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和车模老妈的日常】(26-27)

**小说 2022-05-19 17:24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和车模老妈的日常】(26-27)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和车模老妈的日常】(26-27)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闻啼鸟
2021/12/4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9729

***********************************

  催更催肉的耐心点吧,这又不是手枪文,想短平快是不可能的。写作不易,
请支持论坛原创,远离盗版。

***********************************

               (26)

  「您老爸?」

  「对!」

  殷悦回答得干脆,小朋并不知道殷阿姨和她老爸的私密事情,要说一个人最
爱的是自己的老爸倒也没什么毛病,听了殷阿姨的回答后,小朋感到自己问得太
没水平了。

  来!继续。

  「手心手……背!」

  这局又是殷悦输了。

  「靠!怎么又是我啊!」

  小朋道:「老妈,这局您来问?」

  「还是你问吧,我怕她一会报复我。」

  见老妈又把提问的机会给了自己,小朋道:「殷阿姨,这次您选真心话还是
大冒险?」

  「真心话!」

  见小朋也没有刁难自己的意思,殷悦毫不犹豫道。

  上次的问题对小朋来讲毫无趣味和刺激可言,这次他决定要抓住这次机会,
于是想了想道:「嗯……那请您说出我老妈最大的秘密!」

  本来对于真心话殷悦是来者不拒的,在她看来,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需要遮
掩逃避的,甚至包括她和父亲的事,但这小坏蛋却偏偏问了她一个关于王蕾的问
题。

  王蕾最大的秘密她当然知道,但就把那件事这么告诉小朋真的合适么?她开
始犹豫地看向王蕾,而这时王蕾轻咳了声,投来一个威胁的眼神,示意她不要回
答。

  殷悦盯着王蕾的脸色,对小朋说道:「哟哟哟!你看你老妈那眼神儿,要吃
人了都……怎么着?玩不起啊?你不让我说我偏说!」

  「哦?难不成是个天大的秘密?」

  小朋好奇道。

  「那倒不至于,不过你老妈不让说主要也是怕你多想。」

  「哎哟!殷阿姨您就别卖关子啦!我都成年了,还有什么秘密不能让我知道
的。」

  殷悦看了看王蕾蓄意报复的表情,又对小朋说道:「你老妈最大的秘密就是
上学的时候,阴差阳错的怀上了你,也就是说……你的出生其实是个意外。」

  「啊?」

  小朋嘴张得老大,心情像被雷击碎的石头一般。

  (怪不得老妈十八岁就生下了我,原来……是一场冲动的惩罚啊!)

  「老妈,那您为什么没把我打掉啊?」

  王蕾表情惊愕地看着儿子小朋:「你是不是傻啊?我把你打掉了你还能坐在
这说话么?」

  殷悦立刻帮忙解释道:「那时候你老妈年纪小,压根就没往这方面想,等后
来发现了,她又舍不得了。就因为这事,给你外公气得高血压都犯了,哈哈哈!
你这小坏蛋,还不谢谢你老妈?」

