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北方有佳人】(第二章)

**小说 2022-09-13 17:24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北方有佳人】(第二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北方有佳人】(第二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第二章

  喝够了生命之水的我们,终于复活了。现在这里的水对于我们来说是无价之
宝,过了好一会妈妈说道「走,我们往上去看看,上面可能还会有野生水果。」

  「嗯。」我当然同意了,妈妈说的话肯定不会有错,就像她之前看到海岛有
鸟在飞,她便已经知道了这里有谈水,妈妈能在省里第一的高中教书,可不是没
有道理的。

  往上没走多远,我们又开始高兴得大喊大叫了起来,我们只恨刚才喝水喝太
饱,因为我们看见了很多野香蕉,野蕉树并不高,一串熟透的野香蕉便被我掰了
下来,此时我跟妈妈的吃相,简直是可以用狼吞虎咽来形容,野香蕉非常好吃,
跟平时吃的完全没什么区别,非常美味。

  我们走的时候,我又掰了一串野香蕉提在手里,我们各人提上一串香蕉才依
依不舍地离开这条溪流,这时候我们已经走到了岛上坡度非常平的地方,这里视
角非常辽阔,我们可以看见这座岛屿的大半边情况,我们所在的这个大岛屿旁边
还有一个比较小一点的岛屿,但需要划救生筏才能过去。

  此时已经是黄昏了,天色已经快要黑了,我跟妈妈又回到了上来时的沙滩上,
晚上我们回到了救生筏上睡觉,我们面对面侧睡在一起,在海上睡跟在地上睡,
简直天壤之别。我跟妈妈都已经好几天没有睡得这么舒服这么稳,没多久我们双
双都睡着了。

  第二天烈阳依旧,但我们已经不再惧怕了,吃过香蕉早餐之后,妈妈叫我跟
她一起去捡一些木头堆起来,她告诉我,我们要在沙滩上弄一个国际救命信号SO
S。我们弄好了之后便坐在一处阴凉的岸边上休息聊天。

  「妈妈,你说爸爸能找到我们吗?」

  「当然能了,就算你爸爸找不到我们,肯定也会有船或者飞机经过,所以不
用担心。」

  「嗯。」

  「就是不知道你刘叔叔他们怎么样了。」

  「当时刘叔叔受了很重的伤。」

  「嗯,妈妈看到了,希望他们也能平安度过这场劫难吧。」妈妈说完这句话,
便看向了远方的天空。

  之后的几天我们找到了更多水果类食物,不仅有野香蕉,还有野波萝、山捻
子、椰子等等……都是这个季节成熟的果实,岛上的资源非常丰富。

  经过几天的调养,我们的脱水症状已经完全好了,我们又充满了活力,这几
天一直都是吃野果,现在好想吃肉啊,这座岛上不仅有海鱼,还有淡水鱼,各种
鸟类非常多,可惜我们没有火,就算抓到我们也不能生吃。

  这一天午夜时分我突然被尖叫惊醒,随之而来是哭声,我的第一反应便是摸
向睡在我旁边的妈妈,果然不见了!那刚才发出尖叫的人肯定就是我的妈妈,但
今晚月亮不知藏那里去了,一丝微光也没有,我摸着黑翻滚下了救生筏,我只好
一边摸着黑,一边大声对她喊道「妈妈……妈妈……你在那里?」

  「小昊……呜呜呜……呜呜呜……」我寻着妈妈的哭泣声音而去,她就在离
救生筏十米远左右的地方蹲着,妈妈受惊不少,死死抓着我的衣服。我胡乱地在
她身上检查她是否完好。

  「妈妈发生了什么事?」

  「我……我被什么东西咬到了……」妈妈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而且带着哭
腔,可见是有多么的严重,此时我吓得魂都快要没有了,因为我害怕妈妈是被蛇
咬的,从小我任何动物都不怕,除了蛇,而妈妈跟我一样,记得有一次我们去郊
外旅游,就遇到一条大蛇,它就藏在一块大石下的草丛里,当时妈妈就被吓得尖
叫,跟我刚才被她惊醒时的尖叫一模一样。

  而蛇是最喜欢晚上出来活动的,此时我听见她被咬,不由得想到是蛇,我焦
急万分想要得到答案,万一是蛇该怎么办,于是我急忙问道:「什么咬的?蛇吗
?」

  「啊哈……啊……走……快走……它还在这附近的……快走……」此时妈妈
的反应更是应证了我的猜测,感觉那蛇此刻就在附近看着我们,连我都被她吓得
慌乱了起来!!!

