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伪娘班主任被学生囚禁并虐待到死】

**小说 2022-11-07 17:28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伪娘班主任被学生囚禁并虐待到死】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伪娘班主任被学生囚禁并虐待到死】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1121751
2022年9月1日发表于:sexinsex
字数:13188字

  「咚咚!咚咚!」

  星期六的早晨,刚刚吃完早饭,正在玩游戏的林心怡听到了自己的家门外传
来了敲门的声音。

  「怎么忽然有人敲门?」林心怡感到有些疑惑,不过很快,她就反应了过来
敲门的人是谁。

  「这么早啊。」

  她关掉了游戏后就朝着自家的大门走去,并「唰啦——」一声打开了自家的
防盗门,防盗门外站的人很快就映入了她的眼帘之中。

  那是一个身形娇小的少女,少女穿着一套十分正式的衬衫和套裙,腿上套着
黑色的丝袜,脚踩一双露出脚面的平底鞋,稚嫩的小脸看起来相当好看,脑袋后
面还梳了一头长长的黑色披肩发。

  「哦,是老师啊。」

  见到了面前的少女后,林心怡想都没想就对这个女孩的身份得到了答案。

  面前的少女正是林心怡的班主任,他的名字叫做莫凌月,别看他长的这个样
子跟个女孩子差不多,实际上他今年已经年过三十,甚至是两个孩子的爸爸了。

  没错,虽然长的像十四五岁的小女孩,但莫凌月真的是个三十岁的大叔,老
实说这种长相确实给他造成了很大的不便,班上的男生没少调戏过他,甚至还有
偷偷摸他牛子的,某种意义上他也活的挺不容易的。

  现在他来到这里的目的林心怡相当清楚,他是来这里家访的,家访之前他还
和自己打了电话,问了问自己父母在不在,虽然林心怡已经告诉了他父母不在,
但也许是出于责任心吧,他最后还是选择来到了林心怡的家中,至少可以和林心
怡在她的家里聊聊。

  「早上好,心怡。」

  见到了林心怡之后,莫凌月就对他的学生打了个招呼。他的额头上还流着汗
水,薄薄的衬衫似乎也被身上的汗水打成了半透明的,甚至都可以隐隐约约看到
他的两颗粉色的伪娘小乳头,小小的乳头挺立着,让人看着就有上去弹一弹的冲
动,不知道摸上去的感觉会有多爽。

  实际上此时此刻林心怡看着莫凌月的眼神都有些不对,虽然她是个女孩子,
但对于可爱的东西发情本身就是人的一种本能,这种事情本身也没什么不对的。

  没过多久,林心怡就将莫凌月带到了客厅里坐了下来,两人聊了很多,大多
是学习方面的东西,除此以外还提醒了一下林心怡要小心变态。

  这也难怪,毕竟林心怡是学校里的校花,对她有非分之想的男生绝对不在少
数,这一点林心怡也知道,因此她一直都有好好地保护自己。

  在谈了一会话之后,莫凌月就觉得谈的差不多了,不过由于林心怡的盛情挽
留,最后莫凌月也没有走,而是留在了这里等着吃午饭。

  正常情况下,到了这里基本上也没什么了,接下来无非就是莫凌月吃完饭就
去别的学生家里家访,然而事情往往会出现在意想不到的时刻。

  就在林心怡去厨房做饭的时候,莫凌月忽然就看到了那个足以影响他人生的
东西。

  那是一双搭在沙发边缘上的丝袜,长长的黑色丝袜看着稍稍有点脏的,应该
是穿了一段时间还没有洗的,不过看起来依然是相当地好看。

  看着这两条丝袜,莫凌月就开始在内心中感到了一种莫名的冲动……

  实不相瞒,莫凌月是个足控,而且还是那种情况非常严重的重度足控,造成
这种情况的原因主要是他的家人对他的调教导致的,他那相当不正常的母亲将他
调教成了一个喜欢女孩子脚丫的变态,而他那更不正常的妻子和两个女儿更是时
不时就用脚丫子来逗他,时间长了,他就渐渐变成了一个对和脚有关的一切事物
都相当感兴趣的变态伪娘。

  现在那两条挂在阳台上的丝袜正好激起了他对于脚的欲望,他的妻女们经常
用穿着丝袜的脚捂住他的口鼻,那种感觉一开始确实相当难受,但用不了多久他
就喜欢上了那种味道,并且有事没事就会偷偷地找丝袜闻上一闻。

  今天他的反应正是他被老婆女儿们调教的效果,看到了那双没洗的丝袜后,
他的心中立即产生了上去闻闻的念头,当然,他心中仅存的一点理性还在劝阻着
他,毕竟这并不是关系很好的老婆女儿的,而是自己学生的丝袜,自己要是轻举
妄动了不管对谁都不好吧。

  莫凌月就这样强行地忍耐着自己的欲望,但是止不住膨胀起来的下体还是让
他感到越来越难受,每每想到丝袜上带着的玉足味道就有种想上去闻闻那两条袜
子的冲动。

  这种冲动随着时间的推移开始变得越来越强,终于,这只可爱的小伪娘还是
没能抵挡住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欲望,开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并悄悄地朝丝袜的
方向走了过去。