  小朋立刻抱着老妈王蕾的腿,跪拜道:「哎呀!谢母上大人不杀之恩!儿臣
感激涕零!」

  王蕾将腿一晃道:「起开!涕零你个头,装模作样!」

           ***  ***  ***

  来,下一局。

  「手心手背!」

  这局是王蕾输了,殷悦同样也把提问的机会给了小朋,表面上二人是在拿小
朋当枪使,实则却是想借此机会帮助小朋对彼此加深了解。

  小朋会意,笑问道:「哈哈!老妈到您了!您做过最丢脸的事是……」

  「我丢什么脸啊?你还没问我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呢?」

  王蕾提醒道。

  「哦,对对对!瞧我这脑子。老妈,您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哼!我选大冒险!」

  王蕾歪头道,知道儿子想要提问的,便故意绕开了。

  「您……」

  「怎么着?不让选?」

  「让让让。」

  小朋一边说一边抓耳挠腮地琢磨着让老妈做点什么大冒险的事情。

  「老妈,咱可说好,我要是提什么过分的要求,您可不能生气找后账哦!」

  王蕾咬着牙说道:「放心吧,绝对不会。」

  见老妈用着威胁的口吻,小朋便胆怯地琢磨着能为难老妈的鬼点子。

  思来想去后,小朋决定要打要罚日后再说,于是道:「咳咳!王蕾女士请亲
吻殷女士的脚趾。」

  殷悦一听,兴奋道:「诶!这个好!这个好!」

  于是赶紧抬起一条腿放到了王蕾的身上。

  「你他妈……」

  王蕾没想到儿子会对自己老妈使坏,居然让她去亲闺蜜殷悦的脚趾,虽然心
中有一百个不情愿,但游戏规则却必须遵守。

  看着老妈犀利的眼神,小朋怯生生指道:「您说不找后账的啊!」

  「行!你给老娘等着,有本事你别输昂!」

  说完,王蕾抓起殷悦的脚放到面前,迟迟不肯去亲,问着殷悦:「你他妈洗
没洗脚啊?怎么一股酸溜溜的味儿?」

  殷悦正色道:「王大骚,你跟这那胡说八道啊!人家脚香着呢,赶紧的,别
想耍赖!」

  王蕾只好端起殷悦的脚,吧嗒一声,在大拇指上轻啄了一口,然后赶紧将她
的脚丢了下去,端起水杯漱了漱口,临了还不忘狠狠地瞪了小朋一眼。

           ***  ***  ***

  「手心手背!」

  这局又是王蕾输了。

  殷悦又让权给了小朋,小朋会意道:「嘿嘿!老妈,这次您选真心话还是大
冒险啊?」

  「行,服你这个小混蛋了,这次我选真心话。」

  这把王蕾有点怂了,真怕自己选了大冒险后这孩子又提出什么荒唐的要求来。

  小朋问道:「嗯……丢脸的事我就不问了,换一个,老妈您的初吻给了谁?」

  可刚问完后小朋就有点后悔了,这时老妈要是回答她初吻给了老爸或者老公
岂不是等于白问了。

  没想到这时王蕾却答道:「你耿叔,耿小伟。」

  「噗!我的妈呀!还有意外收获!」

  小朋瞪大了眼睛,学着早期小品里的台词道。

  「难道您以前跟我耿叔……」

  「停!一局就一个问题,你不能再问了啊!」

  殷悦在一旁提醒道。

  「好吧,那咱继续。」

  小朋只得继续进行下一轮游戏,不过关于老妈和耿叔的事引起了他的兴趣,
有机会非要挖个水落石出不可。

           ***  ***  ***

  「手心手背!」

  这局是小朋输了,小朋本以为老妈会抢着报复自己,没想到她却把这次机会
让给了殷阿姨。

  虽然老妈王蕾暂时放过了自己,但从那诡魅的眼神中却明显能看出她一定是
在憋坏呢!

  「怎么着小外甥,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啊?」殷悦问着。

  小朋想了想,对于老妈和殷阿姨自己也没什么事情可隐瞒的,但要是选了大
冒险还不定这俩娘们想出什么花样来整他。

  于是道:「呃……我选真心话吧!」

  「好,阿姨问你……你下面的那东西有多长啊?」

  「呃……咳咳!」小朋惊得干咳了几声。

  这时王蕾厉声道:「你个死不正经的,问的这叫什么问题啊?」

  殷悦瞟了王蕾一眼道:「我喜欢问什么就问什么,又没问你,你是不是玩不
起?」

  王蕾气道:「你他妈就是个女流氓!」

  小朋生怕游戏没法继续,赶紧搭话道:「呃……殷阿姨,您是问软的时候,
还是硬的时候啊?」

  「噗哈哈哈!当然是最大的时候了!」

  「那……我没量过。」

  「那就去量一下啊!我等着。」

  殷悦毫不着急地说道,而王蕾在一旁没好眼色地看着她。

  「可……可我硬不起来!」小朋为难道。

  「这还不简单,来。」

  说着,殷悦示意小朋凑过来。

  只见殷悦一边偷偷在桌下摸着小朋的大腿根处,一边在他耳边悄悄地吹气道:
「你想象一下……你老妈在你面前慢慢脱光,然后……再然后……」

  殷悦一边说着,一边不时地看向王蕾,而王蕾不用听清也能从那二人贱兮兮
的猥琐表情判断出个大概内容来。

  不得不说这招非常管用,在殷悦几句嗲声嗲气、毫无底线,充满着致命诱惑
的悄悄话中,小朋下面的肉棒果然昂起了头,随着耳边殷阿姨柔和的气息,那根
不安分的东西终于变得粗长坚挺了起来。

