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前浪也是浪】74-75

**小说 2022-11-15 17:26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前浪也是浪】74-75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前浪也是浪】74-75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前浪也是浪】


作者:舞玫
2022/9/3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15948

            第七十四章、私人酒会

  「长江电视网那边,是希望你能把三首歌都唱一遍。」

  在车上,祝梅汇报着最近的工作安排,「但华夏电视台那边是指定了必须唱
《追梦人》的,这个咱不大好拧着,所以我把这个搬出来,那长江那边就表示,
可以加钱,但还是希望你能把三首歌都唱一下。」

  彭向明笑笑,「加到多少了?」

  「五百万!」祝梅说,「这肯定是国内的顶儿了!庞星估计也就是400万
都不到!我听说是350万,但是是两首歌。」

  顿了顿,她又道:「咱们国内现在这情况,大家都很默契地把春晚让给华夏
电视台,所以元旦晚会基本上就成了各台的实力展示了,现在好几家电视网都发
来邀请了,看你选哪边吧!」

  「华通也邀请了?」彭向明眉毛一挑。

  「对!」祝梅也笑了,「他们的总监一再跟我说,《今日畅谈》那边是访谈
类节目,跟综艺这边不是一个系统,所以他也没办法,但他始终都特别想请你过
去。」

  彭向明笑了笑,暂时没说什么。

  祝梅就又接着汇报,「天华那边把你的商演价格标到450万,全国最高,
到现在已经收了20多份邀请,有几家甚至还表示,只要你愿意去,价钱还可以
再商量。」

  「嗯。」彭向明又点了点头。

  从元旦前后,一直到春节前,一直都是商演的高峰期,各路大大小小的歌手,
只要勤快点,几乎都有接不完的活儿,更何况彭向明火成这样。

  只是他的出场费实在太贵,一般的小活动根本请不起他的,否则的话,邀请
还会更多。

  想了想,彭向明说:「元旦歌会还是去长江吧,我喜欢老关系,但是跟华通
那边解释的委婉一点,保留以后合作的余地,其他的都推了。商演的话……你排
好时间,这次最多接……六场吧,六场就可以了。」

  听祝梅答应下来,他又叮嘱说:「记得把21号和23号那两天给我空出来,
我已经答应人家了。」

  12月21日,是徐精卫的《第四号房客》的首映典礼,他特意打了电话过
来,邀请彭向明到时候过去捧场,这个是一定要去的,交情在那摆着呢。

  12月23日,则是戴小菲主演的《恋爱天使》的首映典礼,戴小菲也是特
意打电话过来邀请了,虽然关系貌似不深,可去可不去,但两人当初见面时说的
那么好,还是一级的同学,不过是去捧个场而已,不去的话,面子上可就不好看
了。

  所以这两场是一定要去的。

  圣诞节连着元旦节,两个旦凑一起,就是电影市场大片扎堆的爆发期,什么
爱情片、喜剧片、合家欢的片子,都要来分一杯羹。

  于是最近绕着关系想请彭向明给电影上映捧场的影片多达七八家,但是大多
都没什么交情,彭向明就懒得去凑这个热闹。

  他今天出门,是因为《大宋风云之平娘传》的配乐总算做完了,剧本暂时又
缺少了一点思路,还没想好有些地方该怎么改,干脆就应个约,出门散散心。

  车子开到了电影学院门口,远远的已经看到赵建元站在那里了,等车子一停
下,祝梅降下车窗玻璃喊他:「赵总!」

  赵建元跟她打了个招呼,走过来拉开车门,然后到后排坐好,问彭向明:
「这是要上哪儿喝酒啊?你那圈子我也不熟……」

  他俩之间很随意,俩人都翘着二郎腿,彭向明说:「今天不是去玩音乐的圈
子,是一帮玩电影电视的,正是因为你不熟,所以我才想带上你呀!」

  赵建元「嗨」了一声,「我又不要什么机会,你该带上元儿或者柳米,嗳…
…柳米试镜过了吗?」

  「过了!女三号!前天还冲我吹牛,一集片酬涨到一万一了!」

  「啧啧,也是牛逼!」赵建元感慨,「反正我是拿不出她这份狠劲儿来!你
说我又不缺钱,干嘛非得弄得自己那么累呀!」

  彭向明也笑,「你少来这套,想轻松的话……那你怎么不回去当总裁助理?」

  赵建元呵呵干笑了两声,让他成天在他老爹眼皮底下晃悠,比杀了他都难受。

  他跟柳米的情况有些地方相似,但更多是不同。

  相似之处就在于,家里都足够有钱,哪怕一辈子啥都不干,也能一路醉生梦
死的过,几乎没有缺钱的可能。

  不同之处在于,柳米有个亲哥,就国人的传统来说,家族企业和大部分资产,
肯定是由她哥来继承的,可即便如此,他爸妈也好,她哥也好,都宠溺她宠的不
行,别管谁当家,都不可能亏待她这个小公主。

  而赵建元则是家里正里八经的接班人,还是没有竞争的那种,传说中「实在
在外面混不下去,就只好回去继承万贯家业」就是说他这种人。

  但这其实还不是两人间最大的区别。

  他俩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柳米是真的喜欢表演,而且看现在的架势,她是真
打算在演艺圈混出点成绩来。

  而且她的能力也的确很强,一开始的时候,她爸她哥都没怎么管她,人家完
全靠自己一部接一部戏跑去面试,然后始终能接到角色。

  用老安的话来评价就是:她那张脸,让导演一看就觉得有感觉,她的气质、
气场,也很独特,戏里戏外都很抓人!

