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投名状之无间行者】(第五章 有肉 )

**小说 2022-09-13 17:28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投名状之无间行者】(第五章 有肉 )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投名状之无间行者】(第五章 有肉 )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菩提之王
2022/06/16发表于:Sexinsex
是否首发:是
字数:8279字


               第五章威猜

  新加坡,纬壹科技城启奥生命科学园,智合国际大厦。

  泰科生命技术公司在这座大厦的17层租了半层,正是上午10点,员工们已经
打完卡,在各自工位上开启一天的忙碌工作。

  「萧研究员,这是您需要的资料。」推着小车分发材料的文员秘书安妮将材
料放到桌子上,一身OL制服,戴着无框眼镜的萧沉鱼道了谢,拆开资料袋,开始
察看最近的研究资料。

  萧沉鱼入职泰科生命技术公司已经两个月了,两个月前,一家猎头公司向泰
科生命技术公司驻龙城的代表处推荐了这位刚从江东大学离职的化学专业教授,
正在大力招聘高级技术人才的泰科生命公司很感兴趣,在和萧沉鱼几次洽谈后,
决定聘用萧沉鱼为泰科生命新加坡公司的高级研究员。

  表面上看,泰科生命是一家总公司位于泰国的中型科技企业,在新加坡、缅
甸、泰国都有子公司,从事生物药剂研发,化学原料、仿制药生产、贸易等,规
模不大不小,但给出的薪酬却相当有吸引力。

  但萧沉鱼知道,这只是水面上的假象,毕婵娟告诉她,泰科生命只是一个白
手套公司,它背后是泰国一个叫「珊瑚蛇」的黑帮,是泰国很有实力的黑帮之一,
其重要业务就是制毒、贩毒。

  上个世纪70、80年代,位于泰国、缅甸、老挝交界处的金三角地区,以及阿
富汗、巴基斯坦、伊朗交界处的金新月地区,之所以能成为亚洲着名毒品生产地,
除了当地混乱的局势让黑帮势力有存在空间外,罂粟的大量种植也为毒品贸易提
供了充足原料。阿片、海洛因等毒品都是以罂粟为原料生产的。

  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亚洲各国除了加强对毒品贸易的打击,还在金三角地
区推广替代种植,鼓励农民铲平罂粟田,改种甘蔗等农作物,罂粟资源迅速缩减,
对金三角毒品原料造成较大冲击。

  对金三角传统毒品的另一大冲击则是化学合成毒品的出现,相比依赖于罂粟
的阿片、海洛因等毒品,以冰毒为代表的的化学合成毒品可以用普通化学原料生
产,不仅成品对人体致幻作用、成瘾性依赖更加严重,更重要的是,工业化生产
的化学合成毒品在生产成本上有天然优势,在毒品市场上迅速击败了传统毒品。

  化学合成毒品所用的原料,多数是可以从合法渠道购买的普通化工原料,也
有部分原料例如麻黄碱受到较为严格的管理。根据毕婵娟掌握的情报,「珊瑚蛇」
除了自己生产、销售部分毒品外,和「黑魂」也有密切业务往来,除了负责销售
「黑魂」生产的一些毒品,还负责给「黑魂」输送原材料。泰科生命技术公司就
是为「珊瑚蛇」提供这些原料的白手套公司。

  泰科生命除了秘密为「黑魂」提供化工原料,本身也开展一些药品、保健品
的授权仿制生产、研发,毕婵娟的策略就是让萧沉鱼发挥本身专业优势,入职泰
科生命,先从侧面接近「珊瑚蛇」,再寻找机会通过「珊瑚蛇」接近「黑魂」。
相比直接接近「黑魂」的势力,无疑要安全许多。

  这两个月来,萧沉鱼就像企业里的普通科技人员一样,做些研发技术工作,
这对她来说并不难,但一直没办法接近「珊瑚蛇」却让她有些心焦。

  「嘿,大家注意一下。」公司负责研发的副总帕拉·蒙德佳来到办公室,她
是一位风韵犹存的泰国中年美妇人,用力拍了几下手,用英语大声说:「有个好
消息,我们上个月业绩创了记录,为了庆祝这个好成绩,总公司决定邀请研发部
全体同仁到大马的悦湾度假山庄过周末,有舞会,有各种好玩的,还有酒水美食,
全部免费!」

