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投名状之无间行者】(第六章 有肉,白警官再次上线)

**小说 2022-09-15 17:28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投名状之无间行者】(第六章有肉,白警官再次上线)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投名状之无间行者】(第六章 有肉,白警官再次上线)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菩提之王
2022/06/26发表于:sexinsex
字数:7500字
是否首发:首发

              第六章、女妖

  缅甸掸邦,来墨山弄舞寨。

  白晨曦被李邦国叫到刑讯室时,刚从实验室出来,身上还穿着白大褂。

  一进刑讯室,李邦国带着亲信张峰、昂敏迎了上来:「晨曦,来来来,我给
你介绍一位朋友,也不知道你是否认识。」

  白晨曦随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刑讯架上捆绑着一具血肉模糊的人形,低着
头,奄奄一息。

  穿着一身SM女王性感皮衣的乔安娜·卡丽塔手里拿着一根皮鞭,正饶有兴
趣的转来转去,似乎在挑选某块稍微完好的皮肉继续下手。

  李邦国走过去,抓住那人的头发,将他的脸对准白晨曦:「认识吗,应该是
你以前的同事啊。」

  白晨曦心中一沉,仔细看,那男人脸上虽然有好几处淤青肿胀,以至于有些
变形,但显然不是她认识的人。她摇摇头:「我不认识他。」

  李邦国耸耸肩,对那男人说:「这位不知名的警官先生,我给你介绍一下,
你眼前这位美丽的小姐叫白晨曦,以前也是你的同行,现在是我们『黑魂』的首
席制毒师。怎么样,只要你乖乖招供和谁有接触,我会饶你一命,还允许你加入
黑魂。」

  男人眼睛因淤伤肿胀被挤得只剩下小小的一条缝隙,他竭力睁大眼睛,打量
着白晨曦,忽然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连连咳嗽着吐出两口淤血,他已经遭到破
坏的嗓子让声音听起来十分嘶哑:「咳咳……原来……是你……你…真的…没死
……」

  白晨曦心脏似被重重一击,一阵撕裂般的痛苦让她的声音变得十分干涩:
「你认识我?」

  男人连连咳嗽:「不认识……但我看过……你的资料……原本……只是怀疑
……想不到你……你真的……叛变了。」

  李邦国走到白晨曦身后,附在她耳边,低声笑道:「看来,你的诈死之计已
经没用了。」

  白晨曦握紧了拳头,她抿了抿嘴唇,冷冷的道:「本来就不可能永远隐瞒下
去。有事吗,没有的话我走了。」

  李邦国笑道:「我打算做件好事。」他拿出一把匕首,递给白晨曦,指了指
那个男人:「送你以前的同行上路吧。」

  白晨曦手颤抖了一下,看着李邦国说:「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已经交过投名
状了。」

  李邦国摇摇头,「和投名状没关系,我说了,我是打算做点好事,行善积德,
你不杀就算了。」他忽然用英语说:「乔安娜,你可以把他干掉了,不过要慢一
点,慢慢来。」

  乔安娜眼睛一亮:「我能让他享受一下快乐再死吗?」李邦国笑道:「你就
那么喜欢给我戴绿帽子吗。」

  乔安娜嗔怪道:「嘿,我是你的雇员,不是你的女人,怎么能算给你戴绿帽
子。」

  李邦国有些尴尬,笑了笑:「好,那就随你吧。」

  乔安娜伸出殷红的舌头,舔了一下嘴唇,露出猫戏老鼠般的笑容,向那男子
走去。

  「慢着!」白晨曦喝道,她咬了咬牙:「还是我来吧。」

  乔安娜不满的瞪着她:「嘿,白,反悔是无效的。」白晨曦面无表情的说:
「一晚,你主动。」

  乔安娜上下打量着白晨曦,舔了舔嘴唇,眸子里射出贪婪的光芒:「两晚。」

  白晨曦哼了一声:「成交。」随即解开了白大褂的衣扣,将衣服脱了下来。

  李邦国眉头一皱:「你干什么。」白晨曦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用英语说:
「和乔安娜一样,让他享受一下快乐再死呀。怎么,老板你舍不得我?」

