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玉碎瓦全】(05 暗度陈仓巧思尽收双玲,二女不屈受尽摧乳虐阴)

**小说 2022-10-15 17:28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玉碎瓦全】(05暗度陈仓巧思尽收双玲,二女不屈受尽摧乳虐阴)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玉碎瓦全】(05 暗度陈仓巧思尽收双玲,二女不屈受尽摧乳虐阴)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azsxdcfly
2022/08/17发表于:sis
是否首发:是
字数:11,488字

***********************************
  这次拖更有点久额,估计都快忘了前几章在讲什么了吧,这次更1万字,之
后还剩一章完结吧。
***********************************

     05 暗度陈仓巧思尽收双玲,二女不屈受尽摧乳虐阴

  「我招了!我全招了!」一个满是胡渣的中年男人跪倒在淼儿面前,苦苦哀
求着,倒不是因为身上的几道夸张的鞭痕让他屈服,实际上直到一分钟前,这个
被狱卒连续抽打踢踹了一晚上的男人也从未曾露半点信息,直到他看到了淼儿手
里拎着的一样东西。

  那是春蕊被烫熟的性器,正在被淼儿饶有兴致地把玩着,前后烙有「淫荡女
匪春蕊性器」这八个大字,惨白的肉色下,那只还未受孕过的小巧子宫吊着根被
一刀剖开的肉肠,勉强还能明显辨认出少女生殖器的形状。

  看着地上长跪不起的男人,淼儿蔑笑着撇了一眼,「哟,这不是之前那位嚣
张跋扈的武长官吗?平时可没少品尝过女下属的肉体,对这个东西你挺熟悉的吧,
本姑娘可是费了好大力气才从蕊蕊那『借来』的,抽宫、放血、割卵巢,没想到
那个贱女人的阴道腺还没烫熟,割阴的时候骚水挤出来了一大把,她还只会在那
哼气,可把我气坏了,现在那婊子的骚腺已经被我挑掉,阴唇被我缝上了……」
随后她俯下身,贴在那男人的耳边威胁到,「不想让你女儿也变成这样的话,就
赶紧把最后那两个人的位置给供出来!」

  那个男人正是武山川,一想到自己女儿很可能正经历着难以想象的酷刑,万
分悲痛中他缓缓道,「她们剩下的人……现在的位置,就在总理府外的那家旅店
内……求求你们,不要伤害我女儿……」

  「还算识趣嘛武长官,要是你女儿也像你这样该多好。」淼儿得意地笑着,
一直以来从两个姑娘身上都没打开的缺口,现在总算是被这个男人全盘托出。兴
奋不已的她只想立刻找到刘刀手汇报情况,春蕊可怜的性器也被她路过牢房时随
手挂在了门上。

  「刘大人,新抓的犯人已经招了!」淼儿推门而入。

  混杂着烤肉和血腥的味道,面前是一个昏死的女体瘫倒在血泊中,刘刀手这
边已经是刑废了梦蝶的外阴和子宫,万策用尽也没半点进展,听到传来这等好事
自然是喜上眉梢,多日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他毫不忌讳地用还沾着阴血的手擦
拭额头的汗水,搂起淼儿的细腰就是一顿狂吻,「真棒!不愧是我的小骚货。」

  「呜呜……」淼儿被弄得猝不及防,只得呜咽作答,用灵巧的小舌头接应他
猛烈地侵入,如此半响,完事后少女还略带色气般舔舐嘴唇,叹了口气道,「哎,
可惜了梦蝶妹妹,我该多劝劝她的……」她谨慎地抬头瞄了一眼刘的反应,「…
不过跟帝国作对,只能是这个下场。」

  刘刀手一反常态,温柔地抚摸着淼儿,「没事的,我知道你念及旧情,会派
人给她治疗。」他给一旁的小打手晃了个眼神,「去,给梦蝶姑娘找最好的医生
!」

  只见那小打手领命而去,呼来一大群狱卒,小心翼翼地将昏死的姑娘抬了出
去。

  「谢刘大人恩泽!」淼儿甚是激动,两只小脚都雀跃起来。

  「别急着谢,」刘刀手一把抓住她扑腾的奶子。

  「呜啊~」

  「我还没说条件呢,」他将手伸到淼儿玉腿根部,手掌温柔地托起肉嘟嘟的
阴户,「这一天天摧花损玉的,都快忘了完整的女人玩起来是啥滋味了。」刘刀
手一嘴将淼儿挺起的乳峰吸入口中,接着两只手指熟练地一撑,那两瓣肥美洁白
的阴肉便顺势绽开,露出若隐若现的小洞洞。刘刀手如炙热铁棍般的鸡巴早已按
耐不住,顶在姑娘水灵灵的穴口蓄势待发。

