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医学研究】(第八章)(合家欢、血亲)

**小说 2023-01-11 17:24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医学研究】(第八章)(合家欢、血亲)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医学研究】(第八章)(合家欢、血亲)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冷无风
2022/4/2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9095


***********************************

  这篇文我也没忘。

  最后麻烦版主,排一下版。

***********************************

                第八章

  洗完澡的李雪儿,用浴巾擦干了身子。打开林秋芳给她准备的袋子,里面有
一套内衣裤,一条短裤,一件T桖,简简单单,穿上倒也显得干净利落,非常的
合身。

  出了卫生间的门,林秋芳静静的坐在林栋的床边,手里拿着一些材料在看。
听到李雪儿出来的声音,林秋芳手里的书冲着旁边的桌子比划了一下:「桌上有
吃的,吃点吧。」

  李雪儿来到桌子前,打开了保温盒,三菜一汤,还有一份杂粮饭,一看就是
精心准备的。有菜有肉,荤素搭配合理。李雪儿此时对林秋芳感激涕零,她以为
自己真的感动了这个「恶婆婆」。

  「阿姨,你要吃点嘛?」尽管很饿,李雪儿觉得自己还是要保持礼貌。

  「不用了,我吃过了,你吃吧。」

  房间里静悄悄的,气氛有些微妙。李雪儿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尽量小声的
压制自己的咀嚼声,生怕将来的婆婆认为自己吃饭吧唧嘴。

  终于,李雪儿吃完了饭,把碗筷洗了一下,干干净净的收拾好,放在桌子上。

  林秋芳还是安静的坐在林栋的病床前,一声不吭的看着资料。林秋芳没说话,
李雪儿也不敢发出声音,只能干做在沙发上。无聊的她把目光投在了躺在病床上
的林栋,渐渐的,李雪儿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之中。

  这几天李雪儿经常回忆去过去和林栋的时光,虽然甜蜜的时刻很短暂,但正
是因为有了这些甜蜜的时刻,之前几年的单恋也就没那么痛苦了。她想起了自己
做过的种种疯狂的事情——高中时把他堵在男厕所啊,大一时女扮男装潜到男生
宿舍去见他,送给他自己亲手织的的围巾,当然还有最疯狂的那次,和林栋的同
学串通好,给林栋下药,然后把林栋给睡了……想到这件事,李雪儿下意识的摸
了摸自己的肚子,泪水无声的滚下。

  就这样,李雪儿在林栋的病房里算是住下了。林秋芳每日过来巡查几遍,和
她一起给林栋擦洗身子,除此之外二人之间并没有多少沟通和交流。而林栋还是
像睡着了一样,除了心电图每日不休不眠的提醒她,床上躺着的是个活人,再也
没有其他能够证明眼前这个男人还活着的信息了。

  期间,林秋芳带着两个小姑娘来看林栋。看模样,一个十岁出头,一个看着
才七八岁。两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小萝莉看到林栋躺在床上,立马扑上去,趴在林
栋身边,哭的跟个泪人一般,口中哭着喊着的叫着「爸爸」,真是闻者伤心,听
者流泪。

  李雪儿没有深究为什么这两个孩子会管林栋叫爸爸,看起来也不像那个瑶瑶
妹妹生,毕竟瑶瑶妹妹也才十几岁,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孩子。而且林栋也才20岁
出头,也不可能在十岁左右就生孩子。

  尽管李雪儿已经意识到林栋家庭的混乱,但此时的她已经不怎么在乎了。而
且从小没怎么感受过亲情的她,对这种家人之间互相关心,还有一丝的羡慕。

  渐渐地,林栋已经在病床上躺了快一个月了。学校也开学了,林秋芳争得了
李雪儿的同意之后,去学校给她和林栋办理了停学保留学籍的手续,同时,也谢
绝了林栋的同学和老师以及她在学校的同事的探访。

  这一天,李雪儿正在给林栋擦洗身子——现在这件事已经全部由李雪儿来完
成了——林秋芳走了进来。她像往常一样,检查了下林栋的各项指标,往林栋的
输液瓶里打入了一种药,又问了几句李雪儿这两天的情况。然后就拉了张椅子坐
在床前,拿出一叠资料仔细的看了起来——这是林秋芳每日的必修课。而李雪儿
也坐在一旁,望着林栋发呆。

