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豪乳荡妇系列-魔女成行】(37-39)

**小说 2022-09-17 17:28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豪乳荡妇系列-魔女成行】(37-39)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豪乳荡妇系列-魔女成行】(37-39)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豪乳荡妇系列——魔女成行】

               (37)

  一个假期彻底结束,放纵了进两个月的女孩也如愿进入了校园。但是寄宿制
的教会学校却令女孩感到很不适应。公用厕所,洗手间,食堂,这些必须要迁就
别人的事情令女孩极为不习惯。在自己最放松的宿舍,也要迁就别人这种事,尤
其令女孩不满。就为这种事情回去?要是自己的两个室友懂事还好,要是自己的
室友仗着学姐的身份欺负人,那这学不上也罢。

  但是两个学姐的热情和态度令女孩打消了回家的念头,两个学姐一看就是面
善的人,说话慢声细气,举止大方稳重,待人接物也都非常热情,尤其是喜欢为
别人考虑的做事原则令女孩感到有些自责。

  用大学姐的话说:「我们都是上帝的孩子,都是平等的,所以我们应该相互
帮助。」大学姐用她的实际行动证明了这一点。

  新生入学时,有些新同学不注意自己的行为,随手乱丢东西,看到这一幕的
大学姐只是微微一笑,从地上默不作声的捡起被丢掉的垃圾,放在自己的衣兜里,
等走到垃圾桶旁,再丢进垃圾桶。这种默默无闻的做法令女孩心生敬佩,也放心
下来。如此胸怀的学姐能欺负人?女孩绝对不信。

  学校生活了一个星期的,等到周末时,原本以为能回家的女孩却被学姐告知,
不到放假是不许回家的。而所谓的周末自由活动则是自己选择活动团体,出去做
一天义工。这就让早上学习课程,晚上还要学神学的女孩垂头丧气。

  「原来最伟大的自我牺牲精神,在这里不是随便说说,而是要做的。」女孩
低低的抱怨一句,带着一张苦瓜脸跟着两位学姐寻找社团。因为女孩学的是芭蕾
舞,有声乐功底,所以就跟着学姐加入了唱诗班。令女孩没想到的是,教授这些
女学生的老师居然是国家交响乐团的首席乐队指挥。

  星期六上午的声乐学习完毕,到了下午,女孩跟着两位学姐接受了义工安排,
来到老人院帮忙护理老人,因为女孩是新手,所以两位学姐一边护理老人,一边
交给女孩专业的护理知识。

  虽然劳累了一天,但是临走时看到老人们的笑脸和感激,令女孩觉得这一切
劳苦都是值得的。

  可是第三个星期过完,女孩就真的忍不住想要回家了。不是因为自己有多想
回家,而是因为自己的性欲实在是忍不住了。

  每天晚上都在厕所假装冲凉实则手淫的行为,虽然让女孩可以缓解一下自己
的肉欲,但是对于经历过连续潮吹高潮的女孩来说,根本无法获得满足。

  「嘶呼~~怎么~哎~~妈的~~哎~~」手淫之后的女孩根本没法满足,
一桶又一桶的凉水也无法浇灭身体升起的浴火。全身湿透坐在马桶上手淫的女孩
不停揉搓自己的阴蒂,抽插自己的阴道,经过凌辱调教的女孩真的无法满足自己
的肉欲。

  「出来一下,文佳,有事跟你说。」就在女孩快要高潮时,门外传来学姐压
低声音的说话声。

  「什么事?」女孩不耐烦的拉开厕所门问道。

  「你是不是想要做爱了?今晚我男朋友过来,你要是想要,我们一起乐一乐
也行。」本以为受到侮辱想要甩门的女孩听到后半句,马上兴奋的点了点头。

  「你男朋友行不行?我可~~」话说一半,女孩又把话吞了回去。

  「我一个人满足不了他,正好拉上你。」没想到外表端庄斯文的二学姐还有
这么开放的一面,人不可貌相啊。可谁又知道自己私底下是个多么淫乱的女孩呢?
跟堂兄乱伦的坏女孩。

  「来不来?今晚大学姐去上晚课了,正好可以乐一乐。」二学姐说着,转身
离开。为了可以尽快解决自己的浴火,女孩光着屁股跟着二学姐一路小跑步跑回
了宿舍。

  回到宿舍,一个人也没看见,但是二学姐却躺回床上开始手淫。

  「男孩呢?」女孩迫不及待的问道。

  「你这么着急呀?呵呵呵~~」学姐带着嘲讽的坏笑看着女孩放在跨间的手
不停抚慰着自己的阴户。

  女孩羞得俏脸通红,但是手却离不开自己的下体。

  「你要是着急,咱们就先弄着,反正这个点他们一时半会儿来不了。」学姐
一边说,一边把女孩往床上推。

  「他们?你几个男朋友!」学姐的豪放令女孩大吃一惊。

  「额,性欲旺盛吗,同时交往的有几个,没关系的吧?」学姐说着已经将女
孩压在自己的床上,开始更女孩缠绵起来。

  令女孩想不到的是,学姐的手指非常厉害,一阵阵酥麻酸痒的感觉从阴户传
遍全身,舒服的自己娇喘连连,不停的发出呻吟。

  「你们先玩起来了?哎?新面孔,还以为是你学姐开窍了呢。」从窗口爬进
来的男孩身材高大修长。

  「滚开,混蛋凯,挡住我了,踹死你。」男孩身后一个声音响起。

  男孩的声音无法影响沉醉在肉欲中的女孩,无法自拔的女孩不停的挺动腰肢,
将自己的阴部顶在二学姐的大腿上不停的摩擦着。

  白皙圣雪,柔嫩细腻的皮肤好似温润的白壁般吹弹可破;胸前一颗粉红色的
小葡萄点缀在坚挺丰满的雪白寿桃一般的乳房上;平滑结实的小腹凸起两条明显
的马甲线,令女孩的纤纤细腰看起来更加更加性感迷人;挺翘如蒜瓣,白皙粉嫩
如水煮蛋的大屁股再配上带有肌肉线条的修长美腿,令两个初睹女孩绝色的男孩
胯下春意昂然。

  「好痒,快来操小母狗的骚逼和屁眼吧~受不了了~~好痒~~快来~~」
女孩积攒了两个星期的浴火一旦被点燃,遍形成了滔天烈焰,两个男孩的汗臭荷
尔蒙在女孩的欲炎上添了一把油。

  男孩勃发的春情被女孩的欲炎点燃,情不自禁的扑到女孩身上,不停的吸吮
着女孩的乳房和嘴巴,灼热的手掌在女孩身体上用力的抚摸揉抓,女孩的胸部和
屁股像面团一般被两个男孩揉捏成各种形状。

  「好舒服~~好棒~~来操小母狗吧~~不行了~快来~操骚逼,操腚眼~
快来~」空虚饥渴的身体令女孩变成了只想满足肉欲的牝畜,女孩焦急催促着男
孩赶快奸淫自己。充满哀求和渴求的话语令两个男孩迅速的脱光自己的衣服,趴
在了女孩身上,大快朵颐。

  「奶子好大好软~~真弹手,好滑呀~~」松软喷香的乳房,好似白面大馒
头一般,令两个男孩吃的不住赞叹。

  「这屁股好棒~~形状手感~~没治了~~嗯~~真棒啊~~」男孩们一手
玩着女孩的奶子,一手抓捏着屁股,好像要将手指弹开的屁股令两个男孩爱不释
手。

  「好舒服~~快操母狗呀~~真不行了~~」女孩抓起不知道谁的手放在嘴
里不停的吸吮,下体的空虚瘙痒令女孩的想要吞下一切能够填补自己的东西。

  「这水流的~都快发洪水了~~床都湿了一大片~~」学姐一边扣挖刺激着
女孩的下体,一边带着嘲讽的表情和声音说道。

  「再不操就好死人了,我先操操她骚逼再说。」高个子,看起来很斯文的男
孩一边说,一边爬到女孩下体,将女孩分开的一条腿架在肩膀上,并且用自己引
以为傲的大鸡吧不停的拍打着女孩的阴户。