  所以单说硬件条件,柳米的确是天生的演员。

  而赵建元就一直都属于「混」的那种,他进电影学院可能也有兴趣的成分,
但更多还因为学校里漂亮的妹子多,至于为什么选了导演系,大概率还是因为传
说中当导演搞个潜规则啥的更容易。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也爱艺术,也的确是喜欢拍电影,但又没喜欢到某个
份儿上,他属于那种有个活儿玩玩可以,却谈不上对电影本身有什么想法和追求。

  如果不是为了顾全家里的脸面,他甚至还想去尝试一下拍那种十八禁的「艺
术片」。

  所以他感觉自己现在活的貌似跟神仙一样,无忧无虑,但其实也蛮苦恼的。

  就因为他既找不准方向,又不太想现在就回去继承家业。

  所以笑完之后,他有点苦恼地瘫在商务车的宽大座椅里,揉眉头,「是啊!
你说,我该干点什么呢?还有半年就要毕业了呀!整天没个吊事,也不是回事儿
啊!总不能毕了业就在这边瞎混吧?到时候我爸还不得飞过来打我呀?」

  彭向明笑起来,「那你跟我合伙干呗!」

  赵建元叹了口气,扭头看彭向明,「给你当制片人啊?」

  「昂!不挺好的?」

  他「嗯」了一声,有点走神。

  彭向明也不催他,反正自己的剧本还没改完呢,就顺嘴又问:「你的毕业短
片定好了?就拍春运?」

  他坐起来,「算是吧!其实不单纯是春运,我主要是想拍一拍咱国人这个文
化基因里对亲情、对团圆的看重。」

  彭向明点头,「成啊!我觉得挺好的,到时候我给你当制片人去!」

  赵建元闻言一笑,「你拉倒吧!我哪敢让你给我当制片人,你出去找个场地、
见个人,好家伙,一堵一条街,你这是帮忙吗?你这是帮倒忙!」

  彭向明也失笑。

  「那我帮你借个人?」

  赵建元又摇了摇头,「不了,还是让老郭来吧!」

  彭向明点点头,同宿舍的四个人,除了赵建元这个没有目标的家伙,就属老
郭最空闲了,能拉他一把再好不过。

  「嗳,你未婚妻不是来燕京了么,同居的感觉怎么样?」彭向明揶揄他。

  「你怎么知道的?」赵建元讶然道,现在一提萧韵怡,他就像便秘一样难受。

  「看看你的朋友圈,你自己发过什么忘了吗?」

  「我去……」赵建元第一时间掏手机打开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向下翻了几页
后,就生出一头黑线来,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萧、韵、怡……」

  只见他微信朋友圈里,萧韵怡在照片里笑颜如花,下面配着一行字:「未婚
妻来燕京了,我的同居时代开始了!」

  背景偏偏是他在床上缩在被子里的侧影,正是被抓奸的那天晚上拍的,当时
他野球拳输的连内裤都脱光了……

  这娘们什么时候拿他手机发的朋友圈?而且她又是怎么解开他锁屏的?

  可恨都同居好几天了,自己连这丫头的毛都没摸到……

  ……

  车子很快就驶入一片奢华的别墅小区,并最终在一座独栋别墅前停了下来,
大家都纷纷下车。

  一个看上去四十出头的男人主动迎上来,握手,自称是程遇的经纪人,叫王
俊,并且很快带着一行人进了别墅。

  已经到的有七八个人了,但程遇还是很快就注意到门口的动静,当即哈哈地
笑着迎过来,「向明老弟!」给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程老师好!」

  彭向明笑着跟他拥抱,顺势往里面正看着自己的周舜卿眨了眨眼。

  你爸叫我老弟,咱俩这辈分咋论?

  周舜卿翻翻白眼,扭头不去看他。

  有好几个熟人在,彭向明奉上伴手礼,郑重地把赵建元介绍给主人,然后就
准备带着他过去寒暄,这个时候,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走到了程遇身边。

  这女孩也就二十左右,看模样绝不会比彭向明大。

  程遇也认真地介绍,「这是我女朋友,李馨。」

  于是彭向明只好握手、问好。

  等转了一圈,把赵建元丢在那边的圈子里,彭向明才凑了过去,跟周舜卿小
声问道:「你爸的这个女朋友……你俩谁大?」

  周舜卿面容清冷,平静地说:「她是我同学,同班同学。」

  彭向明闻言愣了一下,没敢再问。

  程遇是老牌帅哥,二十多年间纵横花丛,谁也不知道他到底谈过多少个女朋
友,可能也正是因为留情太多,所以尽管有着超强的长相条件,刚出道时也被赞
演起戏来灵气逼人,但其实,他个人在事业上取得的成就,却并不算太多。

  帅了二十多年,到现在还依然在帅,跟彭向明享受的待遇大体类似,无论他
走到哪里、什么身份,总是会有那个地方最出色的女孩子主动靠近他,然后很快
就你情我愿。

  哪怕现在四十多了,仍然交往着二十岁的女朋友,漂亮又水灵。

  更让人无语的是人家泡妞还不花钱,女孩子甚至是倒贴的。

  周舜卿说,她这个叫李馨的同学,家里是做连锁饮品的,大学开学那天就是
自己开超跑来报道的。

  这样的女孩子,就比如柳米,实话说,不是拿钱能砸下来的。

  甚至她们比你还喜欢拿钱砸人。

  当然,这么帅这么花的结果就是,程遇自十七岁成名,出道二十多年了,到
现在依然没有什么真正称霸荧屏的代表作和代表角色。

  大家能记住的,只是他很帅。

  当然,不耽误他挣钱。

  四十多岁的男演员,完全可以从青年时期一直演到中老年,戏路其实反倒更
宽——当然,他太帅了,所以只能演正向男主角,因此戏路多少受点限制。

  今天是他召集自己的一帮朋友,到家里来品酒。

  他超级喜欢藏酒,尤其喜欢法国的葡萄酒。

  在这种场合下,因为彭向明此前给周舜卿做过歌的事情是完全公开的,彼此
有交情很正常,所以对于他俩来说,反倒是一个极好的可以接触和聊天的机会。

  只是……跟周舜卿交流太困难了。

  与两人在私下见面相谈甚欢不同,在众目睽睽之下跟她聊天,往往说半天都
等不到一句回话,说句实话,要不是她人长得够漂亮,这种尴聊简直是一种煎熬。

  更何况,在场还有不少彭向明的老朋友,比如《平娘传》的导演杜思明,再
比如他的麻友、老戏骨向山,彭向明实在不好老是躲在角落里勾搭主人的女儿—
—都是一帮老油条,要看出来简直不要太容易。