  「唔……」

  他将丝袜放到了自己的嘴巴边上,开始大口大口地闻起了上面的味道。

  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丝袜的上面有着少女玉足的味道,这种味道和他成熟
的妻子以及可爱的女儿完全不同,但都是那种闻到之后就会感到无比幸福的味道,
要说对这种味道的感觉的话,大概就是喜欢的不得了吧。

  「嗯……味道真好……好香……」

  莫凌月一边闻着丝袜的味道一边说出了这样的话,黑色的丝袜上仿佛带有无
尽的香味,让他不由自主地沉迷于其中,并在之后慢慢地被这种味道拉入深渊。

  可即便会堕入深渊又如何呢,莫凌月对这种味道真的是喜欢的不得了,喜欢
到了即便是拿命来换也并非不可的程度,毕竟这个味道对他的情欲真的太有挑逗
性了,不沉迷于其中才是真正说不过去的事。

  「啊……好喜欢……好喜欢……」

  莫凌月就这样一边吮吸着丝袜上的味道,一边发出无比享受的声音,丝袜上
的味道让他过于沉浸于其中,以至于他根本没有注意到发生在自己身后的事情。

  实际上,就在莫凌月的身后,他的学生林心怡已经在不知何时走出了厨房,
还从身上掏出了手机,打开了手机的摄像功能,开始将莫凌月沉迷丝袜的样子给
录了下来。

  「老师……好可爱啊……」

  林心怡嘴角一弯,露出了一种形如痴女的笑容。

  她和莫凌月的妻女以及身旁的其他女人一样,都对着莫凌月有着超越普通关
系的想法,搭在那里的丝袜实际上就是为了让莫凌月成为她的囊中之物的想法。

  她早就调查过莫凌月的一切,莫凌月喜欢丝袜这种事情她知道的相当清楚,
因此她特地准备了两条丝袜作为陷阱,打算将莫凌月沉迷于丝袜的样子拍下来,
这样她就可以用这个视频当成把柄来威胁莫凌月了。

  林心怡心中是这样想的,而事情的发展也在朝着她心中所想前进。

  莫凌月并没有发现正在拍摄的她,他依旧在那里不断地闻着丝袜上那浓郁的
味道,样子看上去已经沉迷到了极限。

  「啊……这个味道……就该是这个味道……」

  沉迷于丝袜味道的莫凌月依旧在发出沉醉的声音,沉醉到了即便是林心怡正
在慢慢靠近他,他也完全没有注意到。

  于是,他沉迷丝袜的样子就被林心怡手中的摄像机给拍了个一清二楚,林心
怡觉得这种视频放到网上一定会引起巨大的轰动的。

  「嗯……嗯嗯……」

  莫凌月继续闻着味道,闻了很久很久,直到好久之后他才终于抬起了头,并
说到:「好了,就闻到这,别让林心怡同学发现了……」

  他还没有把话说完就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因为他感觉到了自己身后有什么不
怀好意的影子在看着他。

  「这……不会吧……」

  莫凌月想到那种可能后顿时整个人都感觉凉透了,他慢慢地转过身去,想要
看看他的感知有没有出现问题,结果发现一点问题都没有,就是他自己感知对了。

  在他的正后方,林心怡真的站在了那里盯着他,她那双如同发情了一样的眼
神以及手里的摄像机都让莫凌月的心颤抖了好几遍。

  「天……林心怡同学,刚才的你是都看到了?」

  莫凌月发出了相当害怕的声音,而林心怡并没有说话,她只是点了点头表示
莫凌月的猜想是对的。

  「嗯……啊呜啊呜……」

  莫凌月发出了语无伦次的叫喊,他现在的精神相当混乱,这也难怪,毕竟被
别人看到自己在吸丝袜什么的确实不是什么好事,而且被看到还不算完,被看到
之后甚至还被录下来就更加可怕了,万一流传出去,怕是他整个人的人生都要毁
了吧。

  想到自己的教师生涯被林心怡拍摄的视频完全毁掉的未来,莫凌月就控制不
住地打了一个寒战,他十分害怕地看着林心怡,本就不存在的教师威严现在更是
消失的彻彻底底。

  「林……林心怡同学……」

  莫凌月害怕地抱着自己的胸口,额头上的汗几乎要把他整个人给淹没:「那
个……刚才的事……可不可以当成没看见啊……」

  说完这话,莫凌月甚至害怕地跪在了地上,并连续对林心怡磕了好几个响头:
「求求你了,林心怡同学!不要把老师喜欢丝袜的事情传扬出去!那样老师的人
生都会毁了的!求求你了!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面对着莫凌月的苦苦哀求,林心怡完全没有心软的样子,她甚至是在笑着看
着莫凌月的,因为在她的眼中莫凌月的样子真的很可笑。

