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班群炸了:把奶子和嫩穴拍给我再睡】(4)(校园、绿帽、绿母)

**小说 2022-09-29 17:30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班群炸了:把奶子和嫩穴拍给我再睡】(4)(校园、绿帽、绿母)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班群炸了:把奶子和嫩穴拍给我再睡】(4)(校园、绿帽、绿母)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hhkdesu
2022/08/02发表于:SIS论坛、SIS001、P站
是否首发:是
字数:5,181 字

                第四章

  「啊,那个……」

  面对姜惠子的发问,我突然变得支支吾吾起来。

  对啊,我跟她来这儿的目的,不就是要和她说话,问她问题吗?

  跟她说说我这两年来对她的暗恋,问她为什么会跟周亮在讲台上干出那种事
……

  可真到了这时候,话到嘴边,我却有点说不出来了。

  一身清纯Jk制服的校园女神就在我身边,推着自行车跟我一起走着。不久
前,我还坐在她的自行车后座,搂着她的腰,把脸贴在她的后背上……我感到一
种不真实。

  「你怎么脸红了?」姜惠子突然发问。

  「啊?」我一愣,看着她道,「没、没有啊?」

  「你自己摸摸你的脸。」姜惠子淡淡道。

  「啊这……」

  我把两个大袋子用一只手提着,另一只手贴到自己的脸摸了摸。

  好烫!

  我超,我真脸红了?

  跟姜惠子走在城乡结合部的坡道上,我一脸尴尬,恨不得马上找个地缝钻进
去。

  就在我打算用脚趾抠出三室一厅的时候,却见姜惠子看着我,突然憋不住笑
了。

  「噗嗤。」姜惠子伸手捂嘴,眉眼弯弯地说,「原来真的有会脸红的高中生
啊……」

  ???

  笑过之后,姜惠子突然清了清嗓子,把脸转过去,推着自行车继续往前走,
不再看我。

  而我像个跟屁虫一般跟着她,还不知道她要把我带到哪儿去。

  我拍了她一下:「哎。」

  「怎么了?」姜惠子看着我。

  我故作深沉,淡淡道:「我有话要跟你说。」

  「我知道你有话要说,你说吧,我听着呢。」

  姜惠子好像还沉浸在刚才嘲笑我脸红的画面里,心情似乎还挺不错。

  但我越是看她这样的笑脸,心里就越是难受。

  几番挣扎之后,我正要鼓起勇气开口,却见前方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

  「惠子姐姐——」

  抬头看去,在坡道的尽头,一个年龄约摸五六岁的小男孩正站在一块大石头
上,挥舞着手中捡来的树枝,朝我们这边喊着。

  男孩仿佛经历过一番冒险,身上有些灰尘泥土,头上一顶帽子反扣着,鼻子
上还挂着点鼻涕。

  姜惠子朝小男孩大声道:「皮皮,快下来,小心摔着!」

  挂着鼻涕的皮皮狠狠吸了吸鼻子,从大石头上跳下来,先是朝后面喊了句:
「惠子姐姐回来啦!」然后便顺着坡道,朝我们冲过来了。

  我看看前方冲过来的男孩,又看看姜惠子,还没搞清楚状况,只见男孩后面
又出现了一男一女两个小孩,三人齐齐朝着我跟姜惠子冲过来。

  这什么情况?姜惠子还有三个弟弟妹妹?

  转眼间,三个小孩就冲到我们面前来了,姜惠子满脸无奈,转头冲我笑一下,
然后招呼着让他们不要挤。

  最后,沿着坡道上去,经过刚才小男孩所站的那块大石头之后,路面平坦了,
坡道尽头,是一个大大的院子,院子里面,有一幢圆形的老式小楼。

  一个老旧的牌匾悬挂其上,四个斑驳大字浮现——姜氏武馆!

