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色狼道士——医院篇】第五章:波霸美熟女邻居张太太

**小说 2022-11-23 17:24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色狼道士——医院篇】第五章:波霸美熟女邻居张太太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色狼道士——医院篇】第五章:波霸美熟女邻居张太太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画纯爱的JIN
2022/05/17发表于:第一会所、色城、P站
是否首发:是
字数:7,847 字

          第五章:波霸美熟女邻居张太太

  如果陈玄鹤知道马本愚对自己的「赫赫战功」,或者说桃色逸闻感兴趣的话,
一定会恬不知耻的向对方吹嘘一通。他牢记师父鬼帅的教诲,第一就是得不要面
皮!那些给雇主驱邪,顺带着玩弄对方的美母艳妻娇娃,对陈玄鹤来说不过说报
酬的一部分利息罢了。

  当初姐姐陈梦曦还没有适应弟弟的陈玄鹤这种风格时,也曾经到后者大吵大
闹。依稀记得,那也是一个差不多的夏天……

  此时的陈玄鹤也和现在这样,正坐在仿古的红木书桌后,捧着一本古籍正在
默默地研读着,可能是冷气太足的缘故,他的两条大腿处还披着一条厚厚的毛毯,
遮掩住了他的下半身。

  「哒哒哒……」这时一阵急促的踏击声忽然打破了室内的平静,陈玄鹤不需
要抬头都知道来人是谁。

  「陈玄鹤,你怎么还有心思在这里看书?咱家的粮仓要见底啦!」一阵空灵
之中带着清远的女声忽然响起,彻底打破了这室内的平静。

  陈玄鹤叹了口气,他知道今天这书是看不成了,于是抬起头来,看向了眼前
面容娇俏俊美,和自己有七分相似的少女,问道:「老姐,你能不能别那么毛躁
啊……」

  只见那少女留着一头乌黑亮丽的单马尾,正随着主人的呼吸而在脑后不断地
晃动着,当时还略带青涩的陈梦曦,正穿着一套紧身的商务套装,里面配着珍珠
白的衬衫,虽说没有解开太多纽扣,可是少女胸前的两团滑腻的雪丘却把套装撑
得高高隆起,拱起了一个下流淫浪的弧线。甚至因为那奶子太大,以至于部分布
料都撑得变形,隐约可以看到她里面紫色蕾丝胸罩的模样。

  那紧身的商务套装不仅包裹了少女那纤细的腰肢,也包住了她腰后那挺翘饱
满的臀瓣,同样是撑得衣衫欲裂。当然少女下半身除了铁灰色的套裙之外,还穿
着超薄透肤型的黑色裤袜,将她那两条圆润修长的美腿衬托得淋漓尽致。至于她
那双不断踏击的黑色绒面鱼嘴细足高跟鞋,更是不断发出「哒哒哒」的轻响。

  「还不着急呢?难道等到卡里一分钱没有了,我要出去要饭,你才肯着急了
?」陈梦曦当时有些面色不善的说道。

  陈玄鹤有些无奈,自己的这个姐姐陈梦曦虽说模样和自己极为相似,可是性
格却大相径庭,自己行事内敛,谋定后动。而姐姐则是大大咧咧,性如烈火,虽
说入行术道掮客多年,性子有所收敛,可是在自己面前却依然是那副急脾气。陈
梦曦看到自己的话没有得到弟弟的回应,顿时气得胸前巨乳乱颤,开始一五一十
的数落起了弟弟的罪行来。

  「你还好意思笑,我问你,上次你去城西林家替人家女儿解除移棺咒,怎么
结果把人家小女孩的开苞破处不说,还把人家雇主的老婆也睡了!要不是我花大
价钱替你善后,我倒想看看人家母女两人挺着西瓜肚在咱们道馆门口时,你打算
怎么办!」陈梦曦双手抱胸,那对饱满的奶子随着主人的呼吸而剧烈起伏着。

  陈玄鹤双手一摊,无奈的说道:「对方是个很厉害的咒术师,当时用移棺咒
坏了那小玲的气运,让她体内的阳气狂泄不止。我只是替她补充阳气而已……至
于清姨,那也不怪我啊,谁知道那个咒术师居然还会降头术,这个缺德玩意儿,
居然在人家老婆子宫里种了阴阳降头草。姐姐你知道的,阴阳降头草如果直接生
长出来肯定会把人害死。唉,我只能把她在危险期肏了,让她怀孕之后,将阴阳
降头草转移到胎儿身上,然后施法再祛除……」

