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南国雪月情】(重铸版)第二章

**小说 2022-01-19 17:24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南国雪月情】(重铸版)第二章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南国雪月情】(重铸版)第二章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千忆
2021/7/11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6612

  第二章(修)

  再次睁眼已是第二天清晨,懒洋洋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我起身打开窗户
,清新怡人的空气涌入房间,把刚起床后残存的丝丝睡意完全驱走。

  又做那个梦,那么的真实,那么的熟悉,甚至能感受到那女人的气息。梦里
的女人究竟是谁?那么她是妈妈嘛?每每想到这些问题就头疼,我也只能深深的
叹了口气,揉了揉有些发涨的额头,该去洗漱了。

  卫生间内,望着镜中的自己不禁有些感慨,像极了小说中的小白脸:清秀的
五官,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清澈明亮
的大眼睛,高高挺立的鼻梁,薄薄的嘴唇,还有白皙的皮肤……配上卫衣套
装显得格外的青春洋溢。

  哪怕自己的面容很稚嫩,但再过几月就16周岁了,在过去这已是能成家立
业的年纪,而如今父亲还在含辛茹苦供我上学,一想到这里心里就十分难受。

  我暗暗下定决心:中考后去做兼职,帮父亲分担压力。

  「老鼠,你到了没?」一阵急促的qq提示音将我从沉重的氛围中惊醒。

  「死胖子,我还没出发呢?」我不急不慢的敲打着26键。

  「还没来?你不会还在做梦吧?太阳都晒屁股啦。」胖子打字很快,我信息
才发出去他立马就回消息了。

  「这不是昨天做噩梦了嘛?」我有些无奈的说道,

  「噩梦?说,你是不是做坏事了?」他打完还配上了疑惑的表情。

  「你才做坏事了呢!」被别人误会肯定会回怼回去,哪怕是死党也不能让步
,这是我的人生观。

  「好了好了你没做坏事,快来我家,我给你看个好东西。」

  虽然他的态度有些敷衍,但我还是挺满意的,毕竟我怼赢了。

  胖子家住在市里有名的高档小区,旁边是湿地公园绿化环境特别好,房价也
特别高。虽然我以前也偶尔来过胖子家玩,但是很少看见过胖子的家人,只知道
他父母挺忙的很少在家,也正因如此,缺少了父母的管束,他才经常被欺负。

  才进门,一个180斤的胖子就跑了过来,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差点将我压倒
地上,不仅如此,两只肥肥的双臂更是紧紧把我框住,好重!「老鼠你来了!」

  我用力的推搡着试图挣脱他的怀抱,然而这死胖子力气实在是太大了,完全
挣脱不开,我有些烦躁了:「死胖子快松手,我快喘不过气了。」

  这才面带歉意的松开手,眼前这个小胖子,噢,不对,现在应该叫「大胖子
」就是我的死党,名叫孙伟,虽然他长得胖,但颜值并不低,就是圆润了点,如
果瘦下来,绝对不比那些帅哥差。

  我瞅着他越发圆润的身材,不禁调侃道:「我说,你怎么越来越胖了。」

  没想到他直接回了我一句「我还觉得,你越来越瘦呢?」

  「好家伙,你这死胖子,你不顶我两句嘴,你就皮痒是吧?」

  他好像留意到我有些生气了直接嬉皮笑脸的「哈哈哈。」

  看见他这打哈哈的样子,我直奔主题:「胖子,你大老远把我喊来,到底是
什么好东西?」

  他拍了拍脑袋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瞧我这记性,来,我带你去。」
说完便引着我去他的房间。

  不得不说,不愧是富家子弟,住的房子都是那么的豪华,才进门那耀眼的明
晃晃的光就映得眼睛睁不开,喷金的墙壁、大红的地毯、深紫色的沙发,精致水
晶吊灯同样显得华贵,周遭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高贵,我环顾四周饶有兴致的欣赏
着。

