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淫逻操仙录】 (12) (第一章 青云道劫 无尽堕落)

**小说 2022-11-23 17:25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淫逻操仙录】 (12) (第一章 青云道劫 无尽堕落)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淫逻操仙录】 (12) (第一章 青云道劫 无尽堕落)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待富者
2022/11/18发表于:SIS论坛
是否首发:是
字数:5,732


              第一章:青云道劫
              第12章:无尽堕落

  「唔……」

  回到青云宗,聂心上房内。

  转眼过了一个多月,此刻萧慕雪正在仔细舔啜着少年的雄伟巨根。

  自从被少年播下淫逻之种后,她身体变得极之渴求。更糟糕的是,她舌头变
得极之敏感。

  眼前的巨根粗大得可怖,数道青根如蛟龙盘柱,煞是吓人。嗅着棒身的异样
味道,她迷恋极之。

  每个人的性感带也不一样,她自己也不知道,原来自己的舌头可以变得如此
敏感。

  她说不清这是什么气味,也许是长期泡浸在女子淫水下酝酿出来的气味,更
多的可能是来自己女儿的气味。

  她不知道,但她不能自拔。

  这口活之事,如漩涡般把她拉进深渊。

  天下间有谁想到,她雪慕仙子,竟成了迷恋口交的女奴?

  吸啜了大半天,她累得混身发热,满脸通红,额头渗着几滴汗珠。

  还是不够。

  她还是极之渴望。

  终于,美妇包羞忍耻地对少年提出了下贱的要求:「请主人让母狗舔屁眼……」

  经过多日调教,这极是悔辱女子尊严之事,纵是青楼女子也不愿意去做,她
却是主动提出。

  对于男子屁眼的异味,初时还会觉得厌恶,现在已经毫不介意,反而能带给
她另类的刺激。

  聂心笑道:「这里妳女儿才刚舔过,已很干净了,我看仙子妳不必了。」

  想起女儿和自己一样成了他的女奴,萧慕雪心内一痛:「这种事琳儿怎么也
做得出来……」

  但空虚的舌头实在太过难受,她还是下贱地道:「那就请主人品评一下我们
母女的侍奉,想必有所不同吧……」

  聂心很是满意,雪慕仙子这个要求,天下没有那个男子会拒绝。

  香舌沿着棒身,到精囊,再往下走,美妇整个头已钻进了少年胯下,仰起头,
香舌往那污秽之处点去。

  「嘶……」

  顶级的侍奉。

  聂心在心里开始点算今次在青云宗的收获。

  首先,收得这对母女为奴,今后的快活日子自不用说。

  如今青云宗已成他囊中之物,只要将青云宗贡献于魔殿,他将会赚得五万点
贡献值!

  魔殿之所以䇄立于世三万年,并不是单靠每位殿主的领导。

  更重要是制度:贡献值!

  贡献值是一个极之复杂的经济系统,在殿内做任何事也离不开它。

  赚取及消费。例如,弟子可以将自己的痴奴开放出来,其他弟子则需付贡献
才可淫玩她们,这名弟子则就可收取每次百分之二十五的提成。

  用贡献值亦可买得功法,兵器,丹药等各种修行物资。

  森罗魔殿就是以此来鼓励魔殿中人努力修行,努力享乐,从而壮大整个魔殿。

  是以有不少行动都是由弟子自发为之,而非魔殿以一个整体下达指令。

  聂心这次来收服青云宗,也完全是他自己的决定,并非上级派下来的命令。

  「回到魔殿后要好好想想怎么用这五万点。那班没远见的同门把大多数的贡
献值都花在淫玩女奴身上。哼,我如今珠仙在手,已不缺兵器,同境界下绝无对
手。接下来最重要的是尽快提升到元婴境,增强自身修为。这五万点必需要花在
这方向上。」

  在森罗魔殿内,淫玩普通的痴奴并不需要贡献值,但高级的女奴却另所别论。

  若要去万花山一晚,就要花上三千点。

  聂心将青云宗献出后会有五万点,在一般魔殿同门眼中,已是个富翁。可以
去各处附属之地游玩好几个月,玩尽极品美女了。

  三百年前江湖上出了一位奇女子灵舞音,她智勇无双,以一人之力集结群雄,
建立出圣心静殿以外另一大势力,专于森罗魔殿作对。

  当时魔殿被两大势力压逼得喘不过气。

  后来魔殿内出了位不世天才,此人功力不算深厚,但智计无双。

  在他重重阴谋计算下,灵音舞终堕入他的布局,被擒回魔殿。

  这人再用了足足十年时间,才在她身上播下淫逻之种,可见此女是何等贞节。

  灵音舞成为被播下淫逻之种的第二天,这人立刻便把她贡献出来供众弟子淫
玩。

  魔殿最初为她定价为十万贡献值一晚!