  「小玲,清姨,呵呵呵……连人家名字都记得这么清楚,看来你……算了,
这事也就算了,上上次任务,城东肖家的那位做模特的千金被恶鬼纠缠,你带着
她跑到天阳山半个月,回来的时候人家已经怀孕了,这又作何解释?」

  听到这里时,陈玄鹤又露出了一抹无可奈何的表情,回道:「说起来这事更
倒霉,那个死鬼是明朝的一个书生,死后一直没能去投胎,又因为种种原因修成
了恶鬼。结果民国时被封在了山上正阳位,结果肖潇上山采风拍照时无意中打破
了封印,那个书生也是个衣冠禽兽,居然想要和她成冥婚。」

  「以你本事,一个小小的明朝恶鬼,还是被封印了百年的玩意儿,解决不掉
?」陈梦曦冷笑着问道。

  「冤枉啊,要是普通的恶鬼杀了就杀了,可是那书生死在了地眼上面,S市
整座城市的阴气不散,它就几乎不死。我几次干掉了它,依然纠缠不休,但是在
和它交谈时,我才发现这个恶鬼的思想还是限制于三纲五常之中,我想到这种人
肯定不能容忍自己迎娶一个再嫁之人。于是我就勉为其难,和肖潇做爱了几次。
可是那个恶鬼却怀疑是我做了手脚,所以那几天我只能日夜和她做爱,直到肖潇
挺着大肚子,那恶鬼才咆哮着离开。当然我没有放过它,找了个机会把它再度封
印了。」

  陈梦曦听到这里,简直要为弟弟的无耻而气极反笑,她胸前的巨乳疯狂的起
伏,仿佛随时都会突破衬衫和套装的束缚,直接蹦跃到空气之中。她伸出那玉葱
般修长的粉白手指,连连对着陈玄鹤指道:「就算这两次有理,可是那一次给郭
老板家看风水,你怎么看着看着,和郭老板的老婆搞起了车震!你肏了郭老板的
老婆也就算了,你TM连他吃斋念佛的老娘都没放过,你真他妈重口啊!恶心!
恶……恶心呐!」

  「这个真的不能怪我!郭老板他老婆本就是个骚货,自己主动送过来的媚肉
不吃白不吃啊!」陈玄鹤露出了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神色。

  陈梦曦气得玉手直捂着那疯狂跳动的大奶子,如果对面不是自己的弟弟,她
早就拂袖而去了,她咬着银牙低吼道:「那你也不该半夜去酒店开房,然后还跟
她开跑车去江边搞什么车震!要不是我开了高价买下那段视频,我们非被跑路不
可!你知道郭老板的实力么?他背后可是……」

  「安啦,安啦!我自有分寸,对了你知道赵雅芝嘛?郭老板那老娘可比现在
的赵雅芝保养得好多了,气质、身材,尤其是那床上功夫和蜜穴,原本我以为像
她那种老娘们肯定下面松松垮垮的,可是没想到居然丝毫不逊色于……嗯嗯!」
陈玄鹤忽然面色一边,额前渗出了一丝冷汗,他不动声色的调整了下身体的坐姿,
然后带着一丝颤音道:「郭老板这家伙屁股也不干净,当初估计是搞大了一个女
大学生的肚子,结果给了几十万了事,结果人家动了真心,感觉被抛弃之后,就
直接开煤气自杀了。」

  「本来说实话,对于郭老板那个级别的人来说,死个女大学生本来没啥波澜,
可是偏偏她的奶奶是一个民间术士。说起来师父曾经跟我说过,别看你天资卓越,
可是天下奇人异士甚多,一定不要大意。没想到我差点栽在那次生意上面,那个
老太居然活剐着自己,用血肉和功力为代价,献祭大妖,招来了一头一千多年道
行的尾狐妖!」

  「那狐妖附体在郭老板的老娘身上,跟我斗法了三次,结果我失败被擒,那
狐妖贪恋我的元气,直接操控郭老板那个风韵犹存的美母跟我做爱。好家伙,那
次真的棋逢对手,我射精了五回,也让她泄身了十几回。要不是我动用了本命法
器,勉强和对方达成协议,恐怕我真的能够精尽人亡,姐姐你不知道啊,我当时
下地的时候,腿都是软的……」

