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权财】第五章(双男主长篇、算绿、不虐)

**小说 2021-11-09 17:29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权财】第五章(双男主长篇、算绿、不虐)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权财】第五章(双男主长篇、算绿、不虐)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最爱软妹
2021/04/02发表于:SexInSex
是否首发:是
字数:11,303字

***********************************

  大家好,第五章按时奉上,之后大概会以两个礼拜一章放出来,四月份一切
都安顿下来了,也开始恢复更新了,希望大家多多留言多多点赞,给我一些写作
的动力,谢谢啦。

  目前存稿有32W字,码字不易,有能力的可以私聊我获取交流群给我一些
动力。

***********************************

             第五章:董学斌住院

  最近董学斌心里非常纠结,那天晚上在母亲头发里发现的那几块带着浓郁腥
臭味的白色痕迹,以及回家之后在浴室翻出来的那条被撕开裆部的黑色连裤袜都
在清晰的提醒着董学斌,在自己抵达狄奥公司之前,自己的母亲跟狄奥在办公室
里进行着怎样亲密的互动,但是同样被他翻出来的那条黑色内裤上面只有淫液干
涸之后的痕迹,并没有自己预想之中精斑,再加上自己这两天对于母亲的观察,
这些迹象都表明了虽然栾晓萍跟狄奥有过亲密的接触,但是十分可能没有进行到
男女的最后一步,这样董学斌揪着的内心有了些许的缓和。

  然而董学斌心里明白,两人之间发生过亲密的举动是必然的,可是一边是对
自己有过救命之恩并且这段时间对自己照顾有加的大哥,一边是多年以来相依为
命的亲生母亲,其实自从父亲去世之后,看着母亲这么多年来为了自己辛勤操劳
的模样,董学斌也不是没想过让她再找个伴,然而他如今最不能原谅自己的就是,
在栾晓萍日渐变得越发美艳动人的这段时间以来,自己偶尔也会在心里产生一些
对母亲的幻想,尤其是那天晚上在猜想到母亲跟狄大哥在办公室里所做的事情之
后,在董学斌的内心深处,居然有那么一丝激动和性奋的情绪产生,这让冷静之
后的他越发的感觉玷污了自己心目中敬仰的母亲。

  那天晚上母子二人在餐桌两端相顾无言,只有董学斌吃面声音回响在房间之
中。之后的生活也如平常一般平淡而稳定的度过着,董学斌刻意观察着母亲近日
来的变化,发现以往总是藏着很多心事,经常为自己操心的母亲脸上的笑容越来
越多,皮肤和身材也变得越来越精致和完美。最重要的就是,董学斌明显可以感
觉出来,母亲越来越自信了,变得高贵而又性感,往日里偷偷背着自己抹眼泪的
动作也消失了,这让董学斌对狄奥的感激之情也越发浓厚。

  有时候他也会在晚上抱着瞿芸萱柔美身子的时候沉思着,母亲是在到了狄奥
公司上班之后才变得越来越好,就算两人之间真的产生了亲密的关系,对栾晓萍
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可是栾晓萍毕竟已经这么大岁数了,还有一个这么大的儿子,狄奥的身世背
景肯定并不简单,董学斌清楚的知道他们两人之间是不可能有一个真正的结果的,
也不知道狄奥对自己的母亲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看法。

  「如果狄大哥对老妈只是抱着玩玩的态度的话……不过从老妈最近这段时间
脸上洋溢着的幸福表情肯定不是假的……如果狄大哥敢让老妈伤心的话,我一定
不会饶过他!」董学斌心底里这样的担忧从来没有消失过。

  这天董学斌在把自己写好的演讲稿送给杨一中杨局长之后,面带笑容的退出
了杨局长的办公室,心里对狄奥的感激和佩服又加深了很多,谁能想到让整个综
合处头疼无比的杨一中只是一个只有小学毕业的军人呢,那些辞藻华丽的演讲稿
让他连字都认不全,怎么可能会满意。

  本来董学斌在几次失败之后也打算放弃了,随后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下给狄奥
打了个电话,结果电话里的狄奥只是让他逆转一下思路,可能人家杨局长要的并
不是华丽的演讲稿,而是简单朴素的演讲稿呢?

