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耻奸地狱系列——奉子成奴】第七章

**小说 2022-09-17 17:28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耻奸地狱系列——奉子成奴】第七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耻奸地狱系列——奉子成奴】第七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Art_dino
发表于:SIS
发表日期:2022-6-13

***********************************
  前文链接:
  【耻奸地狱系列——奉子成奴】(第一章) - 原创人生区 - SexInSex! Board
  【耻奸地狱系列——奉子成奴】(第二章) - 原创人生区 - SexInSex! Board
  【耻奸地狱系列——奉子成奴】(3-4) - 原创人生区 - SexInSex! Board
  【耻奸地狱系列——奉子成奴】(第五章) - 原创人生区 - SexInSex! Board
  【耻奸地狱系列——奉子成奴】第六章 - 原创人生区 - SexInSex! Board

  主要人物介绍:

  于静:沈伟的老婆,27岁,身高172CM,C罩杯,模特的身材,天使
的样貌。

  沈伟:于静的老公,29岁,身高180,身体健壮,典型的阳光暖男。

  后改名——卓一崔平:健身馆老板,家里世代中医,虽然没有从医,但医学
造诣不俗。

  30岁,身高185,家境殷实,标准的富二代。常年从事健身教练和经营
健身馆的原因,号称行走的希腊雕像式提款机。

  催芸:崔平的堂妹,21岁,舞蹈专业,身高165CM,B罩杯,体重4
5KG萝莉脸,可爱型,没有谈过恋爱。

  燕子:公开身份是Dm集团董事长孙露的三个贴身保镖之一,实际身份是暗
黑组织「暗瞳」中由小青所领导的暗影杀手集团中的一员,也是暗瞳领导者赵文
的众多性奴中的一个。

  串场人物若干,这里不再逐一介绍,有些人物来自于其它小说,看过的读者
应该不陌生,没看过的只当是个临时演员,也没有多少戏份,不影响阅读。
***********************************

                第七章

  站在狗舍的巨大笼子外面,看着里面缩成一团的催芸,她大大的眼睛水汪汪
的看着我,神情很惊恐还带着一丝疑惑。

  「您可以试一试我们的调教成果。其实一个星期就足够了,您还多加了一个
星期,现在她的调教成果被巩固的很好很好了。试一下吧,看看是否满意!」饲
养员在我身旁说道。

  我看了看饲养员和身边的燕子,清了清嗓子对笼子里的催芸试探性的说道:
「爬过来!」虽然只有简单的两个字,但催芸却像被针扎了一下一样,她在昏暗
的灯光下,惊恐的盯着我的脸,只是略微迟疑了一下,就马上手脚并用的爬到笼
子边上,隔着铁笼子的栅栏全身发抖的看着我的脸,满脸都是惊恐的表情。

  「把逼扒开给我看看。」我继续命令道。

  催芸颤抖着坐在地上扒开她少女的阴唇,饲养员拿着手电照过去,里面的处
女膜清晰可见。

  「现在自慰!用最短的时间到达高潮!」我命令道。

  催芸很听话的开始当着我们的面揉搓起自己的阴蒂,动作还不是很娴熟,有
些生硬,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本身就不经常自慰。但是她做的很认真。

  「嗯~~啊~~嗯~~啊~~出来了!!出来了!!」催芸哆嗦了一下,停
下了手上的动作,她高潮了。五分钟!

  「我有要你停下么?继续!高潮来的太慢了,再快一些!」我没有给她喘息
的时间,继续命令道。

  催芸的手再次放到阴蒂上的时候,刚碰上就又弹开了,刚刚高潮后的阴蒂看
来很敏感,简单的刺激都受不了。

  「快!不许停!」我大声的命令道。

  「啊~~啊~~嗯~~」催芸以极度惊恐的表情看着我,我的每一次命令都
让她浑身一抖,然后紧张恐惧的看着我,手忙脚乱的马上去完成我的指令。高潮
后的阴蒂十分敏感,但在我的命令下她还是用力按着阴蒂拼命的去揉搓。

  「来了!来了!啊!!!」很快她的第二次高潮就爆发了。

  「继续!」我继续命令道。

  就这样催芸反复自慰高潮了十次我才让她停下来。我突然想试试更过分的指
令,看看她到底听话到什么程度。我对旁边的饲养员问道:「有针么?」

  「嘿嘿,有的。」饲养员笑了一下,从旁边拿过一个盒子,打开后里面有不
同大小的钢针,我选一根比较细比较尖的。扔到笼子里,对着催芸说道:「扎你
的阴蒂。」

  催芸的惊恐仿佛到了极点,浑身不受控制的哆嗦,伸手颤抖的拿起地上的针,
缓缓靠近自己的阴蒂。

  「把阴蒂包皮推上去,扎在阴蒂头上!」我突然说道,我说的很平静。

  催芸却仿佛被电击了一样猛的抖了一下,但也只是略微迟疑了几秒,就用一
只手扒开自己的阴蒂包皮,露出粉嫩的阴蒂头,把细长的钢针对着阴蒂头扎了下
去。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喊,催芸拔出钢针扔在一边,双手捂着下阴
在笼子里痛苦的翻滚。

  「再扎一次!」我又一次命令道。

  在地上翻滚的催芸在听到命令后突然身体绷紧,强制停止了翻滚,坐起来用
惊恐哀求的眼神看着我,却不敢张口哀求,就这样盯着我颤抖着用手拿起针,再
一次张开双腿扒开自己的阴蒂包皮,露出带着血珠的阴蒂头,颤抖的用针刺慢慢
接近阴蒂头。

  「快点儿!」我大声催促道。

  「啊!!!」在我大声催促的同时,催芸手里的钢针再一次扎入了自己柔嫩
的阴蒂头,马上又是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喊。