  李邦国面色一僵,这女人……作为他手下的「军警双姝」,乔安娜和白晨曦
一文一武,辅佐他的霸业。一个是美军游骑兵第75团的退役士兵,骁勇善战,
既是一流的保镖,也是一流的杀手;另一个是被他俘获后叛变的女警,是他的首
席制毒师,是「黑魂」的财神爷。

  这两个女人虽然都是李邦国的部下兼情妇,但和李邦国后宫里的那些女人有
完全不同的地位。

  乔安娜大胆开放,独立性强,除了陪李邦国上床,还经常去撩她看上的男人
或女人,在需要用美人计色诱、暗杀某个对手时,更是乐此不疲,经常主动请缨。

  相比之下,白晨曦要洁身自好许多,她固定的性伙伴只有李邦国一人,除非
李邦国命令,她才会与其他男人上床。两年来,李邦国已经逐渐习惯她独属于自
己,而现在,她却主动要让这个该死的卧底警察享受一下「快乐」,这无疑是当
面打他的脸。

  更阴损的是,她那句话竟然故意用英语说出来,如果李邦国继续反对,无疑
表明他对白晨曦的重视程度超过了乔安娜,乔安娜虽然开放淫荡,不把自己视为
李邦国独占的女人,但女人最怕的就是比较,如果李邦国表露出对白晨曦更在乎
的态度,就有可能在乔安娜心中扎下一根刺。

  果然女人更了解女人……李邦国心中暗恨,表面上却不得不装出大度的样子:
「呵呵,你对以前的同行还真好,随你吧。」

  白晨曦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做当面得罪李邦国的事,她只觉得胸中闷了一团熊
熊燃烧的怒火,只想发泄出来,而且是向李邦国发泄。看到李邦国吃瘪的表情,
一丝快意涌上心头。

  白晨曦面无表情的将衣服一件件脱掉,裸着丰腴性感的身体走到男人身前,
挥动匕首将捆绑的绳子割断。站在李邦国身后的泰拳高手昂敏脸色一变,想要上
前,李邦国却对他做了个不要干涉的手势。张峰则激动得满脸通红,目光死死盯
在白晨曦的丰胸肥臀上,直似要把她一口吞下去。

  男人重重摔倒在地,他想挣扎着站起来,但他的脚筋早已经被割断,双手肌
腱也被割断,只能像虫子一样在地上蠕动,他凄厉的哀嚎着:「杀了我……有种
就杀了我……」

  白晨曦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慢慢蹲下,将男人残存的短裤扒了下来。男人略
带惊慌的叫道:「干什么!你要干什么?」

  白晨曦淡淡一笑:「你是条汉子,看在以前是同行的份上,让你快活上路吧
。」

  将他的阳具托在手里,男子被囚禁了不少时间,又遭到严刑拷打,阳具上结
满了污渍,一股腥臭味扑面而来。白晨曦却没有嫌弃,张开嘴,温柔的含入口中。

  男子只觉阳具似乎被温水包裹着,下意识的发出一声呻吟,但随即意识到这
是什么情况,竭力挣扎了几下,骂道:「你……你这个贱人……贱人!荡妇!放
开我!」

  白晨曦面无表情,用舌头在他肮脏的阳具上温柔的舔着,舌头如舞蹈般灵活
舞动,口腔肌肉有节奏的蠕动挤压,巧妙的刺激着龟头上的敏感部位。

  对于口交,白晨曦并不陌生,以前和罗向明的夫妻生活中,她也经常给罗向
明做口交,那时候她的口技颇为生涩,完全不知道口交还有那么多花样。但现在
她的口交技术突飞猛进,男人虽然对她既鄙视又仇恨,但在她熟练的舌技下,肉
棒依然不由自主的勃起。

