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从淫妻到妻淫】(3)

**小说 2022-10-03 17:27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从淫妻到妻淫】(3)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从淫妻到妻淫】(3)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秋寒入骨
2022/06/12发表于:SexInSex
是否首发:是
字数:6,377字

                 3

  这是我人生中度过的最堕落荒唐的周末,整个周末就是在两个男人不停的操
我和安雅以及吃喝玩乐中度过的。我不好意思直接问安雅的想法,搞得我像个男
人一样一直揣测安雅的心理,生怕她有什么意料之外的变化。不知道这是不是我
的自我麻痹行为,好像只要有安雅在,并且和我表现得一样淫荡,我就不孤单,
我就没有罪恶感。我甚至希望安雅能更加淫荡一些,我心里会好受许多。

  这两天我完全的亲身体验了另一个安雅。自从她被扒光了衣服之后,她就一
直保持裸体,甚至都没有表现出任何需要穿衣服的想法。她怎么会如此的自然?
难道她早已习惯了在家中裸体?安雅白嫩丰满的身体和奶子在我们的眼前晃来晃
去,一点没有羞涩的感觉。

  作为女主人,一会儿给我们端茶倒水,一会儿给我们准备吃食水果点心,不
用说男人了,连我都看的心潮荡漾。即便是这样,她的身上依然散发着高贵的光
芒,举止仪态优雅至极,是典型的男人都想尝试的对象。

  窗户纸捅破之后就真的再也没有羞耻感了,一切都按着磊和祁山预想的那样
发展。我一边配合他们,一边胡思乱想,想自己想安雅,想以后的生活。我感受
着祁山操的同时我给磊口交这样寻常3P录像中常见的景象,也看着祁山和磊一
起操安雅的场面。一切都像是在梦里,他们发出的男女混合含混不清的呻吟声忽
远忽近,他们三人如此的合拍,甚至让我一度怀疑这不是他们的第一次苟且,默
契的如此诡异。

  作为一个女人,我知道安雅此时是十分享受的。忘记那位大师说过,女人天
生就有一点点受虐倾向,男人的控制欲会使女人感觉安全,更何况是两个男人。
今天之后呢,我们会变成什么样?不管怎样,这个周末以男人们的全面胜利而结
束。尽管磊射了很多次,但是依旧神采奕奕,我知道那是因为他换妻的春梦终于
实现了。

  回到家中,似乎像是从一场梦中醒来,一下子回到了现实。没有人再提起这
件事,甚至祁山也只是偶尔来坐坐,似乎之前的事情从未发生过。我的生活一下
子回复了平静,甚至平静的有些单调。我每天的日子就是上网刷剧和购物。磊和
我的性生活与以前没有什么不同,一周两三次的频率,每次射精之后他就睡觉了。
但我却睡不着,总是莫名的想起那天在祁山家发生的事情,稍微一想,我的身体
就燥热的难受,下身就瘙痒湿润异常。很多情况下,我都要等磊睡着之后,悄悄
地在卫生间里摸着自己的奶子和下体,想着那天的场景自慰很久才能平静下来。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憋得慌。磊的床上功夫其实很棒,但自从那天之后,
我俩做爱总感觉缺了点什么,让我难以集中注意力,很难高潮,最后不得不我自
己用手解决。

  我被这种状态折磨的要发疯了,决定去找安雅聊聊。其实我俩蛮熟的,以前
经常一起散步聊天。安雅白天工作,所以我找了一天晚饭之后,约她一起散步。
安雅很高兴的答应了,毕竟自从那天之后我们再也没有联系过。我俩安静的走在
小区的道路上,气氛有点尴尬,我不知道怎么开头,安雅也安静耐心的等待,似
乎在等着我说。我最后终于憋不住了:「安雅姐,我们是朋友,我想听听你的看
法。」

