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从淫妻到妻淫】(2)

**小说 2022-09-25 17:27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从淫妻到妻淫】(2)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从淫妻到妻淫】(2)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秋寒入骨
2022/05/27发表于:SexInSex
是否首发:是
字数:8,055字

  发了文看的不少,回复的不多,不开心!但是写好的文不发又蛮可惜的,所
以就发了这第二篇。不过,如果这篇文章回复量不让我满意的话,我就不会再写
了,剩下的剧情就靠大家自己脑补吧。


  自从和祁山偷情之后,无论我做什么,我总觉得亏欠我老公。我尽量做更多
的家务,把饭菜做得更可口,对磊的要求有求必应,但无论怎样都无法消弭我的
罪恶感。我努力想把那件事情忘掉,但是总是适得其反,导致后来但凡有邻居路
过门口,我就会幻想着他们进来压在我身上和我做爱,然我的罪恶感更加深重。
与此同时,祁山就好像消失了一样,我原本以为他会天天来纠缠威胁我,但是恰
恰相反,自从那天以后我已经好几周没见过他了。

  期间磊还约过祁山夫妇来共进晚餐,但都被祁山各种理由拒绝了。随着时间
的推移,我对祁山的恨意渐渐消弭,反而有些期待他再来找我,我苦思良久,竟
然琢磨不透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大约事情过了一个月以后的一天中午,我尽量
心平气和的在插画,门铃响了起来,我以为是我网购的零食到了,赶紧去开门。
然而开门一看,居然是我寻思良久的祁山。他趁我愣着的瞬间闪身进了屋。

  「祁山哥!」我意识到自己的语气过于热情,赶紧调整了语调,语气冰冷的
问道,「请问你有什么事?」

  「来看看你。」祁山笑嘻嘻的说。

  「好,你看到我了,没事了吧,你可以走了。」

  「不要这么拒人千里之外嘛,我们那么熟,好歹招待我一下呀。」

  「行,坐吧,我去给你煮杯咖啡。」

  趁我转身,祁山突然从背后抱住了我。

  「祁山……快放开我……我不能再做对不起老公的事情了……」我压低嗓子
说,我不敢喊,生怕周围邻居听到,只能拼命的挣扎。

  「你的奶子比咖啡好吃多了,就用你的奶子来找带我吧,骚晴晴,其实你想
我了对吧?」祁山一副无赖的面孔,淫笑着对我说。

  「你无耻!你再这样我喊人了!」我故作强硬,可其实连我自己都听得出来
我的声音有多软弱无力。也许是我的性格使然,也许是我内心的纠结,总之我现
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敢喊,又挣脱不了强壮的祁山,那种无力感非常的
绝望。

  祁山一手环着我的小腹不让我逃跑,一手顺着衣领伸进了我的内衣里揉捏我
的乳房,「小骚货,这么鼓的奶子,比我家安雅都挺,天生的男人玩物不是?」

  在他的触碰之下,我的身体又有了快感,但是那份偷情的罪恶感让我不断地
挣扎。祁山不耐烦了,他粗鲁的拽断了胸罩的肩带,把它扯了出来当作绳子把我
的双手捆在后背。然而奇怪的是,被束缚双手之后,我不但没有感到慌张,反而
有一番释然,似乎已经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来了。

  祁山按着我的头把我压在餐桌上,粗鲁的掀起了我的裙子露出雪白的屁股来,
抡起巴掌就是啪啪的两巴掌,一阵钻心的疼,但是却让我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
一股水从我的股间冒了出来,顺着大腿根往下淌,我恨不得他再接着打我几巴掌。

  「小婊子!你是皮痒了是不是?还是很想体验一下被强奸的感觉?好好好,
喜欢来硬的是不?我今天就强暴了你!」

  祁山的动作粗鲁了起来,他扯下我的内裤,把手指狠狠的捅进了我的下体。
我想起身,但被他狠狠的按住,只能把头埋在餐桌上,高高的翘起屁股让他捅,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祁山的鸡巴突然代替了手指怼了进来。我猝不及防,瞬间
的充实感让我发出了一声高昂的呻吟。