  突然林秋芳清咳一声,把神游物外的李雪儿吓了一跳。

  「李雪儿,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林秋芳指着自己旁边的椅子说道。

  李雪儿走过去,安静地坐下,双腿合并,双手撑在膝盖上,一副乖乖女的模
样。

  「瑶瑶你知道的吧。」过了好一会,林秋芳才幽幽的说道。

  李雪儿听了一愣,又连忙点头道:「嗯,我知道瑶瑶妹妹,林栋以前跟我说
过。」

  林秋芳听了眼睛一亮,强压着激动的情绪,漫不经心的问道:「他怎么和你
说的?」

  「他说他已经有老婆了,而且还……还怀孕了,我本来以为他是开玩笑的,
为了躲我,但没想到他真的把瑶瑶妹妹的照片给我看了。」

  「哦?那你……我就直说了啊,你怎么会接受这种事情呢?」林秋芳脊背都
挺直了一些。

  「阿姨,你不知道我有多爱林栋,爱到都没了自己了。」李雪儿深情的看着
林栋,自嘲的笑道,「我追了林栋快五年了,我无法想象失去他的日子。我也不
知道是为什么,第一眼看到他就被他深深的吸引了。我曾经劝说过自己无数次,
放弃他,放弃他,可我就是做不到。见不到他时,满心想他,见到他时,恨不得
命都给他。所以,我才在暑假开始的时候,给他下药了……」

  林秋芳听了大惊,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样的事情,看来自己倒是真的错怪了
这个小王八蛋。一边听着李雪儿的诉说,林秋芳望向床上林栋的目光渐渐柔和……

  「所以,阿姨,你相信我,我是真的爱林栋的。我会一直陪着他的。」多日
以来的坚守,让李雪儿忍不住一吐为快,情绪激动,不能自已,脸埋在手掌中,
痛苦不已。

  「好了,乖孩子,我知道你的心思了。没想到你和栋儿之间发生了这么多事
情,以后我不会拆散你们了。」不知什么原因,林秋芳的声音中竟也带着一丝哭
腔,右手欲伸还休的试探了半天,终于下定决心一般,抚上了李雪儿的脑袋,轻
轻的拍了拍。

  「那……有些事,我不想再瞒你,希望你能做好心理准备。」林秋芳幽幽的
说道。

  李雪儿好像意识到林秋芳要说什么,屏着呼吸,静静听着。

  「瑶瑶是我的女儿,林栋的妹妹。」林秋芳平静的说着,但几乎扎进掌心的
指甲却出卖了她此时的心情。

  李雪儿呆了一下,瞄了还躺在床上的林栋一眼,轻笑一声,道:「其实我隐
约猜到了。阿姨,你放心,我肯定会保守秘密。」除了震惊之外,李雪儿心里好
像还有一丝异样的情绪在弥漫。

  「你好像并不是很惊讶?」林秋芳的心脏跳的「砰砰」响,她竭力压抑自己
声音中的颤抖,问道。

  「不重要。不是吗?」李雪儿反问一句。

  「如果林栋醒过来呢?」林秋芳不愿意放过李雪儿。

  李雪儿有些焦躁,内心深处泛起一股燥热,看向林栋的次数也多了起来,不
知道是不是错觉,她发现林栋的下身竟然鼓起一个大包。突然李雪儿心里涌起一
股邪火,她猛的站起身,对着林秋芳叫道:「阿姨,如果林栋能醒过来,我愿意
和瑶瑶妹妹一起陪着他。」

  「你怎么证明呢?」林秋芳追问道。

  「我……我……」李雪儿觉得自己心里的邪火越烧越旺,看着林栋,猛的心
一沉,一不做二不休,一边向着病床走去,一边将自己的衣服脱了,呢喃道:
「我证明给你看。」

  李雪儿来到林栋的床前,眼睛血红的盯着林栋的胯下。林栋不知道什么原因,
鸡巴暴涨,将裤裆顶出一个大包。

  李雪儿像是忘了旁边还坐着一个人,伸手把林栋的裤子一脱到底。林栋直挺
挺的鸡巴从裤子里弹了出来,不屈的指着天花板。

  李雪儿目不转睛的盯着林栋的鸡巴,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将林栋的裤子脱
掉之后,李雪儿又将自己碍事的短裤和内裤一脱到底,抬腿就上了床,跨在林栋
的两侧,口中喘着粗气,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李雪儿一只手抓着林栋的鸡巴,一只手分开自己早就水淋淋的无毛嫩屄,屁
股一沉,就把林栋的鸡巴整根吞进自己的阴道里。伴随着火热的鸡巴一插到底,
李雪儿也发出一阵舒爽的呻吟声,像是沙漠里干渴了几日的人,突然喝上了一口
凉水。

