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淫逻操仙录】 (11) (第一章 青云道劫 花女惠晴)

**小说 2022-11-19 17:25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淫逻操仙录】 (11) (第一章 青云道劫 花女惠晴)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淫逻操仙录】 (11) (第一章 青云道劫 花女惠晴)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待富者
2022/11/14发表于:SIS论坛
是否首发:是


              第一章 青云道劫

                 11、花女惠晴

  郭冲对青云宗众人不辞而别后,离开了青云宗后,孤身一人独自来了万花山


  万花山上是隐世宗门,相传他们是秦国后裔。三千年前秦国走上末路后,秦
国的一位王子带同家臣妃嫔,在此地隐居起来。

  山上万花遍野,彩蝶纷飞,花香处处,美不胜收。

  万花山人擅长以花入药,在丹道盛生的修真世界,硬生生开辟出花道。

  宗门众人向来低调,极少在外走动,只因他们偶然将花药出售,才在令世人
所知晓。

  除了花道之外,万花山更以阵法之道见称,整个山上也被重重大阵掩盖,旁
人根本难以察知其所在地。

  万花山上的钟山道人是阵法宗师,他生性随和,与郭冲的师父木靖是极好的
朋友。郭冲数年前跟随木靖来过拜会钟山道人,方得知此世外挑源。他依随当日
所行之路,在林中找到一青衣少。这少年长相平凡,却是一脸朝气,神采飞扬,
瘦弱的身躯笔直的站在一巨大山石之前,驻守在此处。

  郭冲知道这就是万花山的山门入口,少年背后的看似无路可走,其实是一个
名为封门阵的阵法,旁人难以察觉其中门路。

  「在下青云宗弟子郭冲,奉师父木靖之命,特来拜会贵宗钟山长老。烦请道
友通传。」

  少年辑礼笑道:「原来是青云宗的第二大弟子郭师兄!钟山长老常和我们一
众弟子提起你们青云宗呢!在下陆忠贤,郭少侠多多指教。」

  郭冲回辑道:「陆师弟客气了!」

  陆忠贤只是凝气境五层修为,在丹田内运起一道凝气,右手一挥,身后山石
转眼间就如迷雾般散去,现出了一道长梯,直通山巅。郭冲知道这是万花山门人
的手法,他们的气息为封门阵所认可,配合相应的手法,就能解除阵法,旁人没
有他们特有的气息,纵然熟知整套手法也无法解除阵法,要破阵就只得闯阵一途
,但这封门阵结构异常严谨,要强行破开绝对不易,否则万花山也不会只派一名
凝气境五层的弟子驻守山门了。

  「阵法是强,但人心薄弱,我来自只是不存恶意,但如此轻易就让我入到宗
门,这陆忠贤如此易于信人,实非好事。」

  单单看到一个开启封门阵的处理,郭冲已在开始细心衡量万花山。

  他向来粗枝大叶,不会花这些小心思,但自从宗门面蓬巨变后,他急速成长
起来!

  他是第一个看清局面的人。在师母萧慕雪将聂心放出大牢那刻起他已知道,
青云宗没救了!

  迼块将他养育成人的地方,已沦为魔殿肆意淫辱之地。

  一切已成正局,他当下毅然离开,踏上了复仇之路!

  ‘‘摧毁整个森罗魔殿已是我毕生的目标,但必定要尽快成长起来,为宗门
报仇!万花山和我们关系最好,我必需要借助万花山出面联合正道群雄,这才有
机涸大举杀灭魔殿。’’


  「郭少侠请用茶。少侠在此稍待,在下这就去通传。」陆忠贤将郭冲安顿在
大厅后,转身就走了出去找钟山道人。

  郭冲见陆忠贤这年约十五,一身衣着整洁朴素,举手投足彬彬有礼。心道:
「此地果真人杰地灵,就只是一个从仆也是有板有眼。」

  郭冲喝着茶,这可是万花山独有的花茶,花香扑鼻,清甜宜人。但他适逢宗
门巨变,此刻每脑子都想着复仇,那有心情欣赏这花茶?