  就这样我换着法的折磨了这个小女孩儿足足一个小时。她一直保持着惊恐害
怕的神情,但是不论多么痛苦的命令,她都会认真的去完成,哪怕远远超出她承
受的极限。

  「怎么样?如果还满意,就签字验收吧。」饲养员拿出一个单子让我签字。

  「嗯,目前还是满意的,你们是怎么做到的,能感觉到她对我的所有命令都
有着极大的抵触。可她却好像怕我怕得要死,不管多不情愿,多不想做,都会努
力的去认真做好。」我一边签字一边好奇的问道。

  「很简单,只是应激反应而已,只不过比较强烈罢了。您不是按照我们的要
求录制了很多发布各种命令的视频片段么。这两个星期她除了您的声音和您的脸,
没有见到过任何人的脸和听到别人的声音,我们都是带着面罩调教她的。对她无
休止的超越生理极限的刺激和调教,再加上一些精神类药物的辅助,让她对您这
个人产生了自己完全无法控制的应激反应。那就是绝对服从!并且按照您的要求,
我们保留了她的处女,也没有对她进行永久的催淫改造,她的生理状态很正常。
她的精神方面在日常也是正常的,就只是无法抵抗您的任何命令罢了,就好像我
们经常见到的一些神经病,平时很正常,但在特定条件的刺激下,会变的很疯狂,
比如听到一个名字,看到一个器物,就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一样。她在听到你的
命令或者看到您的时候,就不能控制自己的行为,主观上不管多不愿意,身体都
会拼尽全力的去服从您交代的任何事。还有,我们给她用的精神类药物对她的影
响是不可逆的,她这种应激反应在您后面不断的调教凌辱中会继续加剧,她会越
来越听话,近乎变态的听话!哈哈。」饲养员得意的向我介绍道。

  「很好,放她出来吧,我带她走。」我满意的说道。

  「今后我们之间发生的事儿,不许对任何人说。这两个星期发生的事儿也不
许再跟任何人提起。知道了么?」催芸被放出来后,我对她命令道。

  「知……知道了……不说……不说……什么都不说……什么都没发生……」
催芸只要听我说话就发抖。

  绑架她的是燕子,抓了她以后就送到了狗舍,燕子用她的手机发消息跟学校
请了一个月的假。而且还每天用她的手机和同学、家人正常发消息保持联系。所
以没人知道她被绑架到这里进行了半个月的性奴训练。

  我现在容貌已经变了,所以催芸并不认识我。第一次见面就有这样的服从度,
我真的是对狗舍的调教手段大吃一惊,无法想象燕子在这里的一年是怎么熬过来
的。

  从狗舍出来后,我并没有带催芸回家,而是把她送回了学校,燕子有点儿不
理解,但也没说什么。催芸的调教完成了,下一步计划就可以顺利展开了。

           ***  ***  ***

  周日这一天,是我答应带性奴分享给崔平玩儿的日子,我跟崔平说去他家比
较好,这个性奴我还不想让那些教练看到,这一次只是分享给他。

  崔平很高兴,也没说什么,就给了我他家的地址,他不知道我在他的房子里
还住过几天呢。

  催芸跟着我来到崔平家楼下的时候,她就开始很紧张了,当站在崔平家门口
的时候,催芸有些害怕的问道:「这是哪儿?这是你家么?」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脱光衣服,在这里自慰,快高潮的时候去按门铃,开
门的时候我要你正好在高潮上。」我笑着命令道。我猜她就不可能知道这是她堂
哥的房子,这个房子里有调教室,所以崔平肯定不会让不知道他底细的人来,他
堂妹这种亲戚就更不可能来过了。真期待等一下他们兄妹见面的情景啊。

  催芸听着我的命令,依然是那种害怕惊恐的表情。她看着我讨饶一般不断的
晃头,泪水瞬间溢出了她本就水汪汪的大眼睛。但她无法控制自己,还是听话的
在走廊里脱光了衣服,开始揉搓自己的阴蒂和乳房。她揉的很快,显然是害怕被
人看到,想让自己赶紧到高潮好按门铃,她现在急于马上进入高潮状态好尽快进
屋。

  短短几分钟,催芸的呼吸就急促了起来,但她死死咬住嘴唇没有发出羞人的
呻吟声。

  很快催芸的身体就开始绷紧,她马上伸手按下了门铃,听到里面传来脚步声
的时候,她揉搓阴蒂的速度达到了最快,身体也绷紧,并且小幅度的痉挛起来。

  门打开了,催芸的高潮也到了。

  「啊~~」在高潮爆发的同时,催芸还是控制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

  崔平打开门的时候看到一个裸女在自慰并且正好到达了高潮,他一下就兴奋
了起来,可是几秒钟之后,崔平就楞在了哪里,面前的女人居然是自己那个还在
上大学的堂妹。

  催芸在高潮的时候眼睛是闭起来的,高潮过去之后,她马上跑进了屋里,这
时候她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猛的回头看到站在门口,赤裸上身穿着大短裤的堂哥
崔平。

  「啊!!!不要看我!不要看我!!!」催芸好像一下受到了很大的刺激,
她赤身裸体的蜷缩在地上,用手捂着自己的下阴和胸部。同时盯着我手里她的全
部衣服,她想穿上衣服,可她不敢开口向我要,就这样可怜兮兮的看着我,时不
时的羞耻的看向楞在哪儿有些不知所措的崔平。

