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妻心如刀】(54-55 繁衍、百合)

**小说 2023-01-15 17:26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妻心如刀】(54-55 繁衍、百合)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妻心如刀】(54-55 繁衍、百合)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妖
2022/11/25发表于:sexinsex.net
是否首发:是
字数:9,526 字

54 繁衍

  那画也是黑白的,是半个头部特写,只是脸上却只长了一只眼睛,是个独眼
巨人的人型生物,正额头上还有明显的淡白川字纹。它正在用一个管子一样的口
器插入大地,抽取血液的样子。看着似乎有点黑暗风的克苏鲁味道。

  这画很大,看起来应该是这天的重点之一。

  我们都站在画旁边看。

  一起来的小张看旁边作者旁白说,「作者标的时间是这画创作灵感起自六十
年代,这是那个时代的伤痕类的作品吧。」

  文G之后,有一种叫伤痕文学的东西出现。主要就是讲述那个时代痛苦的事
物。

  国际上得过奖的华文小说和电影作品,基本都是这种苦大仇深的类型。

  不过画成独眼巨人的样子,还是很有想法的。

  我立于那画前仔细看,「那年代《龙与地下城》之类的东东应该还没传进来
吧。这画家那时就能出国吗,身份不简单啊。」我所知道的是《星球大战》一类
的小说是七十年代的,但《魔戒》这种的,则是五十年代就写出来了的。

  但要在哪个年代就知道这些东西,一般人是真作不到。

  小龚,「六十年代的灵感,未必就是六十年代画的呀。」

  这话有道理。

  他接着说,「要是扯上年代感,那这画的意思大概就是说,『独裁者,对于
人民和大众的残害?』胆子挺大呀。」

  我也这么认为。最直接的感受:独眼,必然代表着上面的政府,其它的也就
一目了然了。

  这画若扯上文G又加上了讽刺政府,那倒是有机会到海外拿奖的。可惜似乎
是错过了那个好时间。

  小张是个文艺青年,他沉吟几分钟说,「独眼有没有可能不是眼睛。比如说
这画并不是画得一个人形生物,而是代表着太阳,巨人代表着成就,就向你虽然
得到了现在的巨大成就,却是通过夺取大地的和自然界的一切来得到的。这样看,
作者可能还有环保立意,是好几层立意混合在一起的。而能把这么多立意,汇同
一起来表现,也是很了不起。这幅画,很可能也有关于现代人类工业的寓意。毕
竟它的风格有点金属感。」

  「嗯嗯,」我们都点头,带这个书呆子来是对的。后面要是老总让写观后感,
就用他扯的这些淡吧。

  老蔡,「好几种立意。一种是代表着高高在上的索取者。而另一种立意则是
太阳,是用来表现相互付出的。」

  我们大家也都点头。

  看这种艺术展,更向一个无聊烧脑的过程。但要是有写观后感的需要,就只
能认真点了。

  ……

  从画展回来的第三天。

  早上进公司大门,就看到大厅旁边就靠着一幅巨大的画。过路的员工大多在
观瞧。

  我远远看了,这不就是那天画展上的那个看着向独眼巨人的「剥削」吗?据
说还是六十年代的灵感。

  旁边围观的人挺多,但也都是看几眼就走了。这种东西,不会有几个人真的
愿意花时间去费劲的分析的。

  去老总办公室的时候,有几个跟我平级的经理已经在那里。老总一脸笑意,
听那几个经理中有一个叫贺建平的正在眉飞色舞的吹捧着什么,「……所谓乱世
黄金,盛世古董。古董是什么?就是文化呀,这画呀就是文化的一部分。现在华
夏经济这么好,未来的这些文化产品的价值呀,也必然有巨大提升空间……」

