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欲望的黑蟒:试炼 】(第1章:决心)

**小说 2022-11-17 17:26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欲望的黑蟒:试炼 】(第1章:决心)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欲望的黑蟒:试炼 】(第1章:决心)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sameprice
2022/06/30发表于:SIS论坛
是否首发:否
字数:10134

              第01章:决心

  明亮宽敞的卧室里流荡着令人不安的沉重氛围,在一张宽敞舒适的真皮大床
上,仰面躺着一位面色苍白,且年龄看似不到18周岁的黑发少年。黑发少年的
身上盖着一张质地洁白的柔丝棉被,俊俏的鼻子上虽插着造价不菲的呼吸机,不
过其一旁的电子屏幕上,已是有气无力地显示着一记接过一记的生命脉动。

  黑发少年在床上并不寂寞,至少在当前,便有两位姿色上乘的黑发佳人正站
在真皮大床的左右两侧,以满怀关爱之意的悲怆目光注视着他。不久后,气质中
似稍欠沉淀的那位佳人猛然抬头,且目光锐利地说道:「想不到那个混蛋居然把
我的侄儿重伤成这样,我现在就要找上门去,且将他挫骨扬灰。」

  言称要为侄子报仇雪恨的高挑丽人身穿着一套修身显瘦的的紫蕾色A字连衣
裙,且不甚张扬地裸露着自己的大半截手臂,外加小半截雪白小腿。

  「秋雁,对方实力高强,还是曾与我们使女一族签下过古老契约的黑魔一族,
万万不可轻举妄动。」气质中更显成熟高贵的黑发佳人则若有所思地说道,「而
且原先生已经赶过来了,他绝对能治好冠宇的伤。」

  话到此处,称对方为「秋雁」的高贵丽人,其雪白高雅的无暇面孔上,居然
不经意间掠过一抹绯红的晚霞,像是昭示着某种不便随意透露的难言之隐。今天
的她,为自己挑选了套做工细致的蕾丝连衣裙,只不过其色泽是为更显端庄正式
之意的暗黑色。

  「对不起,奈雪姐,是我冲动了。」

  先前情绪中稍显波动的貌美佳人,实为黑发少年的姑姑,名叫萧秋雁,虽已
有34岁,但依然维持着单身生活,未婚,膝下也无任何子女。至于先前劝说她
的,则是她侄子萧冠宇的生母——神宫奈雪,一位于近20年前嫁进萧家的扶瀛
国英雌,修为高深,现已有41岁了。

  「奈雪夫人,秋雁女士,原先生来了。」

  就在神宫奈雪打算进一步劝慰萧秋雁之时,卧室的正门已被他人礼貌推开,
只见一位身穿着青藏色西服的西洋女子,带着一位顶着铮亮光头的黑色男子走了
进来。

  西洋女子看起来异常年轻,似还不到25岁,且留着一头毫无杂质的白金色
长发。而随她进来的黑色长者,则身穿着套再正式不过的男装西服。值得注目的
是,黑色长者虽看起来像有60岁出头,却长得异常魁梧高壮,一对目光如炬的
红褐色眼睛,更是精神抖擞地不显分毫老态。

  西洋女子所提到的的原先生,全名为原田坤,已有76岁有余。后者虽是取
了个再明显不过的夏华国姓名,但这位原田森的五官样貌从哪方面来看的话,都
很难让人将其与纯正的夏华国人联想到一起。再加之他脸上那乌黑如炭的异域肤
色,只会让很多人不得不猜想到,这个所谓的原田森,无非只是个刚好取着夏华
国姓名的外国黑人而已。

  原田森确实不是纯正的夏华国人,可包括神宫奈雪在内的3位气质佳人,却
在微微鞠躬间,相继在各自的脸上展现出毕恭毕敬之色,犹若昭示着什么。黑色
男子默然不语地来到床边,先是面色凝重地端详片刻,而后像是如释重负般地说
道:「还好还好……」