  一连串的疑惑从我脑海里冒了出来,可我还来不及一一询问,三个小孩就围
着我跟姜惠子,叽叽喳喳起来了。

  「惠子姐姐,他是谁啊?」

  刚才那个戴着帽子的小男孩抬起头来,指着我,问姜惠子。

  姜惠子笑着,还没说话,另一个小男孩就一脸「我懂了」的表情,跟他说:
「这都不懂,惠子姐姐从没带男生回来过,肯定是惠子姐姐的男朋友啦!」

  两个男孩你一言我一语,他们倒是童言无忌,我却瞬间尴尬起来了。

  转头看姜惠子,她脸上似乎也闪过一抹绯红,接着从我手上拿过一个袋子,
招呼道:「你们不乖我就不给你们吃零食了。」

  两个孩子一听有零食,也不讨论了,齐齐回答:「想!」

  不远处的小女孩望着我们,没说什么,姜惠子抬头招呼她:「朵朵,快过来。

                 「

  叫做朵朵的小女孩,头上扎着两个小啾啾,相比于另两个叽叽喳喳的小男孩
来说,她要显得懂事得多了。

  姜惠子从口袋里拿出一捧小零食交到朵朵手上,朵朵带着两个男孩围坐到院
子角落的小方桌开始一一分配起来。

  终于,世界稍微清净一些了。

  我用询问的目光看向姜惠子,一直想说的话还没找到机会说出口,现在又冒
出一大堆疑问来了。

  姜惠子指着他们,跟我介绍道:「那个女孩叫做朵朵,是老二;另外那个男
生,超超,是老三;那个戴帽子的,也是最调皮的是老四,叫皮皮。」

  「所以……他们是你弟弟妹妹?」

  姜惠子摇头:「他们都是孤儿。」

  「孤儿?」我有些惊讶,「所以他们都是你收养的?」

  院子角落的小方桌,三个孩子已经分好了零食,正安静吃起来。

  姜惠子没说话,我便继续问道:「老二老三老四,还有老大呢?」

  「老大也是个女孩,叫做橙橙,她去别的地方了。」

  姜惠子眼睑下垂,似乎不愿多言。

  「哦……」

  「把袋子给我吧,我要去做饭了。」

  提着两个袋子,我跟姜惠子进了这座武馆。

  一层是一个大厅,地上摆着许多长方形的垫子,角落放着一些兵器架,但都
落满了灰尘,墙上贴着些毛笔字画,但大多都已经泛黄,无一不透露着时过境迁
的痕迹。

  「以前这里本来是个武馆,爷爷去世之后也就没办了,现在就我跟孩子们在
这儿。」

  从姜惠子的话中我也听出来了,这地方与其说是武馆,倒不如说是一个孤儿
院。

  而姜惠子之所以急急忙忙要赶着回来,还从快递驿站取了满满两大口袋食材,
原因也不言自明了。

  经过大厅,后面是一个走廊,姜惠子指着一个房门对我道:「这是我的房间,
你先进去坐会儿吧,我去做饭。」

  「这……」

  不等我说话,姜惠子就自顾自提着袋子往走廊尽头的厨房而去了。

  而我看着面前这道老式木门,心里竟然开始生出一些小紧张——生平第一次,
我要进女生闺房了,而且还是姜惠子这种女神级别!

  隔壁厨房已经传来细细簌簌的声音,我轻轻推开木门,只听「吱呀」一声,
房间里的全貌便展现在了我的眼前。

  房间的地面是水泥地,角落摆着一架木床,一张木制书桌也能看出有些年头
了,桌上铺着一张白色的格子桌布,一排书摆放得整整齐齐。

  整个房间都透露着一股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味道,虽然跟我幻想中的那种粉色
公主城堡之类的画面有些出入,但整个房间收拾得极为干净,到处都是一尘不染。

  我扯过角落的凳子坐下,再次环顾整个屋子。

  唯一能看出点少女气息的,可能也就房间角落的落地镜,和衣柜旁的落地衣
架了吧。

  衣架上挂着花花绿绿的衣服,校服、短袖、衬衫,还有姜惠子常穿的Jk小
裙子。

  通通都是整整齐齐的样子。

  我看得有些失神,学校里人尽皆知的女神姜惠子,居然住在城乡结合部的这
么一个地方,家里还有一帮孤儿……

  这画面,跟我想象中的女生闺房有些不一样,反差太大。

  没一会儿,房间门推开,姜惠子走了进来。

  「厨房里炖着菜,还要些时间。」

  姜惠子坐到书桌前,拿出本子写着什么。

  「高三八班的王辉,伙同社会青年想要报复我,我得写份报告交给政教处和
保卫处……」

  她头也不抬地边写边说,而我听着,心里却想笑。

  你一个人把他们五个打得屁滚尿流落荒而逃,到头来这事还要通知学校,想
到王辉说的他被他爹关了禁闭打了个半死,看来这货还真是倒霉到家了啊……

  姜惠子拿着钢笔,笔尖在纸面上摩擦出来的刷刷声清晰可闻,她伏案认真书
写的样子,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也是时候了,我来这是干嘛的?

