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那些年的熟女味儿】(014 五五分成)

**小说 2021-02-17 18:04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那些年的熟女味儿】(014 五五分成)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那些年的熟女味儿】(014 五五分成)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交大帅哥
2020/4/4发表于:Sexinsex
字数:5300

             014 五五分成

  回到家之后,萧富找出来个新本子,开始仔细策划曲天智给他所说的拳皇大
赛的事情,现在他还不知道计划书是什么,不过他有模有样的在本子上写写画画,
也有了些计划书的雏形,赵丽琴见儿子回来饭也不吃,回来之后,直接坐到书桌
前写字,她过去看了一眼,也搞不懂他是在做什么,还以为儿子是在为上高中做
准备,也就没管那么多。

  其实曲天智给萧富大赛说明十分简单,也就是庄城市各个游戏厅承办这次拳
皇大赛的初级赛事,而曲天智要承办最后的决赛,他让每个游戏厅推荐不少于五
人去参加决赛,而每个人的报名费需要500元,这笔费用需要游戏厅来出,但
是参加初级赛事的那些人,每人也是要需要报名费的,报名费不多十元就行,也
就是说每个游戏厅至少要找来250人报名才能持平,如果报名人数多的话,那
这个游戏已经就有赚头了。

  萧富这个时候还是太年轻,他只是能大致算出张雪艳那个游戏厅,肯定能凑
够250个人去参加比赛,但更深层次的商机他却算不出来,这主要还是阅历问
题,并不是他不够聪明。

  其实稍微有点儿规模的游戏厅,只要能凑够200来人来参加初赛,就能大
赚一笔了,游戏厅每天的营收,肯定会因为这次赛事能上一个新的台阶,并且有
的人肯定不会只在一个地方报名,但他每报一次名都得交十块钱,承办初赛的游
戏厅老板肯定是不会赔的。

  其实这也是站在游戏厅老板层面上来想,站在曲天智的高度来说,他完全有
能力将初赛也承办下来,可是这样的话就太耗费精力,并且前期投资也十分大,
他让出去一部分利益给游戏厅老板,只承办最后的总决赛,庄城大小也有一二百
家游戏厅,他刨去赛事奖金和承办总决赛的一些成本,最后能到手二三十万不成
问题,这可是90年代,二三十万足够在庄城市里买三四套房子了,曲天智二十
多岁能有这样的能力,也着实不俗。

  萧富将自己在本子上写写画画的那些东西揣进了兜里面,总共写了好几张纸,
他打算等会儿去张雪艳家好好给她讲解一番,匆匆把碗里的饭给扒拉完,由于吃
饭的速度太快,还惹得赵丽琴一通埋怨,萧富对于妈妈的埋怨是左耳朵进右耳朵
出,根本就没有听见,一心把心思放在了赚钱的这件事儿上。

  吃完饭,他也没在家等张雪艳回来,因为他们两家是邻居,隔壁回来人,有
时候还是能听见的,但萧富不想错过每一秒钟,跟赵丽琴打了个招呼就跑了出去,
他没说自己是去做什么,赵丽琴还以为他是跑出去玩了也没多管。

  站在路口,萧富抽了好几支烟,他出来的时候特地看了看,张雪艳家没亮灯,
石宝这会儿也不在家,张雪艳回来的大概时间他是知道的,算算也差不多了,可
他往路口看了许久没看到人,心里面不免有些焦急,连抽了好几根烟,才隐隐约
约看到远处有个人影像是张雪艳,萧富赶紧迎了上去。

  远处的人影不是张雪艳还能是谁,虽然已经进了初夏,但夜晚并没有闷热的
感觉,反而还有些凉爽,张雪艳衬衣的料子比较软,随着她的走动,还有微风吹
拂之下,贴在胸前的衬衣料子被微风吹的如同波浪般上下起伏,她下身的筒裙将
腰身包裹的十分紧俏,随着走路的姿势胯部左右摇摆,路灯打在地上的影子一点
也看不出来任何臃肿,四十出头的女人能展示出如此魅力也着实不俗。

  萧富来到张雪艳跟前,这娘娘手里边儿真的提了一瓶可口可乐,两只眼睛都
闪烁出光芒,这玩意儿他自从知道以来,也没有喝过几回,有时见别人在喝,萧
富虽然把羡慕隐藏的很好,但是心里面也会暗自下决心,以后自己赚钱了,一定
要买一大箱天天喝顿顿喝,直到喝烦为止。