  之后狄奥又派人打听了一下这个杨一中的身份背景,最后把他只有小学文化
的秘密透露给了董学斌,这才让想尽心思的董学斌恍然大悟,冲回办公室赶制了
一份用词简单但是内容并不简单的演讲稿给杨一中送去,果然受到了杨局长的大
力表扬,在综合处领导面前大大的长了回脸,还让一直针对他的二郭吃了个瘪。

  狄家大厦顶层,今天狄奥并没有在公司,接到他父亲狄龙的电话之后让司机
送他回了家。所以此刻的办公室里只有杨昆玲和栾晓萍两女坐在沙发上处理着一
些文件。

  就在栾晓萍低着头认真工作的时候,坐在对面的杨昆玲突然抬头看着气质越
来越出众的栾晓萍,放下手中的文件,轻轻靠过去在她耳边说道:「栾姐,那天
感觉怎么样?」

  栾晓萍从众多文件里抬起头看了眼身边挂着坏笑的杨昆玲,有些疑惑的说道:
「什么怎么样?」

  「你就别跟我装蒜了~我问的是狄总的那里怎么样?大不大?味道是不是很
棒啊?嘻嘻~」

  还有些没反应过来的栾晓萍听到杨昆玲话,只觉得脑袋里「轰」的一声巨响,
整个人如同烧开了水的水壶一般,鲜艳的红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布满了她白嫩细
腻的俏脸,红润的小嘴微微张开,如同溺水的鱼儿一样,发不出任何声音,只留
下轻微的喘息声在两人之间回荡。

  看着栾晓萍脸上那震惊的表情,杨昆玲脸上的笑容显得愈加邪恶了起来,
「栾姐你别怕啊,那天晚上我正好回公司拿点东西,就听到办公室里有些奇怪的
声音,就在门口偷偷往里面看了一眼。不过你也别太害羞了~那天下午你不也在
外面偷看我和狄总的事么?这样我们之间就当扯平了~」

  呆滞中的栾晓萍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眼神有些惊恐的看着嬉笑的杨昆玲,有
些磕磕巴巴的说道:「昆玲……你都看到了?你不生气吗?」

  「我能生什么气啊?我可没有那种资格哦~栾姐你不会以为我和狄总是恋人
关系吧?那你可就想错了。」看着栾晓萍好玩的表情,杨昆玲脸上的笑容越发开
心了起来。

  听到杨昆玲否认了跟狄奥之间的关系,栾晓萍在内心深处松了口气,因紧张
而绷紧的身体也缓缓放松了下来,连她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既然你们不是恋人关系,那天下午你们在休息室里……」

  「我可爱的栾姐哦,狄总是什么人呐,我又是什么身份哦~而且我又不像你
这样深得狄总欢心~我可跟你说哦,狄总不仅人长得帅,连那方面能力也吓人的
恐怖,加上他又没有结婚,所以经常需要人他进行性欲处理,不然的话会憋得很
难受的。本来这种事情呢~之前都是由我这个贴身助理来做的~不过现在嘛……」

  杨昆玲说起狄奥性欲方面的情况,两条长腿不自觉的夹紧摩擦了几下,随后
又贴近栾晓萍的耳边轻轻笑道:「不过我没想到的是,那天下午我都已经帮他发
泄过两次了,结果喝完酒之后他的兴致又起来呢。栾姐我跟你说,狄总跟普通的
男人可不太一样,他的兴致要是起来了,是不可能随着时间自己消散下去的,必
须要有人帮他发泄出来,否则他那根让我们女人又爱又怕的怪物可是会一直坚挺
下去的~幸好那天晚上有栾姐你在,不然的话,狄总他真的会难受一晚上呢~」

  前半生只跟自己已经死去的丈夫有过亲密接触的栾晓萍哪里见识过这些东西,
董学斌出生之后两人忙于生计,对于性爱方面也只是性质来了糊弄几下就完事了,
在这方面反而显得杨昆玲比她更加见多识广一般。那些羞人的画面在栾晓萍脑海
中回放,不过杨昆玲最后那具难受一整晚倒是被她听了个清清楚楚,娇羞的芳心
也为自己能够帮到狄奥而感到一阵小开心,转过头来看着同样面色绯红的杨昆玲
低声道:「那天下午你发现我啦?那小狄有没有?」

  看着栾晓萍脸上娇羞的浅笑,同样身为女人的杨昆玲也不禁有些沉醉于这个
美熟女此刻绽放出来的魅力之中,「放心啦,那天下午狄总正难受着呢,安心享
受着我的服务呢,肯定没有注意到门外啦~我当时也是从门缝里不小心扫到一双
高跟鞋站在外面,还把我给吓了一跳呢~」