  勃起后的肉棒更有利于白晨曦施展技术,她伸手握住阳具根部,调整了一下
角度,将整根阳具深深的吞入,施展出深喉的技巧。

  为了掌握深喉技术,她曾用黄瓜、塑胶阳具练了整整一个月,终于能抑制住
本能的恶心呕吐反应,在感应到阳具深入喉咙的位置后,她开始用喉部肌肉挤压
龟头,用舌头舔舐棒身,一吞一吐之间,销魂的麻痒酥软让男人再次忍不住发出
轻哼呻吟。他的脸涨的通红,感觉受到了难堪的羞辱,但本能的反应是无法抑制
的,白晨曦感觉到嘴里的肉棒跳了几下,似乎要射精,她手指用力,一掐肉棒根
部,精关被硬生生卡住,男人难受得低吼了一声,脸涨得通红,死死瞪着她,良
久才艰难的张开嘴:「贱货……杀了我……杀了我……」

  白晨曦点了点头,「我会杀了你的。」她起身蹲到男人肉棒上方,沉腰坐马,
将挺立的肉棒套入蜜穴,随着她缓缓落下,男人的肉棒破开花唇,深入蜜穴,将
她的阴道胀得满满的,白晨曦下体一阵酸软,蜜穴随即收紧,仰起天鹅般优美的
脖颈,咬住红唇,鼻腔发出低低的叫声。

  她的身体开始慢慢的上下起伏,随着她的动作,男人只觉得肉棒被温暖的肉
洞包裹着,不断吞咽,一波又一波的销魂快感从肉棒传来。

  白晨曦从小热爱运动,长期坚持跑步、游泳,上学时还学过健美操、瑜伽等
运动,体能很不错。以前和罗向明做爱时,虽然罗向明年轻力壮,但在床上也经
常不是妻子对手。

  这两年来,经过李邦国的调教以及向头牌妓女的学习,白晨曦的性爱技术突
飞猛进。女上位完全靠女方主动,其实很考验女方的体力和技巧,一般需要有地
方支撑借力才方便用这个体位,还好长期的锻炼让白晨曦的腰肢结实劲韧,充满
了力量,她上下摆动滚圆多肉的蜜桃臀,吞吐着阴茎,肥美的阴唇朝两边张开,
淫液点点滴滴溅洒出来。

  白晨曦脸颊逐渐现出迷人的红晕,开始发出高一声低一声的淫荡呻吟,慢慢
的,她开始加快动作,竭尽全力地扭动着腰肢,如同一名骑在骏马上的骑士在奔
腾驰骋,披肩的的黑发舞动出奇异的旋律,两颗饱满挺翘的乳球随着动作上下抛
飞,乳波荡漾。

  「啊啊啊……停下!停下……你这个贱货!」男人呻吟、嘶吼着,白晨曦充
耳不闻,她的额头上布满了汗珠,身体剧烈的上下起伏,肉臀和男人大腿相击,
发出啪啪的声响,神情迷醉,似乎已经沉沦于交合的快感中。

  「啊……啊……好爽……好爽……」白晨曦故意大声浪叫起来:「你好厉害
……好厉害……」

  李邦国面沉似水,怒意充塞胸臆,他想拂袖离去,但他知道,一旦他表露出
愤怒,就是输给了白晨曦,他只能装出毫不在意的样子;乔安娜也兴奋得两眼冒
火,舌头慢慢舔着嘴唇,如同一只母狮看中了鲜嫩的肥肉;昂敏和张峰的脸都涨
得通红,下身硬得像铁一样,恨不得冲上去将那男的推开,将白晨曦按在地上大
战三百回合,但老大就在旁边,一张脸阴沉得似能拧出水来,他们只能强行抑制
自己的冲动。