  我慢悠悠的走进屋里,顺手带上房门,笑着跟崔平装糊涂的说道:「老大!
我这个性奴怎么样?说来也巧,她也姓催,跟老大你是本家呢。」

  「她……你……你……你说的那个……那个什么……就是她?」崔平一下不
知道要怎么说,看他慌乱的样子,我的心里是有些得意的。

  「哥!呜呜呜呜……」催芸赤裸的蜷缩在地上看着她的堂哥,一下委屈的哭
了出来。

  「哥?老大她是你妹妹?」我假装吃惊的问道。

  「我……她……我操!你他妈的!」崔平突然很生气,一把从我手里抢过催
芸的衣服,扔在她身上。催芸好像拿到救命稻草一样,马上穿了起来。穿好衣服
后看了看崔平,又看了看我,害怕的缩到崔平的身后。

  「别怕,别怕,小芸,哥在呢,哥在呢!这个事儿我回头再跟你算账。现在
你赶紧滚!」崔平安抚着催芸,同时对着我大喊道。

  「这还真是巧了,老大我也不知道她是你妹妹啊?亲妹妹么?」我淡定的走
到客厅,座在了沙发上。从茶几上拿起烟盒抽出一支烟点上深吸了一口,往后一
靠,把腿搭在了茶几上。

  「操你妈的听不懂人话是么?从现在开始你被开除了,以后不许让我看见你,
还有,之前你不知道她是我妹妹,我不跟你计较了。现在我告诉你,这是我堂妹!
今后你不许再碰我她,要不我他妈整死你!滚!别逼我动手。」崔平一边说,一
边从旁边的餐桌上抽出一把水果刀瞪着我喊道。

  「是你说的,我要有一个性奴跟你分享,我们就可以一起玩儿,现在我的性
奴带来给你玩儿了。你又翻脸了!你堂妹怎么了?为了让你玩儿的爽,我特意找
了一个没谈过恋爱的处女大学生,调教好了给你送过来开苞,她还是处女呢!为
了让老大你高兴,我可是满满的诚意啊。没想到还是你堂妹,这不是更刺激?你
老婆都可以让大家随便轮奸,你堂妹你下不去手了?你是不想操她呢?还是怕她
说出去你没法做人呢?」我没有起身,只是把腿从茶几上拿了下来,抽着烟说道。
同时我身体前倾,腰和大腿也已经绷上了力气,万一他拿刀扑过来,我可以及时
做出反应。

  「闭嘴!你瞎说什么?别逼我动手,现在给我滚,从此消失。不要出现在我
和我妹妹面前!」崔平说着往前逼近了一步,握刀的手青筋暴起。

  躲在崔平身后的催芸听着我们的对话,吃惊的看着她的堂哥。哆嗦着往后退
去,这几分钟的信息量,应该大到让她的脑子都快停转了。崔平对于我一口气揭
了他老底儿的言辞表现的十分的愤怒和极度的尴尬。脸红一阵儿白一阵儿的。

  「走也行,不过你堂妹得跟我走。你不玩儿我玩儿。她的处女逼你不操,那
我就要操了。」我挑衅的说道。

  「你妈逼的!」崔平一个健步冲了上来,不过我们之间隔着茶几,这也是我
为什么第一时间选择坐在茶几后面的沙发上的原因,他要是攻击我,我会具有足
够的缓冲,这些都得益于三叔的教导。在山上呆了一年。

  打人杀人的本事我是学不会的,但自保和偷袭的本事三叔可是没少教我。

  崔平直冲过来,中间是茶几,他选择跳上茶几后扑向我,这些都跟我预料的
一样。我也早就做好了准备,他的一只脚才刚刚接触到茶几的同时,我身子侧过
来避开他的下落位置,同时侧身用右脚狠狠的踹向他立足未稳的脚裸。

  「啊!!!」崔平扑在了沙发上,刀子插入沙发的靠背,我也在踹了一脚之
后,滚到一边,快速站起来,而崔平却发出了一声惨叫,他的右脚以一个奇怪的
角度歪在那里,他的脚裸被我这一脚踹的应该受伤不轻。

  学以致用的感觉真好~我得意的想到。

  「啊!!!疼死我了,我的脚!你他妈的,你……哎呀……我的脚!」崔平
也不管插在沙发上的水果刀了,抱着自己的脚在哪儿叫唤。

  不过不得不承认,崔平的医术还是真不错,他很快就镇静了下来,摸了摸自
己的脚裸,自己找了找角度,深吸一口气猛的掰了一下,然后活动活动,好像就
没什么大碍了。

  「我们兄弟何必兵戎相见?你不是说我们是一类人么?我们这种人,会在乎
伦理么?只有寻求刺激和爽!你就是担心你操了你堂妹这个事儿让人知道呗,不
用担心,她现在听话的很,我不让她说,她什么都不会说。你就只管爽就是了。
再说了,她一直在这儿听着我们的对话,你以为你不操她,你就还是好哥哥了?
你伪善的面具早在刚才就已经在她面前撕下来了。」我站在一旁说道。

  「你他妈的毁我!」崔平一边揉自己的脚一边说道。

  「衣服脱了!」我看着站在一旁不知所措的催芸命令道。

  催芸慢慢的解开领口的扣子,这时候我突然大喝一声:「快点儿脱!」

  催芸被吓的一激灵,手忙脚乱,连撕带扯的把自己扒了个精光。然后看看崔
平,又看看我,身体一直在发抖。

  「让你哥操你!现在!快他妈去!」我厉声命令道。催芸马上跑到崔平的身
边,坐在哪儿不知道要怎么做,就是用她嫩葱一样的小手去拉崔平的大手过来放
在自己的乳房上。不时的看向我,害怕的看着我的脸色。

  看我瞪着她,马上按着崔平的大手在自己细嫩的乳房的用力的揉搓起来。

  这些举动让崔平十分的惊讶。

  崔平看着他妹妹的表现,感受着手掌下堂妹那柔嫩的椒乳。突然盯着我问道:
「你有我妹妹什么把柄?」

  「告诉你哥,我有你什么把柄么?还有你会不会跟其他人说起我们之间发生
的事儿?」我冲着催芸说道。

  「没有,什么都没有。什么把柄都没有。哥!我什么把柄都没有,我什么都
不说,我绝对什么都不说,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没发生!」催芸害怕的连声说
道。

