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怀孕的女战士】(1-2)(翻译文)

**小说 2022-11-15 17:25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怀孕的女战士】(1-2)(翻译文)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怀孕的女战士】(1-2)(翻译文)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日站Shitaraba
译者:Saddad
2022/11/10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7037


                (01)

  一个孤独的女战士正在森林中奔跑。

  她作为雇佣兵参加过附近的一次战斗,但她的一方被打败了。她的雇主也在
战斗中被杀。

  不久后,敌军开始追捕残党,她在奔跑中躲避敌军。

  她穿着暴露的轻装铠甲。背上背着一把被称为戟的长矛斧头。

  小麦色皮肤,黑色长发。肌肉发达,体态丰满。还有一个高挺的肚子,饱满
得几乎要掉下来……

  她怀孕了,而且是在怀孕晚期。

  她的名字叫奥尔加。她是一个怀孕的女战士。

  「咕」。

  奥尔加逃到了森林中的一个小废墟。

  当她脱下变形的、已经无法使用的血迹斑斑的盔甲时,可以看到她露出的皮
肤被染成了黑色。

  奥尔加在之前的战斗中被敌人下毒,逐渐使她的肌肉失去了能力。

  「紧急处置的作用已经到了尽头……而救援……几乎无望。

  如果我被敌人的追兵抓住,我一定会被杀死。

  即使他们不这样做,如果毒药进入心脏,心脏肌肉松弛,就会死亡。

  那么必须选择第三个选项。

  如果杀了敌人的追兵,而且他有解药,就会得救。」

  幸运的是,手里有最爱的长戟。

  奥尔加决心为生存而战。

  奥尔加感觉到了敌人的存在,她把背靠在墙上。

  (有四个敌人?)

  奥尔加靠在墙上时,抚摸着坚硬、紧绷的腹部。

  暴露的腹部的大约一半被染成了可怕的黑色。

  胎儿完全不动,好像毒药使它无精打采。

  (如果追兵要来追我们,他们会踢开前门。

  我在那里设置了一个简单的陷阱。

  当他们陷入那个陷阱并感到困惑的时候,我将用长戟把他们干掉。)

  奥尔加抚摸着她的腹部,设想着要做什么。

  在奥尔加抚摸它的时候,感觉到紧张情绪有所缓解。

  在奥尔加抚摸着肚子的时候,开始听到「铿铿」的冲击声,有人试图从另一
边把门踢破进来。

  (来了吗……!)

  奥尔加举起长戟。此时她除了身上穿着护手和胫甲外一丝不挂,她的肥硕大
奶和高耸孕肚都显露无遗。

  很快,门被踢开了,追踪者试图闯入。但是……

  「嘎!!」

  第一个进入的人中了陷阱,他的腿被夹住了,他在挣扎。

  奥尔加抓住机会,以不像她临月的身体的敏捷性冲向那个人。然后,她以巨
大的力量将她的长戟挥向那人的头部。

  这名男子被从头部切成两半,倒地不起,脑浆和血液飞溅,最终死亡。

  (这是第一个……!)。

  另一个人没有看向他倒下的战友,从尸体上跃过,向奥尔加挥剑。但奥尔加
立即向后躲避。

  「什么!!」

  显然,对方没有想到一个孕妇会如此敏捷。

  滑倒的敌人被戟的斧刃击中背部。

  「啪唧」听到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那人就这么死了。

  奥尔加没有看他,而是继续举起她的长戟。

  下一刻,她斜着劈开了从入口处跳进来的士兵。

  「现在房间附近的所有人……!」

  奥尔加嘀咕着跑出了房间。

  这时,一支箭飞向奥尔加。

  「可恶!」

  她立即挥动长戟,将箭矢一个接一个地击落。当箭不再飞来,她拿起她刚刚
杀死的那个人的剑,把它掷向树顶上。

  「咕呀!!」

  树顶上传来一声惨叫,一个身影砰然落下。那是一个拿着弓的人。奥尔加刚
刚扔出的那把剑深深地插在他的喉咙里,血从他的血管里涌出。

  奥尔加挥动她的长戟,正中那人的头上,把他解决掉。奥尔加吸了一口气,
抚摸着孕肚。

  「这就是全部……不,还有一个……」

  奥尔加随后用锐利的目光看向灌木丛。

  「不错……孕肚的女战士!」

  灌木丛沙沙作响,一个黑衣人从里面出现。

  那人拿着一把细长的剑,闪烁着暗淡的、有毒的光芒。

  「你……是那个时候的……!」

  怎么会忘记呢?先前将在战场上如狮子般收割人命的奥尔加击伤并给她下毒
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面前的这个人。