  原田坤半抬起散发出白色柔光的黑色左手,且轻按在了萧冠宇的额头上。而
在这股奇异光亮的笼罩下,后者那面如死灰的脸色,很快便恢复了不少血色。至
于原先在电子屏幕上显示的生命脉动,则跳动得更有活力。

  「只需好好调养,冠宇他大概5、6天后即会苏醒过来。奈雪夫人,你还有
什么事要对我说吗?」

  原田坤继而神色和善地收回自己的宽厚左手,却又微眯着双眼看着神宫奈雪,
宛如显得话中有话一般。

  「既然原先生为给冠宇疗伤已耗费了不少灵能,那就让我与秋雁领你到楼上
好好休息吧。」

  接着,神宫奈雪看向身边的西洋女子,且柔声吩咐道:「伊丽莎白,你在这
好好看着冠宇,我与秋雁先带原先生楼上去了。」

  「是,夫人。」

  伊丽莎白领会其意地回应着神宫奈雪,她的姓氏是为奥兰普尔。伊丽莎白本
人虽是年轻,只有23岁,但作为萧家的新晋管家,自是清楚夫人与萧秋雁,接
下来到底要与前来这里的原田坤行何种之事。

  神宫奈雪与萧秋雁陪着原田坤走出了卧室,不过她俩却有点儿像歌舞厅里的
陪酒女郎,赫然不顾身份地靠在黑色男子左右两侧,还有些寸步不离的亲密意味。
而送对方三人离开后的伊丽莎白,则开始转身看向躺在床上的萧冠宇,她一对湛
蓝明亮的美丽眼眸中,赫然流露着挚爱之至的怜悯眼神,其原先垂下的雪白左手,
也顺势抚向了萧家少主的俊美面庞。

  与神宫奈雪与萧秋雁来到空无一人的明亮客厅后,原田坤却像是变个人似地,
突然将左右双手揽在了两位绝色佳人的腰际上,并嘴角带笑地说道:「奈雪,秋
雁,你俩请我去楼上,绝不仅仅是带我到房里休息吧?」

  「这自是当然啦。要知道,田坤主人都已经3天3夜都没有宠过我了。」

  神宫奈雪顿时表情幽怨地将头靠在了原田坤的坚实左肩上,且如小鸟依人般
惹人怜爱,已然完全没有了先前的高贵姿态,更好像没有把自己的丈夫放在心上。
不过也难怪,因为她的丈夫萧望城,已经在12年前的一场车祸事故中撒手人寰
了。

  「是呀,田坤主人不仅在这几天忘记了宠爱奈雪姐姐,也忘记宠爱秋雁了呢
。」

  说着,萧秋雁有样学样地将头靠在了原田坤的右肩上,也同样彰显出了一股
丝毫不逊色于神宫奈雪的柔情美意。她头上的乌黑秀发毫不费力地盖过了自己的
双肩部位,还在其额头两侧分化出了犀利修长的两缕。

  「既然如此,那我看来得趁此机会好好补偿你俩一番了。」

  就这样,原田坤继续左拥右抱着神宫奈雪与萧秋雁,并和这两位气质上佳的
姿色丽人,循着不锈钢材质的旋转楼梯,兴致勃勃地步入了一条装饰细致的走廊,
最后更是与她俩走进了一间风格雅致的夫妻卧室里。

  宽敞明亮的夫妻卧室自是属于神宫奈雪与她昔日丈夫的,所以在这洁净雪白
的墙壁上,也理所当然地高挂着她与萧望城的夫妻合照。饶是如此,这并不能浇
灭原田坤等三人在这里行将开干的高亢欲火。

  一阵手起手落的脱衣解裳之后,步入老年的原田坤,已经全身赤裸地坐在了
柔软舒适的床沿边,可他全身的肌肉却精装健硕得不显分毫累赘之意,其胯间的
黑根巨物,也如择人而噬的饥饿巨蟒般贪婪高耸了起来。至于神宫奈雪与萧秋雁,
两人身上虽还残留着做工细致的蕾丝内衣,但就是这种恰到好处的半裸尺度,偏
偏又给她俩蒙上一层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迷人风情。

