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欣径自然量】(零八:精之章)

**小说 2022-08-13 17:24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欣径自然量】(零八:精之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欣径自然量】(零八:精之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布丁风行者
2022/3/16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7168

              零八:精之章

  精神、元气的旺盛:精力充沛的小女友和我做的那些事情,我才不是那个身
份!

  今天是7月15日,苏醒后的第三天,今天下午我约了自己去星爸爸聊补充
协议。当然,根本没有什么补充协议的事情,我仅仅是为了确认到底我自己是谁。

  我思考一晚,衡量下午见到自己的时候,要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这样做各
有利弊。

  如果他真的是自己的话,我相信他会保守我的秘密,以后做任何事情就多了
一个额外的助力,相信我也想用自己的身体干一些事情。

  可是我又不想便宜了自己,所以我又会和他商讨我要怎么干一些我想干的事
情。

  俗称自己和自己商量。

  根本没这样的俗称……

  不暴露身份的话,我就能用马自然的身份继续行驶中二学生的便利,没人能
想出这身躯内隐藏着成熟的灵魂。

  我准备两套方案,就等下午看我自己怎么应对。

  毕竟自己最了解自己,我设身处地地假设我下午暴露或者不暴露身份之下,
要怎么和自己交流,根据自己掌握的线索,我倾向于不暴露身份。

  我相信自己见到一名中二生约自己聊商业上的事情之后,会做出难以置信甚
至被耍的反应,我或许可以用一些秘密的事情让他感兴趣,再确认他到底是不是
自己。

  我从衣柜里找到一套偏小的衬衣西裤,大概是新年买的,尺寸较为紧身。

  穿上后显得不伦不类,马自然有1 米68,却长得太羞涩,明眼一看就是一个
未成年学生。

  我走进静欣的房间,拿起她的化妆品,作为经常出席商业会议场合的人,一
些小小的化妆还是能做到的。

  我用眼线笔和各类瓶罐,将自己的眉毛弄得深一点,画上阴影,显得颧骨高
一些,鼻梁笔直一些。

  对比一看,像一个大学生小鲜肉或者是刚毕业出来职场的萌新了。

  正当我化好大学生妆准备打外卖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拍门声,我不禁纳闷,
谁会在早上拍门?楼下不是有门禁吗?

  难道是邻居?

  我打开门,这一瞬间我有点反应不过来。

  站着的是璐茗,她梳着双马尾,一身关东襟的蓝白JK服饰,白色上衣蓝色百
褶裙,穿着黑色单薄的过膝袜,脚上穿着一个有着蝴蝶结的黑色低跟圆头小皮鞋。

  她一见到我明显愣了一下,才反应过面前的人就是马自然,她笑着说:「早
上好,欧尼酱。」

  他被我吓了一跳,我也被她吓了一跳,我可是从没见过她穿这种衣服的,我
一直都没留意她的周末活动,毕竟周末我都基本上在公司度过,即使我在家,璐
茗也会提前知道我不用加班而逃回老家。

  说到底,我没和她过一个周末太久太久了,久到可能已经是5年前了,也就
是刚离婚不久之后。

  我回想起来,当年说要和她去远兴乐园玩,可是到现在她已经长到这么大了,
我依然没有履行自己的承诺。

  我不禁觉得很内疚。

  「你穿得很帅气啊,是不是背着我约小妹妹?」璐茗自顾自地就已经走进屋
子。

  「我约了你爸。」我如实透露出下午的计划。

  「哼,不想说也不必用这么蹩脚的借口。」她直接走进我的房间床上坐着,
「难道你所谓的失忆就是因为你认识了其他小妹妹,借故飞了我吗?」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特意穿成这样过来这里,我站在她身前,皱着眉头,试探
道:「你穿JK服来这里是想干什么?」

  没想到我话没说完,她就推着我走回我的房间,在房门口的时候整个人扑上
来,双手环抱着我的脖子,双腿钳着我的腰部。我猝不及防,被撞得七荤八素,
我自然地用双手往前撑开将她顶离我,却完全没想到会抓住她的胸,一时间,尴
尬的气氛萦绕在房间内。

  「你想的是吧?」璐茗的脸再次凑近我,用脸颊贴住脸颊。

  说实在的,被这样的美少女壁咚那是很幸福的,从现在的视角下,我能看到
他那洁白的浑圆的峰峦,而我的手掌正十指压在她的双乳之上,她那微微颤抖的
身体看得我见犹怜,可是我是她爸啊!