  「嗯……」淼儿闭目呻吟,妖娆地晃动着下身,爱液逐渐沾满了刘的龟头。
她一点点地将右侧大腿抬高,引导这硕大的玩意一步步深入。

  待时机成熟,刘刀手用力一挺。

  「嗯……啊……」

  这壮硕的阳具滋溜一声滑入早已淫水横流的小穴内,愉悦地抽插起来。两人
就在这鱼水之欢中纵情了许久。

  ……

  玲丽玲雪两姐妹怎么也想不到,躲藏在如此安全的地方竟也会被生擒,当天
老庄茶楼出事后她们已经计划逃跑了,可没想到仅4个小时后,帝国士兵就冲了
进来,把还在沐浴的她们抓了个正着,此刻姐妹俩已被蒙上了双眼,全身赤裸地
缩在押送车厢里。

  下了车,在打手的推拉下,她们被固定在了刑椅上,浑身不得动弹。

  「哗」的一声,头上的麻袋被撤去。玲丽玲雪相对而坐,间隔一米,赤条条
的身子互相之间一览无余,手臂和腿部被重点加固,背后的靠背向前突出,两个
女人引以为傲的大奶子此刻屈辱地朝前挺立着。

  「欢迎两位到访,这里就是你们的终点,帝国大牢。」刘刀手从黑影里走了
出来,鼓掌欢迎到,「两位姑娘需要自我介绍一下吗?」

  「哼!」玲丽不屑地哼了一声,「我知道你,帝国最变态的审讯官!以审问、
处刑女子为乐,在地方犯下不少骇人听闻的罪行,被抓后不但没被定罪反而平步
青云,你这种人就和这个国家一样变态!变态到了骨髓!」

  「哦?我有这么出名吗?」刘刀手挪到姑娘身后,一把抓起她那对浑圆的玉
乳,「不愧是玲丽姑娘,冰雪聪明;不过我刘某人对你们姐妹俩还不够了解,就
比如你们接近总理府这件事,很难让我相信只有你们姐妹俩参与呢……姑娘不想
说也不是不行,毕竟我刘某现在更想探究的是——你这对奶子呢!」

  「嗯……」玲丽痛苦地闭上了双眼。

  只见他两手狠狠地抓住玲丽的双乳往中间挤,惹得粉红色的乳头向外突出。

  看到姐姐的乳房被如此玩弄,玲雪涨红了脸,朝着刘大喊到,「死变态,放
开姐姐!有种冲我……嗯啊!」

  话音未落,一双纤细的手就从玲雪身后摸了过来,突如其来,搞得她惊叫一
声。淼儿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你慌什么,这不就来了吗?」这双细手一边婆
娑,一边用中指钩住了姑娘淡红色的乳晕。

  「刘大人,这个丫头出言不逊,要如何处置她?」

  玲雪这才惊恐地低头注视着自己的奶子,那食指尖锐的指甲正指向自己的乳
头蓄势待发。

  「不急。」刘刀手饶有兴致地说道,「我们先来给这两位大奶子妹妹玩个游
戏。」

  他用手指衔起姑娘乳晕上那两颗小小的乳头,捏了捏以试手感,还未勃起的
乳头又嫩又软,刘淫笑着说,「玲丽玲雪,你们不愧是亲姐妹,奶子都长得一模
一样,不知道敏感程度如何呢……」

  他又抬头对淼儿说,「淼儿咱来比比,看看她们谁的乳头硬得更快!」

  「好呀!」听闻这奇妙的要求,淼儿更是起了兴致,她贴着玲雪的耳朵轻声
说道,「小丫头,你这回可有福了,姐姐我啊先让你爽一爽,待会再折磨你……」

  这番话让玲雪浑身打了个激灵,她呼吸急促,埋头紧张地注视着自己被迫挺
起的乳峰。

  而玲丽紧闭美目,随时准备抵抗即将到来的凌辱。

  姐妹两人就这样袒胸露乳,相对而坐,她们毫无反抗的余地,只能用自己的
乳头进行这羞耻的比赛。

  只见淼儿先是用指甲尖,指着乳孔轻轻挑碰了一下。「嗯!」玲雪忽觉得乳
尖被刺痛了一下,然后伴随着舒畅感缓和下来——淼儿接着将指头缓缓平放贴了
上去,按着姑娘粉嫩的乳尖温柔地摇晃着,小小的乳头也被按到了乳晕里。

  「嗯……」玲雪姑娘脸颊逐渐染上了红晕,粉嫩的嘴唇微微绽开,细喘起来。
淼儿明显感觉到她柔软的乳尖上有一对硬硬的肉疙瘩渐渐顶起,娇羞地将摇晃她
的手指撑开。

  再看玲丽那边,原本娇小的乳头在刘刀手熟练地揉搓下已经红得像熟透的樱
桃,但还未彻底勃起,原来是玲丽仍然咬牙紧闭着双眼,抵抗着这粗暴的挑逗。

  「我可不能输给刘大人!」淼儿心想着。

  淼儿将嘴唇贴在玲雪耳边,温和细语地说到,「好丫头,加把劲,把乳头挺
起来吧……」说罢她小口一张,将姑娘小小的耳垂含入口中,用舌头挑逗着。

  「呜啊……」玲雪顿时感觉有股难以抑制的悸动积压在胸口,又快速汇聚到
那两颗小肉点上,可怜的乳头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变大,随着淼儿越来越粗
暴的搓揉、挤压,终于勃然而发。姑娘浑身痉挛似的一哆嗦,沉甸甸的乳房剧烈
地摇晃一下,挣脱了那双纤细玉手的束缚,再看那通红的乳头已是肿成了两只金
丝小枣,如同被婴儿吮吸过一般。