  「呵呵呵。」

  林心怡发出了笑声,笑声听起来非常好听,但不论是谁都听得出来,这好听
的声音之下隐藏着的是十分强大的恶意。

  「老师,你是不想让视频传出去对吗?」

  林心怡问起了这样的话,而莫凌月则是十分赞同地继续磕着头:「是的!是
的!不要流传出去啊!让我做什么都行啊!」

  「哈哈。」林心怡又是一笑,实际上莫凌月闻丝袜什么的视频已经在网上有
很多了,他喜欢脚和丝袜什么的实际上也早就不是秘密,全班上下估计也就他自
己不知道别人知道了吧。

  当然,林心怡肯定是不会告诉莫凌月这些的,毕竟要是他知道这些乱七八糟
的事情的话,那接下来就真的不好玩了。

  「真的是什么都可以做吗,老师?」

  林心怡笑着问出了这话,听到这话的莫凌月很快就对她又磕了好几个头,并
对她说到:「是的是的,要我做什么都行!」

  「那好。」

  说完,林心怡就从自己的身上掏出了一个项圈,随后十分迅速地将这个项圈
递给了了莫凌月,并说道:「来,戴上它,老师。」

  「这是……」

  「电击项圈哦,老师……」

  林心怡的话忽然让莫凌月感到了全身上下的恶寒:「这是我特制的电击项圈,
戴上它之后,只要你的身体离开我家十步远,这个项圈就会放出电力,把你给电
晕。」

  「这……」听到林心怡的话后,莫凌月显然是变得更加害怕了:「你……你
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我喜欢老师啊。」林心怡说到:「所以我就想把老师你当成宠物养在
我家里啊。」

  「宠物?」

  「没错,宠物!」

  说罢,林心怡双手一用力就将莫凌月按在了地上,尽管莫凌月很想反抗,但
身形娇小的他那里是林心怡的对手,转眼之间,他的脖子就被林心怡强行套上了
电击项圈。

  「嗯……」

  被戴上电击项圈之后,原本莫凌月还想反抗一下,但是他的手刚一抬起来,
林心怡就按下了藏在自己身上的电击项圈遥控器,于是「啪」的一下,一股电流
就从莫凌月的脖颈处冒了出来,莫凌月也跟着开始了一阵毫无规律的手舞足蹈。

  「别乱动哦,老师。」

  「好……好……」

  电击结束后,莫凌月发出了有气无力的声音,同时脸色看上去也相当不好,
他觉得自己的未来估计会遇到更多可怕的事情也不一定……

  在这之后,莫凌月就被林心怡关到了她的家里,莫凌月的家人打电话问他为
什么没回家,他也不敢把事情说出来,总而言之就是非常害怕地呆在了林心怡的
家中,生怕林心怡对他做出什么出格事。

  但是出人意料的是,林心怡似乎并不打算对他做什么,她只是像照顾小孩子
一样照顾起了他,吃饭、洗澡什么的都有林心怡全方位的照顾,老实说过的其实
还挺不错……

  「这样的话……或许顺从一下,就用不了几天就能走了吧……」

  在睡觉的时候,被当作抱枕的莫凌月如此想到,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此时此刻的他还不知道,他所期待的东西会在第二天的早上就完全消失掉…


  ……

  「嗯……」

  正常地睡了一个晚上的莫凌月慢慢睁开了眼睛,而在意识逐渐庆兴之后,他
就开始感到自己的情况似乎有点不对……

  他此时此刻感到的感觉……就好像有什么东西绑住了他的手脚一样……

  「怎么回事?」

  由于这种意料之外的情况,莫凌月开始说出了这样的话,很明显,现在的他
已经因为这种未曾预料到的事情而害怕到了极点。

  而在这之后,他又发现了一些更可怕的东西。

  他忽然发现自己的呼吸似乎变得不顺畅了,他的鼻子现在被什么东西给堵住
了,这种东西上面似乎有种奇怪的味道,这种味道闻起来相当熟悉,闻上去虽然
怪怪的但对莫凌月来说也是相当地好闻,但问题是就算这味道再好闻,莫凌月也
对这种味道完全提不起兴致来。

  现在的他想要明白的仅仅只是为什么自己会遇到这种事情而已,但遗憾的是,
这里似乎并没有人能为他做出解答,似乎他只能保持着这种状态直到世界毁灭一
样。

  当然,实际情况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坏,没过多久,林心怡就打开了他所在
的房间的门,随后就走到了房间里,看到莫凌月的样子后就笑了笑对他说到:
「哟,老师,你醒了啊。」

  「嗯,我醒了……等等,林心怡同学,现在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我的手脚
都动不了了?而且鼻子还呼吸不了?你对我做了什么啊?」

  林心怡依旧没有选择直接做出回复,但她脸上的笑容还是表明了现在的情况
并不乐观:「来,老师,你先看看吧。」

  说着,林心怡就从门外推过来了一面巨大的镜子:「原本想让老师醒来之后
被吓一跳的,没想到老师你醒的这么早,算了,反正不管怎样你都会被吓一跳就
是了。」

  正如林心怡所说,当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后,莫凌月果然像林心怡预料中的那
样「啊!」的大叫了一声。