  万花山很小,宗门上下不过十人,房舍加起来才十多间。他们虽行事低调,
却是真诚待客,而且没有太多礼数。郭冲几年前来过后,对此地一直都很有好感


  等了一会,听得门外脚步声响起,一洪亮声音叫道:「呵呵,真的是郭冲小
友来了!」来人正是钟山道人。

  钟山道人虽为长辈,但生性随和,在郭冲面前毫无架子。他身后还跟着一名
妙龄女子,郭冲见她一袭青衣,气质清雅淡然,眉梢眼角藏秀气,眉清目秀,可
是一名极具知性的气质美女。

  「待老道向小友介绍,这是咱们宗主的女儿,顾惠晴。大家年青人,多多亲
近。」

  郭冲拜道:「原来是贵派千金,郭冲见过。」

  顾惠晴长身玉立,身段优雅修长,有礼地回道:「冲大哥你好。惠晴代表万
花山众人,观迎郭冲大哥到来。」一双美目灵动清秀,看着郭冲。

  郭冲没料到此地竟有如此绝色美女,心道:「她五官虽稍逊于小师妹,却多
了一分典雅恬静。」郭冲本就对儿女私情看得极淡,此刻更是无这心思,对方是
美女与否他毫不感兴趣,「假若他们宗主的女儿愿意出手相助,这事就好办了。


  三人寒喧一番后,郭冲渐入正题。

  「晚辈今日到来,实有要事相求。咱们青云宗,出了大事!」

  钟山道人及顾惠晴一听之下大惊,钟山道人忘问道:「可是木宗主出了什么
事?」他与木靖极之好友,见郭冲只儿而来,已感奇怪,立时就想到是他出事了


  郭冲默然道:「师父...已成废人...」

  「什么!」钟山道人大叫道。

  郭冲便将整件事情,由木依琳在山下遇上聂心开始,由头说起。他在此宗门
危难关口出走,是因他已看穿了聂心已吃定了青云宗。

  钟山道人乃他师父的知心好友,更有极高的阵法造诣,是以他第一时间就想
到来万花山。

  正当他将事情始末娓娓道来,刚说到聂心乃来自森罗魔殿的少宗,却见二人
神色大变,面面相觑。

  郭冲心里觉得奇怪,却不方便追问,续道:「此妖邪正是来自那森罗魔殿,
晚辈知道贵派与圣心静殿关系非浅,圣心静殿乃是天下正道之首,多年来与魔殿
对抗,是以晚辈连夜赶来贵派,斗胆请贵派救我青云宗!」

  钟山道人正要答话,大厅的一角却传来一阵灵力波动。郭冲乃金丹修士,自
然知道是有人启动了传送阵,心下不禁讶然,怎么在万花山的主厅会设置了传送
阵?这东西一般只会设于山门或其他公开的地方,在这宗门内部布下传送阵,实
是怪异之极,而且这更是默许形的传送阵,传送可完全由另一边所发动,就是说
另一边的人可以不经万花山的允许,擅自过来了?

  一身形魁梧的男子走了出来,此人目光深邃,一身散发着强横的气息。

  化神!比他师父元婴更高一级的化神境!

  郭冲不禁骇然,他那想到会遇上化神境强者。以他所知,万花山根本没有花
神境强者,此人到底是谁?