  玲雪娇红了脸,以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低头看向胸前,她从没想过自己的乳
头能被玩弄得这么红,这么大。姑娘羞愧地闭上了眼,喘着粗气,乳房也随之上
下起伏着。淼儿朝她红润的耳朵上吹着气,得意地说,「看不出来,玲雪妹妹也
这么淫荡啊。」

  「才……才不是呢!」姑娘略带娇喘的语气毫无说服力。

  这下淼儿更得意地看向刘刀手那边,可没想到,即使是刘这样的摧花老手,
竟然也折戟在玲丽乳前,只见玲丽姑娘咬紧牙关,拼尽全力忍受着乳头的玩弄。
刘刀手都已额头冒汗,手舌齐下,可任凭他或捻或掐或吸或舔,姑娘都紧闭双眼,
自岿然不动。

  刘刀手无奈地松开玲丽的乳头,姑娘娇柔的乳头还是那么小,只是变得红润,
变得敏感了些许。他甚至有点佩服面前这个柔弱女子,可处于对敌人的态度,他
还是恶狠狠地说。

  「你这丫头挺能忍嘛,居然让我输了……输了,可就得接受惩罚!」

  刘刀手从箱子里抽出一根长针,在姑娘面前晃了一下,「你知道这东西会扎
你哪里吧?」

  玲丽瞄了一眼长针,吓得再次闭上了眼睛,这是多么夸张的一根长针啊!几
乎能扎穿姑娘整个乳房!

  「不睁眼?我让你想看也看不见!」

  刘刀手接着又掏出一只黑色的眼罩,给玲丽戴上。姑娘直接眼前一黑,深邃
的恐惧感瞬间涌上心头,她这才意识到被迫遮住视线和自己视而不见是两回事。

  尖锐感一阵阵从乳尖上传来,那是刘刀手捏住了玲丽左乳的乳头,用针尖挑
弄乳孔周围的嫩肉。姑娘浑身颤抖着,一直没有发硬的乳头居然在酷刑来临前慢
慢挺立了起来。

  「住手!刘畜生,你对姐姐要干什么!」玲雪终于从刚才舒畅的性快感中缓
过神来,在她眼前出现的是一幅恐怖的场景,一根长针直挺挺地顶在玲丽姐姐引
以为傲的乳峰上蓄势待发。

  刘刀手似乎就在等待这一声,他淫笑着对准玲丽顶起的乳孔猛地扎下去,
「啊!」突如其来的刺痛感让玲丽拼命尖叫,红润的乳头被轻松贯穿。

  「姐姐!你们这群畜生,竟敢……啊嗷……」玲雪还没放完狠话便性奋地发起
春来。

  淼儿用食指拨弄她已经硬到极度敏感的小奶头,「就你话多,老实地看着吧
!」

  只见刘刀手紧紧捏住姑娘这颗可怜的小红豆,用力摇晃着乳上的长针,一遍
又一遍,誓要挑断里面所有敏感的神经。

  「啊!!啊啊啊……救命……」

  刘刀手淫笑着,女人越是痛苦他便越是兴奋,「想到什么就说出来哦,比如
你们的内应之类的……」

  被固定得死死的玲丽艰难地摇晃着沉甸甸的乳房,试图摆脱这恐怖的折磨,
但这无疑加剧了乳头的摧残。

  直到乳头内的嫩肉都快被搅烂了,刘刀手才松开死死捏住她的手指,那颗原
本惹人怜爱的粉嫩肉豆被搅成了血红色。

  「说出来吧姑娘,这还只是个开始!」接着他双手握紧长针,猛地向下刺去。

  「啊啊啊啊!!好疼!」

  长针直接穿透了姑娘整只奶子,深深地扎根在乳腺里,只留得短短的一茬针
尾钉在奶头上。

  玲丽没能看到自己乳房的惨状,只觉得左胸痛苦异常,几乎要坏掉了。姑娘
被折磨得浑身紧绷,连奶沟里都布满了汗珠。

  「这就喊疼?还没结束呢!」

  「不……啊啊啊啊!!」

  刘刀手紧握左乳,对着露出乳头的那节针尾用力一弹,又捏住尾端再次猛烈
摇晃,这次搅弄的是玲丽奶子里的嫩肉,乳腺和小叶几乎都搅在了一起,疼得姑
娘浑身夸张地震颤,仰天惨叫着。