  同事们一阵欢呼,萧沉鱼也受到气氛感染,微微露出笑意。

  帕拉继续说:「还有个好消息,总公司新上任的董事长威猜·蓬巴松先生也
会来,一起度过这个美好的周末!」

  办公室里响起一片女孩子的尖叫,安妮拉着萧沉鱼的手,连蹦带跳:「是威
猜先生!威猜先生!他要来和我们一起过周末了!」

  萧沉鱼微微一笑:「大家都很激动啊。」安妮连连点头:「那当然,威猜先
生可帅了,又有钱又长得帅,哦,他要和我一起过周末了,真是太棒了。」

  萧沉鱼注意到她已经不知不觉把「我们」替换成了「我」,笑着没有说破:
「看来霸道总裁这个路子真的很对你们小姑娘胃口哦。」脑海中却已经开始翻阅
毕婵娟给的威猜·蓬巴松资料。

  「宋卡·蓬巴松是泰科生命的董事局主席,也是「珊瑚蛇」的帮主,近年随
着年龄增长,已经逐渐将泰科生命和「珊瑚蛇」的权力移交给儿子威猜·蓬巴松,
威猜已经成为「珊瑚蛇」最新一任帮主。」

  「宋卡的儿女中,最有能力的就是这个威猜,他今年大概26、27岁,在东南
亚黑道上已经颇有名气,以长袖善舞,八面玲珑着称。和「黑魂」的李邦国关系
不错。」

  「还有一个很八卦的消息,据说这个威猜是御姐熟女控,几个情妇年龄都比
他大。」

  萧沉鱼脸色一僵,无疑,威猜是她接近「珊瑚蛇」最好的机会,而威猜喜欢
美熟女的性癖,更有利于她发挥自己的优势,毕婵娟显然也是这么暗示的。

  萧沉鱼出发前,已经做好了用美人计的准备,甚至为此去美容院做了那些让
她害羞的私密调理手术。但这个威猜比罗向明也不过大了2、3岁,让她去勾引一
个足以当自己儿子的男人,实在是太羞耻了。

  「也许有其他办法。」萧沉鱼安慰自己:「还不至于走到那一步。」

  周末很快到了,公司雇了两辆大巴,将研发部的所有人员拉到了紧邻新加坡
的马来西亚柔佛州新山市。对于地域狭窄的新加坡而言,新山市可以说是后花园,
不少人喜欢到这里度假。

  泰科生命早已经在此订好了悦湾度假山庄,这个山庄依山傍海,前面就是一
片沙滩,可以游泳、滑水。

  萧沉鱼在房间里刚放好东西,洗了把脸,就接到电话通知,威猜马上就到,
让所有员工到一楼迎接。

  她来到一楼,看到安妮等年轻女职员已经挤在前面,就在后面随便找了个位
置站着。

  一辆奔驰轿车开到大厅外停下,帕拉·蒙德佳陪着一个年约26、27岁,西装
笔挺的年轻人走进大厅。

  看到那个年轻人时,萧沉鱼心中一震,几乎脱口而出:「向明!」

  眼前这个年轻人相貌英俊,和她去世的儿子罗向明竟然有几分相像!

  这时,安妮等年轻职员已经齐声喊了起来:「欢迎威猜少爷!」

  「萨瓦迪卡。」那年轻人威猜·蓬巴松双手合十,抵在鼻前,礼貌的向欢迎
的职员们一一致礼。

  在帕拉·蒙德佳带领下,威猜走到萧沉鱼面前,帕拉介绍说:「这位是咱们
研发部新聘请的高级研究员萧沉鱼女士,萧女士来自中国大陆,原先是大学教授,
业务水平很强。」

  威猜照例双手合十致礼:「萨瓦迪卡。萧女士好,感谢您为泰科生命所做的
贡献。」

  萧沉鱼强行压抑住心中的激动,也双手合十还礼:「萨瓦迪卡。」

  她近距离看得清楚,威猜外貌其实和年轻时的罗云海更相似,但也只是相像
而已。萧沉鱼当然知道自己只生过一个儿子,威猜无论如何不可能是罗向明的兄
弟,何况他是泰国人,和自己家八竿子打不着关系。

  世界这么大,长相相似的人确实不少,但怎么会这么巧让我遇到呢,难道这
就是命运?萧沉鱼心中苦笑,看着威猜的背影,一阵恍惚。

  晚上是安妮等年轻女职员心心念念的舞会,她们都希望能在舞会上受到威猜
少爷的邀请跳舞,为此还鼓动公司为每个女员工租晚礼服。

  萧沉鱼回到房间,晚礼服已经送到,她本来对舞会兴趣不大,连晚礼服也是
安妮帮忙选的。但自从见到威猜后,她却有点不淡定了,出于一种连她自己都说
不清的心理,她来到卫生间,精心化起了妆。