  安雅没有看我,抬头看着天上的那轮明月,没有正面回答我:「晴晴,你知
道吗?这种事情从来没有浅尝辄止,要不从来没发生,将来也不会发生;要不发
生了,他还会再发生。」

  我心里突然一惊,有了一个想法,「安雅姐,难道这不是你的第一次?」

  安雅有些不好意思,微微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想法被证实,即便是有准备,这个冲击也太大了,我心跳的快了起来。

  「多久了?」

  「三年。」

  我如遭重击,停下了脚步呆立在原地。安雅曾是我梦想中的女性形象,刚认
识她的时候,我一度曾向她取经,如何向她一样保持优雅,平衡工作和生活。谁
能料到她背后其实过的是这样的黑暗生活。我对未来越发的迷茫。

  安雅看着我的神态,眼神柔和起来,挽着我的胳膊带着我往前走,「晴晴,
我当初也是很痛苦。但这么多年也这么过来了不是?你也许已经明白那种感觉了,
这种事情会产生依赖,很难摆脱,说实话……你是不是已经开始对下一次有期待
了?」

  「我……」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低下了头。

  安雅轻轻的叹了口气,心疼的摸了摸我的后背,「咱们都是女人,又一同经
历了……那种事,我懂你。这样吧,如果你把我当姐姐,咱们就没有顾虑的把事
情敞开了说,如何?」

  我点点头。安雅拉起我的手,在小区的公园长椅上坐下,她开始跟我诉说自
己的换妻经历。

  安雅十年前随丈夫祁山一起来的美国,开始祁山在一家研究机构里做博士后,
后来申的绿卡定居了下来,工作买房,一切看起来步入了正轨。安雅知道祁山喜
欢上一些成人论坛,并且喜欢看一些换妻淫妻的内容,也常常拉着安雅一起看。
夫妻二人做爱的时候,祁山也时不时的说要找几个男人一起来操安雅。那时的安
雅只当祁山想增加做爱时的情趣,完全没想过会成为现实。

  后来祁山介绍了新认识的朋友东青给安雅认识,东青是台湾人,温文尔雅,
特别的有文人气,经常来家里做客。东青个高帅气,特别懂女孩子的心,对安雅
更是投其所好,每次的殷勤都恰好献在点上,使得安雅对他好感倍增,把东青视
作自己的蓝颜知己。

  终于有一天,趁着祁山不在,东青把安雅哄到了床上,安雅半推半就的在他
面前脱光了衣服,然后就脑子混沌不清的和东青媾和了一场。直到现在,安雅也
想不通当时自己为啥会那么的顺从。那次偷情使得安雅体验到了从未在丈夫那里
得到的肉体激情,东青床上功夫了得,身体素质棒极,再加上偷情背德的刺激,
使得安雅这个高贵典雅的美妇被操的淫叫连连。东青把安雅从卧室操到客厅,从
沙发操到餐桌,他俩的体液几乎洒遍了整个屋子。最后,东青让安雅扶着镜子,
从后面怼着她的屁股站着爆操了一百多下才射了出来。要不是那天快到祁山回家
的时间了,二人还能再战几回合。

  祁山到家的时候,安雅刚刚打扫完一片狼藉的战场,她战战兢兢的观察祁山
的表情,直到他什么都没有察觉上床睡觉了才松了一口气瘫坐在沙发上。安雅回
味着白天二人的苟且,又看看屋内熟睡的丈夫,一股难以名状的愧疚感油然而生。
但是她一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的就是最后东青冲刺的时候,自己被捏的变形的
奶子,扭曲而快乐的面庞,以及嘴里发出的淫叫。她细细的嗅着屋里的味道,虽
然淡,她还是可以分辨出自己淫水的腥臊味道,又想想自己所坐的沙发,在几个
小时以前自己还以观音坐莲的姿势骑在东青的胯间耸动。一霎那,她感觉自己下
体湿了,一股酸麻充斥在下体,她咬着嘴唇,抚摸着自己的奶子和下体,回忆着
与东青的激情,狠狠的自慰了一把。