  「姐姐……嗯……」玲雪见此惨景自然是心痛不已,嘴里却止不住浪叫了一声,
明明对面的玲丽姐姐此时正在面对着地狱般的折磨,自己的胸口却又酥又麻,看
得直痒痒。原来淼儿早已伏到玲雪跟前,小口含住乳峰,一边温柔地吮吸、轻咬
着她红润的乳头,一边用舌头绕着乳晕打转转。恍惚间,玲雪姑娘似乎模糊了这
两者的概念,她甚至盼望着自己的乳头也能被像姐姐这样对待。

  而玲丽这边,残酷的搅乳酷刑持续了好几分钟,直至姑娘惨叫声渐弱也没停
下来。虽然从外观上看,除去那根扎眼的针头,玲丽的左乳似乎依旧白嫩挺拔,
但其实已经彻底坏掉,失去了哺乳功能,里面的乳肉已被搅得一塌糊涂。刘刀手
又重新掏出一根长针。

  「现在想起什么了没?」

  「……不知道!」

  「还不知道?以后你可就别想喂奶了!」刘刀手恶狠狠地说罢。

  长针再一次对准了她另一只奶子上小小的乳头,如法炮制。

  「噢……啊啊啊啊!!」惨叫声再次响起,可怜的姑娘又重新体验了一遍奶
肉被搅烂的滋味。

  当刘刀手再次松开手的时候,玲丽的两只乳峰都变成了鲜红色,鲜血从上面
汩汩渗出,沿着洁白的奶子滴到了刑椅上。姑娘的两只奶子都失去了原本的作用,
成了胸前的两坨赘肉。她的头沉沉地埋了下来,似乎是昏了过去。

  「姐姐……呜呜呜……」玲雪带着哭腔地小声唤到,她心有愧疚,却怎么也
抗拒不了来自乳头的舒畅感。

  淼儿对着玲雪勃起的乳头深深一吸,从口中拔了出来。

  「呜啊……」

  随着姑娘一声浪叫,淼儿终于对那颗久玩不厌的乳头松了口,重见天日的粉
嫩乳头被吸得又大又长,像是一只小口红。

  「结束了吗?」淼儿转头问向刘。

  谁知他拿起两个钳子缓缓踱步到昏死的玲丽面前,「还没呢……」手中的钳
子死死夹住了姑娘那两颗鲜红的乳头。

  「住手!不要再虐待姐姐的乳头了!」玲雪几乎是哀求到。

  刘刀手自然没想放过她,只淡淡地说到,「没事的小妹妹,你姐姐马上就没
有乳头可供我虐待了。」

  只见他双手瞬间发力,猛地朝两边扯开,玲丽那对富有弹性的奶子沉重地一
弹,两颗乳头连同那插在上面的长针全被一起摘了下来,坚挺的乳峰上激射出两
条血柱,染红了半对白乳,姑娘也跟着一同抽搐着醒了过来。

  被遮住双眼的玲丽并不知道自己的双峰已惨遭毒手,只觉得整对乳房都痛苦
异常,疼得她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刘刀手撬开姑娘的嘴,粗暴地将两颗饱受摧残
的乳头塞进了她口中。

  「姐姐别吃……」玲雪焦急地劝阻到,可为时已晚,刘刀手托起玲丽的下巴
一抬,强迫她吞了下去。

  「……那是你的……乳头……」玲雪痛苦地说了出来。

  「什么……我的……」玲丽听到这句话已经几乎崩溃,泪水沾湿了眼罩。

  而刘刀手对此无动于衷,他冷冷地按动开关,刑椅上的齿轮开始转动,将两
姐妹的玉腿呈大字分开,又慢慢抬起,以一个屈辱的姿势将女子私密的阴部敞露
开来。

  「接下来就是阴刑了,」刘刀手冷笑着说,「这可是我最喜欢的环节,一般
姑娘一辈子只能体验一次哦,你们要是想到什么就说出来吧……我倒是一点都不
着急啊。」

  说罢,他手动调整着刑椅的高度,让姐妹俩的阴户刚好处在方便用刑的位置。

  玲丽玲雪俩姑娘长着小馒头似的阴户,上面点缀着一小撮淡淡的阴毛,粉嫩
的阴唇又薄又小,害羞地缩藏在细缝之中。刘刀手分别掰开看了看,俩姑娘的私
处相差无几,只是妹妹玲雪的更显细嫩。

  这个角度让玲雪几乎能看清姐姐的整个外阴,她显得是那么成熟和性感,跟
记忆里的相差甚远。玲雪小的时候曾好奇地抚摸过,姐妹俩也经常玩那种「女孩
子之间的游戏」,可自从玲丽进入了青春期,下面长出了阴毛过后的她就再也没
让妹妹碰过了……可惜最后一面竟然是在这里相见。