  我们俩人慌乱中相互搀扶在一起,吓得跌跌撞撞,可以说是狼狈不堪地离开
了它的地盘,此时我们都已经气喘吁吁,离它感觉已经好远了,我们这才停下来。

  「妈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到不舒服?」我一边抚摸妈妈脸一边问道

  「没……没事……就是有点痛……」

  「咬到那里?是蛇吗?」此时我也看不到妈妈的情况,但她的脸颊都是汗,
可以肯定她的情况不会好的那里去,而且刚才她会打寒颤的感觉。

  「我……我……也不知道……好像出血了。」

  「妈妈,伤口在那里,我们先把伤口上的血吸出来。」听见妈妈出血了,我
头都快要晕了,我没有一丝犹豫地对她说道,此时我已经可以确定百分之九十是
蛇了,不管是海蛇还是陆蛇,那都是致命的啊。

  「没事了,已经不痛了。」

  妈妈肯定是怕我帮她吸毒,害怕毒液进入我的口腔,会把我也连累了,才这
样说的,怎么可能这么一下就不痛了,于是我只能哭着求她「呜……如果妈妈不
在了,留我一个人在这里,我怎么活得下去,你让我帮你吸出来吧,求你了,求
你了妈妈,我求你了……」

  「那先去海边,你不要把伤口的血液吸进喉咙里,等下你记得漱口,知道了
吗?」

  「嗯嗯嗯……」听见妈妈同意,我立刻停止了哭泣连连点头应允道。

  「妈妈伤口在那里?」此时我们寻着海浪的声音来到了海边,我着急地问她

  「小昊,要不还是算了?」

  「那我陪着妈妈,我先去找它给你报仇。」我说完便放开了她,准备去找那
条蛇出来拼命,如果毒性强的话,现在帮妈妈吸毒可能也已经晚了,要是看着妈
妈就这样死在我面前,还不如让我跟她一起死。

  「不……不要去……伤口在这……在这。」妈妈死死拽住我说道。

  「在那?」听见妈妈说出伤口,不管还有没有用,只能先试一下再说吧,如
果真的已经没有用了,就是翻遍这座岛我也要找它出来。

  妈妈此时却不说话,只是抓着我的手开始往她的伤口牵引,她的伤口在下体,
因为我的手碰到了她的大腿,她不自由地颤抖了一下,但在大腿位置还没有停下,
而是往更深的位置牵引,我明显感觉到妈妈把大腿跨开了一点。

  「这……这里……嘶……」

  「对不起……对不起……」不小心触碰了一下妈妈的伤口,让她疼得倒吸了
一下气,伤口就在她的跨间,靠近她神秘禁地之处。15岁的我当然知道妈妈的
神秘禁地就是她的阴户,但此刻我无心想这些,什么男女有别都只能先抛到脑后。

  「就是那里。」

  「妈妈,你快坐下来。忍着点。」我把妈妈扶着坐在了沙滩上,便迅速把她
的大腿掰开,直接跨跪在了她的大腿中间,又把她的连衣裙给掀到了肚皮上,由
于时间紧迫,可以说是争分夺秒,我的动作非常粗鲁,所以惹得她惊叫了一下。

  妈妈连衣裙被我掀到她肚皮位置后,我又迅速把妈妈的大腿分开到了最大,
让妈妈整个跨间露出来,此时我听见妈妈的呼吸声越来越急速,难道已经开始出
现了中毒的征兆?这让我更加着急了,我快速用手确认妈妈伤口的位置,还是不
好弄,于是我双手抓着她的大腿,把她的臀部抬了起来,把她的下体摆成了M字
形。

  此时我已经空不出手去确认妈妈的伤口了,于是我把整张脸贴上她的跨间去
寻找伤口,我的脸不小心蹭在了妈妈的内裤上,顿时又惹来她「啊……」的惊叫,
我没有停留片刻,用脸的触感去感觉伤口大概的位置,找到伤口时我迅速叫开唇,
把她的伤口完全包裹起来吮吸。