  或许是为呼应中名字中的「雪」一字,身为寡妇十多年的神宫奈雪,这次身
穿了套Y字型的白色蕾丝内衣。而站立于她身旁的小姑萧秋雁,也许是为了彰显
下自己的性感魅力,赫然选择了套三点式黑色蕾丝内衣。

  迎着原田坤的期待目光,神宫奈雪与萧秋雁又是眉开眼笑了一下,并轻车熟
路地脱下了身上的剩余衣物,犹若昭示这种在黑色男子面前动不动胴体横陈之事,
两人已然不知道进行过多少次了。不过其个中缘由,倒还真和她俩与对方在12
年前所达成的一个协议有关……

  12年前,萧望城是为金明地产集团的董事长,只可惜却死于竞争对手暗中
策划的一场车祸中。接着,他所掌控的金明地产集团,也在各种接连不断的内忧
外患下,面临着摇摇欲坠的惊天危机。在此情况之下,原田坤悄然出手相助,不
仅帮独木难支的神宫奈雪与萧秋雁化解了集团的危机,还义愤填膺地助对方暗中
击杀了谋害萧望城的幕后黑手。当然,作为汇报,这位黑色男子不仅成为了金明
地产集团的3号股东之一,还成功得到了两位绝色佳人的美妙肉体,更是在多次
的男欢女爱中,用尺寸惊人的大黑鸡巴,将对方操成了对自己服服帖帖的欲望雌
奴。

  正因为如此,此时身为夫妻卧室里的神宫奈雪与萧秋雁,在原田坤面前彻底
得一丝不挂之后,两人肚脐眼的迷人下方,在各自灵能的一阵激活下,皆闪现过
一个漆黑色的诡异图案。这不是别的,正是雌奴印章,代表着一位女性已然获得
了黑色主人的承认,其忠心也得到了考验。

  继俯下灵巧优美的四肢,且微微挺起弧度圆满的翘臀后,神宫奈雪与萧秋雁
在相视一笑间,便默契十足地向着原田坤爬去。待来到黑色主人的强劲胯前后,
赤裸两女便步调一致地跪了起来,还你一口,我一口地在青筋虬结的大黑鸡巴上
来回舔弄起来,连弥漫着强烈雄性气息的龟头马眼,还有沉甸甸的睾丸阴囊,都
没有被她俩所忘记。

  原田坤双眼闭目地享受着胯下的口交侍奉,待感受到自己的粗黑巨阳释放过
一记冲动之后,便继而睁开自己的眼睛,且目视着站了起来的神宫奈雪与萧秋雁。
在赤裸两女的嘴角处,还犹然残留着些许银灰色的浑浊淫液。光头长辈见此,并
没有说什么,反而微笑示意地分化出了一个新的黑色分身。于是,在这弥漫欲望
气息的夫妻卧室里,又多出来了一个原田坤。

  接下来,一场肉体盘缠的激烈大战随即拉开了帷幕。在两位原田坤的一声令
下,只见神宫奈雪与萧秋雁,像是被彻底驯服了的恭顺宠物一般,赫然眉目含情
地趴在了双人卧床上,其位居于股缝末端的娇艳桃源口,还时不时地往外滴落着
雌性阴水,犹若昭示着自身的饥渴难耐。

  另一方面,在神宫奈雪与萧秋雁爬上床之前,原田坤便已从床上下来了,虽
然他不久前还射过一炮,但黑魔一族向来以性力持久着称。正因为如此,原田坤
与自己的黑色分身一样,其胯下的黑根巨炮依然气势高昂的勃起着,没有丁点儿
软绵下来的迹象,反而毫不费力地挺进了两条熟悉已久的悠长阴道里。

  就如同于以往被原田坤所强劲操弄般的那样,伴随着两根大黑鸡巴的往复抽
插之开始,神宫奈雪与萧秋雁很快即不由自主地发出了阵阵亢奋不已的呻吟之音,
还甚至乎不知廉耻地讲出了各式突破道德下限的淫浪言语。

