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妈妈的真实世界】雷媛媛三部曲之三(第二章)

**小说 2022-10-29 17:30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妈妈的真实世界】雷媛媛三部曲之三(第二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妈妈的真实世界】雷媛媛三部曲之三(第二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空空如也(ID:1371102)
2022/09/24独家发表于:SIS
是否首发:是
字数:8,396字

***********************************

  敲打文字也似乎会导致失眠啊,写完第一章之后,我倒睡不着了,翻来覆去
地在脑子里想后边的情节。折腾了好久才睡着,第二天一早又被叫起来做核酸。
悲剧!

  目前手里已经有了两章存货,我会连续三天每天更新一章,但后面的更新节
奏就真的没法保证了。也许红心和互动多一点,我就会每天都挤时间写一点;要
是前几章无人问津呢,我就只好有时间再说咯。

***********************************

             第二章:故地重游

  虽然只有15岁,但我的身高已经窜到了一米七八,被身高一米六一的妈妈
抱着,「别人看起来会不会像是一对情侣?」我冒出一个古怪的念头。

  妈妈抱了我一会,觉得我似乎没有前两次回国时,刚刚见到妈妈的那种兴奋
与热情。

  「怎么了,儿子?」妈妈抬起头看了看我的脸,「哎呀,没休息好吧?眼睛
这么红!」

  「飞机上睡不着。」 我有力无气地答道。

  妈妈拉着我的手,说:「那赶紧去吃点东西,然后回家睡觉。这两天先好好
倒一下时差……」

  我打了个大大的呵欠,对妈妈说:「在飞机上吃过了,直接回去吧,我已经
快要困死了。」

  「嗯,听我宝贝儿子的,回家!」妈妈拉着我往停车场走去。

  刚刚上车,妈妈接了个电话。只听见她对电话那头说:「嗯,方案我看过了,
有问题,而且是大问题……就一个字,『Low』!一点也没有显示出我们公司
的档次来……这样,你记一下,照我的思路改……」

  听着妈妈训斥手下人的话,这才是我认识的妈妈:自信、骄傲、严厉,跟视
频里那个风骚至极的荡妇,完全没法联想到一块去。但两个完全处在对立面的形
象,偏偏就被妈妈集于一身。

  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反差婊」吧!我心中一阵苦笑。

  说来也怪,一路上想着妈妈不堪入目的画面而没法合眼的我,在被妈妈搂进
怀里那一刻开始,神经就完全放松下来了。妈妈挂了电话,车还没开出停车场,
我就已经睡着了。到家之后,我胡乱洗了个澡,上床睡了个天昏地暗。

  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我爬下床,耷拉着眼皮走到了
餐厅。妈妈已经准备好了早餐,正往餐桌上端煎蛋。我想着昨天对妈妈的态度似
乎缺乏了应有的热情,于是给了妈妈一个大大的拥抱。但出人意料地,妈妈反而
显得有些冷淡,只是对我说:「先去洗脸刷牙,赶紧吃早餐吧。」

  等我风卷残云地消灭掉餐桌上的食物,妈妈拿出了她的电脑,打开一封邮件,
指着屏幕对我说:「云川,你这个学期的考试成绩,为什么会有一个B,还有一
个A—?」

  全A是妈妈对我学习成绩最基本的要求,难怪一大早她就对我一副爱答不理
的样子,原来是收到了我不够理想的成绩单。如果不是跟我快一年没见,有些舍
不得骂我,只怕她在收到成绩单的那一刻,我就被她从床上薅起来臭骂一顿了。

  我有些心虚地说:「就一个B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吧。我念的学校又不像
在国内,还要中考,我是直升高中的啊。」

  听我这么一说,妈妈的眼神更加严厉了。她说:「能直升高中就不用好好学
习了吗?拿不到全A,你的老师会把你推荐给牛津,还是剑桥,还是伦敦政经?
这些大学他们会收你吗?」

  「妈,你不要这么极端好不好?」我也有些不快,回国到现在,还没好好说
上几句话,怎么就进入批斗会的节奏了。「就一个B嘛,初中的成绩又不会带到
高中,怎么就影响我上大学了?再说,除了牛津、剑桥、伦敦政经,别的大学就
不叫大学了?你也不是这几个学校毕业的吧!」

