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妈妈的真实世界】雷媛媛三部曲之三(第五章)

**小说 2022-11-19 17:30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妈妈的真实世界】雷媛媛三部曲之三(第五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妈妈的真实世界】雷媛媛三部曲之三(第五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 空空如也(ID:1371102)
2022/09/29独家发表于:SIS
是否首发:是
字数:8,698字

***********************************

  这些天陆续收到了不少有趣、中肯的建议,有些跟我的想法不谋而合,有些
则开拓了我的思路。评论区的意见是真的能给我带来创作的动力!

  可惜的是,马上就要放假了。放假那几天,因为要回老家,估计没有机会写。
所以更新会暂时中断。不过不需要担心本作会烂尾,因为我已经写到第7章了!

***********************************

             第五章:情挑处男

  我以前一直都不敢相信,肛交也能让女人达到高潮。但妈妈那抽搐的身体,
那淫荡的叫声,那绷直的脚背,那蜷曲的脚趾,还有那叫上只剩一只的高跟鞋,
都让我不得不信!让我更不敢相信的是,我居然可以用肛交,把在床上战无不胜
的妈妈,操得几乎晕死过去!

  射过两次的Kevin看着妈妈的表现,显得又惊异,又羡慕。他身材健硕,
孔武有力。我虽然没有他那样的肌肉,但我的肉棒却比他更加威武雄壮;我虽然
远不如他的力大无穷,但我却能比他更好地把胯下的淫妇操得丢盔卸甲。

  我把肉棒插在妈妈的菊蕾里,不再抽动,静静地等着她恢复神智。良久,妈
妈终于稍微清醒了一点,想起刚才屁眼喷精,和肛交到高潮的场景,妈妈羞得无
地自容,从身边抓过一个枕头盖在脸上,呜咽着说道:「呜呜……羞死人了……」

  我乐不可支地拨弄着妈妈的乳头,说:「干妈,儿子的『孝敬』,你还满意
吧?」

  「从来么这么丢人过……呜呜……」

  我拿开枕头,指着她嘴边被口水浸湿的床单,说:「干妈,我只知道你被操
爽了,小穴里会流水。没想到,你爽起来的时候,上边的嘴里也会流水啊!」

  妈妈把脸使劲地扭到一边,粉拳无力地捶着我的胸口:「你还说……你还说

  「好好好,我不说了,」我用力插了一下,「我只操!」

  「啊!」妈妈叫了一声。声音不是太骚,她是真的觉得痛了。「疼……不行
了,不能再操屁眼了……」

  我缓缓地从妈妈的屁眼里抽身出来,怜惜地吻着妈妈的嘴唇。刚开始,妈妈
只是静静地、被动地让我吻着。但没过多久,她的嘴唇逐渐发烫,开始不自觉地
吸吮我的舌头。我把肉棒稍稍抬高,插入了她的小穴。

  「唔……」妈妈娇吟了一声,双腿一盘,缠在我的腰上。「轻一点……让妈
妈缓缓……啊……」

  妈妈昨天晚上曾经告诉过我,大马金刀、畅快淋漓的操干可以让女人迷恋上
一个男人。但如果男人在疯狂之余,还能让女人感受到体贴、温柔、疼爱和尊重,
那么女人会很容易爱上这个男人。看妈妈现在的状态,她肯定更希望我能够体贴、
温柔地对待她。

  我突然想起来,铁柱哥在他偷拍妈妈4P的那个视频里,他曾经用缓进急出的
方式,把妈妈推上过一次高潮。于是我模仿着那种节奏,缓缓地插入,快速地抽
出,再缓缓插入,再快速抽出……果然,妈妈的眉头逐渐开始舒展,呼吸逐渐回
复均匀,表情逐渐变得妩媚,就连看我的眼神,也变得清澈,带着赞许,甚至还
有一丝谢意。

