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拆迁惹的祸】(79-80)

**小说 2022-09-25 17:24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拆迁惹的祸】(79-80)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拆迁惹的祸】(79-80)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Xiyam
2022/04/16发表于:SexInSex
字数:10,190字


***********************************
前文1-70的内容详见如下链接
http://k1k1k1.info/bbs/thread-9184898-1-1.html
前文71-72的内容详见如下链接
http://k1k1k1.info/bbs/viewthrea ... mp%3Bascdesc%3DDESC
前文73-74的内容详见如下链接
http://k1k1k1.info/bbs/thread-9283399-1-3.html
前文75-76的内容详见如下链接
http://k1k1k1.info/bbs/thread-9291795-1-2.html
前文77-78的内容详见如下链接
http://k1k1k1.info/bbs/viewthread.php?tid=9300860
***********************************

               第七十九章

  丹丹两只白嫩的小手托着肉嘟嘟的腮帮子,两只又大又圆的大眼睛滴溜溜地
转着,认真地盯着自己面前一脸愁云欲说还休的妈妈。

  巧妮望着女儿这幅鬼机灵的样子,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顿时心里
的愁云消去了大半。自从胡叔叔帮自己搞定了离婚这件大事情,而且他也很沉稳
且自信地告诉阿嗲和自己,前夫林俊以及那个曾经侵犯过自己的公公都被他安排
的人搞定了,以后永远也不会在他们面前出现,更不会打扰到他们之后,巧妮这
颗垂悬的心总算安稳地落地了,在自己的这个新家里,巧妮逐渐找回了女主人的
感觉,姆妈从没嫉恨过自己,反而把自己视若珍宝一般照顾着,让鸠占鹊巢的巧
妮对姆妈始终有一些难以启齿的愧疚,但是想起自己承担着要帮阿嗲、帮李家传
宗接代的重任,巧妮也就尽力说服自己接受了姆妈毫无保留的照顾和爱;阿嗲也
承担起自己男人的重任,坦率来说,巧妮这些年接触过的男人并不多,只不过基
本都是些毫无责任心与爱心的渣男,每个人与自己接近都是觊觎着自己的身子罢
了,又不想承担任何的义务和责任。至于前夫那个渣男中的极品,自己真的是连
想都不愿再想了。阿嗲,自从自己跟了他以后,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他都是一
个最好的男人,不嫖不赌,对女人不打不骂,慷慨大方,对自己也温柔有加,巧
妮此前从未感觉自己的这个原生家庭,竟然是如此的美好!若时间可以回流,就
如同巧妮与阿嗲在洞房夜中说过的那样,回流到十五年前,巧妮一定会毫不犹豫
地把自己十三岁的清清白白的处女身子送给阿嗲,以后哪里都不去了,就安安心
心在家里给阿嗲生养儿子;若是时光只能回流到四年前,那给阿哥冲喜的那个晚
上,巧妮也绝不会拒绝哥哥的求欢,自己一定会好好用自己的身子来犒劳可怜的
哥哥,给他留一个传承后代的种子,就算后面阿嫂身体康复了,自己也不忌讳继
续伺候哥哥。时光自然是不能回流的,巧妮心里很清楚,她现在除了在心里沉甸
甸地对姆妈的歉疚、对阿嗲的爱、以及对老李家传宗接代的责任感以外,已经没
有其他更多的想法。

  元旦刚过没有多久,腊月初九的早上,巧妮也迎来了自己的孕吐,作为一名
已经有过生育经验的妈妈以及一名医护职业人员来说,十二月底的月经没有准时
到来就已经让她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她并没有去做化验,她希望能迎来孕吐这
一重要的妊娠反应后再去做最终的确认,因为她不想给翘首以盼的阿嗲姆妈空欢
喜。孕吐到来后,巧妮镇定地取出了早已备好的验孕棒,两条红杠让她心里又是
欢喜又是忐忑了起来,于是当天就又去了一趟医院,医院的化验结果证实了验孕
棒的检查。「又要当妈妈了?而且是给自己的阿嗲生孩子!」巧妮虽然对这个结
果期盼了很久了,但是心里依然还是有些不安忐忑和慌张,她去图书馆翻看了以
前学过的书籍,她知道自己的这种情况生育下因近亲而不良的胎儿的几率不超过
5%,但是上帝是扔骰子的,谁也不能保证这看起来貌似很低的几率会不会出现在
自己的身上,而且,对于这个结果来说,她现在的这个家里,还是依然存在着一
个很大的隐患的,这个隐患,就是年幼的女儿丹丹,她太年幼了,才刚刚过六岁
的门槛,谁不知道她会不会与同学、老师的相处中失言将妈妈和外公的这种特殊
关系说出来,所以,巧妮需要去跟女儿好好谈一谈,但是这种事情怎么对女儿说
出口呢?巧妮感觉自己很头疼,可是又不能不去解决这个问题。