  「哇!殷阿姨您好厉害啊!我真的硬起来啦!」

  小朋惊讶道,赶紧跑到自己房间去找尺子。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

  王蕾朝着儿子背影斥道。

  见小朋回了屋,殷悦朝王蕾道:「怎么叫没出息呢?还不是因为小坏蛋太迷
恋你了。」

  「哼!知道你一准没说什么正经话!」

  王蕾瞟了一眼殷悦道。

  「诶?大骚,咱赌一把?」

  「赌?赌什么?」

  「尺寸!」

  「呸!狗嘴吐不出象牙,我才不跟你赌!」

  殷悦伸出一根手指道:「一瓶雅诗兰黛精华液。」

  「……真的?」王蕾问道。

  「当然真的!你说一个尺寸,我说一个尺寸,谁的接近谁就赢怎么样?」

  「好,我和你赌。」

  王蕾答应道,心想毕竟儿子的那玩意她比殷悦熟悉,这瓶精华液她赢定了。

  这时殷悦道:「我猜有16厘米长。」

  「好,那我猜15厘米。」

  王蕾胸有成竹地说道,不管怎样自己也是职业模特出身的,对于尺码这种东
西她还是很敏感的。

  「嘿嘿!你输定了!」

  王蕾嘲讽道。

  「哼!等着瞧。」

  没一会的功夫,小朋从屋里走了出来。

  殷悦急问道:「多少,多少?」

  小朋道:「呃……不是最佳状态,不过大概15……8厘米左右吧。」

  「哈哈哈哈!你输了!哈哈哈!」

  殷悦一拍桌子,开心地笑道。

  「你个小王八蛋!害老娘我输了一瓶精华液!」

  王蕾生气道,虽然嘴上是在心疼一瓶化妆品,但心里真正在意的却是自己败
给了对儿子的了解。

  条件殷实的王蕾不可能去纠结区区一瓶雅诗兰黛,同为女人的殷悦怎么会不
知道王蕾的真正想法,于是便阴阳怪气地安慰道:「嘁!别跟老娘这装了昂!你
是输了一瓶精华液不假,可你却赢了那一厘米的无限幸福啊!表面上假装生气,
其实你心里早就乐开花了吧?哈哈哈!」

  「去你的!……胡说什么呢!」

  王蕾对殷悦斥道,也不知道这个好闺蜜是怎么想的,总是有意无意地把她们
母子俩往歪路上引。

  这时小朋却一脸的懵圈:「啊?殷阿姨你们在说什么啊?」

  「没什么没什么!来,咱继续!」

           ***  ***  ***

  「你最喜欢的女人是谁?」

  「我老妈。」

           ***  ***  ***

  「最想去哪里玩?」

  「日本。」

           ***  ***  ***

  「撅在椅子上,让你儿子打下屁股。」

           ***  ***  ***

  「做过最疯狂的事是什么?」

  「强奸一个四十岁男人。」

  ……

  游戏又继续玩了很多轮,真心话让各自对彼此又多了解了不少,小朋不但套
出了老妈她们闺蜜二人的过往趣事,也终于知道了老妈和耿叔叔学生时期的那段
短暂且纯洁的恋爱关系,就连殷阿姨和他老爸殷天的私密行为也猜到了一二。

  而大冒险也为三人增添了不少刺激的乐趣,还没到进房休息的时候,三人身
上的衣物也都因游戏而脱得七七八八了,小朋最后一丝不挂,殷悦穿着胸罩和牛
仔短裤,王蕾也脱得仅剩下了一条内裤,只得捂着自己的胸进行着游戏,脸上还
被口红歪歪斜斜地涂上了「我是王大骚」的搞笑字样。加组织可私信作者。

