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变态SM七之高级应召女】

**小说 2022-12-31 17:28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变态SM七之高级应召女】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变态SM七之高级应召女】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我是个好动,爱游玩的女孩子,温小俐是我的名字。我具有青年人的一切爱
好。举凡摄影、游泳、旅行、跳舞、上夜店,都是我所喜欢的,因此我结识了不
少男友,尤其是混帮派的,他们见了我,赞我美丽,天天约我出外游玩。

  事情的发展,愈来愈不对,行动愈来愈荒唐,经常早出晚归,夜夜外出,深
夜始归,或整夜不归,父母见我行动太不对了,父母很生气的把我责骂一顿,并
严禁我出外,我这时的行动是自由惯了,认为如此,简直是剥削去了我的自由,
我便跟他们斗起嘴来,说说他不应干涉我的自由,于是,气愤愤的一怒。便离家
出走,以后再不敢回家。

  我与父母闹翻了后,便离开了家庭,准备到外面去「自食其力」。我跑到与
我混得最熟,最知心一个名叫易峰哥的干哥家里,我对他说出我的委屈,请他暂
时把我收容,我并希望替我找点事情做。

  易峰哥听了我如此的说来,他便拿些好话安慰我,并带我到各处去玩。

  当天易峰哥带我去西屯一间酒店去,他找到了一名叫李庠的小姐经理,对李
经理说我出来,有想下海陪酒,问他可以能够帮忙?李经理听了他的话后,向我
浑身上下的打量了一会,才点头说:「可以的,你易峰哥介绍到来,那有什么的
问题呢,不过,衣服那方面,就不能够似这样的寒酸,你们可以暂支几千元去,
做些华丽衣服,才好登场。」他们这样的谈论后,算作成功了,易峰哥替我写了
一张一万元的借据,支了一万元之后,便陪我离开了那酒店。

  晚上,易峰哥带我到另一间的酒店去,这间酒店有一个叫做梓怡的小姐,与
易峰哥打得火一般热的,此时易峰哥与她不时的婆娑起舞,间中也与我跳了一两
只,这样的直到深夜一时,酒店里还着那靡靡动人的舞曲,这时我的精神感到有
点支持不来,便对易峰哥说想去睡觉了。

  易峰哥听了我的话后,忙对我说:「小俐,请你容忍些时,等到酒店打烊后,
我带你去梓怡的那里,梓怡是我的朋友,她在一间旅馆里有一个长期的房间,你
和她就那边睡觉吧。」

  我忙说:「那是不方便的,我与梓怡还是初次认识的,怎好打扰了她。」这
时刚巧梓怡唱完回来,听了我们的话后,便微笑说:「小俐,说那里的话呢,祇
你不厌我待慢了你就可了,又有什么方便不便。」

  酒店打烊后,我们就在附近的餐馆里,胡乱吃了些东西,当我们三个人到达
那家酒店时,祇见房间里面布置很舒适,沙发椅、照身镜、梳妆台、个人浴室,
配着柔和的灯光,使人有优悠沉思之感。

  这时我疲倦得很,一入房内时就独个儿上床,很迷糊的入睡了,那梓怡与易
峰哥就入浴室里去洗浴,他们洗浴后,也一同上床睡觉了,当他们上床睡觉时,
触及我的身体,便把我惊醒,我睁眼一看后,就立即起床,走入浴室里去洗浴。

  这时已是更深夜静的时分了,当我回到睡房时,倒把我吓了一跳,我瞧见了
易峰哥紧紧拥抱着梓怡在接吻,他们一见了我,就放开了手,易峰哥乘机叫我一
同上床睡觉,但我摇头不允,祇是走到床前不远的沙发椅去,倒身卧下,假意合
上了眼,而偷窥他的举动。

  易峰哥与梓怡两人,躺在床上畤,细声说大声笑,并动手动脚的你摸我弄,
这时大概他们玩得欲火冲动了,易峰哥忽然坐起身来,向我这边看了一眼后,就
在梓怡的耳畔说了些很轻微的话,只见她摇头扭身的说道:「啊,你这个人,老
是,要人给你弄弄,你不怕你的女友看见了,给我麻烦吗?」

  易峰哥听了她的话后,心里知道她已是答应了,知道她所说的话,祇是做作
一下的吧了。

  易峰哥这时笑嘻嘻的说:「不怕,不怕。」他说用手指了我一下,继续说:
「她现在已睡着了。美女,来吧,来给我弄弄吧!」说罢,便动手替梓怡解去了
那睡衣、内裤。此时梓怡,一丝不挂的裸着身体,在灯光之下,祇见她的一对胸
大得惊人,就是那桃莉巴顿也不及她的伟大。易峰哥的一双手,就在她的乳房上,
搓来搓去的玩着,弄得那乳房跳跳荡荡,晃来晃去的十分有趣。

  这时易峰哥的手,又运用他的掌心,搓着那高涨的乳球,磨着她的乳尖,不
停左拨右磨的玩着,活像玩皮球似的。

  这样的弄着搓,弄得梓怡心内的欲火,热烘烘的焚烧起来,身体快感得震颤
起来。本来,女人的乳房,在生理上互与阴部是有联系的,一旦那乳房上受了男
性的接触,而发生快感,那阴户里就起了相当的反应,那一个的反应,就有很微
妙的作用,而发生了莫大的变化,使到阴部的组织完全冲动起来。这样的一冲动,
那些淫水就很自然渗出了。