  刘刀手淫笑着欣赏面前这两只尤物,好东西自然是要留在最后享用,这点他
还是知道的。

  「淼儿,你接着伺候玲雪妹妹。」

  「好嘞!」淼儿将嘴吻在玲雪穴口白嫩的肉唇上,像热吻一样熟练地伸出舌
头,舔舐着里面软滑的粉肉。玲雪只觉得自己尿尿的地方被舌头撩得瘙痒难耐,
她摇咬了咬嘴唇,强忍着没有出声,又忐忑地看向姐姐。

  「至于姐姐,」刘刀手熟练地用手指一撑,推开玲丽的馒头穴,「你就替你
妹妹受罚吧!」

  这话让玲雪一阵目眩,她眼睁睁看着刘刀手将一根导管粗暴地插进了玲丽姐
姐尿尿的地方,姐姐的身体痛苦地一颤……顾不得自己下身被舔舐的性奋感,红
着脸的她羞耻地恳求到,「求求你……来虐待我吧,放过我姐姐……」

  「急什么小姑娘,」一旁的黝黑的机器开始了运转,嗡嗡地将玲丽的尿液抽
了出来,姑娘痛苦地在刑椅上抽搐着,「等你姐姐弄完,会轮到你的。」刘一脸
坏笑地说着,一边做着其他的准备工作,只见他分开玲丽阴部那两片小小的嫩唇,
用铁夹夹起,再用一根细线拴起两只铁夹子,从背后绕着姑娘的细腰走了一圈,
系紧。两片小阴唇此刻被分开到了极限,再也不能合拢。

  这样,玲丽阴户内的嫩肉便全部暴露了出来。被遮住双眼的姑娘只觉得被抽
尿搞得小腹一阵酸痛,接着便是阴唇的一阵刺痛,被粗暴地分开,只剩穴口凉飕
飕的。

  刘用手指在姑娘水灵灵的穴中润了润,轻轻地揉搓起姑娘阴户顶端上的那颗
小红豆,随着姑娘急促的喘息声,小豆豆被揉搓了起来。待那颗红润的肉芽探出
了头,他便端来一个升降平台,在上面放上了一个酒精喷灯。

  「玲丽姑娘,接下来就要烤你的阴蒂了,现在招供可还来得及!」

  「呸!你做梦吧!」狠话虽放在前面,姑娘下阴还是害怕地抖了一抖。

  刘刀手冷笑了一下,对这样的答复并不感到意外。「行,不招那就开始咯,」
他最后一次尽可能温柔地用手指抚摸着姑娘的阴蒂,贴在玲丽耳边轻声道,「可
别等小骚豆都烤熟了才招啊!」

  刘刀手微调着刑椅,让玲丽的阴部尽可能与地面垂直。

  只有对面的玲雪一脸茫然,她并不知道阴蒂是哪个部位。直到刘刀手点燃了
酒精喷灯,把它放到了玲丽探出头的肉豆下。

  瞬间。

  刑椅发出了「哐当」一声,那是姑娘的双腿在一瞬间拼命收拢所造成的剧烈
晃动,她咬牙忍住了叫声。

  天哪,他居然在用火烤姐姐的小豆豆!玲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是
自己平时用来自慰的小豆豆,只能被轻轻地温柔地对待的小豆豆,竟然在被如此
残虐!

  滚烫的火舌并没有和玲丽的阴蒂亲密接触,而是相隔了几公分的距离,即使
这样热浪还是烤得她痛苦不已,大腿内侧已是布满豆大的汗珠。姑娘的阴蒂在烟
火的炙烤下竟然越发红润挺立起来。玲雪吃惊地呆望着这恐怖的场景。

  一旁吮吸着她穴口的淼儿看准时机,自下而上地挑弄着玲雪的阴蒂。

  「嗯……」这番刺激的调弄,让玲雪在目睹惨剧的同时竟也呻吟起来。

  不过很快,姑娘享受的浪叫声就被盖了下去。

  「啊啊啊啊!!!」

  玲丽终于忍不住放声惨叫起来,她拼命地向后摇动着脑袋,湿透的秀发在空
中乱舞。细嫩的包皮肉被烤得蜷曲了起来,露出里面稚嫩的阴蒂,在火焰炙烤下
显得红彤彤亮晶晶的。

  「说不说!」刘刀手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大声问到。

  回应他的是姑娘一连串更用力的摇头。

  刘刀手叹了口气,慢慢将放置喷灯的平台往上调……

  「啊嗷嗷嗷!!」

  炙热的外焰慢慢吞噬那可怜的阴蒂,玲丽发疯似地嚎叫起来,在刑椅上歇斯
底里地扭动着,阴部徒劳地往上抬高。

  刘刀手端了张凳子在姑娘下阴前坐了下来,欣赏猎物最后的挣扎是他为数不
多的乐趣,姑娘的下身在火苗中使劲地摇晃着,她本想分散火焰的高温,却将穴
口的嫩肉均匀地加热,以至于那几簇淡淡的阴毛跟着燃烧了起来,活生生将整个
阴户均匀地火燎了一遍,原本湿润的尿道口和阴唇内侧被烤得滋滋作响,不一会
便如泄身般痉挛着。极度的痛苦中姑娘这才意识到刚才抽尿的用意,现在即使是
失禁也排不出任何液体。她大敞着的阴户此刻如同一只被烧烤的鲜活玉蚌,正做
着烤熟前最后的挣扎,而这一切都只为保住那颗珍贵的「珍珠」。

