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猜鸡巴游戏】(第1~3章)

**小说 2022-12-29 17:28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猜鸡巴游戏】(第1~3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猜鸡巴游戏】(第1~3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Capricandy
2022/9/3发表于:SexInSex.net
是否首发:否
字数:11,156

               猜鸡巴游戏

  介绍:平凡上班族的我,某一天突然收到了高中时,女神级别的班花所发的
简讯:「还记得我吗?我想跟你约时间见面玩个游戏……『猜鸡巴游戏』……」

           ***  ***  ***
           
             一、我跟云涵的相识
 
  某一天,当我刚结束一天的工作下班之后,正想好好放松休闲一下时,却忽
然收到一封简讯,说道:「Nick,好久不见了,我是云涵,还记得我吗?我
有些事想问你,方便加我的Line吗?ID是……」
 
  云涵?!我对这名字,这女孩,完全不陌生,甚至还清楚记得我们之前在一
起的玩乐时光,只是我们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联络过了,她怎么会突然联系我呢?
 
  我一边按照她提供的Line ID,试着搜寻她为好友,一边想起我跟她之前
过去的种种……
 
  我跟云涵是高中同班同学,当时的她是我们班上的班花,甚至跟全年级的女
生比,她的颜值也至少有前三名的水平,而且她不是一般那种长得标致而娴静寡
言的女生,虽然她也散发出同样的典雅气质,但是她也是有很阳光奔放的一面,
甚至可以跟哥儿们打成一片而不引以为意。
 
  如此动静皆宜,与男生相处也不觉尴尬的女孩子,在高中一堆正值青春期的
男生们的簇拥下,收到的告白或贴心礼物,当然也不曾少过,有些同学甚至还表
示自己已经锲而不舍地向她告白十几次了,很可惜,每次都被发好人卡。似乎是
她家教比较严格,为了避免她成绩变差,所以限制了她交男朋友的权利,不过虽
然当不成男女朋友,她跟全班大多数男同学都很要好,就连女同学们彼此之间也
不会引妬招恨,这也让她从全班的班花变成女神级别的人物。
 
  云涵就是这么有魅力,以至于每到下课时间,都有不少男同学主动靠上前去
套近乎,不过虽然有不少男学生会想过去主动搭讪,但是如果说跟她最聊得来的
,我大概算名列前茅了,甚至可以这么说,她下课时多数会主动跟一些女性朋友
一起聊天或约出去散步,如果是男性朋友,她主动搭话频率最多的,大概就是我
了。虽然我不曾主动跟她告白过,跟她聊天也都是只聊一些生活点滴或是她感兴
趣的话题,但是她跟我彼此之间都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好感,那让我们在一起时很
舒服,心情很愉悦,完全不会有尴尬不自在的感觉。
 
  也许因为当时的我们想法都比较青涩,不知道那其实是一种恋爱的感觉,不
过直到我们高中毕业,各分东西之后,这种感觉还是存在着。我们还是会透过当
时很火红的「MSN」互相聊天到深夜,直到后来她正式交往了一个男朋友,我
为了避嫌才渐渐减少与她的交流互动,但是还是会关心彼此的动态。
 
  她曾这么对我说过,或许就是因为我都没有向她告白,才让她可以没有压力
,很自在地跟我一起闲聊、玩乐,也因为我比起其他只会滔滔不绝地述说着自己
事情的男生,更愿意倾听她的牢骚(虽然我没印象她有对我说过什么发牢骚的话)
才让她更愿意陪我畅聊。
 
  高中毕业后,直到她交了男朋友,我们还会时常聊天,后来我们虽然渐渐减
少了聊天频率,但是并没有因此断讯,大学时期的几次长假,我们有办了几场高
中同学会,她也都有出席,依然是那个活泼开朗的她,而且比起高中不懂化妆打
扮,她已经俨然成长为一个走在路上都会引男人回头巴望着的大正妹了。几个男
同学们也更加无法控制自己的眼睛飘向她的方向,不过听到她已经名花有主,也
不敢贸然激进了。
 
  依然,她都愿意选择坐我旁边,有几次甚至还被其他同学怀疑我才是她口中
所说的「神秘男友」,不过虽然我很少主动打听她男友的事情,但是她偶尔跟我
聊天时,也会提到关于她男友的事,好像是她的大学同学,她与他男友也是一对
众所期盼的班对,彷佛迟早可以走到互结连理的恩爱夫妻了……
 