  这时的梓怡,阴户的淫水在源源的流出来后,她的心里一阵麻痒痒的,更感
到春心难忍,她拿着他的手,自动的放到自己的阴户上去。

  易峰哥这个精灵鬼,是见微知着的,他立即明白了她的心意,于是用手指翻
开了她的阴唇,另一只手逗着她突出的阴蒂,那手指乘着渗出的淫水,而插入去
挖着她的阴壁,这样的逗呀!挖呀!她这时快感得春情荡漾,不禁的口里吃吃的
痴笑起来,她一直笑,一面用玉手拿着他的阳具在玩弄。

  易峰哥的阳具是很粗巨的,硬得像火也似的一般滚热,龟头光滑得像玉条似
的,这回经过她的手来抚弄后,那阳具更感到虎虎扬威,昂头怒暴的跃跃跳动,
如一头饿虎般,正想人呑噬的样子。

  梓怡握着他的阳具,手中拈着那红如涂丹的龟头,轻轻抚摸,祇见她的媚眼,
发出一片很风的逗人喜爱,她的肥臀不断的款摆,看样子,她似乎十分难忍,十
分需要了。

  易峰哥这时候看见了梓怡的样子,便知道她的春心欲火,已达到了最高潮了,
于是,就坐在床上,把她的一双玉腿,托在自己的肩头上,将她的肥臀就枕在自
己的大腿里,这样,那阴户就对正了阳具了。

  易峰哥低下头去,看见她高涨的阴户,淫水源源而出,直流在自己的腿上来,
可是,易峰哥这时也管不了这许多,只是用手扶着了阳具,对正她那肥胀的阴户,
就狠狠的插入去。

  阳具在插入去的开始,梓怡的娇小阴户,经过他的粗巨龟头挺进时,那阴唇
裂得开开的,让那阳具突入去之时,祇见她此时发生了一阵剧痛,痛得她的口里
也发出「雪雪」的呻吟声,这样就可知道他的阳具粗巨了。不过,这样的痛苦,
仅是一闪便过了,她立即回复了方才的滋味,方才的风骚,而觉得更加快感舒适。

  易峰哥的阳具在插入去之后,即用腰力来挺送,那粗巨的阳具,一下一下的
插着,磨擦得她内里的阴壁,花心等各处,使到她别有一种的快活。同时,她的
心里感到有无限的奇妙,阵阵的酸痒,寸寸的刺激,她的快活就由心底里哼出来,
而发生了时断时续「咦唔」的吟呻。在时断时续中,混和了阳具抽送时淫水的
「吱唧」声,奏成了一开交响乐曲。

  梓怡这时整个身被弄得异常酸软,娇慵无力。可是,她仍是鼓那余勇,把臀
部不断的抬高起来,挺挺兀兀。这样,那易峰哥的阳具那得不全根入尽,那得不
到底,在你迎我送的当中,那紧暖的小阴户,套得他的阳具紧紧的,没有半条空
隙余剩下来,这时易峰哥阳具上的龟头,在抽送时反觉她的紧凑,迫得它十分酸
痒,这一酸痒就心摇摇的,他就感觉有些不妙,但是这忍也忍不住,也不是能强
忍的呀。

  易峰哥这时看情形似觉有些不对,于是,祇得加速的抽送起来,密密频频的
抽出插入,狠狠的蛮干着,抽得梓怡杀猪也似的哼叫着,她的心里这时感觉得又
甜又疼的,真是连大气也透不过来。

  可是,这时易峰哥并不理会其他的一切,专心专意的抽呀!插呀!用力的插
入去!插入去!他,忽然的心头一阵火辣辣的,呻了一场大气,说:「出来了;
出来了!」话口未完,那阳具的粗管,便膨胀起来,那些精液便急速速的,直射
了出来。

  那滚烫烫的精液,射到她的阴户内时,她禁不住的口里喊出:「哎哟!

  快活死我了!你那热辣辣的东西烫得我非常舒适的哩!唔:峰哥,你真是可
爱极了。「她一面说时,那身体不住的震颤着,双手紧紧的搂抱易峰哥的腰,口
中欲言无语的低呻吟着,眼儿半闭半合的,这样子,她真是有无限的春光,无限
依恋方才的甜蜜。

  易峰哥在射出了精液后,精神显得疲倦,整个人懒洋洋的倒身卧下,双手揽
住了梓怡在休息。

  这时的我,是躺身在沙发椅上的,假意睡觉的偷窥他俩做大力戏!看他们正
像是在做益智片里的主角一般,演得淋漓尽致。我虽是未曾经过这一个阶段的少
女,可是,非常早熟,身体发育得很发达,这时我已看得心头鹿撞,阴儿骚痒,
淫水已流出了许多,裤子也湿了一大片,如有的免费看了整个钟头的大力戏,眼
睛虽是食冰淇淋,不过却仍感到一片空虚。

