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阴符阴经】(11)

**小说 2023-01-07 17:28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阴符阴经】(11)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阴符阴经】(11)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ZJ847621
2022/9/12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11983


***********************************

  断更一年,疫情缓解了工作压力,补更。

  还好大纲还在,不过确实有些笔力和脑力不足了。

  本来还有十万字左右的大纲,准备接下来两三万字以内完结。

  尽量不烂尾,但是有也写伏笔就没办法揭开了。

  嗯,我相信这本书也没人看,就我自己看,伏笔自然也不用揭开了。

  留下前十章链接,喜欢的就转过去看看吧。

  肯定没人看,肯定没人看,肯定没人看……

viewthread.php?tid=8984641(第一章)
viewthread.php?tid=8985519(第二章)
viewthread.php?tid=8986584(第三章)
viewthread.php?tid=8987492(第四章)
viewthread.php?tid=8988279(第五章)
viewthread.php?tid=8991104(第六章)
viewthread.php?tid=8994643(第七章)
viewthread.php?tid=9001237(第八章)
viewthread.php?tid=9007997(第九章)
viewthread.php?tid=9481645(第十章)

***********************************


  「滚蛋,畜生!!!」

  李牧双眼憋的通红,全身功力疯狂涌动,试图逼出插在心口深处的指甲。

  「畜生?」

  「呵呵呵呵……」

  沙哑的声音仿佛带着魔力,温柔的在李牧母亲耳边问道,「绛香,亲口告诉
你儿子,喜不喜欢我这个畜生?」

  李牧母亲,也是绛香,此刻正陶醉在呢喃的耳语中,迷蒙的双眼看过李牧身
形,便不再关注,反而放开了张尊已经在档中坚挺的阳具,就要搂他的脖子索吻。

  「啊……」

  绛香发出一声惊叫,被眼前张尊如雷劈火烧的头颅惊的挣脱了张尊的双臂掌
控,退到了包间栏杆边上。

  一双凤眼已是褪去了情欲,恢复了清明。目光不时的扫过张尊身后的青袍中
年人。像极了小狗在受到极度的惊恐之后,寻求主人保护的模样。

  中年人见绛香如此反应,也不意外,微笑着对绛香说道:「香香不怕,张公
子只是暂时被火伤了皮肤,待过几日神功大成,自然恢复常人面目。」

  「更何况,如今张公子的身躯、阳具,可是更是远胜常人哦哦。」

  话闭,伸手一拉罩在张尊身上略显肥大的罩袍。

  罩袍跌落外地,露出张尊如刀削斧砍般棱角分明的肌肉身躯。

  自脖颈一下,更是肌肤白嫩似婴儿。

  胯下,一根如幼儿小臂般长的巨物已昂首向天,搏动之间,仿佛寻求对手与
其切磋一二。

  「他……他好吓人……不要好不好……」

  绛香语气温顺,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话,仿佛不是请求,更像是欲拒还迎的姿
媚。