  男子目光扫过他们三人,最后落在顾惠晴身上,问道:「妳就是万花山的千
金,顾惠晴吗?」

  如此直呼其名,何等无礼,就算是化神境强者也不该如此。郭冲远来是客,
自不便说什么,只好不作声,等待钟山道人出言驳斥一翻。

  怎料钟山道人却是面如死灰,一句话也没说。

  最后还是由顾惠晴直接答话,她站了起来,向男子盈盈一拜,道:「小女就
是顾惠晴,请教尊者大名。」

  男子毫不掩饰地上下打量着她的美妙身段,十分欣赏,答道:「本座是森罗
魔殿第一殿殿主,赵天宏。」

  一道惊雷打落,郭冲心下震惊:「魔殿之人何以在此?」

  顾惠晴面无血色,拜道:「欢迎赵尊者来临万花山,小女有失远迎,请尊者
莫怪。」

  赵天宏一双深沉锐目直望着顾惠晴,淡淡地道:「本座是来操妳的。」

  顾惠晴身子微震。

  大厅内四人无话,静得落针可闻。

  过了一会,见顾惠晴没有回话,赵天宏问道:「有问题吗?」

  顾惠晴忧怨地看了郭冲一眼,小声说道:「我们今天有客...」

  赵天宏望向郭冲,问道:「这小子是谁?」

  顾惠晴答道:「这位是咱们的好朋友。”青云宗与森罗魔殿之间深仇大恨,
她故意不提及郭冲的门派,以免赵天。宏加害郭冲。」

  郭冲自知顾惠晴的好意,但大丈夫顶天立地,行事遮遮掩掩不是他的个性,
当下站起来,朗声叫道:「我是青云宗的第二弟子郭冲!」

  「哦,是聂心去了的那个青云宗。你来这里做什么?」

  郭冲直看着他深邃的眼睛,毫不畏缩,一字一语地道:“我是来向你们复仇
的!」

  钟山道人吓了一跳,此子那来的赡子?

  顾惠晴却异样神采,暗暗佩服他有此等勇气。

  陆天宏却仿如没听见,眼光再转回顾惠晴身上,再没有理会他,等她说话。
区区蝼蚁而已。

  大厅再次变得寂静,再无一人说话。

  顾惠晴咬一咬牙,小步上前,在赵天宏面前半跪下去,低着头小声说道:「
没有问题。」

  「让惠晴为尊者解衣。」

  如斯美人答允了让初见面的他操,但赵天宏还是不满意,不屑地道:「妳叫
自己做什么?」

  顾惠晴娇躯剧震,声音带着异样道:「痴奴惠晴,请求赵尊者宠幸。」

  郭冲呆立着,难以置信。

  赵天宏满意地点头。

  顾惠晴一双长腿跪在大厅板砖上,一身清淡长衫,衬托出臀部完美曲线。就
这样当着郭冲及钟山道人面前,解下了赵天宏裤胯,将那和她高雅淡然的气质极
不相称的丑陋阳物放在手心抚弄着,坛口微张,慢慢将阳物放入了小嘴舔弄起来


  「唔⋯⋯」赵天宏一声赞叹的呻吟,以示嘉许。

  郭冲从震惊中明白过来,这万花山早已被魔殿侵占了!