  然而,当我也祝福着云涵,能得到她应有的,甜美幸福的生活时,最后得到
的信息却是他们分手了……那位我不曾见过面,只存在我跟云涵聊天讯息的男朋
友,也就这样在我们的聊天过程中「人间蒸发」了。
 
  毕业后,我应征到了一份工作,开始进入赚钱维持经济的忙碌生活,高中同
学之间经过这几年,各自有各自新的交友圈,也渐渐没再联络或开过同学会了,
或许,会有这样的转变,也跟云涵在大学毕业后不久就「消失」了,也有点关联。
 
  大学毕业后,有些同学要到国外进修,有些同学要投入工作,或是研究所或
是国考等,我们高中同学下次能再聚会的机会也少之又少了。为此,同学之中比
较热情的几个同学,也发起号召,要办一场盛大的同学会,不仅只是约见面吃饭
聊天或是唱KTV玩游戏这么简单,而是一场两天一夜的旅游,为了这个大活动
,许多投入帮忙的同学们都在积极策划,而我也帮忙约一些我比较要好的同学,
询问出席意愿。
 
  想当然耳,我第一个联络的,便是云涵了。
 
  那时我们常用的MSN已经关了,所以我是用脸书传私讯给她,问她这个消
息。她隔一会看到后,也回了我一句「好啊,我可以。」然后就没有后续了。以
往就算久未连络,彼此忽然收到对方的讯息,也都会开始聊个不停的……
 
  可能是怕影响我继续询问其他同学,也可能是因为在忙着毕业准备,也可能
是刚好不方便交谈……无论如何,我都没有心思去在意这个,只是我心中开始隐
约感到不安。
 
  先询问她果然是正确的选择,之后询问其他男生时,很多男同学得知云涵要
出席,马上就一口答应,甚至还有先问我云涵会出席吗,可见虽然毕业那么多年
,她在男生群之间的魅力依旧无法挡。
 
  然而,在几乎确立好了人数跟行程,餐厅、游览车、旅馆房间、各景点的门
票,都订好了之后,却传出了云涵在成行前一刻说临时有事无法参加了。顿时男
生群们哀号遍野,主办、策画这场出游的同学们也因此乱成一团,虽然云涵还是
付了旅费,其他同学们也说不会在意她的临时退出,但是我们那次的旅游确实像
是弥漫着一股低迷的气氛,总觉得玩不尽兴。
 
  原本以为这只是个偶发意外,但是自从那天开始,不管是几个同学之间的小
聚会,或是曾经很要好的朋友单独邀约,云涵都再也没有出现过,我以为她还在
自责上次的事情,私下发讯息安慰她,但是却被已读不回,不管我提起什么话题
,都变成如同我单人的独角戏。
 
  后来,沉寂了一阵子,我也忘记是为了什么事情想联络她,却发现我已经无
法从脸书好友找到她的数据……我被封锁了?这是我最初的猜想,后来问了几个
原本的共同好友,才知道她似乎将所有好友都封锁并删除账号,几乎是完全退出
了。
 
  此外,我找回高中时期留的通讯簿,发现她当时用的手机号码也早已停用,
而且我们也都没人知道她新办的手机号码是多少。
 
  就这样,她彷佛人间蒸发般,彻底从我们的生命中淡出,我想找也再也找不
到她,直到这一天,收到了她发来的简讯,才让她再次闯入我的生命,但是,却
是以我绝对料想不到的方式……

二、淫乱的邀约
 
  「Nick,好久不见了,我是云涵,还记得我吗?……」
 
  本来以为再也无法跟她取得联络,却在此刻忽然收到她的简讯,并且主动给
了我她的新联络方式。我也不是没有怀疑真伪,毕竟隔了这么多年没联络,而且
简讯来源又是陌生的号码,但是想了想之后,这一切也合理,虽然云涵已经换了
手机号码,但是我的还是跟高中时一样,她大可找到以前的通讯簿联系上我;况
且,Nick是我在高中时期的英文名与绰号,但是上了大学也没人知道,更不
可能会是想乱套交情的诈骗团伙叫得出来的。
 
