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阴符阴经】(10)

**小说 2023-01-05 17:28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阴符阴经】(10)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阴符阴经】(10)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ZJ847621
2022/9/12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12343


***********************************

  断更一年,疫情缓解了工作压力,补更。

  还好大纲还在,不过确实有些笔力和脑力不足了。

  本来还有十万字左右的大纲,准备接下来两三万字以内完结。

  尽量不烂尾,但是有也写伏笔就没办法揭开了。

  嗯,我相信这本书也没人看,就我自己看,伏笔自然也不用揭开了。

  留下前九章链接,喜欢的就转过去看看吧。

  肯定没人看,肯定没人看,肯定没人看……

viewthread.php?tid=8984641(第一章)
viewthread.php?tid=8985519(第二章)
viewthread.php?tid=8986584(第三章)
viewthread.php?tid=8987492(第四章)
viewthread.php?tid=8988279(第五章)
viewthread.php?tid=8991104(第六章)
viewthread.php?tid=8994643(第七章)
viewthread.php?tid=9001237(第八章)
viewthread.php?tid=9007997(第九章)

***********************************



  一壶汝窑素瓷天青蓝茶盏被轻轻搁置于身前的桌上,李牧勉励的控制着因为
激动而有些颤抖的手。

  「哈哈,兄弟不必如此。」

  「这也不是何等大场面,不过十几年前的先天高手罢了,静心,静心。」

  颜勤笑着安慰道。

  李牧深吸了一口气,端起填好茶水的茶盏,轻轻的抿了一口,试图分散自己
的注意力。

  「唉,弟弟毕竟是从小地方来,从未见过如此之奢华场所,如此多达官贵人,
却是有些紧张,让兄长见笑了。」

  颜勤听李牧说完,也是环顾了一下四周,只觉得无甚出奇,但想到小兄弟是
刚从偏远乡下首次入京,也算能理解。

  便搂住了并排做在一起的李牧的肩膀,哈哈大笑表示「兄弟,在这韩国大京,
有我与涵识兄为你撑腰,无需看任何人脸色。包括这锦绣阁。」

  「若是哪天这锦绣阁惹着赵兄了,咱们便拆了它又何妨。」

  边上两个伺候二人的女子,快把头低进胸前的两个白嫩雄伟的玉兔中去了。

  这些话客人可以说,但她们却不可以听。

  李牧似乎对拆了锦绣阁有些兴趣,此时也抬起头,打量起身处的锦绣阁天字
房。

  整座锦绣阁,坐落在韩国京都最靠近皇宫内城的地方,也是这附近唯一一个
四层楼结构建筑,只比皇宫矮五层。

  九层的皇宫观天阁,那是韩国皇室老祖宗的潜修之地,没有碰到人或组织敢
于去挑衅破碎虚空境界的威严。

  四层,已经是看在他们背后五贼的面子了。

  即使是皇子驸马的产业,最高也不过是三层的建筑罢了。

  锦绣阁高四层,占地近百亩,在这寸土寸金的京都,绝对是顶级势力的彰显。

  锦绣阁内,分数百个各自独立的小院,都是锦绣阁从各地选秀出来的女子,
经调教之后,放于此供达官贵人们凌辱享乐的。

  当然,还有必不可少的各种武林世家的家眷,女侠等等……天下江湖女子尽
入锦绣阁瓮中。

  除了锦绣阁自己出手对付和他们作对的武林高手,更有一些江湖上的狠人恶
手,专门作些灭人满门,贩人妻儿子女等勾当。

  锦绣阁也是来者不拒,但凡你敢卖,我便敢买。

  江湖风气,可想而知。

  自青山剑侠李季白之后,江湖再也没有一个明面上的正义组织。

  李季白便是那曾照亮江湖的最后一盏孤灯。

  可悲可叹的是,孤灯已灭。

  此时,百亩锦绣阁,百余小院最中心处,锦绣阁最高主体建筑——江山锦绣
楼。