  「骚逼,你喜欢被轮是不是?要不要我找几个哥们来轮奸你?」祁山恶狠狠
的说,但是我非但没有害怕,反而有一种新鲜刺激的感觉。

  他一手抓着绑我的胸罩,一手揪着我的长发,狠命的冲撞侵犯我的下体。他
比我高很多,为了减缓阴道壁摩擦的痛楚,我只能踮着脚尖配合他的动作。可能
正是这种假想的强奸剧情,我并没有那么大的罪恶感,反而有一种从未体会过的
屈辱和羞耻的感觉,那种异样的快感令我疯狂。

  「骚晴晴,你说,我要不要多找几个人一起上你?」

  见我不说话,祁山突然拔出了鸡巴,同时松开了双手。我瞬间失重衰落在桌
子上然后翻到在地上,并不疼,但是很屈辱。我挣扎着想爬起来,但是失败了,
最终还是祁山出手揪住我的头发我才狼狈的跪了起来。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用
鸡巴抽打着我的脸颊。

  「骚逼,要不要找人一起玩你?」祁山恶狠狠的说。

  我怯怯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啪」,他用鸡巴狠狠的抽了我一个嘴巴,「说!」

  「要……」我懦懦的说。

  「要不要做我的性奴?」

  「啪」,又用鸡巴抽了我一下。

  「好……」我屈辱的说。

  「祁山哥……我下面好痒……求求你别停下……」我小声的求道,说出去的
话让我自己万分震惊,我真的没想到我能说出这样的话。

  「再说一遍,我听不清」,祁山淫笑着弯腰看我。

  「祁山哥……求求你继续操我……」

  「再大声一点!」

  「继续操我吧,求求你了!」我忍不住大声「好好好,那我就操死你这个臭
婊子!」祁山把我翻过来脸着地按在地毯上,屁股高高的崛起。他半蹲着,把鸡
巴斜向下差劲了我的阴道,这样的动作插得很深。我被操的神魂颠倒,完全不知
道自己在用多大的声音呻吟,也忘了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高潮了几
次,祁山拔出鸡巴,把精液射在我的后背上。他把我拉了起来,鸡巴对着我的脸。

  都不用他说,我顺从的贴了上去吮吸他巨大的阳物,再把混着精液的口水吞
下肚。

  祁山把我抱起来放到沙发上,把我搂在怀里,还体贴的拿了一张毯子披在我
的身上,完全换了一副嘴脸,变成了平时那个温柔体贴的祁山。

  「晴晴,我刚才是在跟你玩呢,没吓到你吧?」

  我木讷的摇了摇头。

  他又抱紧了一些,让我感觉非常的温暖舒适。

  「对不起啊,希望没有吓到你,你玩的舒服吗?」他彬彬有礼的说。

  我嗯了一声,把头靠在他结实的胸肌上,脑子里一团乱麻,分不清是在做梦
还是现实,又茫然与未来如何面对这种关系。

  思索良久,终是死循环。

  祁山拍了拍我的屁股,「我饿了,能不能煮碗面给我吃?」

  我点点头,爬起来给他煮了一碗辛拉面。祁山大大咧咧的坐在餐桌前等着,
也不穿裤子,有些疲软的阳具即便是软在那里也是很伟岸的长度。我撇了一眼,
下体又是一阵悸动,放下面条碗要走,却被祁山拉住做到了他的腿上,更确切地
说是坐在他的阳具上。我屁股上传来的肌肤相近的感觉让我恍然察觉自己一只没
穿裤子,尽然是光着屁股煮的拉面。我羞涩难当,走不了,只能害羞的把头埋在
祁山的肩膀上。

  祁山问我吃不吃,我摇头,他抱着我自己吃起来。随着食物下咽,我感觉他
的阳具一跳一跳的渐渐发热,要命的是我的小妹妹正好坐在他的龟头上,随着龟
头渐渐胀大,要命的火热灼烧着我的下体,刚刚才冷静下来的身体又开始悸动。

  祁山吃完了面条,手开始不老实的在我身上上下游走,原本就已经开始悸动
的身体在他的触碰下开始发烫,我更加难为情起来。

  「晴晴,你真骚!」他嗅着我的头发说。

  「我……我去收拾一下碗筷……」我细弱蚊吟的哼了一句,刚站起身来,发
现一直被我坐在臀下的鸡巴也跟着弹了起来。看着那深红色的龟头和那惊人的长
度,我一下子有些晕头转向,呆呆的盯着它看,眼神迷离起来。祁山嘿嘿笑了起
来,拉起我的一只手握住鸡巴,上下的撸着,我顺从的跟随他的动作,感受着手
中阳物的雄伟。

