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易母而日】

**小说 2022-12-07 17:30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易母而日】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易母而日】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闷声发小财
2022/06/9发表于:SIS论坛
是否首发:是
字数:11,052


                易母而日

           ***  ***  ***

  江慧怎么也不会想到,身为老师的自己会答应儿子如此荒唐的要求。

  事情是她儿子张凯在她身体里射完精以后对她说的:「老妈,你能不能答应
我个事?」

  江慧觉得下身黏黏的,就知道儿子一定又射了很多。

  「什么事?」江慧抽了张纸,擦了擦混杂着儿子精液和自己淫水的下身。

  「那你得答应我,不准生气。」张凯搂着母亲说。

  「臭小子,又憋着什么坏?」江慧一边问着,一边抓住了儿子的刚射过的鸡
巴,用纸巾帮儿子清理。

  「你能给我的朋友肏一次吗?」张凯认真地说道。

  江慧一下子愣住了,她没来由地生出一种狂怒,几乎就是吼着对儿子说:
「你说什么!」

  张凯却是不以为意,神情里甚至有一种向往:「我亲爱的妈妈,你能不能让
我的朋友肏一次?」

  「啪」地一声,江慧狠狠地抽了张凯一个大嘴巴,无尽的愤怒已经把她给吞
噬,在她内心里更有一种强烈的羞耻感!

  本来母子乱伦已经是这天底下再难被人容忍的事了,但她为了儿子或许也是
为了那种背德的快感,做也就做了,可她的儿子在做什么?她的儿子想让别人来
肏她!来肏他的母亲!

  「你混蛋!」江慧越想越生气,左右开弓给了张凯十好几个耳光,打完手早
已是火辣辣的疼。江慧看着儿子的脸明显肿了起来,但眼神却依然坚定,甚至连
一丝闪躲都没有。

  都说母子连心,江慧不由得心疼起儿子来。这个儿子是她一手养大的,从一
只小小的剥皮老鼠,到现在的半大小子,江慧没有一天不对张凯注入无尽的爱。
即便是张凯提出了乱伦那样过分的要求,她也同意了,每周一次,雷打不动。就
算是生理期,江慧也会用嘴巴,用胸部去满足儿子,她自认为自己做的已经够多
了,毕竟张凯的父亲都没有享受过她的口活,也没有这么频繁的和她做过爱。

  身为母亲,江慧该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可儿子还是不满足!

  「为什么?」沉默了好久,江慧感觉有泪水从眼角滑落,她幽幽地问。

  「因为我想肏他的妈妈。」张凯平静地说。

  江慧愣了一下,这次除了震惊还有醋意,她急忙问:「是谁?」

  张凯嘿嘿地一笑,手却一下子从母亲腋下钻了进去,捏住了母亲的奶头。

  「是仇成的妈妈。」张凯说。

  「什么?」江慧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脑袋一黑,几乎是要晕厥过去。仇
成是张凯多年的同学,更是她江慧班上成绩数一数二的好同学,她千算万算也不
会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看上了同学的妈妈!

  「为什么?难道他们——」江慧无力地问道。

  张凯也从床上坐了起来,把母亲赤裸的身体搂在怀里:「据我所知,仇成肯
定是没有的,好同学嘛。但他妈妈我真的是眼馋了很久。」

  江慧的脑海里浮现出仇成妈妈吕艾琳的样子:长相一般,但是胜在高挑,尤
其是有一双美腿。上次家长会,吕艾琳穿着黑丝和长筒靴,吸引了不少男家长的
眼光,就是她自己都看了好几眼。

  「仇成……知道吗?」江慧问。

  「当然不知道,」张凯笑着说,「但是我知道他心里不为人所知的事情。」

  「是什么?」江慧追问道。

  张凯深情地看向自己的母亲,用手顺着母亲高耸的胸部一路向上,最后轻轻
抚摸母亲的脸颊:「仇成……他可是妈妈的忠实粉丝哦。」

  「怎么会——」江慧又是一阵天旋地转。仇成是她儿子的同学,上了初中以
后又是她的学生,可以说是她看着从小长到大的。在江慧的眼里,仇成聪明好学,
正直善良,无论在哪个大人的嘴里都是「好得不得了」,虽然有一些不愿意承认,
但是江慧心里依然觉得张凯是没有仇成优秀的。这样一个可以和一切褒义词拐弯
抹角搭上边的孩子,居然对自己有非分的想法,这对做惯了初中老师的江慧来说,
无疑是巨大的冲击。