  而且现场还来了好些个女孩子。

  最初想必都是奔着老帅哥来的,但来了之后发现了彭向明,于是全都果断地
抛弃了老帅哥,奔着彭向明就过来了,弄得周舜卿既苦恼又无奈。

  那些女孩子们都叽叽喳喳的,她就更是完全插不上话了。

  然而……她又不能走。

  眼看六点多的时候,天就完全黑了,人也来的差不多了,程遇就过来,拉起
女儿的手,叫停了大家三五成群的小圈子聊天,很认真地说:「各位,都是老朋
友了,废话我也不多说,今天呢,请大家来品酒,顺便有个事情要拜托诸位,呐,
这是我女儿……叫周舜卿。」

  「你们也知道哈,我跟玉华姐就这一个孩子,那现在呢,我这宝贝儿也长大
了,她妈妈正在给她做专辑,但我是觉得,她演戏也一样可以的嘛!」

  「诸位都是舜卿的叔叔伯伯阿姨、哥哥姐姐,你们有的是制片人,有的是导
演,有的是演员,有的是明星,但你们的共同身份是我程遇的好朋友!」

  「总之呢,今天喝了我的这杯酒,大家以后就得多帮忙,有机会的时候别忘
了,老程家有个闺女很漂亮,也很想演戏,哈哈!好,就这样,上酒……」

  很快好东西就上来了,他从法国又搞了一批葡萄酒。

  此人喝酒实在是讲究,一整套的杂耍般的开瓶、洗杯、醒酒,然后倒了,请
大家品尝。然后后续的工作,就是交给他找来的几个侍者了,他本人则端了酒杯,
带着周舜卿到处交际。

  不经意的工夫,彭向明刚从杜思明那个小圈子里退出来,结果赵建元就凑过
来了,问:「你什么时候把人家拿下的?」

  「哈?」彭向明惊讶地扭头看他。

  刚才赵建元一直混在小圈子里做后辈状,无比投入地听前辈们聊天,彭向明
没想到他还有闲心关注自己,而且眼睛会那么毒辣。

  「你别瞎说啊!什么拿下不拿下的,我们现在很纯洁的!」

  顿了顿,他小声说:「她妈很厉害,精的不行!没机会下手!」

  赵建元失笑,瞥他一眼,「你会怕?我才不信这能挡住你,你肯定得手了!」

  「闭嘴!闭嘴!你懂个屁!」

  ……

  程遇这栋大别墅的二楼,在这里,周舜卿有一个很大的公主卧室。

  周舜卿要上来自然很容易,显眼也不怕,但彭向明要上来,就有点冒险了,
是周舜卿先走步梯离场,然后他才贼兮兮的乘坐角落里的电梯上来的。

  虽然已经二十一世纪了,但是想进女孩子的香闺,尤其是未出阁的女孩子,
可不是件容易事。

  「唔……」女孩推开几乎想把自己揉进他身体的男人,摸摸嘴唇,「你、你
轻点儿,上次我嘴唇就被你亲肿了!我妈啰嗦了我一整天。」

  「唉,好久没跟你那个了,现在连亲一下都不能过瘾,真踏马想去抽你妈屁
股!」

  彭向明无奈地抱怨着,周舜卿就偷笑。

  「噫,不对呀,你妈今天又没在场,她怎么会知道,你在这里住多两天不就
看不出来了?」

  女孩似乎很羞赧,很不好意思地仰起头、微微踮起脚尖送上香吻,憋了半天
憋出一句,「对不起呀!我爸要是知道了可能会更麻烦!」

  好像也是,在人家眼皮底下偷人家闺女,这要是在古代,被逮住了还不往死
里打?

  但是都上来了,不弄她两下过过瘾多难受?

  他走到窗边看了眼,又回去撩姑娘的裙子:「没事,咱们快一点,速战速决
!」

  周舜卿顺从地让他把自己的内裤拉了下来,她不过是表面上文静,骨子里却
比彭向明还要疯。

  彭向明在她两腿间摸了一把,调笑她:「你看你,都湿成这样了,我要是就
这么走了,你不得抱怨死我啊?」

  周舜卿小声辩驳:「都是你使坏,要不然……怎么会这样。」

  她拉着彭向明走到窗边,双手撑在窗台上,弯下腰,把白嫩的屁股撅起来,
颤着声音道:「来吧……操我……」

  彭向明瞅了一眼楼下热闹的酒会现场,拉开裤子拉链,掏出硬硬的肉棒对准
水淋淋的小肉缝,用力一挺身,怼了进去。

  「唔……」周舜卿咬住一根手指,拼命忍住不让自己叫出声来,虽说楼下的
人离着挺远的,而且还隔着玻璃,但女孩子总归有点心虚不是?

  「啪啪……」熟悉的节奏响了起来,每一下撞击都令她心神一颤,两条腿也
跟着打弯,要不是彭向明牢牢地抓着她的腰,她整个人非瘫到窗台下不可。

  彭向明大口喘息着,他毫不加控制地冲刺着,感觉自己的分身陷入了一个神
奇的空间里,环绕周围是如丝般的顺滑,每一次摩擦都带给他无尽的快感。

  要到了,快……再冲!