  「啊……妈妈好舒服……好棒……大鸡巴儿子……好棒……操得妈妈好舒服
……」妈妈的叫声轻轻的,不如之前的浪荡和风骚,在我的耳朵里,却更加空灵
飘荡,足以绕梁三日。

  「啊……舒服……好儿子……唔……」我在妈妈的小穴里温柔地进出了七、
八分钟,妈妈主动地吻着我的脸,嘴唇一张一合地,慢慢移到我的耳边,柔声说,
「可以快一点了……啊……啊……」

  妈妈的声音加大:「可以用力了……好儿子……啊……啊……啊……」

  声音再次加大:「再用力点……大鸡巴儿子……啊……妈妈又来了……啊…
…你的鸡巴……变大了……好大……啊……啊!啊!啊!啊!」

  我趴在妈妈身上,吻了吻她的香腮。和妈妈同时攀上高潮,无论是肉体还是
心灵,都是一种极致的快乐!

  等我从妈妈身上爬下来,Kevin也上了床,关了灯,和我一左一右地夹
着妈妈大被同眠。经历了连续两晚激情四射的性爱之旅,我和妈妈都十分疲倦,
很快便沉沉睡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在酣睡中被一阵拍打玻璃的声音吵醒了。睁眼一看,妈
妈和Kevin都不在床上。浴室的灯亮着,淋浴间与客房之间的磨砂玻璃墙上,
贴着两只手掌,还有两颗乳头和两团变了形的乳肉。

  睡魔仍未远去,我翻了个身,任由他们在浴室里偷欢,自顾自地再次睡着了。

  再度睁开眼睛时,妈妈正躺在我的对面,静静地看着我,Kevin却不见
踪影。我揉着眼睛对她说:「妈妈,早上好!」

  妈妈在我的嘴上轻轻一啄,说:「不早了,都快中午12点了!」

  「那就中午好呗!」

  妈妈掀开被子,在我的屁股上轻轻拍了拍,说:「快起来,去洗个澡,差不
多就该退房了。等会想吃什么?要吃点好的,这两天你累成这样,得好好补一补
才行。」

  「去吃佛跳墙吧,好久没吃了。」我对妈妈说着,下床往浴室走去。

  「儿子,等一下。」妈妈突然叫住我,红着脸说,「早上的时候,妈妈起来
去洗澡,Kevin跟了进来,妈妈……没经过你的同意,又跟他在浴室里做了
一次……你会不会怪妈妈?」