  等上了二楼,路过一个半掩着门的大房间时,无意瞥见一张精致的白色大床
上放置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连衣裙旁放着一套胸衣内裤,黑裙下压着一条黑色
丝袜在白色的床单上十分显眼。

  那是一套从未见过的性感衣物,不禁让我心头一热,放慢了脚步。

  「怎么了,老鼠?」

  胖子见我定在房间外一动不动,困惑的问到「那是我妈的房间,有什么奇怪
的东西吗?」

  「啊,没什么,只是觉得这房间挺大的,啊哈哈哈」被胖子的声音吓了一跳
,我连忙应付过去。

  「哦,快点快点,马上就到我房间了。」快到他房间了,他明显有些兴奋了
,步伐也放快了许多。

  我也加快了脚步跟上去,但为何心里有些落寞感。

  推开房门,一股肥宅的气息扑面而来,只见屋内墙壁上贴满了各种各样的动
漫海报,稍稍掩住的二次元窗帘,画有小萝莉的可爱床单被罩,床头满满的二刺
猿玩偶……甚至学习的课桌上、书架上都是珍藏手办。

  我摸了摸额头无奈道:「你这死肥宅,真腐败!」

  「肥宅怎么了?肥宅惹你了?」话虽这么说,但只见他慢慢从书柜里取出一
个装精致的小礼盒。

  我指着盒子说道「这个是什么?不会也是二次元吧?」

  得到的回答是:「你自己拆着看呗。」

  「不会是恶作剧吧?」

  「你猜?」

  一句接一句见套不出有用的消息,我便自己拆了起来,没想到就像俄罗斯套
娃一样,一个盒子里面是另一个盒子,不由得满头黑线,可望着他镇定至若的样
子,就埋头继续拆,终于出货了——竟然是汐月的书。

  我不禁激动起来了,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哇,胖子,你真好。」没想到
他不为所动,风轻云淡的说道:「还有惊喜,不信你翻开书。」

  我轻轻的翻动着书页,第一页居然有汐月的签名,这一刻心中对胖子的种种
不满一扫而空,满满的感动啊……

  要知道汐月是这几年炙手可热的白金作家,细腻的描写,真实的刻画牵动着
每个读者的内心,每一本新着作都畅销榜前几。可这个作者与众不同,只写书从
来不参加签售会,据说是身体不好,可尽管如此,能得到汐月的签名只能说幸运
至极。

  拿到这本签名书的这一刻,我激动得嘴唇都颤抖起来了:「死胖子,你那里
弄来的?」

  「低调低调,我妈与汐月,这是我求着我妈要的」

  「阿姨真好。」

  「我求我妈,让我妈要的啊?」

  「哦,你真好,阿姨更好!」

  「……」

  「好了,不逗你玩了,对了我还没见过你父母呢?」

  见我谈及家人,胖子突然陷入沉默,甚至面露惧色。

  「你不会怕你妈吧?」我调笑道

  「我才…不怕…我妈…呢」虽然胖子装作无所畏惧的回答着,但言语已然出
卖了他。

  「好了好了,不说了,等阿姨回来了,帮我感谢一下她。」见胖子已经紧张
成那样了,便没有多问了。

  闲聊一阵子后,他津津有味地玩起了宅男游戏,我不会玩只能呆坐在旁边看
着,总感觉有些格格不入,在房间里如坐针毡,终于按耐不住,站起来向胖子问
起厕所来。

  「厕所啊,走廊最里面那间就是了」

  不想打扰他玩游戏,便轻手轻脚地走出房间,缓缓把把门带上。

  一个人漫步在走廊上,欣赏着墙上美丽的壁画与墙边的盆栽,还是很有意思
的,可路过胖子妈妈的房间,我止住了脚步。

  青春期的少年向来都对异性充满好奇,荷尔蒙的加速分泌更是时刻刺激着脑
袋,望着那私密的空间与性感的衣物,我很想进去一探究竟但是害怕与不安感不
停的拒绝着,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紧张、欲望内心不停的交织着、心中无
限犹豫,在门口徘徊了很久,时进时出,可潘多拉的魔盒一但开启就难以合上,
我像个小偷蹑手蹑脚地摸进了白阿姨的房间……