  「妈妈,你有什么心事吗?」丹丹怯生生地问巧妮。

  「嗯……妈妈……」巧妮欲言又止,她想了一夜了,始终没想好怎样去跟女
儿说明现在的这个情况,毕竟几个月后等自己显怀了,那可什么都遮掩不住了。

  「妈妈,你有什么事情告诉丹丹吧,丹丹来帮你。」丹丹一脸好奇却又带着
一脸跃跃欲试的表情,孩子总是期望着能让大人把自己视为成年人一样。

  「妈妈……是有件事想跟你说……」巧妮一咬牙决定还是要说出来,否则以
后倘若出了事还不知道该怎样收场呢。

  「丹丹,妈妈怀孕了。」巧妮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了出来。

  「??」丹丹一脸呆萌地望着妈妈,很显然,才六岁的小姑娘还不明白「怀
孕」是什么意思。

  「哦,就是说妈妈肚子里有小宝宝了。」巧妮很快就明白了,她重新解释了
一下。

  「咿,我要有小弟弟了……」毫无意外得到的是惊喜,可能在小姑娘心中,
小弟弟小妹妹就和妈妈送给自己一个刚出生的小猫小狗一样。不过小姑娘无心中
提到的「小弟弟」倒是让巧妮听见后心里感觉到不小的宽慰。

  「不过……丹丹……」巧妮打断了女儿的开心。

  「??」丹丹又是一脸呆萌地望着妈妈,她察言观色感觉妈妈好像并不是那
么特别的开心。

  「丹丹,妈妈有小宝宝的事情,你不能跟别人说哦。」巧妮一字一句地认真
地跟女儿交代着,丹丹从小就是个特别听话的孩子,虽然有时也会很调皮,但是
一旦妈妈一字一句说话时她都会很认真地听着的。

  「为什么呢?」丹丹好奇地问妈妈。

  「因为……」巧妮有些纠结了,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把腹中孩子的来历告诉
自己年幼的女儿。

  丹丹看着妈妈一脸纠结为难的表情,大眼睛里的眼珠子滴溜溜转了几圈,顿
时恍然大悟了。

  「妈妈,我懂了!」她压低声音说。

  巧妮一脸茫然地望着眼露狡黠的女儿,不知道她懂了些什么。

  「妈妈肚子里的小宝宝肯定是外公的,我如果说出去了,肯定会有人去告诉
爸爸,爸爸肯定要把我们从外公这里带回去。妈妈你放心吧,我喜欢外公,不喜
欢爷爷,更不喜欢爸爸,我不会说出去妈妈你有小宝宝的事情的。唔,要是人家
问我,我就说妈妈你肚子里的小宝宝是爸爸的。」丹丹笑嘻嘻地说着,脸上泛出
无比纯真的光芒。

  巧妮看着女儿,一脸震惊。

  当幸福来敲门的时候,即便是黯淡的雨夜也会瞬间变成艳阳高照的晴天,对
于即将花甲之年的老李来说,庚寅年春节来临之前最大的惊喜和幸福就是女儿巧
妮抿着嘴偷偷递过来的两条杠的验孕棒,「这是……真的?」老李将验孕棒死死
攥在手心,难以置信地望着从指缝中露出的标记,他嘴唇颤抖着,这么多年来,
自己所有的渴望、渴求、梦想,在这一刻间全部变成了现实,他的心脏在这一瞬
间都有些失去了正常的跳动。

  「嗯……」巧妮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说,她只能低着头,两眼望着自己脚尖,
低声「嗯」了一下。

  「妮妮你真的……有了?……有我们家的种了?……」老李抬起头,恳切地
望着巧妮,用近乎哀求的语气向女儿探求答案。

  「嗯……」

  老李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巧妮,眼睛中模糊中依稀放映出刚出生时粉红色的
小肉团、跌跌撞撞地走路、乖巧地在家里做饭喂猪、认真地在院子的灯光下写作
业、出嫁时苦的梨花带雨、被送去给哥哥冲喜时坦胸露乳……自己这个乖巧的女
儿,在她即将三十岁时,用她的身体,给自己孕育了传宗接代的后人……老李缓
缓坐在了地上,双手捂着脸,忍不住哭了出来……

