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前浪也是浪】(76)

**小说 2022-11-27 17:26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前浪也是浪】(76)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前浪也是浪】(76)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舞玫
2022/09/11发表于:色城
字数:7,383 字


            第七十六章:酒徒戴小菲

  这家全羊馆是彭向明偶然发现的。

  这里羊肉的吃法,没电影学院门口的羊汤馆那么原始和带劲,但也别有一番
风味,更关键的是,他家用的羊似乎更讲究一些,所以羊肉的口感很好。

  当然,消费价格也不便宜,一顿饭吃下来,基本上得人均六七百,够在学校
门口羊汤馆吃十顿的。

  两人都带上口罩和帽子进店,找了一处角落里带隔断的雅座,等点好了东西
菜上齐,这才敢把头上的东西都摘下来。

  戴小菲问:「你经常来吃啊?不怕被发现?有没有被围堵过?」

  彭向明笑笑,说:「低调点儿嘛!为了口好吃的,值得的!」

  戴小菲捂着嘴笑起来。

  几份小菜,外加两样羊肉、一盆羊汤,戴小菲逐一品尝,倒是没有觉得格外
好吃的意思,不过看样子也没觉得不好吃,吃起来还蛮欢快的。

  边吃边聊,戴小菲打开了话匣子,也不管彭向明问没问,想说什么一股脑地
往外倒。

  她跟周舜卿一年多以前认识的,当时她跟程遇一个剧组,程遇正好演她爸爸,
周舜卿高考完过去探班,两人很快就认识了。

  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在这个圈子里,要交个知心的朋友也是不易,同龄人大
多仰望你,要么排斥,要么讨好,很难有对等的交心,而不是同龄人的话,很多
事情是聊不到一起去的。

  所以,她跟周舜卿的关系还算不错。

  因为周舜卿自己虽然当时并不混娱乐圈,但她的父母都是圈内明星,知名度
也足够,所以是犯不上巴结戴小菲的,而差了一两岁的年龄,也让两人基本上可
以顺畅地找到同一个年龄段的共同话题。

  当然,彭向明最近半年以来接触的女人可不算少了,他已经渐渐能够明白,
一个女孩子或者说一个女人口中的「还算不错」,其实往往就意味着「一般般」。

  比点头之交稍微好点,但绝对称不上无话不谈。

  然后,她又毫不顾忌地在彭向明面前吐槽程遇居然又换了一个小女朋友。

  彭向明忍住了,没告诉她这个女孩子是周舜卿的同班同学,但他没想到,对
方的好奇之心马上就转到自己身上来了。

  戴小菲问他:「你们男人是不是感情的保鲜期都特别短?尤其是像你、像程
叔,你们这些长得特别帅的男人,是不是都很喜欢换女朋友?」

  彭向明把一口羊肉塞嘴里,想了想,摇头,「我没换呀!」

  戴小菲笑着看他,「嗳,那你跟齐元……现在算是男女朋友吗?」

  彭向明点头,「有什么算不算的,就是!」

  「哦!」她点点头,端起杯子,「来,走一个!先恭喜你一下!」

  杯子里是白酒,52度的汾酒。

  其实最近两次的接触,彭向明一直都有点纳闷。传言中,戴小菲是东胜的小
公主,再加上她爸爸比较有钱、又有人脉,虽然让她进了娱乐圈,但无论是从家
人的角度,还是公司的角度,一直都把她保护得很好。

  当然这个所谓的保护,其实就是一种管束喽!

  但是现在看……这管束还真没什么力度,他跟对方的两次见面都是在酒会上,
戴小菲基本上想干嘛就干嘛,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很自由。

  而现在,居然能那么轻易的跑到一个偏僻的小店里来,而且还是跟自己这样
一个不是很熟的男人单独吃饭,并且还说喝酒就喝酒——高度白酒!

  这哪里有什么管束的影子?

  「叮」的一声,杯子一碰,彭向明问她:「你恭喜我什么?」

  「恭喜你被绑定了啊!哈哈,或者恭喜你抱得美人归……反正都是好事,浮
一大白就是了!」

  她居然喝了一大口,放下杯子,抿抿嘴唇,「嗯,还是白酒好喝。」

  彭向明懵了一下。

  「你喝呀!干嘛不喝?」她问。

  彭向明端起杯子,喝了一小口,好辣。

  放下杯子,他问:「你酒量不错?」

  戴小菲笑嘻嘻,「问这个干吗?你还想灌倒我?你就说吧,你最多能喝多少!」

  关于酒量,彭向明向来是不敢吹牛的,基本都是往少了说,「四两?半斤?
就差不多了,就已经开始上头,感觉有点晕乎乎了。」

  戴小菲继续笑嘻嘻,「那我就明白了,你肯定喝不过我!」

  我去!