  「再来一发呀,骚晴晴?」他淫笑着说。

  我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然后就如行尸走肉一般被他牵引着跨过他的双腿坐
在了他的鸡巴上。

  「啊!」当巨大的阳物戳进我的身体时,我呻吟了一下,下意识的抱紧了他
的脖子。祁山把脸埋在我的奶中,亲吻啃咬我的乳肉,双手掐着我的腰上下带动
我起伏。空气里充斥着我的呻吟和祁山的喘息,我感觉五感渐渐丧失在这淫靡的
气氛当中。

  「啪」

  突然一声脆响把我俩都吓了一跳,循声望去,我吓得肝胆俱裂,手忙脚乱的
与祁山分开。

  「老……老……老公……你怎么突然回来了?」我强颜欢笑,笑得肯定比哭
还难看。

  我想去拿衣服遮住我的胴体,却发现被磊踩在脚下,他的脸色阴沉的可怕,
我禁不住抖了一下,顺手撤了旁边的围裙挡在胸前。

  「二位真是投入啊,要不是我摔个杯子,是不是过会儿孩子都怀上了?」磊
冷笑着在我和祁山的脸上扫来扫去。

  祁山倒是很快就恢复了镇静,「磊,不好意思啊。我祁山敢作敢当,你说吧,
我们怎么解决,你怎么办都可以。」

  磊坐在椅子上没说话,几分钟后才叹了口气,声音疲惫的说,「穿上衣服给
我滚!你的账之后再跟你算。」

  祁山听罢,穿上衣服赶紧溜了。

  磊看着我,我低头只是哭。他突然冲上来,一把抓住我的头发,把我的脸扬
起来,狠狠的说,「你就是欠操是吧?逼痒的耐不住了?」

  他一把把我挡在胸口的围裙撤掉,盯着我奶上的吻痕狞笑道,「现在知道穿
衣服啦?骚逼!刚才奶子乱甩的时候怎么不穿?」

  他狠狠的抽了我的奶子一巴掌,生疼。然后他拿手狠狠的揉搓我的阴唇,揪
着我的阴毛,最后三根手指头伸进了我的阴道内搅动。

  在疼痛和莫名其妙的性奋当中,我哭的更凶了。

  「哭声吗!祁山把你操哭了?被他操的爽吗?说,你们操了几次了!」

  我呜呜的哭着不回答,下体被磊弄得又疼又痒,雪白的身体不停的扭动着。
磊看到我这样,一下子来了性欲。他把手从阴道里抽出来,从裤子里掏出硬邦邦
的鸡巴,噗嗤一下子插入了我淫水泛滥的下体。我感受到那个热乎乎熟悉的鸡巴
在我的阴道里以我熟悉的频率搅动着。本来再熟悉不过的场面,却因为前后一个
小时内被两个男人操过,一下子变成了全新的体验,我开始舒服的呻吟起来。

  「你这个骚娘们儿,就知道被操的舒服,不关谁的鸡巴都可以是吧!」磊粗
暴的抽插着,嘴里也粗鲁的骂道。

  我实在受不了这暴风一般的猛烈抽插,很快就连着高潮起来,一浪高过一浪,
身体不停的抽搐,像一条母狗异样趴在地上。

  「好老公,操死晴晴吧,我快不行了!」性欲冲昏了头,我顾不得矜持,像
个妓女一样的不停的往磊的跨上挺。一阵疯狂的抽插之后,磊把一股股浓厚的精
液伸进了我阴道深处。

  事后,我老老实实的交代了事情的原委。在一番发泄之后,磊似乎没有那么
的生气了,「祁山搞我老婆,我没那么好商量,一报还一报,我也要操他老婆!」
若是放在之前,他敢这么认真的说要操安雅,我肯定要生气和他大吵一架。可现
在我犯错在先,完全失去了话语权,他做什么我都觉得没脸指责他,只能像一个
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在一旁低着头。