  「你!……你怎么能这么对妈妈说话!」妈妈气得涨红了脸。「我辛辛苦苦
地赚钱,把你送去英国读书……」

  我不耐烦地打断她,说:「行了!你以为我想去英国啊?小破地方又湿又冷,
除了足球好看,别的啥也不是!还有,那些昂撒佬一个个自以为高人一等的嘴脸,
想起来就烦!」

  「我送你去英国,不是让你去过逍遥日子的。让你去英国,是为了……」妈
妈是真的生气了,雪白的脸颊上泛起了阵阵红潮,并且从脸颊一直蔓延到从低胸
睡衣下露出的雪白的胸口,而她胸口的起伏也开始加剧。看到她这幅模样,我脑
子里猛然闪过在视频里,她被操到高潮过后的样子:一样的满面红晕,一样的呼
吸急促……

  我「腾」的一下站起身来,抢过她的话,脱口说道:「你把我送去英国,只
怕是为了方便你跟男人乱搞吧!」

  话刚一出口,我就后悔得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我怎么能对自己的妈妈说出
这种话?妈妈一脸震惊地看着我,脸色由红转白,又又白转青,半天没说一个字。
只有两行眼泪夺眶而出,顺着她的脸庞滑落到了她的粉颈。

  「对不起,妈妈,我……」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想走过去拉一拉她的手。妈妈往后退了一下,从颤抖着
嘴唇里发出疑问:「你怎么……你是怎么……你怎么会……」

  祸从口出,覆水难收啊!我把心一横,既然已经开了这个头,只能把话挑明
了。「我前两天看了个视频,是你跟三个男的,在一家酒店里……你还不知道自
己被偷拍了吧?偷拍的就是那个……嗐!估计说了你也不知道是哪一个!」

  「你……你是在哪里看到的?」

  「SIS,就是SexInSex,一个成人网站……」

  「你怎么能看那种网站!」妈妈捏紧了手指,关节发白,「你怎么能看妈妈
的……那种……视频……」

  「拜托,看之前我也不知道那是你啊!再说了,你不问问你做了些什么见不
得人的事,反而怪我看了?!」我也开始冒火了。说实话,妈妈的性格真的挺讨
人厌的,她的道理和逻辑总跟正常人不一样,还容不得别人半点质疑和反驳,永
远都是那么自以为是。

  「啪!」一记重重的耳光招呼在我的脸上,十五年来头一遭。

  「啪!」我可不敢打我妈,只好拿餐桌撒气。

  「你给我滚!」见我居然是这样一种态度,妈妈厉声喝道。

  「滚就滚!」我转身摔门而去。青春期嘛,谁还没点叛逆精神!再说了,明
明是妈妈不讲理在先,明明是妈妈跟男人乱搞在先,她居然打我?凭什么嘛!

  刚冲到楼下,手机就响了,我看都懒得看,重重地按住了电源键,关机了事。

  我像只没头苍蝇一样在外面漫无目的地乱晃了一天,到路灯开始亮起来的时
候,终于累了,气鼓鼓地在沿江风光带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其实我也不知
道自己到底在气什么,气妈妈打我?还是气妈妈不讲道理?还是气妈妈居然是个
淫娃荡妇?可能兼而有之吧。

  「唉哟!」突然,我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捏住了后脖子,像一只小鸡一样被人
拎着站了起来。我使劲用眼角的余光往后看——

  「小威叔?!」

  捏住我脖子的人正是小威叔,安叔的保镖。小威出现在这里,不就意味着安
叔也从北京赶过来了?

  小威叔松开我,没好气地教训我道:「臭小子,回来才几个小时?就跟你妈
吵架!你妈都一年没见你了,你就是这样孝敬你妈妈的吗?」

  「是是是,小威叔教训得对。」小威叔以前当过侦查兵,两根手指随随便便
就能捏碎一颗核桃,被他捏过的脖子,是真疼啊!我揉了揉脖子,龇牙咧嘴地问
他。「小威叔,你怎么来广州了?安叔也来了吧?」

  「当然来了!你小子真不让人省心,你安叔刚下飞机就接到你妈妈的电话,
说你离家出走了。我跟你安叔连行李都没放,满广州地找你一整天了。还有你妈,
哭得那叫一个伤心!我说你到底干了啥,让你妈伤心成那样?」

  「唉,不知道该怎么说。」我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该编个什么理由,只好转移
话题,「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安叔呢?」

