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欣径自然量】(十七:阱之章)

**小说 2022-11-13 17:24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欣径自然量】(十七:阱之章)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欣径自然量】(十七:阱之章)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布丁风行者
2022/5/15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7953

  「陷阱、正大的阳谋:阴谋并不值得炫耀,摆上台面才有牌面。」

  第二天起来,没有美好的morningcall,也没有咋咋呼呼的叫喊
声,虽然仅仅是短短的几天,我却觉得很不习惯。

  或许是一直以来我都是那种安安静静的人,其实内心深处也在期待着那种热
闹的争吵,只是从来没有人和我热闹地争吵。

  有点想念马嫣然了。

  打开微信和她道了个早安,也和璐茗道了声早上好,没有得到回复,大概还
在睡觉吧。

  看了一下时间,也不过9点多,对于正在放暑假的学生来说,起来嗨的人早
早就起床玩了两个多钟,熬夜的人或许现在不过处在深度睡眠的时间里。

  静欣已经上班了,桌子上有一份凉掉的粥,还有一张小纸条:今天要完成作
业哦,你中午自己随便吃点,晚上我带菜回来。

  喝完一碗粥之后,我打开微信,问关伟豪一件事情:你经常玩的剧本店有没
有我认识的熟人,我意思是没失忆之前。

  没想到他一下子就回复:没有,干嘛?你还想做女装大佬去那边玩?

  不愧是剧本杀达人,从简短的字眼中就能得到有用的信息,被他拆穿的感觉
不算太糟糕,这也是预料之中的结果。

  我光明正大地回复:对,我就想去那儿做女装大佬,这是一个沉浸的世界,
我可以忘记我自己是谁,我失不失忆也没关系,那是一段截然不同的人生。

  等了大概三分钟,也许他在斟酌字眼,回复了很长的一段话:我没办法代入
达叔你现在的想法,我们这些和你较为亲密的人都会想办法让你融入回来圈子里
面。你其实不必逃避你失忆这件事情,当然,如果你解锁了奇怪的兴趣爱好,我
虽然痛心疾首,但是,尊重祝福。

  关伟豪确实是一名颇为关心好友的人,还没等我酝酿好怎么回复,他便已经
回复到:我去得算是频繁了,暂时没有见到我们同班的同学,至于有没有你小学
的同学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觉得,如果不是很亲密的人的话,不会认得你的。

  我唯有简短地回复:谢了兄弟,没齿难忘。

  没想到,他却来了一段:你女装去玩剧本杀的感觉怎么样?和我CP不难受
吗?

  我昨天是没有真的想过这个问题,只是静欣回来问到我才回忆了一下当时的
情况,现在和当事人聊天,惊觉的确不存在尴尬的说法。

  我洗好碗碟,瘫坐在沙发上,回复道:你这么说来,我还真的没有什么感觉,
可能我不知道什么叫做爱,就是玩而已,目的就是想怼死不同阵营。

  关伟豪等了几分钟才回复:我建议,你不要去玩情感本,我不想我身边的朋
友弯了去搞基。

  这个建议我接纳,我是为了自己玩得高兴兼拉静欣入坑才女装的,或许自己
有些恶趣味在里面,但是如果真的让我玩情感本和一个陌生男人搞cp谈情说爱,
让我炸车赔全款好了。