  第二天,磊把祁山叫到家里来谈。祁山开门见山:「磊,这件事是我不对,
哥哥对不住你,我也不多做解释了。这样吧,你提条件,我不还价!」

  磊想了想,说:「大家都是朋友,这么熟了,我要是真是闹开了大家谁都不
好看。中国人在国外混都不容易,我就不走法律程序了。」

  「谢谢兄弟!我保证这件事情绝对不外扬,也绝对不在动你老婆!」祁山抬
手保证。

  「我老婆已经被你操了这么多次了,这是不能就这么结了。」磊口气冰冷的
说。

  「兄弟直说,你想要什么?」

  「把你老婆让我操几次,这件事咱么就扯平了,既往不咎!」磊说。

  祁山似乎早有预料,很痛快地说,「行,我回去就跟安雅商量一下。」

  祁山的反应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他们平时看起来那么的恩爱。安雅和我们平
时也有不少往来,在我看来,她是一个几乎完美的女人,温柔体贴,善解人意,
秀外慧中,美丽大方,几乎所有用来形容女性的美好词汇都可以用在她的身上。
我知道磊对安雅一直有想法,但是因为被捉奸在床,我实在没有那个立场来反对
这件事情。

  磊和祁山就当着我的面讨论起如何操安雅的细节,完全把我当空气,我的生
活因为祁山的介入已经一团糟了,现在事情似乎又在朝着更加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这难道就是磊想要的结果。他之前一直没有机会,现在以我为代价,成功的获得
了机会。我可能再也不能安安静静的做自己了,不免对未来充满了迷茫和悲哀。

  又过了几天到了周末,祁山给磊打电话,让我们去他家吃个午饭。磊在电话
里问他事情办得怎么样,祁山让我们过来再聊。我们两家离得很近,等我们走过
去的事后,祁山已经在门外等候了。进了屋,祁山犹如往常一样,跟我们说笑,
还给我们看他前些日子钓到的大鱼照片,唯独没提到安雅。

  磊有些不耐烦了,「安雅她人呢?」

  祁山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小声说道:「她同意了,只是面子上抹不开。」

  我一听心里咯噔一下,哀怨的瞪了祁山一眼。

  「那很好啊,把她叫出来吧。」磊说。

  祁山点点头,「稍等啊。」起身进了里屋。

  过了一会儿,房门打开了,祁山牵着安雅的手走了出来,安雅有些不自然的
笑了笑,「你们来啦,好久不见!」她有意无意的瞥了我一眼,说不出的古怪,
同情?嫉妒?总之看的我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安雅今天穿了一身休闲的家居服,料子轻薄,衣服下的红色胸罩和内裤若隐
若现,一副性感良家少妇的打扮。磊一看到安雅,就像恶狼看到肉一样,上下打
量她。

  祁山打起圆场,「都好都好,来中国城新上的茶叶,大家来尝尝!」

  我们四人围坐在一起闲聊了许久,磊有些不耐烦,趁着安雅去烧水,他急忙
问祁山怎么回事。

  祁山示意他冷静,「一切都安排好了,你听我的好吧。」

  祁山清了清嗓子,大声说,「老婆,把昨天买的那块羊腿肉拿出来,我来给
大家做烧烤。」

  这个提议获得了大家的一致同意,两个男人烧火,两个女人准备肉串。没一
会儿,火着了起来,祁山打开音乐,肉香四溢。祁山的手艺很好,一顿烤肉吃的
很满足,在温暖舒适的午后,酒足饭饱的我们像以往聚餐一样玩起扑克,无非就
是斗地主,拱猪之类的。但是今天肯定不一样,磊是来讨债的,这场牌局肯定有
所不同,事情会往什么方向发展,安雅会和我们翻脸吗?会和我们绝交吗?我不
知道他们要干什么,即便是知道,现在我也无力阻拦。

  果然,祁山提议今天玩点不一样的,玩脱衣扑克,夫妻二人一队,输了的那
队脱一件衣服,直到脱光为止,但是他没有说明脱光之后会怎样。对这个提议,
磊非常的赞同,我没说话,但是安雅反对,说你们男人怎么这么欺负人,明显是
要占我们两个女人的便宜。