  「是他跟你说的吗?」江慧颤抖地说着。

  「当然不是,好学生怎么会想上自己的老师呢?」张凯坏笑着,「但是妈妈
啊,你最欣赏的男学生只要看到你穿裙子就会勃起,你和他说话他都会脸红,哈
哈,妈妈真是迷人呢。」

  「闭嘴!原来这都是你这个混小子瞎猜的!」江慧怒斥道。

  张凯却不以为意:「什么叫瞎猜?谁家妈妈有我妈妈好看?谁家妈妈有我妈
妈胸大?谁家妈妈有我妈妈的肥臀?谁家的妈妈比我妈妈会叫床?妈妈,你自己
的优势你都不知道吗?」

  「够了!」江慧打断了儿子的侃侃而谈,一脸怒容,「你不要再说了!你难
道觉得你妈会自甘下贱到这种程度吗?」

  张凯在母亲脸上啵了一口,笑道:「要不我们打个赌?」

  江慧愣了一下:「什么赌?」

  张凯说:「周末我让仇成到家里来玩,妈妈你就假装在沙发上睡觉,我呢会
假装出去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要是仇成什么都不做,就算我输;可要是,
嘿嘿,妈妈你就要帮我搞到仇成他妈妈。」

  「啊,这……」江慧听完,心里直打鼓。虽然她对儿子说的一切都不是很相
信,但要她真的下决心,去和她的学生、她儿子的同学去发生一些不该发生的事
情,那事情到底会发展到哪一步,江慧真的无从知晓。

  「怎么样?」张凯拍拍妈妈的屁股,「敢不敢赌?」

  江慧犹豫了一会儿,但终究是敌不过儿子殷切的目光:「好……但是,你要
答应妈妈……」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早被儿子吻住了嘴巴,丰满的躯体被儿子狠狠压在身下。
江慧不由自主地岔开了双腿,像是一条八爪鱼一样紧紧缠住了儿子的腰身,下一
刻她感觉到一根火热的东西从自己的身体里进来,一贯到底……

  「搞定了。」张凯大咧咧地面向仇成坐下。

  「真的?」透过厚厚的镜片,仇成的眼睛里满是兴奋和渴望。

  「什么搞定了?」说话的是仇成的同桌,叫吴建。

  张凯和仇成对望了一眼,心说怎么把这大爷忘了。

  张凯说:「奥数竞赛辅导,你有兴趣吗?」

  「算了,没兴趣,只有你们愿意参加。」吴建撇了撇嘴,离开座位去厕所了。

  张凯和仇成这才舒了一口气,张凯凑近了说:「那还有假,嘿嘿,兄弟,我
答应了你的事情,你别忘了你答应我的。」

  仇成一张看起来还是小孩子的脸涨得通红,却是连连点头:「那一定,那一
定。」

  张凯笑了笑:「你就这么想操我妈?」

  仇成被他一说,脸更红了,嗫嚅着说:「想……」

  张凯笑道:「嘿嘿,那你要把握机会了,要不要我在我妈的水里加点东西给
你助助兴?」

  仇成说:「你还有药啊?」

  张凯笑道:「我怕你是个雏,连我妈的洞都插不准。不如给她下点药,让她
把你操了不就得了。」

  仇成笑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那不用,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张凯突然叹了口气,有些哀怨地说道:「唉,自己的妈妈要给最好的兄弟上
了,我还有点舍不得呢。」

  仇成听了大吃一惊,还以为他要反悔,忙说:「张凯……咱们不是说好了的
么,到时候我肯定配合你。你想……你想怎么搞我妈我都配合你。」

  张凯本来就是诈一诈仇成,看他紧张的样子,张凯知道事情就是一锤定音的
事了。张凯一边和仇成说笑,一边打量着这个自己可以说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

  仇成是个标准的「别人家的孩子」,但只有张凯知道,这个别人家的孩子小
学五年级就偷偷看家里的色情片,对着电视机打飞机,还把杨思敏版的《金瓶梅》
带到学校和他一起分享。这个少年纯良的表面之下,是对异性的渴望,对性爱的
追求。