  「唔……」我好像把妈妈弄疼了,她发出了一丝难受的声音。

  「滋……啵……呸……」吸了一口妈妈的伤口,我把嘴里的液体吐了出来。

  「小昊漱口……」妈妈喘着粗重的呼吸对我喊道。

  「嗯。」说完我把妈妈的臀部给放了下来,在海边漱了一下口。

  此时我又把妈妈的臀部抬起弄成M字形,这样效率实在太慢了,我又要重新
寻找她伤口,于是我对妈妈说道:「妈妈你把屁股像这样抬起来。」

  「嗯……」只听妈妈发出了蚊子般的声音回应我,这时妈妈自己把臀部抬高
了,并且像刚才一样摆成M字形,方便我为她吸毒,而我的手现在可以快速寻找
她的伤口,我的手掌贴着妈妈的大腿,一下就寻找到了伤口,找到伤口时我又迅
速把头埋进她的跨间,开始吮吸起来。反复如此吸了好一会儿。

  「小昊,不用再吸了,妈妈好像没感觉到有什么中毒现象,现在也没有刚开
始那么痛了。」这时妈妈对我说道。

  「妈妈你没有骗我吧?」我又漱了一下口问道。

  「没有,妈妈发誓,妈妈真的没有感觉到中毒的现象。」

  我听见妈妈再三强调,我终于稍微松了一口气,之后我问出了心中的好奇,
妈妈这才告诉我,原来是她在那边小便,突然就被什么东西给咬了一下,她又痛
又惊就乱跑了起来,随后她摸了一下伤口发现好像出血了,然后就害怕得哭了起
来。

  这一夜我们都没有再睡,也不敢再回救生筏那边,因为我们不知道是什么东
西咬伤妈妈的,所以等到了天亮,天刚刚亮起时,我本来想帮妈妈检查一下伤口,
但她不肯也不让,她背对着我自己检查了起来,她告诉我,那不是蛇咬的,很小
的一个伤口,而且现在已经止血了,伤口周围并没有任何中毒的症状,叫我不要
担心。

  我问她是什么东西咬的,她说她也看不出来。我看妈妈的脸色确实没有中毒
的症状,才彻底放下心来了,还好是虚惊一场。

  早上我跟妈妈又回到了救生筏那边时,我在那附近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伤
害我妈妈的混账,应该是它知道自己马上就要大难临头了,所以逃之夭夭了。

  今天的乌云特别多,可以说是乌云滚滚,感觉很快就会下雨,难怪昨晚看不
见月亮,在大海上几天就会下一场大暴雨,因为夏天的烈日酷热,把大海大量的
水份蒸发,形成积云,然后再形成雷阵雨落回地面,无限循环,所以这座岛屿才
会有这么多淡水溪流。

  果然没多久一场大暴雨便落了下来,好在上两天我跟妈妈发现了这个小石洞,
但由于这个小石洞距离我们生活的沙滩上有点远,所以我们在来的路上还是被暴
雨淋湿了衣服。

  此时小石洞中,妈妈坐在我前面一块比较平坦一点的石头上,而我坐在她侧
后方的一块石头上,洞外的暴雨击在大地上,形成「刷刷刷……」的声音,以及
无数的雨水从树叶上滴落的「滴答滴答……」这声音就像是少女在弹钢琴时拨动
琴键的声音。非常优美动听,我们的世界非常安静,除了这么声音,好像再也听
不见任何的声音。

  妈妈坐下来后,便一直观看着外面的暴雨,而我则一直在观看着她,从我这
个位置角度只能看见妈妈的侧脸,我觉得妈妈的侧脸轮廓更美更仙,尽管她此时
秀发湿透,但丝毫不影响她精致的脸部轮廓,精致得可以用完美到无可挑剔来形
容,她修长的睫毛对着外面的雨天眨眼。薄而饱满的粉嫩红唇偶尔还会蠕动一下,
不管从那个角度观赏妈妈,她都有一种说不出的美丽。

  中午又问了几遍妈妈的伤口情况,她说伤口都已经开始愈合了,我开心得不
得了,也相信了她,因为她的脸还是那么红润,还是那么好看,完全没有中毒的
征兆。知道妈妈没有中毒,中毒危机已经完全解除,我的心境却好像有点不一样
了。