  他突然看到楼下程遇走来走去,连续跟几个人说着什么,似乎在找人,其中
甚至包括赵建元,然后停下来往二楼的方向看了一眼。

  我擦,不会是在找我们吧?

  彭向明心里咯噔一下,下面却插的更快了,仅仅十几下,就突然拔出了他的
肉棒,往周舜卿雪白的屁股上喷洒出一股股浓浓的白色液体……

  来不及收拾残局,彭向明找了几张纸巾随便一擦,就赶紧又原路溜了回去。

  程遇果然是在找他,他只好解释说有点拉肚子,跑去蹲了趟洗手间。

  程遇点点头,一只手端着酒杯,另一只手搂着彭向明的肩膀,走到一边去,
暂时远离了别墅大客厅的热闹,说:「听说前段时间你新歌发布之后,有人在搞
你?」

  彭向明坦言,「都过去了!」

  程遇拍拍他的肩膀,说:「那就好!老弟,有需要用我帮忙的地方,你尽管
开口。大事儿我帮不上,你比我红,但有些小事,大家还多少卖我一点面子。」

  就冲这话,彭向明举杯,「嗳,我先谢谢您了!我敬您!」

  两人碰杯,都小饮一口,然后程遇继续搂着他的肩膀,说:「老弟呀,你前
途无量,在年轻一代人里,一个你,一个戴小菲,都是最红的。」

  「哎呦,可不敢这么说!程老师,人家那……呵呵,比我红多了!」

  「你得了吧!你不知道我还不知道?有些东西是虚的,老板们拿来赚钱的工
具,有些东西才是实在的。戴小菲的观众缘儿,年轻一代没人能比,而你的路人
粉、你的歌迷,关键是你的音乐才华,在年轻一代里也同样没人能比!」

  「哈哈!我才刚被骂过……不过,好吧,有事儿您说话!」

  程遇报以哈哈大笑,亲热地拍拍彭向明的肩膀,「是这样,我虽然很希望舜
卿能演戏,但老实讲,演员要出头,也不容易,她的嗓音条件也很好,所以其实
我并不反对她妈妈给她安排的做歌手这条路。反正年轻,都试试呗!哪一块儿起
来了,就继续走,对吧?」

  「嗯,那是,您说得对!」

  「你呢,跟舜卿你们是同龄人,你也知道,舜卿她这些年被她妈妈给管的,
有点儿……嗨,反正是不怎么会说话,也不会什么交际。她是心里什么都明白,
就是嘴笨,说不出来!以后在这个圈子里混,你们要一起参与的活动,肯定特别
多,遇到什么场合,她不行的,你就多带带她,她有什么地方没做好,力所能及
的,你就给描补描补,过了后儿,咱俩喝酒,我再谢你!」

  彭向明不由得有些动容。

  老实讲,不管是过去在微信上聊天时周舜卿所说的那个老爸程遇,还是刚才
她这个老爸特意开一场小型酒会为她铺路的表现,都得承认,程遇这个人,为人
虽然很花心浪子,但对待自己惟一的女儿,还是很不错的。

  甚至在周舜卿的评价里,她爸对她,比她妈对她要好的多。

  她从小长大,很多与欢乐有关的记忆,都是来自于爸爸,而不是妈妈。

  然而彭向明依然没想到,程遇给周舜卿铺的路子,甚至细致到了这个程度—
—不是求歌,也不是求MV女主角,居然是为自己女儿的人际关系做铺垫。

  彭向明郑重地点了下头,「嗳,程叔,我知道了,我一定尽力!」

  程遇哈哈一笑,又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突然反应过来,「你是在说我老吗?
叫我叔?」

  彭向明笑笑,「您刚才自己说的呀,我跟舜卿是同龄人。」

  程遇哈哈大笑。

  ……

  明洲大厦。

  「你怎么来了?」

  康胖子打量着眼前的弟弟康明华,心道这家伙跟自己果真是同一个老爹?这
皮囊看上去可比自己强多了,斯斯文文一表人豺,要不是确定这厮的确是从老娘
肚子里掉出来的,他都不想认这个弟弟。

  这位康老二可不是盏省油的灯,从小除了冥钞不赚,好事从来不干,长大了
酗酒贪财好色烂赌,属于那种阎王爷都不想收的坏蛋。

  本来康明洲安排他在自己赌场看场子的,没想到这家伙喝点酒不知道斤两,
控制不住竟自己下场了。虽说开赌场的忌赌、开妓院的忌嫖,但其实这也没啥,
只不过这家伙赌品不好,居然在自己场子里出老千,而且还被人当场抓住了,这
就惹恼了康胖子,把这货狠揍一顿赶了出去。

  但终归是一母同胞的弟弟,康胖子无法看着他自生自灭,于是暗中还托人帮
过他几次。

  现在康老二的主业是放高利贷,副业是搞仙人跳,在魔都混的据说还不错,
只是不知道今天怎么就来了燕京。

  「没事,我就过来看看哥。」康老二叼起一根烟,打火机点上,深深吸了一
口,然后斜眼看看康胖子,「你也来根?」

  康胖子摇摇头,以他对这个弟弟的了解,这烟里肯定是掺了大麻的:「别特
么废话,快说,你到底干啥来了?」

  康老二嘿嘿一笑,把嘴里刚吸一口的烟在鞋底杵死,一脸正色道:「我找到
了一条商机,想过来跟大哥分享,一起发财!」

  「说人话!」康胖子才不信他呢,有发财机会这厮还能想到自己?

