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欣径自然量】(十一:劲之章)

**小说 2022-09-11 17:24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欣径自然量】(十一:劲之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欣径自然量】(十一:劲之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布丁风行者
2022/4/2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7422

              十一、劲之章

  「劲爆、开放的冲动:其实有一个令人热血澎湃的妹妹也是不错的事情,没
有打脸。」我是被压醒的。

  正当我准备翻身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下半身动弹不得,我第一想法是被鬼
压床,毕竟自己又不是真的马自然,可能被他本人的鬼魂来缠绕。

  我尝试用点力气动一下,感知到自己是能动的,不过是被什么重物压着。

  我本来还有点困,迫不得已睁开眼睛后,见到的是马嫣然穿着昨晚那套弓呆
泳衣,正面跨坐在我的下身,这就是我下半身被鬼压床的真相。

  「你在干什么?你……妈还在家。」我还是对静欣的称呼说不出口。

  马嫣然身子向前探,她的眼睛直视着我,说道:「愚蠢的哥哥哦,现在已经
8点半了,妈妈早就上班了。」

  话没说完,她整个人趴在我身上,胸部紧紧贴着我的胸膛:「我昨晚不是说
给你摸摸胸部吗?现在给你一个Morning call,你喜欢吗?」

  说实在的,我是很喜欢这样的Morning Call,我试过有一名炮
友直接是口醒我的。

  年轻男子晨勃是正常而且几乎必然得事情,我感到我的肉棒都已经被她的阴
部压到爆炸。

  这么说吧,虽然和马嫣然在这个身体上有血缘关系,但是我一不认识她,和
她之前根本没有交集,谈不上感情和羁绊,二我思想上就认为她和我并没有什么
关系,即使已经见到活生生的桓究自己,我依然认定自己就是桓究。

  昨天静欣在场的时候被这小妹妹勾引得满脸羞红,这次我可要反客为主。

  我双手摸上她压在我肉棒伤得小屁股,她的屁股不算浑圆,但有青春少女独
有的结实。

  我按着她的屁股压在我的肉棒上前后摇荡,她整个人柔软地倒在我身上,任
随我摸着她的屁股在进行隔裤摩擦。

  我睡觉喜欢裸睡,平日璐茗不在家的话我是一丝不挂地睡觉的。这个习惯在
现在成为马自然没有改变,只是知道屋里有另外的女人后,我这几天都穿着内裤
睡觉。

  我们已经在进行素股摩擦,两个人仅仅隔着两条内裤在危险的边缘试探。

  她的泳衣材质比较好,本来泳衣就比内裤要厚实,但在我明显的大肉棒摩擦
下,她阴部柔软的肉在适应肉棒的蠕动,她的阴部有节奏地进行不由自主的收缩
和律动,我感到她已经开始出水。

  马嫣然随着我的节奏而前后摇晃,她的腿仅仅夹着我的双腿,她抬起头,两
只善良的大眼睛满满是情欲。

  「哥哥好变态嘢,直接捏着妹妹的屁股在素股性交。」她没有戴假发,长直
柔顺的头发直接散落在我的身上,双手抓紧我的双臂,已经将我抓出一道道红印。

  马嫣然闭上双眼,低声地发出满足的呻吟,进行了一段时间后,她双手往后
握住我的手,指引他们来到她的背后,她松开罩带,将胸罩往上撩起,一对B+的
洁白浑圆胸部出现在我面前。

  这对胸部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向下垂着,却仿佛有足够的向上作用力把乳房
托起,她不像照片上静欣那种俯身下来小巧但中间有点缝隙的胸,亦不是璐茗那
样子结实反作用力的胸,而是独具一格,即使俯着身子两个乳房中间的沟都是无
缝可透。