  想了想,我清了清嗓子,对着她那边开口道:「从高一开学到现在,如果我
没记错的话,你一共收到过246封情书,平均下来,一周超过两封。」

  我冷不丁的话语让姜惠子停下了手中的钢笔,她转过头来看我:「你记得这
么清楚?」

  「嗯。」

  我没多说什么,心脏却是砰砰直跳。

  「我都没数过到底有多少,而且他们写得千篇一律,一点意思都没有。一开
始我还看,后面看都不看,直接扔了。」姜惠子淡淡道,「可我记得,那些情书,
没有任何一封的落款人叫刘明。」

  「是。」我笑着点头,「我连跟你直视都不敢,怎么敢写情书呢。」

  刚开口,说话我还有些紧张,可现在,我却觉得释然了。

  我继续说起来:「可能因为从小我妈对我严厉的教育有关吧,我胆子特别小,
都不敢跟女生说话,再加上她又是我们班主任,高中两年了,我也没跟你说过什
么。」

  「所以呢?」姜惠子从书桌那边侧过头,朝我抿嘴轻笑,「你是在跟我表白?

                 「

  砰砰……砰砰……

  我的心跳骤然加快,快到充斥着我的整个脑海。

  望着姜惠子的美眸和微微勾起的唇角,我的心就像被刀割一般,隐隐作痛。

  要是……我没看到那一幕该有多好,这样,姜惠子在我心里的形象,就不会
改变了。

  我咬了咬牙,暗下决心,最终淡淡开口:「所以我想问问,这么多人追求你
你都不为所动,可为什么你却便宜了周亮?」

  话一说完,我看到姜惠子的瞳孔骤然微缩,眼神顿时变了。

  她是何等的冰雪聪明,只楞了两秒,便想明白了:「所以你都看到了?今天
你没去升旗仪式。」

  「嗯。」我看着她的眼睛,点头。

  问出这话过后,我并没有感觉轻松,反而心里涌上一股淡淡的悲伤。

  我多么希望姜惠子说些什么,哪怕是编一个谎言也好,可她却似乎并不打算
解释。

  我追问起来:「所以呢,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跟周亮在教室讲台上……」

  「别问了!」姜惠子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指着门口,「时间也差不多了,
你回去吧。」

  我愣了愣,还是不甘心。

  「你就不打算说些什么?」

  「说什么?刘明,你是我的什么人吗?我有什么义务跟你解释?」

  姜惠子面色严肃,对于他跟周亮的事,闭口不谈。

  我心里涌上一股莫名的哀痛。

  「呵呵。」我苦笑道,「所以,昨晚班群里的那条消息,也是周亮发给你的?

                 「

  「什么消息?」

  姜惠子装傻,我便一不做二不休,拿出手机翻出聊天记录给他看。

  「把奶子和嫩穴拍给我再睡。」

  姜惠子只看了一眼,便道:「不是。」

  不是?

  我看着她的眼睛,姜惠子的眸子生得极其漂亮,干干净净的,清澈透明。

  我没再多说,也没有再呆下去的理由。

  从这幢老式小楼出来,离开的时候,院子里的三个孩子朝我挥手:「哥哥,
下次过来玩!」

  我苦笑一下,跟他们挥挥手,走了。

  既然那条消息不是发给姜惠子的,那还会是谁呢?难道说,周亮的女人不止
一个?

  不仅是姜惠子,周亮带给我的谜团也是一个接一个了。

  下了坡道,走到大街上,我随便上了一辆往城里方向去的公交车。

  车窗外城乡结合部的街道逐渐变得有了城市气息,我这才感觉回到了自己熟
悉的地方。

  放学和姜惠子耽误太久,等我到了家里,时间已经来到了晚上七点半。

  刚一进屋,看到家里灯火通明,我突然心里一紧,糟了,我把最重要的事给
忘了!