  四楼,李牧清茶入口,考虑着借颜勤之手,颠覆京都锦绣阁的可能性。

  一大早便被颜勤拉到了这锦绣楼中的四楼天字房,李牧压抑住了内心中的激
动,随波逐流的任由颜勤安排。

  锦绣楼四楼,一共二十间天字房,能独占一间,也是看在了涵识的面子上。

  不过此时涵识却没有到。

  颜勤解释为,涵识兄还有要事在身,身份高贵之人,自然要大戏开演之后才
出场。

  一层朦胧的西域天蚕纱丝遮挡在二人面前,环形结构的建筑,让二人可以看
到整个四楼所有的房间,但是目光却透不过纱丝,看到其他房间内部。

  四楼,三楼,二楼都是环形结构的房间,唯一区别在,整个四楼的视角是整
个锦绣楼最好的。四楼视线完全无遮挡的覆盖整个一楼大舞台。

  李牧知道,所谓的拍卖会,必定会在一楼的大舞台展开。

  而他的父母,今天也将再次被拉之于大庭广众之下当众凌辱。

  「再等一等,等一等。我就要成功了,等我研究透彻这阴符经,我定会覆灭
了这全天下,所有欺辱过我们家的人!」

  今天情绪控制的很好,没有流露出丝毫情绪,只是在不停地喝茶,喝茶。

  帘子只可透外而不能透内,没有人知道另外十九间都是什么人。

  或许,达官贵人都不足以形容他们的尊贵。

  熙熙攘攘的楼下,也很快就坐满了人群。

  一群江湖草莽和京都富商包圆了整个一楼大厅。

  却没有几分喧闹和嘈杂。

  一楼围绕中心舞台,摆了近百桌,每桌两位客人,两个陪酒的锦绣阁侍女,
并不显得拥挤。

  倒不是没有人想在这个节骨眼上跟身边的女人发生点什么,但是锦绣阁的规
律对锦绣阁的女人来说,大于天。

  今天珠儿小姐已经放话出来了,在盛会之后,想做什么都行,想怎么做也没
人管。

  但是,任何人不允许在大会时候跟客人发生关系。

  要是因为淫声浪语扰乱了一些四楼大人物的兴致,一律做成人彘。

  于是,一楼大厅舞台周围,变出现了奇怪的一幕。

  平时被锦绣阁调教的,最会讨男人欢心的小家碧玉,大家闺秀,豪侠妻女,
一个个的都开始守身如玉起来。

  摸摸搜搜扣扣挖挖都没问题,一旦想脱裤子,就被拦了回去。

  不过,四楼倒是没有这个忌讳。

  颜勤眯着眼睛享受这身边女孩的口舌服侍,轻柔柔的问道:「你这姑娘口舌
功夫也算上乘了,能在四楼服侍我与赵兄,想必身份也不浅,给我哥赵兄自我介
绍介绍。」

  女子抬头,露出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柔顺的长发被如玉般的柔荑轻轻揽于一
侧,搭在了左边胸前的小樱桃上,更显诱惑。

  「奴可配不上姑娘的称呼啦,奴已是人老珠黄了,还蒙阁主不弃,才有机会
在这伺候与您。」

  「嗯?怎么,身份还保密?」

  颜勤一根手指挑起妇人的下巴。

  妇人委屈巴巴的弯起眉头,道

  「阁主不让奴泄露身份,奴与四楼的其他姐妹一起,也是今天的盛会的一盘
大餐哦!」

  说完,也是歉意的看向李牧,眉眼之中,尽是歉意。

  李牧怀中的少女,也是剥开了一颗干果,小心翼翼的递到李牧嘴边。

  李牧一口吃掉干果,将怀中少女手指也吸进了口中,沾染了一手的口水。

  洒脱一笑「我无妨,尽是只是借颜兄之势,来长长见识罢了。」

  李牧也是好奇,但却不好硬生生的去问。

  家属院、锦绣阁,实在是太大了,里面的人他肯定是认不全的。

  但是一些身份重要的人,多多少少也是听过。

  如果眼前这对女人,能说出名字,或许李牧还能认识。

  因为能服侍四楼贵宾的,肯定不是无名之辈。

  如果放在以前家属院中,他认识的人群里,也就他母亲,和被五贼抓住的前
朝公主,才有资格在四楼服侍。

  想到母亲,李牧眉头一皱,不再言语。

  而她怀里的姑娘,见他皱眉,便不再吮含刚沾染了李牧口水的手指,弯着月
牙班的眼睛,轻轻抚摸李牧的眉头,仿佛要把李牧的不快乐按揉走。

  李牧看着女子的眉眼,又回头看向俯首在颜勤胯下的妇人。眉眼间似乎有些
相似。不由问道,「你们可是母女?」

  「大人可真是慧眼如炬呢。」

  少女仰慕的抬首望着李牧,仿佛要把李牧装进她那月牙般的眼中。

  李牧也产生了好奇,江湖上,这么可人母女可不多。

  很明显,这母女都是会武功的,而且功力还不低。从少女呼吸频率来看,也
是接近后天巅峰的水准了。

  对少女都这么大的手笔,

  那她母亲,岂不是先天?

  先天境界的母女,究竟是谁?

