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妈妈的真实世界】雷媛媛三部曲之三(第三章)

**小说 2022-11-11 17:30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妈妈的真实世界】雷媛媛三部曲之三(第三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妈妈的真实世界】雷媛媛三部曲之三(第三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空空如也(ID:1371102)
2022/09/26独家发表于:SIS
是否首发:是
字数:8,713字

***********************************

  应一位在评论区提出要求的朋友,鄙人拙作《前女友的华丽转身》(雷媛媛
三部曲之一)的链接奉上:

  thread-3838507-1-1.html

  至于第二部,因为只写了前五章,所以不看也罢。确实感兴趣的,可以搜索
一下标题:《人妻的心与性》。如果能提一些填坑的建议就最好了。

  这一章本来应该昨天发的,但高铁上的信号实在是太让人无语了。拖到了今
天,抱歉!

  前两章加起来2000多的阅读,但红心和评论实在是少得可怜。其实红心
无所谓,但我真心希望了解大家读后的想法和意见,鄙人也乐意接受人身攻击以
外的任何批评!

***********************************

             第三章:约法四章

  距离上一次射精仅仅过了一、两分钟,我的小弟弟还没来得及彻底软下去,
就再次以足够的硬度,插入了妈妈的桃源深处。妈妈那个关于我是否愿意跟别的
男人分享她肉体的问题,彻彻底底地点燃了我对她的欲火。

  「唔……唔……唔……」妈妈的舌头被我吸吮着不肯放开,只能含糊地发出
声音,向我表达她身体的愉悦。

  虽然到现在为止,我对于如何用肉棒取悦女人的经验还无限接近于0,但至
少我的持久力已经比刚才那一次有了质的飞跃。我懵懵懂懂地在妈妈的小穴里进
进出出了五、六分钟,没有任何节奏的变化,也没有任何深浅的不同,唯一的辅
助,就是与妈妈激情四射的舌吻。

  在我喘息的间隙中,妈妈终于把舌头缩回到自己的口中,对我说:「宝贝儿
子……妈妈……不知道……你都已经长这么……大了……人长大了……鸡巴也…
…也长大了……」

  我压根就分不清,妈妈到底是在真心夸奖我,还是在虚伪地卖弄她浪叫的功
力。对于15岁的年龄来说,我的鸡巴绝对不算小,虽然没有量过,但我勃起之
后,如果贴着肚皮的话,顶端能到达接近肚脐眼的位置。不过以妈妈丰富的床上
阅历,我这样的尺寸或许不一定能给她留下多么深刻的印象。至少在铁柱哥的偷
拍视频里那个鸡巴最大的家伙,长度就比我还要多了少许。

  想到这里,我有些无名火起。冲击妈妈阴道底部的力度陡然加大,同时七分
真实、三分恼怒地冲着妈妈喊道:「干死你个……骚货……干死你个……骚婊子
妈妈……」

  「操死妈妈……啊……操死骚妈妈……啊……操死你的……婊子妈妈……」

  如果说刚才的第一次交媾时,我还能感受到妈妈对我有一种疼爱的成分,现
在的妈妈应该是已经完全放开了。她彻底地抛下了母亲的身份,一边努力地用淫
荡的身体推动着我的快感,一边努力地用骚浪的语言煽动着现场的淫靡气氛。

  又过了几分钟,虽然我还没有明显的射意,但体力到底有些跟不上。尽管我
的身体素质还算不错,但连续高强度的腰腹动作,让我渐渐感觉到了吃力。

  「儿子……你躺下……让妈妈来……」妈妈体贴地对我说。妈妈的经验实在
是太老到了,我的状态一丝一毫的变化,都被她敏锐地捕捉到了。

  我依言拔出肉棒,翻身躺下。妈妈并没有马上爬到我的身上,而是用一只手
在阴户上抹了一下,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然后,她对我做了一个俏皮的表情,
把中指和无名指伸进了自己的小穴,抽出来的时候,拉出来一条浓稠、晶莹的白
线。

  妈妈接下来的动作,差点让我血管爆裂——她仰起头,抬起手,张开嘴,把
两根手指上沾着的我的精液和她的淫水的混合物,滴入了自己的口中!