  「呸!你死了最好,省得祸害女人……」陈梦曦呸了一声,她话虽如此,可
是那次在医院看到元阳损失大半,面容苍白,连嘴唇都失去血色的弟弟时,还是
在弟弟病床前大哭了一场。

  而时间回到现在,陈玄鹤已经停止了敲击桌面,他挪动了下身体,似乎是打
算调整了下让自己更舒服的姿势,然后说道:「你的意思是玉心医院里还有不止
一处邪祟作孽?而且那风水也有些奇怪是吧?」

  「嗯,是的,小师叔。玉心医院肯定还会出事,而且还是个大事!」罗老道
扶着铁拐正色道。

  「大事?有那么严重?」陈玄鹤挑了挑眉,怀疑对方是在故意夸大威胁。

  罗老道点点头道:「我在太平间时,曾经感受到一股很特殊的邪气,或者说
一丝极强的怨念,只不过它似乎被人封印住了。那里残存着一丝鬼境的气息,也
就是说玉心医院下面很有可能封印着一个或者一群怨鬼!」

  陈玄鹤微微蹙额,所谓鬼境是指当某地出现一个实力超群的恶鬼,或者一群
怨鬼时,所形成的一种不属于阴阳两界的特殊空间。凡人如果不小心闯进其中,
很可能凶多吉少。但凡鬼境形成,就会本能的吞噬附近的生灵,然后扩大自己的
地盘,根据典籍记载,最为严重时甚至一夜间覆灭了一座大城!

  但凡发现鬼境出现,修道之人必须放弃世仇成见,联手剿灭,这是术道铁律。
因为术道中人都知道,一旦鬼境成了气候,那就只能往里面填人命了……

  可是现在玉心医院的人又不愿意拆掉那大大影响风水的住院楼,原本的七星
镇邪局大受影响,那地下可能存在的鬼境很可能会再度破封而出。那样一来的话,
陈玄鹤就确实不得不出手了。看到陈玄鹤已经认真思考这个问题,于是罗老道也
不再久待,拱手便欲道别。而陈玄鹤只是客套几声,便请这对师徒离开,从始至
终,他都没有起身。虽说马本愚有些不忿,可是罗老道倒是习以为常。

  「呼!」陈玄鹤刚出一口气,就在这时他胯间的毛毯忽然「哗啦」一声被人
掀开,里面竟横陈着一名和陈玄鹤有着七八分相似的女郎,那白皙的肌肤,饱满
挺翘的水滴大奶,浑圆光滑的蜜桃肥臀,以及修长丰腴的黑丝美腿,无一不在表
明这是一具完美无瑕,上帝造物般的成熟媚肉,竟是陈玄鹤的亲生姐姐陈梦曦!

  「我说老姐啊,我刚才在会客啊,你就不能老实点?」陈玄鹤有些无奈的看
着握住自己命根子的亲生姐姐,忍不住抱怨道。

  陈梦曦此时没有之前在外面的端庄灵动,反而带着一丝的妩媚妖娆,她轻启
朱唇,伸出那条粉嫩的舌头,然后在对方那硕大如鹅蛋的红润龟头上面轻轻舔舐
着,还用舌尖顶着弟弟的马眼旋转着研磨着!

  「噢噢噢噢………」陈玄鹤面对着姐姐的口舌服务,那里还有什么世外高人
的模样,完全就是沉溺于男女性事间的纨绔子弟。

  「你还好意思说,自己忽然把过来的姐姐拉到桌下玩弄,现在却来怪我没有
眼力见识!」陈梦曦翻了翻白眼,然后嘲讽道。

  陈玄鹤和陈梦曦这对姐弟乱伦通奸已经有些年头了,当时陈梦曦发现结交多
年的男友因为自己不肯婚前做爱,所以居然背着自己出轨,一怒之下把对方暴打
之后,拉着弟弟去酒吧狂灌一通。结果阴差阳错之下,两人借酒消愁之际,居然
最终滚到了床上,进行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而陈梦曦的第一次也莫名其妙的
交给了弟弟陈玄鹤的鸡巴之下。