  不一会姑娘的下身便传来了烤肉的香味,薄薄的小阴唇已经被烤出了水泡,
然后在火焰下破裂,渗出黄油。而那颗高高顶起的红肿阴蒂也被烤得个半熟。

  「这怎么能行,」刘刀手还不满意,他就近拿出一双铁筷,夹住玲丽的阴蒂
就往火苗里按,「得烤的外焦里嫩才能算!」

  姑娘彻底绝望了,再次无助地惨叫起来。

  那可怜的阴蒂很快被烤熟,烤焦,不过刘刀手仍然意犹未尽,誓要把她烤成
焦碳为止!在喷灯的外焰猛烈炙烤下,玲丽敏感的阴蒂很快便失去了知觉,她上
半身瘫软下来,脑袋无力地仰倒在椅背后,只剩双腿内侧的肌肉在机械地痉挛着。

  而另一边,目睹了姐姐的惨状,玲雪的穴口竟然渐渐湿润,阴蒂也挺立了起
来,原来在淼儿的来回抚摸抠弄下,玲雪的下阴已经性奋到临近高潮。淼儿一边
熟练地抚弄阴蒂,一边浅浅深入阴穴,专注地抠着她敏感的U点。

  「小妹妹你看你,多幸福啊,你忍心让你姐姐受这么大的罪吗?赶紧把你知
道的说出来吧……」淼儿好言相劝到,还不忘接着仔细地抚摸着玲雪的小阴唇和
阴蒂头。那些都是玲丽姐姐正在被折磨的地方,却在此时给玲雪带来了极度的享
受,她多么希望自己能替姐姐分担哪怕半点的痛苦,可下身充盈的刺激感却让她
的意识逐渐飘忽,只有一阵接着一阵急促的尿意涌上心头,在淼儿手指一遍遍的
抠弄下就快要冲出闸门了!

  「嗯啊……」

  虽然努力强撑着,玲雪姑娘还是发出了一声不经意的浪叫,接着一柱水流从
姑娘肥美的穴口「滋溜」地喷溅而出,「啪嗒」拍打到酒精喷灯的平台上。玲雪
自己都难以置信,她淫乱的阴穴竟然在敌人的抠弄下喷射了出来,足足射出了一
米有余。

  那潮吹的水流刚好溅射到了喷灯上,滋滋数声便化成了蒸汽,似乎将火焰压
制了些许。

  有机会!多来几次就行,就这样将折磨姐姐的灯焰浇灭!玲雪顶着一张潮红
着脸如此想到。

  而淼儿正沉浸在此奇景之中,她从未见过有骚穴能喷溅到如此地步,更是卖
力地抠弄起玲雪的U点,一汩汩潮吹的清亮水流有节奏地奔涌而出,在玲雪的微
调下准确地射到酒精喷灯燃烧的位置。

  可谁知,被浇到的火苗不仅没熄灭,反而散开了一滩,轰地燃起一团大火,
把玲丽的整个下身吞进火焰之中。「嗷……」瘫软的姑娘再次弹射般绷直了身子,
烈焰撕咬着她尚且完好的阴道口和菊门。

  玲雪瞬间愣住了,没想到自己竟然好心办坏事,而事到如今只能眼睁睁看着
姐姐的阴部被大火吞噬。

  刘刀手大笑起来,「哈哈哈,谁教你酒精灯的火用水来灭的!?」

  他不慌不忙地撤下燃着熊熊大火的平台,接着用湿布一盖,火便立马灭掉。
他可不想接下来用刑的地方先被烤坏了。

  刘刀手走到玲雪跟前,用手托起姑娘的下巴,眯着眼说到,「这么想让你姐
姐受罪啊,那你可看好了。」

  他摘下玲丽的眼罩,揪着姑娘的头发,逼迫她看看自己下身的惨状——阴毛
全被烧没了,黑糊的阴蒂头上冒着青烟,虽说没被彻底烧成焦炭但也早已失去了
知觉,两只小阴唇被烤成了冒油的熟肉片,原本水灵的尿道口也被烤干龟裂,其
它的嫩肉也被不同程度烧烫成了鲜红色。玲丽看着自己被糟蹋成这样的下体痛苦
地啜泣起来,泪水也顺着低落到了阴唇上面。

  「怎么样啊,现在想招了不?」

  「……想得美!」虚弱的姑娘依旧坚定地答复到。

  玲雪几乎也要哭了出来,她多想现在就把组织的机密全盘托出,可那样的话
姐姐肯定是不会原谅自己的。

  「不说的话可别后悔!」

  酷刑再一次开始了,这次刘刀手打算把这些烤熟的阴肉全割掉,以便继续对
更敏感的内部用刑。为此他拿出一根10厘米长的中空铁管,粗暴地塞入玲丽的阴
道内,这根管子不粗不细,但依旧对姑娘干涩的阴道造成了巨大的痛苦,穴内被
火燎出的几颗小水泡也破裂开来,姑娘白洁的小馒头便被这样撑开了一个碗底大
的口。

