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我是骚货之王茵笺的自白】(二十一)

**小说 2022-10-21 17:28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我是骚货之王茵笺的自白】(二十一)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我是骚货之王茵笺的自白】(二十一)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我是骚货之王茵笺的自白】


作者:司机老王
2022年8月11日发表于:SexInSex
字数:6120字

               第二十一章

  母狗,调教,主人,侍奉,性奴,快乐,服从。一大堆的名词伴着苏行云的
男低音在我脑子里嗡嗡的响着。

  我这是怎么了?我晃了晃脑袋,向前走着。我疯了?脑子里进水了?我刚才
做了什么?我竟然……迎面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朝我撞来。一闪身,躲过了头,肩
膀还是撞上了。好疼。

  「操你……」我站住,张嘴就要骂,话一出口,才看清,撞我的是电线杆,
不,是我撞上了电线杆。

  「操。」我揉了揉肩膀,还真挺疼。用另一只手扶着电线杆,仔细看了看,
天早黑得透了,四周影影绰绰,远方才有路灯。

  我一定是疯了,我又摇了摇头,这几天被折腾的太利害,肯定是玩过了火,
把脑子玩坏了,才会答应。有那个傻逼会答应当他妈的什么奴隶,性奴,偏偏我
就答应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挺凉,只是头还在发懵。一边是苏行云和我说的那些乱七
八糟的话,还在脑子里转。一边是自己在心里大骂自己,贱货,烂货,骚逼,不
要脸,没人要的东西,母狗。

  骂到母狗,我又是无语,又有点想笑。刚刚才答应做苏行云的母狗,我以后
再这么骂,还真就名符其实,不折不扣一条母狗了。

  在心里叹了口气,又想我妈也是这么骂我的。自从她发现我不学好,成天对
我大呼小叫,就是这么骂我的。

  当时我还觉得太难听,那有母亲这么说女儿的。我也没有那么差吧,不就和
男人玩玩嘛。多舒服的事,大人不也都一样这么玩。现在看,她骂的倒成了实话
实说,我还不如她骂的呢。

  我的逼早就又骚又烂了,人也要变成别人的母狗。也不知妈知道我现在的样
子又会说我什么。唉,要是当初她不这么骂就好了,也许我就不会象现在似的。

  想想又觉得不可能,我应该就是天生贱货,骂不骂都会成为母狗。要不然,
我刚才怎么会张嘴就喝,把苏行云好大一泡尿都喝到肚子里呢。

  到现在我还是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自己当时会同意。苏行云那种狠人,不应
该有多远躲多远吗?就算躲不了,就算我对他的感觉有点奇怪,我为什么就答应
他做他的什么m啊。受虐狂,我真他妈贱,怎么会听了什么越痛苦越快乐的鬼话,
脑子晕晕的就答应了。今后可怎么办?难道真的一切都听他的,做什么性奴隶?

  想要爽,大街上长鸡巴的男人不有的是。一个不行两个,两个不行三个,实
在不行不是还有假鸡巴嘛。怎么当时和吃了迷魂药似的,竟然就同意了。还白白
喝了一大泡骚尿。

  想起喝尿的事儿就更觉得自己贱。自己怎么就对尿感兴趣了呢?喜欢男人的
精液也就罢了,毕竟那东西女人自己弄不出来,毕竟都说那是男人精华。可尿这
东西?

  唉,就是自己太骚太贱,也许真的就是天生让人操,让人玩的,真的就是天
生母狗命。要不苏行云说要做个验证,要有个仪式感,要从头到尾浇我一泡臭尿,
用他的话说是黄金圣水的认主洗礼,我想都没想就点头答应,倒把苏行云弄得愣
了一下。

  最倒霉的是我直接就把尿喝了。我跪在浴室里光着身子等他的尿,看他鸡巴
挺的挺大,却左等也等不到,右等也等不来。他说鸡巴硬了尿不出来,我这才知
道男人还有这种问题。

  心急的我一边想笑一边帮他嘘嘘,等了半天,折腾来折腾去,好不容易尿出
来,我那还记得圣水洗礼要洗,张开嘴就喝。喝了一口觉得不比啤酒风味差,热
烘烘的带着点咸,带着点涩,还有股裤裆里特有的骚味,闭眼张嘴一口接一口就
喝了下去。倒是有不少浇在我脸上奶子上的,头发上也有不少,可早就忘了还要
用尿洗逼洗屁眼。直到他尿完,肚子倒喝饱了,屁眼上可没一滴尿。弄得苏行云
说下次还要再来,这回就算是白喝了。

  操,想起这事儿我又在心里骂了苏行云一句。他绝对是故意的,就是想多尿
我几泡。还好是我,正一直惦记着被男人浇上几泡的滋味,要是别的女孩,那受
得了这个。就是我这么骚,第一次被尿,不也又哭又吐的嘛。