  「妮妮,你真的怀了我的……」老李的手轻轻抚摸着女儿的小腹,忍不住又
问了第一百五十遍。

  「阿嗲,你都问我无数遍了。」巧妮轻轻依偎在阿嗲的怀里,冬天的被窝里,
两个赤裸的身体依偎在一起,格外的温暖舒适。

  「我……我真的……把妮妮……」老李潸然泪下,那种发自内心的感激、开
心、以及对女儿的歉疚让这个老人忍不住泪如雨下。

  千里之外的云南,大理。

  已经临近春节,喧嚣了一年的大理也比往日稍微清静了一些,气温也下降了
不少,但是大理在一月份的气温比起江南的阴冷潮湿那是要舒服太多了,难怪有
不少人会选择来这里放空心灵。

  病房门打开了,两个戴着口罩的护士从里面推了一辆转运床出来,床上一个
大肚妇人正在痛苦的呻吟着,没一会儿,又一辆装载着呻吟少女的转运床从病房
里被急匆匆推了出来。两辆转运床一前一后被护士推进了产房,陶龙站在远处,
隔着玻璃窗看着产房的门关闭上,他冷漠地瞥了两眼,掏出一支烟点了起来,完
全不见即将成为人父的喜悦激动和焦虑。

  「好歹也是我们家的娃,你怎么一点都不关心呀。」杨琳嗔怪着推了一下靠
在窗边懒洋洋的陶龙,最近这段时间,钱琳艳母女俩一方面可能接近临产身体不
适心情不太好,另一方面与陶龙之间也确实发生了一些摩擦,双方也确实发生过
一些不大不小的争执,以至于整个大家庭的环境也变得颇有些微妙起来,毕竟,
钱琳艳是自己这个大家庭的大金主,虽然她的钱都已被陶龙花言巧语骗到了手,
但是真要闹起来,毕竟这是国内,而且钱琳艳是个军嫂,这个还是有很大风险的,
所以杨琳全心全意照顾这母女俩,陶龙这几天也在母女身边支起笑脸忙前忙后,
着实将已经产生较大裂痕的关系弥合了一些。现在这母女俩刚刚被送进产房,陶
龙就彻底放下了殷勤的假面孔,这让杨琳又有些担心了起来。

  「我的种多了去了,又不差这一个两个。」陶龙斜叼着香烟,两眼微微眯着,
懒洋洋地说着。

  「嗯……嗯?」杨琳愣了一下,然后突然醒悟了过来,「敢情除了你姐,你
在外面还有其他的私生子?」她有些恼怒地盯着陶龙,但还是把声音压低避免让
其他人听见。

  「哎呀,我龙哥胯下的女人好几百了,还能搞不大几个女人的肚子?」陶龙
把燃了半截的香烟吐了出去,笑嘻嘻地说道。

  「几个了?」杨琳皱着眉头问。

  「来云南之前,不算姐姐给我生的,其他已经生下来的有五个,两男三女,
还有四个肚子里怀着呢,来云南我就没问了,现在估计也生下来了。」陶龙挠了
挠头,想起八月底来云南之前,还把此前鞋店里的四川女人黄英梅和她的当护士
的女儿吴琴芳也先后约过炮,记得当时母女俩都是危险期被自己内射的,吴琴芳
当时不太愿意,陶龙其实可以强制内射的,但怕她一转身就去买毓婷了,所以就
假意答应,但是拿出来的是偷偷扎了很多小孔的避孕套,不知道有没有中招,黄
英梅那是她主动要求自己内射的,四十多岁的女人了,估计也没那么容易受孕了,
改天去QQ上问问这两个女人。

  「啊?!」杨琳估计儿子最多在外面也就一个两个私生子,现在计生还是抓
的挺紧的,除非像她们这样躲到边境线旁边,又有足够的钱做支撑,否则哪能那
么容易给野男人生孩子出来呀。

  「第一个孩子多大了?男孩女孩?哪个女人?我认识吗?现在怎么样了?」
虽然已经把自己和陶龙的关系由母子转成了夫妻,但是杨琳依然时时刻刻对儿子
还是充满了母性的关心,再加上女人本能的八卦,于是不得不去追问。

  「你见过的,姚老师家的小女儿,现在已经快六岁了。」陶龙咂咂嘴巴,禁
不住想起了当年那个被他骑在肉乎乎白花花身上的女教师还有她那饥渴满足的叫
床声。

  「哪个姚老师?……啊,是你小学那个班主任?」杨琳仔细想了想终于想了
起来,那个姚老师是陶龙小学的班主任,一个挺丰腴的但是长的挺好看的上海女
人,嫁到当地,有个比陶敏还大两岁的女儿,好几年前又怀孕生了一个小女儿,
没想到居然是儿子陶龙的种。这个小混蛋,实在是太厉害了!