  「香香乖~」

  中年人走到绛香身前,把她从栏杆上搀扶下来,拉到张尊身前。

  中年人轻轻拍了拍绛香的翘臀,

  「跪下,张嘴,啊~」

  绛香仿佛着了魔一般,顺从跪在了张尊面前,凝视着如巨龙一般在自己面前
张牙舞爪的阳具,回眸有些委屈的望向了中年人。

  中年人也俯身蹲下,左手在绛香翘臀上,一下用力,一下轻盈的把掐着。

  绛香灵动的双眸中,肉眼可见的泛起了一层迷雾。

  「香香,做好了今天这件事,我们以后,就能一直在一起了哦。」

  「我已经求得师父同意了,今天只要你做的好,让张公子满意了,师父就同
意,让你给我生孩子。」

  「香香,你想给我生孩子嘛?」

  温润如玉的声音在绛香耳边环绕,屁股上的揉捏的手掌,也一点一点从翘臀,
到后背,再到后脑。

  随着话音的落下,一点一点的将绛香的头颅推向眼前的巨龙。

  此时的绛香,心中已再无他想,恍惚中下意识的张开了樱桃小嘴,一点点,
一点点的,在中年人手掌的助力下,吞下了张尊硕大的巨龙。

  中年人笑着起身,转头对李牧含笑顿首。

  李牧认得此人,正式家属院的大师兄,五贼最信任的几个弟子之一。

  一身武力早已功参造化,甚至只差一个机遇,便能超越先天,破碎虚空。

  李牧咬着牙,别过头不去看已经伏跪在张尊胯下的母亲,当着亲子的面,做
出的耻辱行为。

  但沙哑如拉锯般的声音,却已经回荡在了李牧耳中。

  「李牧,今天的事,可不是埋着脑袋就能躲过去的。」

  「你不是想认识一下你房间里的美人么?我给你介绍一下啊?」

  「进来。」

  张尊话音一落,对面的包间再次响起开门声。脚步声鱼贯而入。

  李牧闭上眼睛不去看,今天发生的所有的一切,不过都是为了羞辱他罢了。

  只跟当时没把这厮粉身脆骨。

  「嗯~呃~呃~」

  一阵干呕声响起。

  「李牧,你若再装死,你母亲这颗大好头颅,可要被我给插爆了哦。」

  干呕声,呻吟声,闷哼声从对面包间内响起,李牧无奈。平静的睁开眼睛,
直视对面。

  只见张尊已经用双手卡住了母亲的头颅,正用力的将母亲向裆下拉去。

  巨龙早已经钻进口腔深处,正在李牧母亲的喉管中肆虐。

  同时,对面的房间也多出了四个人,正是刚才在这个房间,曾服侍过他的母
女,以及隋珠儿母女二人。

  「相信珠儿母女你已经认识了,便不再赘述了。」

  中年男子走了出来,现在隋珠儿母女身旁,说道。

  隋珠儿母女顿时伏跪在地,不敢言语。

  「重点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吧,你父亲的挚友,你母亲的闺蜜,槐仙侠侣中
的女侠,林仙儿,和其女,郑溪时。」

  槐仙侠侣?