  我整晚看他两人做爱,我就显得非常疲倦地转侧而睡,在我睡得朦胧的当中,
不知在那个时候,易峰哥把我的衣服脱光了,光得像一条猪,他的手按在我胸前
的乳上,抚抚弄弄的按得我异常舒适,这时我以为是在做梦,可是,我发觉有些
不对,因为我胸前的大乳似是在被人用口含啜,含得我心头无限荡漾,那腿上的
阴户,又似有手指在挖弄,弄得我感觉到异常酸痒。

  我这时忙睁眼一看,祇见易峰哥赤裸了身体,站在我的跟前,俯下头来用口
含我的乳尖,含得我非常难过,他的手拨弄着我阴唇,那阴唇上有些淫水在濡湿
着,他乘着那些淫水便上下的滑动。

  我在醒回来时,见了此情形,忙即挣扎坐起身来,一手抢了件衣服。把身体
闭掩着,心里想斥责他一番,但是,回心一想,今后求他的正多着,不能这样的
就翻了脸,故此,便把斥责的话转了语调,说:「易峰哥,为什么把我弄如此,
这样我见得人吗,就是被梓怡看见了,也不好意思的呀!」我说时用毛指了一指
睡在床上的梓怡。

  可以,梓怡嬉皮涎脸的在说:「小俐,怕什么,有什么可怕,梓怡吗,她管
不了我许多,况且,她已熟睡了,我委实真的爱你哩。」他说罢那手就扯去我的
衣服,动手动脚的向我身上进攻,这样使我没法制止了他,也是没法拒绝他的袭
击,除非是与他翻了脸,不过,我是不能如此的,根本,方才的一幕,我己看得
心动神摇,心灵陶醉,春心跃跃而动了。

  易峰哥自从夺去了我掩闭身上的衣服,见我没有什么抗拒,他便更进一步的
坐在我的身旁,他的手把我的身体按倒在沙发椅上,才后就用口继续的含着我的
双乳,我那娇嫩的乳尖,给他这样的一含,便整个身躯软绵绵,心里有一种说不
出的快活,他见我默默无言的望着他。

  知道我的芳心已默许了,他便把我的手,要我来弄他那硬直的阳具,他那勃
得高高的阳具,甚为炙手,弄得我心怪舒服的,这时我的欲火越发燃烧得很高张,
心里越发感到好受,此时我阴户里的淫水,便如泉涌般的流出来。

  我虽然有个未经此道的少女,性交对我是很陌生的,但是我此时的心里,那
快感在作崇,使我的心灵像疯狂,而需要男子来慰藉,来接触,这样的变化,我
也不明白何以会如此的。

  易峰哥此时见我动情极了,女人的动情,做男子是很容易看得出来的,因为
女子如果动情时,那淫水便很自然的滑出来的,媚眼如丝的,牙儿咬紧的……有
这种的因素表现,做男子的那有不明白之理,易峰哥此时做了那些抚爱的工作后,
他见已把我的淫兴引动出来,知道我没有抗拒了,他就在这张沙发椅上,把我干
起来。

  他摆好了我的姿势后,将他的阳具上龟头,徐徐的向我的阴唇挑拨,一面挑
拨,一面将龟头伸入去,可是,他一伸展进我阴孔内时,我就有一阵剧痛发生,
疼痛对我是很难忍受的,我此时的知觉,见到了如此剧痛,我就匆匆的用手来掩
着我的阴户,不许他的阳具闯进。

  易峰哥见我用手掩住了阴户,不许他的阳具进去,这样是使他的心很急的,
真是扫他的兴的,他在无奈何之下,祇得按兵不动的,再做那抚爱的动作,我看
出他的心意,是使我回复方才的淫兴,才来与我交欢,可是,他在那抚爱的动作
时,乘我放开了掩住阴户的手,他便出其不意,突然把我的手紧握着,他低下硬
直的阳具,对着我的阴户用强起来,这样的用力一插,我当时痛彻心头的:「嗳
唷」的尖叫起来,可是,已被他的阳具插入了。

  当我的处女膜被弄破了后,那血和淫水便混和成一片的流出来,他这时才放
开了我的手,转而拥着我的臀部,他这一搂,他的阳具便入尽到底,我见他如此
的刁蛮与强暴,我不禁用手拍了他一下的脸孔,骂着他说:「峰哥,你太忍心了,
你如此的用暴力来弄我,使受那痛苦,你的心过得去吗,你,并没有半点的怜香
惜玉呀!」说罢,我用手把他的身体一推,欲想把他推了下来。

  易峰哥这时见我动怒起来,忙赔着笑脸的说,「小俐,我的爱人,我不是存
心想如此的,不过,我见你掩住那阴户,我恐怕你会逃避,我才用起强来,说到
这些痛,举凡一个少女步入妇人时,是必经阶段,这些痛在初次是有的,再次来
时你就有很大的快活了,现在,我算给你赔罪吧,请你不可动怒了。」他说罢同
我接了几个甜吻,他这样的算作向我道歉,我亦不为已甚,祇是微微一笑。