  「妈,你在这里看一下,我回去拿一下鸡汤面过来。」陶龙看看手表,然后
跟杨琳打了个招呼,扭头就走了。

  杨琳看着陶龙远去的背影,暗暗叹了口气。她明白现在儿子的魂都停在家里
了,找点儿借口都要回去待一待,这也是前段时间钱琳艳母女与儿子闹别扭的主
要原因之一。陶龙找借口要待在家里的原因是他想多陪陪小雨,因为,小雨已经
怀孕了,这个刚刚过完自己十二岁生日的小姑娘,在十一月时发现自己停经了,
十二月初,细心的周怡发现了女儿身体状况的异常,急忙买来验孕棒,发现女儿
已经怀上了陶龙的孩子了。对于陶龙这种采尽百花的淫棍来说,什么诱奸、骗奸、
强奸、迷奸都玩遍了,什么熟妇少女母女花姐妹花也都玩够了,甚至就连血亲乱
伦怀孕生育也玩了,基本上很难找到更新鲜的玩法了,但是,能让年仅十二岁的
小姑娘受孕,这对陶龙来说,极大地满足了他的征服欲望,这个孩子,他一定要
留下来。

  陶龙进入楼下客厅大门以后,换上鞋顾不上与正在厨房里忙活的周怡打招呼,
就马不停蹄地往别墅二楼冲,周怡在厨房里,看着陶龙急匆匆上楼的背影,忍不
住叹了口气。想怀孕的自己一直没能怀上,而自己怎么都不愿受孕的女儿却在这
么幼小的年龄怀上了孩子,她长叹一口气,心里觉得越发难受了起来。

  陶龙轻轻推开紧闭的周怡的房门,屋子里窗帘拉起,床上一个小小的身影盖
着被子,背对着房门,酣睡正香。陶龙犹豫了一下,还是轻轻掩上了房门。小雨
自从怀孕之后,基本上就不太爱说话,也不怎么爱下楼,大多数时间就窝在妈妈
的房间里,也许实在是太过幼小,她的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特别嗜睡,周怡给
女儿额外多做了一些好吃的东西,早晚也拉着孩子去别墅后面的小花园走走散散
步,但不管怎样,时间一天天过去,小雨肚子里这个本不应该存在的胎儿正在这
个小姑娘的肚子里一天天长大,等到春节过后,小雨肚子的孩子也就要满三个月
了。

  陶龙悠悠然地踱步下了楼时,周怡正在把已经炖烂的老母鸡汤分盛在两个保
温瓶中,又另外煮了米面,沥干水用另一个保温瓶装好,一会儿要让陶龙给正在
产床上嘶喊惨叫的母女两人送过去补充体力,宽大的厨房里另外的灶头上热气腾
腾地正在炖着新鲜的黑鱼汤,晚上要给钱琳艳和朱玲母女俩催奶用的。陶龙静静
地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忙忙碌碌的周怡,心里颇有几分感动,一年前他用花言巧语
诱骗这个女人在床上松开了她的内裤后,当时的想法无非是把她和她十二岁的女
儿一起搞大肚子送上产床满足自己的征服欲望,没想到后面自己的一系列移花接
木操作非常顺利,三对母女都被自己先后收入房中,只有这个最普通的女人被自
己一直忽略了,陶龙知道她是真心爱着自己,特别希望能给自己生个孩子,而自
己因为后面有进一步移民去国外的安排,他需要有人给自己帮手,所以他也和周
怡说过了,以后去国外安定下来后安排她周怡第一个怀孕,周怡没有说话,只是
默默地点了点头。

  「辛苦你了,怡。」陶龙温柔地用手轻轻撩拨着周怡的秀发,柔声安慰着。

  周怡抬起头看着面前的陶龙,呆滞的眼光瞬间放出来一股欣喜的亮光,她温
柔地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她就是这样一个普通到极点的女人,需求值非
常低,只要心爱的男人哪怕装样子每天给自己一个笑脸,给自己几句温柔的话语,
如果能再给自己一个深情的拥抱、给自己一个两个人爱的结晶,那即便再多辛劳
她也甘之如饴,再大的付出她也能咬牙付出,甚至付出自己和女儿身体的一切。