  就像这次,两个人打算互相肏对方的母亲,事实上主意就是仇成提出来的,
张凯只是帮助他实施计划。毕竟「好学生」脑子里可以有龌龊念头,但龌龊事还
要「坏学生」具体来事实,这样「好学生」才能持续的伟光正下去嘛。

  和张凯不同,仇成此刻脑子里想的却只有江老师丰满白皙的肉体。自从二年
级的时候去张凯家里玩,无意中看到了江老师丰满的乳房,仇成第一次知道了什
么叫鸡儿梆硬,从此江老师就成了仇成脑海里挥之不去的一道倩影。

  尤其上了初中以后,仇成发现江老师做了自己的班主任,这么多年过去了,
岁月非但没有在江老师身上留下什么痕迹,反而更给她平添了几分成熟的韵味。
这让仇成无比妒忌张凯,因为张凯可以天天和江老师在一起,而他只能在夜里想
象着和江老师翻云覆雨,然后用手撸出一股又一股的精液。

  这样的日子太煎熬了,仇成一天也不想继续下去了,他太想得到江老师了,
哪怕要他付出他妈妈的代价。

  起初,仇成是非常忐忑的,因为在他的眼里,自己的妈妈是没有办法和江老
师比较的,毕竟江老师的丰乳肥臀摆在那里,可自己的妈妈有什么?黑丝腿?得
了吧,一年也不会穿几次,永远的牛仔裤,牛仔裤,牛仔裤!

  可张凯很爽快的答应了,直到那时仇成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好朋友同样在觊
觎着自己的母亲!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天底下原来真的有这么巧的事!
要不是现在班上人多,仇成真想给张凯磕一个。

  「那具体我要怎么做?」仇成搓了搓手。

  张凯眼珠一转,眼前浮现的是仇成妈妈吕艾琳那双修长的丝袜腿:「你啊,
就这样……」

  一晃到了周末,一切都有条不紊地朝着那个预约的时间进行着。

  江慧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今天她没有和往常一样把头发扎起来,而是让它自
然地垂落下来,让她看起来端庄中又有些妩媚。虽然胸部依然高耸,但江慧知道
其实这几年越来越受到地心引力的作用,她也不知道还能挺多久,也许到了那天,
即便是儿子也会失去对自己的兴趣吧。

  一想到儿子,江慧的脸就红了起来。从那天和她说了那事以后,张凯就只和
她做了一次,美其名曰让她保证紧致,好给他的兄弟增加体验感。可即便真的到
了这一天,江慧心里还有一丝丝隐约的期待,那就是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儿子
想上同学的妈妈而编出的借口。

  这一周里,江慧不是没有观察过仇成,可看来看去,仇成和之前没有任何的
区别,上课认真听讲,作业按时完成,周中数学小练又拿了满分,数学老师来夸
了好几次……这样的孩子,要别人说他不好,最难听的话也无非是书呆子,怎么
可能是那种想和自己老师发生关系的小流氓呢。

  「妈,你好了吗?」儿子的说话声把江慧拉到现实。她转过身,却看到儿子
一脸嫌弃的表情。

  「怎么了?」江慧问。

  「妈,你这穿的……也太多了吧。」张凯说道,「又是衣服又是裤子的,你
让仇成怎么脱?」

  江慧脸一红:「你闭嘴,你别忘了,这只是一个赌约,他……他不一定会对
妈妈做什么的。」

  张凯笑着说:「换我我也不会……可妈妈,既然是赌约嘛,那就得按照我的
条件来。」

  江慧问道:「那你想让妈妈穿什么?」

  张凯嘿嘿直笑,一边走进母亲,打量了母亲一圈,然后说:「先把裤子脱了——
内裤也不能穿。」

  江慧急道:「你这个小王八蛋,你把你妈当什么人了?」

  张凯厚着脸皮说:「玩不起就别玩咯。」

  江慧咬咬牙,解开裤子,露出了两条光溜溜的大白腿,还有一条黑色的蕾丝
内裤。她看了看儿子,发现儿子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于是干脆一狠心,把内裤
也脱了。