  「不愧是孕肚的女战士。我很惊讶你还能在这种身体状况下活命。」

  「当然……为了这个孩子我不能死……!」

  奥尔加握住了她的长戟。

  「但现在这把剑的毒也差不多到达你的四肢了……你认为你能打败我吗……?」

  那人咧嘴一笑,架好了他的剑。

  黑衣人是对的,奥尔加的指尖正在逐渐失去感觉。

  她用麻木的手指紧紧握住戟柄,向那人跑去。

  即使挺着一个足月的大肚子,奥尔加也是一位战士。

  而且正如她作为雇佣兵的辉煌战绩所显示的那样,她是一个相当出色的战士。

  她迅速冲到那人身前,手中的长戟横着劈出。

  「啧啧……」

  然而,长戟并未击中猎物。

  刚才还应该在那里的人已经不见了。奥尔加把注意力集中在周围的环境上,
并寻找那个人的位置。

  (哪里……?不可能……!)

  在面前和上面没有人。奥尔加向左右看去,但他不在那里。唯一留下的是后
面……

  奥尔加意识到这一点有点晚。

  「不愧是孕肚的女战士。但以你的大肚子和中毒的身体,你不是我的对手」

  一个黑衣人的声音就在她身后传来,几乎是呼吸可闻的距离。

  奥尔加收回踏出的右脚,刚一挥动长戟,那人的手抓住奥尔加的乳房。

  「该死……哈……可恶……嗯……」

  长戟从被毒药削弱了肌肉的手上落到地上,发出嘈杂的响声。

  「科科科……你可能是一个战士,但你仍然是一个女人。这将使毒药起效得
更快」

  奥尔加试图反击,但她的动作被挡住了,她甚至没有机会反击,因为她失去
了得意兵器。

  奥尔加被这个男人弄得仰面倒地。那人踩着奥尔加受孕的腹部。柔软的孕肚
凹陷下去。

  「啊啊啊……!」

  男人对挣扎的奥尔加咧嘴一笑:「好吧……我是直接把你的肚子踩爆,还是
用我的剑把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串起来……?」

  「咕啊,不……!不,不要……」

  奥尔加有气无力地回答,但随后在她的腹部又遭受了一次狠狠的踩踏。

  「如果我让你一个人呆着,毒药会要了你的命,或者我可以在此时此地就杀
了你……对了!」

  奥尔加的内裤被那人用剑划开了,露出了奥尔加那黑乎乎的阴毛。然后这个
人突然脱掉了他的衣服。

  「你在做什么……!

  「嘿,我现在要操你了。我要干你,然后杀了你和孩子。你会有很多乐趣的,
不是吗?」

  什么……什么……?

  那人露出了赤裸的身体。训练有素的身体上布满了伤痕。一根坚硬的阳具在
他的两腿之间挺起。

  「嗯……唔……唔……」

  男人坚硬的阴茎毫无怜悯地插入了奥尔加体内。

  「哈,啊,唔……啊……」

  故意大声地发出声音,奥尔加在寻找机会。

  尽管她挺着个大肚子,但奥尔加是个战士。

  她平静地用眼睛注视着这个男人的动作,同时表现得沉浸在一波波向她袭来
的快感中。

  男人所有的衣服都脱掉了,所以她可以清楚地看到男人的肌肉运动。

  那人两只手都在揉搓着奥尔加的乳房,所以身体的两侧全是空隙。

  坚硬的东西触及她的右手。那是她刚刚击败的那个人所持有的弓箭。

  奥尔加十分感谢自己的好运,她在不引起那人注意的情况下悄悄握住了弓箭。

  她拿起箭的后端,离箭头大约两个拳头的距离,一下子刺向那人的肋下。

  「咕……咕哦哦……!」

  效果拔群。男子浮现出痛苦的表情。

  他挣扎着想拔出刺入他身体的弓箭。

  然而鲜血开始从弓箭刺入的地方喷涌而出。

  最终,该男子停止了动作。脸上挂着痛苦和惊讶交织的表情。

  「呃……呵……」

  是时间上的巧合,还是死前的本能?