  三人喝得微醺,游戏玩到深夜才结束,王蕾要殷悦留下过夜,毕竟是自己的
好闺蜜家,殷悦也不推辞,于是便洗漱后和王蕾一起睡在了卧室,叽叽喳喳地聊
了一阵私房话便睡去了。

  而这时,小朋洗完了澡,也回到了自己房间准备休息,可心里一直痒痒的怎
么也睡不着。

  尝过老妈美肉的小朋,如今已经对手淫完全提不起兴趣,一晚上的香艳游戏
刺激得他急于想找老妈发泄一下,但家中有客又不方便去老妈的房间。

  小朋转念想了想,给老妈王蕾手机发了一条消息。

  「老妈,您睡了吗?」

  王蕾本来不想回复,全当自己已经睡了,但不知儿子什么事,还是回复了一
句。

  「睡了,干嘛?」

  「殷阿姨睡了吗?」

  小朋又问道。

  王蕾看了看身旁正在酣睡的殷悦,回复道:「睡了。」

  「老妈,我憋得慌……我想要……」

  「要你个头!你殷阿姨在呢,别胡闹!」

  「可是硬的难受!」

  「自己解决!」

  「我试了,不行……」

  「忍着点,明晚的昂!」

  「老妈,求您了,您来一下,我保证很快!」

  「滚!」

  「求您了!」


               (27)

  见儿子苦苦哀求,王蕾看了看身边的殷悦,听到那细微的鼾声,确认她已熟
睡,便无奈回复道:「你可真是头驴子!等着。」

  「噢耶!」

  小朋开心地脱下了内裤,躺在床上等待着老妈的到来,不一会,王蕾推开了
儿子的门走了进来,没好眼色地看着床上笑嘻嘻的小色狼。

  「家里有人,你搞什么幺蛾子!」

  王蕾轻声责怪着。

  「我怀疑我腰花吃多了,您看我这……老硬了!」

  「腰花个屁!别为自己的色找借口!」

  「嘿嘿!」

  王蕾叉着腰,看着儿子正坚挺的大肉棒问道:「怎么弄?」

  「您先帮我口一下。」

  小朋嘟嘴求道。

  王蕾虽然一副受不了的表情,但却没做犹豫地爬上了儿子的床,俯下身子便
开始小色狼口交,只想尽快满足了他赶紧休息。

  「噢嘶……还是老妈弄的舒服……」

  小朋享受着老妈口交技巧,不断发出舒服的呻吟。

  几番刺激下,虽然快感不断地攀升,可小朋还是射不出来,而王蕾也口得有
点累了。

  「不是很快吗?你怎么还不射?」

  王蕾轻声问道。

  「要不然,您躺下?」

  王蕾只盼能让儿子赶紧射精了事,于是便翻身躺在了床上,由着他怎么样吧。

  小朋将身体凑近,抱起老妈的两条美腿亲吻着,而后又将其合拢,把自己粗
长坚硬的阳具插进了腿根处的夹缝中。

  「你轻点折腾啊!」

  王蕾明白了儿子想要做什么,不想弄出太大动静,便提醒道。

  「好嘞!」

  小朋嘴上答应着,可身体却没有温柔的意思,一根粗大的肉棒插入腿缝之后,
没几下便开始前后挺动腰身,用力地撞击着老妈的下体。

  「啊!你这小王八蛋,轻点!」

           ***  ***  ***

  另一边的卧室。

  本来正在睡觉的殷悦忽然挠了挠痒,翻了个身,半睡半醒间看着身旁的格局
摆设,意识到自己身在闺蜜的家中,可回望过去床上却不见了王蕾的踪影。

  (咦?人呢?)

  殷悦疑惑着,心想也许她是去了卫生间,便继续酝酿着睡意,可过了几分钟
也不见她回来。

  这时,殷悦忽然睁开了眼睛,一个大胆的猜测从脑子中闪过。

  (该不会……)

  想着,殷悦从床上起身,光着脚,轻轻地打开了房门。

  才刚探出头来,就听到另一房间传来了一些奇怪的声音。

  殷悦不敢做出声响,像个小偷一样蹑手蹑脚地朝着小朋的房间慢慢靠近,而
所听到的声音也越发的清晰。

  最后,当她把脸凑近小朋的房门上细听时,突然瞪大了眼睛,房内一阵阵淫
乱的声音让她惊讶不已。

  啪啪啪啪啪啪啪!