  「反正都是早晚要曝光的,不妨玩个游戏打发打发吧。你们稍微给些提示,
让我和颜兄猜猜如何。」

  李牧好奇,却又不好直接问。于是把颜勤也拉了进来。

  「是极是极,便给些提示……嘶!!!」

  颜勤配合着李牧的话,同时双手用力的把妇人的头往下压。

  妇人整个脑袋都压在了颜勤的裤裆之中。不断的发出「咳咳」的干呕声。

  很明显,颜勤的巨根,已经插入了她的喉咙之中。

  这个时候,锦绣阁调教过女奴的专业性便展现出来了。

  妇人非但没有因生理性的难受而抬起头,反而双手紧紧的抱住颜勤的屁股,
死死的让自己配合着颜勤双手的力度将脑袋往下压。

  让口腔,喉咙更贴合颜勤的肉棒。

  喉咙的蠕动,正好让喉咙软骨压在颜勤的龟头上,颜勤和妇人两个人,同时
的翻着白眼。颤抖个不停。

  颜勤是爽的,他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这种口技了,这种可以违背人类本能的
口技,只有在锦绣楼里的女人能做到。甚至他们皇家自己的浣衣院里面女奴都达
不到这种程度。

  而妇女是被颜勤顶的。这种反人类本能的口交方式,是锦绣阁独一无二的技
巧,训练过程也是极度的困难。好在她成功了。

  她的丈夫,儿子,也因此得以苟且偷生。虽然她母女二人已沦为奴妓,但却
也因此护住了一家的生命安危。

  她不后悔,所以。她每次都会尽力的侍候好每一位尊贵的贵人。

  李牧怀中的少女见母亲被狠狠地顶住喉咙无法发话,却也没有任何形式的反
对,略一思虑,俏皮的拉住李牧的双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不符合年纪的巨乳
将李牧的双手紧紧的包裹住,李牧手指微屈,挠了挠雪白的胸脯,引得少女一声
娇嗔。

  「哥哥~」

  少女月牙般灵动的大眼睛闪过一丝惶恐,一丝紧张,不过并没有被李牧看在
眼中。

  李牧疑惑的看着少女把自己的手埋在其胸口,不解其意。

  「人家已经提醒贵人了哦~」

  少女拿起李牧的手,将食指含入口中,灵活的小舌头不断的挑逗,追逐着李
牧的指头。

  李牧不解,转头看向颜勤二人。

  颜勤此时浑身肌肉紧绷,脸上的粉底都被崩裂开了一丝缝隙。

  「啊~」

  「嗯哼嗯~」

  随着两声舒缓的呻吟,颜勤这才卸下全身的力气。

  而妇人则是在颜勤松手之后,仍旧伏跪在地。鼻子中无意识的发出一声声娇
淫的闷哼。喉软骨依旧卡在颜勤已经喷发暴射却还未软下去的阳具上。

  一股一股的精液顺着阳具汹涌而来,被妇人尽数接收入腹。

  颜勤已经放弃抵抗了,瘫了似的斜靠在软椅上,任由妇人吞食他的子孙,刺
激他还尚在高潮余韵,还在敏感期的龟头。

  大口的喘着粗气,颜勤生理上已经得到了最大的满足,甚至已经不想参加今
日的盛会。就此睡过去了。

  不过精神上还是被李牧身上的少女挑起了兴趣。

  「这算什么提醒,就一声哥哥。他娘的,这辈子叫我哥哥的小婊子没有一千
也有八百,让老子怎么猜!」

  俯身在颜勤裆下的女人使劲的吸了几口,将颜勤子孙袋内的精液彻底榨干之
后,稍微抬起头,灵魂的舌头绕着颜勤的阳具,一点一点的舔舐着杠杠从她腹中
翻出来的胃液。

  妇人闻言,白了少女一眼,微抬头,一双灵眸崇拜的看着颜勤。

  微红的脸蛋上,沾染着胃液,精液的混合体,拉出几条透明的丝线,更显妇
人的妩媚淫靡。

  与刚刚的长发飘飘大家闺秀形成强烈的反差。

  「贵人,贱妾女儿已是犯了错了,还请贵人原谅贱妾母女。」

  「实在是不敢违反锦绣阁的规定。贵人若有需求,还请贵人单独询问管事。」

  「贱妾母女,只是苟且偷生的蝼蚁,实在不敢也不能去破坏贵客的雅兴和锦
绣阁的规定。」

  「等今天过去,贱妾自当带着贱妾女儿,去找管事的领罚。」

  说完,妇人便抬起头横了一眼随便乱说话的少女。

  少女略显怕怕的低下了头,不过那灵动的大眼睛中,分明没有一起害怕的意
思。反而还带着期待。

  仿佛领罚,还是一件值得期待的事情。

  颜勤无语,这大帽子扣下来,好像他强迫这女人怎么地了一样。

  "Duang duang duang..."