  张雪艳将可口可乐递到萧富面前,带着些许邀功的意思说:「你说的这玩意
儿实在是太难买了,娘娘我可是跑了好几个小卖部才买到,你这小子净会给我出
难题,对了,你出来的时候见宝儿回来没?」

  萧富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张雪艳在说些什么,他把注意力全部放在可口可乐上
面,从张雪艳手里接过可口可乐后,飞快的就将一次性瓶盖给拧开,张雪艳不了
解这种汽水儿的特性,刚买到的时候上下翻看了几次,也没看出啥什么名堂,往
回走时提在手里面,摆动的幅度又比较大,这可把可乐瓶里面的气给打饱了。

  萧富刚扭开瓶盖,就像喷泉似的从瓶口涌出许多气泡来,萧富眼见着气泡就
要顺着瓶口流出去了,他不忍心浪费一口,赶紧将嘴对准瓶口捂了上去,瓶子里
面涌出来的气泡一下就冲到了他的嘴里面,气泡噎的萧富直翻白眼,对于张雪艳
的问话,他只能以呜呜呜来回答。

  张雪艳注意到了萧富的窘态,她咯咯地笑了出来,不明白为什么萧富会急成
这个样子,没好气的说:「怎么跟饿死鬼托生似的,慢点喝,真要是不够的话娘
娘再给你买……!」

  张雪艳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萧富将嘴里的饮料瓶往自己这边递,边递还边
说:「娘娘,快点用嘴堵住,要不里面的可乐就该喷出来了,我实在是憋不住了
。」

  张雪艳不明所以,等饮料瓶的瓶口到了自己嘴边之后,也没做多想,直接就
把瓶口含进了自己嘴里面,张雪艳也没喝过这玩意儿,入口之后,她先是感觉到
一股甜丝丝的味道,然后就有大股的气泡往她嗓子眼儿里面涌,张雪艳以前虽然
喝过健力宝,但是那个的劲儿怎么也比不上这个,可乐的气泡顶的她立刻就有些
受不了,到了喉咙眼儿之后,张雪艳一把将饮料瓶推开,开始剧烈咳嗽起来,被
呛的眼泪口水鼻涕满脸都是,甚至还有少许可乐撒在衬衣上面,样子显得十分狼
狈。

  萧富没有想到一口可乐能把张雪艳呛成这个样子,赶紧去拍她的后背,帮她
顺气,在她拍到后背的时候,萧富感觉到娘娘后背里面有根带子,他借故又在后
背上捋了几下,这才明白过来后背上那个是胸罩带,经过一番调整,张雪艳的呼
吸顺畅了许多,不过被呛出来的眼泪口水有许多都滴在了衬衣的前胸上。

  张雪艳这件衬衣本来就薄颜色又十分浅,被浸湿之后,紧紧的贴在了皮肤之
上,离近了之后能直接看到里面的肌肤,萧富开始还没有注意到,他在自己浑身
上下摸了摸,身上并没有带卫生纸的习惯,他跟娘娘也没有那么多的避讳,索性
就直接就上手擦拭张雪艳胸口沾染上的一些湿痕,入手就是一番柔软,他按在了
张雪艳高高的胸肉之上,虽然上次也摸过,但那个时候只顾得自己享受了,对于
张雪艳的柔软之地,根本就没完全体验到。

  「你这孩子,在大街上往哪摸呢,没大没小的。」张雪艳气息已经调匀,她
感受到胸脯上那只手,越来越不像在给自己帮忙,而是在把玩自己这两个乳房,
让乳房上激起阵阵乳浪,她赶紧将萧富手给打掉,四下瞅了瞅,初夏的夜晚还是
有不少人在外面乘凉的,还好其他人距离的比较远,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这边。

  张雪艳瞪了萧富一眼,也不等他给自己解释,就先往自己家那边走去,张雪
艳感觉到自己嘴里甜丝丝的,刚才喝的那些可乐这才在她嘴里散开,她突然想起
自己喝之前,那孩子是刚喝过啊,等于就是自己吃了他的口水啊,张雪艳脸蛋稍
稍有些发烫,在前面走着偷偷往后看了眼,发现萧富跟没事儿人似得跟在自己身
后,时不时的喝上两口饮料,想起那瓶资料,张雪艳就不敢再看下去。