  崔平的手在催芸的乳房上轻轻的揉捏起来,看着我问道:「什么把柄都没有,
能让一个女人对你唯命是从到好像精神病的这种程度?你对她的身子做了什么?
你控制了她的高潮?排泄?还是什么?」

  「让你妹妹自己回答你!告诉你哥我控制你什么了?拿着你哥的手自慰,一
边自慰一边说!」我对着催芸说道。

  催芸马上抓住崔平的手放在自己阴部,并且把他的手指按在自己的阴蒂上,
一边抓住她哥的手揉动自己的阴蒂一边说道:「没有,我的身体很正常,什么都
没被控制,我还是处女,这半个月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没发生。我的身体是自
由的,啊~~啊~~」说着说着呻吟了起来,看来堂哥的手揉搓她的阴蒂,比她
自己揉要刺激一些啊。

  「她是在狗舍调教出来的?几年前我拜了一个老师,他教了我很多东西,我
玩儿过他的几个性奴,就是我妹妹这样,他说那是他的狗舍生产出来的性奴。但
是狗舍的地址没人知道在哪儿,就算知道,也需要性奴金币才能让他们接受来自
组织以外的性奴生产订单,这种金币普通人根本没有渠道获得。除了那些暗黑组
织之间的性奴交易可以获得以外,就只有在专业的性奴会所里定期的性奴比赛可
以赢得,我们这个级别调教出来的性奴根本就赢不了那些专业调教出来的性奴,
输了的女人就要归他们,所以也不敢去参加。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有能力动用
狗舍的力量调教女人?你是暗瞳的人?」崔平看我的眼神中第一次出现了敬畏的
神情,还有一丝惧怕。这个表情我在和燕子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当他看到燕子胸
口的纹身的时候出现过。

  同时他好像也放下了芥蒂,开始主动的揉搓起妹妹的阴蒂,还在她的阴道口
上下滑动。可以看到他的手指上已经有了一些水光。他的裤裆也鼓了起来。

  「不需要你知道,你只要知道,我想跟你一起玩儿,尤其是我想玩儿你老婆,
就行了。要不我也不费这么大劲儿了。你不吃亏,操堂妹!很刺激的,而且是很
安全的操,她绝不会出去说一个字!」我居高临下的说道。同时我也借坡下驴,
不承认,也不否认。保留一些神秘感,也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但不得不说,这
种压着别人谈话的感觉真他妈的好!

  听我说完,崔平好像吃了一颗定心丸,一下把催芸压在身下,一边在她脖子
胸口亲吻着,一边脱着裤子。

  「好好让你哥操,主动配合,不许躺着不动!崔哥!你慢慢操,她的处女是
你的了。我去看看嫂子。」发布完命令后,催芸马上抱着崔平,迎合着他的动作,
但她的神情,是很羞耻和委屈的表情。她不愿意,但她不敢抗拒。这样的女孩儿
操起来应该更有味道,这从崔平开始发狂的状态就能看的出来。

  崔平只是嗯了一声,并没有回答我,他的注意力现在全在催芸的身上了。我
径自走向主卧,轻车熟路,毕竟我在这里也住了很多天,推开卧室门的时候,客
厅里传来催芸的一声大喊,我知道她的处女膜被崔平那跟粗大壮硕的鸡巴贯穿了。

  于静坐在床上,抱着被,把自己裹在里面,只露着一个头,一直紧张的听着
外面的动静。看我推门进来,她表现的极其失望。

  「卓一……我以为你是一个好人,唯一能跟我正常聊天谈心的好朋友,我已
经没有什么朋友了,身边的这些男人每天就想着怎么折磨我,凌辱我取乐。最近
你的出现,我还很开心,终于有了一个正常的朋友。没想到你和他是一类人,而
且你好像比他还可怕。催芸是多好的一个姑娘,就这样让你毁了!」于静看着我
失望的说道。

  「嫂子,我今天要操你,崔平允许的。」我平淡的说道。

  「……呵呵呵……都一样,男人都一样!来吧,我都习惯了。

  你们翻来覆去不就是那一套。还能有什么?来吧!我这身肉你们随便吧。」
于静说完,掀开了被子,被子下的于静赤裸着身体,她躺平在床上,摆出一个大
字的姿势,她高高鼓起的小腹,一看就知道崔平又在让她憋尿。还有她鼓胀的乳
房,乳头上紧紧的系着鱼线。里面不知道憋了多少奶。

  「我喜欢一边做爱一边听故事,你给我讲讲你前夫吧。」我一边脱裤子一边
对着床上的于静说道。

  于静歪过头不再看我,也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等着我去操她,我趴上床,
扶着鸡巴插入她的阴道,里面还很干燥,鸡巴的抽动有些费力,上一次我的鸡巴
进入于静的身体还是在我发现那张亲自鉴定证书之前,有时候我在想,如果我没
有发现那张亲自鉴定证书,是不是就没有这些事儿了,事情没有捅破,崔平对于
静的身体也不会做这么过分的改造,我还是保持着无知的幸福,而于静也不会每
天不停的被凌辱摧残。

  可惜世界是没有「如果」……

  「啊~~」我的鸡巴在于静的阴道里拉回抽插了一会儿,她的阴道里渐渐湿
润了起来,鸡巴抽送起来也更加的顺滑,于静皱着眉头发出了一声呻吟。她虽然
不愿意,但她的身体已经动情了。已经快两年没有操于静了,鸡巴在里面抽送的
感觉已经很陌生,她的阴道以前没有这么容易出水,阴道的蠕动也只是在高潮之
后,而现在我只是抽插了几分钟,她的水就流出很多,而且阴道开始不停的蠕动
挤压鸡巴,不得不说,比我们在一起的时候舒服太多了。

  「啊!啊!嗯!哥你不要这么快!我里面好疼啊!我好疼啊!」外面客厅传
来催芸的呼喊声。

  「操的你不爽么?从你上高中的时候我就想操你了,今天终于是操上了,我
让你爽个够!」崔平喘着粗气的声音接肘而至。

  「不爽,疼,好疼啊,呜呜呜呜。」催芸的身体没有进行过任何的催淫改造,
她就是一个未经世事的小处女,一上来就被崔平的大鸡巴暴力破处,除了疼,怎
么可能爽?