  用来夹棍那环抱感一流。

  我双手摸上她的胸,柔软却有质感弹性,确实如刚刚我所想象的一样,没有
璐茗结实,但肉感十足。

  我用耍太极的姿势摇晃着她的胸,食指和中指夹着她那艳红如初生小葡萄一
般的乳头。我不禁再次和璐茗的对比,比璐茗的大一点,红一点,给我的视觉感
强烈很多。

  不知为何,我和她反而没有任何的背德感,仿佛只是和一名开放的炮友在尝
试非插入性的性交行为。

  她抬起身子,双手撑在我的胸膛上,自己在下面和我的肉棒进行剧烈的摩擦,
她的头在恣意摇摆,头发在空中乱舞,闭着眼睛嘴上喊着:「哥哥,我就说我的
胸比妈妈的大,没骗你吧,你摸着舒不舒服,喜不喜欢?」

  我喘着粗气回应她:「喜欢,我好喜欢,也很舒服,妹妹好棒。」

  她似乎嫌不够刺激,下身不仅前后摩擦,更像磨石盘一般进行全方位的摇晃。

  我伸出一只手探向下面,将自己的内裤往侧面移开,肉棒直接露了出来,现
在就是只隔着她的泳裤了。

  她伸手护着自己的阴部,手背碰到我的肉棒,她微微凌空坐起来,低头看了
一眼:「不行,我们不可以这样。」

  「我就擦擦不插进去。」

  「哼,你们男人最喜欢这种鬼话,我看小说和片子都这样说。」话是这样说,
她双手扶着自己的大腿重新坐下去,由于我的肉棒已经脱离内裤的束缚,这摇摆
幅度要比之前强力的多。

  我的龟头好几次都顶到她的洞口,又被她强行磨歪了,我强忍着被她胡乱摇
晃的疼痛感,将注意力放在她的身形上。

  不得不说,她现在比我矮一点,按照发育来说,她绝对可以长到172以上,
昨晚还说她是竹竿,现在看来她却是那种极为罕见的竹竿饱满形,瘦长的身躯有
着浑圆饱满的胸脯,长发垂到胸部,她不像静欣或者璐茗那种可爱形,而是清纯
美艳类的,要是别人的话初看便是惊艳。

  不过这脸在马自然脸上就显得娘炮了,之前不觉得,看到马嫣然后发现马自
然属实过于阴柔。

  马嫣然像个电动小马达那样在我身上抖动,胸罩早就被她扔在床上,现在仅
仅是一条薄薄的泳裤隔绝着我们的直接接触。

  这画面真色情,连续两天都有女孩子在我床上搞事情,第一天是心理上的搞
事情,第二天是生理上的搞事情。

  要是有一天两个都能一起就……

  打住打住,自己不是这么色情的人。不过以前也确实试过双飞,不过没什么
意思就是了,肉棒就一根,双飞更多是心理上的欣赏性满足,生理上没有太特别
的不同,无非就是洞的深浅宽窄不一,插完一个插另一个,轮着来插,最终也不
能完整内射两个人,最多试过将内射那个的精液挖出来塞进去另外一个女的逼里。

  对了,那两个女的还是两姐妹。

  我用这种转移法来延长射精的时间,也不晓得自己在坚持什么,又不是真正
的插入,时间什么的也不是很重要,内心却有一种声音告诉自己不能在妹妹面前
这么快就投降。

  哪怕已经过了20分钟。

  我感觉到再摸下去要射了,于是抓着她的大腿往前挪动,她一脸疑惑地看着
我,我的肉棒滑过她的屁股后解放出来,直接杠在她的股沟中。不得不说,马嫣
然的性爱天赋极高,她右手往后伸下,用手掌按住我的肉棒,夹着股沟上下摩擦。