  「嘻嘻!我宝贝儿子的童子精,味道真不错!」妈妈笑着说。她的表情看起
来就像一个调皮的少女,但嘴里说出来的话,却无疑是一个久经床阵且百战百胜
的处男「杀手」!

  做完这一系列的挑逗,妈妈面朝着我,抬起一条腿从我的身上跨了过去,缓
缓蹲下,一只手按着我的胸口,另一只手扶着我的肉棒,在她的阴唇之间前后摩
挲了几下,然后把我的龟头挤进了她的肉缝。她的手随即松开我的肉棒,臀部开
始慢慢下沉,直到全根没入。

  妈妈把垂落的秀发拢到一边,丰满的屁股开始起伏。她的动作舒缓而轻柔,
但我能明显感觉到,她在用力夹紧自己的膣腔。尽管她的小穴里有着足够的液体
作为润滑,但我的肉棒与她的阴道壁之间竟然产生了强烈的摩擦。随着妈妈动作
的持续,她的小穴越来越热,几乎快要把我的肉棒熔化在她的体内。

  在妈妈的起伏之间,她的双乳在我的眼前开始跳跃。我下意识地伸手抓住,
那手感真是美妙至极!柔软得可以变换成任意的形状,却又时刻用一种有力的弹
性,对我的搓揉作出反抗。

  「宝贝……喜欢妈妈的……奶子吗……」

  「喜欢……好喜欢……」我爱不释手。

  妈妈对我媚笑着说:「妈妈很久以前……可是个……平胸妹子……年轻的时
候做过……丰胸手术……奶子是变大了……但是……手感不好……你出国之后…
…妈妈……把奶子里的……硅胶……换成了……纳米材料……现在……摸着……
手感不错吧……」

  她如果不说,我的确没法相信妈妈的奶子竟然不是纯天然的。衷心感谢医学
的进步!

  「妈妈……这一点也不重要……只要是妈妈给我的……我都喜欢……不管是
天生的……还是后天加工的……不管是大的还是……小的……只要是妈妈的……
就是最好的……」

  「好儿子……妈妈……好感动……」妈妈伏低身姿,奖励了我一个芬芳浓郁
的,爱欲交织的吻。妈妈的嘴唇热的发烫,一股热流瞬间从我的大脑冲向胯下,
冲开了我精液的最后一道防线。

  我的肉棒如爆发的火山一般喷发,每喷出一股,妈妈就会用一声缥缈空灵的
「啊」声作出回应。

  突然,妈妈最后一个「啊」字的声音陡然拉长,包裹着我肉棒的嫩穴传来一
阵明显的抽搐,挤压着我龟头里的最后一丝精液;妈妈的手指在我的胸口上猛地
抓紧,指甲刺破了我的皮肤。射精的快感和皮肤的刺痛同时贯穿了我的每一条神
经,把我的脑海冲刷得一片空白……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回过神来。我的肉棒依旧浸泡在妈妈的湿热沼泽中,
妈妈趴在我的胸口,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地抖动着。我把妈妈搂紧了些。
「嗯……」妈妈轻轻地呻吟了一下,睁开眼睛,满含爱意地看着我。

  「我的宝贝儿子,你太厉害了!才第二次做爱,就把妈妈操上了高潮……」
妈妈说着,脸上露出一抹既淫荡又娇羞的表情。

  我在妈妈的背上来回抚摸着她比少女还要柔嫩的皮肤,微微沁出的香汗濡湿
了我的掌心。妈妈像一只安静的小猫,趴在我的身上,享受着我的爱抚。这一刻,
我觉得我们像极了一对刚刚享受完激情的爱侣,却丝毫找不到母子的温情。