  我衷心感谢回复了关伟豪,并表示自己会接受意见。

  放下手机,我便去为今天的作业而努力,然而没等我安静地做一个钟作业,
微信就响了。

  我一看是璐茗发来的语音聊天。

  我接通后,道了声早安,才发现我是这么自然就代入马自然的角色之中,要
知道,我作为她的爸爸,已经很久没和她道过一声早安。

  「臭粑粑,你怎么这么早醒?」微信另一边传来璐茗清脆的声音。

  这声臭粑粑,勾起了我心中平静已久的涟漪。

  我没有出声,她发现了不妥:「喂,听到吗?马大哥?达叔?」

  「现在好了,刚才听不清楚。」我不愿意再去想念桓究的事情,我现在就是
马自然,「YOYO早上好。」

  「你很久没这么称呼我了!你今天在做什么呀?昨天剧本杀玩得怎么样?」

  「妈妈让我要这些天做好暑假作业,昨天玩得不错呀,下次你回来和你一起
去玩。」我也确实很希望可以和璐茗一起去玩耍,不是谁的身份,单单就是自己。

  「那你可能要到差不多暑假完才行了,我在爷爷奶奶那边玩。」

  听到爸妈的消息,我才发现即使是我自己,也有一段时间没见爸妈了,于是
问道:「老人家身体怎样呀?」

  璐茗回答道:「挺好的呀,我帮你订了一套JK服装,到时候你穿着和我一
起玩剧本杀哦。」

  没想到璐茗居然将爸爸往屎坑里面坑,我说道:「你连这个都准备好了?」

  「当然,到时候我们玩一个拉拉本好不好?有没有这样的本子?」

  「我不知道,哈哈哈……」

  在和璐茗聊了半个小时后,我放下手机,第一次和她聊这么长时间的电话,
正如我这几天重新认识静欣一样,我同样重新认识了自己的女儿。

  或者说现在我重新认识了自己的妈妈和自己的女朋友。

  终于在没人打扰的情况下安静地做作业到12点半,今天的量已经差不多了,
我打了个外卖吃完就睡了个午觉。

  醒来后打开电脑,第一次看我到底下了些啥玩意。

  我将文件夹放在D盘第一层,就命名为视频,里面有20多个新下载的小电
影,为了保持频率,我必须每天都下载一两个,不然在建立日期里面会显出怪异
的一次性下载。

  里面有伪娘和男的口交,有男的直接插伪娘后门,这些伪娘看上去也还算像
个女的,没那么隔阂,当然真的要说不像男人是没可能的。

  除非是像我这样还没发育成熟才有机会,可是网上也几乎不会有这些,有也
可能会触犯国外法律,基本上都不会找到,我也没有必要找到,我又不是自己看。

  有两部GV,我是真的老头地铁手机的表情跳着看了前面一小段,那真的超
出我的接受能力,不过为了让静欣知道我有这个浏览记录,我不得不放在后台,
关掉声音让他自己播完。

  再上去论坛下载两部看上去比较娘的人妖片子,今天的任务大概算是完成了,
就等着静欣回来看综艺节目。

  马嫣然这时候才发来一条微信:训练呢,都不能带手机,烦死了,就中午能
刷一下微信,欧尼酱,这么快就想妹妹了吗?

  我安慰了她一段时间后,她又回复我说要去训练了。

  我倒是忘了,她这个夏令营到底是学什么的?

  下午我很舒坦地睡觉玩游戏,很多年没试过这么悠闲了,总是在忙碌和忙碌
中度过,金钱带来的享受,不过是下次出差的暂憩。

  学生就是爽。

  6点多的时候静欣回来了,我正好在峡谷里面奋战,静欣看到我躺在沙发上
玩游戏,厉声道:「不准躺着玩游戏,对眼睛不好!」

  我立即条件反射般地坐在沙发上,随口回了一句:「你不也近视吗?」

  静欣今天依然是黑丝银行制服,她放下袋子,往后抬起左腿,半弯身地用手
从后面勾掉高跟鞋,再压着右脚脱出鞋子,穿上拖鞋坐在我旁边疑惑地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近视?我又没戴眼镜?」

  对哦!按道理她没戴眼镜,我不应该知道她近视的。这可怎么办?

  「是哦?妈妈你没近视?为什么我好像模糊地记得你近视?」刚好被打野杀
了,我放下手机,抬头看着她的脸,仔细认真地观看,似乎要在她如水的眼眸里
找出什么异样。

  静欣听到我这句话,脸上却露出了笑容:「你没看过我戴眼镜,但是却知道
我近视,那意味着你的记忆正在恢复,这是个好现象,小马,你的情况正在好转。」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她还能这样脑补,转而一想,这反倒是一个正常的联想,
回过神来,静欣已经轻声哼着小曲子拿起菜袋子去厨房做饭了。

  现在我不应该打扰她的高兴,这样下去,哪怕她觉得我的记忆不再回复,但
是我的行为举止以及潜意识终究会变成她认识的小马。

  我成为各方面都更优秀的小马,会不会比变回那个只会喂她吃精液沙拉的小
马要好呢?