  想到这里,不觉又叹了一口气。和以前比,自己是越来越贱了。也难怪会愿
意做什么性奴隶。就算没了苏行云,说不定那天就成了别人的母狗。就算没成专
属母狗,象我这么骚,成天求着男人操,帮着男人一起往死里作贱自己,也是条
没主的母狗。

  夜里的风又冷又硬,吹的脸和手生疼。这才发现自己扶着电线杆站了好一段
时间。忙紧了紧衣领,认了认道,把手放进衣兜,向回学校的汽车站继续走,只
是还止不住的胡思乱想。

  一会儿想着真要成了苏行云的母狗,今后的日子可怎么过?一会儿又想似乎
他说的也不错,越痛苦,越快乐。至少这两天我吃的苦头最多,得的甜头也最大。

  一会儿想难道就真的什么都听苏行云的?他要真说不让我拉屎,我还憋死不
成?想象着自己憋着一肚子屎,半肚子屁,搂着苏行云的大腿求他让自己方便的
样子,又有点想笑。想了想,还真没试过这种滋味,也不知真要有那么一天,自
己是愿意呢还是不愿意呢?

  一会儿又想,愿意能怎样,不愿意又能怎么样?自己还真能离开苏行云?自
己是被勇哥送过来的,手机买了,钱也给了,连逼带人都被勇哥买了送出去的,
不由着苏行云玩,还能怎样?

  再说,苏行云有老婆有孩子的,他又忙,那有工夫天天玩我。他不是说了,
最多,一个星期就两天。星期二,星期六,只要我在那屋子里等他就行。一个星
期最多两天母狗,也不是太难受吧,谁让自己脑子一懵就答应了呢。

  想一想自己现在的样子,学习也学不会,什么也不懂,还成天想着男人的鸡
巴。只要男人操的爽,自己就高兴,早晚是被人玩死的命。做母狗就做母狗吧,
反正自己一身贱肉,被谁玩不是玩呢,怎么玩不是玩呢?至少这一回,应该是挣
了笔大的。

  正想着,汽车来了。夜里车上也没几个人,上了车,找个座坐下。看着外面
的灯光,汽车开始一晃一晃的向前开,才发现,自己又错了。没事还坐什么公共
汽车,打个车多好啊。勇哥给了一笔钱,苏行云又给了一笔,我现在也算有钱了,
坐出租车多爽啊。

  摸了摸兜里的钥匙,心里又有点迷糊。苏行云该不会骗我吧?看我傻,骗我
这小女孩吧?他把房子钥匙给了我,说那房子就由我住。只要那满是镜子的屋子
不变样,他在的时候在那儿做他的母狗,其他的都随我。有房子是好,那么漂亮
的房子,比我家还大,多好。可房子又没法当钱花,除了住的高兴,又有什么用?

  他还给了我张挺漂亮的卡,说那就是给我用的钱。我倒是听说过银行卡,可
从没用过,也没见人用过。这真的是银行卡?这么小?这么薄?象他说的,插到
什么m机里输密码就会出钱?就算真是,能出多少钱?不会里面没钱骗我吧?

  想了想又觉得不太可能。他骗我有什么用,不给钱,我难道敢不听他的话?
可是,既然不给钱我也会听话,那他给我钱干嘛?钱多得没地方花?

  想了半天,想得口干舌燥,心呯呯的跳。一会儿兴奋,一会儿担心,坐在车
上扭来扭去。直到下车,还是没想明白。

  下了车,我决定不想了,过几天到银行的那什么机器上看一看查一查不就知
道了。不管怎么说,我现在有的是钱可以买饭买零食,学校那难吃的饭再也不用
吃了。嗯,还可以买漂亮衣服,化妆品,那些东西在商场里死贵死贵的,这回有
勇哥给的钱,总算可以买买买了。

  想得高兴,我哼着小曲儿,向学校走得飞快。到了宿舍推开门,谭晶晶和王
兰都在。一眼看到谭晶晶刚说完话,正坐在床前,那一对大奶在衣服之中还动个
不停。看得我大叫一声,向谭晶晶扑了过去。

  谭晶晶尖叫声中,被我扑倒在床,骑在身下。我边剥她的衣服,边去摸她的
大奶。摸到那又软又弹,滑嫩嫩的奶肉,整个身子一下压了上去。

  谭晶晶又羞又急,连叫带推。只是我力气大,她推不动,又是被我欺负惯了,
推了几下没了力气,便不再乱动,嘴里说着不要,脸却渐渐的红了。

  我也不知自己为什么见着谭晶晶,二话不说便扑了上去。当时觉得一股火在
心头越来越旺,想要有个发泄。这时看到她羞红的脸,灯光下嫩嫩的似乎一碰便
破,再看她半开半闭的双眼又亮又湿,心里的火倏的一下半点不剩。手指再陷在
那又软又暖的奶子中,心中更软。低头轻轻吻住她又软又烫的嘴唇,一把紧紧的
搂住。觉得她身子暖和绵软,心中更是又静又宁。只想便这么搂着拥着,互相暖
着,再不管什么鸡巴,男人,性奴,母狗,就这么躺着,再不起来。