  彭向明刚才在酒会上,见过戴小菲喝葡萄酒,也是很优雅地小口小口抿,他
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家伙居然会这么能喝!

  而接下来彭向明就更加确认了,戴小菲果然是真的能喝。

  二两半的玻璃杯,倒上满满一杯酒,人家几口就喝光了,还一再称赞说汾酒
就是香。

  她随口点评外国名酒,「日本清酒太淡了,最没意思;法国的葡萄酒搁咱们
古代,不就是果酒吗?都不能算是酒,专门给老人和妇女喝的,甚至还不如咱国
内的黄酒;伏特加太烈了,跟喝酒精似的,没意思;威士忌还算勉强能入口,但
正宗的苏格兰威士忌,贵先不说,不知道为啥非要带股泥巴味,我也喝不惯,还
是觉得华夏的白酒最好,尤其是汾酒!酱香也凑合,但不如汾酒清冽有劲儿。那
东西口感骗人,反倒更容易喝醉。」

  老实讲,彭向明是目瞪口呆的。

  顿了顿,他说:「我认识的人里,刚才在酒会上也在,杜思明你知道吧?嗳,
对,就他,三四斤白酒,跟玩儿似的,改天你俩喝一个,我给你们叫好!」

  戴小菲吐吐舌头:「我才不跟他喝呢,一看就是个老色鬼!」

  「……」

  彭向明竟觉无言以对,当导演的,还是电视剧大咖,有几个特么是不好色的?

  一瓶白酒很快就喝得还剩最后一杯,饭也吃完了,于是就只剩下闲聊,且话
题山南海北。

  彭向明就发现,戴小菲这女孩可绝不是此前自己心里以为的那样——是的,
人家就是长得好看,又有个好爸爸,而且还一路上选戏选的特别出彩,总之就是
无论什么,都运气特别好的感觉。

  但事实上,这个女孩知识面很宽,眼界也很开阔,绝不单纯仅仅是有个好皮
囊。

  说着说着,戴小菲又把话题拉回到电影上来,问:「你真决定自己拍电影啊?」

  彭向明闻言点了点头,说:「对呀,我可是导演系的呢,自己拍电影不是很
正常吗?」

  戴小菲想了想,点头:「也对。不过你要拍《追梦人》电影版……感觉也不
是很容易。」

  事实上,她不好意思直接说,Mv版珠玉在前,再来拍电影版,固然在宣传上
可以占到一定便宜,但是观众的期望值也会水涨船高,除非在剧情方面有大的改
编,否则很容易落入套俗,甚至电影还有崩盘的危险。

  这也是《西游记》故事家喻户晓,但是与之相关的电影却很少有出彩的缘故
所在,大家都熟悉的剧情不一定好拍。

  彭向明对此当然一直有着清醒的认识,虽然他也考虑过是不是换一部电影来
拍,比如说《疯狂的石头》,类似这种小成本高票房的喜剧或者恐怖片,其实更
适合他这种新手。

  然而他最终还是想试试《无间道》,抛开票房不谈,单从逼格来说,两部电
影绝对不是一个量级的,喜剧片或者恐怖片看似难度较低,但其实不能给他带来
更多的认可,还有着风格被固化的可能。

 《无间道》则不同,能拍出这样一部影片的导演,绝对不会被任何一个电影

奖项无视,豆瓣上高达9.2的评分,足以代表观众和专业人士的认可程度。

  彭向明给自己第一部电影规划的要求有两条,第一成本不能太高,第二剧情
必须新奇——成本不高,容错率就高,所以不需要太多特效的都市片是首选;新
奇的话就有些考虑了,其实如果把《疯狂的石头》拍出来,估计大家也会感觉耳
目一新,但他感觉还是有些不够。

  因为他的野心更大,虽然他不认为自己的执导水平能比得上原导演,但他现
在可是抄作业啊,而且作为一名新人导演,即便只能还原出百分之九十的剧情,
也足以令他一片封神了。

  《无间道》作为一个文化产品,无论从故事的剧情逻辑、内容的丰满程度、
人物的塑造刻画,还或者是什么其他别的方面来说,都是无可挑剔的,只是拍摄
的难度也会相应提升。

  对此彭向明一直都有着清醒的认识,他考虑再三,还是决定搏一把。

  这个世界里的喜剧片拍得太多了,大家其实很需要新鲜感,比如说若不是被
泡在口水歌里太久,像《追梦人》这样一首明显温吞舒缓的歌,又怎么可能突然
火成那个样子?