  看着此时的妈妈,我回想起了昨晚的事,我记得很清楚,昨晚我跪在自己妈
妈大腿间,掀起了自己妈妈裙子,把自己妈妈美腿分开到了最大,又把自己妈妈
屁股抬了起来,最后还把自己妈妈下体摆成了羞人的M字形,我竟然对自己妈妈
做过如此羞人的事。要是爸爸知道了,他会不会杀了我……

  这些都还不算什么,我还把头埋进自己妈妈的跨间,我现在还记得很清楚,
当时我双手抬着妈妈大腿,因为腾不出手,只能用脸去寻找妈妈的伤口,却不小
心贴在了妈妈跨间的内裤上,而妈妈跨间的内裤下,正是她羞耻的阴户。虽然只
有一瞬间,也正是那一瞬间,让我深深闻到了妈妈阴户里,所散发出来的芬芳馥
郁,我还是第一次闻到这种香气。

  我还记得脸颊蹭到妈妈内裤时,惹来了她的惊叫,现在回想起来,她当时的
叫声,是那么的动听悦耳,只是当时情急之下,完全顾不上这些,现在看见妈妈
安然无恙地坐在我面前,再回想起昨晚的一幕幕,再回味起妈妈阴户里的浓厚香
气,我的阴茎不由得主地开始已经变硬了!我第一次看着自己妈妈的脸硬了!!

  害怕被妈妈发现,在它硬的起来的瞬间,我用大腿迅速把它夹在了中间,成
功把它隐藏了起来,这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妈妈突然回过头来看向我,吓得我赶紧
把视线撇开,不敢跟她对视……

  「怎么了?」只听妈妈问道。

  「没……没事啊……」我慌得不知所措,无脑地回道。

  「那干嘛一直盯着妈妈不说话?」

  原来妈妈早已经发现了我一直在看她,而且长时间又不说话,于是才回过头
来看看我在干嘛,对面妈妈的疑问,我吱吱唔唔的说不出话,因为我刚才所想之
事,实在是太肮脏太龌龊了,此时我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因为我的阴茎现在还
硬着,幸好用大腿夹住了它,才没有在妈妈面前败露出来……

  「是不是冷?」妈妈看我吱唔得说不出来,然后对我问道。

  「嗯……有一点点……」我抬起头看了妈妈一眼说道。

  「那你把湿衣服脱了,放那边去晾一下啊,我是你妈妈害羞什么?你身上那
一处妈妈没见过?」

  听妈妈这么说,我知道我的脸肯定是红了,其实我自己也感觉脸上热热的,
不知我刚才所想的妈妈,误以为我是冷,想脱衣服又不太好意思脱,才这样吱吱
唔唔。

  我开始扭扭捏捏地脱掉湿衣服,等下再视线看往妈妈时,发现她又继续欣赏
起了外面的暴雨,我脱下T恤又把水迹拧了出来,此时我身上就穿了一条大裤衩,
T恤已经有点脏了,因为现在天天只能穿这件,妈妈也不例外,我们都只有身上
这一套衣服。

  我不断转移注意力,过了许久我的阴茎终于软了下来,我又把大裤衩脱下来
拧干,然后放到一边的石头上晾干,没有湿衣服穿在身上,舒服了很多,确实有
一点冷冷的感觉,因为这个小石洞常年遮阴,阳光根本照不到这里,洞外也有些
小树木给它遮阳。