  「啊啊……田坤主人……你……你真的太……太厉害了……顶得好深好里呀
……奈……奈雪……啊啊……虽然现在是萧家主母……但……但愿意一辈子做你
的雌奴……甚至愿意把萧家的一切都双手奉上……」

  在原田坤的强劲征伐下,神宫奈雪的乌黑发丝顿时凄迷飞扬着,她优雅别致
的光洁额头也似被笼罩上了一层触不可及的朦胧光晕。

  「啊……啊……田坤主人……你的大黑鸡巴……操……操得秋雁好舒服呀…
…为……为了主人你……啊啊……秋雁甚至宁愿……一辈子不嫁人……也……也
不与那些个……啊……废物人类男性恋爱了……」

  类似于情迷不已的神宫奈雪,萧秋雁便如一只高歌吟唱中的白天鹅,顺势微
微长仰起了自己的优雅颈脖,两条从她颞骨乳突缠绕至锁骨之胸骨端的胸锁乳突
肌,也犹然显露出了更为利落修长的走势。

  原田坤与他的黑色分身继续耕耘着眼前的成熟肉体,而回荡在欲望卧室里的
两股凄迷淫叫,则以芝麻开花节节高的姿态相继攀升着,直到在某个激动人心的
时刻到来之后,方才飞跃到最顶点,接着又轻柔无力地回落下来……然后在大黑
鸡巴的二度启动下,又重新焕发出欲望的旋律。如此数次周而复始过后,这场血
脉贲张的放荡性交,也终于以神宫奈雪与萧秋雁的昏厥倒下而落下了一个无比香
艳的帷幕。

  第二天上午,骄阳高升,透过窗户且洒进而来的耀眼阳光,照亮了整间尚残
留着爱欲气息的宽敞卧室。与此同时,相伴于原田坤左右两边,且与前者躺在床
上的神宫奈雪与萧秋雁,也伙同自己的黑色主人从床上苏醒了过来,并有条不紊
地穿好了各自的衣服,一起走向了客厅处。

  享用完神宫奈雪与萧秋雁亲手准备的早点,原田坤并没有立刻离开的意思,
反倒像是在斟酌再三,用一种语带歉意的口吻说道:「奈雪,秋雁,我认为我…
…已不再有资格继续做你俩的主人了。」

  「主人,此话怎讲?」

  似没料到会出现这么一出,神宫奈雪顿时面露惊讶之色,盘踞在她柔和眉弓
处的一对嫦娥细眉,也不免显得有些紧蹙起来。

  「主人,是我与奈雪姐姐在侍奉你的时候,还有什么做得不够周全吗?」

  萧秋雁也迷惑不解地注视着原田坤,她乌黑俏丽的眉间,已然酝酿起了带有
自责之意的不安情绪。

  「不,事情的责任与你俩无关,而说到底……终究还是我自身的问题。」原
田坤忙打消着两位成熟丽人的心中之虑,继续说道,「当年我与你俩达成过协议,
我助你俩抱得大仇,并力保萧家后人能茁壮成大起来,你俩则自愿成为我的雌奴。
可如今,我已再难履行此协议,因为不久前重伤冠宇的那个人,实则是我的亲生
儿子……」

  「森天横那家伙竟是主人的亲生儿子?」

  询问之同时,神宫奈雪的脑海里旋即浮现出了一位足有32岁,且长得异常
魁梧高壮,并同样挺着铮亮光头的黑色男子。

  「确实如此,他像我一样,皆为黑魔一族中的成员。此外,我十多年前曾亏
欠过天横的母亲,并没有很好地履行协议。现在则更不用说了,我与他这个做儿
子的……依然是关系不和,所以我实在不方便与他再度为敌……」

  后面的话,原田坤顿时面有难色地没再说下去,他黝黑深沉的脸上也顺势流
露出了一股愧对绝色两女的抱歉之意。

  「可有什么化解之法吗?」萧秋雁语带关切之意地问道,「我的意思是……
我与奈雪姐姐到底该怎么做,才能化解主人你……与你儿子之间的过节?」

  「除非我身边的雌奴能通过天横亲手设下的试炼,诚心成为侍奉他的雌奴,
他说他才会原谅我这个做父亲的。」原田坤面色为难地说道,「而且不瞒你俩,
天横他之所以找借口在几天前重伤冠宇,主要也是冲着我而来的。」