  彭向明说:「其实我一直在考虑,想做一部典型的商业片。就是那种……卖
个人英雄主义的商业片,我觉得跟好莱坞比起来,目前咱们国内这方面做的不是
太好。不过思来想去,这个事儿有很多人都在做,所以我反倒觉得不用太着急做
这个。」

  这个口气……有点大。

  戴小菲愣了一下,才笑着问:「你觉得咱们国内商业片做的不好?」

  事实上,这个时空不同于彭向明生活过的那个时空,这个时空国内的电影产
业发展的还算相当不错,哪怕到现在,好莱坞大片也是经常进来收割票房,但国
内电影一直做的像模像样,国产片常年都能稳住50%以上的总票房占比。

  那么多的票房,显然大部分是靠商业片打下来的。

  即便戴小菲对彭向明再有好感、再欣赏,听他这么说,也会下意识地表示质
疑。

  彭向明回答说:「我不是说商业片做的不好,我是说个人英雄主义这一块儿,
国内因为近一两百年国运的低谷,事实上文化自信是有缺失的,所以这一块儿做
的的确是不够好。但真正大卖的商业电影,又只能走两条路线,一是视觉奇观,
二就是孤胆英雄。两者结合就更好!」

  这个说法,看样子戴小菲倒是认同的,先是点头,但想了想,她还是问:
「你觉得三十四亿的票房,还不够高?」

  她说的,显然是这个时空国产电影,事实上也是国内电影市场上包括国产片
也包括进口片在内的票房天花板——《大明重案组》。

  2014年暑期档,由着名导演刘小印执导的一部历史喜剧片。

  彭向明来到这个时空之后,又特意补课补了一遍,对这部片子的印象,算是
相当深刻——简单来介绍,它的精神内核是很接近他在前世看过的那部《武林外
传》的,是借由明代一个小县城里的一个捕快、一个疑似大盗一起查案的事情,
借古讽今,把现当代的生活直接搬过去,进行了犀利的吐槽和反讽。

  可以说,它披了历史的皮,也抓住和创造了不少古今通用的梗,但更多地还
是密集的包袱和笑料,有趣的人设,极为漂亮的故事反转,真正奠定了基础,使
得它的那些辛辣的讽刺,一下子就戳中了国人的心窝子,于是自发为它宣传。

  由此,一部投资才两千多万的各方面的制作都相对简陋的电影,在上映了接
近一周之后,借由网络上的口碑爆炸,开始了票房逆袭之旅。

  最终,它在暑期档那样竞争激烈的档期,居然愣是一口气灭掉了一众的国内
外大片,印象中一直上映了三个多月才下线,创造了国内票房市场的新纪录。

  戴小菲提起它,显然还是对彭向明的话整体持保留意见的。

  如果要表态说「《大明重案组》都不算好」,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因为它已经的确足够成功。

  所谓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有时候是对的,但还有些时候,又很难说,至少在
喜剧电影上,地狱和文化上的局限性,就真的是特别大。

  有些梗、有些吐槽,你不是常年生活在那个文化氛围里,你是看不懂、也体
会不到什么乐趣的,比如说《宿醉》,西方人可以看的津津有味,亚洲人却看的
一脸懵。

  就国内来说,《大明重案组》不但是喜剧电影的巅峰,同时也是商业票房成
绩的巅峰,这是无可置疑的。

  彭向明想了想,说:「那部片子很厉害,但是传了两年的第二部,不是到现
在还没出来吗?它显然并不是能轻易复制并形成一定商业模式的东西。所以咱俩
现在讨论的,其实完全不是一个事情。」

  说完这一句,略停顿了一下,他却又说:「不过单纯就票房来说,的确,我
认为三十四亿的票房,对于国内的市场来说,还远没到顶。」

  戴小菲讶异地看着他,看那表情,似乎是既觉得有趣,又有些质疑,但最终,
注意力还是回到他那张即便是放眼帅哥美女成群的娱乐圈、也足以称得上是帅得
不行的脸上来,认真地说:「这可是你的第一部电影哦,还是稳妥点比较好啦!」