  一进房间,只见漂亮的百叶窗上绣了一沉薄薄的窗纱,红色的桌椅,清秀的
梳妆台。不禁感叹道:原来女性的卧室是这样的啊!打量四周的一切,女性生活
的气息浓郁,一股特殊的雌性荷尔蒙扑鼻而来,好香,心脏加速,就像要是要跳
出嗓子眼一样。

  望着床头上挂起的婚纱照,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胖子妈妈的样子,哇,惊为
天人。她神情清冷,犹如高高在上的女神一般让人不敢靠近,哪怕穿着洁白的婚
纱皮肤依旧是那样的白皙,鹅蛋长脸上五官精致,涂了眼影的细长眼睛异常魅惑
,细长的翘鼻与樱桃薄唇如同古典国画的美人线条。胸脯高耸腰肢细长,身材异
常修长,简直就像我梦中的女神一般。

  她高冷的姿态散发着冰冷的气场,哪怕只是望着她的照片依旧是让人望而却
步,不安、害怕感突然冒出了头,「要不撤退吧?」可欲望一但充上头脑哪能控
制得住?不甘与色欲渐渐得占据了头脑,内心压抑的欲望彻底释放出来了,迈着
沉重的步伐缓慢地走向床边,心跳加速,口中不停地呼着热气,蹲在露出黑色丝
袜的裙子旁,伸手摸向了那条黑丝。

  一抚摸到那超薄的黑丝,浑身有一种触电的感觉,呼吸声也变得更加急促起
来,浑身翻起了阵阵鸡皮疙瘩,身下不自觉地顶起了鼓鼓的帐篷,「原来这就是
高档丝袜吗?」我大肆的玩弄着手中的冰丝丝袜,将它揉捏成各种我能想到的形
状,可渐渐的我开始不止于此了。

  我缓缓的趴在白阿姨常睡的床上,感受着床上的温度与柔软,将冰丝丝袜与
衣物放置在我鼻前,一时间一股女性特有的芬芳充斥着我的鼻子与脑海,脑中幻
想着她洁白无瑕的娇躯,幻想着各种姿势……高冷的女神此刻就好像在我身下娇
喘呻吟着。

  太刺激了,怪不得胖子以前总喜欢看片打飞机,以前我还嗤之以鼻,现在才
发现原来打飞机是这么的快乐,不行,下体涨得疼,急需要发泄,我拿起手中的
丝袜急匆匆的冲进了厕所。

  厕所里,一想到这是性感的丝袜而且还是朋友妈妈的,我更加粗暴地玩弄着
这双黑丝,轻嗅,抚摸,揉捏,甚至吮吸袜尖与袜顶……好香,好软,好舒服,
一时间下体更加坚挺,甚至涨得疼。

  牛仔裤轻解,18cm的肉棒如同脱困的怒龙冲出天际,气冲冲的表达着自
己的不满与需求,我笨拙的模仿着AV中的姿势将冰丝丝袜包裹着肉棒,身体前
后耸动着,刚开始还有些青涩弄得包皮疼,渐渐的渐入佳境,肉棒开始加快了频
率,双手时而拉紧丝袜,时而松开,一松一紧之间刺激得不要不要的,突然眼前
就好像浮现着白阿姨穿着丝袜微微分开双腿,我伏在她的身上疯狂的耸动的画面
,十几分钟后,一大波乳白的精液从马眼处倾泻而出。

  欲望释放之后理性重回本身,这才自己放下的重重罪行,望着丝袜上的精液
,恐惧与不安涌上心头。我必须掩盖事实,连忙拿起纸巾重重的擦拭着,用水冲
刷着。

  几分钟后,整理好犯罪现场便重回了胖子的房间,一想起自己犯下的错误,
心中便忐忑不安,此地不宜久留,我必须早些回家。

  「胖子,时间不早了,我还要回家写作业,就先回去了,总之谢谢你的礼物
。」

  「那好吧,就不送你了。」胖子头也没回的打着游戏。

  本以为逃离了困境,可迈下楼梯就走廊里传来一阵高跟鞋踩击地板的声音,
清脆而响亮。哒哒哒~,声音越来越近,我的心脏跳动得也越来越快,不会是胖
子妈妈回来了吧?