  祁山在旁边劝她:「哎呀没关系了,大家都这么熟,玩点不一样的而已,又
不会真把你们怎么样。」

  安雅反对:「那可不行!要不这样,我和晴晴一队,你们俩男的一队。你们
输了脱两件,我们输了脱一件。」

  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眼痛快的答应了,「行!今天就让女士们沾点便宜吧!」

  牌局开始了,我和安雅对战两位老公。两个男的今天手顺的异常,不到半个
小时,我们就连输好几局。我还好,毕竟是来做客,穿的比较多。安雅只有家居
服,没一会儿就输的下半身脱光,只留了胸罩在身上。她先脱下面是因为感觉裸
着上身打牌好难堪。我还至少有胸罩内裤和裤袜。又玩了十五分钟,我们又输了,
这下安雅的胸罩也保不住了。

  安雅不想脱,嗔道:「你个死鬼,就这么想让别的男人看你老婆!」

  祁山呵呵的笑着,「老婆,愿赌服输,玩玩嘛,又不能掉块肉。」

  「不玩了不玩了,你们合伙欺负我们!」安雅一起身,赤裸的下体暴露了出
来,我们能清晰的看见鲜红的阴户在黑色的耻毛下若隐若现。磊的眼睛都看直了,
紧紧盯着安雅的下体。

  「老婆别走,来来来,到我这里来。」见安雅真的要走,祁山赶紧抢了上去,
把安雅抱在怀里,一只手同时去摸安雅赤裸的下体。

  「死祁山!晴晴还在这里呢!你害不害臊!」安雅挣扎着,但被祁山牢牢地
控制在怀里。祁山向磊使了一个眼色,磊立马保住了我,开始在我身上不安分的
到处游走。我感觉的事情终于要发生了,如果我们两对夫妻在同一个房间里做爱,
最后肯定是磊操上安雅,而我也会被祁山欺负。这不就是换妻吗?我脑子里立马
像走马灯一样快速的闪过之前看过的一部又一部换妻电影里描述的场景,下身不
由得又湿又痒。

  安雅被祁山抱到了沙发上。安雅背对我们坐在祁山腿上,把脸深深的埋在祁
山肩膀上,雪白丰韵的屁股对着我们。以一个女人的直觉,我很肯定安雅事先就
知道也已经接受了这个即将发生的现实,但是碍于情面,她并不想在我们面前表
现得太淫荡。

  祁山还在抠着安雅的下体,我悄悄看了一眼磊,他虽然抱着我,鸡巴也极度
的膨胀,但是却总是心不在焉的看着那边的安雅,我的心里没来由的泛起一阵酸
意。

  过了几分钟,安雅在祁山的抠弄下舒服已经开始舒服的哼哼上了。这时祁山
对磊挤了一下眼,磊会意了,把我放开,把裤子脱了仿佛已经涨的发黑的鸡巴,
悄悄的走了上去。祁山配合的抬高了安雅的屁股,还特意把她的臀瓣掰开,然后
冲磊使了一个眼色。磊从后面一把结果安雅的屁股,对准安雅已经泛滥的桃花源,
「噗嗤」一声就插了进去。

  安雅啊了一声想要回头,却被磊从后面紧紧的钳住柳腰,身子紧紧的贴在她
的后背上,就以这种姿势从后面抽插起来。

  我不知道安雅现在在想什么,但是看得出来她并没有反抗,祁山更是一脸的
淡然,看得出来今天的事情至少不会闹得非常的不愉快,心里反而轻松了许多,
刚才的焦虑一下子抚平了不少。我不懂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看着自己的丈夫在
和别的女人做爱,居然没有一点心痛的感觉。也许是默认对老公的补偿?但愿这
件事情就这样消弭散尽。

  我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心里感觉古怪之极。

  磊抽插了一会儿,祁山看没啥事,就对磊点了点头。磊会意的把安雅抱离了
祁山,把安雅翻了过来,一边对着安雅的嘴亲了上去,一边去解她的胸罩。我曾
经和安雅一起去蒸过桑拿,她的身材我是清楚的,不同于我E罩杯柔软微垂的奶,
她D罩杯的胸部结实而且翘挺,两颗乳头像粉色的珍珠异样高傲的指向天空。我
知道磊对安雅的奶子早就有想法了。他最喜欢高高在上的御姐形象,与形象高傲
的安雅相比,我就像一头温顺的小绵羊。