  我听着外面的声音笑了一下,继续不紧不慢的操弄着于静,感受着来自于这
个我最熟悉的阴道的抚慰。

  「嗯~~嗯~~啊~~」伴随着我的抽插,于静的呻吟也渐渐清晰起来,她
的脸有点儿红,感觉她的身体已经完全进入状态了。我看着她鼓胀的小腹,伸手
按了下去。

  「啊!!!不要!会尿出来的!我憋的很辛苦,不要按我膀胱,我会失禁的。
你就操我就好了,我失禁崔平会罚死我的!求你了!求你了别按。」于静一下紧
张起来,伸手要拿开我的手,但被我用两只手紧紧的抓住她两个手腕,直接按在
她小腹的水球上。我开始伴随着抽插一下一下有节奏的按压她的小腹。

  「不行了!不要这样!我求你了别让我尿出来!啊!!!不行了。这样我就
憋不住了。啊!!不要按这么快,不要插这么快,我不行了。我要高潮了,不要
按!这样按我高潮就一定要喷了!求你了!啊!!」

  于静无力挣扎,在我的抽插和不断按压下,很快就到了高潮和失禁的边缘。
她开始哀求我。

  「不按也可以,我要一边听故事一边操逼,你讲不讲?」我一边抽插一边说
道。

  「讲!我讲!我讲!不要让我失禁,我憋不住了,我高潮要来了!来了!来
了!啊~~」于静高潮爆发前,我停止了对她膀胱的按压,她高潮的时候阴道里
滚烫滚烫的,她之前高潮的时候阴道里也会热乎乎的,但不会这么烫。她的身体
真的是和从前大不一样了。

  我的鸡巴在阴道里感受着她高潮时候的大力蠕动和按摩,很舒服。

  就这样等着她高潮过去。

  「谢谢~」于静高潮过去后看着我说了一声谢谢。

  「为什么谢我?」我问道。

  「你和他们不一样,他们最喜欢在我高潮的时候疯狂的抽插我。让我从高潮
上下不来,那种感觉太刺激了,刺激的我要死要活的,很难受。他们最喜欢看我
那个样子了,而且他们也不会在最后时刻停止对我膀胱的刺激,如果换做他们,
刚才一定会在高潮的时候拼命让我失禁。然后等着看我怎么被罚。这样高潮后静
静的等着高潮余韵散去的感觉我很久没有感受过了,你让我想起我前夫,他在我
高潮的时候就是这样静静的等我过去,才会温柔的继续。这种才叫做爱,他们那
种就是强奸,他们的快感都是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的。」于静看着我说道,眼神
中有了一丝温柔,这个眼神我很熟悉,这是我曾经那个冰清玉洁的于静的神情。

  「你还爱他么?」一边顺着她的话问道,一边开始了我新一轮的抽插。

  「嗯~~啊~~你插的我好舒服,为什么你跟他们不一样?我很多年没这么
舒服过了……啊~~啊~~我……我爱不爱他还有什么意义?他走了……我赶走
的……一年多了没有任何消息。啊~嗯~~啊~~好舒服啊~~我感觉……我感
觉我又要来了!啊~」

  于静一边被我抽插一边娇喘着说道。说着说着,她又高潮了。我还是停下来
等着她高潮的余韵完全过去了,才继续开始新一轮的抽插。

  我不紧不慢的抽插着,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于静就很喜欢这样慢慢的抽插做爱,
她说这样她会一直一直特别舒服,高潮不会来的很快,来的时候也不会特别强烈,
我曾问过她剧烈的做爱剧烈的高潮不是更过瘾么?记得于静曾经跟我说过,她说
那样感觉自己好像一个婊子,而这样慢慢的做,一直一直舒服着,她感觉是在跟
我水乳交融,她很享受这样做爱,她说虽然高潮不会特别强烈,但这个过程特别
的舒服。

  她形容这种是鸡巴和阴道在谈情说爱的过程。她曾经说过她不喜欢不受控制
的那种高潮,虽然生理上很满足但是感觉自己很淫荡。心理上不舒服,而这种缓
慢持久的做爱,让她的生理和心理都很舒畅。

  现在看来她还是喜欢这种感觉,但不同的是,她的高潮不会久久不来,而是
几分钟就会高潮一次,只不过强度不高而已,但即便这种强度不高的高潮,也比
我们之前在一起的时候要强烈的多了。她的淫水水量和之前更是不能同日而语。

  她第二次高潮来的时候,没有潮吹,我们做爱也才十几分钟,她屁股下面早
已湿了一大片,好像尿床一样,这全都是她的淫水。她之前跟我做爱偶尔潮吹的
时候,也就这么多水而已。

  「继续跟我讲讲你前夫吧,我听崔平说他有很多你前夫的鸡巴倒模,那是奖
励你用的。你要是表现的好,他们就用那些鸡巴的倒模插入你所有的洞里,让你
高潮,给你泄身一直泄到你性瘾消失,你老公鸡巴的倒模崔平是怎么有的?」我
一边抽插一边问道。