  我绷实双腿,一股能量在蓄势待发,她却动得更加忘情。

  突然间她双腿夹紧,整个人拱在我身上抽搐不已,下体用尽力气顶着我的肉
棒,我感到一股暖流贴着泳裤流向我下体。

  我终于忍不住,屁股颤抖着,肉棒在抖动中射出精液,直接射在她的背上,
远的射到她的发梢,大部分射在她的腰窝位置,小部分沾在泳裤上。

  她就这样翘着屁股摊在我身上,我的肉棒一时之间也还没有缩下去,就一直
和她保持着完美的弧形切合。

  「你说我里面会不会和你的鸡鸡一样都是同一个方向的呢?我听说有的人鸡
鸡向下弯,有的还向左向右弯曲。」她挪了一下头,仰视着我。

  我没有回答她,只能发出呃的声音在回应她的问题,她的这个问法,明显有
着更深一步的打算。

  「你看你现在翘起来的弧度正好和我的屁股沟沟完美贴合在一块。」她抬起
身子,将头发往后捋,捡起仍在床上的泳衣穿上。

  她180度调转身子坐着,直接跨坐在我的胯骨之上,我看到精液从她的腰
窝位置慢慢从中间汇聚,从股沟中流下。

  我不知道她在做什么,直到我的肉棒被一双手握住。

  「真的好长好粗哦,这青筋暴露得很有男人味,龟头也大。」我感觉到有几
滴水滴在龟头上,应该是口水,她的双手开始把玩着我的肉棒。

  「哇,这长度都到我肚脐眼了,真要进来的话我会不会被刺穿?」她在自言
自语,但手上的动作没有停止,我明显感应到她双掌在不断摩挲我的肉棒,刚刚
开始有点萎缩的肉棒又再次挺起来。

  「又硬起来了!」她兴奋地大叫。

  我双手不断摸着她光洁的小腿,在她兴奋之下白皙的皮肤显得有点通红,最
为难得的是他的脚背和脚底都是同样程度的白,没有明显的黑白分界线,是一双
极品的好腿。

  我一直徘徊于插与不插之间纠结,心底是想插的,但又有一种声音在阻止我,
我都分不清这些声音到底哪股是自己的,哪股是马自然的。

  我上半身坐起来,直接抓住她的大腿,从后方将她的背压趴下,变成了狗爬
式。

  「女人,你这是试探我的底线吗?」我双手握着她的胸,肉棒顶着她的阴部
问道。

  「语气和态度比较像,不过就是声音还是有点娘,没什么威吓。」马嫣然没
有在乎我的威胁,她好像就真的想我长驱直进。

  我放开她的身子,自己坐会床上,她扭头看了看我,见我把内裤穿回原位后,
她也坐回在床上问道:「怎么啦?我说你娘气不高兴啦?」

  我抽出几张纸巾帮她擦拭后背,看到流入股沟的,便将手探进去里面用纸巾
擦干。

  她感到我的手进去泳裤之后,扭动了几下,知道我是认真帮她擦拭精液后便
停止了捣乱。

  「这精液流进去阴道的话,可能就会怀孕的。」我担心地说。

  「我看过科普文章,我昨天开始是安全期哦。」她邪魅一笑,眼睛紧紧盯着
我。

  「所以呢?你就想和我做爱?」我直白地问道。

  「哼,讨厌的哥哥,明明知道我想要,就不给我。」我刚刚擦好他的屁股,
她便鼓着气站起身,怒视着我,大力地关上我的房门。

  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趁机上了她,或许是贤者模式作祟。

  直到现在我才彻底清醒,刚刚居然和妹妹来了个素股性交,连续两天,上天
是让我作为马自然来享受后宫生活的吗?

  这样似乎也不错,这个想法直到我打开手机。

  我没有设置微信提醒的功能,解锁后打开微信,发现有99+条信息,而且
不是群信息,是私聊信息。

  我点开璐茗的信息,本来想打早上好的,却见到她发来的信息:你好漂亮啊。

  你下次可以穿这个和我那啥吗?

  还有其他照片吗?

  你还在睡觉吗?

  醒了记得回复我哦,爱你么么哒。

  我一脸疑惑,璐茗说的什么意思,我再打开渣辉的微信,这个就直白得多了:
我草!我想干你们兄妹,正点啊!