  李牧听过这个名字,但是却不知和自己有甚关系,甚至未婚妻这个说法,李
牧都不清楚。

  甚至觉得这只是一个羞辱自己的手段罢了。只是冷静的看着张尊,等着张尊
的手段,或者把戏。

  而私下里,暗暗的积蓄力量,将心口的指甲再次逼出了一点点。

  大师兄史坤中见李牧事不关己甚至无所谓的样子,也不理跪在地上等候临幸
的隋珠儿初明洋母女二人。

  对着林仙儿母女二人招了招手,二人便很自觉的走到史坤中身旁两侧,自觉
的跪在其两腿旁。

  双膝跪在大红色的地毯上,上身直立而起,双手夹在腋下胸前,就像两只人
立而起的母狗。

  史坤中单膝下蹲,双手搭在母女二人肩上,把碍事的搭肩布料扒下,一双大
手在母女二人光滑的圆肩上轻抚。

  「仙儿,你先给你女婿介绍介绍你自己。你们两家的渊源吧。」

  「是。」

  林仙儿抬起头,明眸皓齿正对李牧的眼睛。

  「奴是家属院二等女奴林仙儿,隶属家属院锦绣阁管理,由于奴的不争气,
目前没有主人愿意为奴印上私章,收为私宠。」

  「只能在锦绣阁内和女儿一起,为家属院的繁荣昌盛尽一份肉体上的绵薄之
力。」

  「奴和绛香姐姐,乃是有二十余年感情的好姐妹,奴的前任相公,也曾是绛
香姐姐前任相公的好兄弟。」

  「当年李家相公与奴家前任相公自由约定。生得男女,当为娃娃亲,定夫妻。」

  「只是不想李家触犯了天威,被一夜荡平,奴家前任相公更是不自量力,妄
图潜入家属院救出当时还小的你,最后被老祖宗一掌打成了残废。」

  「奴说完了。」

  史坤中的两只魔抓,已经从母女二人腋下袖口钻了进去,一手一个,把握住
了二女胸前的玉兔。

  「嗯?怎么,不信么?」

  史坤中见李牧露出一脸的不屑,微笑着对着正在被爆头抽插的绛香说道,
「香香,你也给你的好儿子介绍一下吧,不然你好儿子可不信我哦。」

  张尊也很配合的停下了冲刺,将李牧母亲埋在胯下的头颅放松开来。

  一条长长的丝线,从张尊的巨龙马眼处拉出,另一头正连接着绛香的柔软粉
嫩的舌头上。

  绛香急促的喘息着,刚才张尊的冲刺动作,让她根本没有喘息的时间,鼻子
每次吸进一点空气,便被张尊的巨龙插入给顶出去。

  再这么被玩下去,怕不是要真的要顶晕过去。

  香舌在唇边环绕一圈舔舐,将反刍出来的胃液和张尊龟头中分泌出的淫水一
起吞进口中。

  绛香已经没有勇气抬头去看张尊那副残缺的尊容。好在自颈部下方,还是有
个人样的。

  皮肤的白嫩润滑甚至超过了自己。

  绛香不想回头让儿子看到自己的窘态,更不以这个形象状态面对自己的儿子。

  双手扶着粗且长的巨龙,殷勤的前后吮吸着巨龙上的粘液和口水混合物。

  妄图通过口舌服侍张尊蒙混过关。

  但是现实并没有随着绛香的意志而转移。

  史坤中松开身边的两个女人,站起身与张尊并排而立。

  伸手轻轻抬起绛香的下巴,阻止了她的吞吐,目光温柔切含情的注视着红唇
还抵在巨龙上的美妇人,「乖香香,不要让我为难好吗?」

  「嗯呃~」

  李牧眼睁睁的看着母亲在这个男人简单言语中所发生的转变。

  怒目圆瞪,他不相信,母亲会变成这个样子。

  曾经,母亲为了他和父亲。遭受了太多的屈辱,太多的淫虐。

  但是母亲却从来没有在任何人面前展现过如此的神态。

  媚眼如丝,双颊绯红,软弱无力身子在史坤中的控制下,缓缓扭转过来,一
双凤眼眯成了一条线,媚态十足。

  李牧从来没见过这个这个状态的母亲。下意识的,认为母亲被史坤中下了药。

  家属院中,各种药物层出不穷,效果也是花样百出。

  能控制人精神的药物,不下于十种。

  史坤中搭在绛香后背上的手稍微一推,绛香整个人便无力的向前跌倒,趴倒
在地上。

  一只大手顺着她的脊梁骨,一直游移到丰满的翘臀上。

  隔着颇具弹性的轻纱,不断地点拨恍若无底洞般的臀缝。

  在李牧眼中,母亲倒地之后,虽然眼睛是注视着自己。但是却明显的缺了神
情,仿佛失了灵魂一样,更坚定了李牧的判断,母亲定是被下了药物。

  母亲的翘臀,不断地向上耸,以方便迎合史坤中点在臀缝中的手指。

  「呃~呃~嗯哼~」

  呼吸声逐渐急促起来。

  「香香,不要光顾着享受,给你的宝贝儿子,讲讲他未婚妻的事。」

  「呼~呼~啊……啊……」

  绛香费力的抬起头,迷茫的看着李牧,仿佛不认识自己儿子一样。

  逐渐的,眼神中恢复了一气清明。

  呼吸也平缓了一些。

  双手紧了紧胸前因趴下而裸露出酥胸的薄纱衣,似乎还在下意识的不想让儿
子看到自己的丑态,樱唇轻启,迷蒙的双眼中泛起一丝回忆,

  「呃啊~牧儿,郑槐和林仙儿,与我们一家,确实有旧。」

  史坤中见绛香开口讲故事,给了张尊一个眼神,示意张尊可以继续了。

  随即,自己也退回林仙儿和郑溪时的中间,再次把自己埋在了温柔乡中。

  而林仙儿和郑溪时,也殷勤的侍候起史坤中,丝毫没有因绛香再讲她们一家
的故事而分神。

  坐在居中位置的五贼老祖,眼神微眯,仿佛已经睡了过去。

  他身后,正是隋珠儿和其母初明洋,轻柔而认真的为其按摩肩膀。

  张尊一双大手拍在绛香的翘臀之上,啪的一声脆响,打的绛香臀部泛起阵阵
臀浪。

  绛香轻吟一声,却并未停下口中的话语。

  「哦~轻一些~」

  丰满的臀部在张尊的控制下不断的变换各种形状。

  「牧儿和溪时还没出生,我们便为你和溪时定好了婚约,并年年都有书信往
来。谁成想,那年,你狂妄无知,自大傲慢的父亲,冒犯了老祖,导致满门皆灭。
连累你我也被抓至此受罚。」