  有时候真的是那么碰巧,才下楼就瞥见了胖子的妈妈(白阿姨),虽然胖子
很胖但白阿姨是真的女神,丝毫没有因为时光的流逝而神伤,依旧显得美艳动人


  眼帘中的漂亮女人正是婚纱照上的那个,只不过婚纱照上的比较青涩,而眼
前的更加成熟与冷艳。

  白晓萱是鹅蛋脸形,脸庞的五官十分精致,哪怕轻抹淡妆都格外好看,她身
穿一袭紫色的紧身连衣裙,将她傲人的曲线勾勒得淋漓精致,极尽妍妙,身段高
挑丰腴,皮肤白皙,在紫裙的映衬下显得很是耀眼,裙下黑色的丝袜美腿玉足,
更是格外的诱人。

  「你是王瑞杰吧?怎么没跟小伟玩呢?」白晓萱说话的语气很平淡,但为何
总感觉话语中透露出一声冷意,无形中拒人于千里之外。

  怪不得胖子这么怕他妈,换做是我肯定也怕!

  「是的阿姨,我与孙伟玩的挺久了,我看时间不早了正准备回家写作业呢。


  虽然表情故作镇定,但心里却忐忑不安,身后甚至冒出了冷汗。

  「嗯,那就不留你了。」

  「好,对了,谢谢阿姨帮我要汐月的签名书。」说完我深深的鞠了一躬。

  「没事,没事。」看见我行此大礼,她连忙用柔夷扶我起来。

  由于是春夏之交,此刻我就穿了一件短袖,她冰凉的玉手接触到了我赤裸的
肩膀,好冰就像寒冰一样。

  「小伟经常提起你,所以帮你要本书没什么大不了的。」

  说着说着 她居然微笑了,白璧无瑕的脸蛋上居然露出了两个小酒窝,小巧
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

  真是没想到高冷的女神居然有这么温柔的一面,古人诚不欺我,美人一笑倾
国倾城啊!

  此情此景,不知为何我的心底竟生出了一丝羡慕与不甘。

  「总之,感谢阿姨了。那阿姨,我先走了。」

  「嗯,再见!」

  让我没想到的事,白阿姨还特意送我到门口,不知为何突然想起自己刚才做
的坏事,心中涌起了一股自责感。

  回到屋内,白晓萱脱下高跟鞋裸足行走在红木地板上,莲步轻移,婀娜多姿


  「小伟,我回来了!」她停下脚步对着楼上喊道。然而并没有得到胖子的回
复,不禁眉头紧蹙,这就有点奇怪了,她准备上楼去儿子的房间看看。

  咚咚咚~突然传来的阵阵敲门声,将胖子从游戏中惊醒,刚刚「老鼠」才回
家,那这个敲门声不言而喻就知道是谁?