  刘刀手还是先从阴蒂下手,但并不直接割去,而是拿出了一只系着线的鱼钩,
将失去知觉的阴蒂头自尖端穿起,再用小刀,沿着被铁管撑开的穴口,细细割开
那两瓣半熟的小阴唇。

  虽然都已经是死肉,但玲丽还是敏感地体会到了来自下体的剥离感,一个劲
地倒吸凉气。玲雪更是看目瞪口呆,下体发凉。

  姑娘两片阴唇很快就被割了扔掉,接着又是尿道口,剜掉那被烤到龟裂的嫩
肉之后仍不停手,只见刘刀手沿着原本生长阴唇的内侧越割越深,熟肉割尽,玲
丽的下阴处逐渐渗出了鲜血,见状他便稍稍暂停了一下,用粗布擦干血水,然后
再将就着用来包裹刀把,换上了那刚从火炉里拿出的烧得通红的小刀,避开致命
的血管,接着小心翼翼地切割起来,血便止住了,从姑娘的小穴深处再次升起阵
阵烤肉味的青烟……

  「嗯……嗯……」那是玲丽被切割下阴时仅能发出的呻吟。

  当刘刀手把那把炙热的钢刀放下时,玲丽姑娘已经如同从水里捞起来一般,
沉重地喘吸着。

  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一脸坏笑着将手指伸向姑娘刚刚被剥离出来裸露在外
的阴肉,那是两只红润的小肉球,分别依附在两边,紧紧拥抱着下方涨鼓鼓的阴
道,方才塞入铁管的用意便在于此。

  当他手指刚碰到那软软的小肉球,那一瞬间,「嗷哦!」玲丽像是被电击一
样浑身颤抖起来,身上布满的汗珠朝四面飞溅。

  刘刀手笑眯眯地解释到,「这就是姑娘你的前庭球,在这背后还有阴蒂脚,
都是你们女人阴道高潮的根源。」他手指轻轻捏住两只软滑的肉球,先时玩弄了
一会,然后掏出一根细长的针管,将烈性春药注入进了她们的连接处,姑娘跟着
抽搐了一下,不一会的功夫那两颗前庭球便如气泡一般肿胀起来。

  「试想一下,要是把姑娘你这里割掉,会是多么的美妙……」

  烧红的刀再次伸向姑娘饱受酷刑的阴埠,切割起来。

  「噢噢……」玲丽意识模糊,两眼翻白。

  刘刀手麻利地割开那嫩肉后面的连接处,那是姑娘的阴道腺,切开的瞬间里
面顿时喷出大量白浆,在炙热的钢刀接触之下,粉红的阴道腺表面连带喷溅出来
的爱液全部沸腾了,「咕噜咕噜」冒着酸腥臭的热气。很快玲丽涨鼓鼓的前庭球
便被摘了下来,而那乱喷淫液的阴道腺也未能幸免,刘刀手再次对准软乎乎的腺
体,一刀扎了进去,在淫水水汽的沸腾中旋转着将她钩了出来。

  玲丽张着嘴,惨叫声卡在喉咙里,一连串白沫从嘴角渗出。

  见她还没昏厥过去,刘刀手拉起穿在她阴蒂上的鱼钩线,用力一扯,由于姑
娘阴蒂系带的嫩肉基本被挖空,那颗小小的阴蒂在鱼钩的牵扯下被甚是夸张地连
根拔起,长长的阴蒂脚挂在焦黑的小豆豆后面。

  刘刀手得意地将这三样从姑娘私处取出的东西摊在手里,伸到她面前。

  「……」玲丽一副无神的双眼,呆滞着。

  「你做女人的东西都快被割完了,还不快招!」

  「……杀了我……」

  姑娘有气无力的声音刘刀手没听清。

  「……杀了我吧,我是不会说的……」

  「想什么呢,这里面还有一大坨肉没割完呢,别急……」他一边说着,一边
将手指伸进姑娘被撑开的碗口粗的阴道内,很轻松地就摁到了顶部一块软滑的肉
上,那时姑娘尚未生育过的子宫口。

  「好姑娘,准备烤茄子吧!」

  只见刘刀手用手指来回旋转着钻进那柔软的子宫口内,牢牢钩住,随后用尽
全力一拉,「噢噢噢……」姑娘脆弱的宫颈韧带被直接摧毁了,以至于她全身都
迸发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痉挛反应,金属刑椅在此时哗啦作响。

  他缓缓抽出手指,玲丽鲜红的子宫便被这样钩了出来,他将这女人脆弱的子
宫摊在一张铁架子上,下面用大火炙烤,不一会血腥的烤肉味便充斥着整个刑房。
直到子宫表面被烤焦,刘刀手又抽刀将其剖开,再烤……