  「哦哦哦~~别欺负小母狗了~~太残忍了~快插到骚逼里~~痒死了呀~
~」受到刺激的女孩发出泣叫,不住地扭动腰肢,诱惑着男孩赶快奸淫自己。

  「真是个骚货,妓女都没你这么骚~~」男孩一边说一边将大龟头对准女孩
湿漉漉的阴道口,慢慢的用力挺腰。

  「哦哦哦~~舒服~~小母狗好舒服~好幸福~~太美了~~舒服死了~~
哎呀~~」女孩的阴道传来一阵酥麻畅美的感觉,空虚被填补上的幸福令女孩不
断的发出满足的呻吟。

  「鸡巴~~小母狗要吃鸡巴~~还要鸡巴~~」女孩迷离的双眼看着面前的
男孩鸡巴,不住地想要伸手抚摸。

  「大鸡吧来了~~可别真当串烧给老子咬了。」男二号听到女孩的哀求,一
边说,一边将鸡巴凑到女孩嘴边,让女孩吸吮。

  想要玩的尽兴一些的男孩调整了一下女孩的身位,让女孩横躺在学姐的单人
床上,一个男孩抽插女孩的阴道,一个男孩跪在床边将自己的鸡巴不断的插入女
孩的嘴巴。

  「嗯~嗯~唔~唔~嗯嗯~~哼~」女孩的阴道被男孩用力的抽插,不断的
发出肌肉的碰撞声,令女孩不断的发出魅人的骚哼声。

  女孩的双手抱着男二号的熊腰,随着自己的骚哼声不停的将男二号的熊腰往
自己嘴里拉,令男二号产生了自己才是被抽插的那个人,但是鸡巴上传来的黏腻
与温热的感觉令他不停的发出斯哈的呻吟。

  「这贱货的骚逼好紧呢,真舒服,斯哈~~真舒服~水多~够骚~~不当妓
女好可惜~~」男一号一边抽插,一边呻吟浪叫。

  「这嘴巴好厉害~~插到嗓子了~~这骚货~真够劲~~吸得我好舒服~~
真淫荡啊~~」男二号看着女孩脸上的沾满的粘液,感到非常刺激。

  「咳咳~~呵~~唔~~库库~~」男二号的长鸡巴全部插入了女孩的嗓子
里,深喉带来的刺激令女孩不住地发出淫靡而痛苦的呜咽声。

  「咳咳~~吐~~呕~吐~~」女孩吐出鸡巴,转头吐了几口嘴里的粘液,
又将男二号的鸡巴塞回自己的嘴巴,继续吞吃起来。

  「这骚货可是饿的狠了,你看看,这骚的~~」学姐一边揉捏着女孩的大乳
房一边嘲笑着说道。

  「可不是~~就凭这奶子,也不能挨操少了。这要多少人帮她按摩才能长出
来?」男一号一边操,一边羞辱着身下的女孩。

  「绝对没少被人操过~~你看骚的~~多专业~看看扭动~真骚~」男一号
一手摸着抗在肩上的女孩大腿,一手摸着女孩的大屁股,不住地称赞道。

  女孩下体的快感一波又一波的冲击着大脑,令女孩的大脑一片空白,沉醉在
肉欲中的女孩已经听不懂他们的对话,只想填补自己身体的空虚。

  扭动的腰肢,挺动的屁股,不住抬起的脑袋,不停的压着两根鸡巴地精华。

  阴道和食道好似有生命一般将男孩的大鸡吧紧紧的缠绕起来,不停的拉向阴
部的最深处。

  温热湿滑的肉壁越来越紧,越来越来热,插入其中的鸡巴好像要被融化一般
的舒服。

  柔软紧致的滑腻身体,不停的起伏,沾满汗水的身体反射着淫靡的光泽,嘴
巴和阴道也因为鸡巴地抽插不断的发出令人兴奋的淫靡的咕叽声。

  受到淫靡氛围影响的学姐,也侧躺在女孩的床上,用胳膊撑着自己的身体,
高高翘起一条腿,用自己的手指不停的抽插自己的淫穴,发出叽咕叽咕的声音,
和女孩的闷哼淫叫混合在一起,形成一曲淫荡的大合奏。

  正在口交的男二号看到学姐的淫荡样子,来到她身边,将自己大鸡上的粘液
甩了甩。明白男二号什么意思的学姐,马上横躺在床上,用自己的手勾着腿弯,
露出自己长满浓密阴毛的阴户对准男二号的大鸡吧,不停的骚扭着自己的蛮腰。

  「你还有脸说别人,看看你自己骚逼吧。」男二号在学姐的阴毛上摸了一把,
将沾满淫水的手指塞入自己口中用力的吸吮,然后带着一脸的淫笑,看着学姐。

  「死相吧你~~我也痒痒的不行了~~快来吧~~看看你俩谁厉害~~」学
姐将双腿张开呈M型,用双手掰开自己的大屁股,露出不停流着口水张合的阴户。

  「比就比,老子能怕了他?」男二号撇了一脸享受的男一号一眼,不屑的说
道,然后将自己勃起的鸡巴慢慢插入了学姐的肉壶中,不停的抽插起来。

  「嘶~~呼~~哦~~爽~~好舒服~哼~~嗯嗯~~嘶哦~~真爽~~用
力操吧~~可舒服死了~~」学姐骚样的阴道得到了满足,学姐空虚的身体也在
一抽一插间,获得了无限的活力,随着男二号的抽插不停的扭动起来。

  「好舒服~~好满足~~好痒~好涨~好热~好厉害~用力~好棒~真爽~
~」学姐和女孩好像竞赛一般,不停得淫声浪叫。

  「真紧~真舒服~~好骚~~真会夹~~太舒服了~~好厉害的骚逼~~太
爽了~~水真多~~」两个男孩也不停的呻吟喘息着,不停的用力抽插着身下的
丽人,相互碰撞的肌肤不断的发出啪啪啪的声音,好像是在给这一对激烈抽插的
炮友们鼓掌助兴一般。

  「哦哦哦~~不好~~我草~~呀呀~~哦~~草~~」男一号的身体一阵
痉挛抖动,发出的叫喊充满不甘与痛苦的颤音。

  「草~射了~~妈的~~好爽~~嘶~呼~哦~~」刚刚射精的鸡巴抽出女
孩的阴道,还没有得到满足的女孩,习惯性的爬了起来,将男孩沾满淫液的大鸡
吧吸入口中不停的吸吮。

  「死哦~~次奥~~草~~操了~~」男一号的龟头传来一阵令他浑身酸软
无力的酥麻感,一阵阵强烈性快感的生物电顺着脊柱传向大脑,令男孩几乎瘫坐
在地上。

  「哦哦哦~~嘶~~哦啊~哦~呵~~这嘴~~哦哦~嘶~哦~~真厉害~
~呼呼~呼呼~~」当女孩将鸡巴里的精液全部吸入口中后,蹲在床上不停的口
挖着自己的阴道。白浊的精液混合着女孩的淫水,从阴道里流出,然后再被女孩
塞入口中品尝。

  女孩充满陶醉的回味着淫液和精液味道的表情,将三人的目光全部吸引到了
自己身上,看着三人目瞪口呆看着自己的怪异表情,再加上插入自己嘴里不停吸
吮的手指,女孩意识到自己正在做的这些习以为常的事情是多么的淫荡,一股羞
耻到绝望的感觉浮上自己的心头,令女孩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嘿嘿嘿~~呵呵呵~~哈哈哈~~」面面相觑的三人发出一阵哄笑,令女
孩羞得无地自容,伸出双手遮住了自己的大红脸。

  「精液好吃吗?你再吃点吧?」男一号来到女孩面前,一手搂着女孩的纤腰,
一手抓着女孩的乳房不停揉搓。

  「呜嘤~~」受到刺激的身体,令女孩发出一声娇吟。

  难以平复的浴火,被再次点燃,熊熊燃烧的欲炎令女孩情不自禁的展开双臂
勾住男孩的脖子,嘟起嘴巴想要索吻。

  「谁他妈跟你亲嘴,刚吹一嘴精液就来亲嘴,你恶不恶心?臭婊子,转过身
去。」男孩一脸怒容的推开女孩,一把抓住她的头发,让女孩背对自己。

  「趴好了,臭婊子~~也不看看自己什么东西~~也不嫌脏~~」男孩一手
掐着女孩的脖子,一手抓着自己的鸡巴,在女孩的阴唇缝上不停的磨蹭。

  「哦~啊~~好痒~~别这样~~太残忍了~小母狗不敢了~~快操小母狗
吧~~不要让小母狗着急了~~」已经被点燃欲望的女孩,不停晃动着自己的屁
股,想要男孩赶快给自己一个痛快的插入。