  三声钟声响起,颜勤和李牧瞬间就来了精神。

  也顾不得什么身份,秘密,惊喜之类的了。

  从椅子中直起了腰,看向一楼舞台。

  而母女二人,也是在钟声响起那一刻,连忙从二人身上退了下来。跪在二人
身边,把头深深的埋在了地板上,不敢抬头。

  只见舞台中央,不知何时,已经伫立一女子。

  从四楼看去,甚至年纪轻轻,比李牧身边的少女还要显小。

  一席枣红轻纱披身,隐隐约约的有白色亵衣亵裤被包裹其中,时而可见,时
而隐蔽,勾的人心弦乱跳。

  一根乳白色长长的束带也是从腰间垂下,飘荡在大红裙摆之间,雪白如羊脂
的长腿在束带和裙摆的映衬下,勾人心魄。

  让人无不想掀开其裙摆,一探裙中究竟。

  一根鸾凤木质发钗,简单的插住满头秀发,挽成了成熟妇人的发型。

  但李牧从其脸型上可看出,此人最多也不过二十岁。

  甚至,李牧以前也曾和其打过照面。

  「隋珠儿~」

  李牧心中下意识的叫出台下少女的名字。

  隋珠儿一家,也曾与李牧一家关在同一个家属院中。

  当年二人还小,父母经常五贼中的一些大人物带凌辱。

  由于二人还小,两人父母总是会有预见性的把两个孩子放在一起。

  两个孩子也是不负大人的希望,相护慰藉着,鼓励着,度过一个有一个难熬
的夜晚。

  直到有一天,李牧被带出家属院,带到了五贼的杀手培训基地,两人也就此
分开。

  再见时,隋珠儿也长成了一个大姑娘。而李牧,也是五贼年青一代杀手中的
小区域负责人。

  而那是,李牧也知道了隋珠儿的一家的身份。

  隋珠儿的父亲,是和自己父亲同样除在先天巅峰,就差一步破碎虚空的朝日
商会之主。

  因为和百宝阁有竞争上的关系,在商业手段上,百宝阁远不是其对手。

  百宝阁阁主风雷武圣爱才心切,便想收隋珠儿的父亲隋龙为女婿。将女儿嫁
给隋龙。

  并且不在乎隋龙之前的过往,只需要将隋珠儿和其母亲初明洋赶出家门。

  可当时隋龙武力已是先天巅峰,非但没有同意风雷武圣的提议,甚至还把来
说亲的风雷武圣弟子打成重伤濒死,甚至还骟了他的阳物。

  于是风雷武圣名正言顺的出手为弟子复仇,将隋龙打成重伤。

  一家四十二口,只留下了他们一家四口的性命,百般凌辱之后,随手便卖给
锦绣阁。

  锦绣阁也是以最快的速度将三人送到家属院中,悉心调教。

  具体的情况,李牧已经接触不到了。

  因为那个时候李牧常年训练或者出任务,一年都回不了一次家属院,短短几
次回去,也都是匆忙见父母一面,再次出任务。

  只是时不时会有一些五贼里面的高层,在私下喝酒聊天的时候,李牧能听到
一些关于父母的事情。

  当然,也不是什么好的消息。尽是羞辱凌虐。

  每次他们在李牧回去是,都是一副贤妻良母恩爱有嘉的样子。

  李牧也是装作一副手无缚鸡之力乖宝宝的形象。

  一家三口心照不宣。

  但是父亲通红带血丝的双眼,和母亲总是不安扭动的丰臀。让李牧每次都是
捏的指甲插入掌心中。

  甚至一家人好不容易等候到的相聚时刻,正赶上某些大人物来了兴致。甚至
会当着李牧的面,掀起李牧母亲绛香裙子直接插入的情况也不是没有。

  更有甚者,掀开所以之后,插入之前,从裙子里,从母亲的胯下,掏出一根
婴儿手臂长的巨大假阳具。

  那时起,李牧才能明白,为什么很多时候,母亲从不在他面前坐下的原因。

  为什么总是当着他的面,还仍扭动丰臀的原因。

  「珠儿~」颜勤已经恢复一些精力,将妇人抱在怀里,手一只大手按在丰硕
柔软的乳房之上,随意的弹弄着有些发紫的乳头。

  「颜兄认识此人?」李牧故意问道。