  明天星期二,今晚妈妈在家!

  顺着玄关往客厅走,沙发上,妈妈阴沉着脸,柳眉微蹙,浑身上下散出一阵
骇人气息。

  「过来。」

  我浑身紧绷起来,也不敢说什么,隔着茶几,面朝妈妈乖乖站定,微微低头。

  妈妈换下了在学校的那身职业装,取而代之的是一袭米白色的真丝吊带睡裙,
头上盘起的长发也散下来了,披在肩上,柔顺如瀑布。

  腿上的丝袜自然已经脱下,此刻的妈妈,一双修长的大白腿交叠在一起,双
手抱胸,微微抬头,看向我的眼神冰冷无比。

  妈妈冷冷吐出几个字:「现在几点?」

  我抬头看了眼墙壁,战战兢兢道:「七点半。」

  「呵,你还知道七点半了啊?」妈妈冷冷一笑,「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也这
样?」

  「不……不是。」我疯狂摇头。

  「那为什么放学不回家?」

  我的脑子飞速转动,从刚才进屋开始,我就一直在思考用个什么理由蒙混过
去。

  我总不可能实话实说吧?如果让妈妈知道我坐上姜惠子的自行车后座,还从
后面搂着她的腰,还跟她回家了……

  无论我怎么解释,妈妈都不可能相信的,光凭跟女生肢体接触这一点,就足
够把我打入万丈深渊了!

  总之,肯定不能实话实说。

  我犹犹豫豫一阵,编了个幌子:「妈妈,我、我忘了你今晚要回来做饭,放
学就跟同学在学校打了会儿篮球……」

  「真的?」

  看着妈妈一双水润的眼眸,我不敢跟她对视,便迅速低下了头,低声道:「

  嗯。「

  妈妈没再追问,下巴点了点餐桌那边:「桌上给你留了饭,吃完来我书房。

                 「

  说着,妈妈便从沙发上起身,一阵体香混合着沐浴液的香气从我鼻头掠过,
妈妈往书房那边去了。

  我这才如释重负,长出一口气。

  老妈的压迫感实在太强,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她好像心情很不好,在学校
在家里都没什么好脸色。

  听小眼镜说,好像跟教导主任竞选有关。

  此时我的肚子也饿了,走到餐桌坐下,简单吃了点饭,又把碗筷收拾好,便
拿上作业,往妈妈的书房而去。

  妈妈坐在桌子前,似乎正在备课,我放下书本,扯出椅子在她对面坐下。

  唉,身为教师子女就这点不好,在家就跟在学校一样,连做作业都要被监督。

  尤其是上了高中,妈妈又成了我的班主任,她对我的要求就更加严格了。

  妈妈抬头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我默默做起了作业。

  一个小时后,妈妈合上本子,站起身来:「九点了,作业做完了的话,就去
睡觉吧。」

  「嗯。」我点头。

  妈妈离开后,我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确认她已经回了房间,我心里一阵悸
动,收拾好作业,也出了书房。

  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光要开始了!

  用妈妈换下来的丝袜打飞机,是我自初中以来的保留节目,尤其是上了高中
以后,每天在学校看妈妈穿丝袜高跟鞋,越看,我就越是难以压抑心里的那股邪
念,隔几天不打就浑身难受。

  妈妈越是对我严厉,越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我就越是对妈妈迷恋得疯狂!

  妈妈今天穿的职业装配黑丝,一天下来,那双黑丝已经完全裹上了妈妈的汗
液和体香,此刻,它正在浴室里那个熟悉的角落等我!

  妈妈习惯把换下来的贴身衣物放到洗衣机旁的小衣娄里,等空闲时候手洗。

  我走进浴室,来到洗衣机旁,正打算轻车熟路大干一场,定睛一看,却猛地
发现,衣娄空空如也,并没有丝袜!

  我心里猛地一惊,刚才我特别注意过阳台外面,妈妈并没有洗过衣服,我也
记得很清楚,妈妈今天的的确确穿的是黑色丝袜!

  妈妈很爱干净,贴身衣物不可能连穿两天,可那双换下来的丝袜,到底在哪
儿呢?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