  他的吹捧显然让老总满脸写着笑。

  「王教授这手笔很大呀,说送就送。」

  其实这个时代,很难说有哪位传统画家,能真的能用传统方式成名。很多时
候就是在小圈子里牛叉。在这个圈子里,一提起谁就得在名字前面加个「爷」字。

  出了这个小圈子,就是鬼都不认识他。

  但架不住吹得好。

  老总很高兴,气氛很热烈,

  我也跟着捧了两句,「这画放在大堂的主展示区,显出我们公司文化氛围好。

  最好是放在大厅对外的那面立墙上。来的人都能必然能看到。「

  这个话,很受老总欣赏。

  下午,老总专门吩咐我去给那幅画装个裱。这个工作,让办公室里的几个经
理都眼中带着点羡慕。

  毕竟,这种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又不需要花什么功夫。挂上去还天天被人
人看到。确是收益最大,又不费什么劲的好差事。

  下班抽时间开车把画送去装裱。

  回来时,正是林茜下班的时间。

  就去小家电城接林茜。

  促销季很忙,我一开始并没有进去。等到林茜下班时间到了才进去,然后就
看他们家电城的大厅靠墙放着一幅画。

  就是之前在画展见过的那一幅简笔画百合。是当时我唯一的觉得正常一点的
画。叫「繁衍」,是个特别的名字。

  家电城的展厅射灯照在那黑白的花朵上,还是很有艺术感。

  那画展是几个画师合开的,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画师。这是又送了一幅出去
吗。我心想,我猜这画应该是送给艾沫沫的吧。

  送给有钱的地位的人,也算是衬托画家身份的一种手法吧。看得出这画家很
有点小心思。

  我没看到林茜,只看到见到艾沫沫正在林茜平时站的卖场里忙碌。

  「你找林茜吗?她已经回去了。」艾沫沫似乎刚刚跟员工一起抬了电器之类
的,黑色的西装袖子捋得老高。

  她作为大公司老板,还亲自在一线工作,还是让人佩服的。

  「回去了吗?」

  艾沫沫示意旁边一个女孩接手手上的工作,「下午有点事就请假先走了。」

  那女孩似乎挺怕她的,立即上来接手。

  艾沫沫好像也要出去,我正好跟她同路。经过那幅百合画的时候。

  我看了一眼那画,艾沫末边走边把卷的西装袖子放下来说,「有个办画展的
朋友送的,还没装裱。你喜欢这种水墨花卉吗?」

  我莫名的冒出一种她会说『你喜欢就送你吧』这种奇怪的感觉,所以摇头,
「挺好看的,不过我不是太喜欢这类。」

  艾沫沫笑,露出嘴里的洁白牙齿,有点虎牙的感觉,跟刚刚在大厅的样子反
差很大,有种小女孩的样子。

  「我本来想说,你喜欢的话,就送给你的。」她似乎变得比以前轻松了许多,
笑容里有一点调皮的意味。

  我笑,「谢谢了。挂在我那里纯属浪费,还是挂在这儿吧,挺好看的。」

  我并不喜欢在自己家里挂一些我看不懂的东西。就好像不会把自己不玩的游
戏海报挂自己家是同一个理由。

  出去后在停车场,这时天已经有点微黑了。

  站在车边打林茜的电话,

  这种公司繁忙的时候请假,是很奇怪的。

  我心里忽然有点担心,忍不住猜她到底去了哪里。

  但现在杨桃子不在了。她不应该能出什么问题……?

  电话响了好久,一直没人接听,我重播了两次还是没人接听,我就放弃了。

  开车往家去,走到离家已经只剩下一站路的时候。

  忽然有电话打过来了。

  居然是家里的座机电话,她在家???我有些不懂她在干什么?为什么没接
电话。

  林茜的声音有些虚弱,「老公,你打我的电话呀。我……我……下午感冒了,
有点儿不舒服,我就请了假回家睡觉了,好瞌睡……」声音里听到一个慵懒哈欠。

  但我放松了一些,在家就好,「那你先睡觉吧。晚上想吃什么?」

  她真的很少生病,但每次若生病了,就会病很久而且大约是什么没胃口吃饭
的。但这一天她似乎胃口不错,「我想吃甜辣老鸭脖子,想吃老北京炸鸡腿,还
想吃卤菜所有的都要,要加香菜,还要瘦肉粉条汤……」