  「咳咳,是这样,我在放贷款的时候发现,钱借给女大学生最暴利了……」

  「打住,一帮穷学生能有几个钱?还暴利?」

  「哥你是不知道啊,三万块本钱我最高能做到三十万流水,你算算这能赚多
少?燕京这么多学校,做好了不比赌场抽成强?」

  「我呸,人家都是学生,要是还不上钱你还敢去学校里抓人啊?」

  「不用抓人,我借给她们钱的时候,都给她们拍裸照了,不还钱就发给家里,
那些小丫头片子一听就怂了,宁可乖乖地续借也不敢不认账,然后这个债务就像
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多了。」

  康胖子还是摇头,「有这好事你来燕京干嘛?魔都的学校又不比燕京少。」

  康老二挠挠头,「魔都那边出了点小事儿,我过来躲一躲……」

  「小事儿?我想起来了,上个月新闻报道魔都有个女大学生跳楼,不会就是
你搞出来的吧?」

  「嘿嘿,那是失误,失误了,谁知道那小娘皮为啥这么想不开,我又没非逼
她还钱,甚至都说欠债肉偿也可以,连客户我都给她找好了,可她就是死心眼…
…你说她脱衣服拍裸照都敢,还差特么最后一哆嗦了?」

  康胖子无语了:「滚滚滚,以后这种破事别来找我!」

  等康老二怏怏不快往外走的时候,康胖子又叫住了他:「你差多少本钱我先
借你,但是丑话说前头,这事跟我可没关系,我现在可是正经生意人,要是出了
问题你自己兜着。」

  康老二大喜:「那是那是……其实,我这也是正经生意,白纸黑字大家都签
了合同的,连公司都是正规工商注册,还要纳税的……」

  「滚!」

  第七十五章、唐凤翔的示好

  很快又回到客厅,一个小圈子里,大家正在聊马上要来的元旦档。

  彭向明站在一旁听了会儿,觉得没什么意思,看了下时间,感觉还不如找个
地方吃炖羊肉去,就转身想要告辞了,结果一扭头,被吓了一跳。

  忽然出现在他身后的戴小菲哈哈大笑,毫无美人姿仪,「吓一跳吧?」

  其实在学校里,彭向明就听陈宣说过,戴小菲平常其实没什么架子,而且很
活泼爱笑也爱闹的一个女孩子,后来在酒会上认识之后就发现,她不但爱说爱笑,
性格直爽,甚至还有着娱乐圈里罕见的纯真。

  别觉得齐元纯真,她只在彭向明和赵建元他们这个小团体里肆无忌惮而已,
等出去见了人,也有模有样的,虽然算不上世故,但也绝对跟纯真不挂钩。

  也别觉得柳米纯真,她的家庭和出身养就了她刁蛮霸道的性格,让人感觉她
性子直、脾气大、不屑于掩饰自己,但在陌生人面前,大小姐那一来一去、待人
接物,都是有家风浸染的,端庄之余带些洒脱。

  周舜卿很可爱,甚至有些时候,彭向明觉得她傻乎乎的,但她也不是纯真,
一个几岁的时候父母就离了婚,母女相依为命,成天在训斥和拘束中长大的,性
格甚至有些两极化的姑娘,怎么可能会纯真?

  她表面上冷艳少语,在微信上却滔滔不绝、什么都敢说,到了彭向明面前又
变得勇敢而又娇羞,其实这也证明,她其实懂得该如何保护自己,也知道在面对
自己喜欢的人时,需要的是勇往直前。

  要真说纯真,彭向明这辈子认识的这些女孩之中,或许也就吴冰算是尚存几
分纯真,而她的纯真里,更多是带着一抹稚气的。

  独守自心,不染外尘。

  说白了,她的纯真只是未曾经历过洗礼的单纯。

  就连陆媛媛,那么可爱、那么活泼的小姑娘,其实也小心思多多,既不洒脱,
也不纯粹——要不然的话,当初在公园里晨练,她会半主动半被迫地跟彭向明越
走越近?会在拍照的时候设计那么多亲昵的动作?要不然的话,她在跟彭向明、
吴冰三个人组成的小群里说的话,能比不上跟彭向明单独聊的一半?

  大概只有像戴小菲这样,富生富养里带来从容,美貌为无数人称道,年纪轻
轻就大红大紫,然后还一直都被保护的很好,远离这个圈子里贪婪的人心险恶,
以及那些追名逐利的糟烂事儿……

  如此,她才能有足够的自信、足够的胆量,把自己纯真的一面放心地展露出
来,而不担心会受到来自外界的伤害。

  ……

  「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到!前期宣传嘛,今天还赶了两个节目呢,累死了!」

  「哎呦,对了!祝你这次电影大卖,成功进军大银幕!」

  「哈,谢谢谢谢!承您吉言!」

  两人正简单地略微寒暄,程遇已经看见她了,当即离开了某个小圈子,走过
来,「菲菲!你来晚啦!」顺手从侍者手里端过一杯酒,递过来,「尝尝!好东
西!」

  戴小菲跟他也寒暄几句,边喝着酒边问:「舜卿呢?」

  彭向明愣了一下,心里「卧槽」了一声:她跟周舜卿看样子居然也很熟。

  没听周舜卿提过呀!