  李雪儿没有停止,半蹲在林栋的腰上,双手撑在林栋两侧,急速的抛动着自
己的屁股,让林栋的鸡巴在自己的嫩屄里快速的抽插,不一会就在两人的结合处
堆起了一层细腻的白沫。

  李雪儿此时已经化为了一只雌兽,脑子里全是动物的交配本能。她没有想过
为什么躺了一个月的林栋此时鸡巴会突然硬起来,也没想过为什么自己的性欲会
如此的难以遏制。她只想沉浸在林栋的大鸡巴给自己带来的无上快感之中,长发
随着她套弄鸡巴的动作上下飞舞,将整张脸都遮住了,看不到其中的模样。但口
中发出的「呼呵」喘气之声,可以想见她现在的表情是如何的欲仙欲死。

  林秋芳没料到积累了一个月的药效能这么强。从一开始让韩晨安排人撞林栋
开始,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时刻。在等到李雪儿彻底沉沦的时候,她从沙发
上站起身来,一边走一边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走到床边的时候,她身上已经不
着片缕了。

  因为这个高级病房,病床很大,基本上就是双人床的尺寸,加上一个林秋芳
也似乎不觉得拥挤,她走到床尾,爬上床,从李雪儿的后面抱住她。

  李雪儿经过刚才一阵剧烈的运动,已经力有不逮,半跪在床上,前后摇动着
屁股,让林栋的鸡巴在她的体内进行小幅度的运动。此时,林秋芳一抱住她,李
雪儿顺势就躺在了林秋芳的怀里,只觉疲惫的身体有了一个依靠,但嫩屄中的麻
痒之感却又涌了上来,记得她只能无意识的扭动腰部,希望下身里的物体能给自
己更剧烈的摩擦。

  林秋芳一只手抓着李雪儿的乳房大力的揉搓,另一只手伸到李雪儿的胯下,
快速撩拨她的阴蒂。然后一口吻住将头靠在自己脖子边的李雪儿的嘴唇,将李雪
儿的檀舌吸入口中吮吸。

  李雪儿觉得自己快升天了,嫩屄之中是林栋粗壮的鸡巴在来回抽插,乳房、
小嘴、阴蒂都被人撩拨着,几个敏感地带同时被刺激,几乎在一瞬间,就攀上了
高潮。整个人僵直着顶着抱着她的林秋芳,阴道急剧抽搐,挤压着包裹其中的肉
棒,同时子宫中喷出蜜液,打在林栋的龟头上。

  与此同时,昏迷多日——据说苏醒几率约等于零的林栋,幽幽的睁开了眼睛。

  林栋觉得自己肯定是已经死了,来到了天国,不然他无法解释眼前的画面——
老妈和李雪儿全裸着出现在自己面前,还TM在一张床上!老妈还竟然抱着李雪儿!
不仅如此,还亲着李雪儿的嘴,抓着李雪儿的大奶子,揉着李雪儿的小嫩屄。自
己的鸡巴竟然还插在李雪儿的屄里。看着眼前诡异的一幕,林栋突然觉得即便是
真的「死了」,也没啥不好的。

  林栋眼都舍不得眨,他不知道这到底是幻想还是「天国」的福利,生怕一闭
眼,再睁眼的时候,眼前的一切就都消失了。

  高潮之后的李雪儿气喘吁吁的瘫软在林秋芳的怀里,她的头脑慢慢的清醒了。
尽管刚才她的行为不受控制,但她清晰的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现在大脑重新夺回
了身体的控制权,她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什么得了失心疯,会在林秋芳的面前做这
种事;而林秋芳居然也跟着自己上了床,难道她和自己的儿子也早就开始了嘛?
而且看林秋芳熟练的吻着自己,在家中她们母女俩是不是也这样一起在床上跟林
栋做爱?李雪儿脑子里一篇混乱,只能窝在林秋芳的怀里当起了鸵鸟,任由对方
对自己的嘴巴予取予求。