  「要吃这么多吗?」

  「很饿嘛。」

  我,「行。那我去买了,要晚点回来了。」

  林茜,「辛苦老公了。」她语气向个小孩子一样。

  「好吧。」

  我对她说的下午是在家,是有几分怀疑的。

  不过家里是有监控的。

  回家后,她还是在睡觉。

  我拎着吃的东西把卧室的门上笃、笃、笃敲了几下,「吃饭了。」

  她醒来后,在床上耍赖一样翻了翻身才推开被子。

  我抓着她的手用力把她扯起来。

  感觉她似乎身上都是汗,只是她吃东西胃口不错,拿着递过去的食物盒子各
种狼吞虎咽。

  我跟一边在床边吃了点东西,准备出去时,她忽然叫住了我,「老公~」

  「什么?」

  「晚上早点睡。」她在被子里看着我,只露出眼睛。

  「知道了。我有点儿事,整理完了就来。」

  一般的,她会说早点睡,是要作。这几天我一直很希望如此。

  问题是,她下午三点就请假,一直在家吗?

  家里的监控系统,是前任房主装的。我接手的时候专门又作了一些调整。把
摄像头换小了藏起来,一般人不留意看是不会看到的。

  当然把自己家装摄像头装的这么隐秘的,也算是我的某种创伤后PTSD了
……

  我自然希望是永远不会拍到什么东西的……

  打开书房电脑,调了门口监控视频,

  她真的是三点十五分就回来了。

  理论上从小家电城到我们家,还是有点距离的。这么快的赶回来,不抢时间
是不可能的。

  除去坐车之外,她如果不一路小跑是不会这么快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急。

  但看到视频中,她确实回来了,

  我倒是把心放下来了。毕竟回来了就好。

  接着调其它视频看,

  三点十五分左右进的家门。

  视频因为摄像头隐蔽所以清晰度自然不会特别高,但是看清人是没问题的。

  我看到她在门口将门一下子关上了。

  然后,扔掉包包之类的东西,在脱鞋的玄关,开始脱衣服。

  这是让我大吃一惊的情况。进门脱衣服!?家里窗户可没关呢,而且还是白
天。

  她在作什么?

***********************************

  下一章是在后天更新,时间是晚上七点之前。其实一般是六点左右。但由于
我每次更新前喜欢再检查一次,所以时间会说是七点之前。

***********************************

55百合

我们家虽然不是一楼,但在这种状况下脱衣服,怎么看都太奇怪了。

  我紧盯着摄像头,镜头位置是从上向下斜拍的。

  能看到她脱下衣服后高挺雪白的胸,脱光衣服后,她向在走猫步一样,优雅
的用她修长的腿往前走。

  每一步都能看到她的乳房都在抖动。她曾经跟我说过,那种走路都能抖起来
的,都是不正经的女人。因为不故意是不会抖那么明显的。

  但她此时就正在这样作。

  到玄关尽头时,她突然双腿叉开蹲在地上,这是一种是个人都知道极度不雅
观的蹲姿。

  她如同展示一样,展开自己的双腿,让私处用最不遮掩的方式暴露。那个样
子,让我想起,T台上走秀的模特在T台尽头,面对观众时蹲下来向台下的人飞吻
的样子。

  然后她突然伸手到自己双腿间,向切腹一样的来回的抽动。

  快速的,

  不停歇的,

  抽动,伴随着她大声的「哦啊~……」

  我是第一次看到她自慰,

  我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别说自慰,她在床上永远是被动的。每次我强行把她
的手扯放在哪里,她都跟被电到了一样拼命抽回去。

  她似乎觉得用自己的手碰自己的性器官很恶心。

  这也她跟我说的。

  就好像她的性器官跟她的人是不从属于同一个个体一样。我曾经劝过她。

  她很坚持,我也觉得无所谓,就没强迫过她。

  此时,视频中的她却叉开双腿,用手来回的抽动。

  手不断的动作,似乎在表演给很多人看一样,毫无顾忌。

  这让我震惊。

  我觉得她是不是吃了什么奇怪的药,

  而且,那种手速和力道,不痛吗?