  小威叔说:「我自然有我的办法。至于你安叔,还不是满世界在找你个臭小
子!」

  他给安叔打了个电话,又给我妈打了电话,说找到我了。打完电话,他又拎
着我的脖子,说:「走,先到丽兹酒店去吃饭,安哥这几天住那。」

  我和小威叔赶到了酒店,妈妈已经先到了餐厅订好了包间。妈妈的眼睛红红
的,明显地肿了起来。我们相顾无言,互相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过了一会,安叔也到了。他摸了摸我的头,说:「你啊,真是个没法让人省
心的孩子!」

  我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孩子,可我妈呢?她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妈妈啊!我眼
泪不争气地掉了下来。每次见着安叔,我都有一种找到了依靠的感觉。从小到大,
我什么话都愿意对安叔说。安叔每次都像一个朋友一样,分享我的快乐,开解我
的郁闷。但这一次,我真不知道能不能把真相告诉安叔,毕竟在我的内心深处,
我一直都希望安叔能娶妈妈。但如果他知道妈妈是那样一个淫荡、放浪的女人,
他敢娶回家吗?

  安叔点了几个菜,我漫不经心地吃着,味同嚼蜡。吃完饭之后,我和妈妈到
了安叔的房间。我知道,安叔始终还是要问个究竟的。我定了定神,决定实话实
说。虽然很有可能会伤及妈妈的形象和自尊,但在安叔面前,我觉得我和她都没
有什么掩饰的必要。顶多就是彻底断绝了安叔娶妈妈的可能性呗!

  「安叔,我先做个检讨。最近这两年,我会时不时地……上色情网站。」说
着,我看了一眼安叔的表情,似乎没什么变化。我心说:就知道嘛,对男人而言,
上个色情网站而已,哪算得上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又看了一眼妈妈,她应该知
道我接下来要说什么,但似乎并没有要阻止我的意思。

  「回国之前一天晚上,我又上了色情网站。」这次,我偷偷看了妈妈一眼,
她的脸又红了。算她还知道羞耻吧!我接着说,「结果,我看见了我妈的色情视
频……」

  安叔眉头一皱,转头看向妈妈。妈妈的脸更红了,像个小女孩一样低下了头,
不敢迎接安叔的目光。

  安叔对我说:「呃……这个事情吧,你妈妈毕竟是个单身女性,她也需要一
些个人生活的……」

  我提高声音说道:「可是……可是……她是跟三个男人……」

  「什么!?」安叔的脸上浮起了怒色。妈妈的眼泪又一次流了出来。

  「云川,你先到下边的咖啡厅坐坐,喝点东西,挂我的房账。我跟你妈妈谈
谈,谈完了你再上来。」安叔说。

  妈妈突然开口说道:「不,安明,让云川待在这儿吧。我不想再……瞒着他
了,就让他知道好了!呜呜……」妈妈哭出了声。

  安叔起身走到妈妈身边,轻轻地抚了抚她背后的头发。令我没想到的是,安
叔对妈妈说的竟然是这样一句话:「你也太不小心了,怎么能被人偷拍呢!」

  什么情况?听这话,安叔原来早就知道妈妈是个怎样的……荡妇了?

  妈妈止住哭声,接过安叔递给她的纸巾,擦了擦眼泪。像是下定了决心,她
说:「安明,还是让我来说吧。云川,对不起,妈妈……其实……你在视频里见
到的妈妈……才是真实的我!」

  我呆若木鸡地坐着。妈妈继续说道:「早上妈妈不该对你无理取闹的,更不
该打你。妈妈是因为……因为心虚……妈妈是一个在性方面很开放的人,很开放
很开放,所以,现在你知道为什么妈妈不能嫁给你安叔了吧,我嫁给谁,就等于
谁就会戴上一顶又一顶的绿帽子。我的一切,你安叔都是知道的,他不可能娶我,
我也不可能害他。」

  「你知道妈妈为什么非要逼着你上牛津、剑桥那样的大学吗?你应该知道,
妈妈曾经也在英国留过学,是一所二流大学,叫N大。妈妈是在那里拿到的硕士
学位,也就是在那里,妈妈变成了……」妈妈用力咬了咬嘴唇,「变成了喜欢和
不同的男人上床……的女人……妈妈生怕你在那些二流大学里沾染那些乌七八糟
的东西,变得像妈妈这样……堕落……」