  「别停……上衣也脱了,胸罩也不准留。」张凯发令道。

  江慧简直想骂人,但还是顺从地脱掉了上衣和胸罩,她就这样赤裸裸地站在
了儿子的面前,身体的一切毫无保留地展示给了儿子。

  「我操,妈妈你不穿衣服真是太美了,」张凯由衷感叹道,「便宜仇成那小
子了。」

  江慧的脸又红了:「快点说吧,让你妈穿什么?你妈要冻死了。」

  张凯打开了母亲的衣柜,好一阵翻找,拿出一红色丝绸睡裙来。那是张凯的
爸爸去年出差的时候带给母亲的礼物,母亲却穿着这条裙子亲儿子的身下不知道
高潮了多少次。

  「就这个了,赶快换上吧。」张凯把裙子丢给母亲。

  江慧看了看,啐道:「好你个臭小子,故意的吧。」

  张凯老神在在:「极限施压懂不懂啊,这种诱惑下,要是仇成还不为所动,
我输了都心服口服。」

  江慧一边套裙子一边说:「一讲这个你话就多的不得了。」

  张凯看着母亲换好衣服,酒红色的睡裙衬托下,母亲的皮肤更显白皙,V字
领下是深不可测的乳沟还有呼之欲出的一大块乳肉,短短的裙边想要完全遮住母
亲的肥臀想来也是件困难的事,似乎只要轻轻地走动,母亲两腿间的诱人纯色就
要露出来了。

  张凯舔了舔舌头,夸道:「妈妈,你太美了。」

  江慧说:「美,你还想着别人的妈?」

  张凯坏笑着搂住母亲的腰:「别人的老妈,自己的文章,都是最好的。妈妈,
我要是仇成,开门的一刻我就想上你。」

  说完,两只手上下同时进攻,一只手把玩母亲丰盈的胸部,一只手却没入了
母亲腿根深处的萋萋芳草中。

  江慧原本有些忐忑的心情,很快就在儿子的抚摸下变得平静,但很快就有了
些躁动,她感觉到身体里有一股暖流在涌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喷薄而出了。

  「骚妈妈,都出水了……」张凯的手指扫过母亲的阴唇,那里早已暗流涌动。

  江慧这才轻轻打了儿子的手一下,在儿子耳边撒娇道:「讨厌,别捉弄你妈
了。」

  母子间本还要在腻歪一会儿,就听见有敲门声。张凯看了看家里的钟,笑道:
「好个仇成,我就知道他忍不住了,来得这么早。妈,快去开门。」

  江慧看了下自己的穿着,有些犹豫地对张凯说:「真的就穿这样?」

  张凯连忙催促道:「快去吧骚妈妈。」

  江慧咬了咬嘴唇,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裙子,好让自己看上去没那么的暴
露,但仔细一想却颇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于是调整了一下呼吸,前去开
门。

  门外,仇成的心也是蹦蹦直跳。虽然张凯把一切的事情都告诉他了,他只要
按照他们约定好的去做就行了,但仇成还是非常担心,江老师会是张凯嘴里那种
家里家外两副面孔的人吗?张凯的安眠药到底有没有用,江老师吃了一定会睡着
吗?真睡着了会被自己弄醒吗?张凯又真的忍心把江老师给自己肏吗?似乎在这
临门一脚前,突然产生了无数的问题,好学生仇成习惯于考虑每一个已知条件和
题干里的陷阱来答题,眼前的难题可远比奥数要难得多啊。

  带着这种不安的心情,仇成敲响了张凯家的门。

  门开了,来开门的是一对大奶子!这是仇成的第一感想。纵使他有个千万次
推测,他也决想不到平日里哪个温柔典雅的江老师会穿着如此暴露的衣服……哦
不,是裙子,出现在他的面前,他甚至都不用去想象裙子下面是什么,因为那两
个大白兔随时都会自己跳出来,颤巍巍地出现在仇成面前,钻进他的嘴里……

  「仇成……想……想什么呢?快进来吧。」江慧一看到仇成这个表情,就知
道儿子和自己说的多半是真的了,她看着仇成的脸从正常肤色腾地一下变红,额
头上的青筋似乎都跳了下。

  「啊……啊……江……江老师,我……我……来找张……打扰了。」仇成支
支吾吾地说着,其实他多么想现在就把心中的女神推倒,压在身下狠狠抽插,把
攒了十四年的处男精液全部灌到女神的子宫里,但他知道还要再等等,再等等。