  「老大,那条子说不定知道其他卧底,难道就不问了?」为了转移注意力,
昂敏问道,李邦国嗯了一声:「没必要了,折磨了他三四天,如果有其他卧底,
肯定也得到消息了。」

  张峰也笑道:「是啊,而且莫先生也只说有这一个卧底……」

  李邦国突然变色,怒喝:「闭嘴!」张峰脸色大变,噗通跪倒在地:「老大,
对不起。」李邦国一脚踹过去,将他踹了个跟斗:「再管不好你的嘴,就永远不
用张嘴了!」

  「莫先生……」白晨曦依然维持着迷醉的神情,但心中却翻起滔天巨浪。

  早在两年前她化名赵琳卧底时,就从田聪口中得知,「黑魂」在大陆有一个
内线,神通广大,叫「莫先生」。可惜还没有获得更多的消息,她就暴露被俘。

  叛变后成为李邦国部下的两年里,她隐隐约约听到李邦国提起过这个人,知
道莫先生掌握着「黑魂」在中国大陆的运输线,但更多的情况依然一无所知,而
张峰刚才说漏嘴的那句话,分明可以判定,「莫先生」对新成立的专案组情况十
分了解,甚至知道卧底的数量和身份!那当年刀日旺的暴露,还有褐雨燕行动的
失败……白晨曦激动得全身颤抖,不自禁的收缩蜜穴肌肉,紧窄的肉洞紧紧箍住
肉棒龟头,强烈的快感让男人大叫了一声,喷射出来。

  在他攀登上快感高峰的时刻,寒气直入心脏,一阵钻心的剧痛袭来,他就在
极度的欢愉快感中失去了生命。

  白晨曦拔出匕首,喷射出的鲜血浇在她的脸上、身上,她慢慢站起身,还未
完全萎缩的肉棒滑出蜜穴,接着白色的精液从蜜穴里流出,滴落到地面。

  性感丰腴的雪白胴体上满是淋漓的鲜血,下体蜜穴却在滴落白色的精液,白
晨曦宛如从地狱里爬出的妖艳恶鬼,一步步向李邦国走去。

  李邦国下意识的退后了半步,白晨曦却咧嘴微微一笑,平持匕首,伸出舌头
舔了一下上面的鲜血,现出一个诡异的笑容:「这血,还是热的。」

  李邦国死死的盯着她的眼睛,低声道:「你疯了?」白晨曦却恭恭敬敬的双
手捧起匕首,递了过去:「老板,任务完成了。」

  李邦国下意识的接过匕首,白晨曦捡起地上的白大褂,擦去身上的鲜血和精
液,然后将衣服一件件穿了回去。

  那个妖艳而淫荡的地狱女妖消失了,冷漠知性的女制毒师又回归这具躯壳,
她向李邦国微微点头:「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了。」也不等李邦国回答,
她离开了审讯室。

  李邦国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刚才都拍下来了吗?」张峰点点头:「嗯,都
拍了。」

  李邦国嘴角现出一丝狞笑:「找个合适的机会,加上两年前那个视频,都给
中国警方送过去,让他们也看看,白警官给咱们交了什么样的投名状。」

  白晨曦回到自己独占的实验室,关上门,强行抑制的悲伤终于爆发出来。

  她将堆放在桌子上的杂物推落在地,伏在桌子上无声的哭泣。良久,她抬起
头,目光落在实验室里的半成品「极乐」上。

  只要5倍剂量注射,我就能和向明永远在一起了,而且没有任何痛苦,能带
着微笑离开这个世界。一个充满诱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她颤抖着拿出一个一
次性针管,梦游般抽取了「极乐」的提取液,向自己的胳膊扎去。

  不,现在还不是时候,两年前你没有死,现在更不能就这么死掉。她及时清
醒过来,将针管远远扔开。

  莫先生……她在心里默默念诵这个名字,走进浴室,清洗掉身上残留的血渍、
精斑,处理事后避孕措施。

  无论如何,你要活下去。白晨曦清洗着身体,在心里对自己说,只有活着,
才能做你要做的事。

  新加坡,泰科生命公司办公室。

  「让我和您一起去泰国总部出差?」萧沉鱼坐在帕拉·蒙德佳对面问道。

  度假回来已经半个月了,又开始做那些难度不高,千篇一律的工作。威猜似
乎也遗忘了她,一直没再出现,这让萧沉鱼纳闷,难道在房间里秘密安装了摄像
头偷窥她的不是威猜,他对自己其实并不感兴趣?那她表演了半天的自慰秀,岂
不是白白便宜了别人?

