惊慌,面对突如
其来,她有点不知所措,只懂害羞地用纤幼的手,掩盖根本就盖不住的巨乳,还
有娇嫩的下体。

  「是我…」我步履蹒跚地走出来,头重脚轻,登时倒在地上。

  「聪哥哥!」小丽见我昏倒在地,也顾不得是否祼体,马上走过来扶我︰「
你没事吧?」

  这时,屋内传出了玛丽婆婆的声音。

  「小丽,没事吧?」

  「我…」小丽看着在怀裏的我一眼后,便说︰「我没事…刚才…有老鼠经过
…」

  「那你洗完澡便早点睡了。」

  「知道了…」

  我顾不得湿润,只眷恋美妙的感觉,毫无顾忌,逕自枕在温暖的玉腿上,悬
在乳房上的水珠,缓缓地滴到我的脸颊上,让我张开双眼。

  看到弧形曲线,肥美的乳肉蒙住了我的双眼,我没有犹豫,伸出了手,握住
了那团令我嚮往和挂念的肥肉。

  「嗯…不要…」

  听到娇呻一下,我猛然醒来,我才发现我揉着的,是小丽的乳房…是我梦寐
以求的温床。

  我没有理会她是否反对,双手开始揉搓,一对乳房在我手上,搓圆按扁,就
像回到襁褓内,肆无忌惮地玩弄玩具一般…十分柔软、极具弹性,温热的感觉,
让我爱不释手,完全不捨得让双手离开这份舒服的美妙。

  「聪哥哥…嗄…不要…」小丽口中虽说不好,但她并没有阻止的举动。

  她的身体也开始微微地抽了几下,就像触电一般,或许她是头一遭被男生触
碰到自己身体最私密的地方而感到害羞;也有可能是因为她的身体十分敏感,才
轻轻触碰,已经出现反应。

  搓弄了一会,奶头开始硬了…我没有用力,只有温柔的抚摸。

  手指缝隙之间,是夹着挤出来的乳肉,乳肉上的水和汗混在一起,已经分不
出来,我鬆开了手,不禁要嚐手上的美味而伸出了舌头,舔着乳肉在指间留下了
的香甜…

  小丽因为姿势而稍动了身子,我想向她渴求更多,以解我无穷无尽的慾望,
于是乘势转身,坐了起来,张开了口,扑到她怀裏!

  「香…好香…」我贪婪地吸啜着娇嫩的奶头…像是初生婴儿,在母亲的怀裏
,用尽了吃奶的力,啜着赖以生存的乳汁…当然,小丽并没有乳汁,但她的巨乳
,让我充份感受到母爱的伟大。

  她忍耐着我的牙齿,在她乳头上轻咬,也忍耐着我的吸啜,即使我吸得她的
乳房有点红肿。

  浑身的剧痛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强大的慾望!是潜藏在我体内、
无穷无尽的慾望!我想拥有更多!

  我突然停了下来,我们四目交投,小丽含情默默,我只是感觉到,这一刻,
我要爆发出来!

  炽热的双唇,紧紧地贴在一起,唇与唇之间没有半点空隙,小丽全身都抖震
了。

  「唔唔…」小丽并没有反抗,柔情地配合着我,我们开始接吻起来,含羞的
她,双手紧紧地抱住我,而我的双手,缓缓地在她的背上摸索。

  她没有闭上牙齿,任由我的舌头在她的口腔内肆意探索,我们都发出了低沉
的闷哼。

  黑夜中,树上的蝉叫声,隔壁屋子的猫叫声,还有树木的摆动声,似乎都在
给我们吶喊助威。

  小丽轻轻地发出呻吟声,是在享受,还是在抗拒?任由湿淋淋的身子,把我
身上的衣服给弄湿,我都紧紧地抱住她,因为我怕,发生到这一刻的所有事情,
都是一场空,我怕,我真的很怕…

  「阿莹…」我的脑海中顿时出现了女子…口中不禁唸了出来。

  小丽推开了我,我登时呆了,我定眼清楚,才发现,在我面前的,不是阿莹
,而是小丽。

  「聪哥哥…」清澈的眼神,本来是完美无瑕,但是顷刻泪水盈盈,淹住了眼
眶。

  因为我错将小丽,当成阿莹,让小丽哭了。

  阿莹是谁?才认识了不够半个月的女人,而且是老闆的女人,我为何会把她
放在心上?在我面前的小妮子,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不是假的,我怎可能在想
其他女人?

  「对不起…我…」

  「不用说对不…哈啾…」

  冷了,我竟然忘记小丽全身赤祼,身上的水珠让她很容易着凉,我连忙扶她
起来,随手拿起了身旁的一块布,披住了她,替她擦乾身子,也把她盈在眼眶中
的泪给擦掉。

  「别哭了,小丽,是我不好,对不起。」我扶住了她的双肩,诚恳地道歉。

  「聪哥哥,你不痛了吗?」小丽并没有留意我的道歉,只留意到我的身体,
似乎痊癒了。

  我稍稍活动了手脚,的确活动自如,没有阻碍!

  「谢谢你,小丽,得到你的照顾,我没事了。」说罢,我便抱住了小丽。

  「呀…」小丽顿时轻吟了一下,这时我才感觉,下半身似乎撩到些东西。

  我和小丽都不约而同地往下看,原来是我的肉棒,雄纠纠地硬着,隔着裤子
,给撩到小丽的两腿之间,难怪她会叫了出来。

  我们又要沉默了…

  「聪…」她正欲开口时,我却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因为双唇,再一次给她的
嘴巴给堵上了。

  我们再次热吻起来,比刚才更激烈、更肉紧,我们抱得更紧。

  但这次,我不会再将她当成阿莹了。

     ***    ***    ***    ***

  本回取得︰

  被动技能1项︰

  •   『能力窃取』︰透过做爱并且中出,窃取目标人物的部份技能,对死人

不起作用,上限1级

  备注︰

  设定6项︰

  •   『个人』︰个人数值,包括『等级』。


  •   『血量』︰体力值,归0时角色死亡。可透过「道具恢复」、
「技能」来回复。上限随级数提升而增加。

  •   『气力』︰魔法值,归0时角色无法使用主动技能。可透过「道
具恢复」、「技能」来回复。上限随级数提升而增加。

  •   『力量』︰攻击力,当力量越大,攻击力便越大。

  •   『速度』︰速度数值越大,代表角色行动越快。

  •   『体质』︰防御力,当体力越大,面对敌人攻击越能无恙。

  •   『技能』︰角色能够使用的技术及能力,技能下限为1级,上限由3级至
5级不等,部份技能则只会固定为等级1。技能会随着等级提升而提升。
  •   『主动技能』︰可由角色自由发动的技能,分为「攻击」及「辅

助」。部份「攻击」技能可透过学习习得。不论是「攻击」还是「辅助」,

主动技能会消耗气力。


  •   『被动技能』︰角色无须自行发动的技能,可以透过各种不同的

「禁言系魔法」禁止生效。被动技能并不消耗气力。

  •   『道具』︰能够在游戏中使用的装备及物品,每一种道具的携带上限是99,

但道具种类数量有限制,初始为10,尔后随级数提升而增加。


  •   『装备』︰为分『武器』、『防具』。


  •   『药剂』︰可提供数值恢复的道具或将异常状态消除的药剂,包括
「回血剂」、「回气剂」、「解毒剂」、「活性剂」等。


  •   『工具』︰生活类工具都归于此。

  •   『同伴』︰与角色有关连的同伙。


  •   『简介』︰同伴的级数、个人能力值等。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