  舞会在山庄最大的一个大厅举行,安妮等年轻女职员们早早画好了妆,换上
性感美丽的晚礼服,打扮得花枝招展,在等待威猜少爷来临。

  喧闹的大厅忽然一静,安妮心想肯定是威猜少爷来了,回头向大厅门口望去。

  明亮的灯光下,一个红衣丽人正款款而入。

  女子化着精致的妆容,一头秀发盘起,她没有戴日常的无框眼镜,也没有用
粉底去掩盖眼角隐约可见的几丝细微鱼尾纹,那几丝鱼尾纹反倒衬托出她成熟高
贵,知性优雅的人妻气质,如同一杯经历了岁月沉淀的美酒,更显香醇。

  她穿的是一身大红的低开胸裸背晚礼服,这件礼服色泽过于艳丽,不好驾驭,
但那女子个子高挑,气质高雅庄重,晚礼服贴在她丰腴性感的身体上,曲线起伏,
低开胸的设计露出小半个浑圆雪白的乳球,挤出深深的乳沟。裸露的后背肌肤雪
白紧致,肌肉线条优美,完全不像一个中年女人。

  「这……这是……萧研究员?」安妮揉了揉眼睛,「好……好美。」她感到
一阵沮丧,完了,竟然被一个阿姨压制了。

  再看向门口,刚刚入场的威猜果然也将目光盯在红衣如火的萧沉鱼身上,竟
似转不开眼。这让安妮更是不爽,心中一阵吐槽,哼,说什么对舞会没兴趣,让
我帮她随便选件晚礼服,结果却这么爱现。萧阿姨,您都可以做威猜少爷的妈妈
了,还想勾引他吗?

  舞会开始了,果不其然,威猜第一个邀请的舞伴,正是萧沉鱼。

  在舒缓的音乐中,萧沉鱼和威猜滑入舞池,对于交谊舞,萧沉鱼其实并不怎
么会跳,她小时候被父母送去学过一阵民族舞,青春叛逆期跳过街舞,生下罗向
明后,为了恢复小腹的紧致还专门学过一阵肚皮舞,但交谊舞只在学校组织的教
师社交礼仪培训上学过几次,幸亏威猜的舞技实在出色,在他的引导下,萧沉鱼
也勉强跟上了节奏。

  威猜礼貌的搂着萧沉鱼的纤腰,用英语说:「萧女士,您来新加坡还习惯吗?」

  萧沉鱼礼貌的用英语回应:「还好,新加坡是华人社会,我还是比较习惯的。」

  威猜继续和她聊天:「那萧女士有没有去过泰国。」

  萧沉鱼带着微笑:「以前旅游去过几次,泰国是个很美丽的国家,我很喜欢。」

  威猜:「如果让您调到泰国总公司,您可以接受吗?」

  萧沉鱼微微一惊,猜测他这么问是什么意思,脸上却依然保持着微笑:「虽
然我更喜欢新加坡的环境,但如果有去总公司的机会,我也愿意接受。」

  威猜笑得更加开心:「嗯,那总公司的同事肯定会为能和您这样美丽高贵的
女士共事感到荣幸。」

  萧沉鱼笑语盈盈:「这是对我的赞美吗,谢谢。」她心中盘算了一下,决定
略作试探:「威猜少爷去过中国吗?」

  威猜点了点头:「当然去过。」忽然改用中文普通话说:「景色很美丽,菜
很好吃,人们也很友好。」

  萧沉鱼微吃一惊:「您中文很不错。」威猜的中文略带口音,但还算流利。

  威猜微笑,继续用中文回答:「我的母亲是华侨,所以我从小就会一些中文。
而且中国市场很广阔,我的商业目标也包括中国,所以后来专门学习过汉语。」

  萧沉鱼心中嘀咕,难道他妈是罗云海的远房亲戚?没听云海说过他在泰国有
亲戚啊。

  她继续试探:「原来您的母亲是华侨,那我们也是同胞了。对了,假如,我
是说假如,我去泰国总公司的话,从事的工作和现在一样吗?」

  威猜:「我可以提供更多的选择机会,比如,董事长助理。」

  萧沉鱼微微一笑,没有正面回答,这时一曲终了,二人下了场,威猜从旁边
侍者手中取过两杯酒,递给萧沉鱼,萧沉鱼抿了一口,又和威猜聊了几句,第二
场舞的音乐响起,安妮鼓起勇气,大胆的跑过来,主动邀请威猜跳舞。威猜礼貌
的向萧沉鱼致歉后,搂着安妮进入舞池。接着又有其他男职员过来邀请萧沉鱼跳
舞,她跳了两曲,借口累了提前退场,回到卧室。