  真是太一厢情愿了,当她用毕婵娟传授的技巧发现房间里有针孔摄像头,就
以为是威猜干的,竟然没想到有可能是别人设置。为了勾引威猜,她痛下决心,
彻底抛弃了羞耻,不仅故意在暗藏的摄像头前面展示了半天裸体,甚至还表演了
一场自慰秀。

  一想到自己在房间里赤身裸体自慰的视频可能被传到网上,她就想用脑袋撞
墙,要是那样还卧底个屁,直接社会死亡。

  今天,帕拉却把萧沉鱼叫到办公室,告诉她,上次提交的一份保健食品新配
方改进计划总部很感兴趣,要她随着帕拉一起去做个汇报。

  「嗯,你和我,还有威猜老板,还有安妮。威猜董事长是结束了这边工作回
总部。安妮跟着我办点日常杂务。」帕拉心不在焉的说:「后天出发,你去找安
妮订机票和酒店吧,她会统一安排的。」

  萧沉鱼点了点头,她离开办公室,去找安妮交代了机票和酒店的事,听说可
以和威猜少爷一起去总部出差,安妮很是兴奋,只是对萧沉鱼的态度却变得不冷
不热,疏远了不少。萧沉鱼知道原因,只能心中无奈苦笑。

  她走到工位上,拿起手机发了一条朋友圈动态:「3天后要陪威猜董事长、
帕拉副总经理去泰国总部出差啦,期待正宗冬阴功汤」,配上一张最近的自拍照,
发布出去。

  龙城市陵园。

  毕婵娟对着罗向明的墓碑,讲完最近《海贼王》漫画的最新发展,收拾好罗
云海墓碑前的饭盒,手机叮咚响了一声,毕婵娟拿出手机,就看到了萧沉鱼发布
的朋友圈动态,那张自拍照里萧沉鱼手指比了一个「爱你」的手势,毕婵娟心中
微微一沉,她和萧沉鱼有过约定,不到万不得已不直接联系,而是通过发布公开
的朋友圈动态暗示下一步的动向。而「爱你」的手势,表示「非紧急,但有一定
可能」,再加上动态中暗示将和威猜一起去泰国,说明萧沉鱼怀疑,这次去泰国
将可能接触到「珊瑚蛇」。

  毕婵娟切换了一个账号,点了个赞,没有任何留言,这也是她和萧沉鱼约定
的联系方式,表示她已经知道。这个账号是她用假身份办理手机卡注册的,别说
在这条朋友圈下数十个点赞者中并不引人注意,即便有人追查下来,也只能查到
一个保险公司代理员的身份。

  毕婵娟又沿着石阶向上走,来到一块墓碑前,放下一束粉红玫瑰。她看着墓
碑上的那张照片,目光中满是柔情,然后靠着墓碑坐下,将脸贴在墓碑上,低声
述说着什么。

  「我又调回禁毒部门了,有的事躲是躲不开的,只有面对。」

  「念白跟着他的爷爷奶奶生活,我前一阵去看过他,他的成绩不错,明年就
要高考了,你要保佑他啊。」

  「念青……我会保护好她的,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手机铃声响起,是向阳发来的短信:「速回,紧急会议。」毕婵娟跑出陵园,
一路驱车赶回龙城市公安局。

  新成立的「428」专案组由省厅组建,抽调了全省公安系统精锐力量,省
厅副厅长,政治部主任盛剑华挂帅任组长,日常主持工作的常务副组长是省公安
厅禁毒总队副队长刘子铭,办公地点在龙城市公安局。