  陶龙轻轻将周怡拥入了自己的怀中,周怡胸前那硕大的胸器抵在陶龙的胸口,
陶龙忍不住在心里赞叹了一声「这女人好大的奶子,估计同时喂三四个孩子奶也
够吃的。看来,自己得要尽快把移民去缅甸的事情搞定,新的一年,让妈妈和周
怡受孕得要安排在计划中了。」

  陶龙拎着三个保温瓶上了路虎,他想了想,还是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刚刚响了两声就被挂断了,陶龙微微皱了皱眉,正准备放下电话发动车辆时,
手机又响了起来。

  「吴先生,你好呀,我是小陶……对对对……我们上次在保山见过面吃过饭
的……小弟打算六月底之前全家搬到密支那去,还请吴先生帮忙安排一下啦,钱?
钱不是问题……好好好,我们找个时间细聊……」

  陶龙面带微笑挂上电话,一脚油门直奔医院而去。

  产房外,杨琳给陶龙的手机发着短信「朱玲生女儿,十分钟后钱也生一个女
儿,两个丫头。」

                第八十章

  二零一一年的春节如约而至,带着对过去一年眼花缭乱的精彩,带着对新的
一年的充满勃勃生机的渴望,就这样,在鞭炮连连声中走进了每一户人家的大门。
往年的除夕,哪怕是对于退居二线的领导来说,也都是很忙碌的,上午要和市委
领导班子成员一起去拜望本市已经退休的老干部们,下午要来接受一些老下级的
拜年,虽然现在的社会是人走茶凉,但是聪明的人都不会把自己的名声搞差的,
哪怕是退休的老领导平时生疏点也就算了,但是逢年过节还是要走动走动的。自
从市委书记的位置上退下来担任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后,顾主任每年的除夕也都是
在忙忙碌碌中度过的,甚至连春晚都没法安安心心看一场,今年从腊月二十开始,
顾主任就向人大机关党委请了病假,说今年春节身体不太好,想回一趟重庆老家
过过年,所以今年春节的所有活动他就不参加了。一天后,顾主任带着顾芸一起
住进了五十公里外的东西湖山庄,与已经在这里待了四个月的青青小喵团聚了。

  大年三十的下午,老胡曾黎开车带着一车的年货来安静的山庄里给老主任和
顾书记拜早年,看着满脸笑容喜气洋洋的老胡,顾芸忍不住脸一红,找了个理由
去厨房帮青青曾黎收拾老胡带来的年货了。看着顾芸转身而去的背影,老胡悄悄
给顾主任递了个男人之间都懂的眼神。顾主任看懂了老胡递来的眼神,笑呵呵地
抽出一支中华烟递给了小胡。

  「恭喜老领导、贺喜老领导。」老胡从沙发上站起身,弯着腰朝顾主任拱拱
手,面带喜色地低声跟老领导祝福着。

  「哈哈哈哈」顾主任爽朗地放声大笑起来。

  「姜还是老的辣呀,有句老话叫什么,老而弥坚!」老胡佩服地又朝顾主任
拱拱手。

  「哪里哪里,谁说我老了?我一点也不老!」顾主任完全没有了高高在上的
正厅级领导干部的气派,此刻完全就和一个普通的和蔼老人一般。

  以老胡这数十年来花丛走来的经历,他确实对六十五岁的顾主任佩服的五体
投地,自己好歹军人出身,身强体健,过了年也不过才五十七岁,这一生阅历女
人无数,但也完全比不上顾主任这么厉害,国庆节,面对被迷昏的女儿外孙女两
人,女儿虽然脱靶,但是十四岁的外孙女却一枪中靶,让她顺利受孕;农历十月
十七,六十五岁顾主任和四十岁的顾芸这父女俩同居的洞房夜,居然也让年已四
十的女儿顾芸也顺利中靶,一炮就把她打停了月经,就是这么的神奇,以至于年
近古稀的顾主任自己都难以置信,以至于在确认了大女儿顾芸怀孕后,他都很想
把小女儿也叫回来,看看能不能把这一炮即中的好运气带到小女儿身上。顾芸则
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被亲生父亲顺利下种这一事实,但是在顾主任的亲情攻势
以及老胡的「理性」劝说之下,她终于默认了肚子里这个孩子的现实。考虑到自
己毕竟是离婚的单身身份,又有着相当引人瞩目的政治身份,虽然自己有着得天
独厚的市人民医院党委书记的身份,但是她实在不方便去人民医院做产检,于是
老胡亲自开车带着她去邻县那里找了一个非常靠谱的私人医院建好了生育档案做
好了产检。自己和亲生父亲乱伦受孕的事情老胡是完全知晓的,这也让顾芸面对
老胡是颇有些害羞和不自在。