  「唔……让妈妈起来……」妈妈悠悠地说。我松开手臂,妈妈支起身体,忽
然看见我被她的指甲掐出来的血痕,「哎呀!对不起,儿子,妈妈刚才……太兴
奋了,不小心……」

  「没关系,妈妈。」我对她报以微笑,「这是妈妈送给我的,作为男人成长
的勋章!」

  妈妈「咯咯」地笑着在我嘴上蜻蜓点水似的吻了一下,下了床走到门口,忽
然对我回眸一笑,说:「我的小男人,要跟妈妈一起洗个澡吗?」

  我和妈妈一起泡在浴缸里,妈妈对我说:「儿子,今后在做爱之前,最好还
是先洗个澡,这样对你自己和对女人都好。」

  我点了点头。妈妈又说:「如果是和别的女……孩子做爱,还是要戴套套,
知道吗?」

  「知道了。」我答应了一句,「妈妈,我问个问题,你别介意啊……你好像
……并没有要求跟你那个的人……戴套吧?」

  妈妈掩着嘴娇笑了一声,说:「你是怕妈妈怀孕哪?还是怕妈妈染上什么不
干净的病哪?」

  我挠了挠头皮,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妈妈说:「关于怀孕呢,妈妈自从生下
你之后,就做了永久绝育——妈妈从看见你的第一眼开始,就在心里打定了主意,
绝不让任何小孩跟你分享我的爱;至于染病嘛,妈妈接种了所有的疫苗,包括了
目前已知的所有通过性途径传染的疾病。」

  骚货!想得可真周到。再次衷心感谢医学的进步!

  「云川,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妈妈也有一个问题想问你。」妈妈换了一种正
式的语气。她的逻辑永远都是这么奇怪,你都还没问呢,我哪知道自己会不会介
意?

  不过,妈妈也并没有征求我意见的意思,问道:「刚刚我们做爱的时候,你
对着妈妈喊……『骚货』……还有『骚婊子』……妈妈想知道,你究竟是……瞧
不起妈妈,还是只是……嗯……一种在床上调情的话?」

  「哈哈!」我被妈妈的问题逗乐了,调笑着说道,「妈妈,我说完之后,你
不也叫着要我『操死你的骚货妈妈、婊子妈妈』吗?」

  妈妈大窘,满脸通红地说道:「小坏蛋!妈妈那是……那还不是……为了…
…迎合你嘛!」

  我把手轻轻地放在妈妈的脸颊上,爱怜地说:「放心吧,妈妈,我说那些话,
只是为了增加点气氛而已。我一点瞧不起你的意思都没有!」

  其实,要说我一点瞧不起妈妈的意思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但我的语气诚
恳得连自己都信了!

  我们互相给对方洗完了澡,走出浴室,换上睡衣。妈妈本来想让我在自己的
房间睡觉,但我软磨硬泡的要跟妈妈睡一张床,她半推半就着同意了。我知道,
她让我独自睡觉,她是怕我纵欲过度影响身体,而最终同意我跟她一起睡,也许
是想给我破处的第一晚,留下一个更美好、更满足的回忆吧。

  「上床之前,妈妈有话跟你说。」我们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妈妈要跟你
约法三章——」

  「第一,虽然妈妈和你有了肉体上的关系,但我始终是你的妈妈。在床上,
妈妈会尽最大的可能满足你的要求,你也可以无所忌惮地羞辱妈妈。但是除了做
爱的时候,你不能对妈妈有任何不尊重的表现,还有就是学习一定不能放松。总
之,在床上妈妈全都听你的,但下了床你得听妈妈的。明白吗?」

  「明白!」妈妈的语气很严肃,我也答应得很郑重。

  「第二,不管是和妈妈,还是和其他女人,你的性爱一定要有节制。这是为
了你的健康着想,你现在还在长身体。就算是成年之后,也不能纵欲过度。嗯…
…每一周射精次数不能超过……10次吧!不过,妈妈可以答应你,在有节制的
前提下,妈妈会想方设法,给你最大的满足。可以吗?」