  「骚货,都自称母狗了,还想要人的待遇?等会就要你好看。」男孩一边骂
着,一边往自己的鸡巴上吐口水。

  「早上到现在拉屎了没有?」男孩带着一脸的狞笑问道。

  「早上的时候拉了~~主人,快操小母狗吧~~真的等不及了~~」女孩不
住地哀求道。

  「早上到现在还没拉过屎是吗?」男孩带着兴奋的狞笑又问了一遍。

  「是的~~快操小母狗吧~~真的好痒~」女孩不停的扭动屁股,想要男孩
赶快奸淫自己。

  「来了,骚货~~嘿~~」男孩低吼一声,将自己的龟头抵在女孩的肛门上,
慢慢的用力的挺腰。

  「哦哦哦~~屁眼~~啊啊~~小母狗的屁眼~~啊啊啊~~」肛门受到刺
激的女孩不停的呻吟着。

  「这肛门不错呀,这么软。说,多少男孩操过你的腚眼子。」男一号一边抽
打着女孩的屁股,一边狠狠地说道。

  「一个~~就一个~~真的就一个~~」吃痛的女孩不住地唉叫着,但是发
出的声音却有些兴奋。

  「操你腚眼子多久了?操腚眼都能来兴致来了。」男孩继续问道。

  「两个月,真的~~」女孩一边享受着肛门被塞满的感觉,一边用手指抚慰
自己的阴户,说出的话语充满幸福的甜蜜。

  「是你自己要求的还是他强操的~~」男孩一边挺腰,一边拍打着女孩的屁
股,令女孩的雪白双丘显出一片妖艳的粉红色。

  「是强操得~~他想要试试~~就强操了~~」女孩如实回答道。

  「爽不爽?操你腚眼子爽不爽?」一股嫉妒在男孩心里凝聚,对于没有得到
女孩肛操的愤恨令男孩用力的抽插起女孩的屁股。

  「爽~~操屁眼好爽~~」女孩一边揉搓着自己的阴户,一边挺动腰肢迎合
男孩的抽插。

  「操逼爽还是操屁眼爽?为什么操你屁眼你会觉得爽?」男孩压在女孩背上,
抽插着女孩的肛门。他一只手臂勾住女孩的脖子,一手在女孩脸上拍打,羞辱着
女孩。

  「草屁眼,操逼,都好爽,小母狗都喜欢。小母狗好淫荡~~哦哦哦~~好
舒服~~要泄身了~~来了~~哦哦哦~~」女孩虽然感到极为羞耻,但是这种
来自羞耻的刺激感令女孩的性快感成倍增加。

  「操腚眼子都有快感动的小母狗,你真是骚到家了。这他妈舒服。渊兄要不
要来试试?」奸淫女孩肛门的男孩对着正与学姐性交的人说道。

  「哈哈哈,凯兄如此慷慨甚好,等下换换。」叫渊的男孩脸上挂满兴奋,加
速抽插起来。

  「这小骚货腚眼子真他妈爽,要不给她屎操出来,就不叫操过她。」凯说着,
就加大了力度和速度。撞得女孩屁股发出一波波的臀浪。

  「哦哦哦~~好爽~好舒服~~用力~~深一点~~好爽~~」女孩一边浪
叫着,一边迎着凯的抽插晃动屁股。这种挑衅的行为激起了凯的强烈好胜心,更
加卖力的抽插起来。

  快速而猛烈的抽插将女孩肠道里的粪便带出不少,顺着女孩柔嫩的谷间流了
出来。

  「我操!!不好~又要射~这小骚货的腚眼子真厉害,骚货,都给老子吃下
去。」凯拔出抽插女孩肛门的鸡巴,将女孩的嘴巴当做阴道,抓着女孩的头发不
停抽插。

  鸡巴上的恶臭和粪渣令女孩不禁干呕起来,但是力量的悬殊令女孩根本无法
挣扎。随着鸡巴一阵颤抖,一股股的精液又被女孩吞吐腹中。

  来自嗓子和恶心的强烈刺激,令女孩不住地想要呕吐出来。但是凯却抓住女
孩的头发摔了她两个耳光,让她精液全部都吃下去。

  「老子爽了,你该去伺候伺候渊兄了。要是让他不满意,今晚上就有你受得
。」凯将女孩随手一甩,好像丢弃一块用过的卫生纸般,将女孩推倒在床上。


               (38)

  「够劲~是在够劲~~这骚逼~不但紧,水还多。好爽~~」渊靠在枕头被
子上,半躺在床上,享受着视觉和触觉的双重刺激,令渊感到非常刺激。

  渊因为在学姐身上发泄过一次,没留下多少体力,但是为了能够一尝女孩的
滋味,所以只好用这种以逸待劳的方式。

  渊的双手在女孩的大腿和小腹上不停的爱抚着,双眼在女孩的身体上游弋着。

  女孩胸前那对雪白的大寿桃不住地弹跳,乳头上的粉嫩小樱桃在半空翩翩起
舞,勾勒出一个个淫靡的圆圈。平滑都小腹上两条充斥着性感与力量的马甲线下
六块腹肌若隐若现。再加上连一张A4纸都挡不住的纤纤细腰不停的扭动,令渊
的情欲大增。女孩满是淫水的阴户,好似贝肉一般都肥厚鲜嫩。这肥美的鲍鱼吞
吐鸡巴间,偶尔露出的亮晶晶的粉嫩肉壁,更是令渊感到兴奋。

  女孩向后弓腰,一手撑着渊的大腿,不停起伏屁股。另一手时不时地抚弄一
下自己的头发,揉捏一下自己的乳房或者身体,搔首弄姿的艳媚表情,充满挑逗
的搔首弄姿令渊感到既刺激又兴奋。尤其是在看到自己闪烁着淫水的鸡巴进出女
孩那小馒头一般鼓起的阴唇时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

  女孩那妖艳的媚态,满足的表情,好似水草般摇曳的细腰,弹跳的乳房,以
及在半空画出圈圈的乳头令渊情不自禁的随着女孩的动作挺动腰部。

  一时意乱情迷下,渊一把抱住女孩,让她趴在自己胸前,疯狂的抽插起女孩
的阴道,一番快速猛烈的抽插让女孩不住地兴奋浪叫。

  「哦哦哦~~好棒~~呀呀呀~~操死我了~~啊呀~~哦哦要来了~~来
了~~用力~~呀呀~~」

  「怎么这样~~就快来了~~再继续~~别停呀~~」渊的体力和耐力不济,
就在女孩快要登上高潮时全身瘫软了下来,不停的大口喘气。

  「真耐操呢~~这都没泄身~~」学姐看着女孩骑在渊的身上不住的起伏腰
肢,蠕动屁股,焦急的想要高潮的哭腔禁不住有些吃惊。

  「这小淫妇是厉害,难怪瘾头这么大呀。看来不管管她,她就要急死了。」
凯看到女孩那淫荡焦急的样子不禁淫笑着说道。

  「哥们~加把劲呀~~看把人家小姑娘急得~~都快哭出来了~~给咱爷们
争口气啊~~」凯带着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嘲讽着已经一蹶不振的渊。

  「有本事你来~~操~~」一脸怒容,尊严自信受到打击的渊垂头丧气的看
了看正在吸吮软化下来的鸡巴的女孩。

  「嗯~~嗯~~嗯~~」女孩不停的吸吮着渊的鸡巴,不住地扭动腰肢和屁
股,诱惑着凯来奸淫自己。

  这么明显的肢体语言,凯自然不会误解,但是射过两次的凯也一时有心无力,
不禁在心里暗暗吃惊与女孩的性欲旺盛。

  「你们快来操操小母狗吧,好痒啊~~你们不能这样啊~~太残忍了呀~~」
女孩一边口挖着自己空虚骚样的阴道,一边哭求着两个男人奸淫自己。

  「我来试试吧~~」学姐来到女孩身旁,让女孩躺在床上,一手按压摩挲着
女孩的阴蒂,一手伸出双指插入女孩的阴道,不停的扣挖起来。

  插入女孩满是淫水的阴道时,就感到女孩的阴道传来一阵好像要把学姐的手
指拉向阴道深处的吸力,当学姐拔出手指时,女孩的阴道壁就会将学姐的手指夹
住,层层包裹的挤压感令学姐一阵吃惊。