  分析过后,我立刻用Line搜寻她在简讯上给的ID,也找到了她的账号
,她用的昵称是「女m♀小涵♀」让我的心陡然一震,这是云涵本人的账号应该
没错,我可以从那摆出性感姿态的头像看得出来,但是,这真的是我认识的云涵
?高中时期清纯到不敢违抗家约交男友的云涵?照片的她留着飘逸的长发,化着
性感的妆容,穿着一件黑色裹胸的小可爱,几乎藏不住那大概有E或F的胸围。
露出的肚脐干净无垢,上面似乎还有什么东西闪闪发光,而底下的一件低腰热裤
,虽然把她的小蛮腰展露出来,但是……展露得有些过头了,甚至低到胯骨曲线
三角地带都显露出来,只差往下一公分,耻丘就要被看到了……
 
  穿这样的裤子,而且又不见有内裤或是什么黑黑的黑丛林,能够得到的合理
解释,就是她不仅穿着如此性感暴露,大概率也没有穿内裤,甚至连阴毛都有特
别修剪过,才有办法让她穿着这件低腰裤而不会「尴尬」,而且这照片的背景像
是在白天室外的马路上,都还能看到后方停靠在路边的汽车,而虽然我无法推断
她是不是有准备比较保守的衣服让摄影师先帮忙保管,但是此刻在她后方如果有
人经过,是可以看见她后面露出股沟线跟两边半颗屁股蛋的。
 
  除此之外,她从腿跟部以下露出的整双大腿与小腿,也依然有着性感窈窕的
曲线,而腿踝下方穿着的,是跟高至少有10公分的高跟细带凉鞋,典雅而不失
礼地将她的足部衬托得更加性感。而她除了这些衣服外,还有个引人注目的装饰
,在她的脖子上,一条约一个指节宽粗细的,黑色的皮革项圈,项圈上还镶嵌着
几个银亮色的金属装饰点缀,使得她的外表更加性感成熟。
 
  不过,项圈正前方,在她下巴正下方的部分,却是连着一个圆形的金属环,
环的大小约是用拇指与食指圈起来的尺寸,上面还绑着一条黑色皮革制的带子垂
落地面,说这装束只有性感而没有色情味,恐怕也没人相信了。
 
  而且,昵称前面那个「女m」,虽然说服自己不大可能,但是跟这照片搭配
,又让人想入非非。
 
  我一边怀疑着自己,一边又自责着不该把班上的女神、曾经那么要好的朋友
,想得如此淫荡低贱,一边紧张又期待地加了她好友。毕竟,这也是这么多年后
,我第一次又可以跟她聊上话。
 
  刚开始,她发现我加她之后,先是传了个可爱的贴图表情,我也回传了一个
给她,正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她跟我的对话就开始了。
 
  涵:「嗨嗨,好久不见了,最近过得好吗?」
 
  我:「还不错啊。工作越来越顺手了,妳呢?」
 
  涵:「哈哈,我都还没问过你是在哪里,做什么工作呢,也好久没机会跟你
聊天了」
 
  我:「是啊」
 
  我正想继续打字维持聊天热度,不管是简单说一下我的工作跟生活近况,或
是询问她消失这段日子是怎么回事,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或瓶颈等等,但是她却
先回讯息给我了。
 
  涵:「抱歉,我只有一分钟时间,所以直接进入正题了喔」
 
  我:「嗯」
 
  我心中猜测,该不会云涵是当上保险业务员之类的,想推销业绩给我吧?即
便如此,身为朋友的我,就算不需要也还是会花钱买一点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还好办许多……
 