  我正搂得舒服,抱得安心,谭晶晶的手找上了我的手。被她的手领着,从她
的胸一直向下,摸到两腿之间,竟是湿了一片。她把我的手指往她逼上一按,又
用双腿紧紧夹住,便扭了起来。边扭着屁股,边用手紧紧的搂着我,把那对大奶
在我身上顶着蹭来蹭去,嘴里还哼哼出声。

  「操,真他妈的骚。」我在心里忍不住大骂。骂完又觉得正常。谭晶晶本就
是个骚货,要不然也不会早早被人破了处,又被我勾搭上手。只是我刚才不知怎
么发了晕,看着她装纯,想歪了。

  从谭晶晶的身上抬起头,看了看闭着眼睛哼哼的谭晶晶,我从她双腿间抽出
了手,放到嘴里尝了尝,拍了拍她的脸蛋说道,「晶晶,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东
西。」说完,片腿,转身,下床,直奔我书包前,三两下翻出了双头龙,晃着长
长的一根,又向谭晶晶走去。

  「啊!」「啊!不要!」两声惊叫响了起来。一声是谭晶晶,一声是王兰。
我扭头看去,王兰涨红着脸,正盯着双头龙看。

  「操,又一个骚货。这破学校,有一个算一个,有不骚的吗?」我在心里骂
着。晃了晃手中双头龙,又看了看王兰说,「怎么样,喜欢吗?」接着转回头,
来到床前,一伸手,把正起了一半的谭晶晶又按倒在床。

  「别,茵茵,太大了。」谭晶晶夹着两条腿不肯分开。

  「「大了好,大的更舒服,乖,晶晶。」我一边说,一边用力分谭晶晶的腿。
只是她不但腿来得紧,两只手也乱晃乱推,倒让我不好用力。

  「晶晶,乖,真的舒服。我怎么会骗你呢。」我边摸着她的脸,边在她耳边
轻轻说。

  「乖,听话,不然,我叫王兰帮忙了。」我说着,高喊。「王兰,过来帮我,
让晶晶好好舒服舒服。」

  喊王兰本是为了吓唬晶晶,谁知我一瞥眼,王兰还真的红着脸,挪着小步向
这边蹭过来。谭晶晶也看到了王兰,立刻老实很多,低声说道。「别,我听话,
别叫王兰。别叫她过来」说着,双腿不再紧绷,被我一下分开,露出了那毛茸茸
下湿滑一片。

  星期天晚上宿舍里我和谭晶晶搞的天翻地覆。把谭晶晶弄得又是哭又是叫,
身子上的汗出了一身又一身,倒便宜了王兰和后回来的韩春雨,好好看了一场平
时看不到的真人大秀。

  第二天中午,谭晶晶小声告诉我,她的逼让我弄肿了,这两天不能再弄。晚
上,王兰和我咬耳朵,说她听说,两边宿舍的人都听到了动静,还有个叫孔云芳
的,就着我俩整出来的声音自摸了一回。我听了哈哈的笑,掐了一把王兰的屁股
问,「你不但听得真,还看了我们俩的那么卖力的真人秀,不是更刺激,你没自
摸?」把王兰的脸又弄得红扑扑的。

  星期二下了课,我风风火火就往城里赶。倒不是着急去当母狗,而是想到银
行看看那卡是不是真的,有没有钱。

  到了银行外,站在ATM机前的我有点懵。那卡是真的,里面有钱,只是这
钱数?真的这么多?都是我的?

  我又数了一遍屏幕上的数,接着再数数那几个零,没错,真的,12000
元!都是我的!12000元啊,我妈一个月才挣1000啊。我觉得嘴里有些
干,咽了口吐沫,开始按着屏幕上的提示取钱。

  钱从机器那神奇的出口向外吐,吐的我心都要化了。就是时间太短,一眨眼
的工夫,十张百元钞吐了出来。我一把抓住,紧紧攥好,小心翼翼放进我准备好
的钱包。咬着嘴唇,手指又一次按在键盘上。