  林栋偷偷摸摸的对着自己的腰啊、大腿啊又是掐又是拧的,确认了好几次,
终于意识到自己既没有死,也不是做梦。眼前的事情尽管有一万种理由不会发生,
但此刻它就是真真切切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向来是小头控制大头的林栋干脆啥也
不想,一咬牙一跺脚:靠!死就死了,干他妈的!——啊,不对,是干我妈的!

  林栋小心翼翼的摸上李雪儿的大腿,同时开始轻轻的晃动腰部,让依旧插在
李雪儿蜜穴里的硬邦邦的鸡巴做小幅度的运动。林栋一动,李雪儿的呻吟就从嘴
边溢了出来。林秋芳早就发现林栋醒了,或者说,这些都在她的计划之内。现在
看到林栋乖乖的按照自己的计划走,心中是好气又好笑,但为了最终的目的,说
不得还要配合一下他。

  这样不痛不痒的扭了一会腰,林栋有点不过瘾。双手顺着李雪儿细滑的大腿
向上摸到了李雪儿纤细的蛮腰,然后一把掐住李雪儿的腰,双腿一屈,足尖用力,
扣住床板,开始挺着腰胯迅速的上下抽插着李雪儿的嫩屄。

  李雪儿一开始认为屄里的鸡巴蠕动是自己不由自主摆动屁股的原因,此刻突
然被抓着腰干,立马反应过来了。赶忙摆脱林秋芳的嘴巴,转过头,睁大眼睛看
着身下的林栋。果然那个让自己牵肠挂肚的人,正对着自己挤眉弄眼呢。

  李雪儿先是大喜,接着大惊,然后羞不可抑,「婴宁」一声扑到了林栋身上,
把脸深深的埋在林栋的脖颈之间,眼泪滚滚而下,将林栋的脖颈处沾湿一片。

  林栋不知道自己已经昏迷了一个月了,眼下也没时间去安慰抽泣的李雪儿,
因为他发现虚坐在自己大腿上的老妈抬起屁股作势要走。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
林栋要是再让老妈跑了,那就自己买块豆腐撞死算了。说时迟,那时快,林栋赶
紧把鸡巴从李雪儿的蜜穴中抽出,身子往下一出溜,同时两腿一弯,大腿顶着林
秋芳的屁股,把林秋芳又顶了回来,刚好林秋芳的白虎嫩穴送到了自己地鸡巴正
上方。同时双手从李雪儿的大腿内侧穿过,一用力把李雪儿往上抬了一下,然后
抓住老妈的浑圆丰满肉感十足的屁股,也没客气,往下一拉,就把鸡巴插到了林
秋芳的蜜穴深处。

  林秋芳本就没打算真的走,她布了这么久的局就是为了此刻,通过让李雪儿
和她一起跟林栋做爱,从而接受她的家庭。这个过程要循序渐进,得让李雪儿觉
得着一切都是她自己做的决定。当然这个计划也是有瑕疵的,但她已经等不了了,
即便有一点瑕疵,她相信最难的一关已经过去了。而且这一个月自己也没闲着,
之前横在自己和儿子性交之间最大的麻烦已经解决,而且还带来了一个意外之喜。
所以,情欲被挑起的她此刻急需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来填满她三十多年的空虚,
毕竟上一次自己和儿子的性爱只能算是单方面的强奸。

  时隔多天,再一次将鸡巴捅入妈妈的蜜穴,林栋觉得自己被车撞的这下真是
太值了,心里甚至觉得再让车撞几下也没事。老妈的蜜穴跟自己的鸡巴结合的太
好了,一插到底,能将硕大的棒身完全吞没。家里的几个小姑娘都太年幼,就连
已经怀孕的林瑶也无法完全容纳自己的肉棒,跟李雪儿的那次自己没啥意识,上
次跟干老妈的时候自己光顾着抽插这个动作了,根本没有仔细体会老妈白虎蜜穴
的妙处。