  绛香一边讲着当年的故事,一边使劲耸动肥臀,不断的向后拱着。

  张尊的手,此时也已经深入了她的裙内。

  继承了刚才史坤中的工作,甚至更加深入,更加激进。

  手指已经不是点在臀缝中,而是穿过了亵裤,直接点在了女人的要害之上。

  只有张尊知道,此时绛香小穴之内,是何等的洪水滔天,淫靡泛滥。

  「后来,那郑槐不识好歹。竟然妄想潜入家属院将你救出去。」

  「那日,母亲正好在上方,被老祖亲子当着你父亲的面,肆意的玩弄着大奶
子和小穴……」

  「那郑槐,妄图借着老祖亲子阳精射在娘亲小穴中的时刻出手偷袭,被早已
发现其行踪的老祖反手镇压。」

  「最后偷鸡不成蚀把米,把自己的妻女也都搭了进来。」

  「如今,这郑槐……」

  「啊!!不要……啊~快一些~快一些~求你……」

  李牧正听的认真,突然,其母顶首抬头,细嫩白皙的玉颈伸的老长。

  原本护在胸前的双手也死死的抵在地毯之上。食指曲弯,扣着地毯上的毛绒。

  从李牧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母亲胸前因缺失双手保护,而蹭出来的两只巨
乳。

  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巨乳之上的两点绯红。李牧不忍去看母亲遭受折磨,微
微侧头。

  但张尊岂能如此便放过羞辱李牧的机会,

  本来是一根手指在干活,此时徒然加到了三根手指。

  隐藏在长纱亵裤中的小穴,淫水泛滥仿佛洪水决堤,绛香真个人更是配合的
不停往后耸动肥臀,以便张尊的手指能更深入她的身体。

  只有更深入,才能得到更好,更多的快感。

  胀就是好,深就是爽,这个概念已经深深的埋入绛香的意识之中。

  「啊呀~啊呀~呀~呀呀呀……」

  「嘶……」

  张尊极速前后抽插的手徒然一停。

  绛香仿佛配合着他一般,原本急促的呼吸,高昂的呻吟,也随着徒然一停。

  此时的绛香,原本眯成一条缝的媚眼,已经瞪得浑圆,黑眼球上翻,眼白几
乎占据了整个眼眶。

  甚至连呼吸,也只剩下了吸气,没有了呼气。

  嘶嘶声不止,全然没有了最开始刚露面时,那飘然若仙的气质。

  整个后脊骨都被拉长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只有一个把肌肉崩的紧紧的肥
臀,还在磨蹭这张尊伸在亵裤中的手指。