  要知道,我平时跟她作的时候往往是要前戏很久的,她很紧又是比较怕痛的
那种……

  她这样在玄关口上自慰,其实也就是几分钟,

  我听到,视频里,「呕呵~!」她闷闷的哼了一声,向受伤了一样坐倒在地
上。

  之后过几分钟,她似乎恢复过来,接着又跪在地上,把手从下面伸过去,开
始动作。

  她的样子看起来,会让人觉得,就四财有很多隐身人在看她表演一样诡异……

  但是视频中却只看到她一个人,有种家里在闹鬼的感觉。

  她到底高潮了多少次,我数不出来,只知道中间忽然手停下来,就有最少十
次。

  而接着的后面还换了地点,在门口,大厅里,走廊上,卧室里,甚至到厕所
里。

  这种行为一直持续了近一个小时。

  最后她可能是累了,光着身子爬到卧室的床边,上半身趴在床上自慰。

  我能听到视频中传来的,「嗯……哦」的声音,最后她全身发抖,就这样摊
开双腿趴在床上睡了……

  我跟她打电话的时候,手机响起,其实她已经这样睡了两个小时了。

  手机的声音显然吵不醒她。

  后来,她的手机忽然又响了,她才醒。

  我看视频不知道是有人打她的电话,还是什么。镜头中的她,只是按掉了,
我猜测这如果不是有人打电话,那就是她自己设的闹铃了……?

  她醒了,然后坐在床上跟我打电话。

  我记得那时,我正在开车回来。

  视频里的她能看到脸红红的在撒娇的说,「我想吃甜辣老鸭脖子,想吃老北
京炸鸡腿,想吃虎皮凤爪……」我于是调头回去买吃的了。

  只是镜头里的她,光着身子声音骄气的样子让我觉得很陌生。

  打完电话后,她立即找了睡衣给自己穿好,再上床盖上被子,接着睡觉。

  我回家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她这个样子……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靠在椅子上,书房窗外的夜里的风声呼呼的,就向
有一条透明的巨大的蛇一般的野兽在走廊来回的呼吸的古怪感。