  「去吧,去找张凯玩吧。」江慧说道。

  看着仇成盯着自己乳沟的灼热眼神,江慧知道这个赌约她已经输了一大半了,
那不是少年看漂亮女人的眼神,完全是男人想要征服女人的眼神。

  在这之前,江慧不止一次地想过,要是仇成没有这个念头或者是真有这个念
头,她该怎么办,是及时制止仇成,还是任由他乱来?江慧一生中只有过两个男
人,一个是丈夫,一个是儿子,今天她非常有可能迎来生命中第三个男人,而且
还是个乳臭未干,只有十四岁的初中生,倒是有些老牛吃嫩草的嫌疑。这么一想,
江慧也不知道自己是赔还是赚了,只希望等下发生的事情不要太激烈,否则只能
让儿子在仇成妈妈身上,把她江慧失去的全部赢回来。

  「真是造孽啊。」江慧暗自叹了一声,然后按照和儿子商量好的一样,躺在
客厅的沙发上,任由周身的春光外泄。

  「怎么样?」仇成一进房门,张凯连忙就问道。

  「太……太骚了……」仇成张大了嘴巴,脸红得都要发紫了,张凯觉得他下
一秒就要喷出鼻血来,「江老师平时在家都这么穿的吗?」

  张凯笑道:「嘿嘿,当然咯,我妈还有更性感的衣服呢。」

  「还有更性感的!」仇成忍不住叫出声来,但他立刻意识到了不对,连忙压
低声音说,「我操,张凯你真的好幸福啊。」

  「唉,再幸福也没用,谁让我们是母子呢,最多也只能看看。」张凯说。

  「嗯……张凯你放心,今天过了,我妈就是你的了,你想怎么搞怎么搞。」
仇成兴奋得说道,「药已经下了吧。」

  张凯看了看手表:「你来之前我把药下在我妈水里的,我看着她喝完的。药
效上来只要十分钟,嘿嘿……恭喜你了。」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十分钟很快过去了。

  张凯看时间差不多了,和仇成对视一眼,然后假装高声说道:「妈,我出去
给仇成买个冷饮啊。」

  屋外静悄悄的,显然江慧已经睡过去了。

  张凯拍了拍仇成的肩:「好兄弟,我妈就让给你了……你不要把她肏坏了。」

  「那肯定,那肯定。」仇成连连点头。

  张凯打开了房门,探出了脑袋看了看,母亲果然商量的一样,躺在了客厅的
沙发上,可以说是毫无睡姿了,该露的地方露,不该露的地方也露了。

  他走上前,又轻声喊了一句:「妈,我出门了啊。」

  江慧听到这句话,知道是儿子和她之间的暗号,虽然是十分想睁眼看看儿子,
但是为了不穿帮,只好假装翻了个身,表示收到暗号。

  然后她就听见张凯说:「兄弟,我出门了啊。」

  接着是门关上的声音。

  屋子里静悄悄的,只剩下一个风情万种的美熟妇,还有一个做梦也想狠狠爆
肏美熟妇的小正太。

  关上了门,张凯飞快地跑向了安全通道,然后拿出手机,连上了装在客厅的
监视器。这是他和仇成定下计划里关键的道具,录下的影像资料将被张凯用来要
挟仇成的母亲吕艾琳。但仇成不知道的是,计划在实施的一开始,就出现了偏差。

  按照仇成的计划,张凯是要在江慧的水里下强力安眠药的,这样才能让仇成
顺利地和江慧发生关系。仇成并不知道张凯和江慧之间有不正常的母子关系,张
凯就利用了这层关系,说服了江慧不吃安眠药,用假寐的方法来赌仇成到底会不
会真的肏江慧。仇成打的是迷奸的主意,张凯却让迷奸成了顺奸,张凯和江慧自
然知情,只有计划的制定者之一的仇成全然无知。

  所以事情究竟会变成怎样,张凯心里也不清楚,但他了解仇成,也了解母亲,
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一定是出乎意料的劲爆。

  被蒙在鼓励的仇成才不会知道张凯心中变态的绿妈情节,他一边估算着时间,
一边调整着呼吸——虽然刚刚只是匆匆一撇,但今天身着清凉的江老师已经让他
无比惊艳,他感到身上所有的血液都往下身流去,今天的鸡巴似乎知道将要发生
什么,竟然比平时更加坚挺。

  仇成又等了一会儿,终于下定了决心,他打开房门,轻轻地喊了一声:「江
老师……」

  没有人回答他,他慢慢走了出去,看到了沙发上横躺着的美女老师,鸡巴立
刻跳了起来,他梦寐以求多年的事情,终于要开始了!