  时间才能证明。

  我打完这一局农药已经过了10分钟,我走进厨房,扶着门框问道:「妈妈
要帮忙妈?」

  静欣忙着做配料,我一看洗菜盆里面有一斤活泼的虾,原来今天要做虾。

  「你做好作业了吗?刚才忘了问你,看你躺在沙发上就来气。」

  我连忙把今天的作业量提前说了,静欣听后点点头:「你先去玩会,吃饭后
我检查检查,今天吃虾,你最喜欢的。」

  「谢谢妈妈。」我脱口而出,返回大厅后,我也不再玩农药,只是在刷咨询,
恰好关伟豪发来信息:明天玩本吗?恐怖本。

  我看了一眼正在做饭的静欣,不知道我明天出去玩剧本会不会被否决,我回
复道:吃了饭再说,我问问我妈。

  关伟豪发出奇怪的问号:你妈也去吗?

  我知道他理解错了,更正道:她在做饭,我要申请,不然哪里有钱玩本。

  关伟豪回复到:10点前给我答复哦,中午1点的局,可能6、7点就会完。

  关伟豪喜欢玩剧本杀,倒是省了我总是单独一人出去拼车的炸车风险,也给
了我在静欣面前,突然喜欢剧本杀的这件事情一个丝滑的过度。

  拉拉本我倒是可以找多几个,一个和璐茗玩,另一个,就看看静欣入不入坑
了。

  「你在奸笑什么?来吃饭了。」静欣解开围裙,从厨房端着一碟虾出来。

  「好的妈妈,我来帮忙开桌。」我走进厨房自然地拿出碗筷,静欣则在洗锅,
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和美好。

  吃着美味的海鲜,感受着小日子的温暖,此时此刻,我忘记烦忧,只是一句
不经意的询问都将我代入的角色从丈夫变回儿子:「今天做了什么作业?」

  我才正视到现在在我面前的是作为妈妈的静欣,我看着她的眼睛说道:「今
天做的和昨晚差不多,不过做多了一篇读书心得。」

  「不错,奖励你吃这只大虾。」她夹着一只最大的虾在我碗里,这里就两个
人,其实谁吃都差不多,我微笑着将另一只看上去第二大的夹去她碗里。

  「妈妈工作辛苦,你才该吃。」

  静欣现出标准的露齿微笑,和她平日的职业习惯笑容不一样,我看得出,这
是一种微妙的真实笑容。

  饭后我主动要求收拾残局,静欣终于争不过我,她先去洗澡,洗澡后检查我
作业,我那时候再去洗澡。

  我争取到洗碗和她洗好澡之间的空隙时间,打开电脑,确认硬盘的视频都有
浏览记录,就返回桌面,静待她的到来。

  今天她穿着一件宽松的棉质睡裙,里面可能就穿了胸罩和内裤,可是我看不
到。

  她见我乖乖地坐在床边,点了点头,也坐在我的旁边:「怎么今天有点怪怪
的?」

  我不明所以地问道:「哪里奇怪了?」

  「你好像在等什么?」她眨着仿佛会发光的眼睛盯着我,眼珠子对我上下扫
视,「小时候你做坏事被发现都会给我这种感觉。」

  「那长大后呢?就我失忆之前的话,我如果做坏事也会被你发现吗?」我想
起日记里面那些疯狂的举动,如果是这么大漏洞的话,在饭桌上,马自然不是都
露馅了吗?