  「既然这样,我更不能对主人的困境坐视不理了。」神宫奈雪目光清明地表
态道,「所以如果主人对我放手的话,我将义无反顾地参与森天横设下的试炼,
只不过主人也将……」

  「奈雪,你要想清楚,我一旦对你放手的话,我将不再是你的主人,而你一
旦参与进天横所设下的试炼的话,搞不好你将接受他的肆意摆布,更不能因为冠
宇被他重伤的缘故……而选择与他为敌。」

  原田坤语重心长地提醒着神宫奈雪,示意对方即便有心相助自己,不该随意
妄下决断。

  「可我首先更是主人你的雌奴,为主人解忧,才是一位雌奴首先该考虑的东
西……」神宫奈雪毫不迟疑地说道,「……所以如果主人允许的话,就对奈雪放
手吧,并让我不再是主人的雌奴后,仍能如愿所偿地为你办多一件事。」

  像是以示自己的决心般,神宫奈雪坐在了原田坤的面前,且让自己的雪白双
手轻抚在了对方的粗糙黑手上。在她的嫦娥双眉下,点缀着一对比例适中的柳叶
媚眼,既隐隐透着丹凤眼的英姿强势,又暗中撮合着桃花眼的天生媚意。

  「主人,奈雪姐姐的提议没错。」萧秋雁坐在了神宫奈雪的旁边,并以同样
富含决心的沉稳语气说道,「如果主人也对秋雁放手的话,我将与奈雪姐姐一起
参与森天横设下的试炼,为你化解其过节。」

  原田坤听罢,却是双眼闭目地陷入了一阵寂静无声的沉默之中,他让神宫奈
雪与萧秋雁静候些久之后,方才睁眼说道:「奈雪,秋雁,多谢你俩对我的付出
。」

  「看样子……主人是答应对我与奈雪姐选择放手了?」萧秋雁故作忧虑地说
道,「既然这样,没有了我与奈雪姐在床上侍奉你,那主人你又怎样满足自己的
性欲呢?」

  「秋雁,这你倒是不用担心。」神宫奈雪在一旁脸带笑意地说道,「像主人
这般神功广大,下面长得又粗又长的强大雄性,还怕不能收复新的雌奴?」

  「没错了,秋雁。奈雪说得对,以我的本事,还怕收复不到新的雌奴?」原
田坤胸有成竹地说道,「等我哪天收复了新的雌奴,甚至乎新的绿毛龟奴,我绝
对会将他们介绍给你俩认识认识的。」

  得益于原田坤的灵能输送,原先还不省人事的萧冠宇,4天后便已彻底脱离
了生命危险,还能身无大碍地下床行走。此外,遵从着神宫奈雪与萧秋雁的指示,
身为管家的伊丽莎白·奥兰普尔,也在这几天的时间里尽心尽力地照看着萧家少
爷。对于这位留着一头白金秀发的高挑丽人,萧冠宇自从踏入青春期后,实则一
直抱有浓烈深沉的爱意。正因为如此,他在5天前才会与前来找茬的森天横直起
冲突。当时,对方当着前者之面,直接在口头上羞辱起伊丽莎白只是个单靠色相
上位的婊子……

  值得一提的是,这几天在家中细心照看萧冠宇的,除了上面提到的伊丽莎白
之外,还有一位叫做萧舒彤的貌美少女。她是萧冠宇的妹妹,比之对方仅晚出生
十多分钟,所以同样年有17岁,还身负颇为不俗的灵能修为。

  值得一提的是,萧舒彤与萧冠宇虽就读于同一所贵族私立中学,同一个年级,
但两兄妹还是被分在了不同的班级。有意思的是,听闻哥哥出事之后,萧舒彤本
想负气找上森天横,给对方一个下马威,但被母亲得知后,立刻被弹压了下来。
不过为缓解女儿的怒气且避免生出乱子,神宫奈雪倒允许对方这几天请假在家,
以帮助伊丽莎白照看萧冠宇的名义不去上学。