  鸡巴深深地埋进了林秋芳的伸出,母子二人同时呻吟了一声。林秋芳视世俗
如无物,心中最大的担忧已去,当下便扭着丰满的屁股,磨着蜜穴里的鸡巴。

  林栋被老妈的主动搞得嗷嗷叫,兴奋地抓着林秋芳的屁股猛烈的抽插,快速
地干了一会,把林秋芳干得哇哇乱叫,心中豪情万丈,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此刻看
不到老妈脸上欲仙欲死的表情,不然自己的成就感会更大。不过虽然看不到老妈
的表情,但此刻自己嘴边刚好垂着李雪儿雪白的奶子,林栋张嘴一叼,含住一个
奶头在口中吮吸。

  想一直当鸵鸟的李雪儿坚持不下去了,还未从高潮中缓过劲来的她,奶头又
落入而林栋的口中,双手无力的扶着床头的栏杆,脑袋趴在小臂上,不停的呻吟。

  此时,二女共同跨在林栋的身上,均是肤白貌美,胸大臀圆,从某个角度看
去,二女竟有几分相像。

  林栋爽的骨酥筋麻,原本还担心怎么让老妈接受李雪儿,又该如何让李雪儿
接受自己特殊的家庭。谁知一觉醒来,两个最大的问题好像都不存在了,看情况
两人的关系还更进一步。不知道是李雪儿给老妈喝了什么迷魂汤,还是老妈给李
雪儿洗了脑。

  但林栋此时也没时间去考虑眼前的情况到底是怎样产生的,整个脑子里都被
精液充满了一样,只想把身上的两个女人干的落花流水,然后用精液把她们灌满。

  但毕竟昏睡多日,终日只靠一些营养剂维持,林栋挺着腰抽插了一会就气喘
吁吁,后劲难继。而林秋芳熟蕊初绽,此时早已入了巷。感觉到儿子的动作慢了
下来,便自己扭动着灵活的腰肢,套弄着儿子的鸡巴。

  老妈肥美的屁股一转起来,林栋就觉得小穴里的腔肉都活起来了。鸡巴似乎
被无数张小嘴包围,整个棒身都被吮吸和摩擦着,直爽得林栋头皮发麻。

  林秋芳摇了会屁股,觉得不如刚才大开大合的抽插过瘾,无师自通般蹲坐起
来,然后抬起屁股,继而落下,让儿子的鸡巴在自己的白虎穴内进行抽插。这种
方式果然比厮磨要刺激的多,之前停顿的呻吟声便再也抑制不住,「咿咿啊啊」
地叫了起来。

  老妈学会观音坐莲后,子宫颈仿佛也打开了一般,林栋只觉得每次插到深处,
龟头就会撞击到一个软软弹弹的嫩肉,撞的马眼都酸了。

  而林秋芳显然也受不了这种撞击,叫床声愈发大声。

  「啊……啊……哦……」虽然只是无意义的呻吟,但给林栋带来了莫大的刺
激,镶在蜜穴里的鸡巴不禁又膨胀了几分。

  老妈已经可以自得其乐了,林栋也没冷落趴在自己身上的李雪儿。嘴里含着
一个奶头还不过瘾,腾出手来一边一个抓着李雪儿的奶子把玩。此时李雪儿的半
俯着身子,双乳像个倒扣的瓷碗一样,皮肤也想瓷碗一样白皙。一抓之下,滑腻
乳肉从指缝间溢出,将整个手掌都包裹其中。

  林栋觉得眼前的奶子是自己见过的第二大,家里的那几个小丫头片子根本不
能比。馨儿和诺诺不说用,刚刚发育,要不是自己勤勤恳恳的「耕耘」、「浇水」,
估计也就和同龄的小丫头片子一样——分不清正反面。至于瑶瑶,也就怀孕了之
后,奶子才「噌噌」的长起来。

  至于第一大?第一大正在自己身上跃马扬「鞭」呢。林栋偷偷地侧头瞄了一
眼抛屁股抛的爽的不行的老妈,果然,一对「人间胸器」正在随着主人的动作上
下抛动,和李雪儿一样雪白的皮肤晃得林栋都有点眼晕了。