  「这骚货是厉害~~夹得我手指好舒服~~呼呼呼~~今天可算见识了~~」
学姐一边嘲笑着女孩,一边扣挖着女孩的阴道。

  「好棒~~好舒服~~用力~~插深点~~再粗点~~哦哦哦~~全进来吧
~~好痒~好空虚~~真好~~」女孩一手揉捏着自己的乳房,一手抓着学姐的
手腕不停的往自己阴道里塞,学姐的手指也从两根变成了三根。

  「帮帮你把~~」女孩的媚态换醒了凯的欲望,焕发生机的鸡巴蠢蠢欲动。

  凯来到女孩身旁躺下,指了指自己挺立而起的鸡巴,示意让女孩坐在自己身
上采取主动。

  「转过身去,老子不想看到你的那张逼脸,用你的腚眼子伺候爷。」凯看到
女孩焦急的想要骑到自己身上时,带着一脸的怒容低吼道。

  「好的主人~~小母狗这就做,这就做。」女孩赶快转身,蹲在凯的身上,
一手撑床,一手扶着凯的鸡巴,对准自己的肛门,慢慢的向下沉腰。

  「好舒服~~插进肛门了~~哦哦哦~~嘶~~好舒服~~嗯~~肛门好舒
服~~腚眼感觉~~好棒呀~~真想给鸡巴蛋也塞进来~~好棒~~」女孩蹲在
凯身上,双手撑床,一边浪叫一边起伏屁股,脸上的陶醉表情以及甜美的呻吟,
令凯的脑子里禁不住浮现出女孩给自己口交时那骚浪淫媚的样子。

  之所以让女孩转过身,就是害怕看到女孩的样子和表情受不住,提早射精。
但是女孩的淫荡样子却怎么也无法挥出脑海。

  凯心里暗暗叫苦,为了延长射精时间,自己都不敢摸女孩的身体了,现在倒
好,看不见比看得到还勾人心痒。

  为了尊严和荣耀,凯用枕在脑后的双手暗暗用力拉扯自己的头发,想用疼痛
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这骚货厉害啊,真够骚的~~腚眼子都能爽成这样~~要不要哥哥给你骚
逼里也塞一根?」渊一手撸着自己软趴趴的鸡巴,一手扣着女孩满是淫水的阴道,
淫笑着说道。

  「好的主人~~请一起操小母狗吧~~小母狗的骚逼~好痒~好像要~~」
女孩带着一脸兴奋的期待表情看向渊,星眸半闭的迷离表情令渊的浴火燃烧起来。

  「双眼服务呀~~第一次见识到~~本以为只是色情片的噱头,没想到现实
里还能碰上真人喜欢这么做,哈哈。」渊一手扶着鸡巴对准女孩的阴户,一手抓
着女孩的脚腕,慢慢挺动腰部,将鸡巴慢慢的插入女孩的淫穴中。

  「哦哦~~舒服~~好棒~~哦哦哦~嗯~~嘶~~真美~~舒服死了~~
快操吧~~快点~~幸福死了~~」随着鸡巴进入阴道,女孩的呻吟越来越迷醉,
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甜美,屁股扭动的也更加妖媚。

  「看你们舒服的,老娘也要舒服舒服~~」学姐分开双腿站在女孩脸上,伸
出双手拉扯着女孩的脖子,让女孩舔弄自己满是阴毛的阴部。

  「嗯嗯~~真会啊~~这小骚货的嘴巴是厉害~~」学姐舒服的不停呻吟,
甜美舒服的感觉从阴部扩散向全身。

  两个男人受到听觉与视觉的冲击,再加上来自下体的快感,很快进入了状态。

  女孩在三个人的奸淫下,感到非常刺激,被两个真鸡巴抽插的强烈快感在女
孩体内爆炸,令女孩不停的做出更加妖冶的媚态。

  「好舒服~~好刺激~~呼呼~~哦~~怎么这么爽~~太舒服了~~还要
~~不要停~~」高潮了两次的女孩躺在床上,裸露着自己淫靡的双穴,一股股
浓稠的白浊液体从女孩两个粉嫩的肉穴中潺潺流出。

  经历过凯恩和烨姐二人长时间狂风暴雨洗礼的女孩,对于凯和渊这两个男人
如毛毛雷阵雨的正常性爱根本无法满足。连半饱都没吃到的女孩还在发着春情,
不住地诱惑着男人们奸淫自己。

  「我们还要回去呢,腿软手软的还怎么爬墙啊?」为了尊严和面子,凯只好
无奈的选择离开,并且暗下决心,只要有女孩在,就再也不来。

  「是啊,五米多高的墙呢,可不好爬。我们走了。」渊也无奈的看了看将扣
挖出来的精液塞进自己嘴里的女孩,心情低落的说道。

  「这小娘们真耐操,咱们俩不行啊。」渊一边爬墙一边说道。

  「真他妈骚,不知道谁调教的,一般人满足不了她,不知道这小婊子好哪口。
知道她受到什么调教就好办了。」凯一边爬一边说。

  「调教?主人~~小母狗~~真的假的?那不是电影里演的吗?真有人喜欢
这么作践自己吗?啧啧啧~这么漂亮性感。可惜了。」渊咋了咋舌头,不污遗憾
的说道。

  「肯定真的,要不然咱俩能有这福分操到这么极品的小妞?我劝你还是别想
了。操这一会就算了。我是真操够了。」自尊心受到伤害的凯无奈的说道。

  「也是哈~~真到手了也是麻烦事,操把精尽人亡,不操把,绿帽子一大摞,
啧啧啧~~有点可惜~~」渊也附和道。

  就在凯和渊从窗户钻进自己的房间时,女孩只好哀求学姐帮自己一把,好再
泄身一次,出出火。

  看着可怜兮兮的女孩,学姐没有办法,只好根女孩磨豆腐。假凤虚凰的事情,
学姐干的驾轻就熟,不一会儿就让女孩登上高潮。

  但是离开了性虐的这种毛毛雨般的短时间性爱给本就满足不了女孩的久旷之
躯,还剩下大半的浴火无处发泄的女孩带着满腔的凄苦和无奈慢慢进入了充满幽
怨的梦乡。

  「你来了,孩子~~欲望没有得到满足吗?」主教站在教堂的大门口,看着
全身赤裸的女孩微笑着说道。

  「是啊~~妈的~~两个不中用的东西~~」说完这句女孩突然感觉不对,
后面的话没有再说。

  「你都做了还怕什么?你又没结婚,也没确立关系,只是满足一下自己的性
欲而已。」主教微笑着说道。

  「可是~~你~~我不想淫荡当的,你帮我变成纯洁的女孩吧~~」女孩想
起自己和凯恩的口头婚约,不禁有些自责。

  「我拒绝,淫荡与否在于你,我只是个看客,看着你们人类自我毁灭,或者
在毁灭中完成救赎,都会让我感到兴奋和满足。」主教微笑着说。

  「那我要堕落,想要操逼,你帮我叫人来。」女孩是在无法忍耐身体的瘙痒
与空虚,躺在地上,将自己的阴户对着主教,让他来奸淫自己。

  「这可不行,你现在受着上帝的保护呢,我可做不到。」主教面带嘲讽和鄙
夷看着女孩。

  「那次不是你叫人来了吗?我爸爸和堂哥,这次怎么就不行?」女孩一边口
挖着阴道,一边说道。

  「那是你叫来的,跟我没关系。你可将所有跟你有关系的人拉入梦中,比如
说血缘,比如说性关系,都行。」主教微笑着解释道。

  「这次怎么不行?我都这么需要做爱了。」女孩的手指不停揉搓着自己的阴
户,安慰着自己的空虚与瘙痒。

  「你的心理和生理正在打架呢,所以你叫不来。」主教无奈的摊摊手,表示
无奈。

  「打架?什么意思?」女孩似乎有点明白主教的意思,但还是想要问清楚。

  「上次你毫无顾忌,所以这两者一致,他们就出现在你的梦里了。但是这一
次不一样,你生理上有强烈的需要,但是心理上并不接受,所以就将那些你想要
的东西挡在梦境之外了。」主教解释道。