  这天价顿时炸开了煱,但竟意外引出不少隐世长老出山。

  他们为了灵舞音大洒贡献值,最终还是将她调教成公用痴奴。

  一年复一年,要淫玩灵舞音的价格逐渐下降,到现在基本上已被玩坏了。

  她修为已被吸干,身体都被玩残了,她已成无人看得上眼,随意被丢在角落
一边,免费可玩的公用痴奴。

  江湖上亦早已忘了这一号人物。

  「今次我结丹成功,意外获得淫逻图录,取得了诛仙剑,可谓收获丰厚!」

  「诛仙我是在我手上了,但还需要时间将它炼化,我初入金丹境,修为亦需
稳固。」

  对此他并不担心。

  看着身下正在用香舌给他做独龙侍奉的美妇,他心里阴险地想:「反正有个
元婴境在这里,我用淫逻秘法大吸她修为,借用她元婴之气,要将我金丹境界稳
固绝无难道。用来炼化诛仙,更是事半功倍。」

  他现在只是金丹初期,元婴后期的萧慕雪对他来说,仿如汪洋大海,吸之不
尽。

  「一个月后我就要回魔殿参与北方的图谋,到时我就将青云宗贡献出去,用
贡献值来强化自身!」

  萧慕雪还在沉沦着男人身下的雄伟气息,浑然不知弹指间聂心已决定了整个
青云宗的命运。

  「早上去她女儿的闺房,下午来这里,晚上练功消化这两个女奴的功力,就
这么定了!」

  计划已决定好,接下来是玩乐之时。他轻拍跪在他身下的美妇。

  萧慕雪把香舌收回,刚才的卖力侍奉弄得她满脸通红,额上布满汗珠,一双
充满渴求的明亮美目仰望着他。好不诱人。

  聂心笑道:「让本座来操妳!」

  少年如此直白地说出这无耻的要求,萧慕雪却一听之下就湿了。

  她知道自己不该如此,但自己身体的反应该控制不了。

  「这淫逻之种不停地催发着我的情欲,实在可恨,但这又……十分美妙……」

  聂心把她抱到床上,一双大手各抓着一边浪乳,口含着左边乳房上的乳头,
用力吸啜着。

  「啊……」萧慕雪敏感之极的乳头传来阵阵骚麻,弄得她娇躯剧震,一双纤
手紧扣着聂心后脑,在鼓励他继续任意淫玩自己的身体。下身更不自觉一阵抽搐,
又湿了一块。

  「怎么办,被他这么随便一弄,我已丢了半次出来。我的身体被他调教得这
样不堪,难道真的会变成那人尽可夫的什么公用痴奴?」

  她堂堂成名数十年的侠女,更是有夫之妇,如今被这二十多岁的少年如此收
服,在丈夫,女儿,整个宗门背后做出如此羞耻的行径,除了觉得悲哀之外,更
多的是不甘心。

  聂心年纪虽少,但房事经验何等丰富,萧慕雪身上发生的一切他自是料如指
掌。

  事实上,萧慕雪才沦陷了数天的已堕落之此,这其中很大原因是因为他的淫
逻之种。

  他可从没有一刻停止催发过淫逻之种!

  时间无多,对她女儿木依琳,聂心也还有点怜惜之心,但对这美妇,他才不
会管。

  过渡催发淫逻之种是有后果的。

  假若女子承受不了过多的淫欲,有可能一下就变成痴呆。

  但这萧慕雪,一来是别人的妻子,真不小心玩坏了就丢回给她的白痴老公就
是了。

  她更是成名已久的侠女,一身元婴后期修为,那有那么容易玩坏?

  所以,要怎么搞就怎么搞,把她的情欲催发到最高涨,然后大吸特吸她的修
为,不用管那么多。

  聂心舒坦的躺在床上,吓人的阳物如顶天巨柱般傲立着。萧慕雪刚才在替他
做口交侍奉时早已脱个赤裸。此刻她毫不羞涩地张开双腿,对准阳物慢慢蹲下去。

  「啊……」再次体会着这被塞得满满的感觉,美妇感慨万分。

  假若她夫君木靖有此等能耐,这可有多好?