  镜子里的人是莫凌月这个事情是没有变的,但问题是莫凌月现在的打扮已经
和他印象中的自己完全不同了。

  他的衣服现在已经全部被扒光,几乎赤身裸体地被绑在了林心怡的椅子上,
并且绑着的姿势还是那种两腿叉开的姿势,光是看着莫凌月就感觉非常地害羞。

  但比起这个,更要命的是莫凌月的伪娘小鸡儿,他的小鸡儿不知道在何时被
套上了一种他曾经在一些小黄书和电影里看到过的贞操锁,小小的贞操锁将他的
小鸡儿给牢牢地锁在了里面。

  注意到这个东西后,莫凌月顿时感到下体一紧,内心里的某种倾向也仿佛在
这一刻被完全挑动了起来。

  他感到自己的下体开始控制不住地想要勃起起来,但又因为贞操锁的束缚,
他的小鸡儿在胀大到贞操锁控制的范围后就完全无法变大了,这就让莫凌月感到
了一种无法用简单的语言来形容的痛苦,硬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小鸡儿马上要
炸了的感觉吧。

  「嗯……」

  由于这种鸡儿快要炸掉了的感觉,莫凌月现在疼的两眼大睁,身体也跟着不
断地打哆嗦,头上还冒出了很多很多的冷汗,要是小鸡儿勃起的再大一些的话,
估计莫凌月就要翻个白眼昏过去了吧。

  然后,当他在痛苦中将视线上移的时候,他所看到的那种景色更是让他下体
胀大的幅度增加了一分,也让他所感受到的痛苦增强了数倍。

  他所看到的是自己的脸,他在这里发现了自己为什么呼吸不畅的原因。这是
因为他的鼻子被丝袜给牢牢地堵住了。

  堵住他鼻子的丝袜他很清楚,因为这就是昨天他闻的那条林心怡的丝袜,没
想到林心怡居然会用这条丝袜堵住他的鼻子,不得不是这人恶趣味真的是很厉害
……

  「嗯……」

  看到这堵住他鼻子的丝袜,本就情绪无比激动的莫凌月更感到情绪上头,他
感到自己浑身上下都开始发热,性欲似乎被那条有着无比美好的味道重新调动了
起来,老实说即便他鼻子边上放的是味道最好的鲜花也未必能有如此的效果。

  但这个时候情绪激动可不是什么好事,别忘了他的小鸡儿上面还被套着锁呢,
厚厚的贞操锁直接就让莫凌月的痛苦增加了更多,他可爱的伪娘小鸡儿也在贞操
锁里面被锁的死死地,即便它再想变大也完全无法挣脱金属,只能被牢牢地捆着,
给它的主人更大的痛苦。

  「嗯……嗯……」

  莫凌月死死地盯着林心怡,不知他现在内心中对林心怡的感觉是惧怕还是憎
恶,亦或者两者皆有,反正在他疼了好一会之后,他的双眼就猛一下翻了过去,
同时也吐出了舌头,被牢牢锁住的下体也跟着射出了一泡浓厚的精液。

  这些精液没有办法射出贞操锁,最后只能被贞操锁给完全地收集起来,不知
以后到底会留作何用。

  「嗯……啊……」

  莫凌月口中还在发出声音,这些声音证明着他并没有死去,只是这对于他来
说是好事坏就没人知道了。

  「哈……老师真的好可爱啊……越来越想欺负他了……」

  而与此同时,林心怡的脸也变得红透透的,看来之前莫凌月发情的样子也挑
起了她不小的情欲……

  ……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点地过去了,林心怡依旧没有产生把莫凌月放走的想法…


  她似乎依旧将莫凌月当成她自己的玩具,并且在囚禁莫凌月的这段时间里一
直对他进行着各种各样的折磨。在这种折磨下,莫凌月射出了一波又一波他根本
不想射出的精液,而因为这种射精,他的身体和精神都变得越来越差。

  终于,在被折磨了好几天之后,林心怡忽然将莫凌月小鸡儿上面的贞操锁从
他的身上解了下来,此时此刻的贞操锁里面已经被射满了白白的精液,那些精液
被完全收集在了贞操锁里面,也就是说这几天莫凌月的小鸡儿都是泡在精液里面
的……

  这种事情虽然听上去相当地恶心,但莫凌月此时此刻已经对这种事情无所谓
了,老实说他还能保持正常的意识就已经是件幸运的事了……

  「唔……」

  摘下莫凌月鸡儿上的贞操锁之后,林心怡还低下了头对贞操锁闻了闻,刚一
把鼻子放上去,存放好久的精液溢出的那种刺鼻腥味就立即钻入了她的鼻子里面。

  虽然这种味道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并不好闻,但林心怡却完全没有表现出任何
不适感,反倒是十分陶醉地在那里闻了起来,闻完之后还说了一句:「啊,好棒
的味道啊。」

  「嗯……」

  莫凌月的双眼在此时暂时恢复了一些光芒,而在恢复之后,他就看到了一个
让他颇感意外的场景。

  只见林心怡拿出了一个更大的瓶子,将瓶子里面的精液全都倒在了里面之后,
就又一次将脑袋对到了瓶子上面,闻味道的样子看上去更加陶醉。

  「林心怡同学居然这么变态啊。」莫凌月在自己的内心中如此说道,也许是
由于精神状态不稳定的缘故,他只是在脑袋里面想想,并没有直接把话从嘴里说
出来。

  不过即便如此,林心怡在注意到莫凌月的样子后依然选择对他露出了一种非
常漂亮但同时也非常吓人的笑容,看到这种笑容之后,莫凌月甚至被吓的全身激
动,刚刚从贞操锁里解放出来的小鸡儿居然被吓得变硬了。