  当我方才被易峰哥用强,插入了阳具时,我所发出尖响呼声,把睡在床上的
梓怡惊醒了,她睁大眼一看,见我与易峰哥二人,赤条条的在沙发椅上炒饭。

  她见我被易峰哥如此用强,便走过来,不知她呷醋,还是同情于我,她指着
易峰哥说:「易峰哥,你不应该如此欺负她!我方才给了你,难道还不够满足吗,
你看,弄得她如此,你太忍心的呀!」易峰哥听了她的指摘,才爬起身来,取一
条手帕,给我抹去了血渍,才与梓怡走回床上去。

  翌日中午,易峰哥带我去缝了几件新衣,游玩了些时后,到了晚上八时,我
穿了袭簇新的旗袍,涂了脂粉,便与易峰哥到酒店去,李经理一见了我,就对我
说:「小俐,你初次下海陪酒,你的姿色恐怕带不出场?你明天晚上过新趣酒店
上班去吧,那边就算姿色差一点,也不见得怎样的。」

  我听了李庠经理的话,就糊里糊涂的随着他去调动。我回心一想,我自己自
问那酒小姐,确实是差一点的,我听他的话后,心中非常感激李经理对自己的关
怀!这一晚,李经理要我留在他的酒店里见习,预备明晚下海,并且要指教我一
些应付客人的机窍。这样,我便留在酒店里,这时易峰哥与梓怡喝了几杯酒之后,
便出外去了。在酒店里,李经理问我怎样认识了易峰哥,我回答他说是在夜店里
认识他的,李经理听了我的话后,瞟了我一眼,然后说他是一个「酒店老鼠」的
皮条王,经常是纠合三五个烂鬼到酒店里滋扰。故此,酒店为了避免他们来生事,
便得敷衍了他们,他们也时时来揩小姐油的。

  我听了李经理的一番话后,险些儿晕了下去。我深悔识错了易峰哥!这样还
不打紧,最使我痛恨的,便是昨晚失身于他!失去了那处女贞操,无怪他昨晚的
用强了。我这时对李经理给我的是太好了,我真是对他十分感激!

  我坐在酒店的一角,看客人唱歌喝酒,这时正是十时左右,本应是最热闹的
时候,可是,到来喝酒的客人,极其稀疏,许多当红的小姐,都要坐冷板凳。这
时我感觉到那「卖肉」的生涯,也是不容易去做的,你看一看那些红小姐,千娇
百媚的排排坐着,来等候客人。他们的熟客,原是不少的,现在到了这时候,仍
是坐着冷板凳,如果似我这样新入行的人,那还有客来捧场吗,生意这样的冷落,
我心里一想,真是寒怆了。

  我静静的坐在一角呆想,李经理走来与我搭讷着,他对我说:「做小姐要有
圆滑的手段,才能站得住的。有些客人到酒店来,目的不是志在喝酒,而是另有
一种爱好。这爱好,就是要看小姐本人的手段了,我说也不能说得许多。在酒店
上,有一句术语,那是:若要男人运红,裤带儿要松。这是一个小姐在走红的」
终南捷径「。不过,也不定需要这些的。我认为酒店上最难揽的就是那些酒店老
鼠,他们的到来是揩油的多。但是,我们不要开罪于他,以免招至无谓的麻烦呀。」

  我整晚坐在酒店里,一直坐至打烊,这时易峰哥不知去了那里,仍未见他回
来,这使我十分焦急的,就是今晚那宿处的问题!李经理见我仍未走,便上前偕
我出外去,走入附近的餐馆,叫了一些东西来吃,吃罢后,李经理想送我回家。
我这时不得不把我的情形,尽说与他知,并将易峰哥昨晚损害我的情形,也一并
说出。最后,我说真是识错了他。李经理一面听来,一面摇头说易峰哥太靠不住。

  我们缓步而行,行到附近的酒店时,李庠便同我入内,开了一个房间给我。
我初时是很感激于他,以为有心照顾我的。但是,天下乌鸦一样黑,一般的男子,
都是向女人身上打主意的。李庠对我说,初入酒店的女,都要孝敬经理的,假如
没有的话,那后果就不堪了!不特不肯拉客给你,还做出种种不肖的事来,使你
就范为止。

  我知道今晚的肉体是不能避免,我索性做出很愿意的样子,来讨好他,李庠
见我走下床去,他也跟着上了床,我忙替他宽去了衣服后,我也衣服解脱。他见
我如此的侍候他,他不禁眉开眼笑的搂着我,做了一个很长的吻,吻时,我吐那
舌尖,送入他的口内,他很小心的细意含吮着,我那流出来的香涎,他一口一口
呑下腹内去,这样的一个长吻,翻翻覆覆的接着,差点儿把我窒息了。

  李庠的欲火,经过这一次的亲吻后,使他更加迅速地增高,他那不规则的手,
直向我的乳房上袭来!这是男人调弄女人的本色,也是必有的一个举动,故此我
一任他向我的乳房搓捏磨弄,而增加他的快意。

  他见我如小鸟依人般,埋首于他的胸前,只是微笑不语。他会意我很快活,
很动情。那知我一个被迫作如此;强行承欢色笑的弱者哩!