  而且暴雨越下越大,好像根本没有要停的意思,温度随之越降越低,刚开始
还没感觉到什么冷,现在却真的有点冷冷的感觉了。

  「妈妈你也把衣服脱下来晾干吧,不然会感冒的。」我想到妈妈身上还穿着
湿衣服,肯定更冷,出于对她的关心,我只好对妈妈喊道。

  「妈妈没事。」妈妈听见我的话,转过脸来看了我一眼说。

  「哎呀,快点,这雨越下越大,我都感觉有点冷了,穿着湿衣服要是感冒了
怎么办。」

  「妈妈真没事。」

  「妈妈你是不是也害羞了?那我坐你前面吧,我不看你。」

  「妈妈有什么好害羞的?」

  「那妈妈你为什么不把湿衣服脱掉?」

  「就说妈妈不冷了。」

  「哼。」我生气地撇过头,不再理会她,打算跟她斗气,我是真的担心她会
感冒,现在又没有药品,要是感冒了可不是小事。

  「知道你关心妈妈了,妈妈也脱下来,行了吧,你坐这里来。」

  听见妈妈终于同意了,我开心地站了起来,妈妈也站了起来,准备跟我互换
位置,在我经过妈妈身边时,她却用她的纤纤玉指捏了一下我的脸。

  「妈……」我摸了摸自己刚才被她捏过的脸,苦瓜似的看着她的眼睛喊道。

  「知道妈妈会害羞……还不转过去?」

  「哦……」我乖巧地转了过去,当我完全背对着妈妈时,却随即传来了她的
甜甜的笑声……

  我听见妈妈的笑声,知道妈妈捏我的脸,并不是真的生气,我又开心得跟着
妈妈的笑声,露出了笑容。妈妈会捏我的脸,我想肯定是因为我跟她抬杠,还说
她害羞了,还要坐在她前面,现在她又真的要我坐在她前面,那不是说明她真的
害羞了吗,所以她就捏我的脸发泄,但她又知道我这个儿子是真的在关心她,还
这么乖巧的样子,所以她才又笑了出来。

  妈妈现在会害羞也是正常的,因为我们昨晚才意外发生了那么亲密的行为,
今天我们母子俩人又这样裸着身体呆在一起小石洞里……

  虽然我们是母子,但我已经15岁了啊,性教育课都上过了,已经不是什么
都不懂的小孩子了。

    ***     ***     ***     ***

  今天又下起了暴雨,我们又来到了这个小石洞,此时暴雨终于停了,雨后阳
光随之而来。妈妈率先踩着石头走了小石洞。从那天以后,我们慢慢适应了只穿
着内衣裤在岛上生活,因为我们没有衣服可穿,所以只能衣服跟内衣裤换着洗换
着穿。

  而今天妈妈穿得是内衣裤,妈妈的内衣裤是蕾丝透气款式,充满了成熟女人
之美,内衣颜色是墨绿色的,与她露出来的雪白肌肤显成了鲜明的比对,妈妈的
穿着一直都很时尚,就连内衣裤都是如此,只有在学校上班时才会穿正装。

  妈妈走在我的前面,前面如此一道美景,我不得不观赏起来,真是让我叹为
观止,无论是妈妈的身姿曲线,还是丰腴的肉感,比例都已经可以说是到了完美
的极致。

  妈妈的手臂随着她走路偶尔会摆动,所以我在后面可以看见她露出来的侧乳,
从侧乳就可以看出她的乳房是非常浑圆而又硕大的,再往下是纤细的柳腰,柳腰
下却又是丰腴的大屁股,像蜜桃一样,大屁股把她的墨绿色蕾丝内裤撑得没有一
丝缝隙,妈妈的大屁股给我的感觉是非常圆润、饱满、有弹性。

  「小昊……快看……快看……彩虹……彩虹……有彩虹……」妈妈激动地喊
着彩虹,像是害怕彩虹会消失一般。

  此时雨后的彩虹真的很美,彩虹从大海里连接着我们的岛屿,这里真的成了
童话世界一般,如此美丽的境与如此美丽的人,现在重叠在一起,让我产生了一
些错觉,我突然怀疑我眼前那美丽的人,会不会不是凡人,而是一条美人鱼,机
缘巧合下才从海里上到岸上生活,就像童话世界里的故事一样。而这道彩虹正是
来接她的回去的,因为我觉得眼前的美人爱笑的容颜与她绝世无双的身材,只有
美人鱼才会拥有。

  「妈妈……你是不是美人鱼啊?」我问出了心中的好奇,此时海风正轻轻吹
动着妈妈的秀发,我越看越感觉她真的不像凡人,如果此时不是她,露着两条白
嫩美足,我真的怀疑她就是美人鱼。

  「唔?你怎么发现的?」听见我的话后,转过身来四处检查了一下自己,又
往自己腿上看了看,然后才抬头来,笑着对我问道,她的笑颜真的超级美,每当
我看见她的笑颜,我都感觉到好甜。