  从仍然连接着奥尔加的阳具中汹涌而出的精液冲击着奥尔加的子宫。

  对奥尔加来说似乎是永恒的时间过去了。

  这段时间足以让她想起她的爱人和孩子的父亲。

  她孩子的父亲也在死前将他的精子释放到奥尔加的子宫里,并将他的种子种
在她体内。

  「……对了,解毒剂……」

  奥尔加气喘吁吁地爬起来,在那人脱下的黑色大衣中寻找,并拿出了解药。

  然后她一口气把它喝了下去。

  在黑暗中,赤身裸体的奥尔加抚摸着她的孕肚,仰望着夜空。渐渐地,她身
上的麻木感开始解除,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在恢复。她还能感觉到与刚才不同
充满活力的胎动。奥尔加松了一口气。

  「活下来了,我和这个孩子……」

  片刻之后,奥尔加摇晃着大肚子挖了一个坑,将追兵的尸体和他们的武器坑
在洞里。

  「这附近有一个村庄,我想,我们得去那里躲起来……」

  奥尔加拿着她的长戟,准备离开。除了武器,她一丝不挂,她的硕大的乳房
和腹部裸露在外,因为她变形的盔甲已经无法使用。

  「我很快就会把你生出来了,请你再忍耐一下……」

  可以看到,她的大肚子正变得坚硬而紧绷。孩子可能很快就会诞生。裸体的
女战士奥尔加抚摸着自己的孕肚,向村子出发。

  随后,奥尔加在附近的一个村庄得到了庇护,在那里,她经过艰难的分娩,
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女婴。然后她在那个村子里做了几年的保镖,带着孩子去了一
个邻国。

                (02)

  一个冒险者聚集的酒馆。

  一个女人进来了。酒馆里的人都看向她。

  她是一个身材肉感的女战士,身穿比基尼盔甲,背上背着一把长戟。她有一
头茂密的长发,长相十分出众。

  然而,吸引他们注意力的不是她的美貌和装备,而是她丰满的身体,特别是
她的腹部,以及突出的肚脐。

  这显然是一个属于足月孕妇的肚子。

  「嘿,老板,我可以喝杯水吗!」

  奥尔加,一位女战士,在柜台前愉快而轻快地对老板说。

  (过了一段时间)