  我松开袭胸的手,抓住她的上臂,将她整个撑起来。

  马自然篮球打得不知道怎么样,但是力量还是需要锻炼的,我吃力地提起她。
但她的双腿依然交叉钳着我的腰不肯放松。

  「马自然和你是男女朋友,但我不是。」我脸红着说,不是羞的,而是她确
实钳得我太紧了,我用尽全身力气也不能将她完全提起,只能堪堪提离我半分,
她的正对着我,调皮地往我的眼睛吹了一口气。

  「那你说你是谁!」

  「我是你爸!」我忍不住骂了出口。

  「爸你妹的!你就是我的男人!」她被提起的双手用力再次握住我的双臂,
然后整个人贴近我,我能体验到年轻胴体的温度,并且能听到她扑通作响的心跳
声,真切地感到她的的胸牢牢贴实我的胸膛。

  「我真是你爸!我下午还约了他。」

  「我爸在出差,你把我干得嗷嗷叫我叫你爸也不是不可以的!爸爸!」璐茗
反驳道,用手指轻轻地抚摸我的肩膀。

  这声爸爸将我的所有努力击碎了。

  我全身都没了力气,没听璐茗喊爸爸有多少年了,起码上初中后就没喊过,
都是喂和那个。

  她看到我松懈下来,就直接对我吻了上来。

  她应该还是初吻吧?

  璐茗的技术十分生疏,直接用嘴唇对着嘴唇印过来,那香甜的女子初吻,没
有一丝杂质的香气。

  我紧闭嘴唇,抗拒着她的进攻。

  她瞪大眼睛,双目对视之下,我竟从她的眼睛里看出我的倒影:我是马自然,
我不是他爸,他爸还在出差呢,她吻着的是马自然,而不是桓究,我们之间没有
关系。

  我冷静下来,似乎在说服自己,麻醉自己的感受,将自己代入马自然的角色,
尽量想象对面仅仅是他的小女朋友。

  这样我就不是面对自己的女儿了。

  我不是桓究,我不是桓究,我不是桓究。

  终于,在自我催眠下,我的嘴唇松开了,我试探着将舌头进攻她的口腔,她
作为雏儿,对这个情况显得手足无措,舌头不知往哪里躲。

  我的舌头打着圈圈绕着她舌头打转,她眯着眼睛,双目迷离地看着我,很快
她便无师自通地和我的舌头纠缠在一起,我们的液体在互相交换着,发出A片的
噗叽声。

  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这样吻过了,自从离婚后就没有真正的交过一个女朋友,
全部是不走心的女伴,所有的亲吻都是浅尝辄止。

  良久,我们两个都揣着气,我舍不得但是不得不捧着她的脸分开,说道:
「我们还小,不可以的。」

  我不想让璐茗在我这里失去宝贵的初夜,即使是,也不应该是现在,如果有
可能的话,给真正的马自然也行,毕竟自己也看得出他是真的喜欢璐茗,以后怎
么样不知道,小孩子的永远也许真的是一辈子,也有可能仅仅是象牙塔的承诺。

  我不能代替他做决定,至少在我见到自己之前。

  璐茗当然不知道我的心理过程,她疑惑地看着我,双腿跳回地上,左手依然
搂着我的脖子,右手往下探进我的裤兜里。

  「你现在穿着这套西装和我穿的JK装,真的好像上班族爸爸在和读中学的女
儿搞事嘢. 」她笑着说道,右手已经握住我的肉棒。

  我深吸了一口凉气,也不知道是这种禁忌的刺激抑或是马自然的身体反应,
肉棒马上膨胀起来。

  不能多想,这肯定是马自然的自然反应,嗯,自然反应。

  她的小手温柔地撸动着我的肉棒,手指弄成圈圈形状,我问道:「这是第几
次撸啊?这么熟练?」

  「哼,人家才帮你撸第二次,我是自学成才的。」璐茗的手指轻轻地碰了一
下我的马眼。

  我将头凑近她的脸庞,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发,手掌渐渐下移,摸到了她那
已经和静欣差不多大小的胸部。