  顾芸是陪着爸爸来到东西湖山庄才在国庆节后第一次看见了女儿小喵,当时
就明白了为什么女儿一直不肯与自己见面,望着女儿那已经四个月微微显怀的肚
子,顾芸那一瞬间真的快崩溃了,顾芸拉扯着女儿,一定要拉她去做流产,却被
小喵轻飘飘一句「你不也怀上外公的孩子了吗?」瞬间击溃。顾芸把自己关在房
间里,无论顾主任和知道犯错的女儿小喵怎样进来劝说,她都以泪洗面,一言不
发。顾主任完全没想到本以为水到渠成的事情居然演变成这样的麻烦,万般无奈
之下,他只能打电话搬救兵请来了老胡父女俩,但是哪怕说的天花乱坠,这次老
胡也依然败在了顾芸的不言不语面前,曾黎更加没办法与和自己无论年龄、阅历、
学历等各个方面相差巨大的顾芸产生良好的沟通,就在所有人一筹莫展之时,此
前一直安安静静的青青站了出来,「我去和芸阿姨聊聊吧?」她淡淡地说了一句,
然后上楼,在顾芸的门口稍微犹豫了一下,推门走了进去,几双无可奈何却又充
满期待的眼睛全部盯在了紧闭的房门上。

  「芸阿姨,你知道吗?我如果不是因为不能生育了,我其实很想给我爸爸生
一个孩子。」青青坐在了用被子捂住脸躺在床上的顾芸身边,叹了一口气,低低
地说道……

  没有人知道青青和顾芸在房间里说了什么,房间里一直安安静静,没有任何
声音传出来,大约过了两个小时之后,青青拉开房门,走了出来,楼下的几个人
全都紧张地站了起来,青青走出门口,然后低声对里面说:「芸阿姨,我先去做
饭了,饭做好了我来叫你。」然后就步伐轻轻地走下楼梯,径直去了厨房,老胡
瞥了一眼青青的脸色,顿时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他笑着拍了拍顾主任慌乱颤
抖的手,「老领导,放心吧,青青又立功了,你过年要给她包一个大大的红包哦。」
然后拒绝了顾主任的挽留,领着曾黎回去了。

  傍晚时,青青做好饭走上楼,过了半小时,青青和顾芸一前一后走了下来。
小喵偷偷朝着青青吐了吐舌头,乖巧地一声不吭了起来,顾主任则小心翼翼把顾
芸搀扶到饭桌边上,亲自给她拉开座位,殷勤伺候起大姑奶奶的晚饭。

  晚上在床上,顾主任好生伺候着心中仍有怨气的顾芸,连续几个晚上,终于
让顾芸勉强接受了女儿小喵也同样给爸爸怀孕的事实。除夕的早上起床后,顾芸
看着爸爸给自己端来早餐,心中一软,忍不住还是说了出来,「你晚上去陪陪小
喵吧。」顾主任听见后一愣,还没反映过来到底是女儿的试探还是真的给自己机
会了,「不过,她年纪还小还带着身子,爸爸你要注意点,别出事情。」

  这下,顾主任总算明白了,原来,幸福真的来敲门了。

  老胡这么机灵的人,怎么会在年夜饭时去打搅顾主任这新组建的一夫两妻家
庭的第一个跨年夜呢,在自己和曾黎亲自动手,帮顾家做好一顿丰盛的年夜饭后,
就带着曾黎不顾顾主任的挽留开车回去了,二零一一年的除夕夜,说实话,他也
很忙,因为,老胡小胡这一大家子人怎么着也要好好聚在一起吃个团圆饭的。

  「好久,没有这么开心地坐在一起看春晚了。」顾主任坐在沙发上,看着左
右身边嗑着瓜子悠悠然一起看春晚的三个女人,突然感觉到幸福感爆棚,他突然
觉得自己仿佛年轻了二十年,人生呀人生,如果就能一直停留在这个时刻该有多
好呀。