  妈妈的正面可比背面更加有魅力,她雪白的脖子上挂着一条项链吊坠,这条
项链吊坠是爸爸亲自给她带上的,那天我也在场,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爸爸妈
妈的十年结婚记念日。项链吊坠下方是她两颗乳房所挤出来的深沟,胸罩无法把
她的丰腴的乳房给完全包裹住,还是露着白花花的一大片。

  「是真的吗?」我急匆匆地走过去,抓住她的双肩道问。

  「你说说,你是怎么发现的?」妈妈看着我的眼睛,注视着我问道。

  「因为我觉得妈妈好漂亮,不像凡人。」妈妈听见我的真心话后,突然就笑
得花枝招展了起来,一直在那里娇笑个不停……

  「啊哈哈哈……啊……哎……不行了……要笑死了……好久没这么开心了…
美人鱼……对……妈妈是美人鱼,妈妈要回海里了,不要你这个小可爱了。」妈
妈笑得脸都红了,她一边妩媚地看着我,一边用手指点着我额头说道。

  我真的怀疑妈妈不是凡人,如果妈妈不是美人鱼,那肯定就是仙女,不然她
怎么会笑得这么好看呢,她笑起来的时候,会露出她整齐又雪白的银牙,真希望
以后我也能娶到像妈妈一样完美的仙女。

  「妈妈……」

  「干嘛?」

  「你还要不要我?」

  「听话就要,不听话就不要。」

  「我保证听话,最听妈妈的话了。」

           ***  ***  ***

  雨后的天空非常晴朗,空气也很清新,我们回到了沙滩上,开始了各自的事
情,妈妈把刚才暴雨弄透的衣服,重新拿去洗晒,而我去寻找野水果之类的事情。

  当我摘完野果快回到沙滩时,远远就看见了妈妈,发现她好像在照镜子,当
我走近的时候发现真的是镜子,看见镜子我突然想起以前的一个实验,那时候我
用放大镜对着太阳的光线折射,使光集中在一点上,随着温度升高瞬间点燃了那
张纸。

  「妈妈……妈妈……我们马上可以生火了!」前些天我都没有看见妈妈的化
妆镜,所以我一时没有想到她有一块化妆镜,这时我一边兴奋得往她跑去,一边
对她大喊道

  「怎么生火?」当我跑到妈妈面前时她问道,我不解释拿过她手上的镜子,
然后站在太阳下用镜子把太阳的光源照在她身上。

  「啊……对喔……妈妈怎么就没想到呢?」

  妈妈这块镜子我小心翼翼地分成了几块,一块镜子集光远远是不够的,所以
我弄成了几块,我收集了一些干草放在沙滩上暴晒,然后又去收集木柴。

  等我回来时,那些干草在暴晒下已经干得不能再干了,我把那几块镜子的折
射都集中在干草上,感觉没到二十分钟,它就已经开始冒烟,随后瞬间燃烧了起
来!!!

  「真的烧起来了……真的烧起来了……」

  「来……烧……快烧……快烧……快燃烧吧……啊哈哈哈……」我一边往火
里加刚才捡来的草柴,一边兴奋得大喊道

  没一会儿烈火开始熊熊燃烧了起来,我高兴得牵着妈妈的手,跟她一起跳起
舞来,又胡乱地唱起快乐的歌儿:「啦啦啦啦……」我都不知道我在唱得什么,
总之就是要表达出心中的喜悦,因为火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有了火我们不用再
对面黑暗,不用再害怕黑夜的来临,而且有了火,我们还可以烤鱼吃。

  快黄昏的时候,妈妈邀请我一起去那个小水潭里洗澡,于是我们给火堆添了
些木柴,便拿着各自的衣服,往小水潭走去。

  没多久我们就到了小水潭,妈妈把衣服放在一块干净的石头上,率先轻轻跳
下了小水潭,下到水时她大喊道:「哇……好凉快……小昊快下来。」

  我应了一声后便跟着跳了下来,这个小水潭最深的地方只到腹部位置,妈妈
等我下来后,她竟然出奇不意地用水攻击我,双手合在一起,不断往我身上泼水,
见我侧着脸又用一只手遮挡住头部,她便得意得哈哈大笑……