  毕婵娟跑进会议室时,专案组成员基本已经到齐,她看到,平时在省厅的盛
剑华也来了,与会的几位领导面色沉重,连带着让整个会议室内气氛变得十分压
抑。

  会议开始前,盛剑华要求所有人将身上的手机等电子设备全部放到保密柜中,
然后命令关好门,屏蔽无线电信号,这让与会者心中更是不安。

  刘子铭是个50来岁的黑脸大汉,会议开始后,他直入主题,用低沉的声音
宣布:「已经确认,卧底」黑魂「的特情,代号」王佐「的林赫同志,牺牲了。」

  会议室内鸦雀无声,惊愕、悲伤、愤怒……毕婵娟闭上了眼睛,手在微微颤
抖,她曾反对在未查清内鬼的时候就直接向「黑魂」派出卧底,这是对特情人员
生命的不负责,并因此和主张派遣卧底的向阳争执了很久。由于她无法拿出「内
鬼」存在的证据,最后盛剑华拍板,同意了派遣卧底的方案。

  她偷偷看了眼向阳,发现这个平时笑嘻嘻的男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和他
颇为熟悉的毕婵娟知道,他在努力压抑自己。

  林赫是他的战友吧?毕婵娟想,在此之前,她只知道卧底的代号是「王佐」,
并不知道他的真实名字、身份、经历。但看向阳的样子,她猜测,这位牺牲的特
情和向阳一定关系匪浅。有过类似经历的她对此感同身受,知道那种因为内疚、
悔恨带来的痛苦。这让她突然对盛剑华有了一股子怨气,如果当初你支持我的建
议,何至于此?

  刘子铭开始介绍对林赫的验尸结果:「……四肢神经、肌腱都被割断,身上
有多处刀伤,但都不致命,最后的致命一刀直接刺进心脏……另外发现死前有性
行为痕迹。」

  这在会议室里引起一阵议论,也终于引爆了向阳压抑的情绪,他忽然发出嘶
哑的低吼声:「他已经死了,死了!你们就不能给他留点体面吗?」

  会议室里声音忽然静了下去,刘子铭干咳一声:「老向……大家也是讨论案
情。」

  向阳低声道:「我知道……我知道……」

  他再度沉默了下去。

  一直面无表情的盛剑华开口了:「林赫同志的牺牲,是我们的重大损失……」
她沉吟了一下,继续说:「当初有同志建议不要急于派出卧底,我没有听,这件
事的首要责任在我,我会向省厅自请处分。」

  会议最后,盛剑华决定,暂时停止向「黑魂」部署卧底的行动,改为外围侦
察为主,等待时机。

  会议结束后,盛剑华让毕婵娟留了下来,当屋子里只剩下她和盛剑华、刘子
铭后,盛剑华对她说:「婵娟,我要再次说声对不起,你的建议是对的。」她苦
笑了一下,「可惜说什么都晚了,一句道歉容易,一条人命,一个家庭的破碎却
无法挽回了。」

  毕婵娟低声说:「盛厅,您让我留下,不是想说这个吧?」

  盛剑华嗯了一声,刘子铭从档案袋里取出一个小小的证物袋,说:「在给林
赫同志验尸时,法医在他身上提取到几根不属于他的毛发,证实是女性……嗯,
下体的毛发。」

  毕婵娟接过证物袋,里面是几根卷曲的黑色阴毛,她感觉脸上微微有点发烧,
但随即想到,专门给自己看这个有什么用意?

  刘子铭继续说:「我们对这几根毛发做了DNA比对,证实……是白晨曦的
。」

  「什么!」毕婵娟吃惊的瞪大了眼睛。盛剑华说:「这件事目前还处于严格
保密阶段,除了法医,目前只有我们三个知道。告诉你,是因为你比较熟悉白晨
曦,想听听你的意见。」

  毕婵娟心乱如麻,喃喃道:「我……我不知道,白晨曦不是叛变了吗,她怎
么会和林赫发生那种事……难道林赫死前性交的对象是她?」

  刘子铭道:「可以肯定,白晨曦很可能是林赫死前见过,甚至密切接触过的
人。」

  盛剑华微微闭上眼睛:「也可能,她就是杀林赫的人。」

  毕婵娟身体一震,这会是真的吗,如果白晨曦真的亲手杀了警察,那她就没
有回头路可以走了。对了,沉鱼……沉鱼还想去找她,她会不会连沉鱼也要杀?

  一时间,毕婵娟如坐针毡。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