  「好的!」

  「第三,妈妈虽然对性非常开放,但也不是完全没有禁忌。妈妈不喜欢按摩
棒、跳蛋那些个乱七八糟的东西,也很讨厌捆绑、虐待、调教等等SM一类的性
爱方式,更讨厌涉及排泄物的那些恶心的做法。如果你实在是想尝试,妈妈可以
让你体验一下相对口味没那么重的方式,但一旦发现你有变态心理的倾向,妈妈
会立即叫停。另外,拍照、录像是绝对禁止的。这是为了保护妈妈,懂了吗?」

  说到这里,妈妈应该是想起了被铁柱哥偷拍的那一次,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你看到的那个视频,是妈妈太大意了。以后妈妈会加倍小心的。」

  「明白!」

  「第四……」

  「等等,妈,不是约法三章吗,怎么还有第四啊?」

  「那就约法四章。」妈妈白了我一眼,说,「第四,只要你有兴趣,你可以
参与妈妈和别的男人的性爱游戏,也可以约上别人一起来操妈妈——前提还是你
自己有节制。不过,决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们有这种关系——除了你安叔吧。
这是为了保护我们俩,还有我们的家人、朋友,知道了吗?」

  「Yes ma’am!」

  「第五……」

  「什么!还有啊?」

  「第五,今天是星期天,你的射精次数限制,从明天开始生效。现在,跟妈
妈上床做爱吧!嘻嘻!」

  「哇呀呀呀呀!」我张牙舞爪地朝妈妈扑了过去。不料妈妈一个灵巧的转身,
我扑倒在了沙发上。趁着我从沙发上爬起来的工夫,妈妈留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闪身躲进了卧室。我追到门口,只听见房门发出「砰、咔哒」的声响,妈妈竟然
把我锁在了门外。

  「妈妈,快开门呀!」我急不可耐地敲打着房门。

  「不开!」妈妈起了玩心。

  「开一下嘛……」

  「就不开,你求我呀!」

  四十多岁的人了,还玩这个?我拿她没辙,只好软语相求:「求你了,妈妈,
开门放我进去呗!」

  「不开,光求人了,连句好听的都不说,一点诚意也没有!」

  我赶紧说道:「我的好妈妈,全世界最美丽的妈妈,可以把门打开吗?」

  「太假了,一点都不真诚。不开!」

  我为之气结:「你是我最最最爱的妈妈,我是你最最最爱的儿子,能放我进
去吗?」

  「哼!什么叫最最最爱的妈妈,你还有其他不是最最最爱的妈妈吗?不开!」

  「妈妈,我觉得有一首诗最适合你了: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

  「这是李白写杨贵妃的。不开!」

  「为什么呀?我把你比作杨贵妃还不好啊?」

  「哼!李白也太假了!写这首诗的时候,他都没见过杨贵妃呢!」

  就这样,我搜肠刮肚地想着各种各样的词汇、语句,陪着妈妈玩了七、八分
钟的游戏,始终没能让她把门打开。气得我使劲把门一拍,大声说:「骚货妈妈,
玩够了没啊!」

  就听见「咔哒」一声,门开了!我擦咧,敢情刚刚那句「骚货妈妈」才是我
对她最真诚的夸奖?!

  我推开房门,正摆出一个饿虎扑食的架势,却被眼前的妈妈惊呆了:原本穿
在她身上的真丝睡裙已经不知所踪,取而代之的,是一件超短的情趣旗袍!旗袍
的盘扣挂在了妈妈的脖子上,盘扣的下方却是一大片水滴型的挖空,直到露出妈
妈小巧可爱的肚脐。粉红色的透明轻纱挂在了妈妈的挺翘的胸前,几朵刺绣的梅
花恰到好处地遮住了她的激凸。

  妈妈转了个身。从背后看去,在一大片裸背的下方,只有小小的一片布料遮
住了她大屁股的大约三分之二,两条浑然天成的弧线在衣摆之下勾勒出一道诱人
的深沟。

  「好看吗?」妈妈回过头来,对我抛了一个媚眼。

  我咽了一大口口水,上面的头拼命地点着,下面的头拼命地抬着!原来她逗
我玩了那么久的开门游戏,其实是为我换上了这件情趣旗袍!