  仇成慢慢地靠近沙发,江老师似乎睡得很熟,仇成能听到她有节奏的呼吸声,
但为了以防万一,仇成还是抬高了一点声音,对「熟睡」中的江慧说:「江老师,
江老师你还好吗?」

  当然没有人回答他。仇成终于松了一口气,他小心翼翼地走到沙发边,俯下
身去端详朝思暮想的美人儿。熟睡中的江老师有着另一种美,不知道是因为穿了
这么性感的睡衣,还是二人所处的氛围如此暧昧,仇成觉得现在的江老师更加有
诱惑力,就连眼角的细纹里藏着的都是女人的丰韵和独特的魅力。

  江老师紧闭着双眼,刷子一样的睫毛被整齐修理过,小小的鼻子显得那么秀
气,丰润的嘴唇随着呼吸微微地一张一合,呼吸间有馥郁的香气从江老师身上飘
出来。顺着脖子往下,是丰盈的、细腻的皮肤,还有看起来愈发深邃的乳沟,仇
成只要偏偏脑袋,那对饱满的、水蜜桃般的乳房就会跳进他的眼里,同时还能看
见如同成熟的樱桃一般的饱满乳头,它们是如此的显眼,以至于隔着衣服就露出
了它们原本的样子。

  堪堪能遮住阴部的裙子下,是两条充满肉感但同时线条感十足的双腿,可能
比之一般的美腿略显圆润了一点,但理论经验十分充足的仇成知道,拥有这种腿
的女人多半是真正的榨汁机,相对应的腿根深处的桃源洞,一定是让男人升天的
销魂所在。几缕小阴毛适时地出现在仇成的眼睛里,蜷曲着、闪烁着诱人的光泽,
像是一块路标,提醒着仇成「往这边走」。

  仇成强忍住立刻趴在江老师身上品味美熟女老师小穴的冲动,顺着那双腿往
下是两只白皙玲珑的小肉脚,脚趾上还涂着红色的指甲油,越发衬托出江老师皮
肤的白皙。仅从视觉上,仇成已经不知道要从哪里下手,他像是一只掉进了油缸
的老鼠,似乎随处可以下口,却偏偏又不知从哪里开始喝第一口。

  江慧闭着眼睛,但她心里却是一清二楚,单单是听着那越来越粗重的呼吸声,
江慧就知道仇成随时会发起对自己的进攻。在一种刻意压抑着的静默中,江慧感
觉到了仇成的温度,紧接着就是一种湿润滑腻却有些痒的感觉从脚趾传来。

  「直接干她的骚穴啊!」门外,在电梯间里紧盯着手机的张凯几乎是要叫出
声来。他原本以为仇成会直捣黄龙,没想到居然捧着自己老娘的脚趾啃。

  「妈的,知识分子做爱都这么费劲的么?」张凯内心狂吼着。仇成却不知道
好兄弟的想法,但好兄弟母亲的身体真是太香了,连最可能有味道的脚都这么香,
这么好吃,不但没有死皮,脚趾甲更是修脚得整整齐齐,入口虽然有种微酸的感
觉,但这种混杂着汗液的味道真让仇成着迷。仇成把江老师的每一根脚趾都仔细
含了一遍,然后用舌头舔舐她的脚底,直到把脚板的每一寸都沾上他的口水,这
才的脚放下。也是在那一刻,仇成闻到了一种从来没有闻过却似乎无比熟悉的味
道,那种味道只在他的梦里出现过,只属于美人妻女老师发情的味道。

  「完了,完了,居然流水了。」江慧暗暗叫苦,她哪里会知道仇成这个臭小
子居然抱着她的脚啃了半天。她一方面要假装熟睡,一方面却要和身体自然的反
应做抗争,那结果只会是守得住一头守不住另一头。酥麻的感觉从脚底心直窜上
天灵盖,一波接着一波,让江慧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做出了自然的反应,江慧不必
用手去摸,就知道下身一定流水了。