  接下来这几句,她可能早就想好台词,或是已经打字完再复制贴过来,传讯
息速度飞快,让我几乎连插话的余地都没有,但我同时也是因为太过震惊而不知
该如何回复。
 
  涵:「我想邀请你跟其他我的几个朋友,在这个星期六晚上,来F市我所在
的地方玩」
 
  涵:「地址是~~~~~」
 
  涵:「我会准备丰盛的餐点跟茶水,也会帮你们付来这里的车钱」
 
  涵:「只要你们可以出席就好,因为我有个游戏需要大家的协助」
 
  涵:「成人游戏……」
 
  (啥?)我是从这里开始震惊到不知该回什么,而她也继续传讯息过来。
 
  涵:「这个星期六晚上6点」
 
  涵:「如果方便的话请一定要到」
 
  涵:「否则我会有很大的麻烦」
 
  涵:「拜托……」
 
  我仍然处在错愕中,我不知道她说的成人游戏,是不是我误解了什么,确实
有些游戏也都标示18岁以上才可以游玩,但是那并不是我想的那么淫荡……
 
  涵:「抱歉,刚刚没有说清楚」
 
  涵:「我想跟大家玩的是」
 
  涵:「猜鸡巴游戏」
 
  涵:「我会猜在场每个人的鸡巴」
 
  涵:「你们除此之外什么都不用做,只要享受就好」
 
  涵:「不管我猜对或猜错,都会有奖励给你们」
 
  涵:「运气好的话,能享用到我的身体喔」
 
  涵:「星期六晚上6点左右开始,大概到10点,或者要留下来过夜也行」
 
  涵:「你不用在这边回复我要不要来,只要当天6点之前到就好」
 
  涵:「拜托了,我只能依靠你,不然会有很恐怖的后果等着我」
 
  涵:「先这样了喔,我不能再多聊了,星期六一定要来喔」
 
  涵:「也别跟任何人提起这件事跟我这一个账号」
 
  涵:「多年朋友的份上,求求你了……」
 
  (……)等到我反应过来她给我的,是如何荒唐离谱的淫乱邀约,正想要细问
或说些什么,但她却不再响应,甚至就连我传过去的讯息也都显示为未读状态……
 
  她只出现了这一下下,又再次消失了……虽然这次我留着她的Line,留着她
的联络方式,但是我却希望她不曾再次出现过,不曾毁了我曾经对她的回忆……
 
  但是,为什么,我往前划动讯息纪录,看着前面她所留的讯息,竟然会有种
莫名的悸动与兴奋期待呢?
 
三、参加者
 
  为了这件事,让我之后几天都有点像是魂不守舍,心有旁骛,上班也无法很
专心,每天想着的都是云涵对我说的话。
 
  被盗账号、被友人恶作剧、想故意捉弄我、甚至云涵意图对我诈财等等,各
种荒谬的可能性,都被一一排除了之后,唯一剩下最合理、却也是最荒谬的,也
就是如云涵讯息所说的,她想跟我玩这么个荒唐的游戏。
 
  我问了很多我所认识的,跟云涵比较熟好的女生朋友,都没有一个人知道云
涵的近况,也没跟她联系上;另外也问了几个之前跟云涵较有话可聊的男生朋友
们,也同样没消息,看来所有高中同学中,就只有我一人收到这奇怪淫乱飨宴的
邀请。而我频繁地询问其他同学云涵的事情,怕是也起了疑惑,还好我是以「忽
然想到之前向她借的东西忘记还。」这牵强的理由塘塞,才没有被追问什么,但
是知道可能只有我一个人要去那,参加奇怪的游戏,可能还会有一群不认识的陌
生人,就让我担忧起来。
 
  当然一定有别人的,如果只有我一个人的鸡巴,那还猜什么呢?
 
  每次想到云涵跟我的对话,我已经没有心思再工作了,完全想不到,为什么
云涵会发送这样的邀请给我,难道是觉得我很色?不,这绝不可能是她这么做的
理由,而且这一点都不像是云涵的作风,就算她高中时期是比较热情开放的,但
也不是可以随便跟我们大聊黄段子的女生,况且我们之前虽然没有实质的恋爱关
系,但是我们发展的关系甚至更为升华,就连我都没想过要占有她的身体,她更
不会反过来要求我跟她玩这种明显逾越朋友界线的色情游戏。
 
  况且,这游戏比起直接约炮开房间更夸张,那还不是只有我一人,甚至仅仅
两三人,可以玩得成的,就算是很熟的一群男女,也不知道要发展到什么程度,
甚至还要搭一些烈酒乱性,才可能会有男生胡言乱语到临时起意出这种很可能破
坏友谊的蠢游戏,可是现在,却是事先约的,而且还是女方主动开口……
 