  我走过去在妈妈半裸的翘臀上狠狠的拍了一记,说:「妈妈,你太调皮了!
调皮的孩子要打屁股!」

  妈妈扮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说:「妈妈错了,不要打我的屁股嘛,妈妈
给你舔鸡巴还不行吗?」

  我的骚货妈妈,真是太可爱、太风骚了!

  妈妈在我跟前蹲了下来,把我的运动短裤连同内裤一起脱掉,然后双手扶着
我的大腿,伸出灵舌,从我的肉棒根部向上舔去。舔到冠状沟时,她用舌头绕着
我的龟头打了个圈,再张口含住。

  妈妈的嘴唇抿着我的冠状沟,在口中用舌尖在我的马眼上反复拨弄。我发出
「嘶」的一声低吼,浑身打了个哆嗦。妈妈对我的反应很是满意,赏给了我一个
极度骚媚的眼神,开始用嘴唇一前一后地套弄我的肉棒。她的舌头也没停止动作,
始终在我的龟头和马眼处打转。

  「不行……妈妈,你这样子……太骚了……我要射了……」只过了四、五分
钟,我便射意盎然。然而妈妈却加快了她的动作,并且用手开始轻轻地抚摸着我
缩紧的阴囊。

  我开始缴械投降,肆无忌惮地在妈妈的口中射出了今天的第三泡精液。妈妈
皱着眉头,承受着我的发射。等我射完,妈妈吐出我的肉棒,朝我张开了嘴,让
我看了看我射在她嘴里的精液。然后喉咙一动,把精液咽了下去。

  「宝贝儿子的精子真好吃!」

  我扶着妈妈站了起来,朝她的嘴吻去。妈妈挡着我,说:「咿!你想尝尝自
己射的东西啊?」

  我不由分说地把舌头伸进了妈妈的嘴里。一股腥味从口腔一直蔓延到我的脑
门,我却一点也没觉得恶心,只觉得格外的兴奋。

  等我松开妈妈的嘴唇,她捧着我的脸说:「儿子,还想要吗?今天晚上,不
管你要多少次,妈妈都满足你!」

  那还用说?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我在「勃起——做爱——射精——稍事休
息——勃起——做爱」的循环中又反复了四次。这四次双人剧烈运动中,我撕烂
了妈妈的情趣旗袍,在她雪白的奶子上留下了几道指印和吻痕,也把她送上了好
几次高潮;而妈妈引导着我,解锁了各种各样的体位,传授给我为女人口交的技
巧,告诉我什么样的姿势最容易让她到达高潮,教会我在女人高潮之后要怎样表
达体贴,还用指甲在我的胸口和背上又添上了几枚「勋章」……

  第七次射完,我的最后一丝力气也跟着精液一起离开了我的体内。我筋疲力
尽地躺倒在妈妈的大床上,妈妈用纸巾擦了擦我射在她脸上的最后一滴精液,在
我身边躺下,把头靠在了我的怀里。