  「而且栾姐我跟你说啊~狄总那方面真的是太厉害了,单靠我一个根本就吃
不消,要不是狄总还算怜香惜玉,可能我早就被他给玩坏了~这下可好了,如今
有栾姐你帮我分担,我终于可以轻松一点了~狄总也可以不用一直压抑着自己了
~栾姐你可真是我的救命大恩人呐!」看着杨昆玲拍着自己挺拔的胸脯有些后怕
的小模样,栾晓萍有些好笑,回想起那根在自己娇嫩的小嘴里横冲直撞的粗壮鸡
巴,在发射过一次之后依然坚硬如铁丝毫不见疲软,栾晓萍在害羞的同时也泛起
一股淡淡的喜意。

  就在两女贴在一起小声聊着天之时,门外的电梯发出「叮」的一声,随后传
来电梯门打开的声音,两女对视一眼,各自坐正身体,蕴含着水意的眼睛转向了
面前的文件之上。

  随着神情有些古怪的狄奥推门而入,两女赶紧放下手中的工作站起身来迎接,
低着头的栾晓萍立刻注意到他下身的西装裤中间鼓起了一个大包,心里发出「啊」
的一声惊叹,赶紧害羞的挪开目光,不敢再盯着那个部位看了。

  「栾阿姨,这里有份非常重要的资料,你现在帮我整理一下,我晚上要用~」

  狄奥仿佛没看到她微红的俏脸和如水般温柔的眼眸,将手中拿着的一个资料
袋随手往她手中一递。栾晓萍急忙接过来,转身就往办公室门外走去,就在她回
身关门的时候,透过细细的门缝,正好看到狄奥拉过杨昆玲的小手就往休息室方
向走去……

  当天晚上,吃过晚饭的董学斌在瞿芸萱柔美的身子上发泄了一番,随后两人
一起进浴室洗了个香艳无比的鸳鸯浴。被瞿芸萱娇羞的赶回自己家的董学斌躺在
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他开始感觉自己在床上的表现越来越差了,虽然萱姨那丰
满性感的身子依然对董学斌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在床上也极力讨好着自己这个小
情人,即便她心底真的非常的害羞,但是最近董学斌总觉得少了些刺激感。

  躺在床上的董学斌侧头看了一眼地上放着的一个空纸袋子,正是栾晓萍之前
装衣服的那个。董学斌的脑海里又不自觉的浮现出了那几道隐藏乌黑秀发之中的
白色污渍以及那条被撕破裆部的黑丝裤袜。

  突然一只覆盖在瞿芸萱那挺翘玉乳上的大手出现在他的回忆之中,一幅可怕
的画面在他脑中缓缓成型,正是瞿芸萱那具白嫩丰腴的完美肉体被高大健壮的狄
奥压在身下,两条修长丰润的大腿架在狄奥宽阔的肩膀之上,一根黝黑巨大的鸡
巴在那本只属于自己的粉嫩小穴中激烈的抽插着,每次动作都能将瞿芸萱粉嫩的
小阴唇向外翻出,带出一股透明的淫液。

  而被狄奥压在床上的瞿芸萱迷蒙着她温柔的双眼,修长的玉臂揽住狄奥的脖
子,抬起香汗淋漓的螓首,递上香甜的小嘴,主动将柔嫩的丁香小舌送入狄奥的
大嘴之中任他品尝,两人亲密的紧贴在一起,发出激烈的接吻声。

  董学斌就呆呆的站在两人身后,死死的盯着两人交合的部位,瞿芸萱窄小的
蜜穴被塞的严严实实的,蜜穴口被撑到极限,如同一张小嘴一般紧紧的箍住狄奥
鸡巴的棒身,伴随着他每一次有力的抽插,在两人连接的部位都会发出噗噗的水
声,蜜穴中不停分泌的淫液被挤压出来,顺着瞿芸萱深深臀沟滑落到那暴露在外
的粉红色雏菊上。

  就在董学斌沉在自己的妄想中越陷越深,眼看着那只颤抖的右手都在无意识
向两腿中间靠近之时,一阵钥匙插入锁孔的声响把他从幻想中拉了出来。董学斌
赶紧用力晃了晃有些迷糊的脑袋,低头看着自己身下那根明明已经发泄过两次此
刻却依旧坚挺无比的肉棒,无声的苦笑了两下,赶紧从床上坐起身来,用手将那
坚挺的肉棒向腹部压了压,打开房门往屋外走去,这个点的话应该是栾晓萍回来
了。