  「嗯,这珠儿来锦绣楼也有些日子了,和其母是近几年开始掌管京都锦绣楼
生意的。算是半个老鸨吧。」

  「她母亲似乎有意的培养她呢。」

  「我说的对吧?」

  说完。颜勤使劲用指甲掐了一下妇人的乳头。痛的妇人身子都跟着颤抖了一
下。

  「贵人说的没错,珠儿小姐确实是我们锦绣楼的大小姐,已经开始掌管锦绣
楼下三层的生意啦。」

  「羡慕不羡慕?」

  「同样是娘俩,凭什么你们娘俩就要给她娘俩下跪。」

  「要不要我帮帮你,跟老王说一声,把这个官给你当当。」

  颜勤不怀好意的说道。

  他嘴里的老王,正是此地锦绣阁的正主,五贼关门弟子王乾。

  颜勤话音刚落,只见妇人嗖的一下,从颜勤怀中滑落,旁边在李牧怀中的少
女也是,随着母亲的动作,也是同样的从李牧怀里脱出,母女俩跪在二人面前。

  「求贵人不要如此说辞,贱妾母女二人绝没有离心反骨,还请贵人莫要拿贱
妾母女二人开玩笑,贱妾二人命贱,担不起贵人的金口玉言。」

  夫人说话间,甚至身子都有些颤抖。少女亦是如此。

  二人跪姿极其的标准,额头枕于双掌之上,翘臀微撅,不住的磕头。

  李牧知道这个姿势,甚至李牧自己也曾被迫学过。

  屁股撅起是为了方便任何人的阳具放入,而双掌垫额头的磕头方式,是锦绣
阁独有的方式。锦绣阁所有女人的脸,都是锦绣阁的私产,任何人不得破坏,包
括女人本人。

  所有破坏,严惩不贷。

  于是,便有了这种屈辱的磕头方式。

  「起来起来,连个玩笑都开不起。」

  颜勤一脸扫兴。

  李牧也是顺势扶起少女,拉回自己怀中。

  还好这里不是家属院。

  母女俩的磕头姿势。再次勾起了李牧不愉快的记忆。

  在家属院,若是犯错,当以此姿势磕头求饶,若没有一个家属院内部弟子的
精液灌入,是能停,也不能起身的。

  曾经李牧母亲便是如此,当时父亲被锦绣阁弟子带到不知何处,李牧尚不懂
事,招惹了家属院弟子。

  母亲为了让李牧免受家属院弟子的毒打,不得不委身跪地,不停的磕头道歉。

  也是那次,李牧第一次亲眼见到了母亲,不停的跪地旋转,朝着家属院那弟
子的脚步,不停的磕头。

  而他,也是被其他看戏的人给控制住了。

  那次。是李牧第一次见到母亲被家属院的弟子,掀起裙子,薅住头发,像骑
马一样的前后耸动。

  「贱狗,生个逆子有何用,不若生个女儿给爷爷玩。没用的贱狗,废物,爷
爷今日便操死你。」

  那人骑在母亲身上,左手抓着头发缠绕一圈,使劲的往后拉着,母亲的头也
随着那人的力度,高高的昂起。

  天鹅般的玉颈不停地吞咽着口水。

  「贱货,我操!我操!我操!」

  那人腰力仿佛被灌入了破碎虚空般的功力。拔插之间,汩汩淫水从李牧母亲
的阴道中流出。

  就这那人的极速抽查,化作粘稠的白色沫沫,沾染在那人的阳具之上。

  李牧母亲单手撑地,另一只手死死的捂在樱唇上。

  强迫自己不让口鼻出生。

  但是,人的意志总是随着人的生理特性所转移的。

  在这种强度的打桩之下,即使没有快感,即使只是生理上的保护行为,也会
流出淫水。

  也会不自觉的从喉咙,鼻腔,发出一声声闷哼。

  这种声音,对那行凶的弟子来说,仿佛就是十全大补汤一样,愈加兴奋。愈
加用力的抽插。

  而对当时的李牧来说,也是精神上最重大的打击。

  因为,对两性仅仅只是知道,并不精深的李牧,被控制他的弟子,不断的洗
脑之中。

  「你看,你母亲生出你那个小洞洞里,流出淫水了哦!」

  「知道什么是淫水吗?只有感受到快乐,才会在女性小洞洞里面分泌出来的
东西哦。」

  「只有贱货,才能在任何男人的大鸡巴下。都能流出淫水。」