  「嗯~~嗯~~啊~~你~~你怎么这么会弄~~你插的我心都软了……好
多年没有被这样插过了……啊~~那……那些倒模是我很羞耻的回忆……啊~~
啊~~我~~我感觉我又要来了。高潮……高潮了!!!啊!!!」于静没说几
句,就又来了一次高潮,虽然我插的很慢,但她高潮来的越来越快,她的身子现
在是真的敏感,不过好在她每次高潮强度都不是很高,几十秒高潮余韵就过去了,
我再慢慢抽插起来,她就又舒服起来了。

  「舒服吧,舒服就给我讲一讲那些你前夫鸡巴倒模的来历。」我想她现在应
该感觉不到阴道里的鸡巴就是她心心念念的那根鸡巴了,因为三叔给我的鸡巴也
整形了,现在我的鸡巴龟头帽檐更大一些,长度也比之前长了2CM。而且硬度
更强。

  「那是我跟崔平在一起以后的第二年,有一天我老公喊崔平去家里吃饭,那
时候我老公跟崔平还是好朋友。他也不知道我们的事儿。崔平那天晚上偷偷给老
公的酒里下了药,那是一种催眠药和性药的混合药剂。老公昏睡过去之后,他把
老公放在客厅的地中央,让我脱光老公的衣服,他的鸡巴在性药的作用下,虽然
他昏睡着,但是鸡巴却硬的不行,还一跳一跳的。崔平给我的阴道里涂抹了好多
的催情油,然后还给我吃了一片春药……啊~~啊~~又~~又要高潮了~~啊
~~」于静说着说着又到了一次高潮。

  「然后他让我坐在老公的身上套弄,在马上高潮的时候必须要告诉他,他就
会在我高潮前马上把我抱起来,然后用他的鸡巴操我,几下我就高潮了,在性药
的作用下,我每一次都喷很多出来。他每一次抱起我操我的时候,都是在老公的
脸部正上方,我泄出来的那些淫液全都喷射在老公的脸上和胸口上,我喷了很多
很多,老公的头上,胸上全是我羞耻的淫液。他还拍了视频,我觉得那是对我老
公极大的侮辱。我不想这样,可是他给我用的性药特别霸道,我的身体又被他弄
的特别敏感,我根本就憋不住高潮时候喷出来的潮吹。越羞耻我还喷的越多,简
直羞耻到要死,但我却没有办法阻止他羞辱我。我泄完以后他就把我放回去,让
我坐在老公的鸡巴上继续套弄,直到下一次高潮快到的时候他再抱起我继续操,
让我在他的鸡巴下不断的高潮,直到他射在我身体里才结束。然后他拿出硅胶给
老公还硬着的鸡巴做了硅胶倒模。在那之后,他在日常调教我的时候,总是喜欢
用老公的硅胶倒模鸡巴羞辱我。后来老公走了,这些老公硅胶倒模的鸡巴就成了
我表现好的奖励。」于静有些哀伤的跟我说道,她的精力都用在回忆上,好像忽
略了我的抽插,连呻吟都没有。只是平静的在我的抽插下诉说着羞耻的往事。

  「我听说崔平是用孩子胁迫你的,你其实放弃孩子就能自由吧?」

  我一边加快了抽插速度一边说道。

  「啊~~啊~~你怎么~~怎么突然快起来了!!!啊~~嗯~~我~~啊
~~这样高潮来的很快~~啊!!!」于静在我加速之后没有几分钟就爆发了一
次高潮。她的尿道口用力的向往鼓了几次,才安静了下来,看来她刚才差一点儿
就在高潮的时候失禁了。

  「刚开始是用孩子胁迫我,但现在即便我放弃孩子也离不开他了。我的身体
特别容易受孕,每次怀孕之后他都用他的方法给我流产,现在我怀孕已经不需要
流产了,我的子宫会吸收这些受精卵。这是崔平的一个长期计划,从我不再需要
流产的那一刻开始,这个计划就已经完成了。崔平管这个计划叫做——奉子成奴。
我的子宫每受孕一次,我的性瘾就加大一些,必须短时间得到特别多的高潮还有
很多很多精液射在子宫里,才能让性瘾下去。就像你今天这样操我,我很舒服很
舒服,但过不了几个小时,我的性瘾就会起来,刚开始还能忍,几天之后就忍不
住了。我需要凌辱和轮奸。任何性刺激,都会让我的性瘾爆发,尤其是做爱,会
让我性瘾爆发的很强烈,一两个男人跟我的性爱,都只会让我性瘾爆发,每天做
爱几次,得到几次高潮的情况下。连续四五天,我就不行了,必须要很多高潮和
精液。就算我可以用器具满足我短时间很多次强烈的高潮,可是没有大量的新鲜
精液射入我的子宫,性瘾也还是下不去,反而更加的煎熬。我这样的身子,还怎
么过正常的生活?我也只有跟着崔平,让他玩弄罢了。更何况,我是真的舍不得
再也见不到冲冲,跟着他最起码我每周可以见到孩子。」

  于静说到这里,眼角已经流出了泪水。

  我也没什么心情继续操弄她了,加速操了她几下后,拔出来放到她的嘴里,
最终在她的嘴里射出了我的精液。

  「谢谢!」于静躺在床上,吞下了我的精液后又一次跟我说了谢谢。

  「为什么又说谢谢?」我一边穿裤子一边问道。

  「他们都射里面,他们喜欢看我不断的怀孕。你在射精之前拿出来射在我嘴
里。我很感激你,你要是射进来,我很大概率会怀孕的,今天我排卵期……我很
怕怀孕,怀孕的次数越多,我就陷的越深,可他们基本每天都射进来,我每个月
都要怀孕好几次,我很久没来大姨妈了,崔平还总是给我吃促排卵的药,我感觉
我总是在排卵和受孕中无限循环……呜呜呜呜……」于静说着哭了起来。