  我承受了她一波攻击,当然不能再任由她欺负了,我转过身背对着她,也往
她刚才所在的位置向她泼去,妈妈见我这么狼狈竟不敢跟她正面对抗,传来了她
更加欢乐的笑声……

  此时妈妈竟然还哈哈大笑地跑到了我前面来泼我,一边大喊着:「来啊来啊
……」简直是欺人太甚,真是应了那句话『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我只好放
弃防守,一边闪躲她的攻击,一边跟她一样双手合在一起,不断往她身上脸上泼
水,我的攻势没多久就超过了她,她啊啊啊……地尖叫了起来……

  妈妈被我攻击得连连后退阵败了下来,我现在那里还会这么轻易放过她,她
退我就追,直接泼得她无力还击,最后她直接坐了一处浅水里,用自己的双臂紧
紧护住自己的俏脸,一边向我这个胜利者求饶……

  「啊哈哈……不要了……啊……不玩了……不玩了……」

  「现在知道不玩了吗?刚才不是很嚣张的吗?」

  「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妈妈错了!」

  「现在知道错啦?错了就要罚,该罚你什么好呢?」

  「都可以……都可以……啊哈哈哈……哎呀……停停停……」

  「那罚你给我搓背,我就饶了你。」

  「行行行……给你搓……给你搓……」

  此时已经到我哈哈大笑了起来,妈妈狼狈的样子实在太好笑了,她浑身湿透,
无数的水珠不断从她尖尖的下巴滴落在她那优美的锁骨上,然后又从锁骨缓缓向
往她雪白大乳房,最后水珠形成一道大溪流,流入她深深的乳沟之中……

  妈妈见我终于停下,才缓缓露出了她那张狼狈不堪的俏脸,她此时脸上挂满
了水珠,她全身的雪白肌肤都泛着水泽的光芒,她一边微张着红唇喘息,一边以
失败者的身份看着我,像是在等待我这个胜利者的发落。

  妈妈的样子真是要笑死我,以前都是她罚我,现在我也能罚她了,太好笑了,
哈哈……

  「你赢了……你赢了……坐这里来……我给你搓……」妈妈见我对着她笑个
不停,担心我还要泼她,连连求饶道,她说话的时候,红唇张开,露的银牙清晰
可见,她的唇齿真的好好看,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妈妈说话的时候,我都会看向她
的唇她的口……

  听见妈妈真的帮我搓背,我开心地坐了下来,然后转过身背对起她,不多久
我的后肩就感受到了一股软玉如脂的触感,非常软滑的,说不出的舒服……

  随后妈妈另一只手也贴上了我背部,上一次妈妈帮我搓背,还是在我很小很
小的时候,那时候妈妈让我坐在一个大盆子里,但我早已经忘记了当时的触感,
现在才知道原来妈妈的手这么娇嫩,这么细腻软滑,更没想过原来搓背会这么舒
服。

  妈妈的每一根玉指都娇嫩细腻无比,它们就像会魔法一样,充满了不可思议,
真是太过美妙了,我轻轻闭上了眼睛,细细体会那股娇嫩细腻又软滑的每一次触
碰。

  我就像修炼成仙的高人,屏蔽了世界上一切的事物,唯独背上那十根细嫩玉
指无法屏蔽,因为它让我有种飘飘然的感觉,就像瞎子看不见后,他其它身体感
官会特别敏感。

  妈妈开始用上了双手,她的十根娇嫩玉指从上往下滑,又从下往上滑,真是
太美秒了,真想让她的玉指抚摸我的全身……

  我闭着眼睛,正在细细感受,我能感受到她的玉手已经移到了我的腰间,随
后缓缓往上滑,之后我的腋下就遭受到了突击!随后就传来了她玩味的笑声……

  「哇哈哈哈……还搓吗?还搓吗?」妈妈一边挠我腋下的痒痒,一边哈哈大
笑又得意地对我叫嚣道,真是气死我了,看来她根本就是不知悔改。

  妈妈见我摆脱了她的挠痒痒,竟然预测到了我会扑向她,此时她已经闪现般
跟我拉开了距离,然后又开始往我身上泼水……

  妈妈见我转身扑了个空,笑得欢乐得不得了,妈妈的笑声非常的悦耳动听,
跟以前一样,此刻没有丝毫顾忌畅快地大笑起来,很难停得下来的那种,也不知
道她为什么今天异常开心,可能是我们生了火,还是什么原因,我不得而知。