  他是一个玩弄女性的能手,通过他所淫辱的小姐,也不知多少,他能够知道
女子的性心理,能够知道女子的紧要去处,知道女子的动情地带,经过他的手,
他的口,他处处触到我的痒处,使我起了我能容忍的程度。

  我的春情欲火真是关不住了,你看他像一头疯狂的犬一样,把我的脸颊吻着,
乳房吮着。肌肉嗅着,就是那阴部他也去舐着呢,我所流出来的淫水,他也舐个
清光。尤使我感到赞叹的,就是他的舌头,他的舌头运用得非常巧妙,那巧妙之
处,使到心里有说不出的快活,那快活非是笔墨所能形容得来的哩。

  李庠的舌头,在向我阴部舐下去时,他接触到我的阴核上,就有一种软柔柔
的热力在熨着,在磨擦着,女人一身最敏锐的地方,就是那阴核。这时我感觉到
如痴如醉,如酸如痒,如狂如痴。心底里似有阵阵的甜蜜痛快,令我血脉奋张,
形成身体上各部都狂热和不安。我咬紧了银牙,闭上了眼睛,一任他抚弄、舐吮。

  我此时之阴户,那一些的淫水也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大量渗流出来。那些热
烘烘的淫水,一到阴道孔时,被他的舌卷舐了去。这时我感到最难堪的,就是他
的舌头伸卷存在了,他看出我已情动,便把横卧床上,命我仰脸而睡,叫竖起膝
盖,稍向左右张开,我这样,那阴部变作很自然的松弛开来,他这时就半跪在床
上,俯下身来,他把那阳具蘸着我的淫水,慢呑呑的徐徐插入,这时,我虽然还
有些刺痛,但是我极力的容忍着,一任他缓的送入抽出……偿了他的大欲。

  翌日中午,我两人才悠然醒转,起身出外,吃了东西后,李庠就带我往新趣
酒店去,原来这一间的,是地下酒店,没有牌照的,地方也不得宽大,设备也是
简陋得很,既没有乐队,那舞曲祇唱音播奏出来,两旁设有不少座厢,可供人并
坐的,最奇怪的是,那些窗门围了些黑布,很像戏院的一样。

  据李庠对我说,这间酒店规模虽是少,却也很热闹,晚上客常满的,他叫我
小心应酬客人,这时我一看这间古怪的东西,心里就明白了几分,这一间所谓酒
店,其实是应招站罢了,我这时的心里是不愿留在这里来干的,但是,不干,又
干什么的哩,反正与父母是闹翻了,难道又厚着脸皮回去吗?

  不!让我来干干再算。

  这时那李庠把我交给这里的经理,这一位经理,脸貌生得很凶恶,他看了我
一眼后,就说出这里的规矩,并叫我上班时,不可穿三角裤与乳罩,我这时的心
里,开始有些麻乱,又有些后悔,我想哭,但是,哭又有甚用呢,我是倔强的少
女呀。

  晚上八时,我上班,此时经理介绍各姊妹与我相识,我一一与她们握手为礼,
之后这间酒店之灯光便灭了,顿时一片黑暗,一切皆已看不见了,这时来了很多
的舞客,经理打光了电手筒,带我去到一个厢座上来,我藉着了火光,看见一位
肥大的客人在着,我们一拍的坐下,这一个客人的声音放得很轻的,问我是叫什
么的名字………

  唱音机是开放了,奏出靡靡动听的色情谱子,那一位客人也向我的身上,上
下其手的蠢动着,他唱歌,是不用动口的,祇是动手,我给他解开了旗袍拨高了
衫子,他那手握着我的乳房玩弄,摸着我的阴部。不歇的玩来玩去,我是任客人
摆布的,这是这里的规矩呀!可是,天晓得!我这样的给他来满足那肉欲,那知
这位客人还说我不够热情,不够合作!

  我在这里混饭吃,很快就干了整个月了,这一个月内,对我的身体是变化很
大的,我的乳房给客人在玩弄之下,变作松弛下垂,虽然是比较从前胀大一些,
但是没有像从前这样的浑圆结实,那阴部也被客人挖弄得很宽阔,没有像从前这
样的柔嫩,并且那性感上,也比较从迟纯得多,那些淫水也比较渗出得很小。

  这里的客人,当然是抱着很大的欲念而来的,他们除了玩着我的身体各部门
之外,要邀我作额外的要求,这些要求就是要我作肉体的交欢,但是,这一些的
要求,我只一律给他们的拒绝,如果遇上了一些凶恶的强徒,或黑社会的坏蛋等,
我最多是动手拿着他的阳具,来作上下的动抽,使到他们的精液泄了出外,我这
样的做作,便算作我给予他们仁慈了!

  这一间的新趣酒店,除了动手不动口来陪酒外,为了刺激一下客人,有时也
兼上演一些脱衣舞,这一些的脱衣舞,是表演得很精彩的,很彻底的,那些脱衣
娘,除了我们的小姐充当外,还在外面聘请一些健美的女郎,来作盛大的演出。

  主持这一间酒店的主人,是几个具有很大势力的人物所开设,他们的神通异
常广大,能够应付四方八面的人,并且手腕也很圆滑,从来客人并没有发生过争
风呷醋,或是打架的事情,故此,他们就刮了一大笔的油水,使到他们脑满肠肥
的,不过,他们这一些的钱,都是我们的一班姊妹们的血肉换来的呢!

