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美妇大佬刑警儿】(13)(美妇警长悍匪儿第二部)

**小说 2022-09-13 17:24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美妇大佬刑警儿】(13)(美妇警长悍匪儿第二部)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美妇大佬刑警儿】(13)(美妇警长悍匪儿第二部)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733
2022/04/04发表于:sexinsex
字数:5,962字

               (13)

  亚雯蜷缩着身子,紧紧的捂住自己的脸,因为刚刚自己被儿子给舔到了高潮,
她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现在的情况了。

  20年了,终于有一个男人去让自己得到了高潮,但是那个人居然是自己的
亲生儿子,这是可以被接受的吗?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远远的超出了母子的范畴,
他们的行为完全不是母子应该做出来的。

  明翰不知道自己的是他母亲,他的行为可以理解,但是亚雯明明知道自己是
他的亲妈,为什么还会走到如此的地步呢?亚雯想不明白,她只能的羞涩的捂住
自己的脸。

  「亚雯,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是不是有点过了?」

  亚雯发出呜呜呜的声音,把身子蜷缩的更紧了,那诱人的身体,一丝不挂的
展露在明翰的眼前,粉里透红的肌肤,在向明翰散发着成熟女人致命的诱惑力。

  明翰的阳具感觉更硬了,如果不是自己的承诺,恐怕他真的会受不了上去要
了亚雯,可是他答应了亚雯,她不愿意,自己是绝对不会真的插入的。

  明翰是深深的爱着亚雯,所以他宁愿忍着自己爆发的欲望,也不想去伤害亚
雯,亚雯也信赖着明翰的这一份承诺,因为他是自己的儿子,他一定是个说话算
话的男子汉。

  明翰看亚雯不说话,似乎还带有一丝哭腔,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上去
轻轻的抚摸亚雯。

  亚雯的身子感受到明翰的手,马上一哆嗦,私处的蜜穴又涌出了一股淫蜜。

  「啊!」亚雯轻呻一声,慢慢的分开手指,偷偷的看了一眼,瞳孔瞬间又放
大了不少,明翰那粗大赫人的阳具就在自己的眼前不远的地方,一下一下的抬起
那傲人的龟头。

  亚雯不是什么纯情的女生,她知道这种规模的阳具如果插入女人的体内,会
给对方带来怎样的愉悦,她知道,但是她的身体更知道,亚雯的雌性激素在疯狂
的分泌着,荷尔蒙已经处于爆棚的状态。

  毕竟20年了,她的身子没有再接触过男人,那种渴望一旦被激发了,即使
是个女强人,即使有再强大的内心,也是抑制不住身体内那喷涌的欲火的,没办
法,亚雯已经到了女人性欲最强烈的年纪了。

  亚雯缓缓的把手拿开,看了看明翰,明翰的眼神里虽然有欲望,但是更多的
却是关爱,这么多年了,亚雯看惯了男人们那色眯眯盯着自己的眼睛,但是明翰
和他们不一样,即使亚雯已经一丝不挂了,但是明翰还是坚持着他的承诺。

  亚雯感到一丝欣慰,自己的儿子是个真男人,不是个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禽
兽,亚雯知道自己的身子对男人意味着什么,穿着衣服都有人宁愿不要上百万的
钱,只想和自己睡一晚,何况自己现在是光着身子呢。

  亚雯看了看明翰坚硬的阳具,儿子再怎么理智,再怎么容忍,这个阳具却是
不会骗人的,它想插入自己的体内,亚雯从那黑红的大龟头上,看到了它的欲望。

  怎么办?亚雯心里在纠结,在犹豫,在不知所措,她是明翰的亲生妈妈,那
种事情一旦做出来就等于进入了无间地狱,要一辈子承受心灵,道德上的谴责,
更要一辈子见不得人。

  还有更重要的是明翰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他妈妈,这个时候越界,一定会
让明翰陷入的深深自责之中,他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这反而是害了他。

  亚雯的理智告诉自己不能做出那样的苟且之事,可是明翰确实已经憋的满脸
通红,难受异常,亚雯只能为明翰做最后一件事了,在不突破底线的情况下,她
唯一能去做的事。

  亚雯坐起来,慢慢的靠近明翰,悄悄的对着他的耳边说「明翰,你躺下,我
帮你弄出来吧」

  「啊!」明翰的阳具剧烈的抖了几下,显然即使这样的语言也让明翰有些冲
动,毕竟他从来都是自己打手枪的,如今这样一个绝代佳人要去爱抚自己的阴茎
了,明翰的气血涌上心头。

  亚雯轻轻的放倒明翰,坚硬的阳具也是一柱擎天的挺立着,虽然威风凛凛却
也只是没上过阵的新兵蛋子,亚雯知道这点,所以她不能太激烈,先温柔的用小
手握住了那物的根部。

  硬,真的硬,亚雯感觉到了那阳具的坚挺,那种上阵前的自信!