  他在身前茶几一拍,站起来愤怒地骂道:「枉你身为化神境强者,如此恃强
凌弱,那是我辈修士所为?」

  赵天宏享受着身下美女的口舌侍奉,下身已完全暴涨。顾惠晴对身后郭冲所
说之话丝毫不加理会。她现在能做的只是一件事,尽心侍奉这森罗魔殿尊者。

  她外表如此秀外惠中,旁人那会想到她干起这口活之事竟如斯熟练,更保持
着完美的端正跪姿,尽显体态之美。只是她小嘴却无可避免被巨根撑得爆开,脸
上再无半分高雅恬静。

  赵天宏对郭冲的指骂毫不在乎,问道:「你是谁?」仿佛已忘了才刚报上名
讳。

  「青云宗郭冲!」

  赵天宏须道:「青云宗?慕雪仙子那个青云宗?」

  赵天宏第一句就提到师娘,郭冲自然知道他在想做么,不禁气极。想起师妹
已被聂心占有,对这森罗魔殿的怒起升上了前所未有的高位。

  赵天宏那会为区区一个金丹小子动气,笑道:「你说本尊是以武力威逼这女
奴,此言差矣!」

  「一年前开始,此万花山已成我森罗魔殿附属之地,除了每月必须按时缴交
贡品外,我殿任何弟子,只要储够功德值,就可用这传送门过来,随便操这个魔
殿所有的共用痴奴!」

  顾惠晴听他说着,想起这一年来种种可怕的经历,不禁流下一行清泪。但这
口活侍奉却是丝毫不敢怠慢。

  假若侍奉不周,她只会受更大的苦楚。。

  「只要为魔殿做了贡献,就能赚得功德值。功德值可花在很多地方,例如换
取功法丹药,去其他附属之地玩乐。」

  「只要够功德值,就算你是一个练气境的入门弟子,也可以来这万花山,干
这个金丹境的痴奴!」赵天宏边说边拍打着顾惠晴的被阳物撑得变形脸颊,毫不
留情地羞辱着她。

  他把阳物从顾惠晴小嘴抽了出来,说道:「本尊问妳,不管我殿中的任何人
,他们要来干妳屁眼,可不可以?」

  顾惠晴感到万般屈辱,小声道:「可以⋯⋯」

  赵天宏很是满意。这就是魔殿强大的证明。说道:「好!本座今天就要干妳
屁眼,打开妳屁眼给我看看!」

  顾惠晴不敢反抗,忍着悲痛,将裙裾掀起,转身跪趴着,女子最私密的凤穴
和屁眼就这样暴露在陌生男子面前。

  顾惠晴体态极美,臀部浑圆结实,肌肤光滑无瑕。

  刚才还是高贵典雅的宗门千金,一下子变得堕落至此,郭冲无法将两者连系
起来,他亲眼看着眼前发生在的一切,依旧觉得难以置信。

  赵天宏却是一脸不满:「这怎么干得进去?妳是要本座自己用手掰开妳屁股
吗?」

  顾惠晴把面贴在地上作支撑,双手伸到臀后,纤纤十指掀着结实的臀肉向两
边分开,紧小粉嫰的屁眼再无所遮掩,完全呈现在男子眼前。

  赵天宏看着这迷人小洞,用手指轻轻拨起来,屁眼受到刺激在娇羞地收缩着
。他赞叹道:「被干了整整一年,还能如此紧闭,我听说这全靠妳们万花山一种
独门花药,此事可真?」

  顾惠晴忍受着屁眼上传来的异着感觉,强作镇定地道:「清兰液乃痴奴按贵
殿之人所求,由痴奴亲手研制之药液。涂在女子那处,可助回复如初...」

  赵天宏叫道:「妙!妳自己研制花药出来,用在自己身上,让咱们玩得更爽
!真是听话的痴奴!」

  「好一个万花山!竟有此等奇药!好一个顾惠晴!竟如此知情识趣!」

  「此药液以后每月上缴百瓶!我魔殿所有痴奴也用得着,这样就可以玩得更
放任,也不伯玩坏了妳们!哈哈!」

  一直没说话的钟山道人却忍不住了,叫道:「清兰液要用上万花山最珍贵的
清兰花所做,一个月百瓶⋯⋯」

  赵天宏脸色一沉,喝道:「不得多言!」

  钟山道人连忙闭嘴,再也不敢说下去。

  赵天宏道:「这万花山已是我魔殿之附属宗门,做不出来就去想办法!做不
到,你们知道有何后果!」

  想起这一年来宗门所受的可怕经历,顾惠晴忙答道:「赵尊者请放心,惠晴
代表万花山向尊者保证,除以往的贡品外,每月必再交出一百瓶清兰液,一滴也
不会少。」

  赵天宏道:「好!妳很清楚自己的定位。本座要操妳屁眼了!」说罢将粗大
的阳物对准美女紧少的屁眼,硬插入去!