  我走过去轻轻抱了一下她,说:「我的骚妈妈,我从来没有说过,你要经过
我的允许才能和别的男人做爱啊?」

  妈妈羞答答地说:「妈妈知道……可是做完之后,妈妈心里突然觉得有点怕,
怕你会生气……」

  我在妈妈的额头上亲了一下,说:「妈妈,谢谢你的坦诚!如果我觉得不高
兴了,我一定会告诉你的,那个时候你再选择停止还是继续,好吗?」

  看着妈妈开心地点了点头。我忽然觉得,妈妈是不是爱上我了?女人对男人
的那种爱。我突然生出了一种强烈的成就感。

  我和妈妈正吃着佛跳墙,妈妈说:「儿子,下午妈妈要回一趟公司,有些事
得去处理一下。你呢?有什么安排?」

  「四点半图书馆有个活动,我想去看看。」我捋了捋头发,「那之前先去K
evin那剪个头发吧,英国理发太贵了,还是得在国内多剪几次。」

  听到我提起Kevin,妈妈的脸又红了。

  吃完午饭,我独自去了Kevin的发型屋。一见到我,这货显得异常地活
跃。洗剪吹全部由他亲自出马,把我伺候得无比周到。

  「兄弟,我问你个事啊。」洗头的时候,Kevin悄悄地问我,「你跟你
干妈认识多久了啊?」

  「三天前啊!」我轻描淡写地说。我并不是在刻意隐瞒,妈妈呢我是已经认
识十五年了。但「干妈」嘛,真的只有三天,只要把「干」念成四声就行了。

  「我去,牛B啊!」Kevin一脸的羡慕,「不过呢,你是真的有本钱,
鸡巴大不说,体力还那么好,竟然把那样一个风骚的姐姐操得下不来床,嘿嘿!」

  「哪有那么夸张!」

  「是真的呀!早上你还没醒,你干妈下床的时候,我看路都有点走不稳。后
来她去洗澡,我看到她的小逼和屁眼都是肿的……」

  「那你他妈还又操了她一回!不是自己的干妈你就不知道心疼了是吧?」

  「嘿嘿!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这肌肉男笑得一副贱贱的样子,让我一阵肉麻。

  Kevin见我并没有真的生气,又说:「兄弟,你说,我有没有可能认她
做个干姐姐?」

  「那你不成了我干舅舅了?滚!」

  玩笑归玩笑,我知道Kevin不过是想有机会跟妈妈再续前缘。在他看来,
我也许只是妈妈的众多炮友之一,只不过年龄有些差距,另外喜欢在床上玩母子
的角色扮演而已。我没有彻底回绝他,毕竟我跟他合作得还挺愉快。不过,这种
事情的决定权还是在妈妈手里。我告诉他,反正妈妈经常要去找他弄头发,机会
得靠他自己把握。

  剪完头发,赶到图书馆,时间刚刚好。我参加的是一个历史学教授的新书签
售活动外加演讲。他的前几部着作还比较对我的胃口,所以看到广告,我就来了。

  他的演讲还是挺风趣的,内容和见解也有他的独到之处。演讲结束后,主持
人向现场观众提问,一个跟我差不多年纪的男孩拿到了话筒。

  「我想请问一下老师,您曾经在一次公开场合说,孔子是个伪君子。您这么
说的依据是什么呢?」

  教授答道:「这位同学误会了。我当时说的是:孔子标榜的是『仁』,但孔
子的有些做法,却『利君而不利民』。我相信,那是孔子为了借助政治力量推行
自己学说不得以而为之。但相比之下,生活在类似的社会环境中的孟子,却提出
了『民贵君轻』的思想,更为难能可贵。所以,我说孔子和孟子比起来,略微有
那么一点虚伪。我可没说孔子他老人家是伪君子啊!」

  这个话题倒是勾起了我的兴趣,我也举手提问,居然也被主持人幸运地点到
了。

  「您刚刚提到了孔子,我有一个观点,不知道您是否同意:孔子的思想当中
还是存在那个时代明显的局限性,比如他对社会阶级制度的维护,比如他对男尊
女卑的坚持等等。他的学说在诸子百家争鸣的年代并没有得到推行,但在后来作
为唯一正统学说的两年多年里,我们只是继承却没有发扬他的思想。甚至在宋明
理学家那里,还进一步教条化了。所以我的结论是,孔子之所以被称为『圣人』,
并不是因为他有多伟大,而是因为他为统治阶级提供了压迫人民的思想工具,也
为男人提供了压迫女人的思想工具。」

  「我完全同意!这位同学,你的思想已经超越了你的年龄!大家一起为他鼓
掌!」

  本来想碰撞一点思想火花,但他说完全同意,反倒让我有点兴味索然。待到
活动结束,我正准备离开,之前那个提问的男孩把我叫住了。

  「同学,能跟你交个朋友吗?我叫李洛晨,15岁,刚刚初中毕业。」他朝
我伸出手。

  我跟他握了握手,说:「我叫胡云川,跟你一样,也是15岁,初中毕业。」

  李洛晨说:「你的思想好有见地啊!连教授都对你那么高的评价!」

  我略有一丝得意,跟他聊了起来,居然还很投机。直到妈妈打电话叫我陪她
吃饭,我才跟李洛晨互留了联系方式,并约好第二天在图书馆再见。

  接下来的三个晚上,我没有让妈妈出去约炮。一来前两个晚上妈妈被操得太
狠,我怕她身体扛不住;二来呢,我还得遵守妈妈的约法四章。所以,我只是每
个晚上跟妈妈不是特别激烈的做一次爱,在他的小穴、淫嘴和肛门里各射了一次。
妈妈倒是想了不少法子来增加我们之间的情趣,这三个晚上,我体验了乳交、深
喉和丝袜足交。前两个我都很喜欢,但丝袜足交却没勾起我多大的兴趣。