  「该死,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及时赶到……」

  奥尔加向森林中的一个小废墟跑去。

  通过通信耳环收到她的姐姐娜丁的呼救。

  从冒险者聚集的酒馆中跃出,奥尔加以最快的速度奔跑。

  「哈,哈……姐姐,请一定要没事……!」

  奥尔加摇晃着她她即将分娩的大肚子和滴着母乳的爆乳,跑向城郊的森林。

  「唉……奥尔加,快来……」

  在森林里,奥尔加的姐姐娜丁正被三个兽人包围。

  娜丁和她妹妹奥尔加一样,是一名冒险家和魔法师。

  和奥尔加一样,娜丁也有引人注目的美貌和丰满肉感的身材,而她的乳房至
少比奥尔加的爆乳大两个级别,就像两个大号西瓜的巨大下垂爆乳。

  在这下面,她的腹部巨大而高挺。

  是的,娜丁也是一个临月孕妇。

  更糟糕的是,她的羊水在战斗中破裂。

  随着子宫收缩带来的剧烈疼痛让她茫然失措,几乎无法站立。

  娜丁痛苦地将身体靠在手杖上,揉着自己浑圆的腹部。

  「哈,哈……我的孩子,我马上会把你生下来……所以你只要再忍耐一下。
我只需要你再忍耐一下……」

  如果可以,娜丁真想现在就躺下,开始生产,但如果这样做,面前的兽人就
会十分愉快地攻击娜丁。

  兽人在亚人怪物中具有特别强烈的性欲,他们会发情并不顾一切地使所有种
族的女性受孕。

  他们并不关心对方是否怀孕或分娩。

  事实上,这三个兽人比马还大的鸡巴,正在他们的两腿之间跳动着。

  此刻,娜丁勉强站着,瞪着他们,所以他们不会碰她,但你永远不知道什么
时候平衡会被打破。

  如果发生这种情况,那将是结束。

  对娜丁来说,她唯一可以依靠的人是奥尔加。

  「姐姐……!」

  奥尔加依靠她的魔力反应冲向她的姐姐。

  她穿过灌木丛,跳过可能绊住她腿的常春藤奔跑着。

  她巨大的肚子,从外面看似乎可以容纳三胞胎或更多,和她那像西瓜一样大
的乳房不断摇晃。

  她,一个孕妇,怎么能显示出这样的身体能力呢?

  其中一个原因是对自己施加的魔法。

  为了防止生产对她的整个子宫施以肉体强化法术。

  它的目的是为了防止胎儿在最激烈的战斗中流产,但它也是一种具有加速胎
儿生长的弱点的魔法。

  是她的姐姐娜丁施了这个咒语,只有娜丁一个人可以取消它。

  如果这个魔法不被取消,子宫因为无法跟上胎儿成长的速度,最终会破裂。

  对奥尔加来说,她姐姐娜丁的生死与她自己的生死直接相关。

  她不能让她的姐姐死去。

  这就是为什么她急着去找她的姐姐。

  娜丁和奥尔加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事实上,这种增强肉体的魔法只有半
年的有效期。

  换句话说,魔法已经在四个月前过期了,必须再次施加这个魔法,但姐妹俩
都不知道这一点。

  除了身为魔术师的娜丁,身为激烈运动的战士的奥尔加,真的只是幸运,她
直到今天还没有流产。

  在奥尔加子宫里的第十个月的第十天,一直发育良好的胎儿就快出生了。

  「哈……哈……哈……今天肚子有点奇怪,涨涨的。」

  但相信她姐姐娜丁的魔法仍然有效的奥尔加并不怀疑这是分娩的迹象。

  最后「它」开始了。

  奥尔加的子宫剧烈疼痛。

  这是分娩的痛苦。

  呃!

  剧烈的疼痛让她甚至无法站起来,所以奥尔加停止了奔跑,蜷缩在原地。

  「怎么回事?突然间,我的肚子……啊!我的肚子。疼啊!疼啊~!

  奥尔加痛苦地瘫坐在地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但几分钟后,疼痛就退去了。

  「哈,哈,咿……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奥尔加再次站起来,步履蹒跚,开始向她姐姐呼救的森林中的废墟跑去。

  她现在应该非常接近她的目的地了。

  但是在开始跑步的几步之内,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噗沙!!!