  为什么,她怎么突然跟疯了一样……

  我坐在椅子上想不出答案。

  想起她刚刚说,要我早点睡……

  不过。

  以她自慰了这么久,现在应该已经累到睡着了吧。

  当然这只是我的想法。

  她没过十分钟就来了,在书房门外敲门,「老公,你好了吗……」

  她双手扒着门边伸头进来看我,我觉得她的脸好艳红。这是她极少数的主动
来要求跟我作爱。平时如果我不主动,她是不会主动的。

  「……我把电脑关了就来。」

  床上,她需索无度。

  这是跟我这段时间一直想要的作的完全不同的情况。我想要的不是这样子的……

  我有种被某个宗教仪式给绑架了的奇怪感。就向是那种正在祭祀台上的牛羊
一样。

  连续作了三次,我真的精疲力尽,她却跟无底洞一样。她这样子完全不向是
刚刚下午疯狂了那么久的状态。

  ……

  第二天早上,腰很酸痛。

  「老公,八宝粥没了?」同样也起床晚了的林茜在饭厅里。

  我刷牙一边说,「前天买了,还是你自己买的,你忘了吗。」

  「咦,是我买的呀,真忘了,嘻嘻……」她有点迷糊,但却挺开心的样子。

  我刷完牙帮她把八宝粥放热水里温着,「你昨天晚上,怎么那么兴奋呢?」

  林茜有点脸红,「你不是一直想要作吗?」

  我有点无语。

  她把我递过去的八宝粥接到手的时候,她手机就响了,「……好的。我知道
了。」

  她,「赠品呀……」

  她,「什么?都要带回来吗。好的,我知道了。」

  我在一边问,「要带什么东西吗?」

  林茜愣了一下,之后到房间收拾东西。我换好了鞋子和衣服在门口等她。

  她拿出来的东西装在一个长方形的大包装纸盒子里。然后去换鞋子,我从那
袋子里取了一个玩艺,那是个粉色长条状一头有小圆球的女性性爱玩具。

  我忽然有点明白到一些问题,「你昨天在家玩这个东西吗?」那视频并不是
特别清楚,我可能没看到她手上的小道具。

  「哎呀,给我。」她有点急了,起身,「这不是买的,公司准备促销季送给
客户的礼物。」

  我把那东西的电门打开,那个东西抖动。

  林茜,「哎呀,是马上要作的内衣活动的赠品,沫沫跟我商量是不是试一下
好不好用之类的……」

  我忽然明白了,「你是在玩这个吗?」

  「没有!」她一脸通红。

  我,「有也没什么呀。下次用给我看一下。」

  「不行。」她扑上来抢,我不给她。她在我身上乱抓,我才给她。

  「真是的,跟个小孩子一样。」她一边收拾,「要迟到了,还弄。」

  把送到小家电城停下的时候,我问,「要不要,我帮你买一个更好的。」

  「不要!」她跟踩到了尾巴一样,转身跑了。

  算了,她的态度有时候我真的不太能理解。但有东西玩也好吧。

  总比其它的……要好吧。

  我也忽然明白到了,昨天艾沫沫跟我说话时的神情,有些微妙的坏坏的感觉,
当时我以为是错觉。

  ……

  林茜每晚这样疯狂的跟我作爱,一直到三天之后这种热情才慢慢的淡了下来。

  也能理解吧,什么事都会有新鲜感的,那种玩具也一样的。虽然她仍然不肯
在我面前用那个电动玩具。

  而她脸上的红色也慢慢的淡下来了。这也算符合了我之前所期待的,我一直
想作的事。

  我的标准其实并不是——我有没有向那天晚上一样那么疯狂的如同强奸一样
的跟她作。

  而是跟她作了之后,她脸上的红色会消退,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固执的认
为这才是她真的被满足了。

  这是一种奇怪的心理,或更向是一种不服气。似乎我总会固执的去对比,她
跟杨桃子作了的效果。这是个让我窝心的想法,但却是一种执念。

  ……

  公司老总安排了美篇任务。

  是关于那次画展的。

  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但老总是让每个人都写一篇,而且要对不同的画作来
写。

  这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小张被安排去写那个独眼巨人的「剥削」。原本我们是打算出一篇就行的,
现在却每个人都要选一幅画来写。