  对所有人来说,每年都会说同样的一句话「春晚是一年不如一年了」。顾芸
看完了姜老师领着一堆人讲了一段完全让人笑不得的相声后微微皱着眉头也吐了
一下槽,顾主任则笑眯眯地赶快剥了一个芦柑,殷勤地递到顾芸的手上,然后端
起茶几上的茶杯正要品一品香茗,无意中看见自己身体另一边的外孙女小喵板着
的小脸和嘟起的小嘴,连忙一拍自己的后脑勺,盯着小喵,然后手在水果拼盘的
各色水果上徘徊,桔子?小喵撇了撇嘴,没有表情;苹果?还是没有表情;香梨?
依然没有表情。车厘子?小脸终于笑靥如花起来。顾主任连忙用一个小玻璃碟装
了十来个车厘子亲手递到了小喵的手中,小喵满意地接过水果,面带得色地仰起
头。「唉,这小丫头,跟谁学的呀……不过,还真有一点女人味了……」顾主任
心里好气又好笑地想着。

  好不容易等到冗长乏味的姜老师的群口相声下场,下面就上了一个小品《美
好时代》,呦,男女主角是很少看电视但也知道而且很喜欢的当红男女演员黄海
波和海清,尤其是海清,那可是顾主任一直以来特别喜欢的女演员,以前来东湖
市演出时,顾主任作为市领导还和她握过手,顾主任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她一头特
别精致好看的短发以及一双美到极点的大长腿,当时心里真的曾经有过利用手里
的权势一步步把这个不能算特别美艳但是特别勾取男人魂魄的女人搞上床,只是
心里盘算了一下,觉得还是风险太大,自己已即将退休,实在不愿最后栽跟头在
这上面。这一次出现在春晚上的海清,完全一改电视屏幕上频频出现的大长腿配
美高跟的少妇形象,而是一个腆着大肚子的孕妇模样,顾主任眯着眼睛看了好一
会儿,才将电视屏幕上这个捧着大肚子的女人和在舞台上与自己握手的短裙高跟
美腿的美少妇联系起来。他盯着屏幕中「毛豆豆」的大肚子看了好一会儿,心里
突然一荡,忍不住转过头看了看左手边的小喵,四个月的身孕尚未完全显怀,再
加上小喵又穿了一件宽松的衣服,完全看不出是一个小孕妇,再转过头看看右手
边的顾芸,顾芸才怀孕两个月,肚子完全看不出来。顾芸仿佛有所感应,马上偏
过头对上了顾主任的眼神,爸爸望着自己肚子的眼神马上就让她和电视里「毛豆
豆」的大肚子联系了起来,她好气又好笑地朝爸爸翻了一个白眼。

  虽然一家人团团圆圆看春晚很温馨,但是毕竟老的老,小的小,还有两个怀
着孕的孕妇,自然也就不能和寻常人家那样一定要追到《欢乐今宵》响起,快到
十点时,小喵已经有些倦了,她伸了个懒腰,就回房间洗漱了。小喵一走,其他
几个人也就关了电视分别回了自己房间,顾主任伸伸懒腰,在楼下的洗手间交了
水费,悠悠然推开客厅大门,闻着外面铺面而来的硝烟味儿,伸手伸腿打了一趟
太极拳,今晚是外孙女小喵第一次给外公侍寝,顾主任下午时已经请青青将今晚
的安排告知了小喵,小喵矜持了一下,最后小鼻孔微微哼了一声,表示可以接受。
虽然今晚要喜纳新人,但顾主任肯定不会乱了方寸的,他悠悠然地打完一套太极
拳,然后上楼先是去了顾芸的房间,毕竟这大女儿才是老顾真正的心头肉呀,顾
芸的房间门反锁着,门上贴了一张纸条,「注意点!轻点!小心店!有事情就赶
紧来敲门!」顾主任眯着眼睛对纸条瞅了又瞅,微微一笑揭了下来揣进口袋,正
要往前面小喵的房间走去的时候,眼睛余光看见旁边青青的房间门正在静悄悄地
关上,顾主任心里微微一动,这个小妖精,若不是她的挑逗,自己怎么也不会有
机会能一尝大闺女和外孙女的芳泽,更勿论将这对母女花纳入房中给自己生儿育
女,从这几天的情况来看,无论是顾芸还是小喵都已经知道青青与自己有一腿的,
但是这母女俩仿佛对此并不介意,反而对青青进入自己家庭很认可,看来过完年
得找个机会跟小胡谈谈,这个丫头太招人喜欢了,更重要的是她好像有点儿神奇
的魔力,不管男人女人,基本上被她一通说之后就会难以置信地接受她的说法,
这个对自己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也许以后还能派上用场。虽然青青已经不能给自
己生育了,不过能有个二十岁的丫头给自己铺床叠被还是挺不错的,而且这丫头
也手脚勤快,从不恃宠而骄,下半年自己家里要连续添丁进口,还是需要一个放
心的人帮自己打理照顾的,这个丫头,我也要收房了。顾主任第一次感觉难怪古
代人要三妻四妾,按照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来看,存在就是合理的嘛,
当然了,自己已经不需要四妾那么多了,有青青一个就可以了,妻嘛,现在已经
有顾芸母女俩了,貌似还差了一个,唉,不急不急,以后再说。