  站在玄关弯腰换鞋的正是刚刚到家的栾晓萍,董学斌看着几日不见却越发显
得成熟美艳的母亲,心中的思念更甚,赶紧快步走上前去殷勤的接过栾晓萍手中
挽着的红色小挎包,然后从旁边的鞋柜里拿出一双女式拖鞋放到栾晓萍脚边。

  突然一股古怪而又熟悉的气味钻入他的鼻中,让他蹲着的身躯一阵僵硬,这
股熟悉无比的气味不就是他和萱姨在每次欢爱之后布满整个房间的气味吗,「难
道!?」

  董学斌心里一惊,有些僵硬的抬头看向正在脱鞋的母亲,因为脚上穿着的银
色尖头高跟鞋是那种带有绑腿系带的,栾晓萍只能用右手扶着鞋柜,将左腿曲起,
这个动作正好让蹲在她身前的董学斌清楚的看见了她包臀短裙内的风景,半透明
的黑色裤袜的裆部又处于被撕开的状态,大腿内侧的裤袜上有一整块颜色更深的
痕迹。

  董学斌不敢久看,只能强行压抑着剧烈跳动的心脏,低头把拖鞋挪到栾晓萍
脚边,随后站起身来去搀扶身子有些晃动的母亲,然而靠近之后那股熟悉的属于
欢爱后的味道也越来越浓郁。

  「妈,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董学斌声音带着些许的颤抖,但是此时
栾晓萍的状态明显也不怎么正常,并没有听出儿子语气中的异常。

  「公司有一份重要的资料明天开会要用,我连夜加班整理的,所以就回来的
晚了一点……我先去洗个澡。」脸色有些红晕的栾晓萍在换好拖鞋之后就抬腿往
浴室方向走去,留下脸色有些阴暗的董学斌拿着那个红色小挎包站在鞋柜旁边,
紧紧的盯着栾晓萍那明显有些不自然的走路姿势,眼神中一阵闪烁。

  当天深夜,躺在床上的董学斌迟迟不能入睡,脑中回想的全都是晚上看到的
母亲包臀短裙内那被撕开裆部的黑丝裤袜以及大腿内侧那快明显是液体干涸后留
下的痕迹,心中五味杂陈。想着自从父亲去世之后,自己与母亲孤儿寡母相依为
命,母亲为了自己的学业这些年也是非常的辛苦,这一切的困难都在遇到狄奥之
后有所好转,自己跟暗恋已久的美艳萱姨之间的关系也有了长足的近战,似乎所
有的事情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

  而且不管怎么样,狄奥也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母亲这么多年来为了自己也
始终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如果这样的发展似乎没有不好的。

  然而董学斌心里也清楚的知道,狄奥是不可能跟自己的母亲确立正式的公开
关系的,就算没有来自狄奥家里的阻力,自己的母亲也绝对不可能拉下脸来跟一
个比自己儿子大不了几岁的年轻男人确立关系的。清楚的明确这一情况的董学斌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必须找个机会去跟狄奥确认一下他对自己母亲的真实想法。

  然而脑中那副母亲赤裸着丰腴的娇躯被狄奥压在身下的场景却如同虫子一般
不停的往他的脑海深处钻去,随后又变成了母亲那张成熟美艳的俏脸趴伏在狄奥
的胯间,涂着口红的小嘴含着狄奥的鸡巴卖力的上下吞吐着,通红的小脸上挂满
了自己从未见过的妩媚表情。

  突然画面一闪,那被压在下面的娇躯和伏在胯间的俏脸又变成了萱姨那张温
婉的样貌,激动不已的董学斌再也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躁动,右手慢慢伸入下身
那条宽松的睡裤之中,握住了自己那根一直坚挺到现在的鸡巴,慢慢撸动起来…


  第二天一早,显得有些萎靡不振的董学斌把已经恢复正常的栾晓萍送上早就
等在楼下的奥迪车上,如今的栾晓萍已经拥有了完美的身形和美艳的容貌,那股
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自信和高贵的气质,让街边的路人都纷纷向她投来惊艳和嫉
妒的目光。看着慢慢远去的黑色轿车,董学斌微微叹了口气,强打起精神往自己
单位走去。

  综合处办公室里,一脸艳羡的谭丽梅紧靠在董学斌身边,手里把玩着他昨天
新买的iPhone4S惊叹不已,青春活力的身子紧紧贴着董学斌,那充满弹
性的触感让他不禁有点心猿意马起来,坐在对面董学斌对面的孙壮脸上挂着标志
性的憨笑看着两个好友玩闹着,三人之间的气氛显得如此的和谐而又美好。