  看着面前可怜的于静,这个曾经我最爱的人,我一直认为现在我也依然爱她,
可看着她哭泣的样子,我的心很平静,没有什么波澜,看来三叔对我的改造很彻
底,我左脑额叶边缘的那几个小孔,成功的把我变成了一个冷酷的人。

  我要三叔把我变成一个可以御女无数的人,可以随意控制女人的男人。三叔
的方法很直接,他给我的脑子做了一个小手术,在左脑额叶的边缘打了几个小孔,
从此之后,我很难对情感的交互产生比较大的反应。说白了,我变得不是很有感
情,三叔说,多情总被无情扰。玩弄女人最大的忌讳就是爱上女人,所以,无情
是御女之术的第一步。

  但人是做不到无情的,总会有那么一个人,会让我乱了方寸。不过通过科学
就可以。所以只是几个简单的小孔,我就变得无情了。

  三叔说的很清楚,他是把我变成我想成为的那个人,而不是教我成为那个人。
教很难,变就简单多了。我也记住了这一条,就好像催芸一样,胁迫调教控制她,
很难,但是直接扔到狗舍去制作一个性奴。

  就容易多了。当然这也要归功于燕子。

  我现在的目标是重新得到于静,让她只属于我,至于我是不是还爱她,她到
底是不是还爱我,对于现在的我而言,好像没有那么重要了,我只是要拿回属于
我的东西而已。

  我走出房间回到客厅,崔平已经进入到最后射精的冲刺阶段。而催芸显然很
不想被哥哥内射,她应该是无法接受被堂哥内射这样的事情。

  这时候正在崔平的身子下拼命的挣扎。

  「哥哥,好疼,停下了,不要射里面,你是不是要射了?啊~~啊~不要射
里面,我们是兄妹啊,求你了!不要射里面!」催芸不断的哀求着,她的屁股下
面,处女血已经染红了沙发的坐垫。

  「操都操了,必须要内射你的破处经历才完整嘛,吃个药的事儿。

  不会怀孕的!啊!!!要射了,真他妈爽。」崔平低吼着说道。

  「让他射进去!」我在一旁对着催芸说道。

  催芸听到后,看着我停止了挣扎,配合着崔平的抽插把两条腿张的更大一些,
留着眼泪看着崔平顺畅的在她身上冲刺,最后狠狠的顶在她阴道的最深处,一股
一股的爆射出浓稠的精液。

  「怎么样?爽不爽啊?」我看着崔平说道。

  「过瘾!我老婆也很不错吧,也是极品呢!」崔平笑嘻嘻坐起来看着我说道。

  「还好!以后我们一起慢慢玩儿,现在我要带她走了。小芸,穿衣服,跟我
走!」我说道。

  催芸如蒙大赦一样,马上推开崔平,快速的捡起她的衣服穿了起来。

  不过她的衣服有些地方刚才被她撕破了,现在穿起来看着就是一副刚被凌辱
过的样子。

  我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带着她离开了。崔平倒是没有挽留,不过他看催芸
的眼神,已经不再隐藏他的淫欲。乱伦带给崔平的刺激,我相信会让他上瘾的。

           ***  ***  ***

  我在送催芸回学校的路上,递给她一个小熊挂件,让她挂在随身的背包上。
催芸有些奇怪,但还是听话的挂好了。

  「这个小熊的眼睛是摄像头,不论你在哪儿,不论你在干嘛,都要让这个小
熊看着你。」我命令道。

  「好……那……那上厕所和洗澡的时候呢?」催芸看着我问道。

  虽然她看我的时候一副紧张兮兮还怕怕的样子,不过还挺可爱的。

  「一样要带在身边,这个小熊防水的,每天睡觉给它充电就行了。」我说道。

  「嗯……知道了……」催芸低下头看着小熊说道。

  「从现在开始,这个蓝牙耳机你时刻带着,方便我随时跟你说话。

  洗澡睡觉都不用拿下来。也是防水的,充电的时候有备用的,戴上就行了。」
说着我吧一套蓝牙耳机递给她,入耳式的,很小巧。挡在头发里,别人也看不到。
长时间佩戴也不会难受。花了我一个月的工资呢。

  「好……好的……」催芸结果蓝牙耳机,戴在了耳朵上。

  「行了,也快到学校了,我就不送你到门口了,你回去吧。」我说道。

  「嗯,好的,再见,主……主人……」催芸说完再见犹豫了一下,还是喊了
一声主人,声音很小。

  远远的看着催芸进了学校后,我才转身离开,回家的路上一直回想着跟于静
做爱的过程和对话。想着她现在无法离开崔平的原因,不得不说崔平的「奉子成
奴」计划真的很完美,不可逆的子宫改造,让于静再也无法过正常人的生活,就
算抛弃孩子离开崔平,必须被轮奸才能平复性瘾的身体,也会让她再次陷入别人
的淫辱之中。所以她现在除了跟着崔平,已经再也没有别的出路了,更何况还有
冲冲牵着她。

  我突然有了一个办法,我打算去找崔平谈谈,一边打着腹稿一边再次回到崔
平的家,门铃响了半天崔平才开门。

  「卓一?你怎么又回来了?我堂妹呢?」崔平一边说一边往我身后看。

  「她回学校了,我来找你聊聊天。」我一边说一边被崔平让到了屋里,一进
屋,我就看到于静全是赤裸的以蹲马步的姿势站在茶几上,她的阴道里还插着一
根按摩棒正在快速的旋转。

  「玩儿嫂子呢?」我笑着说道。

  「你今天没玩儿够?要不要一起?」崔平笑着走过去,抓按摩棒快速抽插了
几下。

  「没兴趣。」我说道。

  「什么?」崔平有点儿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在他的印象里,应该没有对于静
这样一等一的美女没兴趣吧?只有操不够的,哪儿有没兴趣的?