  我也想过云涵喝醉酒或是感情出了问题等等可能性,但是那天她除了这段话
,其她对话都很平常,而且隔天也没看到她尴尬的道歉或是删去留言,反倒像是
又消失了般……
 
  没办法,一切只能等周六晚上揭晓了……
 
  没错,我会去,并不只是我当时有空,我也想去一探究竟,云涵这几年来发
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导致会开口提出这种请求;我虽然有预感,这一趟很可能直
接让我失去了这么多年来与她的友情,永远少了她这么个好朋友,但是仔细分析
,当那天她邀约我做这种事情时,我们的友谊也早已变质,无论我答应或是不答
应,以前的云涵是回不来了……
 
  另一方面,我也担心云涵是不是受到了什么威胁,她是以近乎乞求的语气,
希望我去陪她赴这奇怪的淫乱晚宴,如果她是受到谁逼迫,提这种淫乱的邀请,
那我或许还能帮得上忙,反过来,如果我不去,那么好不容易获得的有关云涵的
音讯也会再次消失,而且这次可能不会再出现在我面前了。
 
  不过,我还是很紧张,不知道是否要先报警……如果云涵真的是受到什么有
变态癖好的歹徒挟持、胁迫,那么我过去那边不是也羊入虎口,还帮什么忙呢?
但是说要报警,又该怎么向警方解释?如果后来发现是乌龙一场,反而是我害云
涵的邀请公诸于众,导致她颜面尽失,那也弄巧成拙了。
 
  后来,我只能想到一个方式,我在我的房间书桌上留了张纸条,写下了云涵
给我的地址,并备注如果我超过多久没回到家,又连系不上的话,家人们该怎么
做。同样的讯息也给了我几个友人,他们都吃惊地问我发生什么事,我也无法跟
他们说仔细……
 
  我为了各种可能的猜想而提心吊胆,周六下午,我乘车前往云涵发给我的地
址路上,都还无法安下心来,直到我找到云涵发的地址,一栋豪华的透天住宅,
直到我紧张按门铃那一刻,还不忘退后几步怕有不祥的凶徒开门直接抓我进屋,
但是隔没几秒,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打开门时,才发现全都是我多心了。
 
  「Nick,你真的来了!」云涵也认出我,兴奋地说道:「其他人都到得
差不多了,时间也快要六点了,我都还以为你不来了呢!快进来吧!」
 
  看到云涵,我第一刻先是松了一口气,她还是那个云涵,一脸阳光灿烂,看
到我时的喜悦也跟高中时期清纯无邪的她没什么两样,只是多了更多的成熟性感。
 
  不过,我还来不及「误以为」那什么游戏,只是云涵恶作剧,这其实只是轻
松的聚会时,却又发现了不对劲。
 
  首先,她穿着一件裸肩齐胸的连身黑色小礼服,远看还好,走近一看却发现
那有很强的透视感,站在她面前,几乎可以看到她礼服下没穿着内衣的胴体,而
且等她转过身,让道给我时,我偷瞄了她礼服下襬紧包着的臀部,也同样能看到
里面没穿内裤的翘臀与股沟,若不是她转身得早,我来不及先往下瞧,恐怕还会
看到她正面的阴户部位显露出来。
 
  第二,是她的双手,她刚才开门时双手一起贴靠在门上,我还没特别注意,
但后来就发现她的双手的手腕处被拷住了,一条长不过三十公分距离的链条栓在
两边手腕上的皮手铐,那手铐是粉红色的,手腕部位好像还有绒毛,如果不是炼
条跟锁孔,乍看还真以为是新颖的手环饰品。
 
  第三,是她走路时,地下发出叩叩声的高跟鞋,大学毕业前几次聚会,虽然
她越来越会化妆打扮,但我都不曾看过她穿有跟的鞋子,直到前几天看了她的L
ine照片,才惊讶于她竟然可以驾驭这么高的高跟鞋,而今一看,她此刻穿的
高跟鞋,虽然我没太多概念,但是似乎还要比照片上那双高跟凉鞋更高一些,而
且仔细观察,对照我之前印象中看过其他女人穿过的高跟鞋,似乎还不曾见过穿
着这么高,又是细跟类型的高跟鞋。
 
  那是一双高跟包脚到脚踝上方几公分的短靴,我会这么注意,不只是跟高的
问题,我还发现她的高跟鞋原本要穿脱的拉链,也像是被用一个锁头跟奇怪的黑
色皮带锁住了,若不是因为黄铜色的锁头在黑色的高跟鞋及皮带上如此明显,我
可能也不会注意到。
 