  谭丽梅有些爱不释手的把玩着那台黑色的精致手机,美眸流转之间,忽然抬
手一把搂住董学斌的手臂,丝毫不在意自己两颗挺拔的玉乳正好把董学斌的手臂
夹在那道沟壑之中,手臂上传来的柔软触感让董学斌心里一阵恍惚。

  「斌子!你看咱两关系这么铁,要不我们把手机换着用两天吧,让我也好好
过过瘾嘛~」谭丽梅一边说还一边摇晃着董学斌的身子,那充满弹性的玉乳摩擦
着他的手臂,董学斌隔着两人的衣服都能清楚的感受到谭丽梅那对坚挺的玉乳上
所蕴藏的惊人弹性。

  董学斌眼睛转了两圈,故作姿态的耸了耸肩膀,有意让自己夹在谭丽梅两团
坚挺之间的手臂上下晃动了两下,那种舒爽的触感终于让董学斌早已蠢蠢欲动的
下体刺激的站立了起来,好在她今天穿的是有些质感的西装长裤,否则绝对会让
他当场出丑的,「我是没问题啊,不过苹果的手机卡都是要剪小的,你的手机卡
槽跟它这个不搭配吧?」

  可能是因为董学斌晃动肩膀的动作有些过于大了,谭丽梅感觉自己胸前的玉
女峰上传来一阵酥麻的快感,总算是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整个人就跟挂在了董学斌
身上一样,赶紧松开自己紧紧搂着董学斌手臂的双手,充满少女活力的俏脸上浮
起一阵红晕,给董学斌丢过去一个娇羞的白眼,那俏皮又可爱的神态让董学斌又
是一阵心猿意马。

  「哎呀!我都忘记有这茬了,唉唉唉~看来我是没那个福分咯~还是还给你
算了。」谭丽梅有些依依不舍的把握着手机的小手伸到董学斌面前。

  董学斌看着她挂满不舍和失落的小脸,有些好笑的说道:「别拉着个脸嘛要
不然这样吧,周末我带你和桩子去逛街,给你们两一人买个新的,够意思了吧?」

  虽然谭丽梅已经不再贴在董学斌身上了,但是从她那边不停飘过来的好闻的
香味还是不停的挑逗着董学斌的神经。

  「哎呀!我开玩笑的啦,哪能让你花钱给我们买手机啊~桩子你说对吧,我
就拿你手机玩一玩过过瘾就行了~」

  听到董学斌的话,谭丽梅脸上明显浮现出了意动的表情,但是嘴上还是拒绝
了他的提议,只是看向董学斌的眼神中蕴含的深意更加浓郁了。

  上午的时间在三人闲聊之间很快就过去了,期间董学斌两次主动请缨想要做
点事情都被周长春不冷不淡的驳回了,此时正坐在位置上思考着到底该怎样继续
表现自己。身后的谭丽梅上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叫上孙壮三人一起往食堂走去。

  在食堂打完饭菜,董学斌余光一扫,正好看到周长春跟李庆两人前后脚走进
了食堂,赶紧从位置上站起来叫了声「周主任」和「李处长」,可能是食堂的人
太多过于嘈杂,两人并没由朝这边看过来,直接在不远处的一个空位上坐了下来。

  董学斌有些尴尬的坐了回去,刚扒了两口饭,抬头就看到给两人打饭回来的
郭顺杰冲着他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心下一阵恼怒。

  刚吃了两口饭,李庆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一样,蹙着眉头问道:「老周,我屋
里电水壶插头拔了吗?」

  周长春随即「哟」了一声,「刚刚出门的时候我也没注意……要不我现在去
看看?」他当然也知道李庆那电水壶的毛病。

  「先吃饭吧,等会吃完就回去了。」在旁边侧耳听着两人对话的董学斌,一
想这不正好是表现的机会吗,刚刚站起身来还没说话,就听到外面传来阵阵惊呼
声,几个刚吃完饭正好走到食堂门口的同事赶忙对着外面问道:「怎么了?怎么
了?」

  「着火了!灰楼那边着火了!!」门外传进来一个惊慌失措的女声。

  「啊!」

  还没等董学斌反应过来,就听到旁边碰的一声,李庆撑着桌子直接站直了身
子,脸上一片惊恐。

  国安局那边为了救火闹得鸡飞狗跳的,狄家大厦顶楼正在看着面前一份合同
的狄奥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了,周围的画面先是如同被暂停了一般静止
着,随后开始飞速的倒退,刚刚敲开门走进办公室的栾晓萍也倒退着回到了电梯
之中。