  好景不常,物极必反,这是一个很自然的原理,这一间的新趣酒店,那几个
的主持人,为了利益上的冲突,发生了一场很大的争斗,因此,波及这一间酒店
被停业。

  酒店停了业,素无积蓄的我,就感到生活受着威胁了!我所相识的男友,皆
是一些轻浮的浪子,或是从事渔色的龟公,对于我的生活,都是没有补助的,我
回心一想,认为可以给我解决生活的,祇有一个李庠经理,我想起从前他很同情
我,也曾帮助我入新趣酒店去,我现环境如此恶劣,何不去求求他呢。

  我走入李庠经理的酒店,找到了他,我把我的苦况说与他听,李庠听我说来,
他看了看我后,便闭目作沉思状,一会才对我说,叫我明天再见去他,我这时的
心中,非常欣慰,因为他叫我明天去见他,他必定能够给我找到职业的了,我真
是感激他,他真是对我太好!故此我很庆幸,很喜欢,刚才的烦闷,便一扫而空,
像天上的乌云盖住了月亮,现在给一阵清新的风,把那乌云吹去了似的。

  翌日中午,我盛装去到李庠的酒店里,祇见李庠穿好了衣服在等候着我,这
时他一见了我,便拖了我出街,走到一间华贵的酒家去,我们入到里面,只见厢
座里有一男子和一个中年妇人,直向李庠招手,这时李庠便向那男子挤眉弄眼。
之后,他一拖把我带到厢座里去,这时那一双男女,便起身给我们让坐,李庠给
我介绍说:「这位是九姑,这位是六叔,他们都是开设进出口公司的,现在欲请
一个女秘书。小俐,你就去做这个职位吧。」

  我听了李庠这番话后,心中喜悦得有点抖震,忙向那个叫做六叔的,谦逊一
番,这时的李庠,向着那一双男女,说了一些我听不懂的话,我闷坐在一旁,心
中以为他们在谈生意上的事情罢了,故此没有理会他们,祇听得他们说得很投机,
有说有笑的谈着。在结了账后,李庠便命我跟他们去玩一下,那进出口公司,我
这时受了李庠的支配,便点头领令而去,我与李庠分手后,那六叔便叫了一部计
程车,我们三人上车后,便向东飞驰而去,直去到我不知那条叫做什么街的一层
新楼,这条街很幽静的,我们三人入到三楼后,我见那地方很广大,陈设也很华
丽,全部都是西化设备。我坐在有舞台设备的大客厅上,游目向四周凝视,祇见
很多的男女,一对对的在调笑,有的在露台外,有的在小客厅里,他们都是拥抱
着的,见了我也不畏避,这时听见那九姑呼一个叫做三姐的女佣人,命她带我去
房里休息,我这感觉得很奇特,但又不便向九姑请问,只得跟着那三姐一面行一
面问她的主人,是什么的?那三姐祇是看了我一眼,微笑不答我的话。

  我入到一间很美丽的卧房后,在转眼之间,不料那个送我入来的三姐,出我
不意之时,「碰」的一声,把那房门反锁着,我,我这时才知道中了他人的圈套。

  这一间那里是什么的进出口公司,这是一间魔窟罢!我见那房门锁着,忙去
用力去扭动,可是,动也不能动它半分,这时我的心很急,也很惊慌!

  我用力握拳的把门乱擂,那门很厚也坚固,我擂了半晌,我的拳也擂痛了,
那里有人理会!

  我又慌又急的困在房里,不禁悲从中来,嚎然的大哭起来,我一面哭一面想
起黑社会的如此的黑暗,处处把这个无知少女,摧残、利用,我悔不该的如此孟
浪,如此虚荣,如此滥交。可惜我的肉眼无珠。我也不知世途如此奸险,今日才
知误交匪人,中了他的陷阱,我哭得死去活来,哭得很疲倦,我走上床去朦朦胧
胧的睡着了,可是,当我醒来时,那桌上摆了一份丰富的晚餐,我这时感觉得非
常饥饿,但我没有去吃它。

  到了晚上十时左右,我睡在床上仰望着房顶的时候,忽然听到房中的照身衣
柜,有一串「铃铃铃,铃铃铃。」的响声发出,我忙侧头去看时,突然那柜门碰
的一声打开,窜出三条彪形的大汉,全身束扎的似是那些保镖打手模样,随后跟
走出来的是九姑六叔。九姑见了我,便很关怀我似的,问我为什么不去用晚餐,
我这时才知道这房间子,是装置有机关,这个照身柜是能够通往别处的。

  九姑见我不去理会她,便在手袋里取出一张字条,在手中一扬,笑着说:
「小俐,你怒什么的,这里是一间高等俱乐部。几许的达官贵人,也到这里来寻
乐,难道你到来时,不见得他们一双双一对对的吗,我知道你怒我的原因了,你
估道我把你骗入来的罢?这也不见得呢,这你看一看这张字条,这是你的一张押
身契据呢,方才李庠向我讨了一万元,把你押在这里,他说你的家中急需这一笔
款,故此与我商量,我见得你如此可怜,这才做一回的善举,但是,你要明白,
我们钱放了出去,我要在你的身上替我赚回来,你听见了吗?听见了,你就乖乖
的听我的话,帮帮我的忙吧,如果你依照我的话去做,我也不会难为你的,假如
你是反抗我,与我作对,哼!我直把你煎皮拆骨,不过,你也曾出来在酒店上混
过饭吃,我相信你一定相识的,不会与我作对吧。」