  「对,没兴趣,今天下午我体验了一下,嫂子确实是一流的美女,可惜让你
玩儿废了。所以我对她没什么兴趣,我是想跟你说,你还有没有其它性奴,如果
有好的,我们就一起玩儿,互相分享,如果没有,我就不和你们一起玩儿了,自
己玩儿自己的就挺好。」我轻描淡写的说道。

  于静保持着羞耻的姿势看着我,从她的表情上来看,她也不太相信我说的话,
我想她应该是第一次听到一个男人操完她之后说对她没兴趣吧。

  「怎么就玩儿废了?」崔平有些不解的问道。

  「一个女人,没有了羞耻心,对未来已经绝望,行尸走肉一样,只知道服从,
每天被性瘾折磨的变成一个精壶,一个人形鸡巴套子。就算身材再好,脸蛋再漂
亮,下面的洞开发的再彻底,连尿道都能插入鸡巴。

  玩儿起来也是一样索然无味。跟操一条死狗没什么区别。」我说道。

  「嗯?」崔平被我说的若有所思。

  「催芸虽然生涩,你操起来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比她爽?不仅仅是生理上,
还有心理上。而且心理上的爽是不是让你觉得比生理上的爽来的更过瘾?」我问
道。

  「是很爽,不过那是因为我们有兄妹的关系在里面。」崔平说道。

  「这只是其一,其二是她会反抗,她不愿意,但是又迫于我的命令不受控制
的去配合你。但是她的情绪和意识是拒绝的,玩弄一个拒绝你但又不得不迎合你
的女人,那种心理上和生理上的满足。才是爽,于静刚开始跟你在一起的时候,
我相信你是有这种感觉的对吧。现在她没有了任何的希望,随便你玩弄。是不是
就没有这种感觉了?」我说道。

  崔平想了想,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你把她开发的太彻底了,没有给她留希望。所以她很无趣。我不会再用我
的性奴跟你交换这样的货色来玩儿了。」我说道。

  「从今天你带催芸来,我就知道你不是一般人。你肯定是要指点我一二对不
对?于静!你下来吧,我允许你去尿尿。然后回屋呆着,让你休息了。卓一,来!
我们聊聊。」崔平听我这样一说,刚开始有些沮丧不过他反应很快,不过他马上
意识到我肯定不是单纯的告诉他以后不再跟他交换性奴,我肯定是要给他一些建
议,所以一下来了兴趣,也无心再玩弄于静了,让她回屋。拉着我坐到沙发上,
递了一根烟过来,给我点上。

  问道:「卓一,不,高人!指点一下呗。」

  「首先你要给她希望,然后你要给她一个不能暴露的理由,强制她保持强烈
的羞耻心,你每周让人轮奸她,已经把她的羞耻心彻底打碎了。玩儿起来不就是
行尸走肉么?」我说道。

  「嗯,有道理,现在想一下,好像确实没有被她老公沈伟发现之前的那两年
玩儿的爽。自从我娶了她,把她的身体彻底改造之后,好像就越来越乏味了,就
只能用越来越重口的调教方法去折磨她才能让我兴奋起来。但是单纯的折磨和控
制又让我总是感觉差点儿意思,每次都玩儿的不是特别尽兴,这在她老公发现之
前是没有,前两年每次都爽到爆。」崔平说道。

  「可是她已经没有老公了,就算沈伟回来了,也不一定要她啊?有什么弥补
的办法么?怎么让她的精神状态能回到沈伟发现亲子鉴定书之前呢?我对她的身
体改造基本都是不可逆啊。」崔平问道。

  「你有没有办法,不通过轮奸来泄出她爆发的性瘾?」我问道。

  「没有……对她子宫的调教改造已经完成了,那是不可逆的。」崔平摇着头
无奈的说道。

  「那你能不能让她重新回到沈伟的怀抱?」我又问道。

  「沈伟消失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我上哪儿找他去啊?」崔平更无奈了。

  「那就只能以毒攻毒了。」我说道。

  「怎么讲?」崔平凑过来问道。

  「先说她身上的性瘾,她这么重的性瘾,就算你放了她,她也过不了正常人
的生活。所以她万念俱灰。当前必须去除性瘾,但你对她子宫的改造又是不可逆
的,那我觉得不妨换一个思路,用你的医术再改造她一下,怎么做我不知道,我
说一个思路你听一下。」我说道。

  「快说快说!」崔平急着说道。

  「性瘾既然来自于子宫,那么只要你有办法让她子宫无感就行了,这样她就
会认为自己摆脱了性瘾。然后你只要有办法在需要她爆发性瘾的时候恢复她子宫
的敏感度就行了。就好像一个封印,她的阴蒂那种。平时正常,需要的时候放出
来。但只要你不揭开封印,那她就会一直正常,这样她就有了希望。」我小声的
说道。

  「高人就是高人,有道理,重新获得爱情的事儿回头再说,但是你用她的阴
蒂举例子很好,我有思路了!不复杂!虽然跟你说的不太一样,但是我能做到!
最起码让她去除性瘾,三天,最多一个星期!你等我好消息,我只要让于静重新
恢复强烈的羞耻感,我们是不是就还是可以互换性奴?」崔平兴奋的说道。

  「是的,谁会拒绝一个充满了羞耻感的美女人妻呢?」我很高兴崔平被我说
动了,只要于静的性瘾能去除,那她就距离脱离崔平又近了一步。

  应该说是一大步!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