  妈妈终于把最难以启齿的话说了出来。说出来之后,她的表情反而变得轻松
了许多。

  「妈妈和你安叔,是大学同学,也是初恋。在大学时,妈妈还是个很纯情的
女孩子,所以并没有把第一次交给你安叔。但是到了英国之后,妈妈堕落了,不
仅把自己的处女身交给了别的男人,还和很多男人发生了关系。有些时候,是同
时跟很多男人发生关系。所以,你在视频上看到的那些,在妈妈的真实的生活里,
其实是经常发生的。」

  安叔苦笑着,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对我说:「如果当年在大学里的时候,
我把你妈妈的第一次要了,她也许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妈妈用感动的眼神看了看安叔,接着说道:「妈妈回国之后,曾经做过不少
对不起你安叔的事情。但你安叔最后还是原谅了我,当然,妈妈也受到了……惩
罚。(欲了解此处详情,可垂阅本人拙作:《前女友的华丽转身》——作者注。
)后来,妈妈去了北京,认识了你爸爸,跟他结了婚。但是结婚之后,妈妈还是
不断地跟不同的男人上床,很多男人……事实上,在拿到DNA检测报告之前,
我都没法确定你到底是谁的亲生儿子!(欲了解此处详情,只能等我把雷媛媛第
二部的坑填上了——作者愧注。)」

  我心里不由得得一阵怒火中烧。虽然说我连爸爸的面都没有见过,更谈不上
什么父子感情。但一想到自己是个有一大堆绿帽子的男人的儿子,我觉得自己的
那点可怜的自尊都要被击碎了。

  「儿子,妈妈知道对不起你。你出生之后,妈妈尝试过很多次去改变,但是
都失败了。」

  安叔接过话说:「云川,你妈妈为了你,真的很努力地想改变自己。为了做
一个好妈妈,她接受过性瘾治疗,看过好多个心理医生。你可能不知道,那些过
程是很痛苦的。但也许……那才是真实的雷媛媛吧。最后,是我让她放弃的。归
根到底,人不能为别人活着,只有活成自己的样子,才能算活得有价值。我告诉
你妈妈,只要她爱你,把一个母亲能够给儿子的所有东西全部给你,她就是一个
好妈妈!」

  听到这里,妈妈又一次哭了,这次的眼泪中,似乎包含了对安叔的感激。妈
妈把头轻轻地靠在了安叔的肩膀上,安叔怜爱地为她拭去了泪水,又对我说:
「安叔希望,你能用一种包容的心态去对待你妈妈。虽然在世俗的眼光里,她不
是一个好女人,但这并不妨碍她做一个好妈妈!云川,你已经长大了,有独立思
考的能力了,好好考虑一下安叔说的话吧。」

  三个人同时陷入沉默。我把脸埋在手掌里,试着把所有的思绪放空。这也是
安叔教我的方法:当自己需要思考一个难题时,先试着把自己放空,才能心无旁
骛地做出判断。

  半晌之后,我抬起头来,走向妈妈。

  「对不起,妈妈!」我流着泪说。

  妈妈「哇」的一声,哭得梨花带雨。她一把抱着我,哽咽着说:「对不起,
儿子,是妈妈的错,妈妈对不起你……」

  安叔欣慰地看着我们母子俩抱头痛哭。等我们收住哭声,他笑着用他两只宽
厚的手掌分别搂着我和妈妈,说:「好了,这样我就放心了。媛媛,虽然云川有
些青春期的冲动,但他始终是个懂事的孩子;云川,要好好对你妈妈,这十几年
来,她一个人把你带大是很不容易的,你一定要包容她、尊重她,知道吗?」

  我点了点头。安叔说:「好了,你们母子俩回去吧,别妨碍朕休息了,退下
吧。哈哈!」

  「等等!」我突然说道,「安叔、妈妈,我还有话要说。」

  我松开抱着妈妈的手,往后退了两步,用前所未有的坚定的语气说道:「妈
妈,我尊重并且接受您的生活方式,我尊重并且接受您过去和将来所做的一切,
但我对您也有一个希望,请您认真考虑一下!」