  这当然是金玉良言。

  彭向明虚心受教,「那是!所以我才一直有些犹豫嘛!」

  他少有地主动端起杯子,晃晃还剩一个杯底的酒,说:「来,你的第一部电
影马上要上映了,祝你进军大银幕的第一战旗开得胜,大卖特卖!」

  这下子戴小菲也高兴了,端起杯子,「干杯——」

  ……

  夜晚,程遇的大别墅。

  送走了一众宾客,偌大的院子终于沉寂下来,李馨往床上一倒,嘴里大声嘟
囔着:「真是累死人了。」

  程遇微微一笑,伸手帮她把鞋脱了下来,然后在她身边也躺下:「我这个老
头子都没喊累,你这样年轻就受不了啦?」

  举办这么大的一场聚会确实很不容易,不过好在有专门为明星服务的公司,
所有的餐饮、布置、清理都有专业人员服务,甚至有些喝醉酒的宾客也都有公司
的专业代驾送回了家,作为主人,其实除了掏钱基本上不用操心的。

  李馨撇撇嘴:「心累,见到所有人都要笑,这一天下来感觉脸上的肉都僵硬
了。」

  程遇凑过来:「宝贝今天辛苦了,来,我给你亲一下……」

  李馨吃吃笑着推开他:「别……你还没刷牙呢,臭死了……」

  程遇把头放在她肩膀,说:「今天都是为了舜卿,累一点也是值得的。」

  李馨「嗯」了一声,突然又说:「对了,你注意没,舜卿今天好像有点不对
劲。」

  程遇思索了片刻,摇头道:「没那么明显吧?这丫头从小就不太喜欢跟人接
触。」

  「下午有段时间她突然消失了,我本来也没怎么注意,本来想让她带着我认
识一下彭向明……」

  「你想认识他干嘛?」

  「我也是歌手啊,这个圈子里谁不想跟彭向明套个近乎?哎,你别打岔好不
好,我说到哪了……嗳,对了,我当时找不着舜卿,再一看,彭向明也不见了,
过了大半个钟头彭向明才回来。」

  「那舜卿呢?也跟着他一起回来的吗?」

  「这倒没有,她一直到戴小菲来了以后才出现,等彭向明走了,没多久她也
被周玉华派来的司机接走了,感觉她好像挺累的,你说会不会……」

  「别瞎想了,再说舜卿又不是小孩子,做什么不需要我批准。」

  「哎,你这当爹的,就这么不负责任呐?」

  「教育孩子那是玉华姐的权力,我可没这资格,而且……你这还没嫁给我呢,
怎么,就想给舜卿当妈了?」

  「去你的,谁要嫁你了?」李馨一把将他乱摸的手拍掉,撅起了嘴巴,「本
来我和舜卿可以成为好朋友的,都怨你这老流氓,整天撩我……」

  「哈哈,那时候可是你先问我要的微信吧?」

  「要你的微信怎么了?我就是好奇……又不是打算追你,舜卿肯定后悔死那
天带我去探班了。」

  「她啊,也就是过不去心里那道坎,其实她现在感激着你呢……」

  「感激我?这怎么可能,她都快一年没怎么主动和我说话了。」

  「你想啊,要换你是舜卿,你是愿意自己老爹当一个花心大萝卜呢,还是希
望他成为一个专情的好男人?」

  「专情好男人……就你?得了吧,你敢把手机交出来让我检查一下吗?」

  「我……我也就是随便跟她们撩两句,过过嘴瘾罢了,其实我的心里只有你……


  「我信你个大头鬼,你个糟老头子坏的很!」

  嘴上虽然说着不信,但李馨的身体已经软了下来,程遇的大手已经摸到了她
胸口,握住了那对饱满的雪球。

  回想起下午周舜卿那懒恹恹的样子,分明是刚被男人喂了个饱,不过也别说,
那个彭向明长得还真是帅呢,又年轻,要是他愿意给自己写几首歌的话,那她倒
也愿意豁出去,就让他弄一回呗,反正……自己又不算吃亏。

  想到这儿,李馨不禁感觉脸上有些发烧,于是暗啐自己一口「不要脸」,可
是她还是忍不住继续往下想,只不一会儿工夫,两腿之间竟有些湿了。

  程遇脱光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一根硕大粗壮的肉棒来,他满意地捋了捋,这
可是他看家的本钱,都说男人吸引女人需要五个条件:潘驴邓小闲。

  但其实并不完全是这样,程遇当演员这么多年,虽说攒了点钱,但是开销也
不小,尤其是在燕京这种遍地富豪的大都市里,他根本算不上什么有钱人,起码
他现在这个女朋友李馨就比他有钱十倍。

  长得要帅倒是必须的,不过要算二十年前,如今的他虽然随着年龄增长,气
质谈吐日臻成熟,但比起彭向明、许志君等几位全网公认的颜值巅峰,他自认还
是有些差距的。

  小和闲就纯属扯淡了,他程遇纵横花丛这么多年,还没跟哪个女人低三下四
过呢,就算当年大名鼎鼎的周玉华,还不是倒贴着过来非要嫁给他?