  仇成自然知道这种味道的来源,他的眼睛死死盯住江老师睡裙的下摆,那里
甚至只是一种形式上的遮挡,隔着裙子仇成都能大概判断出江老师阴部的大概形
状。于是他顺着那股诱人的味道,伸出舌头,沿着女神老师的小腿一路向上亲吻
吮吸着,直到大腿的根部。

  「这就对了!」眼见着好友突然开窍,张凯忍不住为他打Call。母亲的身体
有多么的诱人只有他最清楚,在父亲忙碌于金钱的时候,是他张凯代替了父亲的
职责,用心开发着母亲的身体,大力提高母亲的技术,在一些重点领域进行刻苦
公关,这才造就了母亲如今这样成熟水蜜桃一般的模样,张凯由衷地觉得自己干
出了不得了的事业,而仇成就是他的后来人。

  仇成在快要吻到江慧大腿根的地方停了下来,下一刻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仿佛是为了配合他一般,睡着的江慧动了动身子,大腿自然的岔开一个角度。

  仇成被江慧的动作吓了一跳,但很快就放下心来。这种强效安眠药是仇成的
爸爸从日本带回来的,仇成当然知道这药的功效有多厉害。

  仇成吞了吞口水,强行让自己的手不那么的颤抖,接着慢慢地掀开了江老师
的裙子。

  没穿内裤!

  好多毛!

  蝴蝶屄!

  不是粉的!

  好骚气的味道!

  当江老师的下体出现在仇成眼前的一刹那,感官上的刺激犹如轰炸机一般轰
炸着他。

  仇成简直要疯了!他万万没想到在学校端庄典雅从来不和学生发脾气的江老
师,在家会穿着如此暴露,不穿胸罩也就罢了,居然连内裤也不穿!

  「张凯啊张凯,你守着这么个大美女居然能够不动心,禽兽啊!」仇成在内
心狂吼着,他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张凯的这份也算在里面,不狠狠抽插个几百次
怎么对得起这么江老师!

  仇成知道毛多不意味着性欲强,阴部不是粉色也只是亚洲女人容易色素沉淀
而不是做爱多,但看到那两瓣犹如张开翅膀一般的阴唇时,仇成再也忍不住了。

  他一下子爬上了沙发,一头扎进了江老师的阴部,像是喝着琼浆玉露一般吮
吸她下身流出的汩汩的淫水,一会儿把舌头卷成柱子状妄图直入美女老师身体的
最深处,一会儿用牙齿去轻轻啃咬她的阴核,带着强烈腥臊味的淫水一波又一波
地流进仇成的嘴里,此刻他就是一个在寂寞荒原里久日奔驰的猛士,遇上了这世
间最甘甜的水源。

  江慧不知道自己在这样的状态下还能演多久,如果实在平时和儿子玩69,她
早就大声讨饶了,可偏偏现在却要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仇成是除了儿子以外第
一个帮她口交的男人,或者说男孩,不同于儿子的娇憨耍坏,江慧觉得仇成要粗
鲁得多,像是西班牙的斗牛,到处横冲直撞,有好几次都亲到了的尿道口,弄得
她腰间一阵酸痛,她可不想在自己儿子的好友、自己的学生面前尿失禁,那种场
面光是想想就太可怕了。

  但是身体最真实的反应,又岂是她想控制流控制的?如果说装睡她还能坚持,
但下身涌出的淫水一波接着一波,她可就真忍不了了。

  于是乎,在仇成不断地咂嘴声中,江慧觉得阴道一阵抽搐,连带着小腿都打
起颤来,一股暖流从身体的最深处极速地喷了出来,「噗噗噗」地喷了仇成一脸。

  「我操!」

  「我操!」

  屋内屋外,仇成和张凯同时发出由衷的感叹。仇万没有想到自己朝思暮想的
女神老师居然会被自己的口活弄到高潮,那腥臊中带着成熟女性味道的淫水披头
盖脸浇到脸上竟然让他凭空生出一种征服的豪气来。望着身下玉体横陈,星眸禁
闭的睡美人,仇成全然不顾脸上的水渍,重新一头扎入江慧的两腿之中,抱住美
女老师的肥臀,一下叼住了江慧湿漉漉的小穴,像是龙吸水一样把江慧的淫水喝
了个饱。

  门外的张凯看不到母亲的表情,但是投过摄像头,母亲一瞬间张大了嘴巴几
乎是要尖叫出来,但下一瞬间就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得亏是仇成这个笨小子
一头陷进了母亲的两腿之间,看不到母亲的反应,否则饶是他精虫上头,看到本
来应该昏睡的美人妻老师突然醒过来,想必会吓到阳痿吧。