  事后陈梦曦曾经消失了一个星期,不过等她再度出现后,便再度和弟弟陈玄
鹤滚了床单,从此两人便保持着地下情人的关系。而这次其实是陈梦曦借着汇报
工作的借口,来找弟弟做爱的,只不过两人刚刚进行前戏热身,罗老道就忽然打
断了进程。现在对方离开了,陈玄鹤舔着脸笑道:「好姐姐,咱们继续吧……」

  谁料陈梦曦却狠狠的套弄了对方的鸡巴几下之后,就身轻如燕的从书桌下飘
离,她拿着餐巾纸擦拭着玉手,然后整理了下衣冠,留下还硬着鸡巴的弟弟,娇
笑道:「姐姐我啊,没兴趣了……你的事情,自己解决吧……」

  话音未落,陈梦曦的倩影已经消失在了玄鹤堂内,只留下还没有得到发泄的
陈玄鹤坐在那里苦笑……

    ***     ***     ***     ***

  玄鹤堂只是一个办公地点,并没有休息的地方,陈玄鹤的老家并不在S市,
对于老家和自己的家族,他并没有什么好印象。而他当年十来岁的时候,是母亲
柳玉婵带着他们姐弟从家乡的大山深处带着,来到这座国际都市读书的。后来姐
弟两人从大学毕业,却从鬼使神差的再度走上了家族的老路,踏入到了术道之中,
只能感叹造化弄人。

  柳玉婵现在是东海大学的着名教授,只不过东海大学位于S市新开发的新区,
和玄鹤堂以及陈玄鹤的住所距离很远,几乎隔了一座城市,所以一般只有节假日
他们母子才会相见。而陈玄鹤现在住的地方,实际上是他舅舅柳玉棠的家里。柳
玉棠原本是S市的一个走街串巷的小商贩,后来姐姐嫁给陈家之后,他得到了陈
家的资金帮助,在经过一番奋斗之后,一跃成为了当地有名的实业家。

  陈玄鹤现在就是和自己的舅舅舅母住在一起,柳玉棠生意繁忙,常年不在家
里。所以他经常跟舅母表姐待在一个屋檐下,至于姐姐陈梦曦,她这个人习惯了
无拘无束的生活,一下班就消失无踪,也不愿意跟弟弟住在一起,说担心被夜袭,
所以陈玄鹤也没办法去管她。

  柳玉棠的家坐落于S市老城区的东天阁小区,距离玄鹤堂步行只需要十来分
钟,所以陈玄鹤上下班从来不开车。他特别享受着上下班步行的那种乐趣,只不
过东天阁虽说是造价不菲的高档小区,可是附近老城区的基础设施却有些跟不上
了,等到离开风水街的范围之后,路面便开始坑坑洼洼起来,街边的路灯也有一
半泛着晦涩的黄光,显然是出了些问题。

  陈玄鹤像是小孩子般平举着双臂,在街边花坛的边缘行走着,夜晚的夏风吹
拂在身上,还多少带着凉爽。

  「还是自然风舒服啊,比空调爽多了……」陈玄鹤仰头感受着习习凉风和自
己肌肤接触的爽快,忍不住发出阵阵感叹。

  然而一阵刺耳的机车轰鸣声从远处响起,然后便是更加刺耳的刹车声以及喇
叭声,陈玄鹤猛地睁开,却见自己已经走到了一条十字路口,而一群鬼火少年正
骑着改造的机车,朝着他疯狂的按喇叭!看到陈玄鹤悚然睁眼的模样,那些鬼火
少年发出哄堂大笑,仿佛能够惊吓到行人是一件极为快乐的事情。

  陈玄鹤正欲发作,却看到对方一行人印堂都沾染着死气,顿时愣在了原地。
而那些鬼火少年看到他这副模样,还以为陈玄鹤还没发应过来,为首的一个鬼火
青年顿时哈哈大笑,然后猛地一转把手,笑道:「走吧,兄弟们,咱们走吧,看
把人家吓得,都傻了!」