  「啊!」明翰舒服的呻吟了一声,抬头看了一眼,亚雯的小手在自己粗大的
阳具下显得是那样的渺小,几乎都握不住那东西的一圈,明翰自信的知道,亚雯
一定也感觉很震撼。

  亚雯当然很震感,当年在自己怀里软趴趴的小东西,现在已经变的是又粗又
硬,当年自己随便在手里把玩,现在已然是单手都握不住了,这20年,这东西
究竟长大了多少倍啊!!

  亚雯轻轻的套撸了一下,然后上去对着黑红的大龟头亲了一口。

  「啊!!!」明翰连身体都跟着颤抖了起来,龟头瞬间粗大了一圈,从马眼
里渗出了粘液。

  亚雯看到明翰这剧烈的反应,心里居然有点觉得可爱,果然是个新兵蛋子,
亲一口这就受不了了。

  「怎么?舒服吗?」

  「嗯嗯,舒服,亚雯你,你是第一个亲到它的人」

  亚雯的脸也迅速的红了,自己不小心夺走了儿子的初吻不说,现在这龟头的
初吻也被自己夺走了吗?换句话说,从他是个婴儿开始,自己是不是就是唯一一
个看过他阴茎的女人?

  亚雯居然觉得有一点点高兴,儿子的一切似乎都是自己的,他一直在等着自
己,等了足足20年,等到自己的鸡鸡都从弱不禁风的样子变成了如今的一柱擎
天。

  亚雯心里默念着,「妈妈来了!妈妈的宝贝你久等了!」

  亚雯伸出舌头舔了舔马眼上的淫液,在那阳具颤抖的同时,张开大口把那龟
头完全的吞进了自己的小嘴里。

  「啊,亚雯!!你,好舒服!」明翰的身子又开始哆嗦起来,不过亚雯死死
的抓住那粗大的家伙,然后小嘴开始吞吐起来。

  「唔滋……」淫秽的声音从亚雯的嘴里发出,她嗦喽着嘴里的美味,经过了
这么久的挣扎,她终于尝到了儿子的滋味了,那亲情中又带着男人荷尔蒙的味道
让亚雯有些上头。

  「真好吃啊!」亚雯拼命的允吸起来,她似乎已经忘了儿子只是个新兵蛋子,
这龟头看似雄威,其实它还相当的脆弱,经不起这大风大浪,但是亚雯吃的兴起,
她管不了那么多。

  「啊,亚雯,你,你轻点,我想射了!」

  亚雯连着小手狠狠的套撸了几下,在明翰快到到临界点的时候吐出大龟头,
然后死死的握紧阳具的根部。

  「明翰,男孩子不能这么快的!坚持住,深呼吸!」亚雯居然指导起儿子来
了,她想反正都已经这样了,为了让儿子以后面对其他女人的时候能游刃有余,
这样做也是为了他好吧。

  明翰的脸憋的通红,他赶紧闭上眼睛深吸几口气,让阳具慢慢的稳定住情绪,
射意也逐渐的降低了下去。

  亚雯看到明翰的气息变的稳重了很多,知道儿子已经挺过来了,她心里很是
欣慰,她知道明翰这东西长的这么大,能力上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只不过他还未
经世事,只要稍加练习,儿子一定是个无比强大的男人。

  亚雯看到儿子缓的差不多了,就再次的把龟头含进嘴里,这次她在允吸的同
时,舌头也舔了上去,对着龟头不断的缠绕。

  明翰感受到了更强烈的刺激,他抬头看着自己粗大的家伙在亚雯的小嘴里若
隐若现,同时亚雯丰满的乳房也开始晃荡了起来,这简直就是一个男人的究极梦
想啊,这双重的刺激让他稍微降低的射意又迅速的提升起来。

  「嗯,太舒服了,天呐,亚雯你好会,我……我……」

  亚雯从明翰阴茎的颤抖程度就知道明翰这是又要射了,亚雯看向明翰的双眼
轻轻的摇了摇头,示意他这时候要忍住。

  可是亚雯的允吸却没有停下的意思,反倒是小手更加用力的套撸着阳具的茎
部。

  明翰十分的想射了,可是他看到亚雯的眼神,那种鼓励的眼神让明翰不得不
做出抗争,他不想让亚雯失望!