  其实,当妈妈全身上下只穿着一条黑丝连裤袜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特别
的兴奋。那黑丝袜看着相当诱人,用身体感受起来却远不如妈妈柔嫩的皮肤那样
舒爽。妈妈用她的黑丝小脚在我的肉棒上搓了半天,我除了正常的勃起,没有任
何其他反应。倒是后来,我从她的大屁股那里撕破了丝袜,一边用狗交的姿势操
着妈妈的屁眼,一边用手抽打她的淫臀,一边听着妈妈娇声呼痛的浪叫,射得一
塌糊涂!

  意外的是,我跟李洛晨越聊越熟络了,头两天只是聊历史文化,第三天就开
始聊游戏和足球了。到了第四天,我们已经偷偷聊起了AV……我发现,这小子
居然是个不折不扣的熟女控!

  要不要便宜这小子,让他尝尝妈妈这个极品美熟女的滋味?不对,应该是要
不要便宜妈妈,让她榨干这小子的童子精?妈妈一定不会反对,说不定还会很开
心!

  「洛晨,悄悄告诉你个事。」我故作神秘地对他说,「我有个干妈,长得特
别漂亮!」

  「是吗?那挺好的啊!」

  他没听出我话里有话。我又说:「别看她已经四十多岁了,那叫一个风韵犹
存!不但漂亮,身材还特别好,前凸后翘,是你最喜欢的美熟女类型!」

  「哇塞!」

  看着他亮眼放光的样子,嗯,孺子可教也,开始上道了。

  「我干妈呢,不但漂亮、身材好、皮肤好,还特别风骚……」

  这小子咽了一口唾沫。

  「实话实说吧,其实所谓的『干妈』呢,只是个称呼,我跟她的真实关系是
……」我把嘴凑到他耳朵边上,说,「炮友……」

  这小子一哆嗦,差点没跪下把我当神一样崇拜了!

  「等一会呢,我干妈会过来接我一起吃饭,我叫你一起。机会我给你创造,
能不能成就看你的造化了!」

  这小子感动得鼻涕都流出来了!

  接下来的半个多小时里,我一边等着妈妈,一边半真半假地回答着李洛晨对
妈妈的各种好奇的提问。等妈妈到了大门口,打电话叫我出去,这小子三步并作
两步,竟然冲在我前边。我一阵好笑,说:「你走那么快有个屁用啊!你知道该
上哪辆车吗?」

  我一边取笑着他,一边走到妈妈的车旁边,拉开副驾的车门,人还没坐进去,
先叫了一声:「干妈!」

  妈妈听了一愣。我接着说:「我有个新交的朋友,晚上吃饭带上他一块吧。」

  说完,我朝妈妈眨了眨眼睛。妈妈是何等的冰雪聪明,立刻就懂了。说道:
「没问题!叫你朋友上车啊。」

  我朝李洛晨招了招手,他屁颠屁颠地坐到了后座,对妈妈说:「阿姨好,我
叫李洛晨,给您添麻烦了!」

  「没事,你是我宝贝干儿子的朋友嘛!」妈妈对她笑了笑,转过头搂着我重
重地亲了一口,说,「想吃什么?尽管说!」

  李洛晨在后座看的眼睛发直——因为骚货妈妈跟我实在太有默契了,刚刚当
着他的面,妈妈亲的是我的嘴!

  我选了一家烤肉店,打算大快朵颐一顿。说起每次回国之前,我最期待的一
件事就是吃——英国的东西实在太他妈难吃了,炸鱼和薯条居然能成为代表性的
美食?不过今后肯定不一样了,今后,每年除了暑假的另外几个假期,我肯定也
会飞回来的。在国内多性福啊!