  「诶哟,老师,你醒了啊。」

  林心怡用一种如同熊孩子看到可以用来砸着玩的玩具的眼神看向了莫凌月,
面对着这种眼神,莫凌月甚至有点不敢看林心怡的眼睛,仿佛林心怡这双眼睛会
吸走他的魂一样。

  尽管被吸走魂这种事情还是不太可能的,但莫凌月相当确定,自己的命早晚
会栽在这个女人的手上。

  「嗯……林心怡同学……饶命啊。」

  莫凌月扭曲的脸庞看上去已经要哭出来了,他楚楚可怜的样子确实非常惹人
怜爱,然而这种惹人怜爱是针对其他人的,面对林心怡,这种样子不仅不会让她
产生恻隐之心,搞不好还会起反效果。

  果不其然,莫凌月的求饶造成的反效果很快就在林心怡的身上显现了。

  和之前一样,林心怡并没有因为莫凌月可怜巴巴的样子而产生任何心软的情
绪,她看着莫凌月的眼神依旧和看一件玩具没什么区别。

  「老师,我还没玩够呢。」

  说完,林心怡就将收集好的精液瓶子放到了一旁,检查了一遍贞操锁里面的
精液已经被倒完了之后,就又一次将贞操锁戴到了莫凌月的小鸡儿上。

  「噫——」

  莫凌月在贞操锁被戴上后的下一刻发出了这样的声音,他的声音听起来无比
痛苦,但又相当好听,好听到了让人忍不住施虐的欲望对他再次进行虐待。

  尽管他的小鸡儿已经勃起了,但强大的贞操锁依然有办法戴在这明显不符合
体型的小鸡儿上。

  这个贞操锁就好像装了液压装置一样,刚一放到莫凌月的鸡儿上,莫凌月就
感到有种强大的力量在强行把他的小鸡儿压缩起来,这样的行为带给莫凌月的感
觉是无比疼痛的,很快他就被压的浑身是汗。

  老实说贞操锁的设计者也是挺有恶意的,由于压制莫凌月勃起的阴茎带来的
痛苦,莫凌月反而感到了更强大的刺激,随后在这种刺激的作用下,他的小鸡儿
反倒想变得更大。

  然而,又因为贞操锁的束缚,想要变大的小鸡儿更是无法胀大到比贞操锁限
制更大的地步,只能在全方位的压迫下给予它的主人更大的痛苦。

  「嗷——」

  贞操锁向根部推进到了中部的那一刻,莫凌月发出了一种无比惨烈的叫声,
这种叫声和之前听上去完全不一样,之前的那些情感现在已经完全没法感觉到,
能感到的仅仅只有发自内心的恐惧与绝望。

  有一说一这个叫声确实有着不错的效果,即便是林心怡在听到了这样的叫声
后都愣了一小会,如果是在大街上,相信这种叫声一定会引来他人的救援吧。

  可惜现在莫凌月所处的地方是林心怡的家中,因为即便是作为伪娘的自我保
护天赋也完全救不了他,他只能在林心怡的虐待中不断地感受着痛苦。

  林心怡回过神的时间很快就到了,她的眼神此时此刻变得更加恐怖,即便说
是想要吃了莫凌月都不为过。

  「老师,看来要给你点惩罚了。」

  说着,林心怡忽然将自己的身体贴近了莫凌月,并将自己的另一只手伸向了
莫凌月的肛门附近。

  「嗯……你又要干什么,林心怡同学?」

  「当然是给老师你一点惩罚了……不过也不能完全算是惩罚,也会很爽的。」

  林心怡的话音刚落,莫凌月就感到自己后庭传来了一阵异物插入的感觉。

  「哦?哦——!」

  异物插入的感觉又一次让莫凌月发出了惨叫。

  此时此刻,林心怡正将自己的手指插入莫凌月的肛门里面,异物进入肛门内
部带来的刺激,不断地向前涌向前列腺,在林心怡将手指完全伸到里面之后,莫
凌月的前列腺感到的刺激就更强了。

  剧烈的刺激又一次挑起了莫凌月作为人的本能,他的小鸡儿又一次想要变大,
但是在这种贞操锁不断往里挤压他鸡儿的状况下,他所受到的性刺激越大,他感
到的痛苦就越发强烈。

  「嗯啊啊啊啊啊——」

  终于,在这种不断的刺激下,莫凌月最后还是发出了作为伪娘应有的可爱惨
叫声。

  面对着发出惨叫的莫凌月,林心怡依旧是完全没有怜悯的意思,不仅如此,
她还非常有恶趣味地将身体贴到了莫凌月的身上。

  「咦?」

  在惨叫的同时,莫凌月也发出了充满疑惑的声音,他并不知道林心怡又想搞
什么事情,但是不管林心怡想干什么,他的下场绝对不会好到那里去。

  「老师,别那么害怕,只是都下你而已。」

  虽然林心怡是这么说的,脸上的笑容看上去也是好看的不得了,但是经过了
好几天的虐待之后,莫凌月十分确定她绝对不止是想逗逗自己就完了,绝对还想
着别的什么可怕的事情。