  萧富虽然没有张雪艳想的那么多,但他绝对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轻松,喝着
可乐眼角还不忘往张雪艳的翘臀上瞅,下午在游戏厅他就发现这对儿翘臀甚是吸
引人,这会儿仔细看来,两片臀瓣外侧由于肌肉发紧,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凹陷,
筒裙却将她的臀部凹陷抚平,衬托之下,显得臀部特别有型,萧富想要去触碰一
下,可是又怕娘娘生气,没敢过去,只得跟着张雪艳回到了家。

  在进张雪艳家门的时候,萧富显得十分小心,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总
觉着不能让妈妈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来了娘娘家,说不定会引起什么误会,越是
这样想,萧富进门的动静就越小,他生怕隔墙有耳,仿佛自己妈妈就在墙那边听
着似的。

  来到里厅,萧富这才放松下来,因为他家的结构和张雪艳家几乎都差不多,
他知道在自己家里厅这个地方不太容易听到隔壁的动静,所以就没了那么多的顾
忌,看到张雪艳回家后就直接进了卧室换衣服,萧富没敢跟过去,把手插进裤兜
里面,这才想起自己来张雪艳家到底是准备做什么的,他有些懊恼的拍了拍自己
脑袋,怪自己有些色迷心窍,赶紧将自己写的那几页纸给掏了出来。

  这时张雪艳从卧室里面有了出来,她将在外面穿的衣服换了下来,衬衣上沾
染了不少污渍,继续穿在身上有些不太好看,张雪艳没有把萧富当成外人,在家
里面穿的很是随意,上身只穿了一件女式背心,下身穿了条很短的短裤就出来了,
短裤的弹性很大,包在她身上,能将她身体的线条勾勒的十分明显。

  张雪艳虽然有一些小肚腩,但并不是肥胖的那种,背心掩盖下的小肚子,显
得圆鼓鼓的煞是诱人,短裤几乎短到了大腿根儿上,两条白嫩嫩的大腿裸露的外
面,两条腿显得圆润无比,腿上肉乎乎的,看不出任何棱角,紧绷的短裤将里面
的内裤边缘凸显出来,又被张雪艳提的比较高,阴阜处的骆驼趾都能很明显的看
出来。

  萧富盯着张雪艳身体看了几秒钟,暗自吞咽了好几下口水,见张雪艳慢慢的
走近,他赶紧把目光移开,用手摊了摊早已放在茶几上的那几张纸,让纸张变得
更加平顺,用以掩饰他目前有些躁动的心情。

  为了能和张雪艳坐的更近一些,萧富没有与张雪艳并排坐在沙发上,而是拉
过来一个小板凳坐在茶几的一角,这样就坐在了张雪艳侧面,与她贴的很近,两
人的小腿几乎挨在了一起。

  张雪艳看了看时间,没有和萧富直接说拳皇大赛的事儿,而是有些纳闷儿的
问:「这都几点了,宝儿怎么还不回来,你知道他平时都去哪儿了不?」

  萧富也是看了一下表,已经晚上八点多了,石宝肯定又是去找苏北了,这俩
人肯定是中午没弄过瘾,这会儿又不知道是去哪儿钻着呢,就算自己知道也不能
跟张雪艳说,好歹也不能把自己兄弟给卖了,萧富嬉皮笑脸的对张雪艳回答道:
「娘娘,宝儿马上就要去当兵了,让他放松放松呗,当了兵就被关起来了,谁知
道以后啥样呢,先来说说咱俩的事情吧。」

  张雪艳觉得萧富说的也有些道理,但听他最后一句话觉得有些不着调,可能
萧富说的时候并没多想,但却让张雪艳有点儿想歪了,她不好意思跟这个半大孩
子开玩笑,只得微红着脸颊偷眼看了看萧富,见他认真的将茶几上的纸再次摊平,
没有一点调戏自己的意思,张雪艳这才稍稍把害羞收了回去。