  张尊心满意得的用只剩两个窟窿的眼眶,看向李牧。

  慢慢的将手指拔出。等把整个手指都把出绛香的小穴,从亵裤中彻底拔出以
后。

  「呃啊……」

  仿佛哭泣,又仿佛鹰啼的哀鸣从绛香口中发声而出。

  李牧见母亲整个人,仿佛被捏死的小蛇一般,彻底瘫软在了地上。

  虽然呼吸已经恢复了正常,但是眼中,仍旧是眼白多于眼珠。

  樱桃小嘴之中,更是不能自控的有涎水流出。

  「嗯啊~」

  随后,李牧眼睁睁的看着母亲被张尊拉着铺满在整个后背的秀发,生硬的拉
拽而起。

  只是简单而无力的发出了一声分不清是不满还是撒娇的轻哼。

  整个人,就这样被拉起,倒在了张尊的怀中。

  张尊一手圈住了绛香的脖子,另一只占满了淫水的手,摆在了她的唇边。

  那么一瞬间,李牧恍惚中,仿佛见到了母亲本来已经翻起白眼的眼中,似乎
放射出了一丝光芒。

  樱唇微启,粉红色的香舌唇尖,像是冬眠之后,刚刚苏醒的小蛇一般,小心
翼翼的探出一点。

  在感受到春天的气息之后,猛然飞身出洞,去感受一整个春天潮湿温润的气
息。

  灵活的小蛇缠绕上张尊的三根手指,丝毫不介意手指上沾染的淫液。

  配合上嘴唇的吮吸,不消片刻,便将从自己小穴中流出的淫水舔舐个干净。

  「李牧,你母亲的小穴,还有小嘴,都好润啊,哈哈哈~」

  干拉的嗓音,带着嘲讽的语气。

  认真含弄张尊手指的绛香,亦是没有受到此话的任何影响。仿佛对面看她发
骚放荡的人。不是他的儿子。而是一个陌生人,一个动物,一个死物件,一个无
关紧要的东西。

  「哼,没想到你们家属院,竟然也开始跟着无极山那群废物学着用药了。」

  李牧没有搭理张尊,反而是不怕死的看向了五贼老祖,挑衅道。

  「呦呵?李牧,我们无极山可没招惹你吧,饭可以乱吃,到话可不能乱说哦。」

  一个浑厚包容的嗓音从四楼另一部包厢穿出。

  李牧转头望去,之间包间白纱断开,包间中共有两人,站着的一人穿着无极
山高层才能穿的广袖流云衫,另一人坐在软椅上,穿着朴素,甚至可以说是有些
破旧的黄土色外衫。

  说话的正是站着的,略显年轻的人。

  不过看面貌,也能有四十来岁了。

  「自我介绍一下,在下无极山,段浪。身边这位,正是家父,段闲」

  话音刚落,整个锦绣楼内,哄然掀起了巨大的声浪。

  本来大家都是来看个热闹,没想到这天下有数的破碎虚空高手,竟然有两人
在此。

  「你们无极山的所作所为,说是小人行径也不为过。当婊子还想立牌坊?哼。」

  一时间,整个锦绣楼又变得鸦雀无声。

  任谁都不可置信,竟然有人敢当着无极老祖的面嘲讽无极山。

  「呵呵。」

  坐在椅子上的老农模样的无极老祖笑了起来。

  「风雷老头,虽然整个江湖都尊你为武圣,风雷武圣。但你百宝阁的所作所
为。也不比我们无极山强到哪里去吧。」

  「你看,对面那娘俩,一家那么些口,被你给宰了个干干净净,就剩这娘俩
相依为命,还被你给送来了锦绣阁。」

  「怎么?许你们州官放火,不许我们百姓点灯?」

  初明洋隋珠儿母女俩,听到无极老祖说到她们二人,连忙低下头,认真的给
五贼老祖按摩,生怕牵扯到自己。

  「别在这废话连篇。贱婢,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我定屠了你剑宗全
宗。」

  一阵微风吹过,整个锦绣阁四楼所有遮挡纱帘全部断开。

  其中只有两间有人,一男一女。看起来皆是面冷心凉之辈。

  「让你来,是分你长生大道。你若不想分,可以滚。」

  女子的话带着火气。刚才那丝剑气,虽然隔断了所有帘子,但是根本没没有
能帮她出到一点气。

  此时,整个锦绣楼已经鸦雀无声针落可闻。

  无极山老祖,五贼老祖,风雷武圣,无妄天天人,剑宗。

  除了韩国皇室的老皇帝,全天下的破碎虚空强者,已经聚齐了。

  一只秀腿从李牧身后踢出,嘭的一声,将李牧整个人提出了包间之内,凌空
飞出一条弯折的曲线,重重的砸在了一楼的舞台正中央。

  李牧咬着牙,硬挺着断了几根肋骨的疼痛,努力抬起头看上去。

  之间四楼包间费探出一个男不男,女不女的脑袋,满含笑意的和李牧挥手打
了个招呼。

  「又见面了,李兄。」

  李牧被这一摔,摔得双眸通红,咬牙切齿。余光中,似乎看到了母亲翘首趴
在栏杆上关心急切的身影。

  「调皮。」

  温柔女声响起,一只玉手将涵识拉回包间。

  「临安见过诸位老祖,给诸位老祖请安了。」

  包间内,除了临安公主母女,韩国皇室的老祖宗,临安驸马爷,皇室大太监,
甚至是颜勤都出现在了包间。

  韩国老祖宗此时也是没有了耐心。

  「张家小子,虽然不知道你和剑宗那娘们在搞什么花样,但是我耐心是有限
的。」

  「台已经给你铺上了,戏你也演完了。接下来该上正菜了吧?」

  皇室老祖宗身着龙袍。现在众人之前,尽显皇室真龙风范。

  剑宗闭目不语,似乎不在意娘们这个称呼。

  到张尊可不敢,连忙放开绛香,对韩国老祖宗包厢弯腰行了一礼,一本正色
的道,「回太上皇,自习得阴符阴经之后,冥冥之中有了一种感应,一旦能神功
大成,便可虚空接引阴符阳经。」