  在妹妹与管家的悉心照看下,萧冠宇自是恢复得很快,其情绪也逐步稳定了
下来。不过他在察觉到母亲与小姨一连几天皆早出晚归后,也不免有些心生诧异
地向伊丽莎白提到了这个问题。对此,后者则这般毫不含糊地回答道:「秋雁女
士因为要主持金明集团的大局,这几天自然要参加不少重要会议。奈雪夫人为对
付森天横,也不得不与原先生从长计议……」

  「是呀,听伊丽莎白姐姐讲,这个森天横好像颇不简单,不仅在城里黑白通
吃,手段也颇为狠辣,很多大人物都得看他的脸色行事,还有人谣传……这家伙
实为暗中统治着云江市的幕后帝王。」萧舒彤若有所思地说道,「如果此传言为
真的话,也难怪当初母亲会阻止我前去找森天横的晦气。」

  萧冠宇听罢,旋即微微低头且陷入了沉默。至于在一旁看护着他的伊丽莎白,
其美幻觉伦的脸上,则悄然掠过一丝颇不自然的神情变化,犹若在预示着什么。
可无论是萧舒彤,抑或是她哥哥萧冠宇,实则都没有注意到貌美管家脸上那转瞬
而过的异样。不过有关于萧秋雁的行踪,伊丽莎白确实没有隐瞒,前者则这几天
确实忙于集团事务而不得不早出晚归,但神宫奈雪就不同了,她昨天晚上虽还与
原田坤商讨着如何应对森天横的事宜,可现在却已经独自开车前往仇敌的郊外居
所了。

  在一位姿色上乘的女性管家之引领下,神宫奈雪独自一人地走进了一间宽敞
舒适的明亮书房里。书房的中央摆放着一张黑色胡桃木材质的写字台,其中一端
还安置有香槟色不锈钢材质的坚固桌脚。位于写字台后方的,则是一张旋转升降
式的白色皮艺沙发椅,但见一位身材魁梧的黑色男子气定神闲地正坐于其中,并
将自己的宽厚双手交叉摆放于纹理细致的写字台上。

  黑色男子似已清楚神宫奈雪的来意,于是在目送管家先行离开房间且关好书
房的正门之后,才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萧夫人此次前来,莫不是为了我与我
父亲之间的过节而来?」

  他身穿着件暗青色的短袖透气男式T恤衫,被其伟岸胸膛撑起来的正面之处,
则绣刺着一只振翅高飞的猎鹰图案。

  「森先生,你说得对,我确实是为了前主人与你之间的过节而来。」神宫奈
雪处变不惊地向前移动数步,且话锋微微一变地继续说道,「不过也是为了我儿
被你所伤之事而来。」

  或许是为了给这场会面酝酿出一股足够庄重正式的氛围,今天的她,可是为
自己挑选了套以优雅简约风着称的深蓝色V领西装裙。而与她交谈中的黑色男子,
其身份已不难猜到,自是原田坤之子森天横。

  「前主人?看样子我老爹已对萧夫人你放手,不再是你的主人了。而你——
也不再是他的雌奴了。」森天横眉头微微紧锁地点破道,「不过你仍愿意化解我
与我老爹之间的过节,也怪不得他曾向我提到过,你是他胯下最为忠心的唯二雌
奴之一。」

  类似于所有黑魔一族的成员,森天横像父亲原田坤一般,同样留着铮亮健康
的光头。此外,在他健硕粗壮的双腿上,则被套上了条色泽为黑的休闲长裤。

  「你既然已知我来意,那又为何继续啰啰嗦嗦下去,何不让试炼现在就开始
?」

  语气稍显急促间,神宫奈雪的倾城容颜上竟流露出了一抹显而易见的绯红潮
晕。

  「萧夫人,我老爹已不是你的主人是一回事,可我愿不愿意收你为雌奴又是
另一回事。更何况……」森天横顿时话中有话地说道,「有些事他应该没有告诉
过你,所以你也无需为他出头……」