  「潜意识呢?怎么你不提潜意识?」女孩问道。

  「潜意识是你希望那些被拉进梦境中的人对你做什么。就好像在梦里,你无
法操纵那些出现在你梦里的人的行为一样。所以你的思想越淫荡让你拉进梦里的
人也就越淫邪。」主教依旧保持着微笑,但是笑容里却隐藏着女孩看不懂的深意。

  「那怎么办?我现在想做爱呀~~好~~好不舒服~~」女孩带着一脸的凄
苦问道。

  「没办法~~你现在因为觉得对不起凯恩,有愧疚,所以你内心对于跟凯恩
意外的人做爱有抵触,所以你打不开自己的心,你根本拉不进人。」主教说道。

  「我拉凯恩为什么拉不进来?」女孩反问道。

  「那要问你。可能也是因为愧疚不知道怎么面对他吧?或者你心里对他有矛
盾?」主教想了想说道。

  「那,我拉谁都行?我能把想要的人都拉进梦里?」女孩想了想问道。

  「这可不一定,生理会让你对那些跟你有关系的人发出邀请,但是他们会不
会赴约还是未知数,就算来了,你的理智也会对他们进行鉴别,要不要放进来。
所以你的思想越是贞洁,出现在这里的人就越少。」主教面带深意看着女孩。

  「我能随时拉人进入梦中吗?」女孩问道。

  「能是能,不过,必须要在你昏迷的时候才行,说的明白点就是,你被操晕
了,但是还想要继续,那时候就想拉谁拉谁了。」主教带着奸笑说道。

  「现在拉不进来了?那不惨了?哎~~你就不能操我一下?」女孩看了看被
自己扣挖的红肿阴部,无奈的说道。

  「不能~~」主教说完将女孩留在原地,转身回到教堂,看着一个十字架露
出一抹奸笑。

  「刘文佳,起床了~~早课要迟到了。」大学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不
停的摇晃着女孩的肩膀,催促女孩赶快起床。

  「哎呀~~哎~~真是的~~还没睡够呢。」女孩一边抱怨,一边起身,忍
着浴火好不容易睡着,还没睡多久就被人叫醒的感觉是在不怎么样。每天早上五
点半起床做早课的生活确实是一种折磨。

  做早课时,女孩双手合十撑着脑袋,又补了一觉,进入课堂时,脑袋还是昏
昏沉沉的,不住地打着呵欠。

  在肉欲的折磨下,女孩的精神越来越不好,只是一般的手淫性爱根本无法满
足女孩的需求。越积越高的欲望令女孩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每晚睡觉前,女孩都会祈祷能有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春梦,但是进入梦境却
总是事与愿违。

  就在女孩被性欲折腾的精神萎靡却还要参加义工的时候,面对着一群身体还
算健康的老家伙们时候,突然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在脑海里。

  「为什么不勾引一下这些老家伙?要是有一个能硬起来的岂不是能解决自己
的性欲?可要是这些老家伙们中看不中用怎么办?或者弄得自己半上不下的时候
怎么办?以量取胜?不行太危险了~可是……要是……那样的话……这机会少有
啊~一周就一次,但是,太对不起自己未婚夫了吧?要是凯恩知道了,他会怎么
想自己?可是……」女孩的心情越来越矛盾,既害怕那些老人满足不了自己,也
害怕那些老人乱说话,更加不想做对不起凯恩的事情。

  就在女孩满脑子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被从后边套住了脑袋,就在女孩本能
的挣扎大喊时,嘴巴也被人捂住了。力量上的悬殊令女孩根本无法挣扎。


               (39)

  就在女孩不停挣扎时,就感到身体一轻,紧接着就是重重的落地,脑袋随即
就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本想要高声叫喊时,一个冰冷的东西抵在了女孩的咽喉处,
耳边还传来一阵带着老人口腔中那特有的腐臭气息的话语声:「你个小骚货,老
早就看上你了,今天可算抓住机会了。」

  「只要你不叫,老子们就不会为难你。要是给爷们伺候舒服了,还能给你一
笔钱。要是你乱叫唤~~哼~~」几个人七嘴八舌的说道。

  被捂住嘴巴的女孩停止了挣扎,用手慢慢的拍了拍捂住自己嘴巴的手,意识
自己明白了。

  「你们要是能满足我,我就什么也不说。」女孩感到自己的嘴巴被松开,紧
接着说道,一边说,还一边想要摘掉自己的头套。

  「你最好还是不要摘,你还是不知道我们的好。」一个老人说着,又用布条
在女孩的眼睛和脖子上绑了绑,然后又将女孩五花大绑了起来,因为女孩并没有
反抗,所以老人也就没难为女孩,所以捆绑的力度却并不大。

  「你个小骚货在怀疑我们的能力?以为我们满足不了你?到时候可别哭着要
我们放过你哦。」一个老人捏女孩的下巴,用充满得意的口气说道。

  「管她行不行操了再说,吆喝~够骚的呀,居然穿这种内裤。」女孩的裙子
被人掀开,露出了裙下的大红色蕾丝三角裤。

  「呵~~这么想要男人操啊~~瞧瞧,居然开始漏水了。」一个老人顺着女
孩蕾丝包裹下的唇缝中撩拨了一下,令女孩的身体禁不住发出一阵颤抖和带着颤
音的呻吟。

  「哈哈哈,这么敏感~~估计是想鸡巴想疯了。多少人操过你,嗯?居然这
么敏感。」一个老人摸着女孩的大腿问道。

  「两个,真的只有两个。」女孩的大腿被人摸着,衣服也被撩开,两只手顺
着女孩光滑的小腹向她的胸部划去。

  「这奶子哪是两个男人能揉大的?这么年纪轻轻的,就有两个男人玩,嗯~
~好舒服~~年轻奶子就是不一样。」老人一边揉一边嘲笑这女孩。

  女孩光滑细嫩的皮肤,结实性感的身体,凹凸有致的身材,令老人们越摸越
兴奋。

  「哦哦哦~~好舒服~~好兴奋~~」女孩被老人们摸得不住娇喘呻吟,怪
异的感觉令女孩的身体非常兴奋。粗糙的手掌好像变成了老人们的优势,巨大的
摩擦力令女孩快感如潮。

  「这身材~啧啧~~比女人都女人,都熟透了。」老人将女孩的衣服和裙子
全部解开,露出了女孩性感的身体。

  「这小妮子又骚又浪,叫的还这么勾人,真让人受不了。」老人们淫笑着,
将女孩的身体摸了一个遍。

  「好棒~~好会玩~好爽~~玩玩小母狗的骚逼吧~~好痒~~快用大鸡吧
~~哦~~快点~~受不了了。」女孩倒在老人的怀里,不停的骚扭着身体,发
出浪叫。

  「原来是只发情的小母狗呀,呵呵呵,既然这样,我们就不客气了~~」老
人淫笑着说道。

  「我先尝尝这小骚逼什么滋味~~这么嫩的骚逼还没试过,今天必须好好体
验一把。」一个老人将头凑到女孩的胯间,淫笑着说道。

  「老张~~你不自称玩过不少处女吗?怎么还第一次了。」一个摸着女孩大
腿的老人坏笑道。

  「操~老刘,老张说的是嫩骚逼,这么年纪轻轻的就骚成这样的小娘们我也
没玩过,挺新鲜。等下我也要尝尝。」搂着女孩玩奶子的老人说道。

  「听你们这么一说,确实是哈。不知道小淫娃和小妓女的逼有什么不同。我
也要好好试试。」另一个抱着女孩大腿揉抓的老人说道。

  「你们不要再说了,好难为情,你们快点操逼吧~~好痒呀~~」老人们吧
自己和妓女相提并论令女孩感到羞耻和屈辱,但是这种屈辱却令女孩的心理和生
理产生了性快感,令女孩的腰扭的更加风骚。