  「这是……Back?董学斌那里又做什么了?」董学斌每一次使用能力的
时候,狄奥都是知道的,每次他都会感叹一番董学斌这个能力的可怕之处,现在
还只是倒退时间,如果能让他暂停时间的话,他岂不是可以成为这个世界的神了
……

  就在狄奥心中惊叹的时候,一身洁白套装的栾晓萍再次走进了狄奥的办公室,
刚刚走到办公桌前,她拿在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栾晓萍把手里拿着的文件放
在桌上,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是「儿子」,冲着狄奥露出一个不好
意思的微笑,随后接通了电话,「喂?小斌啊?」

  狄奥正上下打量着栾晓萍那被滋润之后显得愈发丰满的身躯和妩媚红润的俏
脸,突然栾晓萍脸上的微笑变成了极度的恐慌,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两步,
差点跌倒在地。

  狄奥赶紧站起身绕过办公桌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躯,关心道:「晓萍,发生
什么事了?」

  「狄总,小斌他……他同事刚刚说……说他在单位救火被烧伤了,从二楼摔
了下来,现在昏迷不醒……」栾晓萍眼睛通红的捏着手里的手机,站立不稳的身
子紧紧的靠在狄奥的怀里。

  「什么?」狄奥听着怀里美妇的哭泣,脸色微微一变,原来刚刚董学斌使用
时间倒流的能力就是因为这个情况么?狄奥来不及细想,赶紧转身按下办公桌上
的对讲机,让杨昆玲立刻安排狄家的医院派出急救团队前往城西分局,然后拿过
栾晓萍手上还未挂断的手机,在问清楚对方的身份之后,便嘱咐那个叫谭丽梅的
女人看好董学斌,等会就会有狄家医院的救护车过来接他。随即挂断电话搂着早
已瘫软在自己怀里的栾晓萍走进了电梯,往地下车库走去。

  等狄奥开车带着栾晓萍来到自家医院门口的时候,副院长已经顶着大太阳在
门口等候多时了,看到狄奥的车子在门口停下,赶紧快步上前打开车门,看着狄
奥从副驾驶上扶下一个已经哭成泪人的美妇,低声在他身边说道:「狄少,病人
已经被接到医院了,李主任正在急救室抢救呢,您放心吧!」

  狄奥理都没理他,只是轻声安慰着在自己怀里哭泣的栾晓萍,「晓萍你听到
了吧,小斌已经接过来了。李主任是这家医院最好的医生!有他出手,小斌肯定
不会有事的!」看着这位狄家少爷如此温柔的表现,站在旁边的副院长有些惊讶
的看着被他搂怀中的美妇,心中惊叹不已。

  听着狄奥坚定的话语,栾晓萍总算将那颗一直揪紧着的心稍稍放松了一下,
从他怀中抬起泪眼朦胧眼眸看着狄奥的俊脸,抽泣着感谢道:「谢谢你……」

  说完抬手摸了摸眼泪,余光瞥见旁边站着的那个秃头男人惊讶的眼神,才发
现自己此时正紧紧的靠在狄奥怀中,赶紧向后小退了两步脱离了狄奥的怀抱,芳
心一阵羞涩。

  感觉到那具柔软喷香的身子离开了自己的怀抱,狄奥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站着
的那颗秃头,副院长被狄奥眼中透露的寒意吓的一阵激灵,急忙低下头在前面给
两人带路。

  狄奥看着他有些惊慌的背影并没有多说什么,很自然的牵起身边栾晓萍因惊
吓而冰凉无比的小手,跟了上去。早已习惯狄奥这些亲密动作的栾晓萍感受着手
掌上传递过来的温暖,看着走在前方卑躬屈膝带路的副院长,心底发出一阵感叹,
有一个可以依靠的人的感觉真的很好。

  三人乘坐电梯直接来到顶楼,看着手术室大门上亮着的手术中的警示灯,栾
晓萍刚刚有些缓和的心又再次悬了起来。狄奥轻柔的拍了拍栾晓萍的手背,拉着
她在手术室门前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经过一个多小时漫长的等待,手术室上的警示灯终于暗了下来,一直紧盯着
手术室大门的栾晓萍赶紧站起身来走向那位刚从手术室里出来的中年医生。还没
等她开口询问,那个白大褂就看到了一起走过来的狄奥的长相,赶紧摘下口罩和
手套走上前来跟狄奥握手,「狄少爷您怎么亲自过来了?」