  「你信不信。等会我去操你母亲,保证你母亲流的淫水更多,更粘稠。」

  「你看,你母亲呻吟了哦。这可不是痛苦,你仔细听听。是不是只有极致的
快乐,才能哼出这么美的曲调?」

  「……」

  李牧信以为真了。

  也崩溃了。

  但他却无处可逃,眼睁睁的看着家属院的弟子,一个一个的排着队,将或粗
大,或细长的阳具,毫不介意前人精液的情况下,插入母亲的小穴中,屁眼中,
口腔中。

  李牧不知道过了多久,恍惚中,依稀记得,是一个男人,抱起了李牧,扶起
了他的母亲。将二人送回了房间。

  恍惚中,李牧看到了他烧水,为母亲清洗身子,擦拭阴户……然后便什么都
不记得了。

  只记得,第二天一早。是父亲红着双眼守在他的床前,而母亲却已不见踪迹。

  直到半旬之后,才见到身形憔悴的母亲返回家属院付与他们的家中。

  强撑着笑,母亲将李牧揽入怀中安抚。李牧清晰的记得,在母亲揽他入怀之
时,裙摆飘动,一组隐隐约约却又清晰无比的「母狗」二字,就印在母亲的大腿
一侧……李牧深吸一口气,不再回忆不太好的过往。

  颜勤见他深吸气,以为对楼下的珠儿有意思,开玩笑的道:「赵兄,那珠儿
你若有想法,可去求求涵识兄,兄弟我在这里说话一般是好使的,但这种货色,
怕是不会屈从兄弟我了。」

  李牧摆摆手,

  「不敢不敢,这种人,我恨不得离得远远的,怎敢有非分之想。有这位姑娘
伴在身侧,赵某已经很满足了。」

  边说,手边往姑娘胸前探索,直至手指挑到粉嫩的樱桃。

  将樱桃卡在食指和中指根处,使劲一握拳,于少女年龄不符合的硕大乳房,
尽入掌中。

  少女轻吟一声,轻轻把头考在李牧胸前,仿佛恩爱撒娇的小妻子一般。

  一边吃着自己的手指,一边含情脉脉的望着李牧。

  「呵呵……」颜勤白了李牧一样,刚要说话,就听楼下珠儿开口。

  清脆如黄鹂般的嗓音,瞬间压下会场中所有嘈杂的杂音。整个会场,都回荡
着珠儿娇俏的声音。

  「欢迎诸位贵宾百忙之中莅临我们锦绣阁,参加此次的拍卖会。」

  「自锦绣阁成立以来,锦绣阁第一次举办大型拍卖会,以前没有过,以后也
再不会有了,所以。如果做的不到位,不完善的地方,还请诸位贵宾见谅。」

  此话一出,整个锦绣阁轰然杂乱起来。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这是什么意思?

  而且。还没有说明到底拍卖的是什么。

  最开始,大家都以为应该是青山剑侠夫妇。现在看来。或许还不是。

  只见台上的珠儿轻轻挥袖,一条长长的袖帕从右手中飞出,撞击在一旁墙上
的铜锣上,正中靶心。

  「Duang!」

  一时间,四方皆静。

  「相信大家都很好奇,我们此次拍卖会拍卖的是什么?」

  「在此,珠儿也不和大家卖关子。此次拍卖品,非是青山剑侠夫妇。」

  「青山剑侠夫妇,不过是此次拍卖品的填头罢了,本次拍卖会,真正的卖品
是……」

  「阴——符——经」

  「轰……」

  话刚出口,整个锦绣楼,整个一楼,二楼,三楼所有桌子,隔间,全部哄然
大惊。

  阴符经!!!

  这东西,还能拿出来拍卖?

  阴符阴经,习之可得以武破虚空之法。

  阴符阳经,习之可得天人大长生之法。

  无论是那个,都是天下至宝,怎么可能会拿出来拍卖!

  李牧此时,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将鞋跟轻轻的在地上踩了一脚,略微的凸起感让李牧多少有些安心。

  难道是阴符阳经?

  这东西,怎么可能拿出来拍卖?