  「呀~~」顾惠晴痛叫着,却不敢反抗,美好身段依旧保持着完美的曲线。

  「呵呵~真紧~」赵天宏在长躯直进之余,同时运气隔空取物之法,将几上
倒满了花茶的小杯抓了过来,细意品尝着。

  「这万花山,真是滋味无穷。」

  就这么喝着花茶,操着花女,慢慢就把屁眼操开了,终把整根阳物插了进去


  他把喝剩的半杯花茶洒在顾惠晴的屁股上,掉下小杯,一双黑手抓在雪白迷
人的结实屁股,狠狠的开干起来。

  顾惠晴死命忍着痛,尽力放松肛口,迎合着阳物的进入,跪趴姿势丝毫不改


  赵天宏感受着美女后庭传来的紧致快感,边说道:「本座这一年来有要事在
身,一直未能来这万花山。」

  「今天在出发北方前,特意抽空来这干干妳这女奴。」说着一掌拍打落顾惠
晴美臀上。

  他满是玩味的看着钟山道人,问道:「本座如此淫玩你们花女,钟山道人可
有意见?」

  钟山道人面如死灰,低头小声道:「没有意见⋯⋯尊着想来就来,老道⋯⋯
欢迎⋯⋯」

  郭冲乃是性子刚直之人,那忍得了。

  他想起自己的小师妹也是被聂心奸淫了整整一年,眼前顾惠晴的形象和木依
琳重叠了起来。

  还好他不知道自己的师娘,慕雪仙子萧慕雪,都已成了聂心的女奴,此刻正
被日以继夜的淫玩着!

  他一双怒目狠狠瞪着赵天宏,一字一语地道:「百年之内,我郭冲必毁了你
森罗魔殿!」

  赵天宏却是毫不介意,笑道:「这些年来,我魔殿仇敌无数。要灭我魔殿者
大有人在,但又有谁真做得了?」随手一摆,一身影从虚空中走出,站在大厅正
中。

  此人身高七尺,一身武士打扮,手持佩剑,不怒自威。散发出可怕的气息,
却是生气全无。

  厅内三人顿时感到一股致命的威压。

  「这是一千年前,东方的一位君王,练虚大圆满修为,当年也说要灭了森罗
魔殿。」

  「结果他败了,我们把他炼化成魔儡。」

  郭冲立时呆在当场,练虚!比化神境更上一层的练虚境!眼前这人不单是化
神修为,更有一名练虚魔儡!

  「成为魔儡后,他的肉身可比太古血魔炼体法第八层,同等练虚境也破不了
。」

  「他一生修为尚在,功力更会比之前更精进,不饮不食,可活五千年。」

  「刚成魔儡时,他神智尚在,只是已没法控制肉身,一切指令都听从魔殿。


  「随着岁月流逝,他的神智一点一滴地被消磨。过了这一千年,已经所余无
几了。」

  「再过二百年,他就会成为意识全无的魔儡。」

  「这么多年来,他的妻妾女儿,终生遭我们奴役。一个一个地被我们调教成
无可药救的痴奴。四百年前,他最后的那个女儿,都已死去了。」

  「而他,就这样不动不动的站在魔殿门前,助我们抵抗外敌。」

  「像他这种魔儡,我们魔殿的山门有最少百个。」

  「以你此等微末道行,连走进魔殿也不可能。」

  「就算不说这些,天下的名门大派,又有谁奈何得了我们?」

  「这万花山与圣心静殿的关系好着,这一年来难道她们不知此山已遭横祸吗
?」

  郭冲听得心里沉了下去。这正是他心里最不明白之处,怎么圣心静殿没有出
手?难道...

  赵天宏笑道:「三万年前上古淫逻踏仙飞升,一万年后我魔殿祖先获得淫逻
传承,成立魔殿。」

  「一万年后圣心静殿才成立。」

  「我们比圣心静殿成立早了足足一万年!」

  「之后我们相斗一万年,圣心静殿奈何得了我们什么?」

  「我魔殿虽占领不了圣心静殿,但那班仙女也对我们无可奈何。对这万花山
之事,她们只能故作不知。」

  郭冲想不到对手是如此恐布,但他生性坚毅,意志依旧无半分动摇,向钟山
道人拜道:「晚辈告辞。」

  赵天宏也不加阻拦,心想这小子在他化神境前也毫不畏惧,倒也难得。但蝼
蚁就是蝼蚁。

  今天,他是来享乐的。

  继续爆操顾惠晴后庭,很快便将郭冲抛诸脑后了。


  PS: 萧慕雪的故事还未完的,她的遭遇才刚开始,下章会回到青云宗。
(2022年11月14日,上班时偷偷发布。)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