  「宝贝儿子,今天是你的第一次,妈妈可以由着你的性子陪你放纵一晚。以
后可不能这样了啊!」

  我在妈妈的头发上轻轻地吻了一下,说:「知道了,妈妈……谢谢你!」

  妈妈温柔地笑着,说:「妈妈也要谢谢你!谢谢你的理解和包容,谢谢你没
有嫌弃妈妈,也谢谢你让妈妈爽得死去活来!」

  「对了,妈妈,我还有个疑问。」我对妈妈说,「之前约法四章的时候,你
说了几个做爱的禁忌,是不是还漏了一条啊?」

  「有吗?」妈妈疑惑地看了我一眼,说,「应该没有啊,妈妈不能接受的就
是那几样啊。」

  「之前看你的视频的时候,我记得你说过,你的屁眼是不能操的吧?」

  「噗嗤!」妈妈在我怀里笑得花枝乱颤。「你说的是这个啊?嘻嘻,你觉得,
像妈妈这样奔放的女人,会没有尝试过肛交吗?」

  「呃……」我不解地问道,「那你为什么不让那人插你的屁眼啊?」

  妈妈撅起嘴,瞪了我一眼,说:「肛交对妈妈来说呢,虽然谈不上喜欢,但
是也不抗拒。不过呢,你也知道的,妈妈是有一点洁癖的,每次肛交之前呢,是
一定要提前清洗干净的。不然的话,你想想,如果一根鸡巴在妈妈的屁眼里沾上
了什么东西,然后再塞进妈妈的嘴里……Yue,恶心死了!」

  说完,妈妈看了我一眼,抚摸着我的胸肌,问道:「小坏蛋,你是不是也想
操妈妈的屁眼啊?」

  「嘿嘿!」我一阵坏笑,伸手向妈妈的臀沟摸去。

  妈妈在我的手背上打了一下,说:「今天不行,你都射了七次了!赶紧睡觉,
天都快亮了。放心,就这个小小的要求,妈妈一定会满足你的!」

  我搂着妈妈,说:「妈妈,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啊:操过你的鸡巴里边,最
大的有多大啊?

  妈妈做出一副生气的样子,在我已经软下来的小弟弟上打了一下,说:「臭
儿子,哪有儿子问妈妈这个的?」

  我把妈妈搂紧了一点,嬉皮笑脸地说:「你就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嘛!」

  「我信你个鬼!」妈妈嗔道,「我就不信,你看A片的时候没见过大鸡巴?」

  「那能一样吗?我当然见过大的,但那些大的又没操过你……」

  妈妈气得在我的胸肌上咬了一口,但还是告诉了我,说:「进入过妈妈身体
的最大的呢,是一个黑人的鸡巴,大概有这么长……」她用手比划了一下,把我
吓了一跳,那长度几乎要赶上我的小臂了。

  「其实,太大的鸡巴操起来并不舒服,妈妈会有点疼。」妈妈的语气带着一
点点羞涩,「不过呢,那种特大号的鸡巴,如果懂的循序渐进,不要一开始就一
通蛮干的话,倒是有一个特别的好处!」

  妈妈停了一会,吊着我的胃口。看我一脸期待的表情,她爱抚着我的胸口,
接着说:「如果能体贴一点,让我能慢慢放松身体去逐渐适应,到后来呢,我可
以让他顶开我的宫颈。如果能直接往我的子宫里射精的话,那种快感……怎么形
容呢……就像是连来十分钟的高潮那样……而且,我会连续好多天缠着那根鸡巴
做爱,直到来月经为止!」

  卧槽,这么神奇?不过我的兴奋转眼就变成了沮丧,我的小弟弟虽然还有成
长空间,但怎么也应该达不到小臂的长度。

  妈妈看着我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傻儿子,妈妈又没有说,只有那个最大
的黑人才能够插到妈妈的子宫里去。」

  柳暗花明又一村?我又兴奋起来了!