  正在李牧百思不得其解之时。

  一楼舞台上的隋珠儿,诡异的看向了四楼李牧的包间处。

  虽然隔着一层轻纱,虽然李牧知道外面是看不到里面,但是仍觉得有一种被
老虎盯上的感觉。

  不妙……

  李牧把手掌轻挪,神不知鬼不觉的按在了少女的心口上面。

  虽然有乳房做格挡,但是李牧有信心,一掌能了断此人性命。

  但这只是下下之策,一个贱婢,死了就死了,锦绣阁是不会在乎的。

  以防万一,有备无患。

  李牧的身子,向着颜勤的方向倾斜了一点。

  擒贼擒王。如果真有意外,颜勤便是最好的人质。

  可以,韩国老祖宗最喜欢的孙女,李牧刚认识的好兄弟,涵识不在此处,不
然更能让李牧安心。

  「我知道诸位贵宾有很多的疑问,请贵宾们尽量给我们一些宽容和耐心,今
天。一定让大家开心而来,满意而归……」

  「下面,有请我们第一位表演者——李牧哥~哥~」

  李牧的目光一直锁定在隋珠儿身上,而隋珠儿的目光,也是一直注视着李牧
这个包间。

  李牧感觉到了不对,但是也一直抱着自欺欺人的心态,期望这只是一个误会。

  当从隋珠儿口中,喊出李牧名字的时候,当隋珠儿将柔荑指向李牧的包间时,
李牧知道,自己暴露了。

  今天整个会场,或许就是专门为他设计的一个陷阱。

  「哥哥,你为什么这么狠心!」

  正当李牧想一掌震飞怀中少女,掳走颜勤当人质时,一股难以忍受的刺痛从
心口传来。

  原本全身上下游走无碍的真气,此时就像被淤堵的河流一般。不再流动。

  整个人,再也感受不到一丝的气感,就仿佛一个未曾练武的普通人一样。

  李牧低头,只见少女的指甲,直直的插入了他的心口中。

  刺痛和麻痹的感觉不断地扩散。

  「你……」

  李牧说话甚至都有些哆嗦。

  「李牧哥哥,你真的不记得奴家了嘛。人家刚刚有提醒到你哦,妈妈刚才都
被奴家吓一跳呢,就怕你猜出奴家的身份。」

  李牧仔细的观察眼前这个仍然现在自己怀中的少女,明眸皓齿,衣衫不整。

  除了胸前硕大的乳房,白嫩的肤色,根本想不起任何有过交集的地方。

  李牧不甘心的扭过头,看向少女母亲。

  颜勤正一脸懵逼的被妇人搂在怀中,脑袋被一对大白兔般的乳房顶的有点偏
斜。

  「不要打颜勤少爷的坏主意哦,我的好——女——婿——」

  女婿???

  李牧蒙了,从来没听说过,他什么时候有一个丈母娘出来。

  哗啦哗啦的声音响起,李牧包间前的帘子,正在缓缓打开。

  「你好呀,未婚夫!」

  少女咯咯的笑了起来,但插入李牧心口的手指却丝毫没有抖动。

  「李牧哥哥,可还记得珠儿妹妹?可还记得你的未婚妻?」

  一楼舞台中央,珠儿娇俏的对着包间隔断帘子已经打开的李牧问道。

  整个锦绣阁的众人皆是大惊。

  李牧!阴符阴经!!!

  不过不管是谁,这时候都老老实实的低着头,不敢再发出声音。

  因为,李牧对面包间的帘子,此时也打开了。

  一个让整座江湖都恐惧的身影,暗杀之王,五贼之首。赫然坐在其中。

  江湖中没有人认识他,同样,没有人不认识他那一身的星辰袍。

  袍印星为杀手,印月为弟子,印日为魁首。

  而五贼的魁首,自然只有五贼老祖。

  所有人都退了下去,少女将指甲掰断。留在了李牧胸口,也同母亲,带着颜
勤,一起退出了房间。

  「老……贼……」

  李牧看到五贼老祖出现,便是已经绝望了。

  这个圈套,或者陷阱,他已经钻进来了。

  「呵呵~」

  五贼老祖虽然称祖,却也不见老态,仿佛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庄家汉子,一脸
的憨态。但声音却出乎意料的温淳动人。