  我选了最简单的那幅百合花。毕竟多少算人类能看懂的东东。

  只不过,坐在办公室枯想许久,仍是难以下笔。

  所谓美篇很多时候,就属于干吹。因为能写的,三两句就能写清楚。

  后面就属于干吹的范围了。能把这种吹嘘硬写两千多字。对人来说是个挑战,
更别说还要兼顾让上司满意,

  比跑马拉松都累。

  我看着办公室桌上的红色小国旗,苦思这件事。

  所谓楚王好细腰,楚人多饿死。摊上个对这种艺术品狂热的上司是个很头痛
的事情。

  那幅画由于现场不允许拍照。现在我也只能凭回忆来思考要怎么个吹法。

  到最后,我只能打算下班后去接林茜,再仔细现场观察看一下那画,这样可
能灵感更多点。

  林茜这些天因为作活动的原因,下班晚。顺道进去看一下那画肯定会更好写
一点。

  下午下班后。

  小家电城。

  远远看到林茜在里面忙碌,她的长头用蓝色蝴蝶节发网很端庄的盘扎在脑后,
蓝色的职业装很得体的包裹着她修长的珠光黑丝长腿。

  即使是工作中,她的动作也总是很轻很优雅。

  不知道怎么的,我忽然无端的想起那天在家脱光衣服后走猫步的样子……

  我没有直接去找她,而是站在那幅放在大厅的画前。

  顾客很多,林茜原本也在一线跟客人作各种介绍,但发现我后,她似乎有点
心不在焉起来。她最终把那个已经有点奈不住性的老妇女转交给了旁边的小姑娘。

  然后她就过来了,「老公你在干什么呀?」

  我发现她的脸有点红,就向很热一样,「公司有写作任务,是跟这个画有关
的。」

  她有点吃惊的表情,愣了一秒,然后说,「你来接我,老站这个画前面不觉
得奇怪吗?」

  然后她咬牙压低了音量威胁说,「你在这儿会影响我工作的。」

  我,「至于吗?啊,好吧,我去车上等你吧。」

  我迅速回车上,用手机记录我刚刚想到的一些废话。

  能记录下来一定要记录下来,能多凑一点字数是一点。

  ……

  下班后,林茜坐到我副驾,一边把换下来的工装和头饰包扔到后座上,

  我打趣她,「不喜欢我来接你吗?」

  她双手伸头后面扎头发,「哪有不喜欢,只是你对着那个画来回的看,挺怪
的……」

  「公司要求写美篇,我也没办法。那个画上次在画展上展过的。」

  林茜转过脸看我,「你上次说的画展有这个画……?」

  「有呀。怎么了?」

  她不知道在想什么,「啊没什么……」

  她把安全带拉肩上了。

  ……

  平时上班回来如果太累不想作饭,

  我们会直接在外面订菜或是热一些成品菜对付一下。

  这天林茜倒是很有兴致的样子,专门去菜场买菜自己作。

  晚餐是羊肉炖茄子和小牛排。

  我很喜欢吃她作的菜,因为花时间比较多,她一般是放假的时候才会作。

  今天是挺主动的。

  晚上在床上,

  她忽然变得比前几天还要兴奋。

  我最近却有点虚。这使得第一次射出来之后,我变得有些疲软。

  她见我这样,居然主动爬到我身上。

  「你在上面?」

  她垂下的秀发间的脸,红的跟熟透了的苹果一样映得她白皙的皮肤和饱满的
乳房,「你不是一直想我这样吗?」

  她以前是非常反感这样作的。似乎这不符合她对好女人的定义。但此时她主
动得吓人,她丰软的乳房在我面前抖动的让我心血上涌。

  这是我一直希望她作,但她一直不肯作的动作。用她的话说,这是坏女人才
会作的。

  因为我这时的有点虚,不太敏感,所以射的比较慢。她一,喘息着在我耳边
说,「老公你好厉害哦!」

  但其实大部分是她在动。

  作完之后,她浑身是汗的抱住我。

  死活不肯松开。

  她有一种喝醉了酒的反应,我说不出来这是什么,但是我就是本能的觉得这
向是醉酒。

  这可能是这几年来,她第一次这样睡觉的时候也不跟我分开的状态。

  紧抱着我,到第二天醒的时候,她的一条腿还搭在我的腰上,她醒了膝盖蹭
到我晨勃的下体,又骑到我身上,「老公再作一次?」

  「要上班了……」

  「就作几分钟。」

  ……

  林茜似乎性欲变得很强。

  每天三发,我觉得腰酸背痛,但只要她愿意,我倒是舍命相陪了。

  而且相对的,我觉得她脸上的红色似乎下降了不少。

  我想,跟她的性爱是十分符合我的期待,她似乎在变得对我更加依赖。

  跟当初她跟杨桃子作的时候一样……

  这个想法让我觉得恶心,但又莫名的让我欢欣鼓舞?