  到了烤肉店,妈妈去停车,让我和李洛晨先去点菜。这小子在妈妈面前表现
得特别彬彬有礼,一离开妈妈的视线就原形毕露地对我说:「云川,你干妈实在
是太正点了!哎,你教教我吧,要怎么才能爬上她的床啊?我实在是一点经验也
没有啊……」

  我心说,你想爬上妈妈的床,凭我上车时那句「干妈」就差不多够了!不过
我看他的样子,越发觉得今天会有一个很好玩的晚上,于是逗着他,说:「这可
不好说,我也没经验啊,我能被干妈看上,是因为鸡巴大!」

  「呃……多大?」

  我伸出一只手,把拇指和中指张开到最大,对李洛晨比划了一下。

  「我去!天赋异禀啊!」李洛晨惊叹,随即又问,「但是,阿姨是怎么知道
你有根大鸡巴的呢?」

  这货反应还真挺快!我赶紧瞎编道:「我就是在微信上加了附近的人,然后
拍了张鸡巴硬起来的照片发给她,就被她约出来了呀!跟她操了一晚上,她觉得
不够,就认了我当干儿子,然后我们就保持着这种床下母子、床上夫妻的关系了
!」

  「乖乖!操了一晚上,厉害啊!哎,那一晚上你们做了几次啊?」

  「七次!」

  「太牛逼了,一夜七次郎啊!师父,请受徒儿一拜!」

  我们没羞没臊地小声聊了一会,妈妈进来了。李洛晨立刻又回到了那副乖巧
少年的样子。

  我们烤着肉,妈妈起身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的时候我隐隐约约的觉得她有
点不一样了,但又看不出来什么。等桌上的食物被扫荡完,妈妈把胸前的衣襟拉
起来,放在鼻子下边闻了闻,说:「吃烤肉就是这点不好,弄得衣服上全是味,
一会得找个地方换身衣服才行了。」

  看到妈妈这个动作,我知道她是哪里不一样了。妈妈今天穿的是一件宽松版
的丝质衬衣,之前从领口的以下的第二粒钮扣开始,都扣得好好的,但她从洗手
间出来的时候,双乳之间的那粒钮扣被解开了。她那个看似不经意的动作,非常
自然地在衬衣上拉开了一道口子。一小片白得光芒四射的皮肤,带着一小段玲珑
起伏的曲线,闪耀在我们眼前。

  骚货妈妈,在洗手间里居然把内衣也脱了!

  我对妈妈诱惑男人的功力欣赏得无以复加。上次在酒吧诱惑Kevin,这
次在饭店里诱惑李洛晨,语言的暗示、表情的挑逗,通通都不需要。只需要用一
个看似在不经意间,实则是在精心设计下的动作,透露一下自己身体的某个优势。
这种效果,比那些庸脂俗粉天天露在外边的乳沟强太多了!

  妈妈收到我赞美的眼神,嫣然一笑,说:「走吧,先陪我去买件衣服,然后
再带你们去个好玩的地方!」

  买衣服的时候,妈妈又做出了一次奇怪的举动,她没让我们陪着,而是让我
们坐在车里等。没过多久,她拎了个纸袋子回来了,然后开着车,带着我和李洛
晨向城外的方向驶去。

  一转眼,车已经上了高速公路。我不解地问:「干妈,你这是想把我和洛晨
卖到哪去啊?」

  妈妈「咯咯」笑着,说:「等会你们就知道了。」

  将近一个小时之后,我知道目的地是哪了,路牌上清楚地写着:下一出口,
温泉度假村,1km……

  这家温泉酒店的大堂装修得富丽堂皇。妈妈去前台办手续,让我和李洛晨去
买泳裤。我们在酒店商场漫不经心地挑着。李洛晨说:「云川,你说,阿姨这是
准备跟我们在这里偷情呢,还是只是请我们泡温泉啊?」