  她的胸部是那种结实挺拔的类型,粉嫩雪白。我感到虽然不大,但是也许是
胸罩的关系,它们聚拢在一起那手感柔软却结实。

  我不敢用力去揉那还未发育完全的胸部,就怕将这胸揉坏了。

  她可能嫌弃裤子的碍事,不再搂着我脖子,直接解开我的裤带,整条裤子掉
在地上。她趁机将内裤也一同往下拉,露出我已经成为完全体的肉棒。

  「原来这么大的啊?上次在电影院没看到。」她自言自语。

  虽然从日记中已经知道事情的经过,但我还是好奇的问:「上次是在电影院
吗?」

  她盯着我那往上翘起的肉棒,用手往下拨弄了一下,它很争气地再次弹在肚
子上发出咚的一声。

  璐茗似乎很好奇,又用手指将肉棒往下压,肉棒再次往上翘起。

  「痛的哇,你不要这么弄。」我说道。

  璐茗蹲下身子,对着我的肉棒,正在好奇地注视着它。

  她小心翼翼地摸着肉棒上的青筋,以及那硕大的龟头,摸到那硬邦邦的龟头
时候,我忍不住跳动了一下,她往后缩了一下。

  璐茗好奇地往下摸,摸到我的蛋蛋,嫌弃地说道:「怎么黑黑的,好像有点
皱?」

  我没有解释,只是任由她做好奇宝宝,我现在要饰演好马自然的角色,不能
有丝毫的错觉认为自己是桓究。

  刚才我一想起自己是桓究,我的肉棒就有软绵的预兆。

  我是马自然,我是马自然,我是马自然。

  她喃喃自语说道:「为什么你这里这么多毛?」

  「这不是很正常吗?男女都有啊?」我疑问道。

  「没有啊,我下面没有毛毛嘢。」璐茗一脸诧异。

  璐茗居然是白虎!按道理初二应该开始有一点点毛毛生出来了,现在没有毛
毛,那她就是……

  「你来过月事了吗?」我问道,作为爸爸,我不知道她的月事有没有来,我
们就像熟悉的陌生人那样,只是在同一间屋子里面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彷如两
名素不相识的租客。

  好多时候我都想跨出那一步,可是每次说话,都被她的冷漠所劝退。

  「初一下学期开始有了,这和毛毛有关吗?」她问道。

  「其实嘛,有没有毛毛都没有什么所谓的,有的男也没有毛。」

  「哇,你这里的毛好有趣,弯弯曲曲的还很厚。」她居然尝试拔毛,我立即
阻止:「请不要做这么愚蠢的事情,好痛的。」

  她哦了一声后,继续仔细探究男生的生理特征,我正被她问得有点尴尬的时
候,我感到身下传来一阵凉意。

  璐茗她居然已经跪在地上,伸出舌头舔着我的蛋蛋!

  「没有味道,但是好像很刺激。」她吧嗒着嘴巴,似乎在回味这滋味。

  「你在做什么?」没想到她居然会作出舔蛋的举动。

  「咦,我看A 片好像那些女的都会这么做,男的不是应该都喜欢吗?虽然都
是马赛克,但是我大概知道是什么回事的。」璐茗脸色红润害羞,却一脸天真地
回答道。

  话没说完,她再次舔着我的蛋蛋,并一直往上舔。

  她开始舔到我的棒身,从我的视角看去,只能见到她的眼睛和鼻子,但我能
想象得到他的舌头是怎么按摩我的肉棒。

  舌头的感觉终于来到龟头,她的舌头轻轻地舔到龟头,用湿润的嘴巴尝了一
下,说道:「味道怪怪的,但可以接受。」

  她无师自通地用舌头在龟头周围打圈,口水沾湿了我的马眼,她往上瞄了一
下我,发现我在盯着她后,她张开嘴巴,含住我的龟头,努力地将肉棒往下压,
肉棒的前半段进入了一个柔软湿润的洞穴里。

  她的牙齿碰得我的皮肤有点刺痛,但我没有出声提醒,而是尽情感受这一刻
:小女朋友的初次服务,那必须得好好享受。

  她一开始只是吞了我肉棒的前半部分,似乎这已经是她的全部深度了,她的
口水已经顺着我的棒身流到蛋蛋那里。

  她不服气地尝试继续深入,吞到三分之二的时候她忍不住退出来不断咳嗽,
我不忍心说道:「不用勉强自己。」

  她没有回答我,深吸一口气,再次将我的肉棒吞进,继续用柔软的舌头和湿
润的口腔温暖着我,可是我的肉棒往上翘,她的喉咙往下,我翘起的龟头会顶住
她,她又怎么可能吞得下呢?