  萧富把那几张纸摊开到张雪艳的面前,说道:「娘娘,这张是我在举办方那
里拿回来的说明,另外几张是我做的初步计划,你看一下觉得怎么样,不行的话,
咱们再改。」

  张雪艳其实对于这个不是很了解,她见萧富做的这么认真,决定先看看再说,
也没有说话,将那几张纸仔细细的看了一遍,然后眉头微微蹙起,萧富写得十分
简单,她很容易就能看明白,想了一下说道:「照你这么说,把举办方的报名费
一交,咱们也赚不到什么钱啊,更何况能不能凑够报名费也是个问题。」

  萧富点了点头,阴险的笑了几下,说:「报名费应该没问题,现在又不用交
钱,咱先把初赛给举办起来,我这上面不是写了么,开始只定三个名额,等举办
方那里把奖金额度确定下来之后,到时候再举办个落选赛,肯定还有不少人报名,
小赚一笔是没问题的。」

  说完之后见张雪艳还在犹豫,萧富再接再厉的继续说道:「当然了,这大头
肯定都被游戏厅老板给赚了,咱要是能开个游戏厅,这回肯定能捞不少,不过你
能打开投币口的那几台机器,里面的牌儿肯定比平时多,比赛期间多拿出来一些,
老板恐怕也发现不了,这不就是咱额外能赚的钱么!」

  张雪艳咯咯的笑了出来,她亲昵的捏着萧富的脸蛋,说:「你这个小子,想
不到都算计到我的头上了,你咋知道有几台机器我能打开,是谁告诉你的?」

  萧富脸蛋儿被张雪艳拽的左右摇摆,感觉到有些疼,他把手放在张雪艳光着
的大腿上,想要推却找不到借力点,只能在她大腿上来回游走,虽然脸上有些疼
痛,但手摸在大腿上面传来的光滑让萧富有些心猿意马,他突然想到苏玉芬那里
卖的丝袜要是套在娘娘的腿上,不知道会是什么感觉。

  「疼,疼!」张雪艳手上的力气又加重了几分,把萧富拉回到现实之中,他
嘴里呜咽的回答:「还不是以前你跟我爸妈喝酒时说的,再说了今天你撅着屁股
从机器里掏牌儿的时候,我又不是瞎子,还能看不出来么!」

  张雪艳听萧富描述自己掏游戏币时的样子,脸蛋儿立刻就红了一下,这小子
竟然注意到了自己的身体,这会儿过来调戏自己,对于还在腿上游走的那只手,
张雪艳倒是忽略了,张雪艳松开了捏在萧富脸上的那只手,扭捏着说道:「你眼
还挺尖呢,行吧,你说的这个什么游戏大赛,娘娘跟着你干了,希望有你说的那
么好!」

  萧富也没想到张雪艳会这么快就答应,兴奋的立刻就从凳子上跳了起来,他
搂着张雪艳的脖子在她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说:「还是娘娘疼我,等赚钱了,
咱俩一人一半,明天咱就开始弄吧,好不好!」

  「弄,弄,这话说的真难听!」张雪艳被萧富突如其来的举动给闹了个大红
脸,她轻轻推了几下萧富,见推不开,没好气的说:「都多大了,还这么搂着娘
娘,让你妈看见了也不怕笑话!」

  萧富去搂张雪艳的时候没想那么多,直接就去做了,听到张雪艳的埋怨,笑
嘻嘻的也没松开,被她推了两下,胳膊从脖子上掉了下来,直接掉到了张雪艳的
胸前,萧富向高耸的胸脯上瞟了一眼,知道里面没有带胸罩,顺势就在上面捏了
两下,最后那一下甚至还捏到了张雪艳凸起的乳头上,这一抱显得香艳无比。

  张雪艳感受到了萧富的小动作,捏乳头那一下搞的她心里面痒痒的,她想让
萧富再继续捏几下,可是这个当长辈的却拉不下这个脸,心里面思索着该让他主
动一些,见萧富又回到了自己的凳子上,张雪艳妩媚的看了他一眼说:「娘娘不
要你那个钱,只要你们以后过的好就行,不用大人操心才行,哎,宝儿要是有你
这么有心眼儿,我就该烧高香了。」

  「宝儿也不错啊,这不是去当兵前给你找了给媳妇儿么!」话刚出口,萧富
就知道坏了,这兴奋之下什么都给秃噜出来了,偷眼看着张雪艳,想看看她听到
这话后,有什么反应。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