  程遇扭头找了一圈,没找到自己女儿,就说:「可能在楼上呢,一会儿就下
来。来来来,馨儿,来!」把他的女朋友李馨,又郑重地介绍给戴小菲。

  当然,他没提李馨是自己女儿的同班同学。

  戴小菲客气地跟李馨聊了几句。

  彭向明见没自己什么事儿,就抽身又想走,一扭头,瞥见赵建元躲在角落里
吃东西呢,就端着杯子过去,「有好吃的吗?」

  赵建元吐槽,「国外风格的冷餐,除了糖和奶油,别的能有什么?」

  彭向明哈哈一笑,看看他手里的,自己也过去拿个小盘子,简单地拣了几样,
回来凑合吃了几口,然后放下,「待会儿吃羊肉去?」

  「好啊!也别待会儿了,咱这就走?」

  「走!」

  俩人放下盘子,还没来得及抬腿,戴小菲却忽然跑过来了:「嗳,你们吃什
么呢?有好吃的吗?我都快饿死了……」

  眼扫了彭向明手中的盘子一眼:「哇,很多好吃的呀!」

  她正要拣东西吃,忽然又瞥向彭向明,诧异地问:「你们……要走了?」

  彭向明说:「我们打算找个地儿吃羊肉去!」然后才想起来,介绍,「这是
赵建元,我们班的。」

  「哦……你就是赵建元!」戴小菲大方地伸手过来,笑着说:「早就知道咱
们这一级导演系有位赵总,为人最大方了!哈哈,你好你好!」

  又问彭向明,「你们上哪去吃羊肉?」

  赵建元一看这动作、这语气,顿时就知道完蛋,过往的故事一幕幕浮现在眼
前,他当即说:「没有,不是我们!是他要去吃,我打算撤了,还有点事儿。」

  戴小菲倒是没察觉出赵建元的意思,很高兴地对彭向明说:「你有好吃的地
方,带上我呀,我可喜欢吃好吃的了!」

  彭向明略微顿了一下,说:「你刚来就走……合适吗?」

  戴小菲转了转眼睛,微带撒娇,「那你就等我一会儿,我待会儿假装转一转,
再回来跟程叔聊两句,就显得来了很久了,然后咱们就开溜!」

  说话间,她拿起一小块奶油蛋糕,还带着一片鲜红的草莓,放到嘴里,露出
一副特别满足的样子,还舔舔嘴唇,摆手,「分开行动,等我十分钟!」跑开了。

  赵建元叹口气,「得!要不我先走吧?别打扰你!」

  彭向明失笑,「打扰个屁!我是那种不顾兄弟的人吗?」

  赵建元鼻孔哼气,「说你不顾兄弟有点冤枉你,反正不管你到了哪儿,都是
寸草不生!」

  想了想,他又嘱咐道,「这个你可得小心点,她可不是齐元或者柳米,万一
跳进来,水花太大,你摆不平的!」

  彭向明点点头,这跟他此前对周舜卿的担心差不多,考虑到戴小菲现在的名
气加成,她比周舜卿更加显眼。

  齐元和柳米两个人斗了将近三年,都很了解彭向明了,知道他是个什么货色,
所以渐渐都默认了彼此的存在。

  但戴小菲的重量级,却属于能让天底下任何一个女孩子都感受到极大威胁的
——比方说老安,就算齐元和柳米知道了彭向明跟她有一腿,除了吃点醋,大不
了再抱怨一句你胃口真好,别的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但周舜卿和戴小菲显然跟老安不一样。

  尽管其实彭向明现在越来越喜欢安总的那个范儿了。

  事实上,虽说戴小菲是原主此前几年的梦中情人,但彭向明穿越过来之后,
却真的是从头到尾都对戴小菲没有过什么想法的。

  因为的确不易招惹。

  一旦惹上了,她那个老爸,以及她老爸背后庞大的人脉网络……祸福难料。

  「那……咱俩赶紧溜?」

  赵建元从鼻孔里哼了一声,鄙夷道,「就你……你还走得动?能舍得走?」

  彭向明无语了:「你又小瞧我!」

  赵建元「呵呵」一笑:「那走吧!」

  两人当即就贴着边往外走,不想被人注意到。

  结果程遇正四下里找人,忽然就看见他了。

  「向明!」他招手,「来!来!」

  溜走计划只好无奈泡汤,彭向明当即快步走过去,视线在戴小菲身上打了个
晃儿,很快就落到一个中年人的身上。

  那人笑着伸出手,「鄙人唐凤翔!」握手之后,又掏名片,很认真地双手递
过来,说:「向明老弟可能多少听说过一点,我的公司叫凤翔影视。」

  彭向明「啊」了一声,「唐总,失敬失敬!」

  唐凤翔嘛,大名鼎鼎。

  ……

  凤翔影视尤其擅长都市题材电视剧和电影的制作,公司总部在魔都,一直都
是华语影视圈的巨头。

  徐精卫即将上映的《第四号房客》,就是由凤翔影视主投并发行的。

  这又是一个资本大佬。

  而且据说唐凤翔个人,还是长江无线卫视台和国内第二大有线网凤凰有线电
视网的股东。

  「我听精卫跟我说,他的下部电影想要为你量身打造,我特别高兴!怎么样,
咱们到边上坐坐,聊一聊?」

  「其实我想跟你聊聊,倒不单纯是因为精卫的关系,主要是因为我觉得,你
对咱们国内的影视圈,可能有一些误解。在这个圈里,也不是所有人都那么霸道、
那么不讲道理的。」

  一坐下,唐凤翔就语出惊人。

  听了这句话,彭向明愣了一下,程遇也愕然回头,只有戴小菲还一副懵懂的
样子,看看唐凤翔,又看看彭向明,眼中有些疑惑——好吧,看来她是不怎么关
注这件事的内情。

  她是东胜传媒的当家花旦,也是冯远道力捧的顶流新星,如果她注意到前面
的一些事,那么此刻就应该能听出来,唐凤翔刚才一点面子都没给冯远道留——
虽然他没提名字。

  「呃……」

  彭向明一时竟不知该如何作答。

  国内有一定规模的影视公司,应该至少有上百家,这些公司至少超过半数把
主要经营地和办公地,设在了全国的文化中心燕京。

  但京城之外,依然有巨鳄。

  凤翔影视立足于魔都,代表了这个城市最强大的资本力量,它的规模、影响
力,乃至于在电视剧的制作与销售、电影的拍摄与发行、周边的开发,和艺人的
培养与塑造等等上面,都是国内最顶级的存在,所以唐凤翔才有资本和资格说这
个话。