  后面是一连串的表情符号……

  李乐乐兴奋地留言:你们两个好好看,我也想培养我弟弟做Cos,不过他
和我一点不像,只能Cos毫不相关的人物。

  关伟豪则是表示深切的关注:你不要这么娘,你不要忘记当初你对我说想学
篮球那股想摆脱娘炮的决心。

  不要因为失忆就忘记初心被你妹带坏了啊!

  你这个行为我痛心疾首。

  我再打开吴斌的微信,他就显得正常得多了:那个,如果我不知道你是男的
话,你们两个真的是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姐妹,我甚至有点分不清哪个是嫣嫣。

  我大概知道什么回事了,直接忽略了其他我根本不认识的人的信息。

  我不知道谁是马嫣然,但我猜到她绝对是发了昨晚的照片上朋友圈。

  我翻了朋友圈,翻到早上6点钟的时候,马嫣然放了2张照片在朋友圈,一
张是我们对着镜子拍的,另外一张是我们的大头照。

  我的怒气瞬间从肉棒处升腾到头顶,脸上羞得通红,这实在太羞耻了,我简
直社会性死亡了。

  难道她过来Morning Call就是为了防止我暴走吗?

  我握紧双拳,想打开马嫣然的房间,却发现上锁了,我大力拍门:「你出来
啊,有本事发朋友圈,没胆子开门吗?我知道你在里面的,开门开门开门!」

  马嫣然打开门,她已经穿回正常的白色T恤牛仔短裤,仿佛刚才不是她偷偷
进来我房间似的,问道:「有事?」

  「你说呢?」我举起手机,让她看到满屏为的慰问。

  「别担心,我屏蔽爸妈了,他们不知道的。」她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的询
问表示无妨。

  「我是问你这件事吗?你让我社会性死亡了!你看看这些都是什么乱七八糟
的留言,什么干我们两个,双飞走起,男女通吃。」

  「他们说就任由他们说呗,你又不是活在他们的世界里,我给你看看我新认
识的同学的留言。」她拿出自己的手机,给我看她的朋友圈留言:哇,你们两姐
妹好漂亮啊。

  你们这个Cosplay是准备周末去中海市的动漫展吗?

  我也想有一个双胞胎姐妹。

  那个,我想要你姐妹的微信可以吗?

  我看完后扶着额头说:「那是因为你的新同学不知道在你旁边的是哥哥而不
是姐妹,这个是不是我们的同学?」

  我指着中间两条朋友圈留言:你哥居然穿女装?妙妙子。

  女装只有没有和无数次之分,你哥完了。

  我敲打着她的手机:「你看看,这才是正常的留言,我还怎么见人?」

  「我……我以为你失忆就不介意的,上一年我让你穿你很抗拒,但是这次你
很顺利就换上,我以为你……」她眼汪汪地看着我,泪水似乎要流出。

  我受不了这种苗条萝莉卖萌的眼神,哪怕明知道她是在装蒜,现在生米煮成
熟饭,只能叹了一口气:「这件事就算了,我周末不和你去了。」

  她扯着我的衣袖泪眼婆娑地说道:「不要呀,我很想和哥哥你去漫展啊,当
妈妈让我这几天回来和你玩的时候,我就打定主意要和你周末去漫展。要不这样,
你不用Cosplay,只用陪着我去就可以了好吗?」