  只有胯下这杆八寸枪,才是他平生最大的资本,你看李馨这位家财万贯的千
金小姐,还不是在他枪下被捅的服服帖帖?

  程遇掀起李馨的裙子,见她腿间的白色内裤已经湿了乒乓球大小的一片,不
禁暗笑自己这位女朋友如此不经挑逗,于是伸手将她剥了个精光。

  李馨慵懒地躺在床上,眯着眼看着眼前虽然年过四十却丝毫不显老的帅气男
友,还有那根似乎永远充满活力的霸王枪,不禁有些情难自抑——彭向明虽好,
却是远水解不了近渴,眼前的男友才是真正属于她的宝贝啊。

  「宝贝……快过来,叫爸爸……来,给爸爸舔一舔鸡巴。」

  李馨噗嗤一笑,伸手在他大腿上拍了一下:「你这个老不正经的,怎么老是
喜欢让我喊你爸爸,难不成你对舜卿有那个意思?」

  程遇吓了一跳,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急忙辩解道:「你胡说什么呢……舜
卿可是我闺女,亲闺女!」

  李馨轻佻地白他一眼,坐起身来,一把握住了他粗大的肉棒,嘴里却装作很
惊讶地说:「哎呀,爸爸,你的鸡鸡好大啊,我……我的嘴可能太小了,怕都含
不下……」

  程遇笑着把鸡巴凑到她嘴边:「来,乖宝贝,含不下没关系,你可以用舌头
舔,慢慢地,一点点地舔。」

  二十岁的女孩肌肤雪白细嫩,摸上去柔软而光滑,Q弹弹的,跟自己的女儿几
乎没什么分别。

  「爸爸……爸爸……」李馨腻着甜美的声音叫着他,还伸出小香舌去舔棒身,
突然冷不丁被程遇按住头,硕大的龟头抵在唇缝上,一使劲就从她两片嘴唇间挤
了进去。

  「唔……讨厌啊……」李馨抱怨的话刚出口就被堵了回去,然后就是一阵干
咳,感觉那棒子一下子就堵到了嗓子眼,噎得她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程遇岔开腿到她头部两侧,撅起屁股在她嘴里抽插着,他就喜欢这样捅小姑
娘的嘴,尤其是二十岁鲜嫩可口的女孩儿,一边操着一边伸手去摸她软软的乳房,
很快他的肉棒上就涂满了香甜的津液。

  已经足够润滑了,程遇把鸡巴从她嘴里拔出,带着一道长长的丝液挪到了她
两腿间,在她不是很茂密的丛林中找到了狭窄的门户,那里已经是湿漉漉的水帘
洞了。

  「爸爸,操我……」

  李馨目光迷离,她从小最崇拜的就是自己的父亲,尤其迷恋这种成熟帅气的
大叔型美男,所以在见到程遇的第一眼她就动心了,不顾一切地把自己献给了对
方。

  程遇心里默喊一声:宝贝,我来了!

  然后巨棒就挤开少女门户的阻挡,勇猛地冲了进去,湿润的肉壁羞涩地拥抱
着闯进来的不速之客,肉与肉之间每一次滑动和摩擦都无比的畅美。

  随着年龄的增长,程遇现在特别迷恋这种充满青春活力的小女生,每一次插
入、每一下耸动、每一波喷射,都会带给他极大的满足,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可以
肆意挥洒青春的年纪。

  李馨情不自禁用手勾住程遇的肩膀,双腿夹紧了他的腰,她能清楚地感受到,
那粗大的桩子打在她身体内有多深,每一次撞击到底部都会令她浑身酥软,止不
住的蜜浆被从洞里捣出来,臀沟屁股不一会儿就全湿了。

  「爸爸……爸爸……爸爸……」

  女孩儿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虽然她跟程遇早就不是第一次做爱了,但是老
男人每一次都能快速地把她抛上云巅,然后飘在上面下不来,巨大的阳具耸动间
带给她无穷的快乐,密集的啪啪声和男人的喘息声也都同样令她沉溺其中难以自
拔。

  程遇很技巧地保持着节奏,以此来让自己的体力保持得更持久一些,这是他
二十多年来无数次实战积攒下的经验,毕竟如今年岁不饶人,在面对二十来岁的
鲜嫩肉体时,他已无法像年轻那会儿凭借强大的冲击力碾压对手,现在他已经有
些喘息了,但是面对李馨,他仍有足够的信心凭借纯熟的技巧摆平她。

  啪……啪……啪……

  宝贝,我的宝贝儿,我爱你……

  ……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