  无奈现实上木靖那话儿却是小得可怜。

  没尝过其他男人的她本对此不以为然,自觉夫君的尺寸是理所当然。

  但被这少年的雄伟巨根干过后,她觉得自己夫君根本不是个男人。

  天渊之别,差太远了。

  结果,她堂堂萧慕仙子,被这区区筑基境的少年收为痴奴。更可恨的是,这
人同时奸淫了她女儿!母女共侍奸夫……

  「唔……」萧慕雪发出了满足的叫声,聂心的整根阳物已完全塞了进了她那
湿润得泥泞不堪的私处,不仅最入面的花蕊被顶了个满,私处的每一处地方,都
被阳物充份地刺激着。

  聂心毫不留情的嘲笑她道:「女子的花蕊本是最私密最难暴露的地方,母狗
妳却是一插进来就完全暴露出来,淫贱至此,本座真难以置信!」

  被少年如此无礼地嘲讽,若是之前,萧慕雪已把他杀了。

  但如今,她只是低头红着脸,默不作声,腰摆轻落有序的套弄着。

  聂心叫道:「母狗妳弄得那么轻,岂能尽兴?还是让我来吧!」说罢双手按
在床上,半撑起上半身,下身对着她私处,由下而上,大开大合地猛插起来!

  「啊!呀~好……好……好舒服……」萧慕雪忘情地叫道。

  她双手按在聂心肩膊上,下身站稳马步,维持着半蹲的姿势,双腿撑得极开,
一下一下的承受着聂心的猛力抽插。每一下插入也是强烈无的冲击,狠狠地整根
尽入,狠狠地撞向花蕊,弄得她淫水四溅,香汗淋漓。

  很快,花蕊已被干得红润饱满,一道阴精激射而出,迎来了一次绝顶高潮!

  「来了~来了~主人给母狗~~不要停~不要停~」

  极致的快感如巨浪般汹涌着萧慕雪的心神,聂心见她正处于高潮的顶端,阴
道在极速收紧着,夹得他好不舒服。

  寻常男子至此必已力竭而尽,转眼就会鸣金收兵。但他当然不会如此罢休。
淫逻操仙,要操仙,就会有大能耐,要有极之惊人的房事能力,聂心道行低微,
自没能力操仙,但他志向远大,岂能就此完事!

  一个月前,就是这极紧的收缩爽得他差点兵败如山倒。

  但如今他已是金丹修为,更习得淫逻图录。他此等能耐和一个月前已是判若
两人。

  如今,他毫无泄意。

  萧慕雪必败无疑。这一个月内,她已败了无数次。

  聂心下身毫不停竭,心里还在想这次的得着。

  「上次有幸获上古淫逻显灵相助,得知一个森罗魔殿典籍所没记载的秘密。」

  「原来当日上古淫逻修为停顿在渡劫境良久而无法成仙,后来是因为收服了
仙女伏娲,才能破格飞升。」

  「老祖以凡人之躯,竟能把一个如假包换的真仙收为痴奴!」

  这件事聂心本来不以为然,但越想越是心有余悸。

  需知凡仙有别,而且是天壤之别。

  仙就是仙,人就是人。

  那怕是一百个渡劫境大圆满,也斗不过最低等的仙。

  上古淫逻当日说得轻描淡写,但固中凶险,可想而知。

  「只怕老祖当年已将淫道走到极致,苦无突破。最后别无他法,才冒险走上
操仙此途。」

  他身下的抽插没有丝毫慢下来,二人交合之处在他面前清楚易见。

  慕雪仙子,天下多少男子梦寐以求一亲芳泽。

  此刻她就这么赤裸在聂心眼前,下阴张得大开,上面被阴水沾湿的耻毛也看
得一清二楚,让他任意猛干!

  萧慕雪在汹涌高潮的顶端回荡着,本已稍为回复的快意,一次又一次被聂心
的惊人体力再冲上巅峰。

  如此去而复返,仿如无休无止。

  聂心在猛力淫玩这极品美妇之余,心思还在想修行之事。

  「这信息十分重要,这也许意味着,淫道这一途升仙极难。」

  「就算是始创淫道的上古淫逻,也要如此挺而走险。」

  「那么他日当我到达渡劫境,是否也会与到这一难关,最后也要走上操仙这
一途?」

  「淫逻操仙,这四字我本以为是在形容淫道的强大。如此上来,这四字原来
是明言了我辈淫道修士的升仙之法。」

  「要升仙,就必须操仙!」

  想到要以凡人之驱操干真仙,饶是他这胆大包天之人,也觉得底气不足。

  萧慕雪沉沦在高潮的波浪中无数次,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脱离了这次无尽
快快感,聂心虽然还在抽插,但劲力已经大减。

  终于完了这次极端高潮,她稍为收复心神。

  私处内的阳物还未泄出来,依旧坚硬如初。

  她的元婴又是一丝动摇,刚才不知又多少修为被聂心采补过去了。

  她知道,今晚,与昨晚一夜,才刚开始。

  她心里哀怨万分,如此高强度的技巧。

  尝过这滋味后,如何回头?