  我从话语中听出一丝奇异:「你不是自己回来,而是妈要你回来和我玩?」

  她一激灵,捂着嘴巴,眼泪瞬间没了:「哎呀,说漏嘴了,妈妈说不要透露
是她让我回来的。」

  这么快就破功了,不过这眼泪确实逼真:「妈叫你回来的?为什么?」

  「这个……这个……她没说原因,就说现在有点情况,需要我来陪陪你,就
早两天说的,我想着这边有动漫展,就顺便带着装备过来了。」

  看来静欣是打算让马嫣然来陪我,不过为什么我不知道她回来,而是直接和
吴斌喝奶茶?不知道吴斌会不会是被她当备胎。

  「你昨天不是一回来就和吴斌喝奶茶吗?他跟我说以前一直叫我大舅子?」

  「这可是我们当时小朋友玩游戏说的!我是和他喝奶茶,但是不代表我们是
男女朋友关系啊?」

  年纪小小就这样吊人,这不好,我摇了摇头。

  「你不信?当年是班里演小品,我和他演情侣,你当然就是他的大舅子,之
后一直这么叫着,我可是没答应的哇。」

  「那你和他喝奶茶?」

  「喝奶茶不可以吗?我又没有让他请客,我自己付自己的钱,你不也和璐茗
或者乐乐单独出去喝奶茶吗?难道你两个女朋友?」她犀利反讽。

  「我不知道啊,你别质问我,马自然失忆前做的事情和现在的我有什么关系
?」

  我坚决不承认这种似乎是渣男的行为。

  「我也是想让你寻找新的乐趣,所以才让你穿这些的嘛。」她双手抓住我的
右手手指不断摇晃。

  「你觉得我的乐趣就是做女装大佬?」我皱眉道。

  「人生有几多个十年?趁着年轻的时候不多做点新鲜的事情,难道要老了后
悔吗?现在哥哥你还这么嫩,不做女装大佬可惜啊,你要到30多岁,那时候回
头想做就仅余遗憾。」

  这番话击中我内心的那尘封已久的探索新事物的冲劲,有多久了,对于世界
上存在的一切都以为理所当然,对于任何新鲜事物都抱有怀疑的态度,对按部就
班的行为没有任何异议,对一成不变的生活空余梦中的远方。

  我被她打动了,女装大佬又如何?这事情没有违法犯罪,尝个鲜又不会死,
自己和他们创业那段时间拉下的脸皮还少吗?

  见我一直不说话,马嫣然整个人从前面抱着我摇晃:「好嘛好嘛好嘛,和我
去动漫展好吗?」

  我麻木地点点头,她立即高兴地跳起来,原来小孩子的,不对,原来年轻人
的快乐竟是如此简单,多久没有试过这么简单的快乐了。

  「那哥哥,我们接着做吗?」她贴近我身边,摸着我的肉棒问道。

  「不做,滚!」我开玩笑地回应。

  「可是,这是我的房间呀?」

  我想转身离开,她却拦住我,我十分不解,虽然我昨天才认识她,但是作为
兄妹,应该不会是这样的交流吧?

  「我们以前也这样的吗?我很怀疑你是因为我失忆才这么放肆。」我插着腰
问道。

  「以前你就喜欢妈妈,我现在要你也喜欢我!」马嫣然整个人跳上我身,双
腿交叉抱着我的腰。

  我却被她的发言吓了一跳,按照马自然的日记,他是从来没有提及过他妹的,
一直都是妈妈,甚至看的小说,如果有姐妹,那也不过是推母过程中的附属品。

  当然现在我也是想推静欣,可是我不能将马嫣然作为推母路上的甜品,要么
是炮友般的萍水相逢,要么是喜欢才去做爱。

  第一点是不可能的,身体上的血脉相连令我们这辈子都无法做到萍水相逢,
第二点的话,倒是可能做到。

  我有时候走肾不走心,但那是一些有这明确目的为了做爱而上床,心知肚明
的炮友。

  是认识的人的话,即使走了肾,还是会保持一定的日常交往,朋友之上恋人
未满,虽然这个朋友已经负距离接触。

  问题是在马嫣然眼中,我是和她从小生活到大,甚至还同床共寝10个月的
哥哥,但我在眼里,她仅仅是一个昨天才认识的女子,根本没有感情基础,也不
知道之前和她有什么情感纠葛,刚刚的素股已经是很突发的性行为了。