  自那天之后,她逐渐迷失在与东青扭曲的男女关系上。直到有一天,正当她
在东青胯下扭动要到达高潮的时候,祁山突然回来了。祁山赶走了东青,抓着一
丝不挂的安雅一顿羞辱,然后把她按在阳台上给操了。安雅感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同时也获得了从未有过的快感,她丝毫不顾及邻居是否能听到自己的淫叫,只是
大声的求祁山狠狠的操自己。事后,在祁山的要求下,安雅细细的描述了自己与
东青的经过。听完后,祁山冷笑着说,既然你这么贱,那么咱们干脆玩换妻好了。
安雅以为那是祁山的气话,孰料,祁山第二天就真的带来了一对白人夫妻在自己
家里玩起了交换。祁山似乎对那个白人女子不感兴趣,反倒是打起了辅助,帮那
个男人控制住安雅,掰开她的双腿,不顾安雅的苦苦哀求让一个陌生人硬上了自
己的老婆。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之后祁山又陆续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不少人,
安雅也渐渐麻木并且开始沉溺于那种多人行带来的快感。

  那晚安雅和我说了很多,安雅越说越激动,情绪忽高忽低几度落泪。「安雅
姐,你别难过。」我倒是反过来开始安慰安雅。我能感受到安雅对现实的无奈,
但又矛盾的沉溺于多人性爱带来的满足刺激。我能肯定,安雅已经离不开这样的
生活了。她已经彻底被祁山训练成了外表高雅内心淫荡的性玩偶,不管祁山叫来
多少男人,她都会照单全收。

  我和安雅聊了一晚上,虽然有些事情我没有直接问她,但是也有了一个大致
的轮廓。我和安雅的经历有太多的相似之处,都是我们糊里糊涂的出轨了一个有
些好感的男人,都是几次之后被丈夫捉奸在床,都是被丈夫要挟下进行了换妻或
者3P,难道我们是被人设计了?设计我的人不言而喻,一定是磊,但是挑起整件
事的一定是祁山。他或许早就注意到了磊的换妻倾向,然后先用自己的妻子安雅
让磊沦陷,从只是意淫换妻到拉我彻底下水。而祁山自始至终的目标都是我,磊
不过是他的工具。想到这里我心中泛起一偏悲凉,我的白马王子亲手把我抱上了
别的男人的床,而且,更让我悲伤的是,我根本就没法对磊或者祁山产生任何不
满的情绪,有的只是欲望。

  一想到磊和祁山,我又联想到了那个淫靡的周末,下身又开始发痒。我恨自
己的不争气,难道真的跟安雅说的一样,一旦尝到了3P的滋味就再也离不开了
吗?我是不是最后也会像安雅一样变成一条淫荡的母狗?难道我永远也逃离不开
这份罪孽吗?

  磊也渐渐的察觉到了我的变化。虽然我们依然保持着每周两三次的做爱频率,
但是激情的消退很明显,一切越来越像是为了完成任务。我越来越难以高潮,我
甚至已经不记得上次与磊高潮是什么时候的事情。磊建议试试不同的性爱方式,
然后我们就开始尝试各种稀奇古怪的性玩具和方式,换着法儿的做爱。我以前对
性爱并不热衷,但现在的生活却变成了已「如何操我能高潮并且更刺激」这一话
题为中心。磊迷上了这个游戏,对这件事情万分上心且沉迷。我身上的每一个部
分都被他开发了一遍又一遍,见识过了种种稀奇古怪的性爱道具,各种奇怪的东
西整整堆满了两大箱子。我意识到磊只是把我当成了他的玩具,但是玩具有玩腻
的那一天,之后会发生什么呢?我会被抛弃吗?