  「你们是打算去哪儿?」陈玄鹤忽然问道。

  「你管我们去哪儿!」鬼火青年感觉自己的威严遭到挑衅,忍不住嘲讽道。

  「没什么,只是随便问问罢了。」陈玄鹤见对方冥顽不灵,不把握最后一丝
的生机,也懒得做烂好人,索性退到一旁,准备看着明天的新闻播报什么意外事
故。谁料这时,一辆机车上面后座的少女却忽然开口道:「我们是去谢家楼。」

  那少女明显在鬼火少年里地位不低,以至于那为首的鬼火青年都没有因为对
方开口而生气。陈玄鹤转头看去,却看到了一名身材高挑的少女,那少女染着一
头艳丽的紫色长发,面容明明娇俏动人,却画着夸张的哥特烟熏妆,紧身的皮衣
使得她发育良好的胸部和臀瓣都拱出两道如山峦般的弧线,而那两条修长的美腿
更是很难让人相信那是青涩的花季少女能够拥有的存在。

  「谢家楼?那可是有名的闹鬼地啊……」陈玄鹤心里大概了解,眼前的这帮
鬼火少年很可能是学外国探险团那种,到灵异地点作死去了。

  「怎么了,大叔,要不要陪我们去练胆啊?」鬼火青年挑衅道。

  「大叔?我有那么老么?」陈玄鹤苦笑一声,然后摆了摆手,回道:「我没
那么多精力,陪你们去疯……」

  「大叔,你是怕了吧!哈哈哈……走吧,咱们有胆的去练练胆!」鬼火青年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看到陈玄鹤唯唯诺诺的不敢跟着,于是招呼一声,一扭车
把,那鬼火机车顿时发出阵阵怪音,朝着前方开去。

  而陈玄鹤迟疑了片刻,手腕一抖,将一个符袋射进了那名哥特少女的口袋里,
里面装着几道平安符。如果他们没有去那谢家楼的话,就当是饰品送她了。如果
他们真的作死去了那闹鬼的地方,或许符袋还能替她争取一些生机。对于陈玄鹤
这个修为的人来说,无论是救人还是杀人,都会沾染上因果。所以陈玄鹤并不愿
意为了一群素不相识,而且态度恶劣的人徒添因果……

  回到东天阁之后,陈玄鹤来到了舅舅家的那栋楼下面,用门禁卡打开楼门,
然后来到了电梯口。按下电梯按钮之后,陈玄鹤闭上双眼,准备稍微休息片刻。
这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甜糯的娇呼。

  「等等,等等我……」

  陈玄鹤睁开双眼,目光所及之处却是两团硕大的雪白,奶子!好大的奶子!
再看时,他才发现从楼门那里小跑过来一名身材丰腴到极点,胸前摇晃着两团硕
大饱满得如同木瓜般的大奶子的美熟女!

  「卧槽,极品啊!」虽说已经肏干过不少美女,可是陈玄鹤还是第一次看到
这么丰腴的美熟女,简直就像是一头肥的流油的大白羊啊!他连忙伸脚挡住了要
关闭的电梯门,过了几秒之后,那名牵着狗的丰腴美熟女才喘着粗气的跑到了电
梯这里。

  「谢……谢谢你啊,小哥……」美熟女牵着条柯基,然后捂着胸口,娇喘吁
吁的说道。

  陈玄鹤自然是微笑着客套着,表面也装出真人君子的模样,可是却用上了练
暗器时学会的法诀「不动如山,眼观八方」,死死的盯着那因为主人娇喘吁吁而
不断剧烈起伏着的白皙豪乳!以陈玄鹤的观察,那美艳富太太的奶子起码H罩杯,
几乎要把她身上那吊带衫给直接撑爆了!那蠕动着的白皙乳肉不断荡出一道道白
花花的淫浪,仿佛下一刻就会从领口直接蹦跃出来。而且对方身上里面就一件单
薄的吊带衫,外面套着件紫色的纱衣。或许是刚才的奔跑使得她香汗淋漓,那里
面的吊带衫也被汗水打湿,尤其是胸部位置,在一些敏感的地方露出了深色的水
痕……

  「你是六楼的张太太吧,遛狗刚回来?」陈玄鹤只觉得自己的阳具硬得厉害,
他必须要找个话题来分散注意。

  那抱狗的美熟女此时也调整了呼吸,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道:「错了,我跟
你住一层啊,你忘了。呵呵呵……我住在2071室,你是住在2072室吧?
对了,我听说你是柳老板的外甥?」

  「是啊,我是住在我舅舅家里……」陈玄鹤立刻发挥出自己巧舌如簧的能力,
逗得豪乳张太太咯咯娇笑不已,那胸前的大白奶子更是跟着跳跃不断,让他恨不
得把鸡巴掏出来,插到对方奶缝间来回肏,还得按着张太太的脑袋给自己口交!