  「李主任,我弟弟情况怎么样?」听到里面那个烧伤的病人是狄奥的弟弟,
李主任的神情立刻就变得凝重了起来,恭敬的说道:「狄少爷您放心,您弟弟只
是因为吸入了大量烟尘导致的昏迷,他进入火场的时候防护措施做的比较好,所
以没有造成严重的烧伤。他身上的伤主要是从二楼往下跳的时候,落地姿势不是
很好,导致手臂有轻微的骨折,问题不是很大的!」

  从医生口中听到儿子没有生命危险,栾晓萍一直悬着的心这次总算是落回了
肚子里,一直紧绷的身体也放松了下来,旁边的狄奥赶紧搂住她发软的娇躯坐了
下来,温柔的拍打着她的后背,安慰着她。

  看着这位靠在狄家大少肩膀上的美妇,站在那边李主任和几个护士眼中都露
出了疑惑的目光。就在狄奥轻声安慰栾晓萍的时候,已经清醒过来的董学斌躺在
病床上被一个小护士推出了手术室,正好看到自己的母亲通红着眼睛靠在狄奥肩
膀上,眼睛里先是涌出一阵惊讶,随之消散开来,变为了一种带着了然的复杂情
绪。

  注意到董学斌被推了出来,栾晓萍赶紧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快步走上前去,
一握住了董学斌手的右手,看着儿子通红的脸庞和被烧焦的头发,豆大的泪珠又
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小斌啊,你怎么这么傻啊,救火的事需要你去吗?没有
消防队员吗?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你让妈怎么办啊……」

  「妈~当时着火的办公室里有两份很重要的文件,等消防员赶到就来不及了。
而且你儿子身手这么好,这不是没事吗?这次我可是立大功了,领导们很感谢我
呢~」董学斌看着脸上挂满泪水的母亲,心里一阵柔软,只能一边安慰着哭泣的
母亲一边对着身后走过来的狄奥使了个眼色。

  「什么立不立功的!妈只希望你平平安安的就好,什么功劳有你的小命重要
啊?你这个小混蛋!是不是想吓死妈啊?」看着董学斌的精神很不错,栾晓萍紧
张的心理也放松了下来,抹了抹脸上眼泪,轻轻拍打了董学斌的手臂两下。站在
栾晓萍身后的狄奥听到董学斌的话,放在身后的手对着刚刚赶来的杨昆玲比了个
手势,后者心领神会的向电梯走去。

  「好了晓萍,小斌刚刚做完手术,现在肯定也累了,赶紧让护士送他去病房
休息吧,有什么事之后再说。」听到狄奥称呼自己母亲为晓萍,再看了眼他放在
栾晓萍肩膀上的大手,董学斌脸色微微一变,随即又放松下来,冲着两人扯出一
个有些僵硬的笑容。

  「小斌你就安心养伤吧,这次的事不会让你白白受伤的,有你狄大哥在!」

  狄奥说完就对着病床两边的护士摆了摆手,然后扶着栾晓萍向后退了两步,
目送董学斌被护士小心翼翼的推入了电梯之中。

  「狄总,这次真是谢谢你了!」等所有人都离开之后,栾晓萍有些虚弱的把
头靠在狄奥那宽广的胸膛上面,低声感谢着。

  「晓萍,你跟我之间还需要这样客气吗?而且小斌也算是我弟弟,我也不可
能眼睁睁看着他有危险的!而且,你忘了我之前说过的话了吗?没有外人的时候
你该叫我什么?」

  栾晓萍正半眯着美眸享受着狄奥的温柔,听到后半句话之后,一直有些苍白
的俏脸上终于浮起一片美丽的红晕,微微抬眼看向狄奥俊美的脸庞,狄奥这个情
场老手哪能看不懂怀中美妇眼中的情动,低下头直接吻住了栾晓萍那柔软冰凉的
小嘴,肆意品尝着美艳熟女口中的香甜,一双大手也慢慢顺着圆润肩膀慢慢向下
摸去……

  等董学斌再次从沉睡中醒来,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了,董学斌慢慢从床上
坐起身来,就发现自己病床边趴着一个熟悉的脑袋。董学斌起身的动静吵醒了本
来就没有睡的很沉的女人,有些迷糊的抬头看着已经坐直了身子的董学斌,正是
下班之后就火速赶来的瞿芸萱。