  「咿……!!」

  大量的水从她的两腿之间射出。

  是的,她的羊水破了,因为尽管已经临产,她还试图强迫自己跑步。

  下一刻,比之前更强烈的疼痛袭击了奥尔加的子宫。

  「咿噶!!!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奥尔加再次哭着倒下。

  奥尔加对这疼痛有一种危险的预感。

  她知道,她的身体自然感觉很强壮,但这很危险。

  (不,不,它要出来了,它要出来了!!)。

  如果我在这里提高我的声音,我就会输给这痛苦。

  我想不惜一切代价避免这种情况。

  奥尔加在疼痛之间又站了起来,用她的长戟做支撑,迈着沉重而蹒跚的步伐
跑向她姐姐身边。

  她漫长而痛苦的生产已经开始……

  与此同时,奥尔加的姐姐娜丁正在与分娩疼痛作斗争,这种疼痛甚至比奥尔
加的疼痛更强烈。

  到目前为止,她已经设法在忍受痛苦的同时瞪着兽人。

  她开始听从一波又一波越来越强烈的分娩疼痛的摆布。

  「咕欸欸……呜呜呜……!」

  强烈的宫缩让娜丁不由自主地翻起了白眼。

  兽人的眼睛炯炯有神,阳具比马更庞大的兽人们不会错过这个黄金机会。

  三个兽人中的一个避免发出声音偷偷地走到娜丁身后。

  剩下的两个兽人走到娜丁面前,充当诱饵,挥舞着镐头一样的手持武器,恐
吓娜丁。

  娜丁没有注意到,他们中的一个人已经离开了视线。

  「嗯嗯嗯……」

  绕到她身后的那个兽人开始揉捏娜丁的西瓜爆乳。

  娜丁的女性部分对这种强烈的、粗鲁的挤压做出了充分的情欲反应。

  当兽人听到娜丁的呻吟时,揉搓变得更加有力。

  她裹在黑色的魔法袍里的大奶子,咕叽咕叽地变换着形状。

  她试图扭动身体甩开兽人的大手,但在那一刻,她那像大号西瓜一样大的双
乳和可以容纳一个成年人的大肚子阻碍了她。

  让她失去了平衡,倒在了地上。

  仿佛是受到提醒,剩下的两个兽人扔下了他们的武器,向娜丁蜂拥而上。

  没有任何爱或怜悯,其中一个兽人试图把粗大的肉棒塞进娜丁的秘处。

  「哦……咕……!」

  忍受着间隔缩短的宫缩,娜丁向兽人释放了她的火魔法。

  伏在她身上的一个兽人瞬间就被炸飞,变成了一头烤猪。

  另外两个兽人害怕地飞快退后。

  「趁现在……」

  娜丁竖起了一道永久的屏障,背靠着一棵树,微微站起身体。

  娜丁的肚子那么大是有原因的。

  她所怀的胎儿不只是一个或两个……

  娜丁的肚子里有六个胎儿。

  他们不是被兽人的攻击吓到,而是被火焰的热量吓到。

  六个胎儿中的每一个都齐刷刷地动了起来,仿佛他们都在同一时间作妖。

  可以容纳一个成年人的孕肚上顿时波涛汹涌。

  「我很抱歉。我吓到你们了~。

  娜丁在树底坐下,用双手揉着肚子,对他们舒缓地说话。

  揉了一会儿肚子后,胎动停止了,但已经开始的阵痛却逐渐加重。

  「……嗯,哈……啊,嗯……啊啊啊……!」

  剧烈的疼痛娜丁几乎失去知觉。

  即使是坐姿,也能看到胎儿正在下降。

  他们是否很快就会出生……?

  同时,在森林小路上。

  奥尔加跑得很慢。

  「哈哈,哈哈……唉……」

  每一步都刺激着她的子宫,引起宫缩。

  宫缩间歇期几乎消失了。

  此时,奥尔加也隐约意识到,她腹部的疼痛可能是分娩疼痛。

  (魔法不是仍然有效吗……?)

  尽管有这些想法,她还是一步一步地走向魔力的方向。

  十几分钟后,奥尔加靠近了一棵大树。

  娜丁靠在树上,捂着她的肚子。

  奥尔加虽然在远处观看,但认为她的姐姐可能也在分娩。

  她更担心的是兽人。

  (现在,他们正隔着结界与我姐姐对峙,但是……如果他们叫来同伴,那就
很麻烦了……)

  想到这里,奥尔加下定了决心。

  她的右手握着长戟,左手不停地揉着疼痛的肚子,向兽人身后靠近。

  没有一个兽人注意到奥尔加。

  声音很轻,奥尔加走得更近了。

  在一瞬间,奥尔加砍倒了剩余的兽人,跳进了结界。

  「姐姐……我们必须回去城里……」

  奥尔加很清楚她姐姐的情况。

  当然,在这样的地方,她们不可能自己生孩子。

  「嗯,是的,我们必须回去……」

  首先,她们服用了娜丁的特殊药物,这是一种神奇的药水,可以抑制分娩疼
痛,甚至暂时停止破水。

  接下来,娜丁施了一个防止流产的咒语。

  然后奥尔加把她的肩膀借给娜丁,她们沿着来时的路回去了。

  然而她们没有意识到药物的意外效果……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