  一次又一次,看着钱从机器里出来的感觉真好。把钱攥在手里,放进钱包的
感觉更好。

  原本只想取一点,取一次,试试效果的我,不知不觉试了一次又一次。当第
五次把钱塞进钱包时,我才痛苦的发现,钱包太小了。

  「喂,有完没完,一次又一次的,你不能一次都取出来啊」。后面有个人喊,
吓了我一跳。回头一看,是个中年胖大妈。

  我冲她笑了笑,忙把钱包贴身放好。转身要走,腿都迈出去了,才想起卡还
在机器里好吧,又一下扑回机器前,手忙脚乱的取出卡,长长出了一口气,从那
可爱的机器前离开。

  走一路,高兴一路。踢踢小石子,哼着流行曲,拍拍电线杆,风吹不觉寒。
看着夕阳下的行人,路上的汽车,公共汽车里一张张的人脸,我只觉得,卖逼真
好,苏行云真大方,银行行长真有钱,玩玩小女孩,都给这么多钱。

  穿过小区大门,走上绿树浓荫的小径,天色越来越暗,我也越来越慌。看着
一个个从我身边经过,赶着回家的男人女人,我越来越慢。

  苏行云会把我怎么样?第一次就差点掐死我的苏行云会把我怎么样?我越走
越是害怕。我是骚,是贱,是喜欢被鸡巴操,可我从来没做过,嗯,苏行云说的
什么专属M啊。受虐狂,听着就吓人的一个词,受虐待,还要发疯发狂。这他妈
的要怎么做?学校没教过,我也从来没学过啊。就是苏行云,也没告诉我具体怎
么玩啊。他给我这么多钱,总不会是怕我挨操挨得不够爽给的吧。

  想想上一次的惨样,嘴里逼里全是那些恶心的脏东西,无论被操的有多爽,
我还是头皮发麻。而这一回,是做苏行云的母狗,他不会真把我折腾疯了吧。

  只是,我也不敢不来。不要说我拿了钱,就是没拿钱,我也不敢。

  磨磨蹭蹭的到了门口,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用钥匙打开门,屋里却一个人也
没有。打开灯,我一下瘫坐在那宽大的沙发里,好好的喘了几口气。

  喘息一定,一个人蜷在沙发里,看着宽大的屋子,漂亮得晶莹闪亮的大吊灯,
无聊的等着苏行云,我又开始一点一点紧张。

  他不会突然一下冲进门,带着一堆人把我推倒就轮了吧?他不会进门就再把
我铐起来吧?他会怎么让我当母狗?是打是骂?还是在地上爬?他不会真的带着
一条公狗来吧?

  越想越是离谱,各种稀奇古怪的想法在我脑子里转。弄得我肉跳心惊,一听
到动静就嗓子眼发紧。弄得我紧张,害怕,还有那么一丁点的期待。

  在沙发上再也坐不住,开始满屋子乱转。转了两圈,打开冰箱,喝了一听可
乐,冰凉的口乐进了肚,胸口也开始清凉,挺是舒服。我决定,豁出去了。

  反正被人玩了这么长时间,除了越来越骚,越来越贱,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逼也没被操坏,人倒长高了两厘米。不都说,女大十八变,越操越好看嘛。

  就这么想着,又走进了那间全是镜子的屋子。看着那大大小小的假鸡巴,跳
蛋,尾巴,鞭子,还有许多我叫不出名字的玩具,越看越是有趣。摸摸假鸡巴,
摆弄摆弄跳蛋,甩甩鞭子,正在琢磨一件亮闪闪,硬梆梆,滑溜溜的,象是内裤
的古怪东西时,手机响了。

  接了电话才知道,苏行云有事,不过来了。

  收好手机,我长出一口气,只觉浑身轻松。这回,至少今天,再不用担心苏
行云会怎么折腾了。可,今天的逼,找谁操呢?

  想一想昨天还担心今天被玩得太厉害,王天鹏他们找我,我全都没有搭理。
整整空了一天的逼,今天要是再空一天,可就两天了!说好的做性奴,当母狗,
还以为会有多厉害的花样呢。结果连人都没有,鸡巴就更甭提了。

  嗯,还好,真鸡巴没有,假鸡巴可有不少,正好可以一个一个玩,实在不行,
我屁眼里塞一个,逼里夹一个,嘴里再含一个,看着镜子,自己好好玩玩自己。

  打定主意,我不再纠结。直接出门,找了个漂亮的饭馆,美美的吃了一顿。
吃完回去,自己玩起了自己。

  晚上玩得尽兴,第二天起的就晚。看看错过了上学时间,我想了想,出门直
奔市中心新开的购物中心。

  在那里买了一天,我又回了自己的狗窝。既然苏行云让我住在那房子里,既
然他让我做条母狗,我干脆把那屋子叫做狗窝。

  也许是那里的玩具太多,也许是那床格外舒服,再一次醒来,又是快到中午
的时候。我收拾好书包,决定还是回学校去。加上今天,已经旷了两天课,总不
能一直这么下去吧。更何况,假鸡巴再好,毕竟不是真的。

  到了学校所在的小镇,已是中午时分。挑个饭馆吃过饭,我正在小镇里闲逛,
迎面看见了彪子的大饼脸。

             (第二十一章完)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