  亚雯用眼神盯着明翰,心里向他传达着爱意,那意思似乎再对明翰说,你只
要坚持过去,就是真正男人了。

  明翰大口吸气,紧紧的咬着牙根,他在通往男人的路上奋力的前进着,渐渐
的亚雯感觉到明翰那股射精的冲动慢慢的又退下了,他的阳具平缓下来开始真正
的享受起亚雯口交的愉悦和快感。

  「嗯,亚雯,好舒服啊!嗯!」

  亚雯心里高兴极了,儿子长大了!他已经可以去征服女人了,他已经做好准
备了,唯一的遗憾是那个女人却不能是自己。

  亚雯想到这里,心里难眠有些失落,既然自己不能是他征服的女人,那就让
今天成为他们最难忘的一夜吧,亚雯想着,吐出了明翰的阳具,然后起身上来趴
到明翰的身上。

  她用屁股对着明翰趴下,「明翰,你也来舔我!」

  粉嫩的阴户就在明翰的嘴边,此等诱人的极品,明翰没等亚雯说完,早就舔
了上去。

  「啊!!」亚雯的身子也颤抖了起来,她抓住明翰的阳具,对着那已经被允
吸的通红的大龟头一口又吞了进去。

  母子二人颤抖着身子,品尝起彼此的生殖器,一个是儿子来到世界的通道,
一个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肉,他们忘我的吃着彼此心里最爱的东西,即使他们不
能结合在一起,但是这种不甘心,却让他们吃的更加的卖力。

  「啊!嗯!!唔唔!唔滋!」淫荡的口水声越来越大,母子的身子也是越发
的颤抖着,亚雯蜜穴里的蜜汁有些不受控制的大量分泌,明翰的马眼里也是不断
的涌出着淫液,母子把这充些满荷尔蒙的汁液统统的舔吃干净。

  亚雯的身子有些受不了了,她20年没做过爱的蜜穴有些承受不住儿子这样
的舔吃,她知道自己要高潮了,而明翰的阳具也在剧烈的抽搐着,快要来到射精
的边缘。

  「明翰!嗯!啊!!你……你可以了,可以射了!足够了!射出来吧,别忍
着了!」

  明翰听到亚雯的命令,阳具瞬间增大了一圈,然后卯足了力道,在亚雯的嘴
里猛烈的喷射出来!

  儿子精液的味道强烈的刺激着亚雯,亚雯的欲火也到达了高潮,她颤抖着身
子撅起屁股在明翰的脸上喷射出一大股阴精,爽快的泄了身。

  母子二人同时把对方吃到了高潮,虽然他们没有真正的插进去,不过这禁忌
的感觉让亚雯比之前做爱的高潮还要强烈,她不停的泄身完全的停不下来。

  明翰更是第一次在女人的嘴里射精,那种快感完全不同于他平时打飞机的时
候,他也迎来了人生中最强烈的一次高潮,精液不停的喷射,似乎要把20年的
积蓄全都射给他的最爱,即使他还不知道那个最爱是他的亲生母亲,但是假如他
要是知道,不知道他会不会射的更激烈呢?

  母子二人互相喷射了足足半分钟才停下,亚雯气喘嘘嘘的趴在明翰的身上,
强烈的快感让她有些意识不大清醒,她需要时间去缓解,明翰也是射的整个身体
像虚脱了一样,他也需要时间去休息。

  不知道过了多久,亚雯缓缓的从明翰的身上起来,那雄赳赳气昂昂的阳具此
时已经失去了它的威锋,软趴趴的倒在亚雯的眼前,只是那龟头比起之前红了很
多,上面满是亚雯的口水,看着倒也是别具一番风味。

  而亚雯的蜜穴上也是沾满的淫液,看上去粉里透红,滑腻不堪,显然已是得
到了极大的满足。

  亚雯这时候已经完全的清醒了过来,嘴里还流淌着儿子的精液,她看着自己
和儿子一丝不挂的躺在一张床上,床上还都是他们污秽的痕迹,本就潮红的脸,
更加的红润了,她闭上眼睛一口把精液吞了进去。

  明翰看到亚雯那淫秽的模样,简直爱的要死,她这是想要男人的命啊,她真
是美的毫无瑕疵,高潮后吃精液的样子更是会让男人彻底的心醉。

  明翰虽然依旧不明白,他们都做到这份上了,亚雯为什么还是坚持着最后的
防线,不过今天他已经很知足了,虽然不是真正的破处,但是这种快感也足以让
他永生难忘了。

  明翰坐起来,轻轻的把亚雯抱住,「亚雯,你真好!」

  「你……」亚雯相对无言,她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答,按理说儿子对妈妈说你
真好,那妈妈一定会是非常的开心吧,而亚雯她心里虽然也挺开心,但是他们此
刻是裸体的抱在一起啊,儿子这时候说出这种话,让亚雯又如何去接受呢。