  「有些事,原先生他已经在这几天告诉我了。」神宫奈雪骤然打断对方的劝
言,并用一种所知已久式的沉稳口吻说道,「萧家与森家早年有血海深仇,原先
生在收你母亲为雌奴之时,曾允诺为你母亲彻底打倒萧家。可料不到异变横生,
你父亲后来居然会看上我与萧秋雁,所以他在萧家经历飞来横祸之时,并没有落
井下石,反而助萧家走出困境,那是你与他分道扬镳的开始。」

  「没错,我与原田坤都作为黑魔一族的成员,我自是不会反对他去收复新的
雌奴,但并不代表他能随意背弃对我母亲的承诺。」森天横一字一语地说道,
「不过你放心,我对萧家是不会赶尽杀绝,因为萧家早就对我森家血债血偿了…
…」

  「12年前,我丈夫萧望城便死于你手上的,对吧?」神宫奈雪二度打断对
方的言语且情绪平稳地说道,「你那时候虽非害死我丈夫的幕后主谋,但也是帮
凶,这件事……你父亲在几天前便已向我透露。」

  「既然萧夫人已然知道此事,那为何又非得参与我设下的试炼?要知道,使
女一族虽与黑魔一族签下过古老的契约,但并不代表你一定得当我这个黑魔的雌
奴,实际上……以你的姿色气质,完全可以找到比我优秀且强大得多的黑魔。」

  面对亲自送上门的成熟美肉,森天横居然没有急着享用,反倒步步为营地试
探着对方。他背后靠墙的位置上摆放着一座暗橙色高端岩板书架,上面竖立着些
许厚如砖块的不知名书籍,外加几件用以装饰的金属摆件。

  「我不是说过吗?我要化解前主人与你的恩怨过节。另外,我儿子身上的余
毒,由你来祛除实则最为合适不过。」

  神宫奈雪二度强调着自己的立场,还迎着对方略显迟疑的目光,又向前走动
了数步。她雪白柔雅的脖子上环绕着一条细黑颈带,且垂挂着一条做工细致的五
角星银饰。

  「我承认我那天在重伤你儿子之时,在你儿子身上下了毒。而要完全祛除此
毒,绿帽刺激疗法也确实是最为合适之法。」森天横缓儿闭上双眼地承认道,
「只不过我刚才也说过了,萧夫人你完全可以找到比我优秀且强大得多的黑魔,
且让他为你的儿子实行绿帽疗法,以此祛除余毒。」

  话到此处,森天横猛然睁开褐红色的双眼,却发觉神宫奈雪已然来到了自己
面前,还听闻到对方这般慢条斯理地说道:「然而就正因为绿帽疗法的缘故,你
才是祛除我儿体内余毒的最佳人选。」

  「此话怎讲?」

  森天横黝黑深沉的脸上终于流露出了一丝舒缓的笑意,他本人也用饶有兴趣
的目光注视着神宫奈雪,像是在期望着对方的答案。

  「森先生,你虽是黑魔一族的成员,但你继承的却是你母亲的姓氏,这就意
味着你仍将自己视作为半个森家后人。否则得话,你在12多年前也不会为了血
债血偿,而亲手杀害我的丈夫。」

  当二度谈到此事之时,神宫奈雪在此稍作停顿,其脸色也显得出奇的平静,
连丁点儿像样的情绪波动都没有外溢而出,直到她将双手抱臂交叉于胸前之后,
方才继续说道:「早年萧家误入歧途,追随恶徒陷害你森家,致使你森家多位家
庭成员丧命,确实于你森家不义。再加之你是我前主人的儿子,你父亲偏偏又曾
有恩于我萧家,所以我于情于理间,实在无法与你为敌。」

  秋波流转间,神宫奈雪悄然目光凄迷地说道:「正因为如此,若让萧家的女
人做侍奉你的雌奴,从而给我的废物独子戴上顶顶绿帽,岂不是既能消解你对萧
家的怨恨,又能以此来化解你与你父亲的过节,这难道……不是好事一件?」