  几分钟后,胖子才跺着小碎步小心翼翼的打开门……才开门就瞥见门口怒视
着他的母亲,手足无措间不禁打起了哆嗦。

  「刚刚你在房间里干嘛,怎么现在才开门?」白晓萱双手交叉抱在胸前、裸
足站立在门口,面容稍带愠色。

  「啊,那个啊,没干啥呢。就是在房间里学习呢,可能没听见」胖子结结巴
巴说道。

  「学习?是吗?」言语中透露着质疑,白晓萱直接推开门,漫步在房间里寻
找儿子犯错的证据。

  「妈,我真的…在…学习!」胖子低着头不敢看母亲,他委屈巴巴的说道。

  「那你学的什么?看着我说!」白晓萱突然回过头,冰冷的双眸直勾勾地盯
着他。

  胖子从小到大最怕的人就是妈妈,让他盯着他妈,无异于送死,所以此时此
刻就是不肯抬头。

  看着儿子的这幅委屈的模样,白晓萱愠怒的心不禁有些心软。

  她轻叹一声、揉了揉柳眉,语气开始变缓和:「我不知道你刚刚在干什么,
但我不希望有下一次可以吗?」

  明知道儿子没有在学习,却又不舍得打他骂他,这大概就是天下母亲的共同
点吧,只能试图言语教导,寄希望于儿子有所改进。

  胖子见母亲给了个台阶,连忙直点头生怕母亲再生气。

  「我晚上有个聚会,就不在家里吃饭了,想吃什么让保姆给你做,记得要看
书?」说着说着语气中流露着丝丝歉意,眼神中透露着浓浓的母爱。

  「知道了妈妈。」胖子如同惊弓之鸟眼神躲闪着。

  终于,妈妈总算是离开了,胖子直接累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呼着气,身后
早已满身冷汗将衣服打湿,如同死后余生一样。

  回到屋内,白晓萱突然感觉房间里空气的味道有点奇怪,她自顾自嘀咕着「
可能没开窗户不通风吧。」可渐渐又觉得不像是霉味,要知道女生的嗅觉很灵敏
的,更何况特殊职业的白晓萱呢?

  正当她寻找怪味的源头时,这时手机居然响了。

  「怎么了?」白晓萱平淡的询问。

  「晓萱姐,聚会就要开始了,你不会还在家吧?」电话那头传来焦急地声音


  「知道了,马上出门。」白晓萱一边脱着丝袜一边对着电话喊道。

  「那你要快点来哦!」电话那头还是不依不饶的催促着。

  「嗯,挂了!」说完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之后,白晓萱明显加快了换衣服的速度,脱下身上的紫色的连衣裙,顿时白
皙的娇躯展露在了空气之中,不愧是美人,多一分显胖,少一分太瘦,身材惊艳
再配上漂亮的衣物,更加锦上添花。胸衣与内裤是一体的,上面都有精细的碎花
与镂空的蕾丝花边,黑色的胸衣紧紧的包裹这丰润白皙的巨乳,双峰之间那明显
的沟壑深不可测,勾起男人们无限的探知欲。内裤是黑色的带有蕾丝边,性感十
足。不知是她身材傲人还是内裤比较紧致,她饱满鼓实的下体被完美的勾勒出来
了,甚至黑色的丛林也若隐若现。

  玉手轻轻提起床上准备好的黑色连衣裙缓缓套上,自此美好的风景算被牢牢
保护住了,但这身看似保守的连衣裙依旧将她傲人的曲线勾勒得淋漓精致,不得
不说她身材确实保养得很好。

  白晓萱瞥了眼手机,时间不早了,便先卷起自己的长裙别在腰间,被内裤包
裹着的丰满玉臀暴露在了空气中,然后慢慢胎起金莲小脚对准丝袜钻了进里,双
手将丝袜缓缓提起,很快一条白嫩修长的美腿便被黑丝所覆盖,充满着诱惑力,
她轻轻的用白皙的手仔细的整理着丝袜上的褶皱,直到两条美腿彻底整理好才放
下裙子。

  但这些曼妙的春光却被拉实的窗帘和紧锁的房门所掩埋,无人知晓。

  穿戴整齐,她才轻轻的推开了窗户,一刹那一阵微风袭来,扬起了美人乌黑
的秀发,耳畔的碎发甚至调皮的跑到了樱桃红唇之上,柔夷微微拢了拢耳旁的碎
发,绝美的容颜在阳光下显得优雅又知性。

  门口,白晓萱将丝袜美足轻轻的穿进黑色高跟鞋,在玄关的衣帽镜中最后的
整理了一遍,确认自己没有瑕疵时,才踩着高跟鞋「咚咚咚」的离去。

  然而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贴身的那条黑色丝袜上曾被我打飞机,甚至留
下过精斑的痕迹。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