  「明翰,就当这一切没发生过好吗?」

  「为什么?你,你难道不喜欢我吗?」

  「不是的,你对我很重要,甚至是最重要,但是……」

  「你对我也是一样,我不会忘记今天的感觉的!」明翰斩钉截铁的表达了自
己的态度

  「唉!算了」亚雯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轻轻的爱抚着儿子的头发。

  「亚雯,今晚不要走了好吗?」

  亚雯看了看明翰,那坚毅的目光让亚雯顿时安下心来,他是不会动自己的。

  「嗯,好」

  母子二人相拥着躺下,亚雯依旧温柔的把明翰抱进怀里,让自己的丰乳贴到
明翰的脸上,似乎这样才能让自己的母性占据着主导。

  明翰舔了舔那粉嫩的奶头,然后一口含了进去。

  「嗯!轻点!」亚雯微呻了一声,把儿子抱的更紧了。

  母亲的体香,奶香和柔软的身子又刺激着明翰,血气方刚的他不一会下面的
阳具又变得坚硬了起来。

  明翰吃奶的力度变大了,亚雯感觉到乳头传来的快感已经有点让她承受不住
了。

  「你!你轻点吸啊!啊!」亚雯的呼吸又急促了起来,她开始扭动起身子,
可是快感却越来越强。

  亚雯的动作变大,一个扭动,结果自己的私处突然被一个坚硬的东西顶到了,
而且由于力道过大,那东西的头部甚至有一半已经渗入了自己湿腻的花瓣中了。

  亚雯瞪大了眼睛,迅速就反应过来那是什么东西了,敏感的身子剧烈的颤抖
着,花瓣紧紧的收缩居然夹住了那个东西,然后一股阴精泄了出来。

  「啊!!!!」亚雯紧咬自己的嘴唇,可是强烈的快感让她的呻吟声还是从
嗓子里挤了出来!

  明翰看到亚雯这剧烈的反应当然也知道自己的龟头接触到的东西是什么,尤
其被亚雯泄身冲刷龟头,自己差点又射了出来,只是颤抖着从马眼里涌出一股一
股的淫液。

  亚雯的身子完全的僵硬住了,她的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了,换句话说明翰现在
要是插进去,亚雯没有丝毫的抵抗力,但是她的理智告诉自己,这已经超过了他
们母子之间的底线了,绝对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亚雯浑身泛着潮红,她用最后一点理智看着明翰,「你,你答应过我的,不
会插进去的!」

  明翰强压着自己心头的欲火,他只要再进一步,再挺一下,就能插进亚雯那
迷人的蜜穴,就能成为一个真真正正的男人了,而且他深知,亚雯是绝对不会反
抗的,她的表情和她的泄身都说明了她早已经欲火焚身了。

  但是亚雯依旧有她坚持的理由,不管这理由是什么,亚雯都在努力的对抗着
自己身体的欲望,那作为一个男人,明翰也必须坚守自己的承诺。

  明翰想把身体往回拉,可是一用力,居然一动未动,反倒是龟头被花瓣夹的
更死了。

  「啊!」这股力道让明翰敏感的龟头有些承受不住,「亚雯,你!你松开啊
!」

  「呜呜呜,我,我不知道!它,它自己夹的!」亚雯羞耻的快要哭出来了,
这算怎么回事啊,自己让人家拔出去,结果自己却紧紧的夹着不让人家走。

  「啊!!夹的太紧了啊!」明翰感觉再下去,自己要走火了,他再次用力的
把阳具往外拔,谁知道不但没有拔出来,反到是让亚雯的蜜穴似乎知道了什么,
它做出更加强烈的反抗,居然狠狠的吸允了起来,强大的吸力都快把整个龟头都
吸进了花瓣里了。

  「啊!亚雯!你别吸啊!啊!!要进去了!」

  「不行啊!!不!!」亚雯开始抢夺自己身体的控制权,她用力的去推明翰,
可是那力道显得微不足道,完全不是一个要反抗的力道啊。

  亚雯的身体憋了20年,此刻爆发出它最强烈的抗争,这巨大的阳具正是此
刻她身子最需要的东西,可是亚雯却想让它拔出去,她的思想和身体似乎已经完
全的割裂了。

  龟头一点点的渗入,快感让明翰也有点失控了,这种情况那是个男人肯定都
是一下就插进去了,但是明翰他依旧在坚守着自己对亚雯的承诺,可是亚雯蜜穴
的吸力越来越强,自己的龟头被夹的越来越狠。

  「亚雯!!啊!!不行了!!你这样,我!!我要射了啊!!!」

  明翰的阳具开始强力的抽搐,龟头涨大了一圈,亚雯知道明翰快坚持不住了,
他要射精了,亚雯这一刻猛的惊醒过来,她使出浑身的力气夺回了身体,用尽全
力一把推开了明翰。

  龟头从紧闭的花瓣中逃脱出来,发出「啵」的一声,龟头受到强烈的摩擦,
精液迅速从马眼中喷射而出,力道之强几乎快射到了房顶。

  失去了阳具的淫穴也报复性的强烈收缩,再次的泄出一大股阴精,让亚雯羞
愧的捂着脸瘫在了床上。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