  九姑这时见我如此悲啼,便对我说:「小俐,你现在哭也哭不来的,也没有
起得什么作用的,你耐心的替我赚回那笔钱吧,我这里有两款酬客人客的方式,
分为『甲』『乙』两种。甲种:服务一年期满。乙种:服务三年才满期,在期满
后,便可恢复自由了,这时你喜欢在这里继续工作,也一样欢迎,这时所得的夜
度资,作为四六均分,我占六成,你占四成,我收你那六成是包你在这里食宿的,
算起来,我也沾不到什么的光呀。」九姑说时,那眼睛老是盯着我。

  站在一旁的六叔,也帮忙着在劝慰我,叫我在这安心替他们服务,他说:
「在服务的时期里,切不可立心作私逃之想,这个私逃的想法是多余的,一来我
们的手下众多,如果被发觉捉回来时,就不能怪我们无情了,二来我们的势力是
很强大的,我们所识的尽是达官贵人社会好汉,你如想控诉他们,那就是妄想的。」
他说时声色严峻,似是向我警吿示威,要我屈服在他们之下。

  我这时听了他们两人的一大堆说话,心里就愤愤不平,我虽是个性倔强的女
子,但是,现今被困在牢笼,那有什么的办法可想呢。此时我的心里突然的回软
下去便向九姑问着,说:「九姑,你刚才所说的,什么分甲乙两种的等级。甲种
的意思是怎样?乙种又是什么的做法?请你说给我听听,容我作个参考,才能答
覆你。

  这时九姑见我回心转意,便喜洋洋的,说:「小俐,你真是个识抬举的少女,
你真是令我疼爱的,你说的那两种算级吗?我说给你听罢……」她说至此,把手
向那站在房中的三个大汉一挥,命他们走下去,然后继续说:「我先把甲种的说
出来吧。甲种:就是『三件头』,什么叫做三件头?即是给客人寻欢的三个花款。
花款里:第一,是与客人『含吮阳具』那含吮是要有艺术的,极取客人的硬直阳
具,放入口在,用口唇合紧,在龟头沟冠内,即是龟头上便的凹陷部分,然后轻
轻的用牙齿咬在龟头上面,这咬法是往来的游移的,咬下去时:那齿轻到无可再
轻,这样客人的感受,就有十足的奇妙,这奇妙如酸似痒,似虫行,而蚁走,这
样的咬完后,便用舌头来舐,用口腔来吸啜,这是第一个的花式!

  花款里:第二,是给客人『唱后庭花』这个后庭花又有些人叫做『鸡奸』。
即是女子把臀部挺高起来,容许客人之阳具后臀部插入,不过,此时的也要有艺
术,在客人的方面,当然贪图这个花式,是得到紧凝的享受的,因有臀部不同阴
户这样的容易松弛,从阳具的插入时,龟头便一直感到紧紧的箍着,这时那女子
就要配合他的动作,当他的拉出插入时,女的就要把肛门口的臀蒂,一收一吸的
耸动起来,这耸动时假如他的龟头在被你吸着,他真是欲死欲仙的了。

  花款里:第三,这一个是阴户给客人来交欢,这一个交欢,与普通的一般有
分别,在交欢时女的是最有艺术的,当客人在抽送的时候,她的阴户要生出一种
吸啜力,这种吸啜力,在在使他插入的龟头,如电磁似的黏连着在花心里,使他
感到阳具上在内里生了根一样,这样的交欢,就是令到客人不用抽出送入,也感
到别有一种快意的,以上这三个花式,就是叫做三件头,列入于甲种之内,如果
你喜欢那三件头飨客,那一张押身契据,便在一年内取消,恢复自由了。

  关于乙种的,祇是直接的以阴户来与客人承欢,它是没有给客人特别的动作
的,这是乙种,如果你来接受的话,就非要三年的时间才能满期,以上的两个等
级,就随你的意思去取舍,如果你喜欢那一种?你就答覆我吧,我也不能强你的,
但是,不论你喜欢那一种,也不能忤客,你知道吗?因为客人花费金钱来寻欢,
当然是求尽兴的呀!「

  我听了九姑所说的话,才知道他们是个高等妓院主持人,他们作出种种的奇
妙玩儿,来吸引客人,利用我的美色,来赚取金钱。我在他们的掌握下,不能不
归顺于他的!我想,他们对我所说的甲乙两个等级,乙种的比较没有特殊的做作,
和普通的娼妓一样,祇是把阴户给客人淫乐罢了。可是,他们把卖身的订期,订
得太长了,这三年的时间,我的身体说不定给他们吃掉了。拿这甲种的来说说吧,
甲种虽然比较吃力与受糟蹋,但所订的期限比较短。于是,我决定去甲种的一款。

  九姑见我答应了去做甲种的,就把我接去另一个设备更华丽的卧房,并指定
一个女佣侍候我,容许我在这间大厦自由行动,她给我很多的漂亮衣服,名贵首
饰,把我装扮得更美丽,更妖冶、娇艳。在甲种与乙种之间,是有分别的,待遇
也比较优厚。甲种的分别,就在衣襟上绣有一朵红玫瑰的,乙种的是在衣襟上绣
有一朵蓝玫瑰。