  所以,安雅就是磊一直想征服的女人。

  磊迫不及待的把安雅的奶子含在了嘴里,一只手使劲的揉捏。安雅闭着眼睛
迎合着磊,发出婉转动听的呻吟声,两条雪白修长的腿缠住了磊的腰,好像他俩
很有默契似的,我突然有一种古怪的感觉,他俩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然而这个念
头只是一闪而过,我还没来的细品,祁山凑了过来。

  他讪讪的坏笑着说:「骚晴儿,你看他们玩的那么开心,咱俩也别光看,一
起玩玩吧?」

  说着就来解我的胸罩。

  我推开他的手,「是谁发誓再也不碰我了?你不怕磊报复你?」

  「报复?他现在不就在报复嘛。大不了我让安雅再多陪他几次好了。」

  「你流氓!」

  「喂,是你老公对我老婆在耍流氓啊。」他呵呵的笑着,一脸的无赖像。

  我嘴上说着拒绝,但是我的身体却不争气的诚实。看着他们在做爱,我下面
早就湿的一塌糊涂,我知道今天挨操是不可避免地。但是作为妻子最后的矜持让
我不希望在磊面前与别的男人做爱。

  「讨厌!不想理你了!」我在拒绝却更像是娇嗔,身体根本没挪地方。

  祁山这种花场老手早把我吃的透透的,淫笑着贴了上来。我暗骂自己不争气,
但自从上次以后,我的身体一直希望在被他粗暴的侵犯,期待他霸气的捅进来时
那种对身体的震撼。

  祁山轻而易举的把我压在了床上,我浑身激动的打着颤,期待他进入我的身
体。可是他又玩起了老把戏,用大龟头在我的银狐外面摩擦,就是不进来。

  我终于忍不住了,急声叫道,「快点,祁山你快点嘛!」

  我想全屋子的人都听到了,但是我已经不在乎了。

  「骚逼受不了了这就?来,看你祁山哥的大鸡巴操死你这个小婊子!」祁山
把我的腿压在我的奶子上,我的小穴红红的敞着口指向天花板,连我自己都看得
见,祁山的大棒从天而降,狠狠的砸进了我的阴道之中,巨大的冲击让我忍不住
大喊道:「天呐!我要死了!」

  在祁山的一次一次强力冲击下,我的意识一溃千里,脑子里只是不停的重复
一句话:「我要死了,我要被祁山操死了。」

  以前和磊做爱的时候,我也会叫床,但从来没有这么大声过。我自己也不知
道是怎么了,感觉自己像个淫妇。不对,就是个淫妇!

  那边安雅也被磊操的变了声,他也在用祁山操我的姿势操着安雅,屋子里充
斥着我和安雅淫荡的叫喊,这大概就是两个男人谋划多时的场面吧。磊不停的用
巴掌抽打安雅雪白的屁股,安雅叫的更销魂。我看到她的屁股上满是红印,在她
雪白的肌肤下红的耀眼。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自己和安雅如此淫荡的叫喊。在我的
印象中,安雅总是一副女神范,我感觉她是那种特别高贵想贵族女子一样的女人,
没想到她能如此的放荡。也许,她也是这么看我的吧?

  就这样,在宁静的美国中部乡村的一处平凡别墅里,两个中国妻子被他们的
丈夫交换玩弄,用各种淫荡的姿势不停的操弄,用下流的语言不停的羞辱。也许
这是我所不了解的美国的另一面?

  我的阴唇在祁山的冲击下大大的张开着,犹如一朵盛开的鲜花。他特别的兴
奋,把我的腿分开到极致,搞得我有点疼,但是更多的是性奋,不停的喊着让他
更快一点更猛一点,希望他每次的落下都能恨不得差劲我的子宫里!

  祁山把我抱了起来,并排放到安雅旁边。我的天呢,我们两个人妻被并排放
着,然后被对方的男人操着,而自己的丈夫又同时在看着,这种刺激让我们四个
人快要性奋到爆炸。我瞥了一眼安雅,她的眼神媚的能淌出水来,泛着病态的潮
红,娇艳欲滴。

  我和安雅的淫叫混合着男人们的低沉的哼鸣,每个人都忘了羞耻是何物,每
个人都沉浸在性兴奋的高潮,一浪高过一浪,恨不得就这样操到世界末日!我从
没有想过,这个往日温暖舒适的房子变成了最堕落的淫窟!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1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