  「小人不敢有天人大长生的奢求,但求可以

  在诸位老祖的天威之下,捡点汤喝。」

  说完,深深的行了一礼。

  「有这种事?」

  无妄天天人皱着眉头,看向其他人。

  「没听说过,但不重要。试试便知。」风雷武圣更是光棍。打定主意看这出
戏演下去。

  张尊见众大佬没有意见。更是不介意这出戏演下去。顿时咧起了一个笑容。

  只是在这张被烈火烧毁的脸上,看不到任何与表情有关的东西。

  一手揽着绛香的腰肢,终身一跃,恍若天神下凡一般凌空而起,怀抱美人,
潇洒落地。

  若不去看那张脸。真就是下凡仙人的姿态。

  二人正落在李牧身前,一脚落地,另一只脚,正正的点在了李牧的头上。

  今天用力的挣扎,却也挣不脱这一只腿的力量。

  心口的指甲,限制了他一身的修为。

  随意的用脚一踢,李牧便被翻了过来,正脸朝上,一双虎目之中,尽是愤怒,
屈辱,无奈,还有最多的,杀意。

  张尊将怀中的绛香放下,似乎正对着李牧的脸上。

  李牧奋力挣扎,怒吼。鼻尖喘出的粗气甚至可见其形。

  但却阻止不了在张尊控制之下的母亲。

  李牧眼中,母亲的肥臀越来越近,纱裙根本就包不严实的白胖屁股,露出一
大块亵裤的形状。

  亵裤中央,包裹着李牧出生地方的小穴处。早已浸满了水渍。

  粘稠的淫水甚至已经拉出了一条丝,在李牧眼前摇晃。

  张尊感受到了绛香的抵抗,还有眼神中的哀求。

  但是张尊没有丝毫的怜悯之心。

  没有使用蛮力将正在微微抵抗的绛香按坐下去。而是在其耳边,用李牧可以
听到的声音,对绛香说道。

  「你若还想服侍史师兄一辈子,便放下你那可怜的自尊和自爱。」

  「若你不能放弃过去,你凭什么和史师兄在一起。凭你嫁过人?凭你生过孩
子吗?」

  张尊刚说完,随即就感觉到,所有的阻力都烟消云散了。

  「这才乖,把裤衩脱下来,放在你的宝贝儿子嘴里,他不配喝你的淫水。顺
便用这个行动告诉史师兄,今天,你彻底跟过去告别了。」

  「以后,只会一心一意的服侍在史师兄的身边。」

  两行清泪顺着绛香的脸颊滑落。

  她知道此时应该随如何去做,但是她却控制不住她的身子。

  史师兄,仿佛拥有巨大的魔力,可以让她为之放弃一切的魔力。

  麻木的劈开双腿,麻木的脱下亵裤,麻木的被张尊握住脑袋,让还未勃起的
巨龙在口腔中抽插成长。

  麻木的仿佛没有听见胯下儿子的挣扎,麻木的胡乱摸索着,麻木的掰开儿子
不能反抗的嘴,麻木的将沾满淫水的亵裤,一点一点的塞满儿子的口腔。

  唯独在儿子的鼻尖,扫过阴蒂的那一刹那,绛香仿佛黑白的的世界瞬间恢复
了光彩。

  所有的麻木尽褪,只有无尽的舒畅从阴蒂传到脑海。

  绛香知道不应该,但已经敏感的身体已经被生理支配,从不经意的一下摩擦,
到主动的将阴唇。阴蒂,磨蹭在儿子的鼻子上,一次,两次……眼泪仿佛也是决
堤洪水般落下,混合着口水,混合着巨龙的分泌物,滑落胸前。