  「所以我才说你奇怪,自从我和你爸分开后,你就很会隐藏自己的情绪,我
也很久没见过你这种举动了。」她翘着二郎腿,身子微微侧向我,歪着头探向为
正面,「你这种正襟危坐的反常行为,就是你小时候心里有鬼的举动。」

  看来静欣很适合玩剧本杀,就从这些肢体语言中便可得出这么丰富的信息,
当然我也不是吃素的,我面无表情地说:「没有啊,你不能用以往的眼光看待现
在的我,我是一个船新版本的马自然,你需要重新认识一下我。」

  她站起身子,直接坐在电脑桌上,拿起我的作业,说道:「那好吧,我重新
认识一下我的儿子,你先去洗澡,不要打扰我检查你的作业。」

  我从衣柜中拿出衣服,步向冲凉房,走出门口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静欣,她
正在认真看我的作业,我摇了摇头,没想到我欲盖弥彰,这种静静坐在床边的动
作居然和马自然小时候做坏事的举动一模一样,但是想来,我也没觉得我做了啥
啊?

  最多就是看了几部伪娘片,这也算是坏事?

  哼着不知名小歌洗完澡,我发现我的房门关上了,我没有直接开门,而是出
于尊重地敲了敲门,静欣走过来开门,我听到哒的一声,问道:「妈妈干嘛关门?」

  「你怎么这么热都不开空调?」

  对哦,我发现我这次醒来后,似乎都没怎么主动开过空调,我自言自语地说:
「不知道啊,我又不觉得热。」

  「你康复后记得多点运动,多出点汗,那样阳刚之气才能促进血液循环,加
快新陈代谢,那样才不怕冷。」

  眼看她要继续叨叨,我一屁股坐在床上:「知道了,不开空调怎么就扯到这
么远的地方呢?我脑袋才伤了一个礼拜,早几天还撞到大腿,哪能这么快运动。」

  这次醒来后,我年轻了很多,觉得自己活力十足,却不知为何,对运动没有
什么激情,或者是谁都不认识,谁都不记得,除了健身和撸自身,大多数运动都
需要两人以上才能够进行,我也就懒得社交去运动了。

  倒不如去剧本杀,代入角色,我不是我,我只是剧中的人物,放开来入戏了,
体验不同的人生,就如现在。

  我不是也可以将视为剧中人吗?

  难得年轻二十几岁,又是放暑假,不拿来玩岂不是浪费了,若是以前,要有
这么多时间,要等到退休才可以,退休遥遥无期,老年生活又会不会成为带璐茗
孩子呢?

  带璐茗孩子,那是不是带自己的孩子?

  「喂喂,小马,你在想什么想得入神了?」

  静欣转过椅子,拿手往我眼前挥了挥,我回过神来,又看到她稍微俯身的微
乳,内心毫无波澜地问:「我以前不是这样的吗?」

  「你以前一打球回来就喊热,平时也把大厅空调调到22度以下,冷死我了,
难怪我觉得有点奇怪,可能就是因为你最近没开空调。」静欣自我脑补地点头,
觉得自己发现了真相。

  「我的作业做得怎么样?」我转移话题,不想再纠结这个问题,静欣一脚踢
在我的床沿,将椅子转回电脑桌前,举起我的作业,说道:「这本老舍的《我这
一辈子》读书感想,你是不是上网抄的?」

  「哪敢?我是真的看过这本书的。」这本书我大学时候看过,马自然大概率
是没看过的,现在这时刻,确实不能弱了气势。

  「你在哪里看的?我看的写得不错,不像是初中水平写的。」静欣眯着眼睛,
似乎要从这字里行间看出抄袭二字,可惜这真真是我自己的原创作品。

  奇怪的事情不差这一件了,今天写作业的时候就预想可能会被静欣发现异常,
想了半天,觉得文字方面还是觉得遵循自己的写作风格,最多是由幼稚慢慢往成
熟方向发展。

  学马自然的文风实在是没必要,更何况我不知道他写读书笔记到底会怎么写,
与其艰辛地假装,倒不如用点平常口语化的字眼,符合初中生用词规范,让静欣
耳目一新,渐渐接受这是一个全新的我。

  「可能是因祸得福,不是说有的人本来不会画画,但是某一次昏迷后突然变
成绘画天才,我比不上这些人,但也许我的文字水平有所提高。」

  「你语文本来就不差,只是用词和眼界方面还需要更多的阅读量,如果你这
次是英语水平突飞猛进那么就补足短板,将来去妈妈学校也不在话下。」静欣再
次瞪了一下椅子,又将身子转过面向我。