  我特意用了「您」来表达此时此刻的郑重。我紧盯着妈妈的眼睛,说:「妈
妈,我是您的儿子,是您最亲的人。所以——我希望进入、感受、分享您的生活
方式!」

  妈妈和安叔都是一愣。「什么!?」安叔先一步反应了过来,不可思议地看
着我的眼睛。

  「云川,你的意思是……」妈妈忐忑不安的问道。

  我定了定神,迎着安叔和妈妈的目光,说:「妈妈,在您今后的真实世界中,
我希望能够成为其中的参与者!直白地说,我希望——自己能够成为有幸和您做
爱的人之一!」

  我都不知道我哪来的厚脸皮,居然能说出这种冠冕堂皇的话,什么「进入、
感受、分享妈妈的生活方式」?什么「真实世界的参与者」?操!其实我心里想
的是:我的淫荡妈妈,你都便宜过那么多男人了,凭什么不能多儿子我一个?!

  妈妈捂着嘴,瞪大了红肿的眼睛看着我,安叔也被我的话雷得目瞪口呆。但
我已经豁出去了,毫不退缩地迎着他们的目光。

  「云川,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安叔的语气十分严厉。

  「我知道!安叔,妈妈爱我,我是妈妈的生活中乃至生命中最最重要的一部
分。」我转过头去对妈妈说,「妈妈,正因为我知道您有多爱我,也正因为我知
道自己有多爱您!我是您的儿子,我希望您不要把我隔离在您真实的世界之外。
所以,我想和您一起享受您的快乐!」

  安叔还想说什么,妈妈拦住了他。沉默了片刻,妈妈平静地对安叔说:「安
明,我觉得……云川……让我好好想想……」

  「唉!好吧……」安叔发出一声叹息,忽然换了一种轻松的语气,对我们说,
「赶紧回家去,为了你们娘俩的事,我可是奔波了一整天了。走吧走吧,我要休
息了。」

  和安叔告了别,我和妈妈走进电梯,走出酒店,走进车里。妈妈发动了车子,
驶离了停车场。我们一路无言,虽然途中有过好几次的眼神碰撞,但直到回到家
里,我们始终都一言不发。

  「妈妈,我……」等妈妈关上门,我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却被妈妈打断了。

  「先听我说,云川!」妈妈脸上竟然露出一副娇羞的表情,「妈妈觉得吧…
…嗯……你说得有道理……」

  妈妈好像还想说什么,但我已经用一个重重的吻,代替了所有的语言。妈妈
激烈地回应着我,柔软、灵动的舌头钻入了我的口腔。

  这是我的初吻,感觉竟是如此美妙!

  我初吻的对象是我的妈妈,感觉竟是如此的刺激!

  我和妈妈忘情地吻着、吻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妈妈才松开我的嘴唇。她把
脸埋进我的胸口,无声地哭了。泪水沾湿我的衣服,火热地在我的皮肤上散发出
氤氲的爱意。

  我捧起妈妈的脸,低下头对她说:「妈妈,我想好好爱你……用你的方式好
好爱你!」

  妈妈踮了一下脚,我们再次四唇相交,两舌缠绕。这一次吻得更久,更激烈,
更缠绵。

  终于,我脱下了妈妈的T恤衫,解开了她牛仔裤的钮扣。妈妈配合着我,把
裤子褪下了脚踝。我顺着妈妈的嘴唇,一路向下。当我吻上她的胸罩无法包裹的
那部分鲜嫩的乳肉时,妈妈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直教我心神激荡。

  或许这就是真实的妈妈,只需要一点点刺激,她就能忘我地进入性爱的世界,
哪怕将要跟她一起进入的,是她的亲生儿子!

  我笨拙地想要解开妈妈的胸罩,却不得要领。妈妈把我的手指按在她背后的
搭扣上,教导性地帮助我轻轻一解。无肩带的胸罩款款落地,一双白得耀眼的乳
房跃入眼帘。我迫不及待地含起一颗激翘的乳头,妈妈浑身一颤,双手把我用力
搂紧。