  「你最近过得好吗?还有跟其他同学联络吗?有没有对象了?你刚刚是自己
乘车来的吧?」云涵在前面引路过程,又跟以前一样连珠炮地讲个不停,问我生
活周遭的事情,但是这次我已经沉默说不出话来,她也似乎不再等我响应,只是
一直抛出无关紧要的问题……
 
  「云涵,你最近是怎么了?」我终于开口问了,虽然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
她的声音停住了,浑身一颤,脚步也停了下来,像是我触动到了她内心深处的弦
……说不定她已经要崩溃大哭了……
 
  然而,那只维持一秒钟,她又继续跨出步伐,对我的问题,她也只是卖关子
似地笑着说道:「别急,待会游戏时就会让你们知道了。」
 
  大门到玄关口有一小段距离,等我们进入到屋内,我就听到好几个男人们讲
话的哄闹声,另外还有个人喊了我一声「Nick!」
 
  「阿德?」我不敢置信地望向他,他身旁还有五位男生,右边三位年纪跟我
们差不多,左边两位稍微大一点,但是应该也就三十多岁,其他人每个我都不认
识,但是阿德是我的高中同学,不过因为他原本跟云涵互动不多,虽然似乎有向
她告白过几次,都受到了婉拒,我完全料想不到他竟然也会收到邀请。
 
  「Nick,我跟你介绍一下,最左边的两位,赖生与正辉,他们是我以前
的同事……阿德你是认识的,再过去几位都是我大学时期的朋友,子坤、旭仲,
跟阿豪,他们都是等会儿游戏的参与者。各位,这位是Nick,是我的高中同
班同学,与阿德一样。」
 
  「长得满帅的嘛,是你的初恋男友吗?」赖生问道,脸上却充满戏谑。
 
  云涵没有回复,引导我去坐在阿德身边,望了一眼墙上的电子钟,站在门边
不安踱步,像是还有其他游戏参加者还没到达,但是这里已经七个人了,云涵到
底约了多少人啊……
 
  「喂!小婊子!不用等了,没人会来了!不是想看鸡巴吗?这里这么多根难
道还不够看吗?」赖生看云涵没有回复他,像是有点生闷气,竟直接开口辱骂云
涵。
 
  「你嘴巴放干净一点喔!不准你这样叫她!」我虽然不认识那个赖生,但是
听他对我们曾经憧憬的女神、跟我如此要好的云涵,如此口出恶言,当下气不过
而对他凶狠呛声说道。
 
  「你谁啊!管我叫她什么!她是婊子是公认的事实了,」赖生面对我的无礼
,也不甘示弱说道:「刚刚说你是她初恋男友,看来没有说错,这么急着袒护她
来着。怎么?你以为她多清纯无瑕?要不要自己问她,她是做了什么事被我们公
司开除的?」
 
  听到这话,我想反驳却觉得喉咙哽住了,虽然我不知道云涵被公司开除的事
因经过,也无法理解她找来这些前同事与我们来此的理由,什么都无法替她辩解
;而且,她发出了这种淫乱游戏的邀请,还装扮得真如娼妓般,在这样的场合,
搭上那位赖生说话的前后文,还有云涵自始至终都不理会赖生的恶言恶语,只是
继续巴望着门外……彷佛比起替她自己辩白,她更在意其他还没到场的玩家。
 
  「好了啦!这种公司的丑事,不是都说不能对外宣扬?如果损及公司名誉那
就麻烦了。」旁边的正辉替我们缓颊,但是并不是替云涵讲话,甚至还认为云涵
做的是会严重损害公司名誉的丑事……
 
  我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望着赖生与正辉这两个像是知道云涵做了什么丑事的
两人、望向依旧一言不发地向门外望着,没看向我们这边一眼的云涵,最后只能
转头望向阿德,但他也只是耸了耸肩,表示他也不清楚。
 