  总觉得她这两天活泼了一点,活泼这个词在儿子口中形容妈妈有点奇怪,但
是在我眼里,静欣确实比开始醒来那几天少了几分戒备和严肃。

  「可能我会不知不觉变得牛逼轰轰呢?五道口可能也能上。妈妈你检查好了
吗?我还想看节目。」

  「这视频会员一直挂在电视里啊,你实在忍不住做好作业看就是了,何必等
我回来呢?」静欣对我这种一起看电视的要求显得不理解。

  「我就是要和妈妈一起看。」我可是要亲近她才会一起看,不然我自己看已
经看过的节目有什么意思呢?

  她站起身点点头,先我走出房间,出门口似乎还回头看了一下我,我立马会
意跟上。

  她和昨晚一样坐在沙发上,双腿笔直地搭在桌子上,我也学她一样,贴在她
左边,将腿伸长,搭在桌子上。

  静欣按着遥控,直接将按到第三案上面,我马上表示黑人问号,静欣面不改
色地说:「你昨晚说看了前面两案了,我觉得有趣就在房间看完第二案,那么今
天我和你直接看第三案便好啦。」

  看着静欣兴致勃勃地解释,我是真的相信她对这个活动有兴趣了,大概勾引
她一起玩本的可能性大增。

  毕竟我桓究认识的很多同龄人,一听到剧本杀这个名词,首先就是拒绝,稍
微有点兴趣,听了解释后的反应多数是摇头,并表示有这时间不如回家看电视睡
觉。

  节目开始了半个小时后,静欣就对怀疑对象逐一分析,并对双北的思路赞口
不绝。听闻当年静欣的成绩可以去小一点的那个北读书,不过当时保守报了广文
大学罢了。

  我能感觉到她对这些思路是赞赏,而并非盲目的佩服,这两者间有微妙的差
别。

  我作为开了天眼知道凶手的玩家,我不好推翻她的猜测,只能按照现有剧情
的发展来和她互动。

  「没想到小马你的思路也很清晰哦,这个剧本杀对逻辑思维的锻炼有一点帮
助,你……」

  这个关键词令我想起明天关伟豪要约我去玩剧本杀,我便说道:「那我明天
可以去玩吗?可能7点多就能回来。」

  她拿起遥控按了暂停键,侧身问道:「你和谁?什么时候约的?还回来吃饭
吗?」

  她是真的专心致志,连问这么几句话都不愿意错过节目的细节。

  「刚刚吃饭之前,你没说剧本杀我都没想起,关伟豪叫我的,就是班里那个
以前和我打篮球的同学,他在我吃饭之前问的,我说要先问妈妈你的意见才行。」

  静欣上下扫视着我,问道:「你又要穿女装吗?那个关伟豪我之前听你说过,
昨天你说的那个男就是他?」

  「是的,不过可能需要点资金上的支持。」我做出了一个给钱的手势,并没
有回答我明天到底男装还是女装的问题。

  静欣似乎也没有在意她的第一个问题,她低头按了几下手机,我便收到20
0元的红包,我兴奋地从身侧抱住她并在她脸庞亲了一口,开心滴说道:「谢谢
妈妈。」

  静欣定住了三四秒,双手推开我的胸膛,哼道:「得啦得啦,你让我看节目
就是为了我同意你去玩剧本杀?」

  我看到静欣有一点点脸红,不是很明显,我没有拆穿:「有一点点啦,但是
首要原因是我想和妈妈一起看节目。」

  静欣抿着嘴笑着,又盯了我的脸,重新播放节目。

  直到大概还有十来分钟要结束的时候,我有点累,双腿放回沙发上,鼓起勇
气,头慢慢地枕在静欣的大腿上,静欣低下头摸了摸我的头发:「困了吗?那就
睡觉吧?」

  「不困,还早,只是我觉得这里舒服。」得寸进尺说的就是现在的我,刚才
我亲她脸庞的时候就打算枕大腿了,果不其然,她没有拒绝,这不过是母子之间
的亲昵。

  躺在她温暖柔软的大腿上,我不想再次起床。

  「妈妈和我掏耳朵好吗?」我轻声说道。

  「等看完和你掏。」她没有看我,只是看着电视很自然地回答。