  我双手按住她的头,阻止她继续深入,只是保持着二分之一的深度前后进出。

  我低下头看,看到璐茗那琼鼻的尖端,我的肉棒消失在她的樱桃小嘴里。她
的汗开始沿着脸颊流下,JK制服已经有点湿润,可是她并不在乎,低下头专心致
志地吃着我的香肠。

  她似乎发现了问题的所在,喝道:「你躺上去!」

  我知道她想干什么,此时此刻我也竟然听从她的吩咐,脱了裤子和鞋子就这
样躺在床上。

  她见状脱了鞋子后就跳上床,与我形成69的姿势,开始慢慢将我的肉棒整根
吞入。

  在我的视野里,是裙底的无限风光,她穿的是一条可爱的白色内裤,我看到
她的底部已经有一些湿润了,我用手指摸了一下,她整个人弹起来,并呻吟了一
声。

  我没敢再做其他举动,只是安静地享受璐茗的服务,我感到我的整根肉棒都
被她含进去了,龟头更是顶到了一个狭窄紧致的空间,我顶到她的喉咙深处,我
感觉到她有点反胃的声音,连忙出声阻止。

  她却没有理会我的出言,反而摸到我的手引向她得阴部。

  我只能用手指隔着内裤轻轻地抚摸她的阴部,她的屁股反应性地抽搐了一下。

  我隔着内裤,都能摸到她的阴部是那种很光洁圆润的类型,没有毛毛,暂时
是白虎。

  可是我真的不敢再度深入,我不能。

  璐茗发现我停了下来,她吐出肉棒,整个人坐起来,一屁股压在我的脸上,
我痛地叫了一声出来。

  她立即跳下床,说道:「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我连连摆手说没事,在看到他的时候,她居然已经将内裤脱下来了!

  「你干什么!我们不可以这样做!」我立即喝止她的行为。

  她说道:「我知道,但是我吃你的,你也要吃我的!」

  说完她再次跨上我的脸,不管我有没有反应过来,她俯下身子,直接将肉棒
吞进去。

  她暂时翘起屁股,从我的视角上可以看到,我的肉棒已经被她整根吞没,喉
咙甚至都凸出我的肉棒形状,她的JK上衣早就没束紧,我看到她白皙光滑的小
腹,以及那在引力下挺拔下垂的黑色胸罩。

  我看着她的白虎阴部,双手按着她的屁股往下,她会意地坐近我的头部,直
到顶到我的鼻子。

  我揉捏着她洁白软润的屁股,她的淫液已经将大腿内侧浸湿,我双手分开往
她的大腿她的丝袜腿就在我的头部两边,我双手握住她的小腿上下抚摸,舌头也
伸向她的阴部。

  当舌尖碰到她的大阴唇时候,她明显颤抖了一下,我用舌头在她的阴唇附近
打转,感受到她已经有一些淫液流出,粘粘的。

  我的舌头开始进攻那一条缝,顶进去她的阴核,舌尖用高频率地速度碰触她
的那个小点。

  她浑身颤抖,整个人开始左右摇摆,我知道她开始受不了了,就放慢速度,
开始用舌头在缝里上下游走。

  她的吞吐也不甘示弱,虽然是蛮干,直接进进出出,我怀疑她牙齿都已经刮
破我的皮肤了,但是这种深喉到底的感觉是我极少尝试到的,更不必说第一次开
始口交的雏儿。

  璐茗真的很爱马自然。

  即使现在她是在我身上进行吞吐,但是我心中有种女儿被人抢走的感觉。

  有女如此,夫复何求?

  以后要马自然家出多点彩礼。

  转念一想,不行,这可是要静欣出钱,静欣也离婚了。

  其实这些胡思乱想只是我想要延迟自己的射精速度,毕竟马自然的身躯从来
没试过口交的滋味,能在我的精神控制下坚持5分钟已经很厉害了。

  可是这也太舒服了,我不禁呻吟出声,在璐茗的呜呜声之下,我喊道:「我
要射了!」

  我感到她迅速离开了我的肉棒,待她离开后我的精液终于忍不住进行了一股
又一股的喷发。

  我长舒一口气,却发现璐茗依然翘着屁股趴在我身上,我才发现我好像被小
水枪喷射了一脸。

  璐茗也高潮了,这是我的结论。

  等了大概半分钟,璐茗的腿慢慢向前爬去,然后转过身来,跪坐在我脚边。

  我看到她被我射到满脸精液,我惊呆了,这幅景象太美了。

  她的额头有一股白色粘稠的精液,刘海也有不少,而眼睛处应该是我喷射的
集中点,她闭着左眼,因为那有一滩精液在沾着她的眼睛,她只能张开右眼看着
我。精液从眼睛开始沿着鼻子往下流,经过半分钟的流淌,嘴巴那里已经覆盖满
精液膜,并沿着下巴一滴一滴地滴落在她的胸口,在胸口的精液,应该也是沿着
乳沟聚集在中间流下,但我看不到。