  果不其然,在后庭被插入手指的同时,林心怡也将自己上身的衣物全都脱了
下来,那白白净净的漂亮身子顿时映入了莫凌月的眼帘。

  如果是平时,相信莫凌月一定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兴奋,随后头脑就被性欲完
全压制住吧。

  然而,这次并不是平时,莫凌月的小鸡儿可是还被套在贞操锁上面呢,这样
的刺激对于现在的他根本不会让他产生快感,能让他感觉到的,仅仅只有他的下
体因为欲望的增加而想要胀大但是无法胀大的剧痛。

  而在这之后,林心怡甚至还将身体上上下下地动了起来,小巧的乳头不断地
摩擦起了莫凌月的乳头,使得莫凌月感到的痛苦开始越来越强大。

  「噫——啊——」

  莫凌月已经疼的双眼大睁,双腿也在不停地颤抖,额头上的汗珠几乎要把整
张脸都给盖住,脸上惊恐的表情也在叙述着他内心中极强的恐惧,这种恐惧让莫
凌月根本无法集中精神,他感觉自己随时都有可能疼到昏死过去,甚至搞不好直
接就会疼死。

  「啊,老师,看你的样子好像挺享受的啊。」

  莫凌月的耳旁传来了林心怡的声音,此时此刻她的声音听上去已经没有那么
清晰了,老实说能听得清楚是她的声音就已经是莫凌月的一种幸运了。

  「呜……」

  莫凌月根本没有办法回答林心怡,她只能发出痛苦的声音表示自己一点都没
有感到享受。

  但是这种事情林心怡会管吗?她只是想让自己玩得爽而已,其他的事情几乎
都没有在她内心的考量之内。

  「好了好了,老师,我差不多也玩够了,就让你好好享受下高潮吧。」

  林心怡这样说着,同时也再次将她脚上的丝袜从脚上脱了下来。

  「老师你看,这是你最喜欢的丝袜哦。」林心怡用手指夹着丝袜,并在莫凌
月的眼前轻轻地甩了两下:「猜猜我接下来要拿它做什么呢?」

  「呜……呜……」

  莫凌月并没有回答,不管就算他回答了,林心怡估计也不会在乎这种乱七八
糟的东西,反正只要她自己爽起来就可以了,其他人的感受根本不会在她的考虑
范围之内。

  「答案是这样哦。」

  说着,林心怡就将自己的丝袜盖在了莫凌月的脸上,刺鼻的脚臭顿时在这一
刻涌入了莫凌月的脑海,这股味道又一次给了莫凌月极强的刺激,哪怕他现在已
经神志不清了也是一样。

  「嗯?这个味道?好香啊。」

  莫凌月在他混乱的内心中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同时他的肉棒变大的力度也
在增强,林心怡甚至还听到了贞操锁上传来了「咔」的响声,就好像贞操锁被小
鸡儿强行撑开了一样。

  「老天爷,老师的鸡儿这么厉害啊。」

  林心怡甚至还发出了一声惊叹,不过这种事情并不会让她对莫凌月的想法出
现改吧,她现在就是想把莫凌月好好虐待虐待,只要莫凌月还在那里,她就不会
轻易放弃,毕竟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啊啊啊,这个味道,虽然下面好痛,但是也好爽啊!」

  在强烈的气味刺激下,莫凌月又开始在心中说出了话,而于此同时,他所受
到的感觉也在因为这种气味而渐渐出现变化,他开始觉得自己下面被贞操锁捆住
有点爽了,不知道要是气味再大一点会不会让他感到更爽。

  「哦——!」

  莫凌月突然发出了又一声大叫,叫起来的声音比起之前要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而他脸上的表情也是看上去变得极爽无比,就好像马上就要爽死了一样。

  这个叫声的原因是因为林心怡对着他的蛋蛋踢了一脚,重重的踢击让莫凌月
感到了强烈的感觉,如果是正常情况下,莫凌月应该还会接着疼,但是在这种精
神模糊又得到了丝袜味道刺激的状态下,莫凌月反倒感觉自己快要爽死了。

  「咚——」

  而在这之后,莫凌月就倒在了后面的椅子上,脸上露着相当痴迷的表情,如
果不用手指探探他的鼻息的话,相信林心怡真的会觉得莫凌月已经爽死了吧。

  「嗯……」

  探完鼻息之后林心怡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发出了一声长叹,她可不想把莫凌
月老师给弄死,那样她可就真的吃不了兜着走了。

  虽然现在这种情况她应该也算是犯罪人士来着……

  「不管了不管了。」

  虽然也产生了一瞬间放走莫凌月的念头,但是最后林心怡还是没有选这个选
择,毕竟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就算是放了莫凌月,她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去,
还不如破罐子破摔接着玩呢。