  其实我觉得男女关系中,无论是母子夫妻还是什么,亲情抑或爱情,帮对方
掏耳朵就像两只猫咪帮舔毛一样,是一种和谐的亲密关系。

  过来人很明确可以说,双方都毫无芥蒂才能躺在对方的腿上掏耳朵,如果之
前没试过,试过之后关系会更进一步的。

  看完节目,我依然横躺在沙发上,示意静欣帮我掏耳朵,她笑着进去房间,
拿出掏耳朵的工具重新坐会沙发,我面向她枕着大腿,闻着她那还有些许沐浴香
气的身子,想着我鼻尖就已经顶到她的下体,我的二弟就开始有点反应。

  不过这是我自然反应,毕竟有这么漂亮的女子帮掏耳朵,有反应是正常的,
这时候我其实没有想什么男女之事。

  被掏耳朵是一件舒服的事情,被喜欢的人掏耳朵更甚,静欣温柔地帮我掏,
每当我抖一下她都轻声问是不是痛,那一声平淡的询问令我整个身子都酥麻了。

  「好了,小懒虫,起来,你坐得我的腿都麻了。」静欣帮我掏完两边耳朵后
说道。

  「我要帮妈妈掏。」我坐会沙发上,盘着腿,还没等我准备拿工具,静欣便
说道:「下次吧,妈妈早一段时间去美容的时候掏了。」

  静欣收拾工具,往前伸了一个懒腰,笑道:「节目看完了,你需要准备睡觉
了,明天几点出发?」

  「中午吃饭后吧,或者在那边打外卖。」

  「那你早点睡,早上争取继续做作业,量可以少点,不过我要看到你每天都
要学习,不能因为暑假就荒废功课。」

  我皱着眉头问道:「以前我也是被这样要求的吗?」

  「当然,要不是你撞到头了,上个礼拜我都要求你像这几天一样了。」静欣
说完话,便关了电视,回到自己房间,关房门前说道:「你记得关灯。」

  我总觉得静欣在坑我,我从马自然的日记中似乎看不出静欣对他的这种要求,
按道理要寒暑假每天做作业,是个学生都会吐槽,马自然理应会写在日记上。

  这种事情又不想问马嫣然,反正每天做少部分作业,也是一种自律。

  洗刷好回到自己的房间,电脑只是休眠状态,我重按一下便回到桌面上,我
点开网站准备又下载几个视频。

  等了几分钟下载完毕后,我打开观看,准备放在后台让视频自动播放,可是
看到右侧的播放列表有点不对劲。

  有一部我今天下载还没看的视频居然已经在播放记录里面!

  家里只有我和静欣,难道说,刚才她在我洗澡的时候在偷看我的电脑?

  回想了当时的情况,那一声哒的声音是房门开锁声,她步出房间回头一看,
看的不是我,而是电脑?

  她自以为没有留下痕迹,却没想到她点开的居然是我没有看过的那一部视频,
我点开其他视频,都是从头开始的,很明显是拉着看完,下次播放的时候重新开
始,在她的眼里就没有漏洞。

  可惜,我现在的这个视频软件有记录,上次看到哪里,下次打开便是回到当
初那个记录时间点,我的这些视频可都全是看到后面5、6分钟卖广告就关掉的。

  我看了一下浏览器,她真的搜了《我这一辈子》读书笔记的词条,看来她一
开始确实认为我是抄袭的,所以上网查询,没想到找到我这些不算隐蔽的视频。

  我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得逞的微笑,我坚决不承认这是奸笑。

  静欣已入局,她已经看过我电脑里面的GV基片和伪娘人妖片,她或许会觉
得我开始有搞基倾向?

  那明天我必须打扮得好好看看,做个女装大佬。

  这时候关伟豪发来微信:怎样?你还没回我,要是不去的话,我让老板找个
人补位啦?

  我立即回复:必须去。

  当然要去,我已经做好明天要打仗的准备了,不去的话,这一场硬仗便打不
成。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