  「李牧,本来,你跑了便跑了,金蝉脱壳也罢,杀人越货也行,即使是得到
阴符经,我都没有为难你的打算。」

  「可惜你终究是惹了祸事人,有人说若是抓不到你,便不配合我们的研究。
无奈之下,只好委屈一下你了。」

  李牧一脸茫然,此时心态却已经平缓了下来,你愿意聊,那我便聊。没有了
少女手指的控制,心口上的指甲,已经稍微退出去了一丝丝。

  「我做事向来斩草除根,怎么可能惹得祸事?」

  李牧盯着五贼老祖,狠狠地说道。

  「唉,便是你斩草除根没除干净,如今倒是惹火上身,甚至祸及家人了。」

  说着。轻轻敲了两下凳子扶手。

  咚咚咚的声音刚落下,对面的房门便被打开,一个身着宽大罩袍的黑衣人走
进房间。

  李牧眯着眼睛,看不清罩袍底下的面容。

  一个沙哑,阴桀的声音从罩袍底下传出

  「李牧,李大人,李标头,你可还记得我?」

  声音刺耳,就仿佛嗓子被火烧碳之后,碳与碳摩擦碰撞之后发出的声音。

  皱着眉,李牧实在想不起这个人是谁。

  有一瞬间,心头浮现一个前面的人影,但是那个人已经被他砍掉了头颅,甚
至防火焚了尸,不可能是他了。

  「李标头,因为你,我可是身心俱死,家破人亡啊。」

  「你却不记得我了,你知不知道。你把我害得有多惨!!!」

  罩袍下的人影逐渐激动起来,整个人也凸显出一种疯癫的气质。

  而五贼老祖却丝毫不介意这个人在自己面前张牙舞爪,甚至看得津津有味。

  「今天,整个锦绣阁的大戏,都是我为你安排的,李牧,李标头。你给我好
好看着吧。哈哈,哈哈哈哈!!!」

  罩袍人逐渐疯癫起来。手舞足蹈的跪在地上又笑又哭,突然,大喝一声,
「来人啊!!!」

  对面的房间门再次被打开。

  而看到进屋的人时,李牧甚至忘了驱功逼出心可以的指甲。

  「母……母亲……」李牧双眼完全被对面房间进来的女人吸引住。甚至忽略
了五贼老祖和罩袍人。

  甚至下意识的忽视了与他母亲一同进屋的男子身上。

  李牧呆呆的望着他的母亲,没想到数年未见,母亲不但没有任何的憔悴和老
态,反而气色更胜从前,甚至可比当年未被五贼抓住之前。

  一席仙女白流纱长裙,皓腕微露,一副玉镯扣在其上,碧绿的玉镯映衬着雪
白的玉臂,细嫩光滑,远远看去,仿佛都能闻到一股幽香,长裙微开一条缝隙,
雪白的长腿从中调皮的露了出来,迎着光,直到跨下,才隐隐的消失不见。

  双颊泛着红晕,一脸娇羞的玩弄着胸前的一缕秀发。

  只见随着李牧母亲一同进来的男子,在李牧母亲耳边说了什么,李牧母亲娇
羞的抬起手臂,轻轻的捶了一下男子的臂膀,转身又对五贼老祖施了一福,才走
向前,有些小心翼翼低头了罩袍人的身旁。

  却是偷偷的抬了抬眼,悄咪咪的看了李牧一眼,随即眼观鼻,鼻观心的赶紧
站好。

  「你们有种放开她,是男人就冲我来。」今天有些激动,呼吸起伏导致胸口
指甲插得更深,但是这点痛楚,丝毫比不上李牧心中的悲痛。

  李牧知道,既然母亲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个地方,肯定少不了要被羞辱凌
虐的待遇。

  罩袍人伸出笼罩在袍子里面的手,搭在李牧母亲的身上,一点一点的挪动。

  从手臂,到胳膊,到胸前,到小腹,到后背,到翘臀,到大腿……最后,罩
袍人无视李牧的话语和眼神,双手猛的用力掐在了李牧母亲的胸脯上。

  隔着衣服,刚好盈盈一握。

  今天母亲娇哼一声,柳叶弯眉微微一皱,随即便又舒展开来。

  只是脸颊的红晕,泛的更加开了。

  「摘掉我的帽子!」

  都慢慢轻轻的在李牧母亲耳边喘着气,一边说,一边亲吻着耳廓,耳垂。

  眼睛微闭,一声声轻哼从口中传出。

  李牧母亲双手向后张开,摸了几下,便摸到了脑子边缘,使劲向后一扔,罩
袍人的帽子便脱离了罩袍。

  罩袍人的整个脑袋,也暴露在李牧的眼前。

  「你……」

  李牧惊恐的看着他。

  「嘿嘿嘿嘿,没想到吧,我还活着,是我……」

  罩袍人,一把拉住了李牧母亲的想抚摸她那坑坑洼洼面孔的手,使劲往下一
拉,背过身。放在了自己裆部与女人臀部的链接处。

  「摸这里,漂亮的女人。」

  李牧母亲的两只玉手很自然的隔着罩袍握住了男人的阳具。这一刻,女人的
呼吸仿佛都加快了一些。

  「张——尊——」

  声音从李牧的牙缝中挤出。

  对面的人,整个头颅仿佛被火烧过了一遍,恐怖异常。

  眼眶出只剩下两个窟窿,鼻子没了,嘴巴就剩下一个洞。

  更可怕的是,在头颅与脖子的连接处,有一条一指宽,环绕了整个脖子的巨
大伤疤。

  「放心吧,我没死,而且,我会好好报答你的恩情的。是吧……」

  罩袍人,也就是复活过来,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张尊,双手掐着李牧母亲的
一对胸脯,胯下的大东西顶着女人的屁股。轻轻的呢喃着。也不知道是对李牧说,
还是对李牧的母亲说。

  女人或许以为是对自己说的话,用脸颊蹭着张尊那个恐怖的头颅,顺从的轻
哼了一声。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