  换下晚礼服,萧沉鱼舒舒服服泡了个澡,一丝不挂的走到卫生间宽大的镜子
前,怔怔的看着镜中那具美丽的胴体。

  个子高挑,接近一米七,腰腿比例极佳。虽然已经年过四旬,但岁月似乎没
有在她的身上留下多少残酷的痕迹,得益于多年的瑜伽、普拉提锻炼,尤其是近
两年的格斗、体能训练,即便这具胴体已经有了中年妇人珠圆玉润的丰腴,但肌
肉依然十分紧实、。

  她的手慢慢抚上胸部,硕大坚挺的乳房是木瓜型的,足有E杯,整体还很坚
挺,有些微的沉坠感。她发现,美容院的效果很不错,乳头竟然恢复了粉嫩的颜
色。

  手沿着腰腹部向下,小腹只有微微凸起,还能看到清晰的马甲线,再向下是
神秘的丘比特区,由于知道这次来海边要穿泳装,她事先做了脱毛,黑色的阴毛
被剃得很短,下面是鼓胀的馒头屄,通过美容院的私密护理,阴唇的颜色似乎回
到了16、7岁的少女时代,粉红娇嫩,连她自己看着都心动。

  她慢慢转过身子,回头看着全身镜中的蜜桃臀,有着已育妇人的肥硕肉感,
但通过长期的锻炼,完全没有下垂,结实挺翘,浑圆如一轮满月,轻轻一拍,就
能弹起肉欲的波浪。

  这样的肉体,还能吸引到那个威猜吧?萧沉鱼心想,一想到那个和20多年前
的罗云海有几分相像的年轻人,她的脸突然一热,羞耻感油然而生,但羞耻中却
又带着几分憧憬和希冀,她的手在自己身上慢慢抚摸着,一股燥热的感觉慢慢席
卷全身。

  萧沉鱼靠在床头,继续抚摸着自己的身体。罗云海5年前因病去世,她成了
寡妇,正处在「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年龄的萧沉鱼,在夜深人静时难免会有性
欲冲动,她也逐渐习惯了用手,还有一些电动器具解决问题。这次和同事们出来
度假,自然不会携带那些羞人的「玩具」,只能靠手来解决了。

  她的一只手伸到腹部下方,拨开阴唇,青葱般的手指探入蜜穴,慢慢抽动。

  「哦……」恼人迷醉的呻吟响起,萧沉鱼脸色通红,全身发热,欲火正在从
小腹下向全身蔓延,这让她加快了手指的动作。

  恍惚中,她似乎回到了16岁,那时她还是个高中生,在图书馆翻阅着一本科
技史着作,她看得是那么入迷,以至于没有注意到有个青年一直在偷偷打量她。
终于,当她放下书时,青年走到她面前,将一张纸递给她,纸上是一个正在认真
看书的少女素描,她一时有些羞恼,又有些惊喜,因为那少女是那么秀美文雅,
如同一朵凌波摇曳的莲花。

  她抬起头,那是个相貌英俊的青年,大概20出头的年纪,眉宇间颇有文艺气
质,他伸出手:「能认识一下吗,我叫罗云海。」

  脸红耳赤的萧沉鱼没有回应,抱起书匆匆离去。快到家了才发现竟然将钥匙
包忘在图书馆了。

  她只好回到图书馆,但图书馆已经关门落锁,想到父母在外出差,没有钥匙
进不了家门,萧沉鱼焦急又无助。

  「你是找这个吗?」有人在身后问,她回转身,英俊的青年懒洋洋的靠在墙
上,手里一上一下的抛着一个钥匙包。

  那天,这个叫罗云海的青年陪着她一路走回家,从他的口中,她知道了什么
是新艺术运动,什么是表现主义,知道他是江东大学艺术学院的学生。他也知道
了她的名字,她的喜好。

  「云海……」萧沉鱼手指灵活的在蜜穴中滑动,那种滑腻紧窄的感觉让她想
起20多年前的那个下午。

  那天,逃课和罗云海一起看完《泰坦尼克号》的萧沉鱼还沉浸在杰克和露丝
的爱情悲剧中,悲伤难抑,不知怎么的,她竟然答应了那个过分的要求,像露丝
一样,羞涩的脱掉了衣服,侧躺在沙发上,展露出少女纯洁无瑕的青春胴体。