  「啊!啊……儿子,你轻点……」

  啪啪啪啪啪!

  「噢……老妈,我……好爽!」

  侧耳偷听着如此淫糜的声音,殷悦的心脏噗噗地跳个不停。

  (我肏!这也太刺激了……)

  门旁的殷悦心中感叹道,这母子俩性瘾可真够大的,连自己来做客都干得如
此激烈,要是换作平时岂不是夜夜生欢?

  见房门关得严实,殷悦索性将耳朵贴在了门上,继续细听着,房内的声音变
得更加的清晰明辨。

  啪啪啪啪啪!

  「噢……老妈,您屁股好软!噢!」

  啪啪啪!

  「啊!小坏蛋!你怎……怎么还不射?啊!」

  房内的母子二人继续着,殷悦也听得起劲儿,直到又过了好几分钟后小朋才
高潮射了精。

  听到房间内没了声音,这时殷悦也赶紧悄悄溜回了王蕾的卧室,假装继续熟
睡。

  这一晚小朋睡得很香,王蕾回到房内也很快就睡着了。

  可殷悦却被这母子俩所影响,足足失眠了好久。

           ***  ***  ***

  第二天小朋开着老妈的Mini车准时去了公司,而王蕾则坐着殷悦的车,
一起去了美容院。

  一路上,殷悦手握方向盘驾驶着自己的路虎揽胜,不时地看向旁边副驾的王
蕾。

  王蕾见殷悦举止奇怪,便问道:「怎么了?你总看我干嘛?」

  殷悦没说什么,只是嘴角露出了一丝坏笑。

  王蕾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追问着:「你又笑什么呀?神经病!」

  殷悦瞟了身旁的王蕾一眼,开口道:「怎么,许你发骚还不许人笑啦?」

  「说什么呢你?你才骚呢!」

  王蕾反驳道。

  「好你个王大骚,还敢不承认?」

  「我……我怎么了又?」

  王蕾不明所以,但语气中却透着一丝心虚。

  「你说你怎么了?刚离婚就做这种事?」

  「啧!你个死东西!把话说明白!」

  殷悦见王蕾嘴硬,还在那装糊涂,于是便学着她的声音道:「啊!啊……儿
子,轻点……哦……哈哈哈哈哈哈哈!」

  学了一半,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个老殷毒!你……」

  「哈哈哈哈哈!16公分诶!应该挺爽的吧?」

  「你他妈的……」

  王蕾一听全明白了,顿时又气又羞,不断地拍打着殷悦。

  「哈哈哈哈哈!别……别闹,开车呢!哈哈哈哈!」

  「我打死你个损东西!你居然偷看!」

  「诶别!我可没偷看,不过……你们娘俩这啪啪啪的声音,光是听着就够瓷
实的!」

  王蕾没想到昨晚睡出鼾声的殷悦竟然会深夜醒过来,还知道了自己和儿子发
生的事,即便是被自己的好闺蜜撞破,也羞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哎呀!不是你想的那样……」