  他说话的风格,不徐不疾,很沉稳,很儒雅,但说出的话,却很锋利,几乎
不绕一点弯子,直接点核心问题。

  「此前我的公司跟你的经纪人联系过,提出过一些合作的想法,但是被拒绝
了,当然,这很正常,因为后来我了解到,你拒绝了所有人。」

  他接过程遇递过来的水杯,抿一口,放下,继续侃侃而谈,「我不知道你给
自己的定位是什么,你的歌很棒,而且你现在也正红,不弱于那些所谓的顶流,
仅凭音乐才华,你这一辈子绝对可以过得很滋润。」

  「但是我跟精卫的看法是一致的,你这张脸、你这个人的气质,真的是特别
有戏,我相信精卫肯定跟你絮叨过不知道多少遍了,你不来拍戏,对我、对精卫
、对所有喜欢你的粉丝,都是一种浪费。」

  「当然这是你的自由。我只是想说,如果你愿意来拍戏,我们凤翔影视永远
欢迎你!而且……歌手虽然赚钱很猛,尤其是你,但做演员也未必会差了!」

  顿了顿,他瞥一眼戴小菲,说:「演员做好了,一年挣几个亿根本不是问题
!」

  戴小菲被他看得懵了一下,举手道,「唐叔叔,您别看我,我可没赚那么多
!」

  唐凤翔闻言哈哈一笑,不在意地摆了摆手,「那是因为你在东胜!你过来,
到我这里来,我让你一年赚几个亿!」

  戴小菲笑了笑,「那我可不敢去,掏不起那违约金。」

  这话当然是推诿。

  戴小菲现在红的这个程度,每年堆在她身上的资源和投入,少说几个亿,她
接的电影、电视剧、代言,每年创造的收入,还要远超这个。

  只要她愿意跳槽,唐凤翔可不怕冯远道,甚至哪怕只是为了给对方拆台,他
都乐意砸一笔违约金,把戴小菲给挖过来!

  然而……凤翔影视手底下有三大花旦,个个能打,而且基本上两三年捧红一
个,现在每一个都是当打之年,戴小菲过去之后的定位,可就成了问题。

  戴小菲虽说纯真,但在这个圈子里也混了那么长时间了,她对国内娱乐圈的
版图也是有着一定了解的,显然不可能被唐凤翔几句话就忽悠过去。

  而唐凤翔也没继续往下聊,而是又转头看着彭向明,说:「等《第四号房客》
上映之后,精卫估计就要正式开始筹备新片了,他现在干劲十足,一再跟我说,
你激发了他的创作灵感。所以……再考虑考虑?」

  旁边忽然有人拍手一笑,「好想法!唐总好想法呀!」

  彭向明刚不久之前才被介绍认识的,据说是某家影视公司的副总,这时候居
然凑上来拍马屁。

  唐凤翔闻言,果然哈哈大笑,边笑边说:「精卫是特别擅长拍男女感情的,
他的东西虽然暂时还没有特别大卖过,但其实特别有格调,你们正好互相成就,
怎么样向明,感兴趣吗?」

  彭向明仰天打个哈哈,迟疑了片刻,唐凤翔的这个拉拢的姿态,实在是有点
太热情了,不好硬推。

  于是他决定还是透露点自己的想法:「不瞒您说唐总,我的确是要拍电影,
剧本正在改,我目前还不太满意,不过肯定会做就是了。呵呵,您知道的,我是
学导演的嘛,所以我想先自己执导一部电影试试。」

  「哦?」

  众人都惊,唐凤翔也是一下子坐直了脊背。

  气氛微显别扭。

  对于彭向明来说,这其实有些尴尬了。

  早在《追梦人》的MV故事版大火的时候,彭向明就已经被起底过了,只要
对他稍加了解,就当然知道他是燕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的学生,目前已经发布在网
络上的两部短片,都是由他自己执导的作品。

  然而,即便他这么红,主动联系他、愿意投钱让他当导演拍电影的,也不及
想让他演戏的邀请的十分之一,甚至连二十分之一也未必有。

  而且一半是奔着蹭他的热度来的,还有一半是奔着《追梦人》这个IP来的,
真正看中他的导演能力的,可以说几乎没有。

  更何况《赤子心》上线之后,即便是没有某些人操纵的在《今日畅谈》上的
攻击,业界也普遍认为,《赤子心》这部短片煽情有余、定位准确,但故事性和
镜头语言方面,却实在是乏善可陈。

  大家都认为,彭向明要做演员,负责自己的角色就好了,尤其是他长得又帅,
人又那么红,多少还展现过一定的演技,请他来演戏,绝对不必担心回本问题。

  但做导演就不一样了。

  一部戏的成败,动辄几千万乃至上亿的投资的回本压力,几乎大半都压在导
演身上,所以几乎没有人敢轻易启用一位二十一岁的大四学生!

  这时候,几乎所有人眼中都闪过了惊讶的神色,在这个圈子里混的基本上都
是些人精,谁也不愿意轻易开口去质疑别人,但在听到彭向明自信满满地说要成
为导演之后,大家又觉得没法附和。

  所以就只好沉默了。

  唐凤翔反倒是来了兴趣,「能大概说说,你打算拍什么吗?」

  彭向明闻言迟疑了一下。

  倒不是不能说,主要是他心里其实还没完全想好要怎么拍。

  从七分钟的MV故事版到101分钟的港版《无间道》,并不是简单地把故
事拉长了,出场的人物、场景、台词增加了何止十倍?