  说起来,不仅只是轻浮的赖生,在场其他人,可能除了我之外,都无法掩盖
那潜藏在自己假装正经表情下的淫笑,就连阿德也只是尽量不在我面前表现出来。
 
  「喂!小婊子,有听到我在叫妳吗?小婊子不是自己留言给哥哥,约哥哥玩
游戏,想猜哥哥的鸡巴吗?」赖生又无礼地说道,我又气不过,差点想要冲过去
一拳揍在他脸上,云涵却先开口回应:「请再等一下,说好等到6点,而且游戏
也是7点钟才开始,请再等等……」
 
  「至少先来这坐着等吧!不然我们也闲得发闷,看着妳在门前踱步,心情也
跟着浮躁起来了。」正辉说着,拍了拍他跟阿德之间空出来的位子。
 
  「嗯……」云涵回应了,但是她却不是选择坐在那,而是插在阿德跟我之间,
我跟阿德马上让出个位置,让她坐下来,此刻的我可以清楚看到,她脸上虽然强
装镇定的表情,但含泪的眼眶跟微微颤抖的身躯,都出卖了她。
 
  「Nick,谢谢你刚刚替我出头……不过这件事确实错是在我……还是…
别管我了……」云涵在我身边低头细声说道。
 
  「云涵?」听到她这么说,我惊讶地瞪大双眼,她等于是承认了她确实有做
出什么见不得人的错事被公司开除,而且在这样的情况,我也不敢问是什么事情
,一时之间,云涵虽然坐到了我身旁,我却无法像之前那样跟她自由自在聊着了。
 
  「云涵,上次到底怎么了?妳从出游那次就忽然音讯全无,我们都很担心妳
,而且好几次聚会也都约不到妳,前几天好不容易收到妳的来讯,竟然是这种邀
请,妳有什么困难,告诉我们,我们才能帮助妳啊!」比起说不出话的我,另一
边的阿德却像是傻子一般,不会看场合时机连连「关心」云涵,却只是弄得她更
为尴尬。
 
  「小涵,我也很想妳啊!」坐在我另一侧的,云涵的大学同学们,其中一个
好像叫「旭仲」的,此时也开口说道。
 
  那一瞬间,我身旁的云涵似乎凶狠地快速瞪视着说话的那个人一眼,但那股
悍劲立刻就消失了。
 
  「之前那件事我对妳很抱歉,我也很后悔……不过我也没想到,这几年,妳
离开我之后,反而更放得开了,还敢邀请这么多人玩这羞耻的游戏,这样想想,
我当时做的事也没那么过分吧?」
 
  云涵没有响应,面无表情的她就像是没有灵魂的人偶般一动也不动,但是在
她身旁的我,仍然可以感觉到,云涵此刻的心里很不舒服,不只是对那位名叫「
旭仲」的大学同学所说的话,甚至像是很不愿意再见到他本人。
 
  「小涵,坐过来嘛,我们……」旭仲想攀靠过来拉住云涵的手,但是我先挡
在云涵身前,虽然我还不明白他们彼此间发生过什么事,但也能从对话里听得出
来,他做过对不起云涵的事情,而且就算没有,让此刻穿着如此曝露又显得可怜
无助的云涵去坐在那群表情像是精虫冲脑的男生之间,就像是羔羊入狼群般危险。
 
  「云涵不想坐在你旁边,你看不出来吗?」我直接用身体架开他伸过来想强
拉云涵的手,对他不客气地说道。
 
  「怎么?你这个护花使者,是来这搅局的吗?」旭仲旁边的另外两位也站出
来挺他,看来他们的确是一党的。
 
  「而且护的还是一朵放在路边任何人都可以摘采的野花,哼哼,真是不值啊
!」离我比较远的,那个叫「阿豪」的男人,大概觉得自己人多势众,竟直接这
样批评起来。
 
  「你给我闭上你的臭嘴!」我激动地想扑过去揍他一拳,但是除了挡在我们
之间的子坤拦堵着我之外,云涵那上铐的双手也努力地想揪住我不让我贸然冲上
前大打出手。
 
  「Nick,没关系……随便他们说……我不介意……」云涵语带委屈地说着,这让
我更加恼火那些人。
 
  「看到没?你们高中时期的女神校花本人都说不介意了,其实啊,她以前的
清纯都是装出来的,实际上的她可是骚贱得很哪,经过我们的旭仲调教开发,就
露出本性了。」阿豪仍嘴不饶人地说着,但我却听出了关键词,终于找到了罪魁
祸首。
 