  同样英俊的青年画家就坐在对面,手中的铅笔在画纸上轻盈跃动,把少女的
青春永远凝固在素描纸上。

  她看着那英俊的画家走到面前,跪下身子,轻吻着她纯洁无瑕的玉体,「不
要……」少女欲拒还迎的反抗被亲吻轻易粉碎,画家亲吻着少女的嘴唇,颤栗的
感觉让她全身发软。

  老式卡带录音机运转着,席琳·迪文天籁般的声音轻唱着那首传遍世界的名
曲。

  每一个寂静夜晚的梦里 Every night in my dreams

  我都能看见你,触摸你 I see you, I feel you,

  因此而确信你仍然在守候 That is how I know you go on

  穿越那久远的时空距离 Far across the distance

  你轻轻地回到我的身边 And spaces between us

  告诉我,你仍然痴心如昨 You have come to show you go on

  悦湾度假山庄的卧室里,萧沉鱼的一只手还在蜜穴里抽动,另一只手在自己
硕大的乳房上慢慢抚摸着,手指捻住了乳头轻轻搓动,和少女时别无二致的乳头
逐渐胀大勃起,如同一颗鲜红的樱桃,点缀在雪白的奶油蛋糕上。

  相比现在硕大成熟,沉甸甸的巨乳,20多年前的少女乳房还带着些许青涩,
坚挺如小山丘矗立,画家的手刚刚可以完全覆盖,温柔的抚摸下,她听到了一声
销魂的呻吟,随着画家动作越来越熟练,那销魂蚀骨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响。

  画家的吻从嘴唇转而向下,从脖颈、锁骨一直到胸前,她感觉到乳头似乎被
什么含住,随即意识到那是画家的嘴,接着乳头被舌头巧妙的挑逗着,随着画家
用力一吸,「啊……」少女发出平生第一次浪叫,这让她害羞得捂住了脸。

  趁着这个机会,画家的手转而向下,温柔的分开她的双腿,手指探入少女从
未被人触碰的禁地,手指轻巧的分开阴唇,进入已经被淫水浸湿的蜜穴,轻轻抽
动着。

  「就是这样……就是这种感觉……」萧沉鱼的手指轻轻抽动着,似乎又回到
了蜜穴第一次被手指入侵的时候,那根手指也是这样,在层峦叠嶂中刺激着她敏
感的神经末梢,点燃了欲望的火焰。

  无论远近亦或身处何方 Near, far, wherever you are

  我从未怀疑过心的执着 I believe that the heart does go on

  当你再一次推开那扇门 Once more you open the door

  清晰地伫立在我的心中 And you're here in my heart

  手指遇到了一层薄薄的阻碍,退了出去,接着,一个更粗大的东西抵在了蜜
穴门口。

  少女忽然恢复了几分清醒,她伸手抵住青年的胸膛,低声抗拒:「不……不
行……现在不行……」青年画家略显粗暴的抓住她的手,一边低头亲吻着她的嘴
唇,销魂的颤栗瓦解了少女微弱的抵抗,接着她感到一把火热的利刃破体而入,
撕裂让少女发出一声惨叫,手紧紧抓住沙发上铺的布,将其扭成一团。

  欲望的火焰将少女的矜持付之一炬,破瓜的初痛,凄艳的红梅,都和时光一
起,停滞在了那个下午。

  画家一边温柔的亲吻少女的嘴唇,一边挺动腰肢,一下又一下的挺入,让人
浑身酥软的快感慢慢从小腹下向全身蔓延,缓解了剧痛,少女噙住眼泪,发出宛
若箫管呜咽的呻吟。

  渐渐的,呻吟变成了低声浪叫,「啊……啊……要……我要……给我……」
少女那略带稚气的声音逐渐变得成熟而柔媚,美妇人的手指熟练的找到蜜穴里的
敏感点,抽动的速度越来越快,「给我……给我……云海……快给我啊啊啊啊啊」

  画家似乎受到了鼓励,他双手托住少女还稍嫌青涩的翘臀,将它抬高,粗大
的阴茎找到了一个更好的角度,插到更深的地方,随着每一次深入,少女初经人
事的蜜穴逐渐开始适应抽插,自然而然分泌出淫液保护自己,这让画家的动作更
加畅快,鲜血混合着白浆随着抽插的动作分泌出来,点点滴落。