  「啊……啊……嗯……」李雪儿星眸半闭,轻咬着下嘴唇,一副难耐的表情。
林栋将两个奶头都舔的湿漉漉的,意犹未尽地把奶头吐出口,捧着李雪儿的屁股
往上一抬。李雪儿不由地直起身子,吓得李雪儿「啊」地一声轻呼,赶紧抓住病
床的床头栏杆。下一秒,李雪儿的呻吟声瞬间大了起来。

  「啊!……林栋,轻点!」被林栋摆好姿势的李雪儿,无毛的白虎嫩屄刚好
凑到了林栋的嘴边。林栋微微一抬头,亲上了李雪儿的花心。

  李雪儿从来没有过这种经历,灵活的舌头在她的小穴中乱窜,那种软中带硬,
滑中带糙的感觉,让她嗓子眼发紧,手臂一颤,差点没扶住。

  林栋舌头舔的不亦乐乎,一只手上神抓住李雪儿地奶子继续揉捏,另外一只
手伸到了——正俯下身,双手撑在林栋两旁,正加紧抛动屁股的——林秋芳的胸
前。林栋双手齐抓,验证了自己的猜想,光从手感上,老妈的奶子就明显感觉比
李雪儿的大了,而且老妈的奶子比李雪儿要柔软,李雪儿的弹性更多一些。但老
妈的奶子又不是那种松软,而是一种妇人特有的绵软,乳肉一下子就把自己的五
指全包裹进去,掌心是硬硬的奶头,别有一番滋味。

  林秋芳早就看到了林栋的小动作,但她并不抗拒。虽然之前因为他们母子的
特殊性,导致自己对他一直都是严防死守,可自己内心深处是千肯万肯的。现在
因为一些原因不得已要造成了眼下这个局面,自己还没想好怎么去过渡母子俩之
间的相处方式。刚好,现在这个小兔崽子的视线被李雪儿挡住了,也就由他去吧。

  更何况,现在的林秋芳也没功夫去管林栋了,多年来的严防死守不仅「防」
了林栋,也「守」了她的心防。既然现在自己最担心的问题已经解决,在林栋插
入的瞬间,就迷失在了他的大鸡巴上。那种性器被来自亲生儿子的大鸡巴填满所
带来的满足感,让她几乎瞬间就要高潮。

  现在儿子一边用鸡巴干着自己,一边用嘴巴舔着李雪儿的下体,想着自己内
心深处的那个秘密,林秋芳只觉得灵魂都在战栗。终于,林秋芳在多重刺激之下,
她的动作愈发剧烈。不停上下起落的屁股拍打着林栋的大腿,发出的「啪啪啪」
声越来越密集,也越来越响亮。

  「啊……」一声高亢的叫声从林秋芳口中发出——高强度的抽出让林秋芳的
腿脚发麻,饶是她体质异于常人,但这股酸麻感似是从骨子里透出来,双腿一软,
满月一般的屁股重重地落在了林栋的大腿上。被眼前这种酣畅淋漓的性爱刺激的
又涨长几分的鸡巴,猛的一顶,龟头挤开了林秋芳的宫颈口,插入了林秋芳的子
宫。初次接受异物的子宫瞬间收缩宫颈,连带着阴道里的嫩肉都收紧起来,直夹
的林栋魂都飞了。

  被林秋芳夹得魂都没了的林栋,也发狠的舔舐嘴边的嫩屄,对着已经冒头的
阴蒂猛的嘬了一口,同时,腰部往上一顶,鸡巴深深地撞到林秋芳的子宫深处。
李雪儿高昂着秀颈,嘴巴无意识的张合,林秋芳一把抱住了李雪儿,头死死地抵
住李雪儿的后背,而林栋维持着刚才屁股上抬的姿势,时间在此刻停止了……

  「啊……」李雪儿率先喷了出来,蜜汁从小穴深处涌出,直灌了林栋一嘴。

  「妈……妈!进去了,进去了,我回老家了,我回老家了……嘶……爽死我
了。」另一边,林栋和林秋芳精液与爱液齐飞。林秋芳的阴道深处同样涌出大量
的蜜汁,被把小穴撑的满满的鸡巴堵在了里面。而遭受子宫颈和阴道双重挤压读
的林栋再也控制不住精关,精液从马眼里喷射而出,洒满了母亲的子宫。