  「二货!不是为了打炮的话,大夏天的,谁愿意花这么多钱来洗热水澡啊!」

  「不会啊,夏天泡温泉也挺舒服的……」

  「你大爷的!对我这么没信心?」

  「那不会,那不会!川哥说是来打炮,那就一定是来打炮的!嘿嘿……」

  「我有根据的!」我拍着胸脯对他说,「你没见她都没来挑泳衣吗?她总不
可能只穿自己的内衣裤泡温泉吧?」

  「川哥,我服了!小弟对你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啊!」

  我想起来一点什么,对他说:「我得跟你明确一点:干妈是没老公的,所以
不能叫偷情。知道吗?」

  买好泳裤,妈妈带着我们走出大堂,上了酒店的摆渡车,又开了四、五分钟
的车,我们到了一个小院的门口。妈妈打开门,我们眼前一亮,这是一个独栋的
小别墅,客厅有一面墙全是落地玻璃,外面是一个露天温泉池,正氤氤氲氲地往
外冒着热气。温泉池被木质院墙围了起来,空间开放,视线私密。

  我打心底里夸着妈妈:骚货,真会挑地方!

  「你们先去洗个澡,然后到池子里等我。」妈妈说。

  我们遵旨照办。等我们泡在温泉里,妈妈拎着纸袋子进了浴室。过了一会,
她盘着湿漉漉的卷发,披着一件浴袍,聘聘婷婷地走到了温泉池边。然后,她轻
轻拉开浴袍的腰带,在我们翘首以盼的目光后,一点一点地打开了浴袍……

  绝了!妈妈的身材绝了,妈妈的皮肤绝了,妈妈身上那件泳衣,太太太他妈
绝了!

  我承认,我对李洛晨做出的妈妈没有泳衣的判断是完全错误的。但另一点,
却是百分百得到了印证!那竟然是一件红色半透明的蕾丝泳衣!古典式的立领敞
开着,从脖子开始,一条斜襟直达腰部,斜襟上的盘扣好端端地扣着,但明显偏
小的尺码完全包裹不住妈妈傲立的乳房,一团丰腴的乳肉裂衣而出。深色的乳头
和乳晕,在红色蕾丝的笼罩下,形状清晰而轮廓模糊。妈妈的白嫩大腿微微交叉,
在她神秘的三角地带,蕾丝布料以一个锐利的角度钻入她的胯下,最窄处竟盖不
住她的黑森林,卷曲的阴毛顽皮地钻了出来。

  看着我们血脉喷张的样子,妈妈双手一扬,浴袍飘落在地。她款款做出了一
个T台秀的转身动作,背对着我们分腿而立。我和李洛晨的眼珠子都瞪出来了:
从妈妈背后看过去,泳衣的胯部经过妈妈的黑森林后,竟然分成了两股,分别从
她的两侧的翘臀向上蜿蜒到腰部。臌胀的大阴唇、娇凸的小阴唇一览无余。淫臀
间深邃的沟壑里,娇嫩的菊蕾若隐若现。

  妈妈回眸一笑,问:「两个小色狼,喜欢吗?」

  「嗯……喜欢……」我和李洛晨同时答道。那个「嗯」是我们咽口水的声音。

  妈妈在池边坐下,把两条笔直纤细的小腿伸入池中,玉足轻轻一撩,一阵水
花打在我和李洛晨的脸上。

  我们抹了抹脸上的水珠,只见妈妈朝我们伸出手,说:「拿来!」

  李洛晨还在不明所以,我已经在水底下飞快地脱下了泳裤,递给了妈妈。那
小子恍然大悟,赶紧依样行事。

  妈妈把两条湿淋淋的泳裤往后一扔,对着我们手指一勾。这次李洛晨的反应
比我还快,抢先一步,「腾」的一下从水里站了起来,带起了一大片水花,妈妈
的泳衣被打湿了一大片。「讨厌!」妈妈娇嗔着,看着李洛晨那根怒气冲冲地指
着妈妈的肉棒。她也站起身来,往前走了两步,然后把娇躯泡进了温泉。紧接着,
妈妈的双手从水下伸了出来,握住了两根挺立的肉棒。