  「唔……」

  「唔……」

  「唔……」

  「唔……」

  跟随者张尊的抽插速度,抛弃廉耻的绛香也控制者磨蹭身下儿子鼻子的速度。

  二者合一,快感加倍。

  无论是喉咙,阴道,还是屁眼,只要被塞满,就会感觉到快乐。

  绛香此时的脑子又开始混乱起来。

  口腔被插得直翻白眼,但双手却淋淋抱住了儿子的头颅,让其不能随便移动。

  淫水四溢的小穴愈加需要抚慰,从最开始的鼻尖,到最后的将整个鼻子纳入
小穴中。得不到满足的小穴,甚至已经一张一合的向嘴巴一样咬着鼻子。

  李牧涕泪横流。嘴里还被堵着母亲的亵裤。无法说话,甚至无法呼吸。

  每一次的屁股落下,仿佛都会带走李牧的一丝灵魂。

  李牧的坚持。也正一点一点的被自己的亲生母亲榨干。

  「李牧。」

  想做的声音唤醒了崩溃边缘的李牧。

  「这才是开胃菜。现在。给你上一个正餐。」

  张尊打了一个响指。

  咚的一声,锦绣楼大门敞开,从在进来一位家属院的弟子,手中牵着一根绳
子,绳子的另一头,仿佛一个穿着人衣的高头大犬。

  四肢着地的被牵了过来。

  待那人走近,李牧本还有些无神的双眼瞬间迸射出血泪。

  两股血液顺着眼睑流落到地板上。

  来人是家属院弟子,李牧知道,却也无关紧要。

  重要的是,他牵着的绳子,另一头,仿佛狗爬姿势的,正是李牧的父亲,青
山剑侠——李季白。

  李牧在五贼的暗杀组织多年,也算见多识广,此时,父亲的这怪异的姿势,
正是西域流行的的瑜伽性爱体式之一,下犬式。

  但是,父亲的下犬式,却不是本人主动做出来的。

  从李牧的视角,可以看到四根北地寒铁紧紧的贴附在父亲的四肢上,其中链
接枢纽更是在脊柱之上。

  北地寒铁极寒,制作兵器挥舞间其寒气挥散可阻断真气的流动,贴在身上。
更是可以断绝人体内的真气流动。

  即使是先天高手,未达破碎虚空之前,被捆覆在四肢上,也要变成一个普通
人。

  内力只能在丹田之中回旋,最多最多,也只能互住心脉不被寒气侵蚀。

  此时李季白双眼通红,加上独特的行走姿势,恍若野兽临人间。

  见妻子与儿子受此屈辱,李季白疯了一样想冲上去,即使手脚用不上,也要
用头撞死眼前羞辱妻子之人。

  「啊!!!」

  含糊不清的怒吼声从李季白鼻腔中喷出,李牧这才发现,父亲的口中,竟然
也被塞入了异物,一个黑色的金属镂空球体,正紧紧的勒在父亲的口腔之中。导
致他无法发出声音。

  「老实点」

  牵着绳子的家属院弟子一脚将父亲踹倒在地,将手中的绳子交到张尊手中,
也未多说什么,完成任务便径直离去。

  张尊牵着手中的绳子,用力拉拽,将李季白整个人拉扯到他的脚下,这个视
角,正好可以看到他的妻子——绛香被刮的没有一丝毛发的阴户,正在磨蹭儿子
鼻子的画面。

  虽然已经倒下,但是保持的瑜伽体式——下犬式在北地寒铁的禁锢之下,没
有丝毫改变。

  李季白此时。就想一只离开水的大虾,不断的在地面上乱蹦着。

  「真的是可怜的人啊」

  张尊赤着脚,踩在了在地上仍然想拱起来的李季白脸上。

  李季白恍若兔子般的红色眼珠,瞬间瞪向了张尊。

  张尊用脚拍打着李季白的口鼻,

  「都这种境地了,还不识抬举,也难怪当年敢为了一个小男孩与五贼作对。」

  「但你那时候,有没有想过,在未来,你倾尽全家死绝之力拯救的男孩,就
是现在饲养你的主人?」

  「我可听说了,那孩子可不近女色……」

  说着,张尊目光看向刚才家属院弟子离去的方向,随即,又转眼看向李季白
的屁股。

  「哈哈哈!」

  想做忍不住的痛快大笑,脚下,胯下,也愈加用力。

  脚底使劲的踩着李季白的脸颊,双手环住绛香的后脑,手足同时使力,整个
左腿和跨间,阳具都崩的紧紧的。

  绛香此刻也仿佛受了刺激一般,臀部死死的坐了下去,再也顾不上臀部之下
的人是自己的爱子。

  一股股淫水从阴道之中喷薄而出,被李牧的鼻子完全堵住,淫水无孔不入,
从各种缝隙中,流进李牧的鼻孔、浸透李牧口中的亵裤,流进喉咙。

  「你们两个看到了吗?这就是你们的骚货母亲,烂逼妻子。」

  「随随便便的捅几下喉咙,便能高潮潮喷的贱人。」

  李季白一身先天巅峰功力尽被封锁,被踩得头昏脑涨。

  今天也好不到哪去,甚至呼吸都出了问题,淫水仍然在不断的流入口鼻。

  「贱货,起来」

  张尊体内暴虐的基因,一点点开始被释放出来。

  一手拉住绛香的头发,另一只手彻底将其身上的轻纱扯下。

  一双一掌不可握的大乳暴露在空气中,弹性极佳,甚至还在衣服彻底脱离身
体之后,弹跳了几下。