  想着想着,林心怡就将莫凌月小鸡儿上面的贞操锁给取了下来,虽然之前贞
操锁已经被撑开了一条小缝,但幸运的是里面的精液储存部分并没有受到什么损
害,莫凌月之前高潮射出来的精液也依旧在里面储存着。

  「还好还好,没漏出来……话说这次射了这么多啊……」

  将莫凌月的精液再次收集起来之后,林心怡就走出了关押莫凌月的房间,随
后开始准备起了她的下一步计划。

  ……

  时间又过了好久好久……

  ……

  莫凌月就这样又被虐待了好几天,这几天里,他每次都会在贞操锁里射出一
股浓浓的精液,即便是过了好久,他的精液浓度也依旧没有下降,以至于林心怡
都感觉自己有点被吓到,她都有点怀疑莫凌月这只伪娘到底可不可以算人类了。

  不过不管莫凌月射了多少,林心怡都会在莫凌月射精之后将他的精液储存起
来,很快,他的精液就被存了整整一大盆。

  而面对着这一大盆精液,林心怡并没有直接倒掉或者选择喝下去,而是将自
己的丝袜和高跟鞋都放在里面泡了起来。

  在泡了一晚上之后,林心怡就开始拿着这些泡好了的东西走向了莫凌月被关
押着的房间。

  「嗯……嗯嗯……」

  林心怡离房间远远的就听到了莫凌月的哭声,他的哭声还是那么好听,听上
去就非常想让人虐待,而林心怡现在要做的,就是对莫凌月的哭声进行回应。

  「老师,我又来了。」

  房间的门打开之后,林心怡就看到了已经不成人形的莫凌月,现在的他浑身
上下都乱糟糟的,头发乱,身体也有点脏,不过即便如此,他的样子依旧是那么
好看,这样糟乱的样子不仅没有对他产生什么保护作用,反倒更容易让人产生欺
负他的念头了。

  「嗯……嗯……」

  莫凌月的哭声依旧在传入林心怡的耳朵里面,也许是林心怡虐待他虐待的太
厉害吧,这几天过去之后,莫凌月甚至都不怎么说话了,每天除了哭还是哭,哭
的林心怡都感到有些心烦,心想着那天找个东西把莫凌月的嘴巴堵上,让他永远
都哭不出来。

  「啪!」

  林心怡一巴掌打在了莫凌月的脸上:「别哭了,烦死了!」

  「嗯……」

  哪怕脸蛋被巴掌重重地打了一下,莫凌月也依旧没有停止哭泣。

  最后,林心怡也只能选择不在乎他的哭声,反正等今天的虐待开始了,不管
现在莫凌月哭的有多厉害,过一会他还是会被性快感和痛苦两方面的压力给冲昏
头脑。

  「来,老师,穿上这些。」

  林心怡说着就把在精液里面泡了整整一个晚上的丝袜和高跟鞋从盆里拿了出
来,随后小心翼翼地套在了莫凌月的腿脚上,两条带着白色痕迹的丝袜紧紧地贴
上了莫凌月的腿,带有白浊的高跟鞋也贴在了莫凌月的脚上。

  莫凌月感觉自己的腿和小脚丫都变得黏糊糊的,而且还特别凉,他的第一反
应就是自己的双腿和双脚变得脏脏的,如果不是在这种地方,估计等会莫凌月还
要去浴室里洗个澡吧。

  林心怡肯定是不会让他去洗澡的,她想看的就是这样的莫凌月,那沾染上精
液的样子看着真是令人陶醉,光是看着就让她感觉把持不住,虽然她早就做了很
多把持不住的事情就是了。

  「嗯……老师这样子真令人把持不住啊。」

  看着被强行套上丝袜的莫凌月,林心怡忍不住地说出了这样的话。

  莫凌月现在的样子在林心怡的眼中看上去真的是相当充满诱惑力,本就纤细
的两条长腿现在在丝袜和高跟鞋的衬托下变得更加修长,上面带着的点点滴滴的
精液又让这修长的双腿多了一分淫乱的美感,光是看着就相当让人把持不住。

  林心怡甚至都有点想把莫凌月小鸡儿上的贞操锁拆下来,然后自己扑上去上
了莫凌月了。

  当然,林心怡最后想了想还是决定把贞操锁再次套在了莫凌月的小鸡儿上,
这次也许是莫凌月真的精神状态不好,也可能是莫凌月并不喜欢这样,因此贞操
锁并没有受到什么阻碍就被轻松地套在了莫凌月的小鸡儿上。

  就像是衬托着花朵的绿叶一样,戴上了贞操锁之后,林心怡顿时觉得莫凌月
变得更加性感了,那可爱的小鸡儿真的好想让人玩玩,尤其是那小小的蛋蛋,看
上去玩起来一定会很好玩。

  「嗯……稍稍玩一下也不是不可以吧……」

  林心怡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种笑容,这种笑容只会在她想要做坏事的时候才
会露出来。

  笑着笑着,林心怡就又从身上掏出了一条丝袜,这条丝袜和之前的那些一样,
都是她穿过一段时间的,只是和之前不同的是,她并没有把丝袜放到莫凌月的脸
上,而是用它包住了自己的舌头。