  小喵的房间门虚掩着,「这个小妮子」顾主任心里嘿嘿一笑,看来这小妮子
虽然年纪还小,但是还是很有需求的。他轻轻推开门,犹如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一
般,蹑手蹑脚进入了门,顺手掩上了房门,等等,不要锁门吗?当然不要锁门,
顾主任甚至还偷偷给门留了一点缝隙,大闺女不会放心肯定会偷偷溜过来偷听的,
自己要大展雄威,一举征服小丫头的肉体和心灵,让这大闺女也要生起一点儿争
宠的念头。

  顾主任抹黑走到床边,手忙脚乱把身上衣服脱光,然后掀起被子悄咪咪地钻
了进去。刚刚钻进被窝,顾主任就收到了一份惊喜,被窝里,一个光溜溜的、完
全一丝不挂的身体缩成一团背对着自己。虽然这是自己的亲外孙女,而且还是一
个未成年的小丫头,但是毕竟肚子里都已经怀上自己孩子了,顾主任也就不再客
气了,他轻轻地一把将假寐的小喵一把搂入了自己怀中,两只手也毫不客气地上
下起手,「这小妮子,几个月不见,奶子明显大了不少。」毕竟上一次摸小喵的
奶子还是在四个月前,十四岁的小丫头与她妈妈比起奶子来,自然是没法看的,
可是这次明显大了不少,看来以后她生下的宝宝不缺奶水吃喽……

  「臭外公、坏外公……」虽然因为害羞在装睡,但是怎么也架不住外公就这
么色眯眯地对自己摸乳掏阴呀,小喵哼了一声,又憨又嗲地窝在外公怀里嗔怪起
来。

  「小喵想外公了没有呀?」顾主任见怀中外孙女娇憨的样子,老怀大乐起来。

  「哼,坏外公你一点都没想我!」任何女人在怀孕期间情绪都是非常不稳定
的,想起自己躲在这里给外公怀着孩子,外公却在家里和自己妈妈颠鸾倒凤,小
喵顿时不开心了起来。

  「哪有哪有,外公可想我的小喵喵了。」顾主任埋下头,用舌头轻轻舔着小
丫头胸前的乳头,十五岁的小孕妇呀,奶头都带着一股青草一般清新的奶香味道。

  「啊……」小喵不由自主地低声呻吟了起来。

  「小喵叫我一声!」顾主任一边抚弄着小丫头微微隆起的腹部,一边用舌头
轻舔着她白净如天鹅一般脖子。

  「啊……外公……」小喵顺从地叫了起来。

  「不要叫外公……」顾主任爬到了小喵的身上,用双臂支撑着身体,让自己
不要压到她的腹部,幸好顾主任一来体瘦精干,二来常年锻炼,像这样趴在外孙
女身上做俯卧撑,貌似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嗯……好外公……」小喵还未明白外公的意思。

  「小喵喵是女人,我是男人,小喵喵是我的女人,我是小喵喵的男人,你应
该叫我什么……」顾主任一边轻轻用腿将小喵的两腿分开,一边循循诱导着。

  「呜……坏……坏老公……」小喵虽然此刻肚子里已经怀上了她人生的第二
胎,但是她毕竟是一个才十五岁的小姑娘,而且第一次怀孕就是和男友偷吃禁果
就不慎怀上了,准确说来,这也不过是她第三次和男人行房事而已,在顾主任熟
练的撩拨之下,稚嫩的身体早已瘫软如泥了……

  顾主任跪在外孙女两腿之间,用手在她胯间深处轻轻一摸,那里早已泥泞不
堪,他从枕头下摸出避孕套,给自己早已焦急勃起的阴茎套了上去,然后对着小
喵两腿之间的蜜穴慢慢插了过去……

  「……坏老公……啊……」小喵鼻孔中发出甜的发腻的呻吟声……

  顾芸一只手伸进自己的睡裤中,双颊绯红,一只手扶着墙壁,往自己的房间
静悄悄走回去……

  青青躺在床上,耳边听见外面传来的小喵的呻吟娇喘声,心如止水……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