  「难为情?你的身体可不是这么表示的哦~~你看看~~骚逼都发洪水了。」
老人说着,伸手在女孩的阴户上拍了拍,拍打出一阵水声。

  「不要再戏弄我了~~你们快点吧~~等不及了呀~~哎呀~~」女孩将头
转向一旁,但是她的腰肢却在不住地挺起,将自己的阴唇迎着老人呼出的热气往
嘴巴里送。

  「看看,看看~这急得~~」老人指着女孩的不停挺动的腰肢大笑道。

  「好个小淫娃。呵呵,一般的白虎都中看不中用,没想到这个小白虎居然这
么浪。哈哈哈~~」老人们附和着发出淫笑。

  「嗯~~味道不错~~爽~~骚味也大~~酥酥软软,香滑无比,跟吃蘑菇
一样,真滑~~」老人一边说一边吃着女孩的阴部,还故意弄出很大的声音。

  「是吗?我来尝尝这小骚货的奶子,要是能吸出奶水就更刺激了。」老人说
着就将脑袋凑到女孩胸前,将女孩樱桃般的粉红乳头吸入口中。

  「嗯~~味道不错,软硬适中,香甜可口~~就是小了点跟葡萄干差不多,
要是能跟葡萄一般大就好了。」老人一边发出吸溜声一边说道。

  「这大腿也不错啊~~香香滑滑~~丝般柔顺~~」一个老人一边舔一边摸,
还时不时在女孩的大腿上咬两口,留下一圈清晰的咬痕。

  「这屁股更绝~~软中带硬,软韧始终,真结实,手感真好,好像要把手指
推开一样。手感一流。」老人在女孩屁股上又打又抓,不停的赞叹着。

  「这么极品的骚货还是第一次遇上,爷们真他妈有福了。奶子大,屁股翘,
绝对生男娃。看看~还有腹肌~~生的崽子绝对健康。」还有一个老人在女孩的
小腹上不停抚摸,还伸出舌头舔弄女孩的肚脐眼。

  「哦哦哦~~舒服~~好棒~~咦咦咦~~嗯~~哦哦啊啊~~」敏感部位
受到刺激的女孩不住地浪叫着,强烈的刺激令女孩的双腿不住颤抖,双脚的脚趾
也蜷在一起,腰部更是有节奏的用力挺耸。

  女孩的阴蒂被老人吸入口中,不停的用牙齿和舌尖不停的刺激,两根粗糙的
手指在女孩的肉唇上不停摩挲,刺激着女孩唇下的粉嫩肉壁。

  白皙柔嫩的坚挺乳房被老人们不停的啃咬,吸吮。樱桃一般都乳头也受到老
人们牙齿和舌尖的刺激。

  毫无节奏,或轻或重的拍击令女孩的屁股产生出一阵阵臀浪。

  「啊~~啊~~啊~~咿呀~~」被老人们抚摸亲吻的女孩达到了一次高潮,
下体的淫液随着女孩用力的挺腰一股又一股的喷射着。

  「这就不行了?还没操呢,要是真操起来还不知道怎么样呢~~呵呵~~」
老人们嘲笑着女孩,虽然看不到女孩高潮后的样子,但是从女孩带着颤音的喘息
声中,不难想象出女孩那陶醉甜美的表情。

  「醒一醒,小骚货,还要不要继续爽?你要是不说话我们可就走了哦~~」
老人拍了拍女孩的脑袋,所有人都停下手里的活动,一脸淫笑,等着女孩的回答。

  「别~别走,小母狗还要~~你们~别停~~真的好痒,好空虚~~快跟小
母狗操逼吧~~小母狗真的受不了了。」女孩不住地哀求道。

  「你说点好听的,爷们们年纪大了,体力,精力都不行了,你不给点刺激,
真硬不起来啊。」老人笑着跟同伴使了个眼色,等着看抓住女孩的话吧羞辱女孩。

  「好爷爷,好爸爸,好老公,亲老公,亲哥哥,好哥哥,好主人~~小母狗
不行了,小母狗要做爱。哥哥,老公~~怎么操小母狗都行,真的,小母狗的骚
逼一定让你们满意,小母狗还会口交和肛交,真的,来试试吧,一定会很舒服的
~~」女孩分开双腿,与身体并拢,将自己满是淫水的阴部和肛门都漏了出来,
不断的扭动着小蛮腰。

  「肛交~口交~我操~」老人们一脸惊讶的面面相觑,脸上都写满发自内心
的吃惊。

  「小母狗的骚屁眼可舒服了,一定让老公们满意。快来操小母狗的骚逼和骚
屁眼吧~~不行了~~真的受不住了~吧小母狗的骚逼和屁眼一起操了~快来操
小母狗呀~~」女孩以为老人们真的要走,急不可待的转过身跪在地上,用自己
的大白屁股在天上画着圈。

  「我操~~」老人们的脸上都写满震惊。

  「三眼服务~~!这小妮子~~!这~~呵呵~~好家伙~~!要不……一
起?」老人们看着像狗一样摇摆屁股的女孩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别看了~~好羞耻~~快来操小母狗吧~~骚逼和屁眼好痒呀~~」女孩
不住地摇晃着屁股发出哀求的浪叫呻吟。

  肛门和淫穴传来的灼热感令女孩知道老人们正在看着自己最隐秘羞耻的部位,
已经被老人们玩过的阴部已经被淫水沾染的一片淫靡。但是强烈的羞耻感却令女
孩的身体和精神产生了一种奇异兴奋感。越觉得羞耻就越兴奋,越兴奋就越想想
这样做。

  现在的女孩已经从想要牺牲贞洁保命,变成了想要高潮快感而主动做出羞耻
的事情。

  「这妮子这么骚~要不咱们比比赛?」有个老人提议道。

  「比个屁~~不看看几点了~~你以为咱们这是嫖妓呢?干快点的吧~~早
弄完早走~~」有个老人催促到。

  「那就一起吧~~赶快完事赶快走人~~」另一个老人也催促道。

  「小骚货,骑上来~」老人们拉起女孩,让女孩骑在一个老人身上。

  「哦哦~~好大~~好棒~~哦哦哦~~真美呀~~」原以为瘦弱不堪,鸡
巴瘫软的老人居然是个体格健壮,有着硕大鸡巴的老人。阴道被慢慢塞满的肿胀
感令女孩不住地发出甜美的浪叫。

  「美不美?你以为满足不了你是吧?等会你个小骚货可别哭着求饶。」老人
说的得意,双手扶着女孩的细腰慢慢挺动自己的腰部。

  「我操~~这骚逼~~哦哦哦~~嘶~~好紧~~哦呀~~嘶~~嗯~~真
舒服~~哎呀~~鸡巴好像要化了。」老人的鸡巴进入阴道,只觉得女孩阴道壁
一层又一层的缠绕在自己的鸡巴上,又热又湿的的软滑紧致的感觉令老人不禁呻
吟起来。

  「这骚货的逼缠的我好紧。差点给我搅射了。」老人抱着女孩的腰部不停用
力向上顶着,原本以为会是个松松垮垮的骚逼,没想到却是个这么紧的小肉穴。

  「我试试屁眼子怎么样,嘿嘿~~这么嫩的骚屁眼,没想到这么年纪轻轻就
能双插~~前途不可限量啊~~哈哈」一个老人来到女孩身后,一边撸着自己的
鸡巴一边扶着女孩的细腰,将鸡巴对准女孩的菊穴,慢慢的用力挺腰。

  「哦呀~~啊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啊~~」两根粗大的鸡巴进入下体,
好像涨破撕裂般的痛楚令女孩不断的惨叫呻吟。

  女孩的双腿和屁股疼的不停颤抖,身体也布满了细密的汗珠。翻白的双眼金
星乱冒,张开的嘴巴留下口水。

  凄惨的样子非但不能让老人们产生怜悯,反而让他们的欲望更加强烈。

  女孩身后的老人一下捂住女孩惨叫的嘴巴,让她只能发出呜呜呜的悲鸣声,
身体也全部压在女孩身上,让女孩无法动弹分毫。

  老人的鸡巴一下又一下的插入女孩的肛门,冲击着女孩的肠道。

  两个老人的凶狠撞击令女孩眼前金星乱冒,被捂住的嘴巴随着下体的撞击和
挤压不断的发出呜呜呜的呻吟。

  随着两根鸡巴的抽插,女孩感到自己的阴道和肠道似乎要被鸡巴扯出身体一
样。

  「这小母狗厉害啊,就是妓女也晕过去了,她居然能撑住,厉害呀。」旁边
的老人淫笑着说道。

  「看不到表情有些遗憾啊,要是能看到表情就好了。」另一个老人搭腔道。

  「遗憾是遗憾,不过你看她腿抖得,就跟触电一样,没疼晕就算好的。」另
一个老人的声音响起。

  「你看老张的鸡巴,好像带血丝了,腚眼子肯定受伤了。」

  「现在疼的要命,等疼过劲了说不定就离不开了~~嘿嘿嘿~~」女孩背后
的老张淫笑着说道。

  「老张,悠着点,我们还没尝鲜呢,可别真弄晕了。跟『奸尸』一样就没意
思了。」老张身下的老人乐呵呵的笑道。

  「这小婊子耐操的很,说不定玩的大点她觉得更刺激。要不来个群奸吧,看
看这小婊子的能耐。」老人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翻着白眼的女孩,眼前金星乱冒,脑袋里嗡嗡声不断,根本不知道老人们说
的都是什么意思。