  「嘶溜——」

  林心怡用舌头在莫凌月的小巧乳头上轻轻地舔上了一口,这一口下去,莫凌
月的样子瞬间就变得和之前有些不一样,之前那种难受的样子仿佛消失的无影无
踪。

  现在的他看上去就好像被什么东西挑起了兴致一样,他的小脸红彤彤的,下
面的贞操锁似乎也传来了一小阵动静,就好像他的欲望被林心怡的舔舐给挑起来
了一样。

  「嗯……」

  莫凌月又一次发出了轻而好听的叫声,听见这个声音之后,哪怕是林心怡也
跟着感到心头一颤,下体甚至都开始忍不住发热起来。

  「老师的叫声真的好色啊。」

  林心怡轻轻开口说出了这样的话,说话的同时还轻轻地笑了几声,只可惜莫
凌月并不会因为她好听的笑声而对林心怡产生改观,他已经恨透林心怡这个杂种
了。

  「来,老师,再让你舒服一点。」

  说着,林心怡就蹲下了身子,蹲在了张开双腿的莫凌月身前,脑袋直接对准
了莫凌月可爱的两颗小蛋蛋。

  「不仅声音好色,小蛋蛋也是可爱的不得了呢。」

  等做完了这样的评价之后,林心怡就将自己的头缓缓地靠向了莫凌月的小蛋
蛋那里。

  随后,林心怡就将自己套着丝袜的舌头从口中送出,紧接着就像之前那样
「嘶溜」一声舔到了莫凌月的小蛋蛋上面。

  「嗯……」

  那相当可爱的声音又一次从莫凌月的小嘴巴里面传了出来,和之前的声音十
分类似,这个声音带着微微的一丝疼痛,但比起疼痛,莫凌月感受到的更多是快
感。

  莫凌月好像真的对丝袜沉迷的不得了,即便林心怡的舔舐让他的小鸡儿胀起,
以至于他的小鸡儿承受了来自贞操锁的剧痛也是如此,那种剧痛在套着丝袜的舌
头对他的小蛋蛋舔舐了一小圈之后就仿佛转换成了快感一样,哪怕这种快感对他
的身体并不是什么好事也无法阻止他产生这样的感情。

  林心怡对莫凌月的舔舐就这样持续了好长的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对于莫凌月
来说是相当漫长的,但即便是这种漫长的痛苦,莫凌月也好像完全没有让它结束
的想法,他似乎真的沉迷在了这种痛苦里面,以至于他甚至还从这种痛苦中感到
了少许的快感。

  「嗯……」

  莫凌月的声音依旧在发出着,而林心怡也在不断舔舐着,两个人就这样保持
了这种状态好久好久,仿佛这种状况会永远持续下去一样。

  当然,永远持续下去什么其实还是不太可能的,因为用不了多久,林心怡就
开始加重了自己舔舐的力度,当力度加大之后,莫凌月感到的快感就变得更强了,
他的小鸡儿也在贞操锁里做无谓的挣扎。

  最后,当莫凌月发出「嗷」的一声大叫之后,他的小鸡儿就又一次将精液完
全射进了套着小鸡儿的小小贞操锁里,只是这次,他脸上的表情已经没有以前那
么难看了,看来他对于丝袜的喜爱真的可以让他连认知都扭曲掉啊。

  「嗯……嗯嗯……」

  射精之后,神智不清的莫凌月就开始发出了意义不明的声音,也许是他还想
再爽一把,至少林心怡本人是这样觉得的,于是她这次没有收手,而是做出了进
一步的动作。

  她将莫凌月腿上套着的带有精液的丝袜从腿上又拽了下来,拽下来的时候也
不忘记欣赏欣赏莫凌月那细长的伪娘裸足。

  而在这之后,丧心病狂的林心怡就开始将丝袜放到了莫凌月的嘴和鼻子上,
并将它们好好地堵了上去。

  「唔?」

  即便已经有些神志不清,莫凌月也依旧意识到了情况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平
时还很顺畅的呼吸现在却完全感觉不到了,这就让他感到了一瞬间的恐慌。

  然而在这种恐慌之后,莫凌月又因为感到了丝袜的味道而出现了情绪变动,
虽然这次丝袜的味道和以前比起来似乎稍稍有点不太一样,但莫凌月却发现自己
好像更喜欢这种,浓浓的丝袜味配上一种不知道是什么的香味后,莫凌月就感觉
这种味道更符合自己喜好了。

  「啊……好棒的味道……」

  虽然嘴巴被堵上说不出话,但莫凌月依旧再内心中发出了一声感叹。

  带着精液的丝袜堵着莫凌月的口鼻,他的呼吸因为这些开始变得越来越困难,
但莫凌月却完全没有因为这种快要窒息了的感觉而痛苦,相反他还非常地开心,
也许他到了天国也不一定能享受到这样的快感。

  在这种味道的刺激下,莫凌月很快就感到意识再渐渐变得模糊,没多久,他
就不省人事了,任凭林心怡再怎么叫他也没有动静……

  他的折磨在这一刻似乎终于走向了结束……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