  我们又开始第二波追逐战,妈妈知道被我抓到会有什么后果,所以她拼命在
这个小水潭里左右乱窜,但最终她还是没有逃过被我抓住的宿命,妈妈的身体触
手更是柔软手感极好,我都不太敢用力,所以我从后面搂住了她的腹部,另一手
以牙还牙伸到了她腋下,惹得她浑身颤抖不断大笑不断挣扎。

  由于妈妈不断挣扎,她胸罩下的乳房也在不断挤压着我的手臂,那里的感触
不仅柔软,而且非常具有弹性,此时我别无他想,只想好好收拾她。

  「啊哈哈哈……不玩了……不玩了……这次真的不玩了……我投降……啊哈
哈哈……不玩了……妈妈投降了……」

  我见妈妈好像真的快不行了,才放开她,刚才她都已经笑得快断气了的感觉,
此时软滩在水里张开唇不断喘着粗重的气息……

  此时我也有点累了,坐在她旁边休息,我可以闻到她喘出来的热气,有种香
甜的感觉,妈妈颜值实在太美了,她唇口齿都非常干净又雪白,我看着她的嘴唇
不禁在想,妈妈的嘴唇会不会比可爱多还甜?

  「想弄死我是不是?」休息了好一会,妈妈突然抬起手打了我一下骂道。

  「那有,亲爱的妈妈,我只会爱死妈妈你。」

  「哼,妈妈可不敢要你这样的爱,好了,赶紧洗洗回去了,不然等下火堆都
要灭了。」

  我们开始认真洗了起来,此时妈妈正在洗头,妈妈的秀发很浓密,她把秀发
都泡在水中,无数的发丝随着流水摆动着……

  「小昊你先转过去一下。」妈妈洗好头后对我说。

  「哦。」我想都没想便转了过去,过了一会,我听见妈妈上岸了,我知道妈
妈是去换衣服了。从那天晚上我帮妈妈吸毒开始,我脑海中经常会浮现妈妈的身
影,就像此刻我知道妈妈在换衣服,竟然幻想起妈妈裸着身子模样!

  我的阴茎不由自主地又开始勃起,我感觉自己好羞耻啊,老是幻想自己的妈
妈,我不得不悄悄把身体完全沉入潭中,假装还要继续洗一下。

  「小昊,可以了,妈妈洗好了。你也赶快洗一下上来。」

  「好……」我泡在水里,回头看了一眼妈妈,看见她此时拿着内衣裤在浅水
区里洗了起来……

  「你还要洗多久啊,赶紧上来啊,妈妈在下面等你啊,你快点啊。」此时妈
妈已经洗好了她的内衣裤,便开始催促我。

  「好,我马上就来。」见妈妈走了,我终于长出了一口气,下面顶着一张大
帐篷,这叫我怎么上去啊,是让妈妈看见我高高的帐篷,我以后还有什么脸面见
她,还不如让我那天直接死在海里,幸好泡在水中,她看不见……

  等妈妈走后,我匆匆上了岸,快速脱下内裤丢在石头上,拿着大裤衩就穿,
然后把硬硬的阴茎立起来,然后再用裤头死死压住它,再穿上T恤把它掩饰起来

  我做贼心虚不敢让妈妈等我太久,随便洗了一下内裤就去追她,没走出多久,
我就看见了妈妈光着脚丫子站在一块石头上,经过这些天,我们已经习惯了不穿
鞋子,我们多数踩着石头行走,没石头的地方也有很多沙子,没沙子的地方,我
们会走得很小心,所以并没有感觉到很刺脚。

  妈妈又穿上了她的连衣裙,在金色黄昏下,光着脚丫子的她看着更美更仙了,
晚风轻轻吹动了她的裙子,此时此景她每一个动作都有一种超脱尘世的错觉。

  她真是美得无可挑剔,我此时竟有一种不忍去惊动这位仙子的想法,不管是
侧脸还是正脸,她都美得无法形容,不知不觉间我又偷偷观赏起她,不知为何,
她好像察觉到了我的视线,她动人的大眼睛突然看向了我!!!

  我瞬间被惊醒,慌乱中对她喊了一声:「妈妈。」

  「快点。」听见她的催促,我马上向她跑去,我们还是跟来时一样,妈妈依
然走在我的前面,我们俩人就这样在金色黄昏下走向了我们临时的营地。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