  森天横听罢,只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并没有马上表态。神宫奈雪见状,则
毫不客气地询问道:「莫不是……森先生你只是个胆小如鼠的无卵废物罢了,连
享用天降馅饼的勇气也没有?」

  说着,她转而以一种高高在上的轻蔑目光注视着对方,其勾人心扉的嘴角处,
也顺势浮现出一抹轻佻微笑。就好像在这位身材高挑的萧家之母看来,自己虽是
位前来请求接受试炼的放浪淫女,但自己才是这场会面中的强势一方。

  或许是神宫奈雪的激将法起到了作用,森天横随之收敛笑脸,并用奉陪到底
式的口吻回应道:「既然萧夫人心意已决,那我也不好继续回绝你了,只不过…
…你想获得我的承认是一回事,而有没有资格获得承认我的承认,又往往是另一
回事,希望萧夫人能明白个中道理。」

  「然而我想成为你的雌奴是一回事,可你最终有没有能力征服我,又往往是
另一回事,希望森先生不要令奈雪失望喔。」

  神宫奈雪先是以看似牙还牙式的玩笑言语回敬起对方一番,而后便如千变魔
女一番,赫然波澜不惊地说道:「放心吧,奈雪已经准备好了,也作出了最坏的
心里打算,可随时接受森先生所安排的试炼。」

  她富有立体美感的端庄面孔上,洋溢着从容不迫的自信笑意,其位居于脸上
中央位置的雪白玉鼻,则毫不费力地勾勒出了高挺精巧的线条轮廓。

  「啪啪啪」,伴随着一阵拍掌之声的响起,或许是为表达自己对神宫奈雪的
欣赏,森天横有条不紊地站了起来,坐在原先的旋转升降式白色单人沙发上。身
材魁梧的他,在注视对方片刻之后,也终于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很好,那就请
萧夫人脱光全身衣服,先容本人好好审视你的肉体一番吧。」

  「森先生,既然我已经决定放下姿态,乃至于自己的尊严参与你设下的试炼,
你完全可以用命令的口吻要求我办事,大可不必道出『请』这一字。更何况,我
都已经打定决心成为你的雌奴了,你也可以叫我一声『奈雪』嘛。」

  正所谓话在说,手在动,当神宫奈雪目光悠闲地褪去身上的深蓝色西装外套,
继而暴露出一套乳肉半露的黑色蕾丝胸罩后,她鼻梁两边的雪白脸颊上也旋即二
度弥漫起了欲望的红潮。

  「放心吧,萧夫人,在什么时候,以及在什么场合下对你使用什么样的言语,
我自有分寸。」森天横波澜不惊地说道,「你的身材很漂亮,所以不该停下来。
说真得,我还想看你一丝不挂的样子呢。」

  「对不起,是我多虑了,望森先生见谅。」

  神宫奈雪虽是放低姿态地道着歉,可她的语气却由始至终地透着股挑逗的意
味。不仅如此,萧家主母接下来的动作愈发显得魅惑动人,完全让人看不出她此
时宽衣解带的行径中,到底有何为难之处。

  于是,伴随着神宫奈雪接下来的玉指一松,遮蔽于她下半身的深蓝色及膝西
装裙,就那般大方冉冉地轻坠于地。一条紧密贴合着其性感髋部的T字型黑色蕾
丝内裤,也随之油然而现,它在与周围的冰肌雪肤构成了一副极具视觉冲击的亢
奋画面之余,也犹若向外界昭告着女主人的真实渴望。

  然而森天横见状,却只是不动声色地微闭了下自己的红褐色眼睛,并没有猴
急着走上前去,且将交叉于胸前的黑色双手摸向眼前的半裸美肉。至于神宫奈雪,
在轻眨下媚态微露的柳叶眼后,则继续遵照着对方的意思,玉手轻抬地向着背后
的胸罩丝带探去,其目的是什么,自是不言而喻。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