  有一天,磊拿回了灌肠器,说要试试肛交,我的反对是软弱而且无效的。他
用灌肠器反复的冲洗我的屁股和直肠,他第一次插进肛门的时候我都要疼死了。
可是我的身体很快就可耻的适应了这种痛苦,因为肛门的异物感让我总是幻想色
情视频里的3P场景,幻想着祁山和磊一个操我的小穴,一个操我的肛门。那种
幻想往往给我带来强烈的而且高频的高潮。

  我惊异于身体的适应性和对性的渴望,悲哀于我毫无反抗的顺从。难道我已
经在不知不觉中走上了安雅同样的道路?

  然而该来的还是会来的。一个闷热的晚上,我们正在做爱,做到正在兴头上,
磊一边揉着我屁眼里的肛塞,一边操我的小穴,把我搞得不停的呻吟。

  他突然趴到我耳边说到:「骚晴晴,我叫祁山来,我俩一起操你的两个洞好
不好?」

  我当时迷迷糊糊的,随口说:「好呀,你叫他来,你们搞死我算了!」

  没想到他真的立马给祁山打了电话,没几分钟,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我心
中暗叫不好,但是脑子里的一大片胡思乱想让我身体酥麻的要命,既害怕又期待。
磊托着我的双腿把我抱了起来,他的鸡巴还插在我的阴道里,下身暴露在空气中,
感觉微凉,让我紧张的搂紧了磊的脖子把头埋在他的肩膀上。

  「老公……还是不要了吧……」我羞得要死。

  磊没理我,他抱着我走到客厅,朝着大门方向喊道,「进来吧,门没锁。」

  门应声开了。祁山进来了,兴奋的大叫,「哇你们好会玩,今天我们一定让
晴妹妹操爽!」

  我裸着身体被磊抱着,头发散乱,磊的坚硬的鸡巴还在我的阴道里搅动。对
即将发生的一切,我感觉似乎已经发生过许多次一样,内心各种感觉冲撞,心乱
如麻。

  祁山很快就脱掉了身上的衣服贴了上来,我被两个男人像三明治一样夹在中
间,我能感觉到祁山的鸡巴已经硬的能顶破天,顶在我的屁股上,内心一阵兴奋
感传来,淫水不觉得流了出来,我都能感觉水在顺着磊的鸡巴往下淌。祁山把手
伸过来抓我的奶子,脸贴在我的后脖颈上,「来,骚晴晴,我和磊磊一定把你伺
候舒服了!」我紧紧的保住磊的脖子就是不松手。磊见我没放手,就柔声安慰了
我几句,然后抱着我坐在沙发上,一边轻轻的抚摸我的后背,一边缓缓地抽插。
磊的鸡巴缓慢的在我的阴道里摩擦进出,有时候慢真的比快更刺激,那种摩擦让
我浑身触电般的酥麻,再加上祁山在一旁的视奸,我内心莫名的兴奋和紧张让我
感觉血管脉冲一般的跳动,「老公,快,老公,我要来了~」,我带着哭腔呻吟
道。然而磊却突然停了下来,我都快崩溃了,「老公!不要停!快,快操我啊!」

  我感觉屁眼突然一阵酸麻,肛塞被人取了出来,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
么,一根巨物取代了肛塞的位置,深深的插进了我的屁眼里,把我顶的仰头呻吟
了一声,白眼都翻了出来。