  我鬼使神差地拿起手机对准她的样子拍了一张照片,她立即扑过来说:「不
要拍!」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举动,或许这是马自然身体的自然反应。

  「我自己保存,乖。」不过既然已经拍下来了,我也觉得这张照片理应保存
着。

  她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上唇,吧嗒了一下:「好像也没那么奇怪,有点甜,是
不是说可以美容啊?」

  「你听谁说的啊?这些就是些蛋白质,你买奶粉喝都差不多。」我没好气地
回应。

  「我不管,就是能美容。」说罢她用右手将精液涂满整个面部,一眼看上去
确实像一张面膜。

  「那我再拍一张啰?」我拿起手机对准她,她双手摆出两个胜利的姿势,这
张看上去确实已经不像涂满精液了,反倒有点反光美颜的效果,我想起色情论坛
上那种也是这样满脸精液的二次元胜利姿势。

  拍完后她俯下头咬着我还有点硬的肉棒,从根撸到头,再啵地一声道别。

  她跳下床,穿好裤裤和鞋子,叉腰指着我说道:「马自然你听着了,即使你
失忆了,之前的事情什么都不记得,从这一刻起,你又是我的人了,不准有其他
女人,知道不?」

  「我妈也是女人啊?」我顺口说道,说完我皱了一下眉头,怎么会这么自然
就说出这些话?

  「你妈不算女人,不对,你妈算女人,呃……我是说,除了我,你不可以再
找其他女人做你女朋友,我将会是你的女朋友,以后会成为你的老婆。」

  我笑着点点头,算了,璐茗这次是铁了心要和马自然在一起的,相信换成我
还是桓究,也不会阻止她的。

  她凑过来说:「给我看看你拍得我怎样?」

  我拿出手机给她看,只有两张图,一张很明显是被精液喷得半边脸都是,另
外一种反而像是开了个普通的美颜相机那样。

  她用左手抢过手机,然后靠近我打开自拍模式:「笑一个。」

  我咧嘴笑了一下她就拍下了我们的合照。

  「好了,发照片给我。」她命令道。

  「哪个是你?」我只能装作不知道哪个是她,毕竟我知道她的头像是猫咪。

  「你居然没有置顶我?我看看你置顶的是谁。」她抢过我手机。

  幸好昨天和渣辉的敏感话题我已经删除,图片和视频都已经转移到秘密相册,
她即使翻到我和他的聊天记录也不会看出什么,所以我很放心。

  「这个女的是谁!为什么你要置顶她?」我看了一个saber Lily
头像的人是置顶聊天,这个置顶聊天我知道,静欣的头像。

  「我妈……」

  「哦,原来是你妈妈呀,那没事了,嗯,如果你置顶我可能会被她发现的。
好啦,我原谅你,你看着了,这个就是我,记得吗,不准忘了!」她指着那只猫
咪头像说道。

  我当然知道,但也只能装作才知道,于是将这三张照片原图发给她。

  她看了后满意地点点头,用胸部蹭了蹭我的肩膀,突然摸着脸说:「为什么
我感觉我的脸好像绷紧了?」

  我知道这是精液干涸后的情况,于是说:「精液干了是这样的啦,你敷面膜
难道敷一整天吗?」

  她赶紧跑去洗手间洗了一把脸,我不知道她有没有擦胸,不过她出来后我是
没见到有什么异常的。

  她在我面前穿戴整齐后网上下左右瞧了好几圈,发现没有什么纰漏,对着我
的脸庞吻了一口:「好了,我约了乐乐去逛街,再见。」

  她奶香的身子紧紧地抱着我,随后松开我,溜到门口和我挥手告别,不等我
回应,就关门离开了。

  怎么我感觉被白嫖了呢?

  我长叹一口气,今天下了一步好像说得上罪大恶极的棋子。我的底线再一次
突破,不知道我的下限到什么时候会消失殆尽,刚才那一幕满足感是从心底内发
出的,可是罪恶感又从脑海深处慢慢浮现。

  我纠结挣扎,对于身份的迷糊让我忍不住用拳头敲打自己的脑袋。

  「到底我是谁?」

  从实际来说,不过是两个初中生浅尝滋味,还没有超越雷池。可是在我心中,
我只能不断游说自己我是马自然才能过得了心底的一关。

  我是马自然的话,我还能是桓究吗?下午的约见我应该用什么样的角色去面
对自己?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