  「翻个身,我也试试。老张,让这小婊子躺下。」一个老人来到女孩身旁,
扯住女孩的长发向上提了提。

  「正好,你来操逼,我试试她腚眼子。我跟你说老刘,这小骚货的逼挺厉害,
不赶紧,还会吸。」女孩身下的老人说道。

  「成,你也小心这骚货的屁眼,又软又紧,快给我夹断了。」姓张的老人放
开了女孩,甩着鸡巴站了起来。

  「哦啊~~~啊~~哦~~哦~~」鸡巴抽出肛门时引发的疼痛令女孩发出
一阵呻吟。

  「先别急着叫唤,等会让你更爽。」两个老人一左一右将双腿酥软的女孩夹
了起来,将女孩转了一个放向后,将女孩的屁股对准了身下的鸡巴。

  「啊呀呀~啊啊啊~~~」女孩的身体下落时,发出一阵惨叫。

  粗大的鸡巴在女孩身体下落时用力向上一顶,起根插入了女孩的肛穴。

  「啊啊啊~~裂开了~~裂开了~~不行了~~小母狗不要了~~啊啊~~」
女孩不停的发出痛苦的哀求。

  「别这么开心,等下还有更开心的。」一个老人一边说,一边抬起女孩的双
腿,将自己的大鸡吧对准了女孩的阴道。

  「啊呀呀呀呀~~~」女孩又发出一阵惨叫。阴道也被狠狠插入的感觉和剧
痛令女孩产生了自己的下体已经插穿,撕开成两半的错觉。

  「别开心的这么早吗,还有一根鸡巴等你伺候呢。」老人们不管女孩是多么
痛苦,继续玩弄着女孩。

  「看你奶子这么大,这么高,一定是个乳胶的好材料,还没试过真奶子乳胶
是个什么感觉的。」老人说着,用双腿夹着女孩的脖子,将鸡巴放在女孩的乳房
中间,不停的摩擦起来。

  几乎疼晕过去的女孩就感觉自己的下体正在被两个打桩机不停的轰炸着,阴
道和尝到也被两根粗大的鸡巴交替抽插着,剧烈的痛苦令女孩不断的呻吟叫骂。

  「啊啊啊~畜生~~疼啊~呀呀~~停手呀~~畜生~~要裂开了~~啊啊
啊~~老畜生~~疼死了~~哦哦哦~~呀呀呀呀~~穿了~~真的穿了~~畜
生~~啊呀~~」女孩不听的叫骂着,扭动身体抵抗着。

  但是这样的女孩反而让老人们觉得更加刺激和兴奋。在奸淫她的时候,变得
更加暴力。

  「哦~~哦~~啊~~啊~」女孩的下体被狠狠地撞击着,剧烈的痛楚引发
了女孩体内的痉挛令女孩的下体更用力的挤压老人们的鸡巴。

  「这小骚货~~居然好这口~~哈哈哈~~骚的够刺激~~」误以为是女孩
在用力收紧下体的两个老人,发出阵阵淫笑。

  「可不是~~夹得更舒服了。看来是疼劲过去,来兴致了~~夹得越来越紧
了。」

  「可不是~你看看这水,都跟泄洪一样了。」一个老人一边说,还一边用手
在女孩下体摸了一把,将沾满淫水的手一遍搓揉一边给同班们看。

  「现在连小姑娘都喜欢这调调了?哈哈~~可有的玩了~~」其他老人看到
女孩下体被鸡巴抽出的淫水发出哄笑。

  「原来你骂人是嫌我们三个老家伙玩的不够刺激呀~~你早说呀,老爷们别
的本事没有,让姑娘爽晕过去的本事还是有点的。」一个老人乐呵呵的说道。

  「来来来~~今天玩个刺激的~~」老人们解开了女孩身上的绳子,将女孩
脱了个精光,然后又将女孩的双臂绑在一根铁管上。女孩的双腿腿弯和脚腕也绳
子固定,形成了一个船锚的形状。

  全身赤裸的女孩不住地摇头,想要求饶的嘴巴也被布条勒住,令她只能发出
呜呜的哀鸣声。被剧痛折磨的死去活来的女孩全身满是汗珠。

  面对着女孩发育成熟的性感身体,老人们不不停的吞咽着口水。

  「没想到这么早熟~~」老人们不住地赞叹着。

  「这腰,这奶子~绝了~~早知道这么刺激,从一开始就应该吊起来。这样
大家都有的玩啦。」老人们一边抚摸着女孩的身体,一边七嘴八舌的说道:「这
不是没想到现在的小姑娘也喜欢这种调调吗?要是早知道一早就这么玩了。」

  「呜呜呜呜~~」吊在半空的女孩不住地发出哀求的呻吟,未知的恐惧令女
孩的身体不停的颤抖。

  「先别说了,看看给人家急得。都哆嗦了,快点操她,操完好走。」姓张的
老人双手抓住女孩的纤腰,挺起自己的鸡巴对着女孩的阴道一下就插了进去。

  「说的也是,我继续了。老张,加把劲,看谁螚给这小婊子操晕过去。」刚
才操自己肛门的老人来到女孩身后,将鸡巴对准女孩洞开的肛门一下就插到底。

  「呜呜呜~~嗯嗯~~」女孩的下体被两根粗大的鸡巴抽插,两个乳房也被
人一左一右的抓在手里用力的揉抓,大腿内侧和屁股也被人抚摸拍打。难以忍受
的痛苦令女孩不断的发出呻吟。

  「小婊子是不是就喜欢被这么玩?听听叫的,多骚,多浪啊。」老人们一边
玩弄奸淫饱受着痛苦的女孩,一边说着羞辱女孩的话语。

  「唔~~唔~~唔~~嗯~~嗯嗯~唔~~」女孩的下体被两根肉棒狠狠地
抽插着,下体与两个老人的身体碰撞着。呻吟声与肌肉的撞击声形成的淫靡混响
令老人们都兴奋起来。

  「嘿嘿~~这种光景看多少次都不够呀~粉嫩的小骚逼和小屁眼一起吞下大
鸡吧的光景~~嘿嘿嘿~~」女孩的身下传来老人的声音。

  「小母狗就是小母狗,看看这水流的~不做妓女可惜了~」女孩的下身另一
侧也有老人淫笑着说道。

  「呜呜呜~~呜呜呜~~」丑陋的性器官和肮脏的排泄器官在众目睽睽下被
人看着抽插奸淫的羞耻感令女孩感到非常的羞耻。

  「呵呵呵~~看这小母狗,小妞扭得越来越带劲了。」女孩身后的老人抓着
女孩的双乳,一边挺腰一边说。

  「这水也越来越多了,都顺着老子鸡巴留下来了。」女孩身前的老人用力的
抓着女孩的屁股不停的抽插着。

  「呵呵呵~~都能看到里面的嫩肉了,粉红红的,真性感~~」又一个老人
的声音从女孩胯下传来,还伸出手指在女孩的胯间戳了戳。

  「呵呵呵~~真的是喜欢被虐待的小母狗,越是被操就越兴奋呢~~哈哈哈
~~」老人们看着女孩因为试图躲避视线而不住扭动的身体淫笑着说道。

  「我要射了,下一个准备~~」正在奸淫女孩的老人喊道。

  「我有个主意,看看这小骚货会不会更兴奋。」一个老人的声音从女孩身旁
传来,听他的说话的声音好像很兴奋。

  「赶快忙完走人啦,露馅的话很麻烦。」旁边一个老人说道。

  「也是~~不试试毕竟是个遗憾啊~~」老人的声音有有些无奈,但还是没
再说什么。

  「呜呜~~嗯嗯额~~呜呜呜~~」女孩感到下体传来一阵阵酥麻的性快感,
令她不住地发出呻吟。

  女孩在心理上其实并不怎么乐意接受老人们的奸淫,但是急需发泄的浴火令
女孩不得不向老人们妥协,再加上老人们的要挟,女孩也就顺水推舟的就范了。

  被老人们奸淫时,女孩的心理上更不喜欢老人的奸淫了,因为他们身上那腐
朽的体臭令女孩在心理上非常反感,再加上自己还是被强迫的,就更加讨厌老人
们的奸淫了。

  但是与心理相反的是,女孩的生理和精神却非常兴奋。不仅仅是老人们的手
段高明,还因为女孩在老人们的凌辱淫虐中得到了快感。

  被不知道长相的陌生人奸淫的被压迫感,被老人们嘲笑自己的生理反应时的
羞耻感,被老人们击打时的痛苦感,被捆绑着接受奸淫的无助感,这些负面情绪
在发情的女孩身体里都变成了性快感的催化剂,令女孩的生理越来越亢奋。