  他也不是神仙,虽然由于喜爱,原版的电影他看过很多遍,但想要一帧帧去
还原所有的细节是不可能的,他只能根据剧情主线,结合自己对电影的理解拍出
一个更加「接近」原版的故事。

  这个「接近」可以在艺术上不如原版,但在商业上必须成功,甚至比前世还
要成功、还要赚钱,因为《追梦人》给影片打下的基础或者引发的关注,都是前
世未曾有过的。

  成功这个东西,太好了。

  钱这个东西,也太好了。

  一般等价物的意义就在于,它同样也是衡量一个人价值的一般等价物。

  要不是自己一炮而红,很快就变得远比老安更有钱,更有人脉,甚至更有势
力,她会对自己俯首帖耳、言听计从,床上床下都乖得像个小白兔?

  要不是自己很快就一跃而起、大红大紫,挣钱的速度,让柳米这种有钱人家
出身的富二代大小姐,都认可自己的确成功了,都认可「像他那么成功的男人花
心是很正常的」,真当她会那么好说话?

  要不是自己成功了,就算戴小菲犹自纯真,待人也有她的从容,真以为她会
只跟自己见过一次,就能「熟」到现在这个程度?大家同学三年了,她能不知道
自己很帅?那为什么三年了都还不认识?

  对某些女孩子来说,有一张脸就足够了,足以让她们飞蛾扑火而无怨无悔,
但对于那些眼界到了一定程度的女孩子来说,皮囊只是基础。

  基础必须要有,但成功,金钱验证和衡量出来的成功,却可以为这个皮囊镶
上金边。

  富贵如龙,游遍四海五湖,贫穷如虎,惊散三亲六故。

  因为成功了,老安默认自己这个小男人,是比她更有能力的。

  因为成功了,柳米默认自己享有她父兄那样的肆意。

  还是因为成功了,戴小菲默认自己是跟她一个等级的。

  说白了,人家都没错,也与道德什么的完全无关,贫穷和失败,本身就是原
罪——有过上辈子在病床上一躺九年的经历,彭向明对这一点的认识,深入骨髓。

  ……

  犹豫了一下,彭向明开口道:「可能大家已经猜到了,我准备以《追梦人》
MV故事版为蓝本,拍摄一部一百分钟左右的大电影。现在剧本还没写好,不过
主题应该不会有大的改动。」

  周围或坐或站已经围了一圈的人,此时却无人说话。

  事实上几乎很直觉的,这个时候大家首先想到的是……可惜了!

  《追梦人》故事版MV其实是个很好的IP,正能量、受众广,而且自带关
注度,很多电影公司准备花大价钱买下版权,然后请金牌编剧改编、顶级导演来
执导,拍成一部贺岁大片。

  据说对《追梦人》故事版权的报价已经突破了七位数,也就是说彭向明即便
什么都不干,只要把版权一卖,至少一千万就到手了,再一步说,无论是谁拿到
了版权,彭向明的男主角是跑不了的,这加起来就超过两千万了。

  但现在他要自己拍。

  这可不是免费的MV,而是要让观众花几十块钱买电影票,然后坐到电影院
里去看的,你一个大学都还没毕业的「准导演」,真当观众那么好糊弄?

  然而唐凤翔却缓缓点头,「嗯,也不是完全不能做!」顿了顿,他又问:
「是计划还是拿到叮咚上去免费放,还是进院线?」

  「院线!」

  彭向明回答的毫不迟疑。

  这回更是无人做声,大家面面相觑。

  唐凤翔也是迟疑了几秒钟才缓缓点头,很认真地说:「你自己拍的话……也
不是不行,不过风险有点大……」顿了顿,又问:「预算多少?你准备自己出,
还是拉投资?」

  「呃……」

  彭向明想了想,有些无奈地说:「我知道大家在担心什么,不过……嗨,反
正我估计投资不太好拉,实在不行我就自己投钱呗,争取能控制在六千万以内吧
!」

  唐凤翔点点头,缓缓道:「六千万……回本压力可不小啊!你自己演吗?」

  「到时候看看再说吧,不过我的想法是尽量找个成熟点的男演员,现在剧本
还没定好,说什么都只是想法。」

  唐凤翔说:「成本再压一压,最好控制在三千万之内,我可以跟投一部分,
到时候发行也可以交给我来做。六千万……压力太大了点,得达到将近两亿票房
回本。不是说两亿多难,关键是你虽然已经证明了唱片销售能力,但毕竟还没证
明过电影方面的票房号召力,所以这第一部还是玩小一点比较好,万一赔了,钱
倒是小事,伤人气呀!」

  「是,是!所以我还在考虑。」

  「嗯,是该好好考虑一下,有想法是好事,但也要踩着点一步步来!」

  「嗳,好!」

  「那就这样,你先弄你的,等你这边定下咱们再细聊。」

  「好!」

  ……

  随着唐凤翔的离开,小圈子很快散去,彭向明招呼了赵建元和祝梅,很正式
地跟程遇告辞了一下才离开。

  戴小菲此时正被几个追星的女孩子围住,只能目送彭向明离开。

  然而彭向明的车子还没开出多远,她的电话就追过来了,「你别说话不算话
呀,不是说好了一块儿去吃羊肉吗?你走哪儿了,等等我。」

  彭向明只好招呼着,让车子靠路边停下来,转身,冲身边的赵建元摊手。

  赵建元就又叹了口气,说:「要不你下车吧,坐她的车,你们俩去吃羊肉,
我是实在不想再当灯泡了!下去下去,让司机把我跟梅姐送回去。」

  于是最终,彭向明居然被赶下了自己的商务车,站在路边,目送车子走远。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