  「啊……呃……」被林栋灌满之后的林秋芳才从喉咙挤出点声音。叫声显得
克制,但从她不停抽搐的身体可以看出,她经历了一个无与伦比的高潮。

  林栋也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的高潮,射完精之后,感觉整个鸡巴都木了。半
软的鸡巴没有从林秋芳的阴道里滑出,林秋芳的子宫颈还在一收一缩地咬着林栋
的龟头。麻木感渐去的龟头此时变得极其敏感,被子宫颈这么一咬,林栋登时受
不了了。

  「哎哟……哎哟……妈,亲妈,我投降,我投降!你别咬我了,受不了了!」
林栋被林秋芳夹的大呼小叫。

  林秋芳此时也是有苦难言,林栋的鸡巴本就比较大了,即便射完精规模也不
小。此时不知道为啥,他的鸡巴也没彻底软掉。而她的子宫因为高潮,正在不受
控制的收缩,正好一下一下的箍着林栋的龟头。

  林秋芳努力了几次,也没有把林栋的鸡巴从自己子宫里退出来,反而慢慢感
觉到林栋的鸡巴越来越硬了。林秋芳有点慌了,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性爱就被开
了宫,即便是她也有点受不了。感受着还插在自己子宫里的鸡巴越来越大,林秋
芳手忙脚乱的想从林栋身上爬起来。

  林栋怎么会给林秋芳这个机会,他日思夜想的愿望今天终于实现,只有一次
他怎么会满足。

  把同样身子酥软的李雪儿放到一旁,连续两次异常激烈的高潮加上药物,还
有多日来的忧虑,以及见到林栋苏醒的欣喜,让这个年轻的小姑娘有点不堪重负,
直接昏睡过去了。

  李雪儿躺在了旁边,林秋芳就顺势趴在了林栋的地胸膛上。林栋看着发丝凌
乱,一脸潮红的林秋芳,「嘿嘿」一笑。

  「笑什么笑!」林秋芳被看的有点不好意思了,伸手在林栋胸口拍了一下。

  「妈,叫声老公来听听?」林栋不知道是不是脑子抽筋了,突然来了句以前
挑衅妈妈的话。

  「啪」,果不其然,脑门上挨了一下,林栋也不恼,老妈还是那个老妈。不
过,现在这个情景,老妈的这个动作,显然是不明智的。

  「嘿嘿……」林栋一脸的淫笑,然后环抱住林秋芳,猛的坐起身子。

  「哎哟……哎哟……」正准备对老妈进行「棍棒教育」的林栋,一扶脑袋,
嘴巴里叫出声来,「头晕,头晕……坐不住,坐不住。」说完,又乖乖的躺了回
去。

  「哎呀,老妈,我这是起的太猛了,供血不足,先饶了你。」林栋颇有一些
外强中干的样子。

  本以为会迎来老妈嘲讽的林栋,却看到老妈竟然妩媚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从
林栋身上坐起来,开始轻轻的摇起了屁股……

  这间病房是医院给林秋芳留的私人病房,除了林秋芳有时会过来休息之外,
林栋是它的第一个病人,平时这里就没有其他人过来。所以这天下午,林栋跟林
秋芳从床上做到沙发上,又从沙发上干到窗边,最后从窗边再次回到床上。母子
二人的第二次性爱竟然如此的相谐,都有种让对方死在自己肚皮上,或者自己死
在对方肚皮上的冲动,直干得天昏地暗。

  嗯,是真的「天昏地暗」,从下午一直干到天黑。得益于母子俩超人的体质,
即便林栋一开始有一些久卧造成的眩晕,但适应之后,便展现了相当的战斗力。

  渐渐的,林秋芳有些受不了儿子的索取了。虽说都是基因变异,到底儿子才
是从源头上进行调整的,自己是半路出家,无论是体力还是精力都无法和林栋抗
衡。

  林栋看着不堪挞伐的老妈,淫兴不减,抱过已经装睡了好一会,刚才还在偷
偷自慰的李雪儿,把她翻身往老妈身上一放,双手一抓李雪儿的屁股,挺着依旧
坚硬的鸡巴就插到了李雪儿的白虎穴内。

  直至半夜,林栋才搂着肚子里、小穴里被灌了无数精液的二女心满意得地昏
昏睡去。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