  用力拉了拉手中的缰绳,缰绳的另一头,了解李季白脖子上的狗项圈。

  把李季白的头拉到自己面前,此时的李季白已经被踩的蒙蔽。

  甚至如果刚才张尊若是能在用点力,都可以踩暴李季白的脑袋。

  通红的双眼,甚至都有一些外凸。

  若仔细听,其口中仍无意义的发出虚弱的吼声。

  张尊拉弯了绛香的腰,绛香也顺从的俯下了身,低下了头,瀑布般的长发,
丝丝缕缕的就这么落在了李季白的脸上,这一刻,绛香脑海中浮现的画面,仿佛
又回到了二十年前。

  不过,仅仅片刻,张尊恶魔办的声音,便把她带回了现实。

  「香香是吧,你看看,这就是你的相公。像狗一样只会乱吠的相公,还有你
屁股底下,吃着你的大白逼,狗一样的儿子。」

  「有没有感到很荣幸,如今有了我和史师兄这样的大鸡巴可以享用。而不是
仍然陷在这对狗父狗子身上。」

  绛香与李季白四目相对,梨花带雨的眉眼中,仍有几缕还未散去的媚态。

  一双大手,完整的覆盖在了绛香的胸前乳房之上。

  张尊学着绛香的姿势,一同坐在了李牧的身上,区别表示,绛香坐在了李牧
的口鼻上,而张尊坐在了李牧的胸膛以上。压的李牧呼吸更加困难。

  好不容易逼出去一些的指甲,又被张尊一屁股坐回了胸口。

  「香香,告诉这只狗,你现在幸福吗?」

  绛香无法言语,她知道张尊想要做什么,也知道张尊想要什么答案。

  但是,她并不想通过羞辱自己的丈夫和儿子,来满足张尊的变态欲望。

  她现在虽然变了,虽然不是以前的绛香了,但是,有些东西,是骨子里带来
的,谁都改变不了。

  绛香沉默不语。即使胸前的两只大手,已经惩罚性的将她的乳房捏成各种各
样奇形怪状。

  粗壮的阳具,顶在了李牧口鼻和绛香阴道之间。轻轻的向前剐蹭。

  「香香,回答我,然后,你要什么,我便给你什么。」

  张尊阳具的摩擦。彻底成为了压倒李牧最后一根稻草。口中不断地发出各种
简短的音节,四肢,甚至是胸腔都开始不停的颤抖,仿佛随时都能突破心口指甲
的封印。

  「废物,聒噪!」

  张尊找准位置,一屁股使劲的坐下,彻底将李牧胸口的指甲压进李牧心胸腔。

  李牧恍受重击,口鼻中不断的涌出鲜血,将口中的亵裤,压在鼻子上,母亲
的小穴,彻底染成了血红色。

  与此同时,由于张尊屁股的下压,自然导致了阳具的上翘,翘起的幅度,正
好插入李牧口鼻和其母亲逼缝之间的缝隙。

  整个龟头,就这么突兀的,径直的,在李牧脸上。插进了李牧母亲的小穴之
中。

  本来李牧母亲还在紧咬贝齿,不想被张尊当成羞辱他们父子的工具。

  但这下突然的插入,让绛香瞬间绷直了身子。一张妩媚的看不出半点风霜岁
月的俏脸,也同时表现出了多种难以言喻,难以述说的表情。

  最明显,能表达出情绪的,只有凌驾在李季白头顶的眼睛,本身表示四目相
对,妻子突然一声娇喘,眼睛翻白,李季白自然知道是什么情况,顿时再次无能
狂怒的在地上颤抖,妄图挣脱永远不可能靠自己挣脱的北地寒铁。

  见事已至此,张尊也不想在继续磨叽下去,胸膛紧紧贴着绛香后背,轻声道,
「告诉你废物老公和废物儿子,你想要我的大鸡巴吗,香香?」

  「不……不……求求你~」

  绛香的声音甚至有些颤抖,大庭广众之下,她不想如此的羞辱丈夫和儿子。

  即使生理上的需求在折磨着她,即使被家属院开发出超级敏感的身体,正在
渴求粗长的阳具。

  但绛香不想做的再过分了。

  即使现在她正在用小穴磨蹭这儿子的口鼻。

  即使现在她趴在丈夫身上,被另一个男人的阳具插入小穴之中。

  她就是不想了。

  可万事万物,总是会有意外发生。

  麻绳专挑细处断,厄运总找苦命人。

  另一个声音在绛香身后响起。

  「香香乖,想想我们的未来,今天一定要听张公子的话哦。」

  一只手,径直的抚摸在了绛香的头顶。轻轻的摩挲着。仿佛在摸一只家养的
狗。

  「啊~啊~我要了~完了~来了~呀!!!」绛香整个人仿佛遭受到了电击,
猛的便颤抖起来。

  张尊一脸懵逼的看着,仅凭史师兄一句话,一个动作,就能高潮的女人。

  简直闻所未闻!

  胯下,插入小穴的龟头,正遭受着前所未有的冲击。

  前后左右都有小穴内的肉褶皱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上面更是有一股股的阴
精喷射在龟头马眼上。

  张尊不敢相信,这个女人,竟然,就这样潮吹了!

  尤其是,他还没做什么。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