  「你看过的那个视频里的三个男人,应该有个鸡巴特别大的,对吧?那天,
妈妈就被他顶开了宫颈……」

  「我操!」我惊呼道,「原来那天你叫着说什么插到你的子宫里了,竟然是
真的啊?」

  妈妈点了点头,说:「嗯呐,所以那一下,妈妈叫的特别浪,对不对?妈妈
就是想刺激一下他,看看能不能在我子宫里射出来。只可惜,稍微差了那么一点
点……」

  我又沮丧了:「那人应该比我还长一点呢……」

  「傻儿子,你自己都不知道吧,在射精的时候,你的臭鸡巴会突然胀大,而
且会一下子胀大不少呢!」妈妈在我的鼻子上刮了一下,淫荡地笑了。「如果姿
势和角度合适的话,你完全有机会的哦!」

  「真的?」我一下坐起身来。

  「真的!」妈妈拉着我的手,让我躺下,又捡起了被早就我们踢到床下的空
调被盖上,说,「但是如果你现在还不睡觉的话,就会是假的了!」

  第二天,我是被妈妈叫醒吃午餐的。我搂着妈妈亲了个嘴,在床上伸了个懒
腰,只觉得浑身酸疼。妈妈却是一副神采奕奕的样子,我都怀疑她是不是对我用
了什么采阴补阳的功夫。

  正吃着妈妈点的外卖,她的电话响了,是安叔打来的。

  「喂……安明……嗯……是的……我知道……我会掌握好分寸的……嗯……
你放心……」妈妈一边跟安叔讲着电话,一边不时的看我一眼。那表情,就像是
一个怀春少女,向自己的哥哥吐露初开的情窦。

  安叔真是妈妈可以推心置腹的好朋友。他们讨论的,肯定是我和妈妈上床的
事情。盯着妈妈娇羞的样子,我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要是我跟安叔一起操妈妈,
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挂了电话,妈妈对我说:「回头你把那个视频链接,还有那个偷拍的人的信
息,都发给你安叔。他会想办法把视频删掉的……你盯着妈妈看什么呢?」

  我回过神来,答道:「好的,我一会就发给他。」

  妈妈摸了摸自己的脸,说:「你干嘛一直傻傻地看着妈妈?」

  「我在想,妈妈如果把头发烫卷,会是什么样子?」真是机智如我!

  妈妈挑起一缕秀发,在食指上绕了绕,犹豫了一下,说:「好,妈妈等一会
就去烫个卷发,不过,你要陪着妈妈哦!」

  下午的时候,我陪着妈妈刚走进一家造型屋,一个发型师就迎了上来,热情
地招呼道:「媛媛姐来了?今天想剪发还是洗头?」

  如果这个发型师卷着衣袖,露出半截纹成了花臂的胳膊。紧身的衬衣包裹着
壮硕的胸肌,呈现出一副倒三角的身材。如果不是在腰里挎着一套剪刀、梳子之
类的理发工具,我肯定会把他当成一个健身教练。

  「Kevin,给我烫个卷发,大波浪的。」妈妈指着墙上挂着的一张海报,
「跟那个款式差不多的,不过头顶不烫,从耳朵这里的位置开始……」

  肌肉男发型师惊诧地说:「您要烫发啊,想清楚了没啊,烫了的话,上次您
花八千多块的头发保养就白做了哦!」

  我也惊诧了!八千多块对我家来说,虽然不是笔什么大钱,但只是做一次头
发保养……我滴个骚货妈妈,真舍得在「漂亮」二字上下本钱啊!

  妈妈说:「没关系,我儿子想看看我烫卷发是什么样子,烫吧!」

  「哎呀!这是您儿子吗?不会吧,您儿子都这么大了?」

  「当然不会了!我是她干儿子!」我给了妈妈一个眼神,制止妈妈露出疑惑
的表情。「我是个大人了,干妈还这么年轻漂亮呢!」

  「我就说嘛!那你们先坐一下,我去准备下东西。」

  趁着发型师走开的当口,我小声问:「妈妈,你跟这个Kevin上过床没
啊?」

  「没有。跟他挺熟的,不好意思呢。臭儿子,你干嘛说是我干儿子啊?」

  「那你想不想让他操你一次?」我笑得很淫荡。

  妈妈还了我一个更淫荡的笑,那表情看得我骨头都酥了。

  「可以啊!不过,我有一个要求。」妈妈把嘴凑到我耳边。

  「我要你跟他一起操我!」

              (未完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