  「你调教开发的?你到底对云涵做了什么事?」我直接质问旭仲。
 
  「没什么啊,只是在跟她交往时,察觉她有M的潜质,帮她开发出来而已,
谁知这就像是点燃一个火苗,就烧出一团熊熊烈火,就连我也没料到几年后的她
会骚到这种程度,邀请大家来玩这游戏。」旭仲轻描淡写说道,却让我背脊发凉。
 
  「交往……难不成……」我转头望着此刻很尴尬窘迫的云涵,不敢置信地问
道:「云涵,之前大学时,妳提到的交到男朋友,是……」
 
  「Nick,拜托,别再说了……」云涵说,「也不用替我出气什么的……
这都是我的选择……跟任何人都没关系……」
 
  云涵没有直接回答,反而证实了我的猜想。
 
  原来,他是……我脑袋轰然作响,我回忆起之前大学时期,云涵每天都还会
跟我用MSN互相通讯,还会跟我分享她的大学生活与新朋友,直到某天她开心
地向我宣布,她交到男朋友了,虽然只是隔着文字讯息,也能感受到她的甜蜜与
喜悦……
 
  后来,我为了避免每天晚上跟她聊天,会被她的男朋友误会,所以渐渐减少
了这样的互动……
 
  后来……后来……
 
  「我正觉得『Nick』这名字好熟悉,原来是你啊!当时每天都会跟云涵
聊天吧?云涵也真可爱,感觉她对你很有好感,只是以前受制于家规而不敢接受
你的表白。哈哈!也幸好是因为她跟男性的交手经验是零,所以马上就被我的甜
蜜攻势给破,刚开始她还觉得我不是那种只想着要约炮的男生,只是跟她心灵寄
托、常聊又不给对方压迫感的好男友,结果我都渐渐传递给她开放思想,等哪天
她的开关被我打开,就从此在这路上永不回头了。这不能怪你也怨不得我,当我
在她生日当天,送一个振动棒给她,观察她拆开礼物的反应,就知道这傻妹子绝
对可以开发的,嘻嘻!结果就像你现在所见了。」
 
  一滴眼泪滑落下来,不是云涵的,是我自己的,我深深懊悔着,当时因为避
嫌而不再跟她常聊,想给些私人空间而没有多询问她男友的事情,却铸成了如此
大错。
 
  「你也没多心疼你的云涵嘛!」子坤说着,但不是对旭仲而是对我……「应
该也是看上了能享用高中憧憬的女神校花的肉体,所以收到邀请后,不也来享受
了?这么说来,你反倒要感谢旭仲对她的M属性开发,才能有今天骚到要找男人
玩这游戏的云涵呢!」
 
  此时,云涵忽然站起身子,她像是想逃避这令她尴尬的现场,但也只是回到
她刚才踱步的门边而已。
 
  「喂!小涵!妳现在是自己一人,还是有新主人了?」旭仲又忽然向云涵逼
问,云涵先是一愣,然后默默点头。
 
  「妳点头是代表什么?自己一人还是有主人?如果是自己一人,建议妳也让
妳青梅竹马调教妳一下,或者换妳调教引导他也行,免得他为了妳气到中风了。」
 
  「有……有主人了……」云涵终于开口,也等于是亲口承认她是女M的事实。
 
  「我想也是,如果不是主人的指令,妳应该也不会有胆量玩这出。」
 
  「嘿嘿嘿,可别小看这小婊子,她着实胆量不小呢!她……」赖生又想侃侃
而谈云涵的糗事,但是被正辉示意噤声,就停了下来了。
 
  一时之间,我不知道要说什么,我有一度想不甩其他人直接起身走人,但是
一切都来不及了,我已经看到云涵这尽毁我对她憧憬的黑暗面了……
 
  而且,随后的一通通话,也让我对于自己继续坐在这看着曾经喜欢、憧憬的
女神被这般羞辱这件事,觉得自己终于做对了一个决定。
 
  那通通话,是云涵的手机响起,云涵先是全身一震,拿起手机话筒的她双手
还在颤抖着,确认来电人之后更是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不对,她是自己要跪
的……
 
  她在我们面前接起电话后,耳朵靠着话筒,口中说着一声「主人。」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