  天呢,我被双插了!磊曾经给我看过Double—Penetratio
n的影片,就是两个男人同时操一个女人,一个操屁眼一个操骚逼,没想到我竟
然有了这种体验。我能清晰的感受到两根插入我下体的肉棒在我的身体里进出,
他们只隔着一层薄薄的肉膜,不用看都知道,我的下体已经被他们蹂躏的扭曲变
形了。但是那强烈的快感无与伦比,即便那天我们夫妻交换也没有达到如此的高
度,强烈的快感甚至锁住了我的喉咙让我无法呻吟,我只能听到自己发出阵阵混
沌不清的乱叫,就像一个要溺水的人在挣扎。那种电击一般的快感甚至让我短暂
的失去了几秒钟的意识,然后大脑才重新启动,由麻木到逐渐清晰的感受周围。
两个男人卖力的在我身上耸动,我分不清是谁的手放在我的屁股和奶子上,总之
我感觉身体上布满了男人的手,强烈的快感从下体传来,「我好淫荡啊!」我突
然听到自己说。我分不清刚才那句只是我内心的独白还是男人们无暇回话,总之
没有人理会我。我沉醉在肉欲的海洋里,从一个高潮再上另一个高潮,我的呻吟
越来越高,嗓子都哑了。下身不停的抽搐,意识开始游离于身外,就像灵魂出窍
一般在上方俯瞰三人的淫乱。磊和祁山换着姿势和场景操我,我被操的精疲力尽,
最后在一浪一浪的高潮中昏睡了过去,即便是睡着了,我也在梦里做着被群P的
梦。等我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清晨,我们三个人赤身裸体的躺在客厅地毯上,身
上胡乱盖着几条毯子。两个男人还在打着呼噜沉睡,把我夹在中间,我艰难的把
祁山疲软的鸡巴从阴道中抽出来,浑身酸痛的站起来。刚一起身,就感觉下体一
阵湿润,我摸了一把下面,发现不停的有白色的精液从我的屁眼和小穴中流出来。
我苦笑了一下,我知道我已经回不了头了。

  自从那次被磊和祁山三人行之后的经历,我的生活和精神世界发生了巨大的
变化。那天的经历给我带来了肉体上不可磨灭的烙印,我被这两个男人彻底的征
服驯化了,在他们面前再也没了羞耻感,男人们用对付安雅的办法把我也变成了
一个荡妇。我和安雅成了磊和祁山的共享妻子。之后的一段时间,我们四个人总
是生活在一起,不是在祁山家就是在我家,我们睡在一起,之前那种换妻或者群
P的场景几乎每天都在发生,甚至在两个男人的怂恿下,我和安雅还互相亲吻抚
摸那双头假鸡巴互插这样的情节。日子似乎在淫乱中变得飞快,我隐隐的感觉他
们不会就此罢休,必然会发展点别的,我甚至还有点期待接下来的变化。

  然而,我们之间的事情在此戛然而止,再也没有发展下去。祁山夫妇突然回
国了,似乎是国内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没细说,只是拜托我们照顾房子就急匆
匆的走了。我一直期待他们回来,然而一天晚上,磊阴沉着脸回了家,原来祁山
把房子挂牌出售了,他们不会再回来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当时的感觉,失落?
释怀?惋惜?悲伤?迷茫?

  总之,我们的生活被一下子打回了它本该有的样子,磊是那个朝九晚五的上
班族,而我是那个忙忙叨叨鸡毛蒜皮的家庭主妇。我旁敲侧击,得出一个结论,
祁山是把我变成这个样子的罪魁祸首,磊只是有想法然后提供方便罢了。祁山确
实准备把我们引入他们的那个所谓的「圈子」,但是还没来得及做,就不得不离
开了。没了祁山,磊根本没有任何靠谱的门路去接触那个圈子的人。我和磊的性
生活变成了例行公事,他的活儿很好,但是那种刺激到极限的性交体验我再也无
法体会了。每次磊在我身上卖力,却总是弄得我不上不下,心烦的很,虽然我尽
力掩饰,但是磊还是看出了我的牵强,他很沮丧,我们的性生活频率越来越低。
现在磊花大量的时间在网络上,我甚至有一次看到他对着色情视频偷偷打飞机也
不来碰我。夫妻生活不能没有性,难道这意味着我俩的婚姻要走到尽头了?我有
苦难言。

  然而就当我对婚姻现状感到不安的时候,原本慢慢安静沉寂的生活又转了一
个大弯。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1

精彩评论

阳阳 1
还是挺真实的 语言说的也好 这样的事是很多的。其实开放的地方 都是吧,中国也是的 有条件的人 都是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