  在淫靡的呻吟声中,少女的双腿主动勾住了画家的腰配合他的动作,二人配
合越来越默契,少女的动作也越来越熟练,逐渐的,少女成为了少妇,少妇又成
为成熟的中年美妇,她和画家一起乘着性欲的巨浪冲锋奔驰,冲上巅峰,又跌落
谷底,然后再度向新的高峰攀登,一波又一波,永无衰竭。

  我心永恒,我心永恒 And my heart will go on and on

  爱曾经在刹那间被点燃 Love can touch us one time

  并且延续了一生的传说 And last for a lifetime

  直到我们紧紧地融为一体 And never let go till we're one

  爱曾经是我心中的浪花 Love was when I loved you

  悦湾度假山庄最豪华的套间卧室。

  巨大的4K平板电视里,裸体的萧沉鱼在床上一手抚摸着自己的巨乳,一手在
蜜穴里不断抽动,随着她的呻吟浪叫,双腿紧紧绞在一起,眼里流下幸福激动的
泪水。

  威猜的脸贴在平板电视上,伸出舌头,一下一下舔着屏幕里的萧沉鱼,眼睛
里全是占有的欲望,他的身体前后挺动,撞击着身下美妇肥硕多肉的臀部。

  「啊……啊……少爷……轻一点……求您了……」泰科生命新加坡公司副总
帕拉·蒙德佳赤裸着丰腴的身体,双手抵在墙上,承受着身后威猜·蓬巴松一下又
一下的撞击,粗大的阴茎以后入位的姿势挺入体内,让她发出一阵阵淫浪的呻吟。

  「你是我的!你是我的!」威猜一边拍打着帕拉的肉臀,一边笑着大声说。

  「我是您的……我永远是少爷您的……」帕拉配合着浪叫,但心里却一阵悲
凉,她知道,威猜少爷说的并不是她。

  但没关系,这只是威猜少爷看上的新欢而已,像这样的新欢有很多,来得快,
去得也快,帕拉对自己说,能像自己一样,留在少爷身边的,又有几个呢?

  她停止胡思乱想,认真的配合着威猜的动作,用自己熟练的性技巧,帮助威
猜攀上兴奋的高潮。

  威猜懒洋洋的躺在床上,旁边是同样一丝不挂的帕拉,他看着眼前的大屏幕,
秘密安装在萧沉鱼房间里的摄像头具有极高的清晰度,他可以随意放大影像,观
看美妇人香艳的睡姿。

  在被自慰送上高潮后,萧沉鱼已经沉沉睡去,一丝不挂的胴体上只盖着一张
薄薄的毛毯,修长圆润的大腿从毛毯下伸出来,上面还露出了大半个乳房。她的
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似乎在做着什么好梦,眼角却依稀挂着泪珠。

  「她的业务能力怎么样?」威猜问道。帕拉将一颗葡萄喂进他嘴里,说:
「很强,理论知识扎实,实际操作能力也不错,尤其擅长分子化学和药物成分分
析,您想选她吗?」

  威猜点了点头:「嗯,上次那个做实验时失误,被炸成重伤,我处理了。现
在实验室正缺人。」

  帕拉从床头取过平板电脑,打开一个程序,递给威猜:「根据我们调查的资
料,她和中国警方有些联系。她的儿子儿媳都是中国警察,不过2年前都在任务
中牺牲了,她的丈夫是个没啥名气的画家,早在5年前就因病去世了,她现在是
孤身一人。」

  帕拉继续道:「她确实很理想,业务能力强,专业对口,没有什么直系亲属,
出了事也不会有太大麻烦。但是她和中国警方的联系……」

  威猜神秘一笑:「没关系,我母亲是华人,她告诉过我一句中国成语,叫人
走茶凉。意思就是说,你不在某个位置上了,以前讨好你的人就不会再理你。中
国的官场也是如此,她的儿子已经牺牲2年了,警方还会把她当自己人吗?」

  帕拉点头:「是,我会安排好的。这次让梅卡他们去干吧。」

  威猜忽然像是想到什么,笑着说:「等等,我有了一个好主意,这次,我要
玩点新鲜的。」

  第二天一早,萧沉鱼从睡梦中醒来时,才发现自己大腿间,以及薄毯、床单
上还残留着不少已经凝固的淫水,羞得双颊绯红。她匆忙收拾了一下,又去冲了
个澡。在收拾其他散乱行李时,萧沉鱼目光从屋内几处地方快速扫过,嘴角露出
一丝神秘的微笑,然后若无其事的收拾好东西,下楼去吃早餐。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