  「小斌你醒啦,渴不渴?我去给你倒杯水吧。」睡眼惺忪的瞿芸萱揉着眼睛,
起身拿过床头柜上放着的水壶倒了杯凉白开,温柔的拿过一个靠垫塞到董学斌的
背后让他能靠的更舒服一点,随后小心的拿着水杯放在了他的嘴边。

  极度口渴的董学斌三两下就将杯中的水喝了个干净,舒服的哈了口气,随后
环顾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开口问道:「萱姨你怎么来了?我妈和狄大哥呢?怎么
就你一个人在这啊?」

  看着脸上显得意犹未尽的董学斌,瞿芸萱又给他倒了一杯,小心的放在他能
拿到的位置,随后在旁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栾姐在这守了你一下午,刚刚才
让小狄送她回去休息,我是来换班的。」

  「这里是?」

  「这里是狄家开的私人医院,小狄给你安排了最好的医生和病房。这次你冒
这么大的险,要不是你狄大哥安排的医生,你早就毁容了!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这
么拼了!你冲动之前就不能好好想想栾姐吗?要是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听着瞿芸萱饱含怨气的话语,董学斌苦笑着说道:「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

  突然董学斌回想起母亲靠在狄奥肩膀上的模样,想起狄奥那只放在栾晓萍肩
膀上的大手,一时间不禁有些发呆,不知道狄奥是送母亲回去之后会做些什么…


  「小斌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帮你叫医生吧!」

  还想再抱怨两具的瞿芸萱看着董学斌呆滞的面庞,心下一惊,急忙站起身来
就要出去喊医生,反应过来的董学斌赶忙一把抓住她的小手,笑着说道:「我没
事萱姨,不用叫医生。」

  瞿芸萱有些狐疑的盯着董学斌的脸,在他再三保证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之后
才放心的坐了下来,并没有收回自己的小手,就这么任由董学斌握着。

  董学斌看着瞿芸萱白皙的俏脸,心头燃起一阵火热,握着瞿芸萱小手的左手
突然用力一拉,就带着瞿芸萱的娇躯往自己这边靠了过来,脸上挂着坏笑道:
「萱姨,你老是坐在那多不舒服啊,反正这病床有这么大,不如你也上来睡吧~」

  看着董学斌脸上邪恶的坏笑,瞿芸萱怎么可能不明白这个小坏蛋心里在想些
什么坏主意。即使有些害羞,但此时的她也不想拂逆爱人的意思,半推半就之间
也踢掉了脚上的黑色高跟鞋,被董学斌拉进了被窝。

  察觉到瞿芸萱的顺从,董学斌心中一喜,不安分的狼爪顺着她身体的曲线就
往下摸去,结果刚抚上那高耸的圆臀就被两根纤纤玉指捏住了手背上的皮肉,顺
时针用力一扭。

  「嘶~疼!萱姨你想捏死我啊?」

  「你现在是病人,别老想那么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赶紧给姨睡觉!」察觉到
怀中美人语气里的坚定,熟知瞿芸萱外柔内刚性格的董学斌只能微微叹了口气,
认命似的闭上了眼睛,一把将头埋进瞿芸萱胸前那对香气喷喷的玉乳中间。

  感受着怀中小情人心中的赌气,瞿芸萱又好气又好笑,小手温柔抚上董学斌
那被烧的有些卷曲坚硬的头发,低声在他耳边说道:「小色狼,你现在受伤呢。
大不了等你伤好了,你想做什么姨都依你,行了吧?」

  「真的?什么都听我的?包括之前那些你不同意的事?」已经认命了准备睡
觉的董学斌听到瞿芸萱那些饱含羞意的话,猛的从两团软肉之间抬起头来,充满
惊喜的看着瞿芸萱的俏脸。

  「真的!真的!你乱叫暗什么啊小变态?也不怕外面的人听到!」瞿芸萱有
些宠溺的看着董学斌那挂满惊喜的脸,无奈的答应道。

  就在董学斌高兴的再次埋下头去睡觉的时候,站在病房门外,透过玻璃观看
着屋内两人互动的杨昆玲伸出舌头舔了舔妖艳的红唇,露出一个妩媚而又带点邪
恶的笑容。

  突然她拿在手中的电话震动了起来,看着屏幕上显得的来自栾晓萍的来电,
杨昆玲带着笑意接通了电话,「嗯……昆玲……昆玲你快过来……哦……我……
我快受不了了……嗯……又要到了……嗯……」伴随着电话里传来一阵高昂的呻
吟,杨昆玲转身离开了医院。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