  这间的高等俱乐部,包括有种种的奇妙色情玩儿,有脱衣舞、按摩、伴舞、
侍浴女郎等等。以上的职务是属乙种的兼做,甲种的祇是在厅里,什么的工作,
也不用去理。

  我估计这间的大厦,供

  给客人取乐的女子,大约有五十余人,内是祇有七个是属于甲种的,这七个
甲种的女子,收费特别昂贵,无怪九姑对他们如此珍视了。

  九姑在我出场之日,晚上特别为我设了一个盛大的舞会,遍请各方的人士,
豪客。在闹烘烘的当儿,九姑夫介绍与各人认识,她的手段相当高明,她一出手
就在我的身上赚了一大笔,她用竞标的方式,公开投票,价高者得。这时的客人,
都是把眼睛盯着我,评头品足的,纷纷盛赞我美丽、健美…

  …他们把我看得不好意思起来。

  芸芸众客中,有一位大亨型的中年男子看上了我,他出到最高的三万元成交。
这时我的九姑便伴我去到一个特备的香房去,入到房里时,另外又有一番仪式,
这仪式仿如结婚时的新房一般,一切的各项新婚物品俱备,另备了一小桌的精美
菜式,给我两杯催情春酒。

  九姑带我入房后,她在临走时顺手把那房间关闭。那一个大亨姓薄,肥胖胖
的似一只企鹅,那腹部特别的胖得突了出来。他这时似是急不及待似的,动手来
给我把衣服脱光。之后,他一面饮酒,一面的眼瞪瞪的盯着我,他在欣赏我的肉
体上各部,老是看着我的乳房、我的阴户、玉腿………他看得似喝醉了酒似的,
不时看着我笑口噬噬。

  薄大亨乘着多少酒意,他一把的把我抱上了床来,那手放在我的身上搓,捏、
磨弄,做出种种,便到我心头跃跃,芳心迷离。他玩弄着我,吻着我身体上的各
部位,挖玩着我的阴户,他如此的玩着吻着,挖着。使到我全身血脉奋张,欲火
暴发,整个人软绵绵的躺在床上。他一面的玩着我,一面赞美我身上的肌肤雪白,
肉体丰盈,柔腻………他玩着一番后,便卧下床来。

  我此时见他睡在床上,那一根阳具,硬直直的勃得很高。我是见微知着的,
知道他意思了,于是立即走下床去,取了一条毛巾,来将他阳具拭了一番,之后,
就张开口,用手拿着了他的阳具,依照了九姑教我方法,那牙儿轻轻咬着他的龟
头,那口唇就合在他的龟头凹部位,那舌头顶住他的尿道口,这样的一吮一吸,
一含一啜,我一面在含吮,一面那手玩着他的阴囊、睾丸。

  他在我的口,我的手,双管齐下的玩着,含吮着。他这时笑得吃吃的叫好起
来,频频的说我的艺术到家,令他的心里飘飘荡荡,欲仙欲死,欲吐还茹………
我见他如此的颠倒,陶醉,便更用力来含吮。我的心意,欲想一下子便把他阳具
吸得泄出精液来,如果把他的精液泄出,他的阳具便软绵绵了,这时无能为力来
插玩我的臀部了,因为我的臀部,并有给他入来玩过,现在如给他的粗阳具来插
入,一定相当的痛苦了。

  故此,我便用力的吸呀啜呀!的用力含着。那阳具塞得我那娇小的口,塞得
满满的那牙儿我也咬得非常困倦。可是,他这时那阳具越感精神,越感到生龙活
虎。这样,我心里就觉便非常离奇!我心里细想的一想,啊,我明白了。他必定
吃了春药,吃了春药才会如此的。我这样的一想,便放弃了给他来含吸那阳具。

  薄大亨见我走起身来,用水漱口,他知道这个节目已经完了。他继续要举行
第二个节目,他命我伏在床前,兀起那臀部,我此时见了那粗大的阳具,便害怕
起来,祇得求他从容一些,不可蛮干的乱抽乱插,薄大亨连忙使了些滑油涂我的
臀穴时,我便感到一阵剧痛,我忍不住叫喊起来,我虽然极力放宽那臀穴,但他
乘着我一放宽,便插入了些,我真是莫奈他何,我叫痛时,他充耳不闻的。还呼
着,好叫快活,这样的,被他入些入些的,全根入尽。狂抽猛插,我随之以臀相
迎。他插了几回后,便把阳具拔回出来,此时我便感到一身轻松,立即取毛巾来
冲洗那臀部,并把他的阳具洗净,我走回床上后,便睡下来休息,相隔半时之久,
薄大亨又要我给他玩阴户,我为完成我责任,便给他来,他的腹大便便,卧交是
不可能的,他站在床口,挺起阳具,要我把脚垂在地上,我为了讨好,依照他的
花式给您把阳具抽抽插插猛力玩来玩去,似有无限快活,而我感到臀部还隐隐作
痛的,一些快意都没有。这样玩了半小时,他才泄出精液,我正式成为高级应召
女郎了。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