  「呜呜呜~~~嗯~嗯~嗯~~」女孩随着老人们的抽插不住地扭动的腰肢,
发出骚浪的呻吟,甜美的声音诉说着自己的快感。

  「好一个骚货,小腰扭得越来越带劲了。」

  「可不是,肛门夹得越来越舒服了。」

  「淫水快流成河了。」

  「又高潮了~~又高潮了~~第三次了。」

  老人们一个接一个的轮番抽插着女孩的下体,将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喷射进女
孩的肠道和阴道。

  女孩的下体已经充血红肿,乳房和屁股也被老人们抓揉的一片赤红,阴道和
肛门也一阵阵的刺痛,但是在老人们将鸡巴插入时,自己已经酸痛的腰部又会情
不自禁的扭动起来,下体的酸麻刺痛也会因为老人们的抽插变成更加强烈的快感。

  「小骚货~~你怎么这么骚?这么多鸡巴还喂不饱你的骚逼和屁眼吗?」

  「这小婊子真他妈耐操,还没吃饱呢。」

  「一般的婊子也受不住,这小母狗居然还没尽兴呢。」

  「年纪轻轻就这么耐操,等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时候,你要给老公带多少绿
帽子?」

  「只有贱货才能被强奸出这么多的水,你说你是有多么骚多么贱吧。」

  老人们的鸡巴不断的进出女孩的阴道,红肿的阴唇沾满黏腻白浊的精液,已
经沦为肉欲奴隶的女孩为了追求更高的高潮,不停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又来了~~这骚货又要泄身~~」

  「这次是潮吹~是潮吹~~」

  「小婊子居然潮吹了~~」

  「我操~~真的。」

  「居然真的能潮吹呀~~厉害~~」

  老人们因为女孩的潮吹发出兴奋的赞叹,为了能够让女孩再次潮吹,老人们
玩弄女孩的力度更大了。

  「呜呜呜~~呜呜呜~~唔呼呼~~酷酷酷酷~~呜呜~~斯斯斯斯~~」
女孩在老人们的玩弄下不断交替着发出痛苦与性感的呻吟。

  下体被不间断的抽插和撞击令女孩感到强烈的痛苦,为了躲避痛苦而扭动的
身体却为奸淫着女孩的老人和女孩自己带来了性快感,令女孩在性爱的天堂与地
狱间不断穿梭。

  「好厉害啊~~太厉害了~~好爽~~」

  「操这么久,还这么紧,不愧是年轻的身体。」

  「刚才还那么痛苦,鸡巴一抽插就开始发浪。不愧是小母狗。」

  老人们一边玩弄着女孩的身体,一边嘲笑着发情的女孩。

  「嘿嘿嘿~~这小婊子真的太让人兴奋了~~真的不想这么离开呀。」一个
老人退出鸡巴,又一个老人来到女孩的身前,用纸巾在擦掉了阴户上的白浊液体
后,用自己的两根手指在女孩的阴道中不断的扣挖抽插。

  「呜呜呜呜~~喔喔喔~~嗯嗯嗯~~哼~~」老人的手指在女孩的阴道里
扣挖抽插几下后,就找到了女孩的敏感点,并且对着女孩的敏感点不停的刺激。
受到强烈刺激的女孩又一次发出淫浪的呻吟声。

  「呵呵呵~小母狗又扭起来了~~真受不了~~」

  「这小婊子越来越骚浪了,我也帮把手吧。」

  「呵呵呵~~小母狗的是个受虐体质,越是凌辱羞辱就越骚,我也来帮忙。」

  「我也来帮帮忙忙吧,让这小婊子好好舒服舒服~~」

  「被这么多老公疼爱,小母狗一定觉得很幸福吧?」

  女孩的身体又爬满老人们的大手,丝毫不顾及女孩无法闭合的肛门正不断的
滴落着淡黄色的粪液。插入阴道的手指扣挖抽插的也更加剧烈,大量的淫液顺着
老人的大手不断滴落。

  老人们丝毫不顾及女孩,越来越残忍的玩弄着她的身体,将自己因为无法勃
起的愤恨与无奈化成对女孩的怒火,变本加厉的凌辱这么女孩。

  他们有人在揉抓女孩的性器官,有人则拿起绳子不停的抽打女孩身体。

  痛苦在强烈的性快感作用下变成了强力的兴奋剂,令女孩登上一个又一个高
潮。

  「咕呜呜~~咕咕咕~~呜呜呜~~」已经到达极限的女孩,不住地哀求着
老人们让自己休息一下在玩,但是被布条封住的嘴巴却只能发出呜咽。

  苍白的身体满是红色的条痕,黏腻的汗水令女孩的性感身体充满异样的魅惑,
好像沾满露水的玫瑰,正在召唤老人们的采摘。

  「小婊子是不是在求我们别停呀?」一个老人捏着女孩的下巴,将女孩无力
抬起的脑袋顶了起来。

  「一定是这样,要不然人家能担心咱们满足不了她?」

  「肯定是不要咱们停的意思,继续吧~~」

  「小骚货等不及了,你们听听她怎么叫唤的~~」

  「要不这样吧,你要我们继续就叫三声,要我们停,就别做声好不好?」一
个老人一边爱抚着女孩的脑袋,一边柔声说道。

  「呜~~呜~~呜~~鼓鼓~一门~要拉~~呜呜~咕咕咕~~」就在女孩
发出一声呜表示同意时,女孩的阴部就传来三下剧痛,令女孩发出三声痛苦的呜
咽。

  「看看~我就说吧~~小婊子想让我们继续~咱们继续弄她,给这小母狗弄
晕了再说。」女孩感到自己火烧一般,刺痛的阴部传来一阵剧烈的刺激。

  「既然这样的话,我也不客气了~~」

  「哈哈哈~小母狗这么淫荡啊~~我就让你更爽一点吧。」

  「离不开让人奸淫的贱货啊,今天还是第一次见。」

  「就是,这种骚货天下罕有。」

  「小母狗真是贱到家了。」

  「真的有人离不开被人奸淫呢,哈哈哈。」

  老人们一边扣挖着女孩的阴道和肠道,一边抽打拍打女孩的身体,令女孩不
住地发出呻吟。

  阴部被人一边抽插扣挖一边被人不断拍打,两个大乳房被巴掌抽的不住弹跳,
屁股也被击打的不住震颤,小腹,后背,大腿内侧还时不时地被绳子狠抽一下。

  剧痛与强烈的性快感在女孩的体内混合成强烈的性感官风暴,为女孩的身体
注入一股力量,令女孩再次扭动起自己的腰部,迎合着老人的对自己阴道和肠道
的刺激。

  「真的是淫荡的小母狗哦~~下面一插进东西就开始扭,真是个小淫娃。」

  「夹得越来越紧呢。好像手指都要融化了。」

  「这屁股摸多少遍都不嫌多呢。」

  「这奶子也是越摸越喜欢。」

  「不管是抽打还是摸,我都兴奋的不行。」

  「啧啧啧~~这奶子又滑又香,真的好吃。」

  老人们将自己喜欢的部位占领,不住地击打抚摸,发出令女孩感到羞耻的赞
叹。

  被老人们玩弄的高潮迭起的女孩除了不停的扭动腰肢,想要获得快感以外,
再也无暇理会其他,女孩一次又一次的高潮令老人们越来越兴奋,给与女孩的刺
激也越来越强。

  老人们的鸡巴已经再也无法勃起,但是当他们看到被残忍蹂躏到虚脱的女孩
时,内心总会升起一阵悸动,更想要狠狠的凌辱玩弄女孩,看她更加骚媚入骨的
样子。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