  张凯心里恶毒地想着,眼睛却是一眨不眨地看着手机屏中的母亲。母亲死死
捂住自己的嘴巴,上半身条件反射一样地想要挺起,却因为要配合自己演戏不得
不一动不动,整个人显得有点僵直。一双玉腿更是绷得紧紧的,尤其是两个大脚
趾,死死地抠住脚板,这场面既香艳但又颇为滑稽,让张凯看得直想笑。

  母亲的身体有多敏感他心里一清二楚,要让平时走路都能流出水来的母亲忍
着这般的辛苦,张凯暗暗发誓等此事一了,一定要好好「报答」一下仇成的妈妈,
告诉她她生了一个多么优秀的儿子。到那时,就不是只玩美腿和香屄能够了结的
了,想到这里张凯不由得感觉自己又硬了几分。

  仇成满足地砸砸嘴,用舌头最后舔了一下美女老师的穴口,他平时只在A片
里看过会高潮会潮喷的女人,哪里会知道天底下真的有一碰就出水的女人,更别
说这个女人还是他好朋友的妈妈、他的老师了。江老师的淫水虽然有些骚味,但
却不浓郁,甚至还有些清新,这对仇成来说不但是可以接受的,甚至是往他身体
里注入了一针强力的催情剂。刚刚喝美熟女的淫水时他还没发现,现在却感觉到
自己的下身硬得都发痛了。

  仇成擦了一下嘴角,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他知道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了。

  仇成把自己的裤子褪下,初中生的处男鸡巴直接跳了出来。仇成看到平时粉
嫩的,不怎么抬头的鸡巴现在涨得通红,甚至都有点发紫了,不算粗大的棒身上
也能看得到隆起的血管,就是包皮把龟头包住了一大半,他还要用手把包皮拉下,
好让龟头全部出来。这个时候仇成有些羡慕张凯了,张凯的鸡巴他是见过的,又
黑又粗,有次张凯憋尿憋急了,龟头因为充血肿得像颗紫色的鸡蛋。

  「但是这又怎么样呢?就算你鸡巴比我大,可我马上要肏你妈了。」仇成在
心里暗戳戳地想着。身下的女教师还在昏睡,却不可避免的因为生理反应而微微
娇喘着,一抹诱人的春色爬上了她的身体,被淫水沾湿的褐色的小穴越发显得油
亮。仇成看着那两瓣蝴蝶翅膀的一般的阴唇,还有因为出水而微微一张一合的穴
口,终究是再也按捺不住,学着片子里的情节,扶着自己的鸡巴,对准了美女老
师的穴口,就要一贯到底!

  江慧虽然闭着眼睛,但在这激情的间隙,她几乎是不用思考就知道将要发生
什么,她的内心紧张极了,毕竟马上要插进来的是她的学生、她儿子最好的朋友
啊!

  这种有违人伦的事情让江慧既害怕又娇羞,可偏偏此时下身却传来一阵又一
阵的瘙痒,那是只有和儿子做爱前才有的反应,不知是不是被仇成挑起了欲火,
还是本质上自己就是个人人可上的骚货,江慧现在居然还有一点点地期待,下身
的小骚穴已经快要受不了了,真希望仇成的鸡巴能跟儿子一样大,把自己的小骚
逼塞得满满的才好!

  江慧屏住了呼吸,因为她的下身已经感觉了有火热的东西在接近,圆柱形,
大大的头,散发着男人的味道,也许上面还沾着少年因为情动而分泌出的前列腺
液。它又近了一些,似乎是要喷出气来;又近了,小穴好像感受到了它的形状;
又近了……

  就在仇成的龟头贴住江慧穴肉的一刹那,仇成只觉得碰到了滑滑的嫩嫩的东
西,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本就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断了,他腰间一松,龟头一阵
难以抑制的酸麻,继而精液仿佛控制不住一般从马眼里激射而出!

  「噗噗噗噗」居然是收也收不住,足足射了有五秒钟,少年的处男精不仅把
人妻女教师的下身弄得一塌糊涂,还有大量的精液扑簌簌地射在了江慧的裙子上,
最远的更是射到了她的发梢上!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