  「我喜欢妈妈?什么回事?」这时候只能一直装楞扮无辜。

  「初一开始的时候我就留意你了,你一直盯着妈妈,那种眼神就像一个色狼,
是妈妈这么单纯才没有发现。」她直指要害,表明了马自然那失败的伪装。

  「你也喜欢我?」我也不遮掩了,挑明总比藏藏掖掖要好。

  「我比你喜欢妈妈更早喜欢你!我六年级就觉得人生中有一个双胞胎哥哥,
是一件微妙的事情,命中注定的爱。」

  「哪里看来的变态玛丽苏小说?」

  「都说了前生说好不分离的人,为了确保这一辈子一定还在一起,就在喝孟
婆汤的时候一直牵着手,直到去到轮回投胎也不放手,这样才能成为双胞胎,一
生一世一双人。」

  我不得不摧毁这种害人不浅的意识:「你这小说我要去举报。」

  她却没有留意我的插嘴,依然接着说:「六年级的时候偷偷喜欢你,可是你
当时就是个傻憨憨,只会玩游戏,看你电脑什么色情游戏都没有。到了初一我发
现你终于开始接触色情游戏了,还以为你开窍了,一开始发现你玩的都是正常的
校园恋爱游戏,后来发现你越来越多乱伦游戏,而且还是干妈妈的,偶尔有干妹
妹的都是支线任务。我好几次暗示你,你都以为是小孩子的举动嫌弃我。」

  「初一第一学期考了试后爸妈离婚了,我和爸爸去广文市,你和妈妈留在中
海市,我就想什么时候才能见面?」她叹了一口气。

  「上年暑假,爸爸带我去北京两个月,根本就见不到你,你也没有想见我的
举动,我很不开心,但是微信你又发现不了。」

  她锤着我大喊笨蛋笨蛋。

  「国庆节去Cosplay居然见到妈妈,知道你在家没有来的时候我是有
点失望的,不过知道你只喜欢二次元不喜欢这些三次元动漫展,我也没所谓了。」

  「今年春节,我们只是在外公外婆家匆匆见了一面后就再也没见过了。」

  「我以为这辈子就这样和你渐行渐远了。」

  「没想到前两天,妈妈问我要不要过来这边住一个礼拜,和哥哥你玩几天,
我就奇怪了,平时妈妈基本上和我都是微信联系,很少见面,突然这么说,我当
然答应啦。」

  「周末有动漫展,本来没想去的,但是既然回来那不能错过,所以我带了些
衣服回来。没想到你居然失忆了。」她似乎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语气渐渐失控,
「你失忆了就意味着我们的关系可以由我来建立主导,我要先发制人,不能让你
爱上妈妈!还要你陪我去动漫展!」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马嫣然一见到我就想推倒我的原因了,没想到里面居然这
么复杂,马嫣然对马自然的感觉超越了普通兄妹之间的爱。

  不过马自然对静欣不也是超越了对妈妈的普通爱恋之情么?

  「我知道了,我回去消化消化,还有点困,我还要想怎么回复其他人我女装
的事情。对了,周末我和你去吧,不要让我Cos太夸张就行。」这个信息量有
点大,我一时间需要时间接受,只能打起退堂鼓。

  马嫣然听到这个应允后高兴地在原地跳了几十下,她赶紧说道:「你就回去
睡觉吧,我一会儿约了璐茗乐乐去逛街,我会跟璐茗解释的了,你就随便应对一
下她就行啦。」

  我回了璐茗信息,和她说这些都是马嫣然搞的鬼,她应该就拍了两张,我要
睡回笼觉了。

  其他人我模糊地应付了几句,不再想这些窝心事。

  我回去自己房间,想到这几天被性福生活打得有点懵逼,不单单是璐茗,又
突然多了一个马嫣然,还都发生了不该发生发的关系……

  想着想着,我也迷糊了,只知道自己好累好累,又睡了个回笼觉。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