  而这时电梯已经到了六楼,伴随着一声轻响,电梯门打开时,而正聊得欢的
两人并没有注意到。张太太怀里抱着的柯基不知道为何,有些急躁了起来,忽然
挣脱了主人的怀抱,朝着家门跳去!在场的两人谁也没有想到,那短腿的柯基居
然如此灵活,直接一跃而下,紧接着便狂奔出去。

  只是两人更没有注意到的那条狗绳的环扣还缠在张太太纤细的手指上面,而
那柯基也不知道为何能够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以至于当狗绳绷到笔直时,张
太太顿时被一股巨大的力道给猛地朝前拉去,她顿时尖叫一声,要跌倒在地。而
陈玄鹤陡然发现这个占便宜的好机会,连忙身形挪移,一把来到了张太太的身后,
然后一手抓向了对方的胸前豪乳,一手拦住了后者的丰腴腰肢。

  「好他妈的软!」陈玄鹤一把抓住了张太太的H罩杯的豪乳,另一只手则是
揽住了对方的丰腴腰肢。而张太太因为柯基的忽然逃窜,身体不得不朝前跌去,
她的丰腴玉体被陈玄鹤结结实实的给接住了。那下坠的力道使得陈玄鹤的手掌深
深的陷到了张太太那饱满硕大的白嫩大奶子里,甚至不需要他偷占便宜揉捏,那
种滑腻如凝脂的柔软触感,爽得他胯间鸡巴硬得发疼。而正好陈玄鹤身体正好处
于张太太的身后,再加上要抱着对方,这样一来,张太太饱满如磨盘的肥臀就抵
在了他胯间那根早就充血勃起,竖直如戟的金箍棒的上面……

  张太太只觉得一道闪电从她的肥臀那里,猛地掠过了她的身体,破坏了她的
神经和大脑。

  「好……好大,好硬的鸡巴……我的天,还在裤子里就那么硬,那么长了…
…要是放出来,插进我的屄里,岂不是要美死了?」一个淫乱的想法瞬间在张太
太的心里产生。

  她的丈夫是矿业方面的企业家,常年都在国外,和丈夫见面的机会寥寥无几,
膝下也没有儿女。她的性生活自然也极不和谐,原本她每天遛狗出去保养,打打
麻将,也没有太注意到这点。但是今天被陈玄鹤那根玄铁棍顶着,一瞬间她积攒
了小几十年的性欲如同洪流般掘开了堤坝,肆无忌惮的发泄了出来。

  其实张太太一开始就觉得那长相帅气,气质阳光的年轻小伙陈玄鹤挺不错的,
现在被对方的雄厚本钱直接顶着性器,她空虚多年的子宫本能的剧烈痉挛了一下,
大量的淫水蜜汁顺着那蠕动的肉屄溢流而出,甚至连陈玄鹤都有了一丝的感觉。

  「哈……哈哈……」张太太居然在陈玄鹤大鸡巴隔着裤子猛地顶一下,而迎
来了一个小高潮……

  「小哥……你先……你先放开我……」张太太媚眼如丝的转头看向了陈玄鹤,
那声音竟还带着一丝泣音。

  陈玄鹤这时才恍然大悟般的松开了张太太的大奶子和肥臀,手掌上仿佛还依
然残留着对方的柔软的芬芳,他呵呵傻笑着,试图以此来糊弄过去。张太太死死
的咬着红润肥厚的嘴唇,她不敢过快的走动,那样的话,还极度敏感的下体说不
定又会来一次小高潮。而陈玄鹤则是带着一丝戏谑的笑容,看着那丰腴至极的大
波霸美熟女邻居迈着内八字步,打开房门,然后僵硬的挪近了家里。

  「或许这个大白羊,我得抽空尝尝,空虚的波霸人妻美熟女啊……想想就刺
激……」陈玄鹤嘿嘿淫笑了起来。

===================================
  私信加收费群提前看。
===================================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