  王蕾极力地狡辩着。

  「放屁!我还用想?我听得真真儿的还有假?你可别告诉我你们娘俩没真干,
在房里鼓掌玩呢!」

  「本来就没真干,只是……唉!说了你也不信。」

  王蕾话说一半便无力再解释了,相信换做任何人偷听到那种淫荡羞人的声音,
也不会听信任何狡辩的。

  「你可真够骚的!这得亏是我在你们家,要是我不在,你们娘俩还不把床给
拆了!哎我说你们那么大动静,没少遭到小区的举报吧?哈哈哈!」

  「哎呀!行了,别提这茬了!」

  见殷悦不依不饶的说着这些,王蕾有点生气。

  殷悦见王蕾皱着眉头,嘴撅的老高,便笑道:「你看你,又耍脾气,就咱俩
说说还不行啊?我又不告诉别人。」

  「你敢!你要把这事传出去,我就去你们家自杀!」

  「呸呸呸!别说这种话!你放一万个心我的小公主!瞧你那闷骚样吧!还真
生我的气啊?」

  「都怪这小王八蛋,大半夜的非要……」

  王蕾怪罪着儿子,气得直扭腿。

  「行了吧,不至于的昂,多大个事啊?不过话说回来,我还真挺替你高兴的,
内种快乐啊,啧啧,其他任何男人也给不了噢!」

  「我都说了没真做,没真做!」

  王蕾又再白费力气的狡辩着。

  「没真做你叫那么大声?」

  「我……」

  殷悦见她一副纠结的样子,摆手道:「哎算了算了!不提这事了哈。」

  「你少来!我还非得跟你解释清楚不可了!昨晚我就是……就是用大腿夹着
他的内个,根本就没插进去!」

  王蕾皱着眉极力地辩解着。

  「就夹着?」

  「对!」

  「假干?」

  「对,假的。」

  「呸!鬼才信你!」

  「哎呀!真的,我发誓!」

  说着,王蕾举起了三根手指。

  听王蕾这么一说殷悦倒是相信了,于是惊讶道:「啊?不是……王大骚,我
就想不明白了,你就给了小朋又怎么了?还玩假的,你这不是自欺欺人吗?」

  「唉!行了,您老人家就别总瞎撮合我们母子的事了好吧?」

  说完,王蕾皱着眉头看向窗外,心中说不出的别扭。

  「哼!就你那闷骚样还用得着我撮合?老娘倒要看看你还能扛多久。」

           ***  ***  ***

  路虎车疾驰着。

  王蕾此时的心情无比复杂,没想到自己和儿子的淫戏居然被闺蜜殷悦撞破,
殷悦分析的没错,要说自己对儿子完全没有想法是假的,毕竟都心甘情愿地和儿
子亲密过不知道多少次了;可要说有想法,她却一直坚守着最后的底线,仿佛过
了那道坎儿自己就会被划分到一个非正常人的世界。

  现在想起来,都不知怎么糊里糊涂的就和儿子走到了这不上不下尴尬的一步。

  虽然王蕾在心里把小朋骂了一万遍,但要说就此跟儿子断绝这层,她还真的
做不到,那背德的刺激与快感还真是难以割舍的美妙。

  只是再这么下去,恐怕自己早晚有一天会沦陷,到时候不就真的成了人们口
中的骚货婊子了吗。

  王蕾既怕自己被贴上各种难听的标签,又不忍放弃与儿子的缠绵,不管怎样,
她还是决定回家要好好收拾一顿这小王八蛋,以解心头之气。

           ***  ***  ***

  刚过中午。

  王蕾和殷悦做完了美容,二人又驾车接上了张姐,然后一同聚在了菲菲家里,
打上了麻将牌。

  「蕾蕾,听说你和胖子李离婚了?」

  张姐一边码着麻将牌一边道。

  「唉!是啊,被那个没良心的抛弃了!」

  王蕾叹气道。

  「可我怎么看着不像啊,人家离婚都跟霜打的茄子似的,你这怎么反而气色
看着更好了呢?北风。」

  王蕾道:「您可别逗了张姐,哪儿就气色好了?红中。」

  殷悦见状,斜眼调侃道:「哼!气色好说不定是找新欢了呢!发财。」

  「真哒?」

  菲菲也在一旁问道。

  「哪儿来的新欢?你们可别听她胡扯!」

  王蕾急忙辩解道。

  「嗐!就算有新欢又怎么了?离婚了再找一个不是很正常嘛!六筒。」

  菲菲出牌道。

  「六筒碰!幺鸡。唉!真没有!我还能骗你们不成……」

  王蕾被众人说得脑子又乱了起来,碰完了六筒才发现手里的牌不够看了。

  菲菲道:「蕾姐,要我说呀,你还真得赶紧找一个,咱们女人呐也光鲜不了
多少年,你可千万别委屈了自己!」

  张姐也帮腔道:「是啊蕾蕾,菲菲说得对,况且以你的条件再找个更好的男
人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赶明个姐给你物色一个。」