  妈妈先含住了我的肉棒。我一边享受着,一边对她说:「干妈,洛晨还是个
处男,你要好好照顾他啊!」

  妈妈吐出我的肉棒,弯起食指,在鬼头上轻轻弹了一下,嗔怪地说:「臭儿
子,装什么装!你自己也破处也没几天好吗?」

  话虽如此,妈妈却转头对着李洛晨说:「小洛,你只要放松,其他都交给阿
姨就可以了,好吗?」

  「好的……啊!」话音未落,妈妈已经把他的肉棒含进了嘴里,开始前后套
弄。这个温泉池水深大约接近一米,我站起来之后,水面没过了我的半截大腿。
李洛晨比我矮了一截,他的身高还不到一米七,站起来之后,肉棒也就比水面略
高一点。妈妈的嘴在前后动作的时候,秀气的下巴在水面上一下一下的点着,倒
有种别样的情趣。

  被妈妈冷落的我也泡进池子里,在水下摸索着妈妈的隐秘之处。刚摸到她的
蜜穴入口,妈妈忽然站了起来,对李洛晨说:「别射,先忍一下,射到阿姨里面
来!」

  说完,妈妈转过身,弯下腰,双手撑着池边,把穿着开裆情趣泳衣的大屁股,
以一个极其淫荡的动作撅了起来。李洛晨赶紧向前一步,扶着肉棒,对准妈妈的
小穴,腰部一挺……

  「啊!」妈妈浪荡地一叫。

  「啊!」李洛晨的声音却闷闷的。到底还是个处男,刚进去就射了。

  「啊……舒服……你射了好多……」李洛晨恋恋不舍地拔出肉棒,妈妈赶紧
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穴口,说,「我喜欢小处男的精液,不能流出来了……」

  听到这骚媚的语言和语气,我的肉棒一阵暴怒。我对妈妈说:「骚货妈妈,
我来帮你把处男精顶到里面去!」

  说完,我拉开妈妈的手,一杆到底!

  「啊……好儿子……妈妈的……大鸡巴儿子……啊……你插得……好深……」
妈妈压根没管周围的环境,高声浪叫。这个温泉池虽然有围墙,但妈妈淫荡的叫
声,却可以越过围墙,飘得很远。

  我狠狠地在妈妈体内穿刺着,咬着牙说:「骚货妈妈……婊子妈妈……叫的
再大声点……多叫几个人过来……操你……」

  妈妈果然提高了音量,几乎是喊着:「啊……妈妈……喜欢……被大鸡巴儿
子……操上天……我不给……他们操……我要他们看着……大鸡巴儿子……操婊
子妈妈……」

  李洛晨在旁边目瞪口呆地看着我怒操着妈妈,我产生了一种在他面前炫耀一
下的想法,停下动作,一个公主抱抱起了妈妈,往屋里走去。

  李洛晨跟着我进了屋。只见我把妈妈往床上一抛,妈妈在惊呼声中趴倒在床,
我扑上前去,一手按着妈妈的粉背,一手分开妈妈的翘臀,从妈妈最敏感的角度
插入。

  果然,这个角度迅速点燃了妈妈的身体。她之前的浪叫声中,有不少调情的
成分,这时已经完全变成了欲望的宣泄——

  「大鸡巴儿子……好会操……啊……操死我了……啊……操死我了……」

  我奋力向妈妈的高潮挺进:「操死你……骚货妈妈……操死你……骚婊子妈
妈……操烂你的小骚逼……」

  大约五分钟以后,妈妈如我预料的那样叫着:「啊……你好会操……大鸡巴
操死我了……啊……操死我了……啊……妈妈不行了……啊……不行了……要来
了……啊……要来了……啊……啊!啊!啊!啊!……」

  高潮中的妈妈一如既往地做出了强烈的肢体反应。我扭头看了看旁边的李洛
晨,这货呆呆地看着浑身抽搐中的妈妈,胀得发紫的龟头猛地飙出一股又一股精
液,落在妈妈头顶的秀发上。

              (未完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