  吸、舔、咬……我这个性爱初哥,无师自通地在妈妈两边的乳头上轮流施展
着。

  「好棒……儿子……你好棒!」妈妈娇喘着,对我发出鼓励。

  我放开口中的乳头,继续向下,舌头一路经过妈妈的肋部、腹部,到达了妈
妈身上仅剩下的一条蕾丝内裤的边缘。

  「儿子……帮妈妈……脱下来……」

  我双手扣着妈妈的内裤,一路往下脱,一路往下舔。当我到达那片黑森林时,
一股腥臊之气扑鼻而来。

  「啊……妈妈还没……洗澡……气味很……很重……啊……啊……」

  浓烈的气味,对我造成了浓烈的刺激。我的舌尖抵上妈妈的阴蒂,妈妈相当
自觉地把双腿分开。我的舌头顶开了妈妈的阴唇,向湿润的清幽深处探去。

  「啊……好棒……好舒服……儿子……妈妈好舒服……」

  妈妈的十指插进了我的头发,娇躯开始扭动。我猛地站起身,把妈妈横抱了
起来。妈妈星眸半闭,任凭我把她抱进她的卧室。我把妈妈轻轻地放在床上,温
柔地分开了妈妈的双腿。

  「妈妈,我是第一次,你要教教我……」

  妈妈没有答话,而是伸出一只手来,揽着我的脖子,和我来了一个湿吻。她
的另一只手握住了我的肉棒,慢慢地向下。当我的龟头接触到一片温热的柔软,
妈妈在我的耳边柔柔地说:「妈妈已经湿了……进来吧……操我……啊……」

  我感受着这条我来到这个世界的通道:柔嫩,润滑,紧致,火热。抽插、抽
插、抽插,我用男人与生俱来的本能,在妈妈的小穴中来回穿梭。

  「啊……宝贝儿子……你的鸡巴好……好大……」

  在妈妈的肉体和语言的双重刺激下,我的会阴处一阵发紧。我咬紧牙关,强
忍着爆发的冲动,奋力冲撞着妈妈娇嫩的肉穴。

  「好儿子……啊……你……长大了……可以……操妈妈了……啊……好爽…
…大鸡巴儿子……大鸡巴宝贝……」

  我根本无力分心会回应妈妈的浪叫,把所有的意志力全部集中在对射精的忍
耐中。妈妈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我至少不能做最差的那个吧!可妈妈就是妈妈,
阅男无数的妈妈,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心思。

  「射给我……宝贝……射吧……啊……用力……操死妈妈……用力……用力
……啊……」

  初哥始终还是初哥,经不住妈妈的「循循善诱」,我终于把人生中第一次射
给女人的精液,完完全全地交付到了妈妈的体内。

  妈妈又流泪了。这次的泪珠,显得格外的晶莹、闪烁,好像有幸福,有兴奋,
还有爱……

  我一动不动地趴在妈妈的身上,感受着妈妈的双手在我背后的爱抚。

  「你已经很棒了!」妈妈说,「你是妈妈见过的最棒的……处男,嘻嘻!」

  我越发不好意思了。妈妈拍了拍我,说:「快下来,妈妈要被你压坏了。」

  真是有意思,我在妈妈身上做着用力下压的动作时,妈妈直叫我「用力」。
当我趴在她身上毫无动作时,她反而扛不住了。

  妈妈在我身边用手撑着脸颊,幽幽地看着我,问道:「云川,妈妈想问你一
个问题,请你一定要把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告诉妈妈,好吗?」

  我点了点头,学着安叔的样子,抚了抚妈妈的秀发。

  「妈妈爱你,妈妈也知道你爱我。妈妈可以让你独占我的爱,但是……如果
……妈妈让你和……别的男人,分享妈妈的身体……你……愿意吗?」

  我照着妈妈一样的动作,撑起头说:「妈妈,我觉得,爱,从来都不是以占
有为目标的。爱的目标是幸福、快乐!为此,爱着的人愿意奉献,愿意不求回报,
换取被爱的人的幸福和快乐,愿意用自己的牺牲去减轻被爱的人的痛苦。就像刚
才,妈妈你向我奉献了自己的身体,换来了我的快乐;你为我牺牲了母子的人伦,
减轻了我的痛苦。妈妈,我深刻地感受到了你的爱,我也会同样地爱你!

  妈妈满脸幸福地吻了吻我的额头,又吻了吻我的嘴唇。「所以呢……妈妈的
宝贝儿子……你的答案到底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呢?」

  操!这骚货明明就听懂了我的意思好不好!

  「不愿意——」我翻过身来,再次把妈妈压在身下。「除非你现在就让我再
操一次!」

  「啊……轻点……啊……」

              (未完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