  ……

  写美篇,成了公司里所有人的魔咒。

  手机上临时写下来的哪些内容,我认真扩写了一遍之后,已没有多少能写的
了。

  字数被卡在七百字这么个不上不下的当口上。

  中午吃完饭的时候,小龚跟小张他们这帮人聚在一起看手机,看那样子估计
又在传什么好看的东西。

  我最近身体发虚,对这些简直没兴趣。走过去的时候,忽然看到小龚手机上
的一张图。那图看上去很向一朵百合花。

  我到办公室门口时,忽然惊起,那不就是展会的那张画吗?这小子居然拍下
来了吗?

  下午的时候,我找小龚来办公室,「把那张百合花图发给我一下?」

  有这幅画对着写,肯定是要方便不少。

  小龚有点莫名其妙,「什么花?」

  「就是哪张百合花的图,你中午你给小张他们在哪儿看的那张。」

  小龚挠头,「我没有啊。」

  我有点不高兴了。他看出我的神色,「老大,你是懂我的。我色图,肯定给
你呀。再说我不可能存什么花的,我吃肉的,不收素图。」

  「嗯……」我,「你小子就跟我打马虎眼吧,那你把中午给他们看的图都发
给我吧。」

  「啊,好。」

  我收到的是很多图。但确实都是那些H图片。

  「我看错了吗?」一边翻一边有点失望。

  心想下午接林茜的时候再去小家电城看一下那张图吧。到时直接拍下来吧。
也不是展会了,她们那儿应该不会制止拍照的。

  我准备把这些图关掉的时候,正自动播放到其中一张近距离特写图上,

  我吃了一惊,

  因为那张图很向一幅百合花。我立即就知道,这是我当时看到的那张。

  但这张图显然不是什么花的图片,而是两个人的性器交媾在一起的画面。

  如果用构图来讲,那花瓣是女人张开的雪白双腿,饱满的子房部分就是那女
人的三角区,而「花托」部分则是阴道,连接在「花托」上的是一个男人黑色的
阴茎。

  只是从整张图上,猛一看很向是百合花。

  我有点哑然失笑。

  这个东西居然是这样子的。人类跟植物之间有这种相似性吗?

  而且我忽然明白到,这画名字叫「繁衍」,是这个意思吗?

  这画师可真够无耻的。

  那画很可能就是一男一女的性交图,而且这个家伙还明目张胆的起了这么个
名字。要知道这画据说是八十年代的,那年代的保守程度可不是现在能比的。这
种事如果被发现了,搞不好要被扣个流氓罪之类的进去的。

  不过,了解到这一点,写文章就方便多了。

  于是,我立即动笔写了一篇:关于艺术与人类繁育的性爱。

  灵感如泉涌,动笔如飞。

  一个小时就写到了四千多字,超出额定字数两倍以上了!再写就超出美篇的
字数限制了。

  心情变得相当不错,我把这篇文章又反复的看了好几遍,各种修改。

  改完后,字数飙升到了五千多字。

  这超出了字数限制,所以又重新检查了一遍删减了一遍。这样来来回回,最
后才勉强锁在了五千字左右。

  我靠在黑皮椅的背上,翘着二郞腿又欣赏了一遍。感觉写得真不错。

  自我评价是「颇有深度又很有见解。」

  这次的美篇,老总看了肯定会惊叹的。

  心情大好,下班的时候,连门口的阿姨都说我,「满面春风的,中奖了?」

  「对呀,中奖了。」

  开车去接林茜,到小家电城附近的时候堵车。

  我在无法前进的车流中,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林茜知不知道那幅画画的是什
么呢?

***********************************

  下次更新是在后天,时间跟以前一样19点之前。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qwer125021 1
漂亮姐姐快来看看吧!!
royal888.xyz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