  「碰!二条。你看,姐妹们多为你着想,生怕你委屈了自己呢!」

  殷悦又在一旁阴阳怪气道。

  「你给我闭嘴!哪儿都有你!」

  王蕾没好气地斥声道。

  这时菲菲拿起牌:「二条我要,九万,听牌。唉……女人呐!三十如狼四十
如虎,你们不知道,去年我老公出国了一个多月不在家,把我都给急坏了!那些
天我看我儿子还有我公公的眼神儿都不对了,跟着了魔似的。」

  「哈哈哈哈!」

  众人大笑着,但也能理解,菲菲和他老公一直是和谐两口子的典范,老公外
出一个月着实是为难了她。

  「三筒。哈哈!怎么着,老公不在家,都不挑食了?」

  张姐调侃道。

  「哼!张姐,您是没尝过那独守空房的滋味,真是恨不得逮谁吃谁!」

  殷悦瞟了一眼菲菲:「嘁!有几个性欲像你那么强的?不过话说回来,那一
个多月你就硬熬过来了?」

  「不然还能怎么办?最多也就晚上自摸一下,总不能真的跟儿子和公公搞上
吧?我老公回来那天,我去接机的时候都哭了,大半夜的在机场卫生间他就把我
要了,到家后又被他足足干了三次才睡觉,第二天下床腿都是抖的!」

  「哈哈哈哈哈!瞧你内点出息!」

  殷悦同众人哈哈大笑着。

  说者无心,可听者有意,此时王蕾的笑容就多少显得有点僵硬了,在众人叨
叨不停的男女话题下,王蕾的心开始变得躁动不安,一下午的牌几乎就没赢过。

  她自己又何尝不是好久都没做过了呢,要不是时不时和家里的小混蛋亲昵一
番,真不知道这日子怎么熬过来。

           ***  ***  ***

  王蕾回到了家中已经是晚上了。

  见空荡荡的房间内没有儿子的身影,王蕾便拨通了电话。

  「喂!小王八蛋你死哪去了?怎么还不回来?」

  王蕾没好气地问道,被殷悦撞破的事还没找他出气呢。

  「老妈,我加班呢!」

  「加班?加什么班?赶紧给我滚回来!」

  「我在公司做方案呢,得稍晚点回去,老妈,您怎么了这是?」

  王蕾欲再次催骂,可想到儿子大晚上还如此努力的加班工作,又怎么好打消
他的积极性呢,想到这,王蕾心里的气也消了一大半。

  「行吧,没什么事,别太晚昂!」

  王蕾嘱咐了一句,便挂断了电话。

  一个人在家闲着无聊,王蕾独自在小区公园内溜了个弯,胡思乱想着一些生
活与工作的事情,期间儿子发来信息,说还要再晚些才能回家。

  当王蕾回到家里时候,独守空房的她居然还有点不习惯了,卧在床上也不知
几点才慢慢睡着。

           ***  ***  ***

  梦中,王蕾身处一片树林,脚下是软绵绵的沙滩,被晒到温热的沙子居然还
会流动,踩在上面舒服极了。

  王蕾扭身望去,另一侧是一片大海,那灰蓝色的海平面与天相连,混做一团,
望不到边际。

  (我这是在哪呢?)

  王蕾正想着,忽听身后传来一声咆哮,吓得她一躲闪,来不及回头看去,就
被一个斑驳的影子擦肩而过,当那物窜远后王蕾才看清,原来是一只凶猛的老虎,
也不知是从哪里钻出来的,而它狂奔的方向正是那遥远的海天深处。

  知道它不是想伤害自己,王蕾放下心来,可又想到老虎能游得了多远呢?

  王蕾竟然有些担心它,便赶紧呼唤道:「快回来!你会淹死的!」

  那只凶猛的野兽耳朵一抖,明显听到了王蕾的呼唤,但却头也不回地一路狂
奔着,而王蕾没有任何办法,只好一直看着它消失在海洋的尽头。

  这时,王蕾忽然感到自己呼吸困难、无法活动,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竟被埋
进了流沙之内。

  「昂!」

  王蕾害怕的挣扎着,却愈陷愈深,一阵窒息后终于惊醒了自己。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