  姑娘的脸色已如将死一般惨白,私处被折磨得已看不出女性生殖器的样子,
一张大穴口阴血四溅,又在烈火中沸腾。子宫烤糊后割了扔掉,又接着从里面钩
出膀胱之类的碎肉继续烤着,直到她的卵巢都被拉出来烤熟烤焦,玲丽才用沙哑
的声音喃喃到,「求求你……快杀了我!」

  刘刀手叹了口气,事到如今他也不指望什么,反正抓住了所有潜入的间谍,
上级的任务也算超额完成了,如果还要查出内部的奸细,反而可能造成难以预料
的后果……

  他抽出一把挂在墙上的长刀,那是一把前朝用的斩首刀,通常是用来震慑犯
人并不使用。刘觉得眼前的姑娘已经值得自己挥下这一刀。

  「没想到你能撑到现在……那好,满足你!」

  手起刀落,玲丽瞬间身首分离,她的身体剧烈一抖,阴道最后喷出一股阴血,
瘫软了下去。刘刀手最后将那根罪恶的铁管一抽,姑娘那仅剩的阴道也被拽了出
来,那时她剩下的最后一只完整性器。

  刘刀手把玩着姑娘粉嫩的阴道,淫笑道,「嗯,缝上口还能当避孕套来用。」

  当阴道被抽出以后,姑娘下身已是空无一物,血流瞬间奔涌而出……

  再看玲雪已是热泪盈眶,「姐姐,你是好样的……」

  刘刀手缓缓走过来,看着玲雪这副依旧完好的女体,虽然他百般地想要留下
这个姑娘当作性玩具,不过嘛还是需要经过一点处理。

  他抚摸着玲雪那两只洁白坚挺的奶子,虽然乍看上去和玲丽没什么区别,但
抚摸起来确实显得更大更软。他盯着这两只白皙的大奶子,嘴角一斜,「按照前
朝的规矩,有道是留头不留奶,留奶不留头!我赏你姐姐一个痛快,接下来就得
你来还了,得把你这两只大奶子全部割掉!」

  「畜生!赶紧来吧!」玲雪声音都在打颤,不过还是高傲地将乳房挺了起来。

  刘刀手先是给姑娘服用了大剂量的止痛药物防止其昏厥,然后便叫淼儿找来
一块木板,上面留有两个圆圆的开口,他将这木板架在姑娘胸前,两只白乳刚好
从圆口中挤出,显得格外性感。刘刀手对这漂亮的奶子爱不释手啊,在割下之前
来来回回抚摸着,一会又挑逗乳头,一会又捏掐奶肉。玲雪被搞得既兴奋又紧张,
奶肉连带着全身止不住地颤抖着。

  残忍的割乳就要开始了,刘刀手先是拿起小刀沿着姑娘乳的边比划比划,随
后用酒精均匀地抹在双峰上消毒,这冰凉的感觉吓得她颤了颤,沉重的乳房随之
摇晃了一下,姑娘细喘着注视着刘的一举一动,乳沟处已是紧张地冷汗直冒。

  「哼哼,这么害怕还不赶紧招了!」刘刀手一脸坏笑。

  「禽兽,畜生!我根本就不怕……啊啊啊啊啊!!!」

  姑娘话还没说完,尖刀便已从侧边插入乳内,久违的少女般的惨叫声再次传
到刘刀手的耳朵里,他慢慢地旋转手中的尖刀,享受般地细细切割着姑娘的奶子,
尤其是下端最柔软的脂肪连接处,如同切割奶酪一般,很快姑娘的乳房就被分离
了一半,鲜血哗啦啦像一条小河一样奔涌下来。

  「啊……噢噢……」

  他不去理会姑娘痛苦的呻吟,接着分离中间的乳腺,刘手中的快刀只稍微感
受了点阻力后便轻松划开,接着刀锋往上一挑,刺破上奶皮后再横着一刀,姑娘
整只沉甸甸的奶子便落入了他手中。

  可玲雪的痛苦还没结束,刘刀手小心翼翼地将处理好的奶子放在瓷盘里,又
接着对另一只下手,他吮吸着姑娘仅剩的奶子上小小的乳头,待起变硬挺起时一
边含在嘴中,一边下刀细割,这次对乳腺的割离格外的漫长,割到一半,刘刀手
还不忘用舌头搅动着依旧硬硬的乳头,问道,「怎么样,还感觉得到我的舌头吗
?」

  姑娘既没有惨叫,也没理会他的问题,只急促地喘息着,似乎时间都停止了
一样,巨量的止痛药似乎发挥了作用,姑娘貌似并没有感到多么痛苦,意识也逐
渐消失……她觉得自己已经轻飘飘的了,那是两坨沉重的奶肉被割下后的解脱感,
姑娘眼前的光景模糊起来,只隐约看到面前的瓷盘上,摆上了两只沾血的惨白奶
子……

              (未完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舟达 1
66666666666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