  「森罗魔殿……这森罗魔殿……难道真是我萧慕雪最后的归宿?」

  又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晚上,青云宗内众人各怀心事,在这上宾之房内,却还
是灯火通明的一晚,直至天明。

  「靖哥……」天近将明,萧慕雪带着疲乏却又无比满足的身躯回到寝室,她
一身白衣,神态依旧风姿婥约,旁人却不知此时她下身还是一遍狼藉,私处外更
是精班连连。

  她夫君木靖仿若痴呆地躺在床上,口裹喃喃的不知在说什么。昔人英武不凡
的一宗之主,如今变得如此下场。「靖哥……慕雪对不起你……」木靖却不懂回
应。

  「此宗已成森罗魔殿附属之地。一百颗中品聚灵丹,每月按时上缴。」刚才
聂心在离开前向萧慕雪下达了这道命令。

  萧慕雪虽已被这淫修调教到与荡妇无异,但对于宗门,她却绝不会屈服。

  「不管我给变成怎样也好,青云宗,不可败在我们夫妻手上。」

  「靖哥你放心,我会尽全力保主宗门的。」

  「贡品绝不能给,魔道之人贪得无厌,最终只要淘光了宗门。」

  「但我必需以相同的条件作为交换,这淫修才会放过我,否则他必然大怒。」

  「如今我被种下淫逻之种,无法反抗于他,他背后更有整个魔殿支援,开罪
了得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假若我和琳儿,二人一起……」她有一个羞耻的想法。

  一大早,聂心稍作休息后,又走进了她女儿木依琳的闺房。

  房内很快便传出那耐人寻味的声音。

  对于自家天骄的遭遇,山上的一般弟子自然不知此事。

  大师兄郭冲却是知之甚详。

  对于心上人被人如此淫玩,他自是悲愤难平。

  但如今宗门依旧被群妖围困,他们尚要依靠这邪修。

  他师父木靖又已成废人,身体无时无刻忍受着淫逻意志的摧残,痛苦万分。

  他和师弟张安宝二人只能以师娘萧慕雪为主心骨。

  见师娘都没有说什么,他只好装着糊涂。

  对于聂心,他恨之入骨。

  这几天他更发现聂心的修为竟已到达了金丹初期!和他金丹中期相比,只差
一个小境界而已。

  还有一件事让他相当困扰,他心内有一丝自己不敢承认的念头在发芽。

  上次他在小师妹房外亲眼窥探聂心是如何爆操他的小师妹。

  他气得浑身发料。

  小师妹天真烂漫,是多么的惹人怜爱。

  这淫修却毫不惜花。

  偏偏小师妹却不抗拒,越被操得狠,反而越紧抱着这淫修。

  更可恨的是,他自己竟看得有一丝兴ᚒ……

  他也不明白自己因何会有这感觉,难道自己天性就喜爱看心受的女子受人摧
残?

  这几天,他已忍耐着再去窥看的冲动。

  「我怎么能有这如此悲劣的念头,但却是挥之不去。」

  昨天他碰到聂心,这淫修满是玩味的和他说了一句话:「女人不是用来疼,
是用来操的。你越操得她狠,她越离不开你。」

  这句话深深地打击着他。

  他开始觉得聂心其实是用男人的实力把小师妹从他手中抢了过去,而不是用
强逼的手段。

  房内的木依琳,自然不知他大师兄此刻是何等心情。

  事实上,对于当日青梅竹马的心上人,她早已抛诸脑后。

  如今她心里只装着一个人,她的主人。

  除此以外,什么也没有。

  她身为第一天娇,曾立志要从父亲手上继承宗门。

  她也想过成亲,想过闯荡江湖。

  如今,什么也没有了。

  眼前这主人,就是一切。

  距离成为痴奴,她又近了一步。

  青春的赤裸娇驱,如八爪鱼般盘缠着着一身粗旷黝黑的少年。

  此刻少女的乳头正敏感得发痕。

  她一双玉手捧起细嫰的乳房,将青涩的乳头往淫修大嘴塞去。

  一个乳头不够,少女用才将两边乳房挤在一起,两颗青堤碰在一起,送入淫
修口中,供他品尝。

  少女如此主动侍奉,淫修自然却之不恭。

  他那粗大的下身,昨晚才刚在少女的娘亲身上征战连场。

  刚刚休息了一个时辰,此刻又泡浸在少女的私处内,被她的淫水薀养着。

  此等福分,旁人做梦也难得,但对他却是习以为常,每天如是。

  在这青云宗的生活,好不滋润。

PS:明知过场情节大家都是飞着看,但我又非写不可。这是一个两难困境。我的解决方法就是把故事情节夹在全都是肉的情节裏。
我慢字很慢,每一段都是呕心沥血,改了又改,所以为了大家不浪费我的心血,我是想写一部到大家由头看到尾的色文。
这章只是过场,但写完后我也颇为喜欢,意料之外。
2022年11月29日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